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八月 7th, 2017

“近”而远之?——探讨新中关系与东亚海事的新趋向

leave a comment »

庄嘉颖     2017-8-7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演变中的区域环境和美中关系紧张加剧的情势,可能使新加坡持续已久的“不选边”政策,从“中间路线”变成“两边不讨好”。这种情形可能逼迫新加坡有意无意,在南海议题、军事部署、后勤支援、安全合作、和外交支持等层面上,偏向美中的某一边。假如美中某一方认为新加坡的举动,实质上损害到自己的利益,失利的那一方或许会对新加坡采取更强硬的手段。

向来平静的新中双边关系近年来正在经历一段少见的摩擦。虽然新加坡并不是南海领域争议的一方,但是新中之间所产生的张力,却主要来自南海纷争,特别是两国对联合国海洋公约(UNCLOS)的诠释和对中国在南海填盖人工岛礁的态度。新中观点落差背后是双方对现有国际秩序、国际法、海事管理,以及新加坡与美国战略合作的认知差异。既使新加坡政府认为自己的观点反映了该国在华府与北京之间“不选边”的长期立场,但是海事和航海权益的问题仍然可能把新加坡卷入美中紧张关系。

中国有所不悦

新中关系近几年降温最具代表性的现象,可能是中国媒体对新加坡的一系列公开批评。声称新加坡在南海议题上“偏袒美国,反对中国”的中国媒体报导和论点日益普遍。中国媒体因官方管制,能持续一段时间的论述,多少反映了与中国政府有一定的默契。去年秋天还见新加坡驻中国大使罗家良与中国新华集团旗下《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该报上进行了几回合的公开笔战。争议的焦点是《环时》认为新加坡政府在2016年委内瑞拉非结盟国家运动高峰会议上的发言提到南海法治问题,意图偏袒美国政府的立场与中国作对,间接谴责中国官方立场。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记者招待会上更似乎间接认同了《环时》的观点。新加坡官方则反对如此解读。

中国一些舆论和官员以个人名义同时也表达了对新加坡明显不满的意见。网上论坛和评论,时不时就会怪新加坡“忘本”,骂新加坡是“汉奸国”。这类言论与新加坡人口大多数是华人有关,对中国民族主义者而言,这是特别会挑起情绪。汉奸一词,极易唤起人们对中国抗日战争时期有一些中国人士与日本合作的痛苦回忆和愤慨。有报道甚至还称,中国方面会在与新加坡商业来往时,散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无能”、“无效”等不满言论。中国舆论对新加坡的批评铺天盖地,一些中国网站以此恶搞,把“憎恨新加坡”列为爱国中国公民每天应做的事。

这一轮新中摩擦,起源于2010年在越南河内举行的亚细安区域论坛(ARF)会议。时任新加坡外长杨荣文被指带领亚细安成员国批评中国关于在南海争议性海域拥有主权的立场。据报导,时任中国外交部长的杨洁篪向在座的亚细安成员国代表说了一句话,“小国”必须记得自己的地位,据说在说此话时目光一直望向杨荣文。之后,中国时不时就会传出对新加坡和美国密切安全与军事合作的批评言论,指新加坡不该“挑拨大国之间的关系”,更不应该允许自己被美国“操作”。新加坡在南海议题坚持依照法治原则处理,显得不大重视中国的反对,更加引起北京的不满。新加坡在台湾的单边军事训练,一样令中方不悦,强调新加坡必须遵守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接着2016年底新加坡战车从台湾演习结束,归国途中被香港海关以“未经许可运送战略性物品”名义扣留三个月。

新加坡面对的困扰

新加坡近来对中国在南海的举动也有一定错愕感。中国近几年在南海大量填海,建造人工岛礁,在人工岛礁上装置武器,在受争议的海域开采能源,不但让自己的渔船进入受争议海域作业还驱逐和扣留他国渔船。这样的行为让中国的许多邻国,包括新加坡,感到不安。中国在南海的填海工程远超过其他争议者的类似举动,中国藉此增强了控制海上和空中交通的实质能力,更直接影响到依赖对外贸易的新加坡。在新加坡当局眼里,中国在南海的行为与对UNCLOS和亚细安睦邻原则的主流理解有所出入,这使新加坡对局势更加有所疑虑。作为小国,新加坡深深认识到国际法律和常规,对于约束大国权力滥用的重要性。另外,新加坡也担心中国在东海、黄海和南海用船只和飞机挑战南韩、日本和美国海军和海巡单位,可能鼓励更多国家在南海采取类似行动,加深区域紧张。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