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八月 10th, 2017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南大的交代

leave a comment »

大腹豪    2017-8-10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3516

南大校方记得你们第一次回应媒体时是怎么说的吗?你们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又是英语,所以要求食阁经营者只使用英文是合理的。后来大概你们发现事情大条了,才又二改声明,也因此惹来嘘声不断;那证明了你们校方高层其实也完全不了解自己所谓的语言政策嘛,或当时根本就只是为了应急而丢出的敷衍说法,那诚意何在呢?

(网络图)

绝对不是我事后孔明大放马后炮,但自从南大校方就食阁禁中文事件表示会成立5 人委员会彻查,要给关心事件的公众一个交代后,我就预料到这交代就只是“交代交代”而已。

我所预料的“交代”会是:1. 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内部的某负责人,与校方无关;2. 负责人的错误决策全是因为误会;3. 校方将内部处分该负责人;4. 保证以后绝不再犯。结果,事件的澄清居然也照着我虚构的剧本走。

日前调查报告终于出炉,我说“终于”,因我实在不明白6月时事件已发生,为何耗时甚久至8月才有调查结果。照逻辑程序来说,不过就是把下达指令的当事人找出来,然后问他到底在搞甚么冬冬,就此而已,一个星期都办不了吗?

好吧,毕竟调查工作的而确地是进行了一个月以上,所以我想象南大校方应该是有很详尽的资料需时整理,以给公众一个全面解惑的报告,或者慎密地编筹一个天衣无缝的说法来圆场。结果校方不过只给了一个如我之前所料1.2.3.4.式的“交代”,所以实在令人失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56 下午

“语言污染”进入新加坡日常生活,很危险

leave a comment »

郭振羽博士(南洋理工大学终身名誉教授、新跃社科大学学术顾问)     2017-8-6
http://www.yan.sg/henweixiangshenghuo/

语言污染事件变得如此普遍,好像人们都已经不那么敏感了。更危险之处在于:当这种“污染”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极有可能开始对其“免疫”。到那时候,污染就会变得更难清理。

相比我所知道其它社会,新加坡可说是最为关注语言及其相关问题。

语言、族群还有宗教,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社会里,一向被审慎对待;而双语,也一直被认为是新加坡教育体系的基石。

新加坡相当持久地推广语言,每年都举办“讲华语运动”活动,至今已有37年历史;除此之外,马来语理事会年年举办“马来语月”,淡米尔语理事会则有“淡米尔语节”,来推广各自的母语。甚至还有“讲正确英语运动”,目的就为推广英语的“正确”使用。

为了推广双语,新加坡还在2011年设立了李光耀双语基金,筹款1亿新币用于资助学习母语和英语的项目和计划。

为了提升翻译质量,大学纷纷提供笔译和通译的学位项目。南洋理工大学的第一批笔译与通译专业的硕士刚刚毕业;新跃社科大学(也就是之前的新跃大学)则才庆祝了笔译通译学士项目的创办10周年。

总体来看,新加坡似乎是个沉湎于语言、语言标准以及与语言相关议题的社会。

然而,翻译和语言使用中的错误却屡见不鲜。最新的例证,就是在2017年讲华语运动的启动仪式上用了错字。当时,中文字“读”被错误打成了“渎”,原本是“读书”的意思,却变成了“藐视”。虽然这两个字,看起来像得不得了,但这个错误在华社看来,依旧不可饶恕。因为这件事恰恰发生在推广正确使用华语的活动中,它引发了不少争议乃至嘲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4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