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with one comment

韩俐颖(Kirsten Han),汤姆怀特(Tom White),覃炳鑫(Thum Ping Tjin)    2018-3-12
https://pnn.pts.org.tw/main/2018/03/12/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英文原文: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remembering-coldstore-singapores-former-detainees-speak/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至今已经55年了。在这场大规模逮捕行动中,有超过110人被捕,当中包括活跃参与反对英殖民统治的人士、职工运动者、学生和党派人士。

逮捕行动以“反共”的名义,严重打击新加坡左翼反殖民运动,并摧残了当时的主要在野党——社会主义阵线(社阵当年在立法议会的51席位中占有13席。由时任总理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占有25席)。在行动中被捕的人士当中,有些从未经过司法程序,被扣押长达10余年之久。“冷藏行动”仍是新加坡史上最大一场逮捕和拘留行动。

在过去数十年,有关左翼分子的活动事迹,在新加坡官方叙述中大部分被遮掩或磨灭。根据2015年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是最被新加坡人遗忘的历史事件。不过新加坡老左异仍然牢记着这段历史:每年的农历新年,“老左”都会举行团聚午餐会。对于他们而言,这个聚餐会是与战友相聚和回顾当年的场合。

今年 New Naratif 在新加坡“老左”的农历新年聚餐会上,借机采访了一些前政治拘留者,与他们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并附上他们的照片。在访谈文章里我们同时并列了政治部,也就是当年“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Singapor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的档案资料评注。该会当时由7人组成:英国最高专员公署和2名高级的英国殖民地官员,包括李光耀在内的3名行动党政要,及马来亚联合邦内政安全部长,敦・伊斯迈尔医生 Tun Dr. Ismail。“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就是负责政治逮捕行动和拘留的决策机构。New Naratif 提供的政治部解密资料取自英国国家档案馆

蔡炜伴

蔡炜伴被拘留时仅23岁,当年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会员。(Tom White)

他们要我签署文件“背弃”共产主义;他们说(政治部)如果拒签,就不会释放我。

我当时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的成员。我被监禁大约10年。我在不同的监狱里待过。其中包括樟宜监狱、女皇镇监狱、中央警署、樟宜明月湾中心(一所设在樟宜监狱内、专门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现在已经关闭)。我并没有受虐待;但是,我被单独监禁了3个月。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主义份子

最先接触共产主义思想是在中正中学求学期间,后来是新加坡中学学生联合会的活跃分子。1956年新加坡中学联被封禁时,由于涉及学校的亲共活动而被开除。

于1959年第一次进入纺织工友联合会成为受薪秘书。或许是按照马来亚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指示,在1959年大选时,由于行动党领导层出现分裂,主张亲共工会领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与大选的推动者之一。但不知何故,虽然已经敲定一些候选人,不过终究没有提名参选。

1960年6月,他在亲共的泛星职工联合会担任更重要的职务:负责该工会《泛星报》刊物的出版工作,同时特别积极地训练工会干部,灌输共产主义理论。1961年11月,他担任新加坡书报印务

蔡炜伴的案件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政治部凭诽谤、影射和猜测等手段用类似“共产党员”的罪名,加载于许多活跃反殖民的人士身上。随着反殖民斗争日益壮大,越来越多人要求新加坡争取独立,英国殖民地当局决定扩大对共产主义的定义,证明自己镇压反殖民运动的合法性。

1956年8月,政治部主任艾伦·比拉迪斯(Alan Blades)和殖民地秘书大臣威廉顾德(William Goode)在一份内传备忘录里,认定一切反对政府的言行,合法与否,目的都是为了支持马来亚共产党。因此,必须把这一切都列为共产党颠覆活动和威胁。政治部就是以这个“定义”为借口,逮捕了许多反殖民人士。但是,对于上述的断言,政治部并没有提供丝毫证据。一但有确凿证据,政治部就会迅速进行逮捕并提出控诉;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们只好对反殖民人士进行未审拘留。

汪永祥

汪永祥当时是人民协会会员。在行动党分裂后,人民协会属下许多支持社阵的工人推举汪永祥为代表,与李光耀谈判。(Tom White)

我是因为李光耀而被捕的。因为我代表工友和他进行争执时,他告诉我,他送我到日本去深造和训练,我回来却和他作对。我想,我的监禁是由于李光耀个人的恩怨。我被扣押了8年4个月,星加坡所有的监牢我都住过。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党同情者。

于1959年成为共产党控制的缝业工友联合会受薪秘书;1960成为亲共校友会的总务。

当他受委为人民协会组织部负责人之后,于1960年6月辞去缝业工友联合会受薪秘书一职。1961年在共产主义理念的影响下,在人民协会雇员当中积极鼓动反政府行为;通过工会的干部训练班散播共产主义宣传舆论,积极参与推动共产党统一战线,进行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活动以及1962年全民投票。

汪永祥只是因为被涉嫌为共产党的同情者而被监禁超过8年。他既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共产党的同情者。

李光耀原本以为汪属于自己的派系。在1960年把汪安置在人民协会时,认为他将会是一位可靠的支持者。令李光耀惊讶的是,汪永祥却肩负自己的职责,认真严肃地为工友争取利益,反对李光耀企图颠覆工会运动的独立性。在一件事上有异议──和一段文字──就戏剧性地改变了汪永祥的一生。

陈国防

陈国防在农历新年参与老友聚餐的近照。(Tom White)

当我在南大求学时,是学生会的积极分子,担任两届学生会的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南洋大学刚毕业不久,我就被拘留了4年半,被指控是共产党同情者。他们并没有指控我是共产党党员;但是,我视自己为反殖民份子。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党同情者。

1954年因参与支持共产党领导的反国民服役登记运动被学校开除。1957年9月,被指为华侨中学内,组织“学习小组”感化活动的负责人之一。1957年9月25日被捕,于同年10月9日获释。

1960/61年为南洋大学学生会外交事务组负责人,企图与新加坡大学学生会和国际学生联合会(共产党统一战线组织)建立关系。积极参与共产党鼓动的反华文中学3-3制改为4-2制活动。1962年8月随新加坡大学学生会访澳大利亚,代表团返回新加坡时被发现拥有宣传共产主义的刊物。

华文中学教育制度从“三三制”(初中、高中各三年)被强制改为“四二制”(四年中学、两年大学先修班)的政策具有高度争议性。把不同的教育制度精简、统一,当时在原则上获得广泛的支持。问题是,当年改制程序令人难于置信的匆忙。当局只给于华文学校几个月的时间准备,整个过程严重缺乏沟通。连时任教育部长的杨玉麟和他的官员也对改制速度感到不知所措,有时甚至传达不准确的信息。随着华校教育制度改革,华文教育其它方面也必须进行根本性的改变。这包括学校周期、教师薪金和教育水准等。

当时,有许多华校生,因为教改而面临严重的升学问题。新加坡当局并没制定任何给予援助或解决难题的政策。当局于1961年中期告知华校高中一年级学生,他们将年尾将突然面对离校考试时,这些学生很自然极感愤怒,并且进行抗议行动。不幸的是,这起事件在时间点上,恰好碰上行动党分裂。李光耀找到借口,指学生抗议行动是与社阵串谋。

叶金豹

叶金豹出生于马来亚,他被捕时27岁,后公民权被吊销,在驱逐法令下被驱逐出境。他不是唯一的案例,国际特赦组织在1976年有关新加坡国情的汇报中注意到:“一般的情况是引用内部安全法令或者驱逐法令,将政治犯监禁。”那些不在新加坡出世的政治拘留者,面临吊销公民权和被驱逐出境的命运。(Tom White)

他们5-6名警方人员,凌晨2点钟来到我在如切工作的咖啡店,把我带到欧南路警署。当时警署已经挤满了人。我被拘留了4年半。我是新加坡公民,但是我的公民权被取消。他们把我送到关闸,我几十年来无法回来新加坡。现在我可以回来了,两三年前我终于获得马来西亚公民权。当时您(指记者)还没出世。当时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独立运动、议会选举、反殖组织等等。像我这样年纪的人见证了当时的历史。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党同情者

1951年强烈批评政府逮捕共产党员的行动,全力支持人权组织鼓动要求释放被捕者。处处维护共产中国,并在政治问题上长期坚持共产党的立场。他在新加坡咖啡店员联合会担任不同职位,与涉嫌支持共产党的人有密切的接触。他积极游说工会会员,确保共产党控制的新加坡泛星职工会的政策获得最大的支持。

这篇摘要的讽刺意味浓厚:1956年在野的人民行动党,当时带领人民批评殖民政府政策。从1956年10月开始,时任首席部长的林有福,逮捕并未审拘留了许多反殖民社团的成员,学生及从事政党工作的人士。不少人民行动党党员都在被捕的行列中。当时李光耀在立法议会带头反对林有福政府,谴责林因政治理由进行逮捕行动,并把林氏形容为英国殖民地的傀儡。七年后,李光耀却使用与林有福1956年一样的手段对付政治对手,利用同样的方式为自己辩解——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共产党”进行镇压行动。

1970/71年绝食绝饮斗争

近几年,话题更多是环绕着1963年的“冷藏行动”和1987年的“光谱行动”;但是,逮捕行动不仅限于这两年。副总理张志贤在2011年在国会声明中曾提到,从1959至1990年,一共有1,045人首先在“公安法令”(Preservation of Public Security Ordinance -PPSO),后来改名为“内部安全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下被扣留。

由前政治拘留者卢妙萍所收集整理的一份从1950年到2015年政治拘留者的名单中,人数多达1300人。这些被捕者都是在内部安全法令第8款下被监禁的。在这项条款下,新加坡政府可对任何人未审拘留长达两年,期满可无限次数更新。另外,还有大约1000至1500人在内部安全法令第74款下被逮捕。这些被捕人士都是在没有发出拘捕令下,被内部安全局扣押。内部安全局仅仅怀疑被捕者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即可将其拘留长达28天。许多政治拘留者在28天后被释放,但在踏出内部安全的管辖范围后又立即被重新逮捕。

据所得资料,政治拘留者被监禁的牢房条件经常是龌龊恶劣。国际特赦组织1976年的报告书里揭露:(政治拘留者的)食物质量非常差,家人可带进监狱的食物补给非常有限。

左至右:卓秀珍、沈仲叶和吴萍华在农历新年新加坡老友聚餐会上的合影。(Tom White)

卓秀珍、沈仲叶和吴萍华是在1970年被拘留。她们向 New Naratif 提供的详情中,有部分符合国际特赦组织报告书的内容:家属在探访政治拘留者时,只能隔着玻璃墙,通过电话与亲人进行交谈。政治拘留者与家属之间交谈受监狱官监控。他们在交谈过程中,一但话题朝向监狱官员不认同的方向,电话交谈就会立刻被中断。监狱官不允许政治拘留者阅读某些书籍,非禁书也不例外。送入牢房的报章会有文章被剪出来。这种被政治拘留者称为“开天窗”的做法,是一种粗糙的审查手段,阻止政治拘留者获得外界的讯息。

当时,政治拘留者也面对了另一种更不可接受的条件:监狱当局要政治拘留者在狱中每天进行数小时的劳力工作。被捕时,仅20岁的卓金枝说:“他们的目的是要软化我们的思想,让我们与他们合作。”

政治拘留者尝试与监狱当局的负责人进行谈判。被捕时才19岁的吴萍华说:“我们一直寻求与他们对话;但是,始终没有结果。”

最终政治拘留者决定与1970年12月15日采取更强硬行动,包括卓金枝、沈仲叶和吴萍华在内的8名女性政治拘留者开始进行绝食斗争。在其他监狱里的男性政治拘留者也加入绝食斗争。卓金枝说:“在绝食斗争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我们还有喝水;过后,我们连水也不喝了。”

参与绝食斗争的人士被监狱当局强行灌注食物,开始每天一次,接着每天两次,之后每天三次。这三名政治拘留者对当时的经历记忆犹新。

他们使用胶管从嘴巴强行插入喉道,如果无法将胶管插入喉道,他们就是用较小的胶管从鼻孔插入。胶管的另一端有一个漏斗,牛奶倒进漏斗经过胶管进行强灌。后来,他们还在牛奶里加入了一些补助维他命。

绝食的政治拘留者伤痕累累。她们的手脚被手铐扣在椅子上,监狱官强行扒开她们的嘴巴。由于监狱官强灌牛奶,她们的喉道被胶管擦破。被捕时25岁的沈仲叶回忆说,当绝食的政治拘留者吐出嘴里的奶牛时,有时还可见血迹。

吴萍华说,“我们要他们同意接受我们的要求,拘留期间不得逼我们工作并改善生活条件。我们写信给家人,告诉他们由于牢里的条件非常苛刻,我们要进行一场绝食斗争。”

绝食斗争一日一日度过,政治拘留者家属在狱外通过各种各样的挣扎,迫使政府改善对亲人在狱中的条件。

他们还于1971年,在《现代亚洲杂志》发表了一份公开信:“今天,不论在任何情况下,政治拘留者的生命要是受到威胁,李光耀政权必须承担全部的严重后果。李光耀政权必须立即停止迫害和虐待政治拘留者,解决政治拘留者的全部合理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政治拘留者。”

尽管面对痛苦和非人道的遭遇,在当局做出让步前,政治拘留者的绝食斗争坚持超过130天。之后,政治拘留者终于不需在狱中被逼工作,牢内的部分生活条件也获得改善。

战友阔别重逢

傅树介医生被拘留17年,他在农历新年的老友聚餐会上受到战友的拥抱。(Tom White)

今天,新加坡“老左”在朋友及家人的陪同下,欢宴叙旧。但是,仍然有人在内部安全法令和1955年立的刑事(临时)拘留法令下被未审拘留。在没有控状、审讯、探访拘留者的情况下,公众无法确定新加坡内政部最这些案件的公开声明和对个人的指控,是否有充分的法理依据。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深掘冷藏复何如?不屈行动今见初。
    示人呕心回忆录,作我沥血记事书。
    惊心剑影白衣垢,触目刀光黑手污。
    知否内安大全法,昔日龌龊起城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德仁

    三月 17, 2018 at 8:16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