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五月 21st, 2018

总检察长和遗留下来的烂榴梿

with 2 comments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5-19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195281153941614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5/18/ag-and-the-legacy-of-rotten-durians/

在新加坡,有多少榴梿爱好者知道现任总检察长黄鲁胜在201818日,以马来西亚最著名的猫山王榴梿的形象来形容总检察署的工作?我认为知道的人不多。我不介意他用榴梿来譬喻,但他却错将猫山王当成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榴梿爱好者会根据口感和质地来判断果实好坏,同样地,我们以总检察署依法办事的承担对它进行评定。

对一般公众而言,总检察长黄鲁胜是以诽谤法庭起诉的案件比其他类型案件更多而闻名。此刻,至少还有三起有待审决的案件——李绳武以柔顺来形容新加坡法官;范国瀚比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法官;最后是陈两裕批评范国瀚被起诉。

在不讨论这些案件的具体情况下,总检察长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呢?

根据新加坡宪法,他是政府的法律顾问,并有权就任何违法行为启动,进行或终止任何诉讼程序。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如马来西亚和英国的总检察长的角色也是相同的。

正如不是每一个榴梿都一样,某些总检察长比其他总检察长对于守护法治的角色更加认真。

以英国为例。2018510日,英国总检察长杰里米赖特(Jeremy Wright)在国会发表声明,毫无保留地向一对利比亚夫妇道歉,承认英国政府与现已遭推翻的卡达菲的利比亚军队共谋对他们进行引渡和虐待。

赖特在一篇谈及他身为总检察长应担当的角色的演讲中表示,他有职责确保政府理解它在法律上和宪法上的责任,而他必须最终确保政府的决定和行为尊重和恪守法治。换句话说,他是确保政府的决定符合人民的宪法权利的公众利益守护者。

这种专业精神在新加坡或马来西亚是前所未闻的。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5:38 下午

应撤告批评法庭人士——修改藐视罪條文以允许评论司法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组织    2018-5-16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8/05/16/318115

社运人士范国瀚(中)庭审结束后走出初审法院,新加坡,2017年11月29日。©2017路透社/Edgar Su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新加坡当局应终止以藐视法庭诉讼对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判该国司法机关的两名异见人士。

社运人士范国瀚因为2018年4月27日在脸书上留言称“马来西亚法官处理政治性案件比新加坡更独立”而被控藐视法庭罪。在野的新加坡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随之在个人脸书评论范国瀚案“只能证明他所言不虚”,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

“发表有关新加坡司法机关的意见,不应被视为刑事犯罪,对范、陈二人的控告应被撤回,”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这些案件说明,凡是评论新加坡法院的言论,不论多么轻微或空泛,几乎都可被诠释为可能损害司法,进而使发言者沦为藐视法庭罪的被告。”

依据新加坡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发布任何指责法庭有不正当动机,或质疑法庭不正直、不适当或不公正,以致司法公信力可能因此受损的言论,即可构成藐视法庭。以往依据新加坡普通法,相关言论必须对司法公信力造成“真实危险”才能构成藐视法庭罪,但2017年10月生效的《司法(保护)法令》仅以造成“危险”为要件,不论这种危险多么轻微。范、陈两人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徒刑,且得并科新币10万元(74,500美元)以下罚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12:0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