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一个巴掌拍不响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9-4-15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9/04/15/一个巴掌拍不响/

保姆的两难就在于,孩子终究要长大,之后也就无需过去的那种照顾方式。然而保姆国家却可能形成一种惯性,一边是政府始终放不下,把人民当长不大的孩子,另一边则是人民一有困难或要求,想当然地找政府解决。

农历新年期间,陆续在手机聊天群收到过节的信息,其中一则是某选区的庆祝活动,跟牛车水的官方仪式一样,现场同时放了好几串红鞭炮,非常有过年气氛。我在群里以开玩笑的语气写了“州官放火”,立即引起不少赞同。尽管不是完全没道理,这个评语当然也简化了问题。现有法律是禁止放鞭炮的,反对者认为这削弱了过年气氛。可是不难想象,一旦解禁,如果出现因乱放鞭炮而发生的火患,或者邻居之间为噪音而反目,或由此而起的其他纷争,根据现有的社会行为模式,要求政府出面禁止的民间呼声几乎必定出现,而且结果大概不会让人意外。

西方媒体一度形容新加坡是“保姆国家”“拥有死刑的迪士尼”,其中有基于意识形态分歧的不满,可是也并非全然无的放矢。如果剥除背后的意识形态,“保姆国家”捕捉了部分新加坡的精神面貌。独立时的一党独大历史,延续至今超过半个世纪;虽然批评者抨击人民行动党高压,但它每一届选举都在公开透明的情况下连任。其得到选民委托,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出色的政绩,这一点是连西方媒体也不得不老实承认的。除了推动经济发展和国家建设,行动党的政绩之一是微观治理,不放过民生课题的任何细节,真的就如一个尽责的保姆一样。

西方记者赞许新加坡是个女性可以放心独自夜归的城市,八成以上的居民住在设备齐全的组屋,去政府部门办事的效率奇高,连从组屋走到巴士车站都建设能遮风挡雨的有盖走廊……这种无微不至的管理方式,近乎是一种“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方位覆盖。个人若选择安分守己,在这样的环境里是能够过上安定舒适生活的。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政府担心部分国人不善理财而无法养老,不断调整退休后公积金的领取办法,前阵子就引发了争议和质疑。

保姆的两难就在于,孩子终究要长大,之后也就无需过去的那种照顾方式。然而保姆国家却可能形成一种惯性,一边是政府始终放不下,把人民当长不大的孩子,另一边则是人民一有困难或要求,想当然地就找政府解决。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1, 2019 在 2:48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