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香港抗议活动引起新加坡上层不安

leave a comment »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斯特凡尼娅•帕尔马梅塞德丝•吕尔    译者:何黎   2019-11-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5006

新加坡正处于微妙的政治过渡期,比平常更敏感。知情人士称,新加坡一直在秘密制定防止发生香港式骚乱的计划。

新加坡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的“演说者之角”常常缺少其名称所寓意的喧闹氛围。

上周的一个午后,这个整洁干净的公园内空空荡荡,只有几名迷路的游客——芳林公园是新加坡唯一一个公民无需警察许可就可以进行抗议的地方。在此处举行示威须遵守严格的规定,违反者可能面临最高六个月的监禁。

这些严格规定是新加坡精心控制下的政治体制的一个特征。自1965年新加坡独立以来,该国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eople ‘s Action party)在每次选举中都以60%或更多的优势获胜。然而,尽管人民行动党牢牢控制着新加坡,但有迹象表明,最近5个月来在亚洲另一个金融中心、与新加坡形成竞争关系的香港发生的抗议活动,已经让新加坡的统治阶层感到不安。

尽管香港与新加坡的政治体制截然不同——前者是北京方面领导下的一个拥有自治权的地区,而后者则是一个管理严格的议会民主制国家——但新加坡正处于微妙的政治过渡时期,这使得它对异见的态度比以往更加敏感。

自2004年上任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预计将在明年的选举中将权力移交给现任财政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长子李显龙的卸任,将标志着新加坡自独立以来第二次由该家族以外的人执政。

李显龙政府一直持谨慎的态度,不因香港发生的不幸事件而幸灾乐祸。新加坡必须要小心平衡其与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

李显龙在上月一次商务会议上谈到香港时说:“我们关切事态……我看不到有什么简单的解决方法。”

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新加坡一直在秘密地制定应急计划,以防止香港的抗议活动在新加坡引发骚乱。香港的抗议活动起初是为反对一项不受欢迎的引渡法案,但后来演变成了一场亲民主运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加坡高级官员表示:“政府担心新加坡会发生类似的事件,正在制定各种方案,以将风险降至最低。”

当被问及新加坡是否正在为应对类似的抗议活动做准备时,新加坡内政部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警方已制定好计划以应对非法集会”。

9月,对香港局势的不安公开流露了出来,当时由美国的耶鲁大学(Yale)和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合办的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Yale-NUS College)取消了一门有关政治抗议的课程,该课程名为“异议和抵抗”(Dissent and Resistance)。

这门课程是由新加坡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组织的,该剧作家以其批判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戏剧而闻名。课程内容包括放映香港抗议活动的领军人物黄之锋(Joshua Wong)的纪录片,以及开展有关公民抗命的讨论。

亚菲言在Facebook上发帖表示,这门课程的“目的不是训练学生在公开场合举行抗议活动”。

但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Ong Ye Kung)在议会中支持取消这门课程,他表示,不应滥用学术自由来推动政治事业。

“想象一下,如果香港街头的示威和骚乱或者英国的政治混乱发生在新加坡。”他在议会中表示,“我们的国际声誉就毁了。”

另一位前人民行动党政治人士吴俊刚(Goh Choon Kang)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新加坡不需要香港的“颜色革命”(colour revolution),他称这是“外国操纵”的结果。

耶鲁方面则表示,取消这门课程是有正当理由的,因为它没有达到学术上的预期,而且会让国际学生面临被捕的风险,因为该课程包含一个实践活动的环节,在该环节中学生要带着抗议标语前往演说者之角。

不管这门课程因何种原因而被取消,评论人士表示,新加坡可能是在以香港为借口吓唬本国选民。在上世纪60年代新加坡发生了致命的种族暴动后,选民至今仍会对骚乱感到紧张。

在新加坡出生的、香港浸会大学(HKBU)传理学院副院长切里安•乔治(Cherian George)表示,人民行动党有关“新加坡可能会爆发香港式抗议活动的言论,带有一种没有理由的不安感”。

他补充称:“或者说,这是在制造恐慌,以便让热爱法律和秩序的新加坡人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保守地投票。”

无论执政党在担心什么,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新加坡的忠诚公民会效仿香港的做法。

在演说者之角举办的最近一次活动中,参加者轮流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听众的反响很热烈——这些听众大多都是年龄较大的新加坡人,他们投资了已经申请破产的水处理公司凯发公司(Hyflux)。

但活动结束的时间一到,唯恐有什么后果的抗议者们就迅速收起标语牌和帐篷,急匆匆地出了公园,不留下任何活动的痕迹。

“从香港发生的事情来看,有秩序并不是一件坏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39岁新加坡社会工作者在谈到新加坡有关抗议活动的规定时表示,“自由并不是指没有秩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