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十一月 10th, 2019

工人党领袖有多糟?

with 2 comments

作者:AGO Report Analysis    译者:新国志    2019-11-6
https://kueh-lapis.github.io/ahtc-ago-comparison/

工人党领袖应对任何导致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行为负责。但是,为什么对待对其他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案例却是比较随便呢?为什么公共资金的保管者不关心公共资金管理中的其他失误?……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能得到满意的回答,那么我们可以说,在这些审计问题上针对工人党领袖,是对反对党领袖的不公平对待。

具有重大意义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案件是针对工人党领袖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指控展开的。自2012年以来,人们在这个问题上投入了如此多的关注、精力和金钱,我不禁想知道——相对于总审计署对所有政府机构的审计结果,工人党被指管理不善的规模有多大?

作为一名新加坡人,我希望客观地评估我们纳税人的钱有多少被管理不当,而不管是谁管理不当。

由于总审计署审计报告每年发布一次,所以我采用了以数据为主的方法,计算了相对于总审计署列出的2012年至2017年所有审计案例,工人党审计失误的规模。(你可以在这里详细了解我的数据收集和数据处理方法)

本文希望将5年的报告(或需几周的时间阅读)总结为一篇5分钟的文章。

(注:所有关于非工人党审计结果的描述都是从总审计署的年度审计报告中逐字逐句提取的。你可以通过查看总审计署的原始报告来验证(我已经为你提供了报告年份和段落编号)。对于与工人党相关的审计结果,它们摘自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申索陈述书和亚洲新闻台(ChannelNewsAsia)对该问题的报道。)

快速回顾: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案件的要点

针对工人党领袖的指控可分为以下几类:

1. 采购:豁免竞价的理由薄弱。在2012-2013财年,FMSS在没有招标的情况下被任命。在2012-13财年,FMSS共收到660万元。

2. 采购:采购过程中的失误。LST Architects承包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10个项目,其中有7个项目的价格比Design Metabolists公司的价格要高,但是没有提出合理原因。这导致阿裕尼—后港市镇会额外承付总计280万元。

3. 关联方交易中的失误。据称,工人党领袖建立了一个有缺陷的治理体系,为向FMSS支付不当款项提供了便利。在这3,370万元中,2012-2013财年支付给FMSS 660万元(没有招标),2013-2015财年支付给FMSS 2,710万元(FMSS作为唯一投标的供应商中标)。

在接下来的2个部分中,我将就工人党的失误和总审计署所有政府机构的审计结果,在这3个类别,做一个“苹果对苹果”的比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0, 2019 at 11:00 下午

北京与李光耀交往历史补充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9-1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5285

刘晓鹏《爱屋及乌:北京与李光耀的友谊1954-1965》使用同名的英文稿重述,呈现格式与重点不尽相同。英文版是学术论文备有引用注解及参考目录。

论文资料来源有三,主要是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其次是美国国家档案馆资料。这些新资料有利厘清一些新马华人政治的悬疑历史问题。由于注解仅提供论点依据而非资料简介,所以无法判断资料解读的正确性。能够泾渭分明那些文字是档案资料,那些文字是论述观点,会方便其他学者更灵活的引用论文资料。目录列出的新马政治历史参考资料之涵盖范畴表示了局限性,轻者妨碍有效解读资料,重者误判历史脉络。

有别于其他论文,因为不受到政治正确的约束,更大的探索空间使得评述有机会趋向历史真相。例如,引经据典的否定了中国共产党通过马来亚共产党影响新加坡的华人政治。

历史大图像是个别历史小板块拼凑成型,所以厘清个别历史小板块是书写大历史的先决条件。故此,从历史补充的层面阐述一些历史片段给力小历史板块的串联。

其一、从1954年至1965年时间点来看,是李光耀成立人民行动党至成为新加坡总理的时段。期间新加坡政体经历殖民地,自治邦,马来亚州政府,独立共和国的四个阶段。前三个阶段的外交权力是分别掌握在英国人与吉隆坡中央政府的手上。李光耀要等到1965年才掌握新加坡外交权力。也就是说,1965年之前的李光耀与北京关系并非国家层面的关系。

选择解密这一个时间段的历史,不知是否刻意设计还是纯属巧合。估计,这些信息有助厘清中国在时间段内的政治立场。如果说,中国确实从来没有涉足新马的华人政治,则不仅是履行了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承诺,更是替华校生洗脱了共产党的莫须有罪名。这一个双重政治目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1955年4月万隆会议,中国周恩来总理告诉东南亚华侨效忠与归属在地政府。意思是,华人政治是在地国的本土政治。换言之,中国不干涉东南亚华人政治。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