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工人党领袖有多糟?

with 2 comments

作者:AGO Report Analysis    译者:新国志    2019-11-6
https://kueh-lapis.github.io/ahtc-ago-comparison/

工人党领袖应对任何导致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行为负责。但是,为什么对待对其他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案例却是比较随便呢?为什么公共资金的保管者不关心公共资金管理中的其他失误?……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能得到满意的回答,那么我们可以说,在这些审计问题上针对工人党领袖,是对反对党领袖的不公平对待。

具有重大意义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案件是针对工人党领袖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指控展开的。自2012年以来,人们在这个问题上投入了如此多的关注、精力和金钱,我不禁想知道——相对于总审计署对所有政府机构的审计结果,工人党被指管理不善的规模有多大?

作为一名新加坡人,我希望客观地评估我们纳税人的钱有多少被管理不当,而不管是谁管理不当。

由于总审计署审计报告每年发布一次,所以我采用了以数据为主的方法,计算了相对于总审计署列出的2012年至2017年所有审计案例,工人党审计失误的规模。(你可以在这里详细了解我的数据收集和数据处理方法)

本文希望将5年的报告(或需几周的时间阅读)总结为一篇5分钟的文章。

(注:所有关于非工人党审计结果的描述都是从总审计署的年度审计报告中逐字逐句提取的。你可以通过查看总审计署的原始报告来验证(我已经为你提供了报告年份和段落编号)。对于与工人党相关的审计结果,它们摘自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申索陈述书和亚洲新闻台(ChannelNewsAsia)对该问题的报道。)

快速回顾: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案件的要点

针对工人党领袖的指控可分为以下几类:

1. 采购:豁免竞价的理由薄弱。在2012-2013财年,FMSS在没有招标的情况下被任命。在2012-13财年,FMSS共收到660万元。

2. 采购:采购过程中的失误。LST Architects承包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10个项目,其中有7个项目的价格比Design Metabolists公司的价格要高,但是没有提出合理原因。这导致阿裕尼—后港市镇会额外承付总计280万元。

3. 关联方交易中的失误。据称,工人党领袖建立了一个有缺陷的治理体系,为向FMSS支付不当款项提供了便利。在这3,370万元中,2012-2013财年支付给FMSS 660万元(没有招标),2013-2015财年支付给FMSS 2,710万元(FMSS作为唯一投标的供应商中标)。

在接下来的2个部分中,我将就工人党的失误和总审计署所有政府机构的审计结果,在这3个类别,做一个“苹果对苹果”的比较。

比较结果

总审计署采购审计案例:豁免竞价的理由薄弱

(请在英文原文点击任意柱状图查看详情)

(NPARKS-国家公园局,AHTC-阿裕尼-后港市镇会,NRF-国立研究基金会,NCSS-国家社会服务委员会,MDA-媒体发展管理局,CPF-公积金局,NLB-国家图书馆管理局)

总审计署采购审计案例:采购过程中的失误

(RP-共和理工学院,HSA-卫生科学局,MUIS-回教理事会,NPARKS-国家公园局,NLB-国家图书馆管理局,MDA-媒体发展管理局,PA-人民协会,ITE-工艺教育学院,NP-义安理工学院,AHTC-阿裕尼-后港市镇会,SCDF-新加坡民防部队,EDB-经济发展局,IPOS-新加坡知识产权局,NP-南洋理工学院,MFA-外交部,SPRING-标新局,NCSS-国家社会服务委员会,URA-市区重建局,PUB-公共事业局,CPF-公积金局)

(注:在采购类的一个审计案例(国立研究基金会,2.834亿元)被排除在这个柱状图之外,因为它使得所有其他的柱状图都很小,很难看清。你可以在audit findings explorer中看到它。)

总审计署审计关联方交易的案例

(TP-淡马锡理工学院,AHTC-阿裕尼-后港市镇会,NYP-南洋理工学院,SP-新加坡理工学院,RP-共和理工学院,ITE-工艺教育学院,PA-人民协会)

观察#1:有几个与工人党类似的审计案例

工人党因而被告上法庭的3个类别中,每一个类别都有6到20个政府机构,因为在公共资金管理上的类似失误而被总审计署点名。

你可以单击英文原文中的图表查看每个审计案例的详细信息。为了你的方便,我将列出上述三个类别中的一些审计案例:

1. 采购:豁免竞价的理由薄弱

  • 工人党($660万)。2011年没有招标而任命FMSS。
  • 国家公园局(NPARKS)($2,080万)。总审计署发现另有三份顾问服务合约是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豁免竞价而批出。国家公园局称,在申请批准的文件中,时间紧迫是辖免竞价的主要原因。然而,没有证据表明,如此紧迫的时间安排是由不可预见的紧急事件造成的。(来源:总审计署)
  • 国立研究基金会(NRF)($230万)。总审计署发现项目管理服务合约是在没有合理理由的情况下,透过豁免竞价而批出予供应商。[…] 国立研究基金会违反了政府采购透明、公开和公平竞争的原则。(来源:总审计署)

2. 采购:采购过程中的失误

  • 工人党($280万)。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雇用LST Architects参与10个项目,即使他们在其中7个项目中比Design Metabolists 的价格更高。
  • 卫生科学局(HSA)($2,560万)。五名现任承建商的投标建议书未能完全符合招标规定,但仍获批合约。对投标书的评价也有不正常之处。卫生科学局没有在这个五个投标中坚持政府的采购原则,即透明,公开和公平竞争,以及物有所值。(来源:总审计署)
  • 共和理工学院(RP)($940万)。投标评估没有以公平和客观的方式进行。例如,评标委员会认为它推荐的投标者的价格“相当合理”,尽管其主要成本部分的价格是其他入围投标者的三倍。没有提及其他入围投标者提交的建议。[…]合同授予了获推荐的投标者。(来源:总审计署)
  • 国家公园局($237万)。国家公园局在只邀请一名顾问投标的有限招标案获批准前,允许该顾问开始提供服务。国家公园局这样做,是过早地通知该顾问,它打算把合同授予他。(来源:总审计署)

(要了解更多案例,请单击原文图表中的条形图,或使用audit findings explorer。)

3. 关联方交易中的失误

  • 淡马锡理工学院(TP)($4,000万)。总审计署发现淡马锡理工学院对其债券投资的评估和批准存在失误。[…]总审计署指出,五项债券中有两项(共4,000万元)[…]淡工院的评估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从一位与发行债券的公司有利害关系的人士那里获得的信息。由于这些失误,不能保证评估是可靠的。(来源:总审计署)
  • 南洋理工学院(NYP)($2,110万)。总审计署发现南洋理工学院没有一个适当的治理框架来管理其子公司——南洋理工国际私人有限公司(NYPi)的交易。[…]南工院的做法反映了对财务控制和适当治理的漠视。[…]此外,慷慨的资助条件、超额资助和隐性补贴的提供缺乏透明度,也扭曲了南洋理工国际公司的财务状况,使得政府难以评估它的真实财务业绩和生存能力。[…]截至2015年3月31日,南洋理工国际公司已从南工院获得总计1,281万元的资金[…]

总审计署的调查显示,南工院没有收取南洋理工国际公司租金,或收取低于市场租金的租金。此外,南工院没有对借调至南洋理工国际公司的职员征收7.7年的借调费(2007年8月至2015年3月),只是从2015年4月才开始征收借调费。南工院并没有独立进行交易,而是向南洋理工国际公司提供隐性补贴,截至2015年3月31日,南工院共获得314万元的补贴。

除了南洋理工国际公司的融资方式不当外,总审计署还发现,提供给该公司的资金(共计1,281万元)并没有按照南工院董事会批准的基础进行计算。例如,南工院为南洋理工国际公司的部分创收活动提供了资金,尽管核定的资金基础表明,这些活动将得不到资金。因此,在2007年8月至2015年3月期间,超额供资总额为524万元。(来源:总审计署)

观察#2:并非所有审计结果是对等的

工人党的失误导致了(i) 普华永道(PwC)和毕马威(KPMG)进一步的多年审计;(ii)(不利的)公众舆论;(iii) 其国会议员可能破产。

相反的,许多同工人党无关的审计结果却没有同样的后果。为了让你大致了解政府机构对审计结果的反应,让我们看看一些机构在总审计署年度报告中所写的后续举措:

  • 淡马锡理工学院(TP)(4,000万元——关联方交易失误)。淡工院通知总审计署说,它将改进其程序和文件纪录。(来源:总审计署)
  • 南洋理工学院(NYP)(2,110万元——关联方交易失误)。在总审计署的审计之后,南工院表示,它将通知它的董事会有关超额资金的问题,并寻求董事会指示该采取的行动。(来源:总审计署)
  • 国家公园局(NPARKS)(2,080万元——豁免竞价的理由薄弱)。国家公园局承认,它提出的豁免竞价的理由并不充分,并表示它本来应该进行公开招标。(来源:总审计署)
  • 共和理工学院(RP)(940万元——采购过程中的失误)。共工院通知总审计署说,它已经修改了采购程序,以确保符合政府采购规则和记录所有与评价投标书有关的资料的规定。(来源:总审计署)

总结

正如总审计署的数据所显示的,政府机构也有过几次类似的失误(其中一些失误的金额甚至比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案中提到的数额还要大),但这些失误并没有导致诉讼和潜在的破产。

我并不是说其他政府机构的失误可以成为工人党失误的借口。当然不会。我想说的是,从这些数据中可以发现以下事实:

  1. 有几个审计案例违反了公共资金管理的原则和规则,其中少数案例涉及的金额超过了工人党所指涉及的金额。

  2. 这些审计结果都没有导致有关政府机构面对与工人党同样的后果。

结论

在法庭案子中,工人党领袖应对任何导致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行为负责。但是,为什么对待对其他公共资金管理不善的案例却是比较随便呢?

为什么公共资金的保管者不关心公共资金管理中的其他失误?正是这些人(包括总审计署、国会、普华永道、毕马威,以及法院等)投入了多年的时间和金钱来弄清工人党失误的根源。

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能得到满意的回答,那么我们可以说,在这些审计问题上针对工人党领袖,是对反对党领袖的不公平对待。

但是不要相信我的话!请你自己去研究这里的数据,看看你会得到什么结论。这些数据涵盖了总审计署2012-2017财年年报中采购失误和关联方交易的每一个审计案例。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0, 2019 在 11:00 下午

2条回应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建国以来对“反对党”的各种羞辱与揶揄从未间断过,尤其是在大选之前。难道反对党就是搞破坏的吗?他们不也是新加坡人吗?只是他们有不同的政治理念,这也错了吗?几时我们才会把“反对党”改称为“在野党”?

    非政客

    十一月 13, 2019 at 11:04 上午

  2. “工人党以$660万在2011年没有招标而任命FMSS”,相比之下,相同规模的市镇会开销,工人党市镇会的真正损失是多少?即使有投标,也不可能免费服务吧?接下来的年份,只有FMSS投标,而不是没让其他人投标!

    非政客

    十一月 13, 2019 at 11:50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