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在多元社会里对“肤色盲”的随想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20-12-22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20/12/22/在多元社会里对“肤色盲”的随想/

现代人推崇理性,以为理性足以解决所有问题。“肤色盲”的理想走火入魔,就是这种傲慢的体现,虽然其用心是良善的。然而哈耶克曾说过,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所铺陈。我们无法改变身处多元社会的现实,以及其所带来的各种问题,但是我们也并非一无是处。问题固然很多,但解决问题的构想不能是希望一劳永逸;就因为人性不是绝对的善与恶,体认到这一点的孔子才会主张中庸之道。这应当是我们得时刻铭记的道理。

总统哈莉玛在第14届国会开幕式发表施政方针时说:“在国内,新加坡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新一代的新加坡人正在成长。我们有了新的愿望和期望,包括希望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以及看到更强有力的制衡。”

联系到人民行动党在今年全国大选后的检讨,不难想象这是执政党对自己选举成绩不尽理想理由的判断之一,即年轻人希望探讨此前被视为敏感政治禁区的种族、宗教等课题,对政府家长式的治理方式不满。

且不论这个判断是否准确完整,既然执政党自己得出这个结论,并且宣之于施政方针上,后续就必然会表现在政策上,开放更多的言论禁区。但是,总统也不忘提醒:“在每一代人当中,有些人想重新讨论敏感的问题。年轻国人更倾向于坦率和公开地讨论,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不过,这种对话必须保持克制和互相尊重,因为种族、语言和宗教将永远是本能性的课题。”对于保持克制和相互尊重的提醒,我深表赞同。

每一代的年轻人都富于理想性,这也是人类文明前进的动力。但是,光有理想并不足以带来所欲的良好结果,单纯讨论也未必就能得出新的答案;任何探讨,必须建立在知识的基础上,更必须立足于对人性的深刻理解;后者则是缺乏人生阅历的青年所仍待充实的。

可是既然我们接下来或许会开始涉足这些敏感领域,这里不妨先反思一些问题并探讨一些可能存在的陷阱,为应对今后可能凸显的社会矛盾做些心理准备。

公正平等的诱惑

年轻人希望看到更公正平等的社会。社会不公平最直观的存在,就是贫富差距和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表面上看,这当然违背了人人平等的想象。但是,这种想象却存在很多盲点。首先,很多人把平等误解为“结果的平等”,这是很严重的错误。因为每个人的天赋不同,表现在能力、努力、运气上各不一样,所取得的成果当然不同。如果强求结果的平等,反而导致更大的不公不义。

第二,机会平等也只能是一种“心向往之”的价值,因为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意味着处于金字塔不同位置的人,所能得到的机会也不同。人际关系本身就是一种社会资产,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所获得的机会,肯定比底层的人更多。我们所能追求的,是确保社会有足够的流动性,让底层的人或他们的孩子,有更多机会向上流动,尽管底层的人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

第三,金字塔型社会是一种人类历史的现象,古今中外皆然,也未必是罪恶的。想象一下,如果家人需要动手术,是不是要找最有名的外科医生来开刀?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医生,当中更少人能成为外科医生,而厉害的外科医生尤其凤毛麟角。人的能力,自然形成从高到低的金字塔结构;反映到整体社会,必然会形成类似的差异格局。他们的能力决定了他们的收入和财富,这才是公平的社会结构。人们为何对贪污和裙带关系深恶痛绝,因为这种不正当方式获得的好处,是对公平价值的亵渎;如果秩序的形成是正当的,就没有不公平的地方。

所以,以实现公平之名去颠覆社会基于能力所形成的金字塔型结构,本身就是对公平正义的最大违反。共产主义理想看起来很美,推行结果却是血流成河而且严重不公,形成党内特权阶级、剥削社会大众的“一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公平”(语出警世小说《动物庄园》)的现象,而且屡试不爽,是任何拥抱公平正义理想的人所不能不正视的陷阱。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4, 2020 在 4:09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