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报业控股和媒体浪费了的机会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巴尔吉(P N Balji)     译者:新国志     2021-5-11
英文原文:https://sg.news.yahoo.com/comment-singapore-press-holdings-wasted-media-opportunity-045813162.html

96ffb820-af4b-11e9-bfbd-cce5d4649037

(美联社图片/Wong Mayer-E)

这是个浪费了的机会,因为关于新加坡近年来最大的媒体业变动的争论陷入最低层次。网络世界和即时通讯平台被一个过时的词语主宰。而且焦点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新加坡报业控股执行总裁伍逸松在互联网上声名扫地,原因是该集团竞争对手的一名记者问他,新成立的SPH Media是否会更多地强调编辑公信力,而非广告商的需求,他对此表示不满。这位前三军总长回击记者说,在向他的公司扔石头之前,她应先看看自己的房子。

他像一头闯进瓷器店的公牛,到处乱撞。“(报业控股)主席是位绅士。我不是,”他咆哮道。网络上以“愤怒”(umbrage)为主题的表情包、动图甚至T恤都引起了热烈反响。

如果制作这些东西的人能把创造精力花在分析SPH Media从以盈利为目的的母公司剥离意味着什么就好了。最重要且关键的问题是:新加坡报业控股的旗舰媒体《海峡时报》是否被允许从事能让读者引以为豪的新闻报道?编辑们是否会给政府政策的反面意见更多空间?

政府允许这样做吗?

14cd1b85c87bf87d99be2dc086484f31cfd0871e

2009年3月30日,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25周年纪念仪式在新加坡举行,一个新的标志被启用。

要实现这一点,作为媒体行业最大的股东,政府需要放松其对《海峡时报》邪恶般的控制。这种控制削弱了该报的公信力,尤其是在2011年选举之后。人民行动党在该次选举中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差的表现。第二年,海时总编辑韩福光(Han Fook Kwang)被现任新闻编辑部负责人华仁•费南德斯(Warren Fernandez)取代。韩福光曾让自己的记者以平衡的方式报道2011年的选举,展现了罕见的编辑诚信和独立性。韩福光被取代导致了一些有才华的编辑和记者离开。海时还没有从这次打击中恢复过来,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没有被有经验和有才华的记者接替。

周一(5月10日)的国会会议提供了一个认真讨论新加坡媒体政策的机会。即将离任的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老调重弹,在这个过程中把辩论推回含混不清的状况。

行动党议员陈舜娘关于人才的问题应该更尖锐些。海时失去了一些有才华的人;有人接替他们了吗?易华仁以模棱两可的答案含糊回应。

接下来是编辑质量,易华仁在国会上详细阐述了这一点。他谈到了爱德曼(Edelman)和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等机构对新加坡读者进行的调查,这些读者认为本地媒体是值得信赖的。我敢肯定,有一小部分人不会同意这个结果。其余的人没有真正的办法将海时与其他新闻产品相比较。

当被反对党领袖毕丹星问及如何确保新的媒体机构的编辑独立性时,易华仁坚称,这种文化已经存在于我国的新闻媒体中,并指毕丹星提出的相反说法对记者和编辑是一种“伤害”。

尽管规模很小,《今日报》(TODAY)是海时唯一的主流媒体竞争对手。有大量证据表明,这家规模小得多的新传媒网络报纸几乎每天都在重要报道上击败海时。它的编辑们突破了界限,而海时并不准备这样做,他们的新闻写作质量也说明了这一点。

《海峡时报》失去方向

海时已经变得如此可预测——而且乏味。当我每天拿起报纸时,我只读标题而跳过新闻内容,因为我前一晚在其他主流媒体上读过这些报道。它们没有附加价值。对每日新闻事件的分析是报人应做的,但海时似乎不想这样做,因为政府反对新闻和分析混在一起。

这份报纸的报道中确实隐藏着一些有用的东西。你只需要耐心和毅力排除那些将它们隐藏的空话。

如果我不做那样的头脑体操,我就不会意识到,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他的新书《登高望远》中说,当他意识到永久居民的数量在2011年之前的几年里一直在稳步增长,从每年5万人到2008年的近8万人,他感到惊讶和不安。这是一个罕见的表示,即这位前总理在一项继续造成国家分裂的政策上不同意他的继任者。

新加坡报业控股本可以在很久以前就进入数码媒体领域。但它的领导层——陈庆鏻(Alan Chan)从2003年到2017年担任执行总裁——因担心挤占本身印刷业务的份额而迟迟不采取行动。现在,报业控股为此付出代价。

海时和政府一直喋喋不休地说,其数码踪迹正变得越来越明显。问题是,管理层还没有找到将其转为收入的方法。但他们只需要看看《纽约时报》和其他几家报纸是怎么做到的。《纽约时报》刚刚宣布,今年首三个月的营业利润为5,170万美元,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那么,为什么已经拥有了大部分竞争场地的海时却没能追随这份报纸的脚步呢?谷歌和脸书这样的巨头已经占领了互联网市场的巨大份额,而报业控股没有能力将这两家数字巨头挤出市场。

现在,即使政府准备放松对媒体的一些限制,我怀疑现在的编辑们是否知道如何利用新获得的自由。过去的总编辑,如林廷龙(Peter Lim)、张业成(Cheong Yip Seng)和冯元良(Leslie Fong),即使在已故的李光耀最无赖的时候,也相信要突破界限。有些人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我猜想今天的编辑想要保护他们的薪水,所以总是用防御性的编辑手段来继续生活。这就是SPH Media的悲哀,它试图在一个新的公司下开始新生活,而这个公司又将受到政府的保护。

(巴尔吉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新加坡记者,曾任《今日报》主编,同时也是《新报》的编辑。他目前是一名媒体顾问。文章所表达的观点是他自己的。)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21 在 8:51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