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人物’ Category

李光耀与李显龙执政风格比较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2日第31卷2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8105053223&docissue=2017-26

李光耀 李显龙
主要成就 创建国家 未有
执政团队 背景多元 以军人、医生、律师为主
权威性 极高。除了司法与政治手段带来的威慑,也有亲民与优良政绩带来的高度威信 普通。父亲光环为主,近两年国内外频频失策,对内手段趋强硬,但今时不同往日,失分。对外缺乏父亲灵活手腕。上届大选获得七成高得票率,主因高度仰赖父亲逝世后民间情绪
性格 强硬,精明;擅演讲,说服力强;对外能表现圆融 较温和内向,较无自信,不爱交际;数学等技术思维,爱摄影;协调力弱,好恶感强烈
外交 面面倶到;亲美、亲台;对中国强烈好奇,试图影响;在两岸关系中平衡;任内化解与强邻印尼敌意,与苏哈图友谊坚固 顾此失彼;亲美,对中国无好感;在两岸关系中维持对台友谊,但未获中国信任;未与印尼总统建立私谊;与马国首相纳吉友好,但对其无影响力
经济 主要依靠跨国投资、港口及炼油;主政期间经济起飞 国际经济形势转变,主政期间经济转型成效有待验证;基层民众收入提高;大幅增加移民协助刺激经济
内政 打压政治对手;言论与媒体管制;反贪;重视民生与环境;尊重专业意见 打压政治对手;言论与媒体管制;反
家庭 家中威严高;自家与妻家都受尊重 无法凝聚弟妹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2, 2017 at 5:27 下午

发表在 李家之争, 人物

Tagged with ,

政治图腾之欧思礼路38号

with one comment

星洲日报/郑丁贤(副执行总编辑)     2017-6-16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53360/政治图腾之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治国方式,在政治学的意义范围内,人们可以说他缺乏民主风范,但是,在人格层面,他却把自己放在一个凡人的位置,这其实也是民主的一种风范。

欧思礼路38号

新加坡李氏家族成员的争执,可以确定的是,它不完全是家庭内部问题,也包括治国哲学以及人格的思考。

一切可以从欧思礼路38号,李光耀故居说起。

李光耀生前遗愿,要拆除老屋,避免后人将它作为个人崇拜的工具。

李显龙和他领导的政府,没有遵照李老爷子的交代。欧思礼路38号保留下来,总理夫妇还一度想要搬进去住。

总理的弟弟显扬和妹妹玮玲觉得很不妥当,说这个哥哥违背父亲遗志,是基于个人的政治目的。

因为只要人们看到欧思礼路38号,就会想到李光耀,连带的会对他的继承者产生信心。

他们说,这么做显然是要利用李光耀的光环,达致巩固政治权力的目的。

我想起政治图腾学的论述。统治者必须要建立一个权力的象征,进行思想的教化,以及控制。

过去的帝王时代,那是大兴土木,建得愈雄伟愈好,像是埃及的金字塔。进入民主时代,不好明目张胆搞个人崇拜,要做得含蓄一些,却也只是换个包装。

欧思礼路38号,就是一座政治图腾;只要它在那里,就会有人膜拜。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和英国的渊源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3-23

李光耀对英国人是忠诚的,考虑的是英国人的利益。1967年英镑即将贬值的时候,李光耀说“威尔逊首相一心要挽救他的政府,他说要‘最先考虑英国的利益’是当真的。于是我在12月18日写信给威尔逊,追述新加坡政府忠诚地支持英镑,结果在这次贬值行动中损失了1.57亿元,其中货币局损失60万元,新加坡政府6500万元,法定机构2300万元。

人类这种动物,脑子里的价值观一旦形成,很难改变。李光耀之于和英国有很深的情结,是浸淫于英国生活模式终身,是英国文化侵略的结果。“祖父出于对英国人的仰慕,给我多加了一个洋名Harry(哈里),于是我的全名变成Harry Lee Kuan Yew(哈里李光耀)。我的弟弟金耀和天耀也分别取了教名,前者是Dennis(丹尼斯),后者叫Freddy(弗雷迪)。”虽然因有了洋名,李光耀“总觉得自己是个怪孩子”,踏入政坛后,不再使用洋名,但其夫人仍是“Harry”不离口。可见李光耀从祖上就丢失了中华民族的本性,丢失了灵魂和自信,整个家族学着学着就学到了西方。

别忽视了李光耀的芝,那是李光耀的吕后(注)。陈加昌在《我所知道的李光耀》一书中举了两个例子:“平常看到他因一些琐事对属下过于挑剔苛求,太太不想给属下太过难过,常会提醒丈夫:‘哈里,不要过于计较(Don’t be so fussy)”;“执勤的空中小姐……的华语不够纯正……叫她前来,此举吓坏小姐,差点哭出来。夫人在旁边忙说:‘Harry enough’。”

柯玉芝不仅在细节上管束着李光耀,在政治上更是李光耀的慈禧太后,妇唱夫随,李光耀每次出访,柯玉芝一定在李光耀身边,这是世界各国总理出访及其少见的。

李光耀在夫人柯玉芝葬礼上的悼词上说:“她警告我不可以相信我的新伙伴,也就是由林清祥领导的左派工会人士。”“没有她,我会是个不同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因产假留在家中的芝,改进了我草拟的声明,让它们更简单和清楚。”“她协助我草拟人民行动党的党章。”柯玉芝的分量可想而知。

柯玉芝和李光耀一样,与英国有着不同寻常的渊源。“她则回到前莱佛士学院,尝试争取每年只颁发两份的女皇奖学金。我们知道只有一名新加坡人能够获得奖学金。我有了所需的资源,因此便乘船前往英国,并希望她在得到奖学金后可以和我会合。如果得不到奖学金,她必须等我三年。……在隔年,也就是1947年6月,她获得了奖学金。”新加坡仅有的一份名额就落在了柯玉芝的份上。《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中说:“我打消了回莱佛士学院争取女皇奖学金的念头,而计划尽快到英国去。……7月间我接到便条,通知说能安排我登上一艘运兵船,在1946年10月送我到伦敦。”

又是“运兵船”!李光耀说“我有了所需的资源”透露了什么呢?

在李光耀的回忆录中,毫不讳言自己和英国的渊源。“布什当时也在场的美国大使霍尔德里奇,20年后在回忆录中写道:‘李光耀,我曾经在多个场合听他把自己形容为‘最后一位维多利亚人’”。

在《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中,李光耀就详述了从他父亲“他在圣约瑟书院受英文教育”,“在蚬壳石油公司找到一份仓库管理员的差事”;“我的祖父李云龙……据父亲说,祖父在莱佛士书院念到5号”,“他在1926年可以自行决定从黄仲涵基金拨出15万元,捐给莱佛士学院作为经费”,“祖父的生活很西化。这是他在轮船上当事务长,同英籍船长、大副和轮机长日夜相处的结果”,“祖父出于对英国人的仰慕,给我多加了一个洋名Harry(哈里)”,“例如那套美观坚固的家具,是本世纪初叶罗敏申公司或然利直公司从英国进口的;又如那装上斜角玻璃片的精美橱柜,可供摆放艺术品;再有那些小橱和衣橱,橱门还刻上代表他姓名的英文字母LHL”,“仪态端正,穿着像个英国绅士”,“我穿着从英国进口的过度讲究的西式童装,或是坐在价钱不便宜的童车里”。

这样的西化家庭,在文化上已经与中华民族完全脱节,甚至毫无关系,怎能熏陶和培养出一个具有民族情感,民族自尊的人?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在全民族抵抗日本侵略的时候,李光耀会自动为日本法西斯工作的原因了。

日本投降后,李光耀“便去找主管公共工程的英国军官们,向他们打听有没有建筑工程可做。经过两三次的努力,终于同军管亚历山大路日军货仓的一个印度旅谈成了生意。”

在去英国留学之前,李光耀“我拿着信找让我包工的英国少校,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搭上一艘运兵船。少校让我同负责运送军队的军官接洽。1946年5月间,……答应帮我的忙。7月间我接到便条,通知说能安排我登上一艘运兵船,在1946年10月送我到伦敦。”

从李光耀搭上大不列颠号的那一刻开始,英国人就已经选择了李光耀为后殖民时代的新加坡政治接班人。 阅读更多 »

《坚贞的人民英雄》 前言

leave a comment »

孔莉莎    2017-3-6
https://www.nandazhan.com/zj/jianz001.htm

坚贞的人民英雄 cover (Maroon) 13Dec2016这本册子是为了纪念林福寿医生逝世5周年。约有三、四成的篇幅是林医生的论述和演说稿,其他篇章大部分出自他的同志,他们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或是在内安法的前身即公安法令下被捕的,包括曾经分别在樟宜监狱E座牢房和女皇镇监狱跟林医生关在一起的牢友。

在林医生于2012年6月4日逝世一个月后,于7月3日为他举行的追悼会上,曾分发了一本题为《向坚定的自由战士林福寿医生敬礼》中英文纪念文集。

去年,我们出版了一本纪念林清祥逝世20周年的册子。

时隔5年,又再编辑一本纪念林福寿医生的册子,相隔时间似乎短促些。然而,他的现存同志,大部分都已是七老八十之辈,深知时日不多,他们等不到林医生逝世10周年的纪念日了。

林福寿医生坚持斗争到最后,凛然无畏,毫不妥协,对不经审讯的长期监禁,对长期单独监禁的虐待行径,对指他和他的同志们是要通过暴力实现政治目的的亲共份子、共产党同情者或共产党分子的诬告,以及行动党政府凭借内部安全法令来保住政权的行为等等,给予强烈谴责。

他是代表全体同志发声。

他们在本册的文章中,重申了林医生的话语,这等于是肯定他们并没有轻易屈服于现有体制的霸道。 阅读更多 »

纪念林福寿医生

with 2 comments

伍依   2017-2-18

(本文为作者在《坚贞的人民英雄》导读会上的发言)

林医生身上闪烁的正是最璀璨的人性之光,他的精神是永恒的,他的精神境界是一切善良的热爱真理的人的精神家园。他代表了一段历史,而且还是一段复杂与辉煌共存的历史。

lim hock siew

林福寿医生

林福寿是一个医生,按一般人的观点,医生是一个高收入的职业。假如医术高明,可以名利双收;假如投入执政党阵营,或许就是部长。但是,林福寿医生的伟大,就在于他摈弃世俗,在中学时期,就开始阅读大量书籍,有了政治觉悟,萌生了社会主义思想,学会了热爱国家,热爱人民。在大学时期,积极投身社会主义活动,是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是学生刊物的编委;大学毕业后,是人民行动党创党人之一,是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创党人之一,担任中央委员,党报主编。一个杰出的左翼领导人就此诞生,当时只有30岁。同年辞去政府医院工作,甩开铁饭碗,与同为左翼领导人的傅树介医生开办人民药房,实实在在地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为什么林医生偏偏不能理解人对物质的需求,放着世俗之人认为有着光明前途的大道不走,却满怀热情地投入到反殖民主义统治的洪流中去?就因为林医生有一颗毫无利己之心,把人民的事业当作终身奋斗的目标。在殖民地社会中,完全没有奴颜媚骨,没有分毫私心,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我们今天纪念林福寿医生,就是要学习和继承他这种毫不利己,一心为人民的崇高精神。有了这种精神,就能追寻生命的意义,就能领悟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什么样的生命才有价值,怎样让生命的价值最大化。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5, 2017 at 11:06 下午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好为人师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2-21

李光耀臧否人物,口气之大与一个弹丸小岛首脑的身份很不相称。他语气中总是以布道式语言,以真理的发言人身份说话,直截了当,不加掩饰,描绘得这样鲜明,尤其是描绘得这样真实,显得自己站在了真理一边,官气、架子、资格十足,好像全世界的真理就装在他一个人的头脑里,可问题是世界上没有永远正确的人。

苏轼《与王庠书》说:“轼少时好议论古人,既老,涉世更变,往往悔其言之过,故乐以此告君也。”苏轼只是“少时好议论古人”,到老年时“涉世更变,往往悔其言之过”。而李光耀在书写回忆录时已经是耄耋之年,根据自己的主观好恶,语气就像师长在学生的毕业证书上写评语似的,臧否各国首脑,很让人有“每闻巧舌宜可憎”(欧阳修《啼鸟》)之感。当然,李光耀臧否的各国首脑,平民百姓无从论断其公正与否,但就其对人物的褒贬和语气上来说,明显地表现出他的偏颇。

李光耀好臧否人物,是一种自我心理膨胀,以为自己真的是治理天下的超人,取得了议题设定的权力,并霸占了对错的标准,这决定了他特定的社会心理,如占有、攫取、打败对手、治人、人上人,把自己当成与上帝一类,每当他的目的不能轻易达到时,就指责那些不肯被忽悠的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对各种首脑的议论,没有正义与否和是非之分,有的是随自己的意识来判定,很少考虑国家、民族、大众的利益。举凡李光耀接触过的人物,欧美、亚非不管是国家首脑还是普通官员,都在他品头论足之列。对自己的僚属如吴庆瑞、吴作栋等等就更不用说了。

李光耀臧否人物,娓娓道来,就如同瀑布一样,居高而下,滔滔不绝。伟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尽显豪迈气势,文韬武略展现地淋漓尽致。而李光耀就像街坊乡里,负曦闲谈,“邻居一杆秤,街坊千面镜”一样,让人感觉到的是小妇人家的絮聒。

李光耀对印尼总统苏哈多最为推崇。“苏哈托同苏加诺总统恰恰相反,是个谨慎细心、思想缜密的人。他性格内敛,纵有滔滔辩才”,“虽然态度谦卑友善,他却有顽强不屈的意志,决定要做的事,就不容任何人反对。我欣赏他,相信彼此可以愉快相处。”“苏哈托总统的个性、脾气和宗旨使我个人能跟他建立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福气。”“他是一个沉默有礼的人,只是比较拘泥于仪式和礼节。”“这些年的相处使我发现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不轻易做出承诺,但是说过的话一定履行。言行一致,贯彻始终是他最大的长处。”

李光耀很清楚苏哈多是一个双手沾满印尼人民和华人鲜血的刽子手,“9月30日的‘九三零’事件,指挥特种部队的苏哈托将军……随后又发生成千上万个(估计有50万人)所谓共产党支持者遭屠杀的事件。死者包括一些华人,这些已经吸引了我们所有的注意力。”

李光耀也知道苏哈多家族贪得无厌。“总统儿女所享有的经济特权……由于子女们对每一个有利可图的合约和垄断行业都插上一脚,而且介人的程度有增无减,苏哈托面对的问题雪上加霜。……在苏哈托心里,作为堂堂的印尼总统,他是一个泱泱大国的苏丹中之苏丹,膝下子女自然应该享有和梭罗苏丹的王子、公主们一样的特权。给予他们这些特权,他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因为这是他当苏丹霸主的权利。”

对于犯下残杀人民的罪犯和极端贪腐的总统,是一个“态度谦卑友善”“沉默有礼的人”吗?“使我个人能跟他建立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福气”?

李光耀真会为苏哈多着想,苏哈多的下台,不是苏哈多本人有问题,而是他的子女“行为过分”,对苏哈多的覆灭觉得惋惜,惺惺相惜之情溢于言表。“对这样一个领袖来说,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真是个人极大的悲哀。在这种非常时刻,向来在判断和任用手下方面特具慧眼的他,却选错对象出任要职。他犯下的错误对自己、对国家都贻害无穷。”“我不明白他的子女为什么需要那么多财富。若不是因为他们行为过分,苏哈托在印尼史上将能占有不同的地位。”“我观看了他宣布辞职的电视广播,为他无法更体面地引退而叹息。” 阅读更多 »

祝愿老朋友方水双一路走好

with 2 comments

陈新嵘     2017-2-5

方水双是林清祥在反殖民统治斗争和工人运动的好搭档,在新马历史上留下不容抹去的贡献。

他的弱点是理论修养不足。50年代他在林有幅政府的牢狱里深受背景复杂的同牢房的蒂凡那所影响,以致被李光耀认为他“最软弱”。

二·二大逮捕被驱逐关押在柔佛州麻坡拘留营期间,他专心攻读英国学位,忽视难友们轮值的日常事务,给难友们留下的印象不佳。

七十年代他获准回到新加坡,他写文章吹捧李光耀的治国成就,未能看透当权者的反动本质及其险恶的一面。

他在后来出版的自传中坦率披露,50年代初他移居新加坡,是要摆脱马来亚的动乱,想找一块可以安心读书的地方,没料到会挺身参与工人运动。他在自传中驳斥有关当局诬蔑1955年福利巴士工潮“有人故意搬石头攻击警察挑起流血冲突”。这无疑是他出自良心和勇气,因而揭示出历史的真相。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5, 2017 at 7:3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