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人物’ Category

对话漩涡中的李绳武:新加坡不再需要一个李家的领导人

with 3 comments

李佳佳     2017-12-5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205-international-ShengwuLi/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决裂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身上。李光耀的精神价值和政治遗产,将如何延续?

2015年李光耀离世,时年30岁的李绳武曾因葬礼上发表的悼词备受关注,他的演讲围绕个人崇拜和政治遗产,视频在YouTube上获得65万点击。网上图片

今年六月,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一套老宅的处置命运,曾引发李光耀三个子女的争拗。第一家庭内部长达近一个月的唇枪舌剑,透过互联网赤裸裸地袒露于全世界的看客面前。

这场家族决裂的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其弟李显扬之子,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经济学初级研究员的李绳武。今年七月,原在新加坡度暑假的李绳武,在个人脸书上转载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相关报导,并附上了《纽约时报》在2010年一篇关于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文章,在转发评论中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提出质疑。随即遭到新加坡总检察署的指控,称他涉嫌蔑视法庭。为此,李绳武提前返回了美国,因为担心可能会在新加坡被拘留。

新学期开始时,在与新加坡有大洋之隔的哈佛校园,记者见到了这个漩涡之中的年轻人。他远远走来,看上去清瘦腼腆,见到记者便扬起微笑,礼貌热情地打招呼,举手投足都颇有风度:“想喝什么?我去买。”这让人不禁想起他的祖父那个有趣的雅号——苏伊士运河以东最地道的英国绅士。

但举止斯文的李绳武最近面临很大压力。“短时间内肯定回不去新加坡了,但是无所谓”,他说,“很多人都回不到自己的祖国,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图:端传媒设计部

“我不能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道歉”

李绳武在那条脸书评论里写的是:“新加坡政府热衷诉讼,并且拥有一个容易被摆布的法庭体系。”不过,这条转发帖子的阅读设置仅限朋友,不能被公众浏览和转发。

新加坡总检察署致信李绳武,称他的脸书帖子是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恶劣和缺乏依据的攻击”,涉嫌藐视法庭,要求他道歉并删除相关帖子。相关司法依据是新加坡议会去年通过的一项法案:任何恶意攻击司法部门的个人,可以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处以10万新加坡元(约7.4万美元)罚款。

李绳武并没有照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佘雪玲转投工人党 东海岸集选区活动

leave a comment »

新明日报/刘玮琳     2017-12-8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1208-817265

2011年大选,当时代表国民团结党的佘雪玲魅力十足,她在散场时与支持者握手,获得如明星般的接待。(档案照)

前国民团结党美女候选人佘雪玲转投工人党,在东海岸集选区活动,还撰写工人党创党60周年纪念特刊的部分内容。

在2011年大选中,马林百列集选区首次有反对党竞选议席。当时的团结党新星佘雪玲年仅24岁,大受年轻人欢迎,成为大选焦点话题之一,令团结党获得43.36%得票率。

佘雪玲在2014年宣布退出国民团结党后,一直在泰国曼谷发展事业。不过,在上届大选前,她公开在面簿夸工人党的何廷儒是一位聪明的人,并表示欣赏工人党的“明确程序”,要成为党员或候选人都有一定的程序,没有任何“快速通道”。

参与撰写工人党纪念特刊

《海峡时报》报道,佘雪玲在2015年大选后,就加入工人党当义工,今年初开始与工人党走访东海岸集选区,在勿洛分发食物给居民。据知,她也参与工人党为创党60周年推出纪念特刊的部分撰写工作。

工人党在上届大选的东海岸集选区团队由原非选区议员严燕松带领,队员包括贝理安、吴佩松和法洛兹。

对此,工人党昨证实佘雪玲是该党义工,而佘雪玲则不愿受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8, 2017 at 4:26 下午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卸任 曾是“外国代理人”黄靖的上司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1-6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106-733

据媒体报道,马凯硕在写给学院的一封信中说,他退休后的计划是,“拿九个月的学术长假,以扩大和深化我的研究和写作领域”。马凯硕也说,他将“把重心放在新事业上,花更多时间阅读、思考和写作”,以便把写作“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级”。如果马凯硕所言属实,他只会话更多、写得更多,粉丝不用担心他从此封口封笔。

(每日新闻)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在今年底退休。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新闻较多。马凯硕退休不算大新闻,最具爆炸性的是,该院的外国籍学者黄靖在8月间被指为是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而被迫离境,永久不得入境。

年底卸任院长一职 2019年完全退休

据早报网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是在今天(6日)下午发文告宣布,69岁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将在今年12月31日卸下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一职,他担任院长已有13年之久。国大将开始物色新院长人选,并从明年1月1日起委任代院长。另据《海峡时报》报道,马凯硕会继续担任国大教员,直到2019年完全退休。

马凯硕为新加坡外交服务33年后,于2004年8月受委担任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他为新加坡外交服务期间,曾被派驻柬埔寨、马来西亚、华盛顿等地,并二度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出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

马凯硕和他所领导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两度分别因为“小国外交姿态”和“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而成为城中热门话题。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8月爆出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

8月初,该院特聘讲座教授黄靖被指是一名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都被取消,必须在限定时间内离开新加坡,且永久不得入境。因为上诉失败,黄靖和妻子在9月6日的期限之前,已经收拾包袱离开新加坡。

黄靖原籍中国,毕业自四川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拥有复旦大学历史学硕士和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和太太都是美国公民。

黄靖将“保密信息”提供给学院“一名资深成员”

黄靖被指有意识在暗地里推进另一个国家的议程,包括提供“保密信息”给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名资深成员”,希望后者将信息转达新加坡政府。内政部没有说明,黄靖是为哪一国充当“代理人”,也没有说明“保密信息”到底是给了哪一位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资深成员。这两道谜题外界一直都在猜,但估计那些爱当神探的网民已经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拼凑出自己心中的答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7, 2017 at 11:58 上午

刘程强和林瑞莲的工人党之路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早报/林心惠     2017-11-3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1103-808190

本地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并推出新书《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也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多名党员的访谈内容,包括他们为什么加入工人党,彼此的合作方式等。以下是新书节选:

刘程强

加入工人党的原因

我加入工人党时是一名老师。我是接受华文教育的,O水准和A水准英文都考到F9。在那个年代,如果你不会讲英语,你就是受华文教育的。由于英文是行政语言,人们以为受华文教育的人不聪明,因为他们不能用流利的英语沟通。我很清楚许多同龄的人不是不聪明,只是刚好他们读的是华校。就是这样的背景令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在自己的国家会视为二等公民?

我是南洋大学最后一批学生。政府当时决定关闭南大,让南大和新加坡大学合并。在那之前的一两年,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应历史学会的邀请给本科生发表演讲。我还记得他当时说‘一等大学都在英国,例如剑桥和牛津。新加坡大学是二等,南洋大学是三等’。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被羞辱了。我们知道我们不是三等的,我们只是因为接受华文教育,而无法用流利的英语表达我们的想法……

我成为老师时,(时任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吴庆瑞制定分流制度的报告出来了。分流政策令我忍无可忍了。我不忍心到课室里对我的学生说‘你得更用功’,但我知道这个制度将害死他们。学业成绩来成为衡量学生能力的标准,但许多学生的经济条件不佳,他们没有上补习班,或者他们得打兼职工帮补家用。这太荒唐了……那时真的忍无可忍了,我决定加入工人党。

阅读更多 »

李光耀顾此失彼

leave a comment »

杨善勇     2017-9-15
http://news.seehua.com/?p=305948

英年早逝的前副揆依斯迈医生那本没有写完的回忆录《政海浮沉》(Drifting into Politics; 新加坡; ISEAS; 2016)提起李光耀这个人,确有非常专业而入微的观察。

依斯迈医生认为,打高尔夫球的风格,充分显示一个人的性格。就这点说,李光耀步步为营,每一杆他总小心算计。他只管自己的,罔顾后边的球手全等坏了,甚至因此焦躁。他或者实不自知,或者只是视而不见。

李光耀是不是个高尔夫球的高手,我们都不知道,依斯迈医生也没有明白说明,但是,李光耀的球风影响了他在球场的战绩。书里依斯迈医生坦言,前后踟蹰,顾此失彼:要么,差之毫厘;要么,偏远了。结果,本来轻而易举的那一棒,李光耀也屡屡错手。(页72-73)

到底是个澳洲留学的医生,看病察颜,把脉诊断,总有独辟蹊径的见地。依斯迈医生随手开了药方,忠告李光耀,若少点心计,多些信任,凡事包容,宽以待人;对他而言,乃至整个新加坡,必然更胜一筹。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独李光耀?何况,新加坡的方圆和资源,到底有限,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生命,每一口食水,每一间工厂,皆需经过反复计算,才能一一存活下来。

当然,智者千虑,始终必有一失。处理党务,李光耀宵旰忧之,逆瑾必除;行政部门,他任贤擢材,辅弼大任。励精图治,纵然新加坡已经胥享升平,他仍不放心,主张国人大步走出国外,开疆拓宇。

总而言之,能做到的,能想及的,生前李光耀全做了,想得透透。可惜,前瞻后顾,9月16日94岁冥诞之日,他似乎万万没有料到,最先提前失守的,竟是位在欧思礼路38号,李氏祖家的大院子。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6, 2017 at 1:04 下午

险过剃头当上总统 陈庆炎卸任你打几分?

with 2 comments

沈泽玮    2017-8-3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31-287

我国第七任总统陈庆炎今天(8月31日)卸任。(新报)

我国第七任总统陈庆炎今天(8月31日)卸任,他在任六年来的表现,你打几分?

在未给出评分前,我们不妨先回看他当年是如何杀进总统府的。

2011年,作为官方属意的人选,陈庆炎在那场“四陈”大厮杀中,有惊无险地以0.35个百分点的微差打败陈清木医生,但得票率仅为35.19%,远远没有过半。难怪陈庆炎当年感叹,“这是我在公共服务领域工作三十年来,最具挑战性的任务”。

新加坡总统是国家元首,是国家权力的象征,没有独立行政权,即使得票率不理想,也不影响总统履行职责。77岁的陈庆炎最近接受《联合早报》、《海峡时报》、《每日新闻》联合采访时,没有给自己的表现打分,但巧妙地晒出六年来的成绩单,内容大致如下:

加强社会凝聚力

  • 小印度骚乱发生后,在面簿上载声明,强调不应让事件打击人们对社会的信心,并呼吁国人维护国家的安全与和平。
  • 支持民选总统“保留”制,认为在国际恐袭阴影下,下届总统保留给马来族群,能有效维系社会和谐。

“首席外交官”

  • 六年内共进行30个国事访问,强化我国与多国之间的关系。除访问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多国,也成为首位对墨西哥进行国事访问的新加坡总统。

促进民众认识总统府、亲民大使

(海峡时报)

  • 总统府为更接近民众,除了举办开放日,还设置历史展馆和推出手机应用。
  • 亲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为我国运动健儿打气。

鼓励国人关怀社会

  • 将总统挑战”慈善活动扩大至推广志愿服务,鼓励人们不只捐出金钱,也贡献时间和施展才华,帮助有需要的人。

“第二把钥匙”,阻止执政党亏空国库

  • 经常与总统顾问理事会讨论各种课题,也与他们和内阁一起开会,讨论的内容包括扩建樟宜机场、兴建高铁和地铁等大型项目的财务相关课题。参观建屋发展局、裕廊集团和诸如榜鹅等新镇,了解新发展、主要基础建设项目。

任期表现中规中矩?

看到了吗?总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一年领百万元高薪,每年只在国庆典礼上挥挥手那么简单。不过,从总统晾晒的成绩单看,六年的表现整体中规中矩,没有太抢眼的亮点。与前几任相比的话,在加强社会凝聚力、亲民大使、推动慈善活动等方面,没有明显超越纳丹;在掌管国家储备金第二把钥匙方面,也没有超出王鼎昌。

众所周知,已故前总统王鼎昌就总统在如何保护国家储备的课题上,与政府产生歧见。王鼎昌当年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直言,民选总统应该保护储备,但是这些储备是什么,他并没有被知会。王鼎昌还说,政府花了三年时间,才将储备的资料提供给他,而且并不完整,他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查阅资料。王鼎昌逝世后,没有获得国葬礼遇,好些舆论替他不值。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31, 2017 at 9:56 下午

用漫画讲述非官方版本的新加坡建国故事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张彦      2017-7-18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718/sonny-liew-singapore-charlie-chan-hock-chye/
英文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17/07/14/world/asia/sonny-liew-singapore-charlie-chan-hock-chye.html

漫画家刘敬贤在他新加坡的工作室里,这里装点著图画,以及他笔下人物的图样纸板。他书写了官方建国故事之外的一种替代历史。(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新加坡——半个世纪以来,新加坡的建国故事已经变成一个关于严厉之爱的故事。

基本是这样的:冷战中,弱小的新加坡刚刚从比它强大的邻国马来西亚独立出来,为共产主义渗透者所困扰,周围的国家接二连三落入共产党之手,后来它的创始人李光耀战胜了危险的左翼对手,遗憾的是这一过程中许多人被投入监狱,但新加坡最终找到了稳定与繁荣之路。

这个年轻国家的建国叙事在其教科书、大众媒体和电视节目中一再被强调。反对它就意味著,在这个由国家控制大部分资金与各级权力的地方,有可能未经审判就遭到羁押,面临代价高昂的诽谤诉讼,或是遭到极端的边缘化。

但是,关于过去的单一观点已经开始发生变化,部分是由于一位说话温和的艺术家,以及他以机械人、外星人和蟑螂为主角的漫画。

《陈福财的艺术》(The Art of Charlie Chan Hock Chye)系列漫画讲述了新加坡最伟大的漫画家的故事,这位名叫陈福财的漫画家在二战后长大,当时英属马来亚和新加坡殖民地正在为独立展开斗争,他以一系列短篇漫画记录了那个暴动和抗议的时代,每一个短篇都在向世界各地的漫画家致敬,并且一直在挑战错误观念,让那些被官方版本抹去的无名人物重见天日。

读者慢慢才会发现,陈福财是虚构的,甚至也不那么有名气,而“呈现”其作品的刘敬贤(Sonny Liew)才是真实存在的艺术家。但是,刘敬贤在书中呈现的历史却不是虚构的,他的书所造成的轰动也绝非虚假。自从两年前首次出版以来,刘敬贤的书已被多次重印,在这个国家对自身历史、文化和价值观的慢热讨论中居于核心地位。

“当人们问我关于新加坡和政治方面的问题时,我告诉他们,我只是一个漫画家,”刘敬贤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书旨在为新加坡的历史提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版本,鼓励读者用批判性的眼光审视所有叙事。”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