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人物’ Category

亚太图书的背后——林利国理想主义余温未尽

leave a comment »

邹文学   2018-3-25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林利国以坚定的眼光看着我们说:“这次的经历是我人生的转捩点。每次回顾人生历程的时候,当年那位号召公众支持木屋区居民反抗逼迁的马来大学生的样子,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林利国

亚太图书是本地颇有名气的双语出版社,34年来出版书籍逾千种,绝大多数是漫画版故事书,而创办人林利国本身更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见识穷困的含义

林利国在海星女中完成中学教育后,1972年进入新加坡大学(国大前身)社会科学系。那天接受《怡和世纪》访问时,她说父亲希望她能掌握双语,因此她进新大不进南大,无形中给她造成很大的学习压力,幸好她还能刻苦应付,在大学第二年时,在各方面都能赶上其他同学。

那时候新大的学生活动蓬勃,项目也多,她在大学第三年加入新大中文学会华乐队,从此扩大了生活圈子。

1974年第三学年开始,她参加学生会发起的赈济孟加拉水灾灾民活动,同学们穿街走巷,分组到多个组屋区收集旧衣物,活动也得到社会人士的热烈支持,几天内便筹集到42卡车的衣服。也就是在这次活动里,她结识了学生会主席陈华彪。

不久,邻国马来西亚新山市郊的达昔乌打拉地区,发生百多户马来家庭被迫迁的事件,因为发展商要把那里发展成高尔夫球场。她与一百多名新大同学前往支援村民,反对逼迁。

“那天,我真正认识到穷困的含义,他们拥有的算是什么住家!木板屋是那么的简陋破烂,而无良的建筑商还把屋顶拆除。我看到一大群马来妇女、老人和小孩,哭成一团,多么凄惨的景象,可是大批警察称他们为非法居留,还挥舞着木棍赶人。”

林利国以坚定的眼光看着我们说:“这次的经历是我人生的转捩点。每次回顾人生历程的时候,当年那位号召公众支持木屋区居民反抗逼迁的马来大学生的样子,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当代新加坡的“顽抗者”——访社运工作者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苏颖欣    2018-2-27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13569

范国瀚坦言,大部分新加坡人会认为,新加坡得以成为区域内最成功的国家,威权主义是推手,也是“必要之恶”。而像他这样的“顽抗者”,在当代新加坡不仅要面对庞大的国家机器,或许更困难的,是面对无法理解民主社会“顽抗”之必要的舒适公民。

他今年37岁,成长于新加坡经济起飞的1980年代。那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治理下的岛国,从“第三世界”向“第一世界”迈进的经济关键期。同样在1980年代,新加坡华文教育在英语至上的政策下面临困境,由新马华人合力筹建的南洋大学走入历史;而李光耀力倡的“讲华语运动”进一步让各籍贯方言没落,也连带影响整个大马华人社会的语言使用。

同样在1980年代,新加坡政府发动1987年“光谱行动”,在内安法令下逮捕22名被指控有“马克思主义颠覆阴谋”的新加坡公民。当然,当时只有7岁的他,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和许多新加坡人一样,在正规教育体制下成长的他,也不会知道“光谱行动”背后的故事。然而,30年后,他却辗转因“光谱行动”而被政府提告。

他是范国瀚(Jolovan Wham),数月前被新加坡政府提控7项罪名,其中一项即是手拿“光谱行动”政治犯出版的《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一书,和其他8人在地铁上“无声抗议”。他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声援“光谱行动”政治犯的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

很快的,范国瀚成为当代新加坡异议分子的代表。政府在列数他七条罪状时,更给了他一个新的标签——顽抗者(recalcitrant)。范国瀚欣然接受,更在面子书封面照上洋洋洒洒地写上“fabulously recalcitrant”(惊人地顽抗),夺回话语权,不让政府专美。

一脸稚气的范国瀚,早已是社运老手。他说,自己早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我从事社运工作超过十年了,曾多次被传召调查,你不可能毫无准备。我家人知道我做的是高度敏感的事……所以当我到警局,他们说要逮捕我,我只说:喔,好的。”

一脸稚气的他,早已是社运老手。他说,自己早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阅读更多 »

陈清木将成反对派联盟召集人?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2-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18-955

这位政坛老将在下一届大选中,会不会继续和人民行动党纠缠不清?或许会,也或许不会,毕竟这当中还是有点“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尴尬。

陈清木 (商业时报)

两次与民选总统宝座失之交臂的陈清木医生似乎已从“总统梦”中醒过来,有意转向担任另一角色——培养政坛新秀的政治导师。

陈清木上周六(16日)应公民组织“新加坡的未来”(Future of Singapore)之邀,在国立大学发表公开演讲。在对答时间,这位退休国会议员自无缘参选总统选战之后,首次透露了个人未来的规划。他表明,目前不会组织政党,但很乐意栽培有意从政的人。

目前不组政党 有意担任跨党派政治导师

他说:“我会教他们打赢选战的艺术……我希望能当一名导师。我有知识、有信息。我知道新加坡是怎么运作的。”他强调,任何政党的人都可以找他,包括行动党的人,他要培养那些可以成为好议员的人,那些会把新加坡利益摆在首位的国会议员。他还透露,“有好些人已经和我接触了,我会和他们见面。”

现年77岁的陈清木过去代表人民行动党六次出征亚逸拉惹单选区,次次都以七八成以上的高票当选,战绩彪悍。2011年,他在民选总统“四角战”中,表现神勇,仅以0.34%的微差败给执政党属意的重量级人选、前副总理陈庆炎,让行动党吓出一身冷汗来。

今年的总统选举,陈清木老早表态要参选,但随着国会去年修宪改变民选总统制并启动“保留选举机制”,他也失去了参选资格。好些阴谋论支持者认定,行动党被2011年的总统选战成绩吓坏了,今年启动的“保留选举机制”其实就是变相的“防陈清木条款”,目的是要关上陈清木参选的那扇门。

下一届总统选举将在2023年举行,不论是否保留给少数种族,陈清木届时将是83岁高龄,英雄迟暮,廉颇老矣,恐怕早已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保留选举机制”真的是为了防堵陈清木,那这一记阴招确实有效。

“总统梦”碎后,陈清木不得不面对老年参选和当选几率不高的残酷现实。但看来他也不愿从此过上清闲的退休生活。往后即便不亲自披挂上阵,他也要改当一名在背后出谋划策的政治导师,继续贡献自己的余热余辉,通过栽培政坛新秀,将自己的政治理念传播出去。

扛起反对派大旗担任超然的“反对联盟召集人”?

不过,陈清木的拥护者明显有更高的期望,他们希望这位政坛老手能出面整合新加坡政坛的反对势力,由他来扛起新加坡反对派的大旗,充当类似超然的“反对联盟召集人”角色。当天演讲有约150人出席,好些人在提问时都表达了这个期盼。

陈清木表明目前不会组新政党,但他对未来选项持开放态度。他认为,新加坡的反对党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要打,“很多人都有强烈的自尊心,他们不会要放弃自己的位子。”不过,他也强调,如果所有政党都能走到一起,他不介意担任导师,“当你们的中立人士,看看你们能否取得谅解”。

嗯,虽然陈清木没有明确表明想要当“反对联盟召集人”,但上述这段句话是不是多少也透露出,陈医生并不排除当反对派阵营的政治导师?又或者说,如果反对党能够团结起来,他不介意当个中立超然的反对派阵营“军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9, 2017 at 11:11 下午

对话漩涡中的李绳武:新加坡不再需要一个李家的领导人

with 3 comments

李佳佳     2017-12-5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205-international-shengwuli/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决裂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身上。李光耀的精神价值和政治遗产,将如何延续?

2015年李光耀离世,时年30岁的李绳武曾因葬礼上发表的悼词备受关注,他的演讲围绕个人崇拜和政治遗产,视频在YouTube上获得65万点击。网上图片

今年六月,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一套老宅的处置命运,曾引发李光耀三个子女的争拗。第一家庭内部长达近一个月的唇枪舌剑,透过互联网赤裸裸地袒露于全世界的看客面前。

这场家族决裂的火焰燃烧到了第三代——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其弟李显扬之子,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经济学初级研究员的李绳武。今年七月,原在新加坡度暑假的李绳武,在个人脸书上转载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相关报导,并附上了《纽约时报》在2010年一篇关于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文章,在转发评论中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提出质疑。随即遭到新加坡总检察署的指控,称他涉嫌蔑视法庭。为此,李绳武提前返回了美国,因为担心可能会在新加坡被拘留。

新学期开始时,在与新加坡有大洋之隔的哈佛校园,记者见到了这个漩涡之中的年轻人。他远远走来,看上去清瘦腼腆,见到记者便扬起微笑,礼貌热情地打招呼,举手投足都颇有风度:“想喝什么?我去买。”这让人不禁想起他的祖父那个有趣的雅号——苏伊士运河以东最地道的英国绅士。

但举止斯文的李绳武最近面临很大压力。“短时间内肯定回不去新加坡了,但是无所谓”,他说,“很多人都回不到自己的祖国,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图:端传媒设计部

“我不能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道歉”

李绳武在那条脸书评论里写的是:“新加坡政府热衷诉讼,并且拥有一个容易被摆布的法庭体系。”不过,这条转发帖子的阅读设置仅限朋友,不能被公众浏览和转发。

新加坡总检察署致信李绳武,称他的脸书帖子是对新加坡司法系统“恶劣和缺乏依据的攻击”,涉嫌藐视法庭,要求他道歉并删除相关帖子。相关司法依据是新加坡议会去年通过的一项法案:任何恶意攻击司法部门的个人,可以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处以10万新加坡元(约7.4万美元)罚款。

李绳武并没有照做。 阅读更多 »

佘雪玲转投工人党 东海岸集选区活动

leave a comment »

新明日报/刘玮琳     2017-12-8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1208-817265

2011年大选,当时代表国民团结党的佘雪玲魅力十足,她在散场时与支持者握手,获得如明星般的接待。(档案照)

前国民团结党美女候选人佘雪玲转投工人党,在东海岸集选区活动,还撰写工人党创党60周年纪念特刊的部分内容。

在2011年大选中,马林百列集选区首次有反对党竞选议席。当时的团结党新星佘雪玲年仅24岁,大受年轻人欢迎,成为大选焦点话题之一,令团结党获得43.36%得票率。

佘雪玲在2014年宣布退出国民团结党后,一直在泰国曼谷发展事业。不过,在上届大选前,她公开在面簿夸工人党的何廷儒是一位聪明的人,并表示欣赏工人党的“明确程序”,要成为党员或候选人都有一定的程序,没有任何“快速通道”。

参与撰写工人党纪念特刊

《海峡时报》报道,佘雪玲在2015年大选后,就加入工人党当义工,今年初开始与工人党走访东海岸集选区,在勿洛分发食物给居民。据知,她也参与工人党为创党60周年推出纪念特刊的部分撰写工作。

工人党在上届大选的东海岸集选区团队由原非选区议员严燕松带领,队员包括贝理安、吴佩松和法洛兹。

对此,工人党昨证实佘雪玲是该党义工,而佘雪玲则不愿受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8, 2017 at 4:26 下午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卸任 曾是“外国代理人”黄靖的上司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1-6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106-733

据媒体报道,马凯硕在写给学院的一封信中说,他退休后的计划是,“拿九个月的学术长假,以扩大和深化我的研究和写作领域”。马凯硕也说,他将“把重心放在新事业上,花更多时间阅读、思考和写作”,以便把写作“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级”。如果马凯硕所言属实,他只会话更多、写得更多,粉丝不用担心他从此封口封笔。

(每日新闻)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在今年底退休。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新闻较多。马凯硕退休不算大新闻,最具爆炸性的是,该院的外国籍学者黄靖在8月间被指为是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而被迫离境,永久不得入境。

年底卸任院长一职 2019年完全退休

据早报网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是在今天(6日)下午发文告宣布,69岁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将在今年12月31日卸下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一职,他担任院长已有13年之久。国大将开始物色新院长人选,并从明年1月1日起委任代院长。另据《海峡时报》报道,马凯硕会继续担任国大教员,直到2019年完全退休。

马凯硕为新加坡外交服务33年后,于2004年8月受委担任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他为新加坡外交服务期间,曾被派驻柬埔寨、马来西亚、华盛顿等地,并二度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出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

马凯硕和他所领导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两度分别因为“小国外交姿态”和“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而成为城中热门话题。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8月爆出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

8月初,该院特聘讲座教授黄靖被指是一名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都被取消,必须在限定时间内离开新加坡,且永久不得入境。因为上诉失败,黄靖和妻子在9月6日的期限之前,已经收拾包袱离开新加坡。

黄靖原籍中国,毕业自四川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拥有复旦大学历史学硕士和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和太太都是美国公民。

黄靖将“保密信息”提供给学院“一名资深成员”

黄靖被指有意识在暗地里推进另一个国家的议程,包括提供“保密信息”给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名资深成员”,希望后者将信息转达新加坡政府。内政部没有说明,黄靖是为哪一国充当“代理人”,也没有说明“保密信息”到底是给了哪一位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资深成员。这两道谜题外界一直都在猜,但估计那些爱当神探的网民已经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拼凑出自己心中的答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7, 2017 at 11:58 上午

刘程强和林瑞莲的工人党之路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早报/林心惠     2017-11-3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1103-808190

本地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并推出新书《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也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多名党员的访谈内容,包括他们为什么加入工人党,彼此的合作方式等。以下是新书节选:

刘程强

加入工人党的原因

我加入工人党时是一名老师。我是接受华文教育的,O水准和A水准英文都考到F9。在那个年代,如果你不会讲英语,你就是受华文教育的。由于英文是行政语言,人们以为受华文教育的人不聪明,因为他们不能用流利的英语沟通。我很清楚许多同龄的人不是不聪明,只是刚好他们读的是华校。就是这样的背景令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在自己的国家会视为二等公民?

我是南洋大学最后一批学生。政府当时决定关闭南大,让南大和新加坡大学合并。在那之前的一两年,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应历史学会的邀请给本科生发表演讲。我还记得他当时说‘一等大学都在英国,例如剑桥和牛津。新加坡大学是二等,南洋大学是三等’。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被羞辱了。我们知道我们不是三等的,我们只是因为接受华文教育,而无法用流利的英语表达我们的想法……

我成为老师时,(时任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吴庆瑞制定分流制度的报告出来了。分流政策令我忍无可忍了。我不忍心到课室里对我的学生说‘你得更用功’,但我知道这个制度将害死他们。学业成绩来成为衡量学生能力的标准,但许多学生的经济条件不佳,他们没有上补习班,或者他们得打兼职工帮补家用。这太荒唐了……那时真的忍无可忍了,我决定加入工人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