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国际关系’ Category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卸任 曾是“外国代理人”黄靖的上司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1-6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106-733

据媒体报道,马凯硕在写给学院的一封信中说,他退休后的计划是,“拿九个月的学术长假,以扩大和深化我的研究和写作领域”。马凯硕也说,他将“把重心放在新事业上,花更多时间阅读、思考和写作”,以便把写作“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级”。如果马凯硕所言属实,他只会话更多、写得更多,粉丝不用担心他从此封口封笔。

(每日新闻)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在今年底退休。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新闻较多。马凯硕退休不算大新闻,最具爆炸性的是,该院的外国籍学者黄靖在8月间被指为是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而被迫离境,永久不得入境。

年底卸任院长一职 2019年完全退休

据早报网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是在今天(6日)下午发文告宣布,69岁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将在今年12月31日卸下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一职,他担任院长已有13年之久。国大将开始物色新院长人选,并从明年1月1日起委任代院长。另据《海峡时报》报道,马凯硕会继续担任国大教员,直到2019年完全退休。

马凯硕为新加坡外交服务33年后,于2004年8月受委担任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他为新加坡外交服务期间,曾被派驻柬埔寨、马来西亚、华盛顿等地,并二度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出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

马凯硕和他所领导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两度分别因为“小国外交姿态”和“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而成为城中热门话题。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8月爆出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

8月初,该院特聘讲座教授黄靖被指是一名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都被取消,必须在限定时间内离开新加坡,且永久不得入境。因为上诉失败,黄靖和妻子在9月6日的期限之前,已经收拾包袱离开新加坡。

黄靖原籍中国,毕业自四川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拥有复旦大学历史学硕士和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和太太都是美国公民。

黄靖将“保密信息”提供给学院“一名资深成员”

黄靖被指有意识在暗地里推进另一个国家的议程,包括提供“保密信息”给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名资深成员”,希望后者将信息转达新加坡政府。内政部没有说明,黄靖是为哪一国充当“代理人”,也没有说明“保密信息”到底是给了哪一位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资深成员。这两道谜题外界一直都在猜,但估计那些爱当神探的网民已经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拼凑出自己心中的答案。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7, 2017 at 11:58 上午

新加坡需要中美友好关系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11月5日第31卷44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8989875181&docissue=2017-44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时表示希望中美保持友好关系,不但为特朗普访华之行铺垫,也是新加坡的生存之道,同时让亚洲各国不用在中美之间靠边站,被两国争霸波及,损及国家的核心利益。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欧新社)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访问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他坦率地提到,新加坡希望美国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有助亚洲与世界的和平。他也带来礼物给美国,宣布购买美国波音客机三十九架,包括二十架七七七和十九架七八七,为美国创造至少七万个就业机会。特朗普对于新加坡购买波音客机表示感激,也对这位周旋于中美之间的华裔政治家给予极大肯定。

李显龙在此时此刻访问美国,正是北京十九大闭幕的重要日子,也是新加坡与中国外交破冰之后的重要时刻。这个城市国家近年曾与中国外交关系陷入寒冬,装甲车在香港被扣,只是冰山的一角。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被视为站在美国的一边,也因此触怒了北京,进而导致北京的反弹。但随后李显龙于月前访问北京,极力修补关系,不要让他父亲李光耀当年辛苦经营的中新特殊关系付诸流水。

中新关系特殊,不仅是因为新加坡的七成人口是华裔,也因为新加坡的建国,与台海两岸都有渊源,新加坡的空军基本上是台湾的退役空军将领参与创建,新加坡的部队在宝岛训练,称为“星光计划”,而新加坡早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就投资苏州工业园区,在管理方法与国际人脉上,提供重要的灵感。

但最让全球华人瞩目的,还是新加坡为两岸关系搭上了一道横跨台湾海峡的政治桥梁。一九九三年,汪道涵与辜振甫在新加坡会谈,轰动全球,也让两岸的和平关系奠下了重要的基础。这也显示新加坡的独特地位,具有被两岸信任的特色。而在二零一五年间,习近平与马英九的高峰会谈也在新加坡举行,打破两岸的僵局,也让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都感念不已。即使到了这次中共十九大,习近平在三个半小时的演说中,还特别提到“两岸领导人的会晤”,就是指二零一五年的“习马会”,展示北京对于“老朋友”都不会忘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27, 2017 at 3:02 下午

时隔一年再访美,李显龙设“小目标”

leave a comment »

解放日报/安峥     2017-10-24
http://www.jfdaily.com.cn/journal/2017-10-24/getArticle.htm?id=43728

李显龙的愿望清单可以从双边、多边两个层次看。双边领域,李显龙希望通过此访强化两国战略伙伴关系,这是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基石。购买飞机等都是他迎合特朗普“美国第一”政策而采取的对应行动。多边领域,新加坡也被称为东盟“大脑”,它希望美国加强在东南亚的存在。

在旋风式访华一个月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如期访美。当地时间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与他举行会晤。

去年8月,李显龙访美时,奥巴马总统称赞新加坡为地图上“影响力很大的小红点”。今年,李显龙故地重游,接待他的已换成一张曾批评新加坡抢美国人“饭碗”、果断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抛弃”亚洲小伙伴的新面孔。这颗远隔重洋的“小红点”还能在美国的外交仪表盘上继续闪烁吗?

新加坡有心理落差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访美设定的目标很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如是评价,“和特朗普总统握手合影、以正面形象登上新加坡媒体头条以及签署价值上百亿美元的波音飞机合同——只要在待办清单上打这三个勾,李显龙就认为访问成功。”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副教授米歇尔•巴尔指出,除了上述三件事外,此访任何愿望都充满挑战。

这是李显龙继去年8月后,第二次以新加坡总理的身份访美。去年在美新建交50周年之际,他以30多年来首位到访新加坡总理的身份,受到奥巴马摆下国宴的礼遇。有评论称,这是小国新加坡的莫大荣耀,意味着它在美国眼中的战略地位堪比亚太大国。

有分析称,长期以来,新加坡可以说是美国在亚太的“耳目”和“喉舌”,两国之间战略协调相当密切。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指出,一方面,美国将其视为信息获取和情报分析的窗口,制定亚太政策时会咨询其领导层和智库的意见。另一方面,美国一定程度上通过新加坡向外传达政策主张。新加坡主办的一年一度“香格里拉对话会”也把美国防长作为首场会议的首位发言人。可以说,新加坡在对美战略劝说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但是,自特朗普上台后,新加坡似乎感到些许落差。“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重视度似乎不那么充分,美新战略沟通并不频繁,”周士新指出,“两国既有优势并未得到充分发挥,美新‘2+2’对话也未能举行。在这个背景下,新加坡希望继续维持战略上密切沟通的关系,继续游说美国在亚太的重要性。” 阅读更多 »

中国媒体眼中的新加坡李家风云

with 2 comments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7年10月29日第31卷4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8400925375&docissue=2017-43

在中国官媒有关李光耀故居风波的报道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形象倾向负面。中国评论圈子则延伸至对新加坡管治模式大辩论,也有不少人称赞李显龙危机处理手法高明。而在爱国主义盛行的中国互联网,相关讨论往往批判李显龙的外交立场。

自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南海仲裁案表态,与及发生香港扣留新加坡装甲车事件,两国关系出现明显改变,中国舆论、网民对新加坡的评价也有根本逆转。《环球时报》主编与新加坡驻华大使的数轮笔战,普遍被视为两国关系转捩点;中新双边高层会晤多次延期,则佐证了关系大不如前。李显龙一家却在不久前出现罕有的家事纠纷,中国朝野如何评价,令人颇有启发。

这场风波的导火线是李光耀故居的处置问题。李光耀本人一直希望,自己的故居在去世后拆除,以防止个人崇拜风气,与及对发展房地产树立榜样,这也符合李光耀一生提倡的务实作风。有新加坡朋友曾打趣说,假如他知道自己的丧礼令不少新加坡人排队大半天去鞠躬,定必对“降低国家生产力”表示遗憾。

六月中,李光耀次子李显扬、女儿李玮玲在Facebook公开发文,批评兄长李显龙“滥权”,试图违背李光耀遗愿保留故居,以作为自己享有的政治遗产一部分。这还可算是家事,岂料二人进一步指控狮城政治体制,认为兄长“个人滥权”,有将狮城“封建王朝化”的危险,更指李显龙种种举措实质是为自己的儿子李鸿毅接班铺路。随后,李显扬更表示迫于压力出走新加坡,因为李显龙的作风就像“老大哥”;李显龙则发布视频,就家事影响公众公开道歉,并将事件破天荒提交到国会质询。假如当事人不是李显龙弟妹,而公开发表这类评论,新加坡政府已很可能控告他们诽谤;李显龙也说是基于兄弟之情,才没有控告,但狮城政府依然控告李显扬儿子的言论“藐视法庭”。除了这些指控的政治含义,由于李光耀曾提倡儒家价值观,“第一家庭”却未能“齐家”,也颇有讽刺意味。

关于本案对新加坡的影响,我自然不是专家,也无从分析,但观乎中国各方反应,则或可视作一个大观园。中国官媒报道此事时,都不会添加带有明显导向性的评论,只当作一般国际新闻报道,不过篇幅明显比“正常”关于新加坡新闻的比例高,新华社、《环球时报》等都进行了连续追踪,篇幅多包括李显扬、李玮玲对兄长的指控,而直至李显龙公开发表道歉视频前,中国媒体对李显龙一方的立场只是略微提及。值得留意的是,在新华社报道中,专门引述“新加坡华文媒体人观点”称,狮城民众对于事件“非常震惊、难过甚至愤怒”,虽说是引述性评论,但倾向性也不言自明。综观有官方背景的中国媒体报道,李显龙在事件的形象明显倾向负面。 阅读更多 »

李显龙访中不影响台星关系 李大维:星光计划一切照旧

with one comment

苹果日报/符芳硕     2017-10-2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1002/1215179/

外交部长李大维。赵元彬摄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上月下旬访问中国,外界关注是否影响台星关系。对此,国民党立委江启臣今在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询问外交部长李大维,是否会影响我与新加坡的“星光计划”军事合作?李大维回应,星方已有传达讯息,“总而言之就是一切照旧”。江追问,星光计划不受影响?李说,“这是对方告诉我的”。

李大维表示,李显龙访问中国,显示星国认为对中关系重要、中国大陆也认为星国是华人社会典范,彼此都很有兴趣。江启臣问,先前两国关系不佳,本次有修补意味,且星国国防部长也随行,与中国国防部长见面,并协议启动下一轮陆、海军双边演习,是史无前例,是否影响新加坡与我的星光计划?李显龙访问后,星国是否用任何途径对我说明?

李大维说,“有,但内容不便多说”。江启臣问,是否简单说明,“让大家安心一下”?李大维说,“确实有来我办公室,总而言之,星方讯息就是一切照旧。”江追问,“所以星光计划不受影响”,李说,“这是对方告诉我的”,江又问,确定吗?李说,“对”。

此外,江启臣也提到,11月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川习会”后,美中是否可能签署第四公报?李大维说,“就我们的了解,这次访问后,应该不会发生”,但外交部对未来一个月内的蔡英文总统国庆谈话、中共19大、川习会、APEC等事件,已做好最糟糕状况推演,已经和蔡总统及行政院长赖清德说明,但不能公开说明,“总不能帮(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出点子”。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2, 2017 at 4:33 下午

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坚守与调整

leave a comment »

王江雨(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2017-9-28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4500

李显龙9月访华之旅非常清晰地印上了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传统色彩,即在中美之间游走,发挥特殊作用。

2015年新加坡建国之父李光耀去世的时候,笔者曾撰文论述新加坡“小国大外交”模式的基本特点,及其在后李光耀时代可能面临的困惑和挑战。在该文中笔者断言,“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依然会坚持实用主义的外交政策,但是在具体方向上,也许会进入一段困惑时期,最主要的是,随着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落,新加坡在地区和国际上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难以做出非黑即白的判断,也不能轻易决定站在哪一边”。

过去两年来围绕新加坡外交所发生的风波和争论,基本上没有背离笔者当初的判断。李光耀之后的新加坡外交政策很快驶入了一个风高浪急的未知水域,高烈度地考验新加坡领导人对新的复杂局面的应对能力。这个考验主要是针对两个论题:第一,新加坡如何在大国博弈中——尤其是在中美之间——自处?第二,在更广泛地意义上,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在这个仍具有丛林性质的世界上如何展现自身的外交姿态?

南海、国际法和中美博弈

2016年南海仲裁案裁决发布是新加坡与中国之间具有转折意义的一个重大事件,它将新加坡这个岛国置于建国以来少见的需要选边站的艰难而尴尬的情势之中。在这之前,新加坡与中国维持了几十年的基于友好合作的密切关系,中间虽偶有龃龉,但都算是昙花一现的矛盾。2015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和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作为海峡两岸的领导人选择在新加坡会面(即所谓的“习马会“),代表中新友好互信的一个高峰。习马会面,其中既有内战历史旧痕,又有国家统一的当下问题,完全是中国内部事务,而双方领导人同意在陆台之外的第三地新加坡见面,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交换意见,这毫无疑问彰显了中国官民各界对新加坡非同寻常的信任和认可。

但一年之后两国关系就有了风云突变的迹象。2016年7月12日,设立于海牙常设国际仲裁法院的一个仲裁庭就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的纠纷做出了有利于菲律宾的最终裁决。中国对这个仲裁案的立场向来非常明确,即“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裁决出来后,相关各国但表态为各方所关注。作为南海非声索国的新加坡,通过其访美的总理李显龙称裁决对各国但主权声索作了“强而有力”的定义,新加坡外交部也敦促各方充分尊重相关的法律和外交过程,但并没有强烈要求中国执行裁决。不管怎样,新加坡的声音在中国社会引发了极大的不满,这也是中新两国关系在过去一年转向紧张的主要原因。 阅读更多 »

马新经济竞争 合纵连横微妙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10月1日第31卷3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5965647591&docissue=2017-39

中马合建铁路,中新两国也合营码头。大马依赖中国来与新加坡竞争,陷入利益冲突。

马来西亚交通部在八月间大动作,请来首相纳吉为东海岸铁路计划主持动工仪式,并豪言要让这条铁路取代新加坡港口,成为中国货轮破解马六甲困局的门口。根据大马勾画的美景,这项由中国融资的战略计划,到了二零三零年,预计每年可让五千三百万吨货物使用这条铁路,成为马来半岛东岸和西岸的主要交通。到时货轮在位于马六甲海峡的巴生港口卸货,然后由铁路把货物拉到东岸面向南中国海的关丹港口,货轮不需要经过新加坡就可直达中国,提前实现泰国克拉运河的梦想。

大马一直把新加坡视为最直接的竞争者,从马哈迪时代至今,都希望能取代新加坡成为区域经济发展老大。中国的崛起为大马创造一个取代新加坡的机会,借着靠拢中国及积极配合一带一路的推行,中国资金源源不断地涌进大马,东海岸铁路及马六甲海港建设成为中马的战略合作项目。中国希望通过大马对基建的需求让资金、技术及材料走出去,大马则希望借用中国庞大的财力及先进技术,大幅度带动国家经济发展以取代新加坡。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忍的。在大马频频动作之际,狮城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选择不太花钱的策略,不大搞基建,而巧用纵横之术,以国际联盟轻轻化解大马“战略基建计划”,让大马措手不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5, 2017 at 9:0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