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府行政’ Category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5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20-6-1

由于新加坡对不起客工,所以官媒就不断制作poverty porn来扳回一局。官媒说新加坡待客工如上宾,还要通过当事人现身说法,称被当贵族来服侍。如果有人告诉你:早在2011年联合国人权组织已经开始“关心”新加坡客工的人权,相信如今很多被洗脑的新加坡人一定不信,因为他们都被poverty porn弄爽了。

上上个星期天,蓝云舟说:那些要政府向客工道歉的在野人士是“预设了政府不想展开检讨的立场”——那好,我们就来谈谈:为何会得到这个结论的逻辑问题。

根据“专家”对本地政坛的观察,来届的大选投票最早会在7月初举行。那么在大选期间,这个“疫后时期”,人民行动党会在群众大会上公开承认:1、他们仗着17年前抗沙斯的经验,小看了新冠病毒,一时麻痹大意种下了祸根吗?2、还是他们施政失当,未能保障客工居住环境,过后如张素兰所批评的:所有的举措只是在砸钱“灭火”?3、亦或者连官媒也认为有必要检讨的客工政策;《联合早报》社论说:“过去这些年来的实际情况是,客工人数越来越多。截至今年3月,在本地持工作准证的客工就多达72万,此外还有20多万女佣。如果加上拿就业证的外籍员工,人数还要加倍。”老吴(老番颠吴俊刚,下同)也说:“我国客工宿舍的冠病疫情早已成为国际新闻……据报道,正规的客工宿舍有43个,加上其他类型的宿舍,住宿总人数达到约32万3000人。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如果分散居住,可能需要两个宏茂桥组屋区。我们由此多少可以想见宿舍群居的密集性,这也正是疫情迅速在各宿舍传播的主因。”——贫尼想没有政客会这样笨:自曝其短,揽功还来不及,哪会害自己减分?

当然,如副总理王瑞杰所说,尽快大选可以共同商讨未来5年、10年的问题。因此上也可以看出他们不想被“抗疫不力”这个罪名扯了后腿;乘着兵荒马乱,过了海就是神仙。可不可以说:是不想被检讨才会加速大选滴。

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社长李慧玲“失惊无神”突然写了篇《今天我们是种树的人》,说穿了还是为执政党揽功。她要“鼓励国人多了解储备金机制”,好像“储备金机制”是新加坡的独特发明,别的国家都没有!就是要国人感激执政党和“先贤”嘛,也太cheap了。但是看官们想过没有,要不是4G领袖把抗疫搞砸,又何必实行/延长“阻断措施”,动用那么多的储备金呢?(人家台湾就没实行过一天封禁)是不是一体的两面?老吴说“我国客工宿舍的冠病疫情早已成为国际新闻”,外国媒体还真的不给面子,有篇《德国之声》的文章标题就叫做《再拿百亿美金 新加坡进入”大撒币”模式》,“撒币”所为何来?就是办法用尽,看形势不对,只好拿钱收买人心了咯。所以“撒币”也是执政党决定的,如果可能的话,应该也要面对检讨。 阅读更多 »

被取舍的是谁?新冠肺炎疫情与新加坡神话的破灭

leave a comment »

庄嘉颖(新加坡国立大学、哈佛燕京学社)    2020-5-19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5269

新冠状病毒肺炎的流行传染,给新加坡带来不少教训,它需要学习面对国内外的各种声音,包括对有权、有势、有钱、有利的人和组织提出批评的言论。新加坡社会和政府务必改进集体讨论和评估事情优劣的能力,不能停留在因为意见不同,或者对不喜欢某人或某机构,而习惯性先贬损、蔑视和屏除,避开认真讨论。

近几周,附有官方色彩的新加坡主流媒体经过不同语言,刊登了一系列有关贫富悬殊的文章。这些文章无疑是反应包括低薪移工在内的弱势群体,在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不成比例承受的经济冲击、公共卫生压力和其他挑战。在新加坡工作和居住的低薪移工,住的不是许多游客眼中光鲜亮丽的旅馆,或整洁的政府组屋,而是经常壅挤、骯脏的移工宿舍。面对现况,星国社会上下响应了需要对彼此更加“和善”、有“善意”的诉求。类似要求在当下再适当,仍然无法解释疫情下产生的种种问题,在所谓先进的新加坡,会变得如此严峻。

或许,这与新加坡人向来对于被要求接受各种社会、政治、经济“取舍”而产生的盲点相关。在开始讨论“和善”和“善意”之前,新加坡社会可以问一下自己或委托他人为做出的各种政策和法律选择,与今天处境之间的关系。这种反思或许有助于社会改进决策程序和参与过程,找出疫情后希望达到和避免的不同的结果。至5月初,新加坡有两万多宗新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和十几名死亡案例,使迫使人民行动党政府实施“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封城计画。整个事件揭发了星国高效率、高功能治国方式神话背后的限制,表明新加坡向来熟悉的菁英治理制度,还是有不少进步的空间。

城市中的隐形人

密集在移工宿舍的新冠状病毒肺炎案例,凸显了低薪移工对新加坡经济和社会的关键。许多新加坡人引以为荣的象征,如光鲜亮丽的高楼、整洁的街道、繁忙的港口和造船厂、甚至干净的厕所,其实都是移工劳力的成果。一般新加坡人却长期无视在身边劳动的这一群人。处处可见指移工享有第一世界国家的环境,处境比他们家乡来得优越,即使待遇和生活条件欠佳、染病,也只能怪他们的自愿选择等言论。这些带有歧视的观点忽略了移工与新加坡人生活在一起,分享的医疗资源、基础建设和生活物资,忘了只有整个社会获得保障的情况下,才有办法顾到每个人的人身安危。

假如新加坡经济在疫情过后,依旧依赖移工,新加坡社会就务必比移往更加关注这群人所享有的待遇。移工必须在有关他们的议题和决策上,拥有充分的主动,以及实质、活跃参与和发声的空间。唯有在这样的前提下,移工和新加坡社会才可能有应当的基本保障。

新加坡人和政府也必须了解,忽视公民社会组织和独立媒体造成的风险。移工和这些团体在近十年内,多次向官方和民众响应移工的居住条件、工作环境、和其他权益缺乏保障等问题。就今年3月底,民间移工团体TWC2(Transient Workers Count 2)才投书给流媒体《海峡时报》,指出许多移工宿舍因为壅挤、清洁状况恶劣,大大提升了新冠状病毒肺炎爆发的风险。不到两星期后,移工宿舍果然发生了流行感染。很遗憾,这些公民社会团体和独立媒体机构,却长期在新加坡被视为不知感恩,带有罪恶的麻烦制造者。

国际组织一样因为移工居住和卫生条件不佳,多次向新加坡官方提出过警告。新加坡政府的回应中,甚至承诺自己会改善情况。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下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现象特报员2011年对新加坡的报告,以及2011年和2016年的联合国人权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个别都对新加坡低薪移工的生活状况和权益提出关切。新加坡官方回应中,强调了移工满意度调查、法律机制、和改善现况的允诺。在这些公开、对外场合,新加坡官方也很好奇地表示对非政府组织在移工议题上扮演的正面贡献。 阅读更多 »

We?—李显龙应该说清楚何晶是不是政府成员之一

with 2 comments

否极泰来     2020-5-20
https://pijitailai.blogspot.com/2020/05/we.html

请李显龙解释何晶在脸书中的“我们”(We)是什么意思?这个“我们”是不是政府?那么,为什么不是政府成员之一的何晶可以自认是政府成员之一?作为平民百姓,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用“我们”来代表政府,误导民众?

(难怪,市面上这么多诈骗代表政府的“我们”)

We don’t take for granted their kindness and public spirit in volunteering –

We pay them properly, and yes, we will pay them higher than for easier and safer jobs.

Yes, we teach them to keep safe,

很显然的这个“我们”(We)是指政府。因为钱是政府给的。工作人员是政府培训的。政府也确保自愿人士的安全。为什么何晶的口气却像是她就是政府,她似乎比更多政府官员知道政府要做什么?也或者她是影武者,在下指导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0, 2020 at 3:20 下午

发表在 政府行政, 政治制度

Tagged with ,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3

with 4 comments

李莫愁    2020-5-10

对于政府高官来说,廉价劳工就是一件工具、一组经济数目,一批让政府也分一杯羹的人头,的确有“隐形”的意思。但对于一般人来说,我们在社区早晚都相见,和我们一起挤公共交通的客工,何时有过隐形的感觉?甚至莫愁会觉得他们都是极驯良的一群,街头巷尾遇见都主动打招呼,道早、午、晚安,在公共交通上,不敢不让座等等。只有像何惜薇这类报馆高层,拥有私家车、住公寓,才会对“外来者怀有歧视心理。大家难道不欠百万余名客工一句对不起?”

不喜欢担责的人当被逼到墙角的时候,最高招就是拉一众人等下水,找人垫背。何惜薇最近大概没读《海峡时报》,人家在5月7日已出现一篇评论文章,指责国人不应“虚伪”地把所有责任都怪罪在政府身上,全体国人都应对于客工当前处境道歉,因为“我们要所有东西便宜,以牺牲这些客工为代价。”第二高招就是比烂,他们说新加坡的客工够幸运了,比起来其他国家的更惨。《联合早报》的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政治)竟然拾人牙慧,实在有够“下衰”。

也就是说官媒为政府卸责有够不遗余力、前赴后继的了;随着“大疫当前的‘想不到’”,到“考卷各有不同”,到病毒也分贤愚,到全体国人应鞠躬道歉,实在是花样百出。随着韩咏梅、沈泽玮等大将diam-diam无声,这边厢,高官看情势不对,也纷纷退居二线,以协调员自居,好像对或错都与他们无关。

前人力部长陈川仁也加一脚,他说:不应把客工宿舍糟糕生活环境,与冠病疫情混为一谈。他举例,假设大学生继续留在大学宿舍,也可能出现大规模爆发。“如果人们住在密集场所,加上病毒传染的性质,会形成疫情爆发。”——结果《网络公民》(英文版)用一张照片,就揭破他的谎言:学生宿舍一房住两人,客工宿舍一房住12至20人。

何惜薇说:

要不是冠病,除了公民组织,大家仍把客工当“隐形人”,没什么人关心他们的饮食起居,甚至对这群每天在建筑工地撒汗水、半夜修马路、星期天还在清垃圾的外来者怀有歧视心理。大家难道不欠百万余名客工一句对不起?……这场冠病疫情,让我们不得不正视和处理好外劳政策与管理的问题。如果在经历这样的事件后,我们的邻避心理依旧,把客工当隐形人的作风依然故我,那我们确实应当好好道歉。

这现象在国际上也属少见,中美为病毒起源互相角力:一边祭出“战狼外交”,一边还以“替罪羊行动”,可见在这些超级大国的领导人眼中,这些都是份内的责任,无可推卸,只能“甩锅”。 阅读更多 »

无能却傲慢:公众抨击杨莉明处理客工冠病疫情不当

with one comment

作者:Redwire Singapore/Harold Chai    译者:新国志    2020-5-5
http://redwiretimes.com/cow-beh-cow-bu/incompetent-yet-arrogant-messages-flood-in-hammering-josephine-teo-for-foreign-worker-crisis/

杨莉明于2018年5月出任人力部长。

她有两年的时间来深入了解新加坡外籍工人的生活条件,并采取措施加以改善。新加坡外籍工人约有30万人居住在拥挤的宿舍里。

她彻底地、可耻地失职。

2020年2月,在第一个客工被证实感染新冠肺炎后,杨莉明被拍到与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巡视一间客工宿舍。

今年4月,该宿舍出现了一个感染群。

杨莉明有两个月时间处理冠病可能在拥挤的宿舍里爆发的问题。

她再次无动于衷,而这次失误造成宿舍客工的感染人数激增到一万多人。

她对接二连三失职的反应,表现在她最新的部长声明里——毫不掩饰的傲慢。

“我还没有遇到一个客工要求道歉。”

人们对这种轻蔑的说法的反应,说得客气点,是没礼貌的。

4月初,当客工宿舍出现感染群时,政府行动缓慢,只是在公众对客工宿舍肮脏的生活条件表示强烈抗议的几天后才开始重新安置工人。

在2月和3月之间,人道主义组织已经拉响了警报,说由于居住环境拥挤,这些宿舍可能成为感染群热点。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5, 2020 at 10:50 下午

“口罩无用论”破功 新加坡为何堵不住防疫破口?

with one comment

天下杂志/黄亦筠    2020-4-29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100059

4月2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宣布,新加坡式“封城”的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从原本的5月4日延长到6月1日。新加坡确诊人数破一万两千人,从全球防疫优等生落至疫情重灾区。亚洲唯一不戴口罩,还能被誉为防疫典范的新加坡,为何落到如此田地?这带给台湾什么教训?

“口罩无用论”破功新加坡为何堵不住防疫破口?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4月7日起,新加坡的560万国民,展开“口罩人生”。

像34岁在海运业工作的新加坡市民陈家喜,上街搭车,或去小贩中心外带晚餐,他忍着不适感与不习惯,都戴上口罩。

“新加坡人没有戴口罩的习惯,只有生病的时候去诊所看病,护士给你口罩,才会戴起来,”陈家喜语带无奈告诉《天下》,“现在不能不带啊,出门不戴会被罚300新币(合台币6 ,300块)。”

点开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脸书,大头贴早已换上戴着遮住口鼻的深色布口罩照片。

新冠肺炎年初爆发以来,新加坡一度成为亚洲唯一全民不戴口罩,还可以守住疫情的国家,一度引起国际媒体热议。然而,李显龙带头戴口罩的举动,无疑是宣告“口罩无用论”破功了。

迈入4月之后,当台湾仍在清明连假,新加坡就爆发严重的移工宿舍群聚感染,确诊数开始每日以破千的数量暴增,截至4月28日确诊人数突破1万4千人,死亡人数14人,每百万确诊人数已超过日本,成为亚洲重灾区之一。

从防疫模范生到亚洲重灾区

4月5日,新加坡政府宣布,发给国民免费口罩,规定除两岁以下幼童与户外激烈运动者外,外出一律戴口罩,没有配戴会重罚300新币,并在7日实施4个星期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类似“半封城”(Lock down),只开放“超市、小贩中心、餐馆、公共交通等基本服务”,学校改为远距教学,民众非必要不外出。

但眼看境内单日新增感染人数仍无法有效下降,李显龙在4月21日宣布更严格的阻断措施,并延长至6月1日。

新加坡央行预估,受疫情冲击今年国内生产毛额(GDP)将为负1%到负4%。

“很多人对延长阻断措施感到失望,尤其是已受到严重影响的企业和员工,但希望国人能够了解,长痛不如短痛,”李显龙表示。他的脸书持续放着戴着口罩的大头贴。 阅读更多 »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2

with 4 comments

李莫愁    2020-4-30

行动党高官把“全民防卫”公器私用,用来保护他们政权永续。而二丑们甘愿下作,出来遮挡、丢烟雾,甚至咬人;韩总说:“不管政府是不是‘搞砸了’,还是新加坡这张抗疫的考卷太难,还需要多一点时间慢慢破解,面对外来的批评其实都只是旁观者的意见。”——面对批评、责难,拖得了一时是一时……反正,疫情一过,谁也记不得当初的事了,还有人需要担责吗?

就在昨天(2020年4月29日)邻国《星洲日报》的《星洲网》把韩咏梅在《早报星期刊》的文章给登了出来,还冠以“本报特约”四字,前后才花了三天。而韩咏梅文章里头提到郑丁贤的《Cheng Hu 搞砸了,怎么办?》却不见《联合早报》特约转载,从文章发表至今,前后已经整整六天,这说明什么呢?

第一、新加坡的读者只能相信韩咏梅的一面之词,由她负责消化解读,她说了算。虽然报纸也不时转载邻国华文报章的文章,那都是时评马国政局,或者批评他们政治领袖的文章,一说到新加坡这一沓,马上就消音。

第二、《星洲日报》之所以选登韩总的文章,可能是基于“决定刊登此文,是想反映社会上不同的意见。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平台,让读者能有交流意见,包括接触对立意见的机会。文章所举的反驳、辩诘、责难,让人们有机会指出哪些是他们认为错误的观点,并且提出各种理由,让更多的人借此去思考反省。希望我们都能‘兼相爱,交相利’。让世人知道有人对新国抗疫的内心想法,也让持不同观点的读者有机会提出不同看法加以讨论。这有助于让社会大众审视自己的想法,并对事件曲直做出更好的判断。我们相信,通过表达及他人的诘难,才能慢慢接近真理。”(仿叶鹏飞语)——报格高下立见。

第三、叶鹏飞说得口沫横飞的“言论自由”,自己却不会做,宁愿把宝贵的版位让给那种迂回曲折给行动党高官圆谎的文章。新冠疫情爆发至今,舆论上已经出现不少评论新加坡政府防疫的文章,其中包括CNN、BBC、《金融时报》《南华早报》《亚洲周刊》《华尔街日报》等赫赫有名的国际媒体(其中《南华早报》有篇文章还是新加坡学者刘浩典写的),也少不了港台的一些媒体,当下都悄无声息地遭到封杀,平常倚赖官媒的国人一句都没听到。唯独《南华早报》的一篇报道《新加坡冠病1万4000多起,为何死亡病例那么少?》,马上如获至宝在《红蚂蚁》网页郑重介绍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30, 2020 at 2:34 下午

新加坡外劳宿舍最大感染群 移工心情无奈辛酸

leave a comment »

中央社/黄自强     2020-4-29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004290278.aspx

陈家喜指出,部分人认为移工在现今的资本主义社会里其实就是“幽魂”,每逢需要他们出来工作时便会出现,反之就很自然地消失。这种错误的认知如果长此以往,势必导致这群为新加坡打拼的移工继续处于被欺压、被剥削的处境。

新加坡武汉肺炎疫情蔓延,移工宿舍迄今是最大感染群,全面检讨移工待遇与环境实属必要,犹如沙丁鱼般狭小拥挤的居住空间,显现他们离乡背井打拚的无奈与辛酸。

这群移工为赚取更高薪资养家,多年来从印度、孟加拉、马来西亚、中国等地到新加坡打拚,多半在建筑工地、道路清扫等基础建设工程领域辛勤工作。

移工长久以来扮演新加坡重要劳动力角色,但随着武汉肺炎疫情蔓延,移工宿舍成重灾区,不仅是最大感染群,迄今确诊总病例达1万5641例中,他们竟占了逾8成病例。

新加坡目前有32万3000名移工居住在移工宿舍,其中包括20万人住在43个移工专用宿舍、9万5000人住在工厂改建的宿舍,部分移工住在工地临时改建的小型宿舍。另外,没有住在移工宿舍的也有66万4000人。

移工居住条件与健康管理也随疫情发展受到外界关注。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不仅批评宿舍卫生差,像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他们住在拥挤不堪宿舍,一个房间里住了12人,挤得像沙丁鱼般。新加坡应重视这种情况可能造成的问题。

长期关注并拍摄移工影像纪录的文字工作者沈宗佑今天告诉中央社记者,移工大约是16人到20人挤在一个房间内,共用卫浴设备与用餐,如此近距离的密切接触自然增加相互传染风险。目前政府利用隔离措施禁止移工进出,并检测健康情形,关闭休闲场所,开始把部分移工移置到如船上等更安全处所,抑或征用政府组屋(HDB)。

他指出,少数新加坡人或对移工存有负面印象,以为这些移工周末假日席地而坐谈天,在小印度群聚、乌节商圈或黄金大厦用餐,只会制造脏乱或有不良卫生习惯。更有甚者认为移工只是社会底层,新加坡既提供良好待遇,他们就不要抱怨住宿环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9, 2020 at 6:0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