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治制度’ Category

由议员管理市镇会是糟糕的主意

leave a comment »

杨南强 (政府投资公司前首席经济师) 译者:新国志    2017-7-27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lamkeong.yeoh/posts/1603924316349296

杨南强

由国会议员管理市镇会是一个糟糕的主意。通过设定几乎无法跨越的障碍,这个主意大体上只是为了有效地遏制反对派政治。

一个好的市镇会经理所需的技能同一个国会议员所需的技能完全不同。市镇会经理是管理大型公共和私人住宅区以及基础设施的房地产经理。它需要专业技术与经验,是拥有大量资源的法定机构如建屋发展局理所当然的工作。在国会议员或市长负起管理市镇会之前,管理全部组屋区的是建屋局。

建屋局与公共机构拥有专业知识及规模效益优势,组屋区居民应享受由它们管理组屋区的好处,而不是让组屋区的管理与对必需的基础设施的投资,受到短期的政治操作或选举周期内经验与资源欠缺的牵制。

另一方面,国会议员的工作基本上是代表选民在国会对政策和立法提出质询。要有效地肩负这项职责,需要全然不同的技能与大量的时间及资源。

议员同时还得确保选区居民的需求获得有关政府机关有效与妥善的处理,而不是让自己囿于管理庞大组屋区的棘手工作。尤其是如果他们必须复制之前的市镇会的管理系统,而之前的市镇会又拒绝与他们分享经验。更不用说是复制不同选区的行政资源。

最后同样重要的是,提供物业管理服务与基础设施的分配是属于公共物品(public good),不应该被当作政治工具。

对绝大多数公民来说,房子就是他们的净资产或终生积蓄。让其价值被一个控制负责上述工作的机构的强势政府绑架,不单侵犯公民的权益,也是为专制统治铺路。

同时,要相对缺乏经验但动机良好的反对党议员为任何管理不善承担财务责任(尽管议员能有效质询政策),实际上是提高了对反对党议员的要求。而把要求提得太高对公民没有实际益处。

公众因此两方面都吃亏:一是最好的公共房屋管理,二是政治代表性。

需注意,这是把双刃剑。如果有一天人民行动党变成是占少数的反对党,它将永远无法越过这道由它亲手建造,坚不可摧的巨墙,走出政治荒野。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7, 2017 at 7:42 下午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总统种族限制掀争议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13日第31卷3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1733663721&docissue=2017-32

新加坡即将举行总统大选,政府限马来族参选,以产生马来族总统,引发争议,被指暗中排挤与执政党不和的前老将陈清木,违背任人唯贤政策。现任国会议长哈莉玛呼声最高。

新加坡国会议长哈莉玛(图:新加坡报业控股)

八月在新加坡是充满国庆欢腾气氛的季节,处处可见红白两色与一弯新月和五颗星星的国旗飘扬,许多民众每年这时节总不免心中泛起从小就熟悉的“信约”誓词:“……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但今年这段话却被不少民众视为反讽,因为即将在九月份(日期待宣布)举行的总统大选,是一届只保留给马来族群的选举,也就是四大种族中的华族、印度族和欧亚族都不能参选。

总理李显龙在父亲李光耀二零一五年去世不到一年,就在执政人民行动党垄断的国会宣布要检讨民选总统制度,于是成立研究宪制的委员会举行公听会,提出几项重大建议,包括民选总统若经过五届没有某一少数族裔出任,下届就必须保留给该族裔参选;建议也大幅收紧参选者的资格要求,包括必须是大企业负责人,企业资本额的要求大幅提高,若来自公职部门,也必须是高层,任职时间也大幅延长。这些建议几乎都被内阁接受,李显龙在去年十一月也宣布听取了总检察长意见,将今年的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参选,国会通过修宪案。

这一决定引发持续至今的争议。新加坡自一九七零年第一任总统尤索夫死在任上后就没有马来族总统,但按新修宪法以五届没有某一族群就要保留的规定,国会将第一任民选总统认定为黄金辉,理由是他任内宪法已经改为民选总统,他也开始执行民选总统职务,因此从他开始算已经五届没有马来族总统。但黄金辉终其任期没有经过选举,从新加坡人的认知和各种文献,黄之后的王鼎昌才是第一任民选总统,曾任副总理的王鼎昌当年竞选的盛况和选情差点告急,至今仍是年长者历历在目的事,执政党的决定因此被民间不少人以阴谋论看待。

阴谋论认为,如果从王鼎昌算起,则五届没有马来总统的宪法规定,将在再下一届才必须保留给马来人,来临的这届继续是开放给各族的竞选,如此则对李显龙的党中央相当不利。因为与执政党中央已经翻脸的老将陈清木(在六年前选举前已按法律规定退党),早被舆论高度视为今年总统选举的强棒,他在六年前(总统一届任期六年)的选举中仅以微差败给现任总统陈庆炎。但他在党内多年树立的敢言和正直形象,被民间和反对派认为可以发挥制衡执政党的作用,因而受到期待。 阅读更多 »

“李家内斗”正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新政府:“荒谬”说法

leave a comment »

环球时报/辛斌,魏辉,苏静     2017-7-17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7/10988629.html

震惊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持续发酵。上周末,新加坡出现针对总理李显龙的示威集会,示威者打出“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民,而不是李家”的标语,要求对李显龙进行独立调查。大约400人的示威队伍放在别的国家或许不起眼,但在反对力量薄弱的新加坡既罕见又扎眼,受到诸多国际媒体的关注。

《李光耀故居争夺战演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这是美国两大报章《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日前两篇报道的标题,前者甚至引发新加坡驻美大使的抗议。

这场引爆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已经持续一个多月。6月14日,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和次子李显扬突然发表联合声明,指责兄长李显龙滥权,并意图阻挠他们履行父亲的遗愿,拆除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故居。此后,风波愈演愈烈,李玮玲和李显扬质疑李显龙试图利用父亲影响力“建立王朝”,双方第三代家族成员也被卷入其中。本月初,李显龙破天荒在国会辩论中答复议员的质疑。7月6日,李玮玲和李显扬发表声明,首次表示愿意私下解决纷争。

新加坡《独立报》网站15日称,李显扬的长子李绳武当天就李光耀故居争端在脸书上发文,表明李家纷争远未结束。李绳武在他的脸书账号上链接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文章,称此文为这起“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简述。他还说:“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道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然后,他链接了《纽约时报》一篇关于新加坡利用诽谤法对外国媒体进行审查的文章。 阅读更多 »

一党独大之下的李家闹剧

leave a comment »

黄婉玮      2017-7-7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60543/一党独大之下的李家闹剧

李家闹剧让我们见到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之下,国家与社会严重缺乏互动的事实。笔者想起提出“文明冲突论”的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有一句名言:“人类可以无自由而有秩序,但不能无秩序而有自由。”这句名言被支持东亚“威权模式”的学者和政治精英奉为政治道理,可是不能否认,有秩序而无自由产生的国家与社会的畸形关系,在东亚国家也比比皆是。

李家闹剧爆发后,社会舆论较多围绕在李家兄妹身上,评论谁较有道理,因此各方讨论的结果最后都还是回到“清官难断家务事”作为结束,而直接批评威权体制的社会舆论并不多见。

其实李家闹剧中促发一个很重要的思考点是“新加坡的价值”,李家兄妹的控诉书,也以“新加坡的价值观怎么了”为标题。只不过,他们心目中认定的价值观应该是指李光耀和整体的李氏家族,而李显龙政府此时此刻也在塑造新加坡的价值观,导致兄妹出现价值观分歧。

新加坡的价值观可以说是由李家塑造的。从李光耀所处的60年代,是新加坡的建国初期,为回应世界现实潮流的需要,而建立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李光耀为新加坡建立一套融合东方儒家秩序和西方法治精神的价值观,是应用于个人家庭、社会及国家各范畴,成为新加坡集体的价值观。而今李显龙所处的时代,是新加坡已经高度发展,也面对比以前更严峻的挑战。在国内,人均收入已经促成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可以跟政府分担公共领域的治理,也正是李显龙推动转型的时机,故此他的治国方式也在渐渐的产生变化,一些观察者已经发现他跟从前的政府有不同之处。

李显龙针对自己的家人,仁慈而不采取压制手段,放任对方恶言攻击政府团队的形象,乍看之下,似乎真的已经有民主化转型了。可实际上,社会的讨论是很涣散的,没有任何对政府和李氏家族形成压力的舆论,大多数的言论都跟随权贵家庭的言论,在两边之中选一边站立。 阅读更多 »

李光耀故居争夺战演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Richard C. Paddock     2017-7-4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704/lee-kuan-yew-house-singapore/
英文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17/07/04/world/asia/lee-kuan-yew-house-singapore.html

新加坡前任总理李光耀故居。他不希望在自己死后让这里变成一座纪念馆。

新加坡前任总理李光耀故居。他不希望在自己死后让这里变成一座纪念馆。(Edgar Su/Reuters)

去世两年来,新加坡没有为李光耀立纪念碑、雕塑,也不曾以他的名字命名街道。正是这个人将这个城市国家确立为现代国家,将它建成了一个能展现其观念的繁荣的窗口,这个观念就是有限的政治自由最适合亚洲的价值观。

现在,就他那朴素的住宅发生的一起充满怨恨的公开家庭纠纷,破坏了新加坡作为有序的威权主义典范的形象,同时也暗示出这个国家的政治未来存在着更深层的分歧。

李光耀三个子女中的弟妹指控他们的兄长、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滥用职权,违背父亲的意愿,执意保存故居。他们表示,他的目的是以此支撑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并培养自己的儿子,最终建立起一个王朝。

表面看来,这是一场不堪的财产争夺战,但因为这些指控演变成了一场国家危机,令外界质疑这个岛国的治理情况,质疑执政党连续58年统治的基础,以及这个国家选择领导人的方式。

在一个博客作者会因批评政府而入狱的地方,公开传播来自备受尊敬的建国家族内部的怨愤情绪完全是非同寻常的举动。

“这些是关于滥用权力、不按程序办事、任人唯亲和裙带关系的指控,”活动人士及新闻工作者韩俐颖(Kirsten Han)在一个很有人气的博客上写到。“如果是真的,它们肯定会颠覆新加坡精心塑造的纯洁无暇、不存在腐败的形象。

“此外,对新加坡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她继续写道,“它们会揭开‘A队’的真实面目,A队成员数十年一直让民众觉得他们是治理这个国家的最佳人选,实际上却正利用选民赋予他们的权力达成自己的个人目的。”

现年65岁的李显龙(Lee Hsien Loong)总理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并于周一在国会的一场特别会议上加以驳斥,上演了一出利害攸关的大戏。

“待这起不愉快的事件尘埃落定后,人们必定知道政府的运作是透明、公正和得当的,”他说。“知道在新加坡,就连李先生的故居和他的愿望都是接受法律管辖的。” 阅读更多 »

外国人对新加坡的误解

leave a comment »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编译:HannieSun      2017-6-26
http://www.weidu8.net/wx/1011149846955885
原文: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722865-city-states-success-offers-much-admire-little-emulate-how-foreigners-misunderstand

新加坡从来不缺少赞美之词。很多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都十分敬重它的建国之父李光耀:他抵抗着西方政治自由化的压力,把这个有“花园城市”之称的国家从第三世界带领至第一世界。卢旺达的铁拳总理保罗•卡加梅希望他的国家能够成为“非洲的新加坡”。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的追随者将他和李光耀相比较:坚强的意志以及对犯罪和腐败的零容忍。

近来,发达国家也开始关注这个岛国。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美国保守派电台福克斯新闻里就充满了这样的讨论:“想要放弃奥巴马医改计划?复制新加坡健康医疗制度的奇迹吧!”这个观点认为,新加坡的“医疗奇迹”的两大特征深得共和党的心——“赋予消费者权力和促进竞争”。一些强硬的脱欧派人士梦想把英国变成“泰晤士河畔的新加坡”:一个税收低、管制少的天堂,期待与欧洲进行自由贸易。可是,就像众所周知的盲人摸象故事一样,这些新加坡的爱慕者们都向往着新加坡令人称羡的方面,却忽视了全局。

从支持脱欧者开始说。英国的5600万人口,几乎是新加坡的12倍,分布在比新加坡大337倍的土地上。按欧盟标准,英国的税收和监管均较低。然而,与新加坡相比,英国仍然是个庞然大物。目前,英国最高的所得税率是45%,这个数字是新加坡的两倍;政府支出占GDP的38%,几乎也是新加坡的两倍。缩小英国政府规模意味着减少政府支出和对国家卫生服务部门进行彻底改革。选民会问责任何一个做出这样尝试的党派。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7 at 1:1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