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治制度’ Category

佘雪玲之后,工人党还需要什么?

leave a comment »

任千里      2017-12-12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12-925

反对党需要的是理念。那个理念的论述就是:“为什么健康正常的政治需要足够强大的反对党?”

2011年大选时,佘雪玲代表国民团结党(NSP)出战马林百列集选区,收获极高的人气。(联合晚报)

过去一周,本地少了比较严重的地铁故障新闻,媒体淡静不少。但是淡出鸟来的政坛却因为一位清秀佳人的动静,引起一阵小小骚动。

“佘雪玲旋风”引发各种联想

2011年在国民团结党旗下参选马林百列集选区的佘雪玲,被《海峡时报》指出她参加了工人党的基层走访活动,在东海岸集选区出现。虽然离开下届大选还有两三年,但当年的“佘雪玲旋风”有如武侠小说的江湖传奇,很快引起人们的各种联想,报纸纷纷跟进,网上的反对党支持者更是一片小沸腾,好像她计算选票已经领先一样。

但根据报道,佘雪玲还没有加入工人党,只是以义工名义出现。她上届2015年大选期间也被广泛关注是否参加某个反对党出征,结果是她自己选择留在场外。未来两三年,擅长创造人气的她要如何选择,如何进一步营造自己的形象,想必仍然受人关注。

“建设性反对党”理论愈发欠说服力

过去几年,工人党备受打击,除了持续不断的市镇会风波,党和党员的形象也越来越受批评,甚至让支持者感到失望,包括对待社会上异议人士的处境,社会大众关注的各种课题,工人党竟然在很多时候都选择沉默以对。

工人党党魁刘程强。(联合早报)

作为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在野党,工人党近年来开始受到包括支持者在内——据说党内也有不满意见--的批评。过去刘程强所高举的“建设性反对党”“副驾驶”理论,出现越来越缺乏说服力的迹象。

工人党不相信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

这一低调而试图保持沉稳、甚至等于表态只要做老二的路线,过去几年并没有获得执政党的相对认可。从市镇会风波延续数年可以看出,执政党至今为止,秉持的其实是李光耀时代“没有义务扶持反对党”的理念,对任何可能茁壮的苗头都不给予机会。这在民主政治上,只要手段合法,大致就没有话说,能抗议的只是是否违背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问题就在于,挨打的工人党连这一套普世原则都不去强调,不去争取民众的认同,真奇哉怪也,莫非连他们自己也不怎么相信普世原则?

在很多支持者看来,工人党在民意相对比较成熟也敢于突破(或者“叛逆”?)的东部地区过关斩将,既有多年耕耘的因素,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运气。而其实长期观察就知道,工人党20年来对于民主人权和法制等课题的表现,是严重的营养不良。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中邪电车:保母国家也救不了的地铁事故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1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822489

新加坡政治有两个定律,第一定律是“星国政府不允许政治上有任何见缝插针的可能,势必要填补每个空隙,全方面控制所有的政治议程”;第二定律则是,任何“公民发起的动作都将遭到政府力量上不对等的强力反击”。
长久下来,这样的政治氛围造就了今日地铁的现况:即便发生再多次的地铁故障,有关当局都会以运输专业语汇来回应公众的疑虑;即便新加坡网民几乎把整个国家的创意都发挥在网路恶搞SMRT上了,但地铁照跑、人照搭、部长继续做、营运商继续赚。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旅客行程大乱。图/路透社

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就在上班时间9点前的尖峰时刻,新加坡东西线的端点站——裕群站(Joo Koon)——发生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地铁碰撞意外”,造成地铁系统停摆,多处站点挤得水泄不通——“又来了”。

新加坡地铁频频故障已经不是新闻,但这次却让星国人民跌破眼镜,因为地铁列车相互碰撞这种事情,已经超过容忍范围。

事故的发生是因为一辆在裕群站故障的列车正在进行检修,后方列车先是按照预期停驶在故障列车后,随后不知什么原因,竟突然向前移动,直接撞上前方故障列车,乘客因站立不稳而在车厢内跌倒碰撞,造成包含检修人员两名在内,一共28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有骨折与关节脱位情形,需要留在医院观察。

事发后,《联合早报》和多家媒体欲到裕群站月台进行连线,却纷纷被新加坡地铁(SMRT)站务人员以“地铁站内禁止直播”为由,驱赶到楼下车站大厅;而离开医院的受伤维修人员,也拒绝接受采访。SMRT以其一贯大事化小的风格,试图扑灭所有可能的公关危机,但殊不知,这样的处理方式,正是新加坡国民最无法接受的公关方式。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p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图/路透社

负责东西线营运的SMRT与主管机关陆路交通局(LTA)召开联合记者会,指出事故原因是前方故障列车的保护软体因“误删”,导致信号系统误判此辆列车是一个三节车厢的列车,而非真正的六节车厢,使得后方列车系统误以为前方仍有空间前进,最终导致两辆列车发生“接触”(came into contact)。

不过,谁在乎是什么系统错误删除,SMRT和陆交局出来讲再多“菁英术语”,都无法压住新加坡人民对地铁系统不堪的怒火,媒体也纷纷在官方用语“接触”上,打了引号标题维持地铁“碰撞”(collision)。

晚间,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接受采访,脸面沉重而疲惫地向所有受到影响的通勤民众道歉,他说:

今天是可怕的一天。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阅读更多 »

深度剖析刘程强卸任工人党秘书长 对工人党和反对党有何影响?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2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1112-sg-work-party-low-thia-khiang/3881808.html

无论谁成为新任工人党领袖,观察家和党员认为工人党料将维持一贯作风,因为刘程强预测会继续在幕后给予意见,对党仍有重大的影响力。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照片:林慧敏)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上周投下震撼弹,宣布将不会在下一届中委选举中竞选秘书长。这除了意味着他将卸下担任了超过15年的秘书长一职之外,还代表什么?

《今日报》报道,虽然在党内这是意料中事,但对外界来说,许多人都感到惊讶。

毕竟刘程强宣布卸下党内的最高职,是在工人党陷入困难之时——三名议员即刘程强、党主席林瑞莲和助理秘书长毕丹星,被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以及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所委任的独立审计师起诉,以追讨工人党管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时因管理疏失,所造成的不当付款。市镇会所追讨的金额高达3300万元。

此外,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的工人党在上届全国大选表现乏善可陈,因此他们放眼在下届大选中反弹。

而对于其他政党来说,刘程强卸下秘书长一职标示着反对党的改朝换代。刘程强与前工人党秘书长已故惹耶勒南,和新加坡人民党的前波东巴西单选区议员詹时中一样,都是本地反对党标志性的人物。

不少观察家都将工人党的崛起归功于刘程强,因为在他的领导之下,工人党在国会的议席从一个增加到九个,当中包括三名非选区议员。他也带领工人党在2011年全国大选拿下阿裕尼集选区,这也是首次有反对党成功在一个集选区拿下历史性的胜利。

在他宣布卸任之后,对于这个继人民行动党之后本地最早创立的政党来说,要问的问题除了候任秘书长是谁、为什么现在卸任以外,还得关注他卸任后将对工人党未来的方向,及反对党将来的趋势带来什么影响。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2, 2017 at 10:40 下午

工人党要准备成为替代政府 新加坡有可能实现两党制吗

with one comment

姜擎天    2017-1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09-746

两党制的民主机制无法凭空运行,它不是靠选举一人一票就可以达成,而必须有一系列的配套。换一个说法,行动党在执政以来,特别是李光耀时代,已经奠定了一党独大体制的基础,遏制反对力量的壮大。只要一党独大体制继续,两党制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

谢静怡制图

配合工人党成立60年出版的《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的访谈,其中他多次使用了“替代政府”一词。

刘程强说:“我们已成功建立一个人才基础,让党采取下一步,进入下一个组成潜在替代政府的阶段。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党若要成立一个替代政府,首先必须拥有组织能力。你必须拥有以团队为基础的运作模式,一个人们可以运作的体系。这就是基础,而我认为我们具有这样的组织基础,让人们了解运作。我们有扩大规模的潜力,但这也取决于人民的支持程度。除非人民行动党变得腐败,否则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所以我们最终是否会成为一个替代政府,我不敢肯定。”

“副驾驶”策略奏效 获选民青睐

刘程强所领导的工人党之所以能够获得选民青睐,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副驾驶”策略,摆明工人党无意取代人民行动党,仅在国会扮演监督制衡的角色。他在访谈中再次强调了这个观点(“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这个判断是否继续有效,是决定工人党能否在他明年卸任后走出一条新路的关键。

新加坡不具备实现两党制条件 行动党控制社会重要资源

我认为领导工人党16年的刘程强的政治嗅觉还是敏锐的,新加坡人并不要行动党下台,除非它变得腐败。要取而代之,工人党首先必须先在国会赢得至少20席,能够提出不同于行动党的政策论述,并且推出影子内阁名单。唯有这些条件具备,才算是有了两党制的雏形,也才能讨论替代政府的可能性。但是,我觉得新加坡并不具备实现两党制的条件。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行动党的执政能力。尽管地铁丑闻开始暴露出体制的某些弊病,但行动党在长期策划和有效执行方面的实力还是有的。只要这个不变,新加坡人就没有要推翻它的动机。 阅读更多 »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10-5

悄悄5年过去了,郭木财那支笛依然在吹,可见是个勤奋或者能力的问题。看他随着吕德耀道歉,然后又随着许文远道歉,5年来个人银行户口是进账了千万,最后怎么会变成站在下属旁边,“监督”他人道歉呢?他在哪方面长进了?!行动党人向来只会怪罪底层的小兵小卒,故而把问责制破坏殆尽。

政治问责是个道德选项,其初衷就是认为居高位者必然有道德,故以“道德”求之,必获全面的报答。维基百科说:问责制(accountability)是代议制政府基石之一;没有问责制,就有可能造成社会长期不稳定。一个有问责制之政治制度,是政府必须尽最大之努力去对选民负责之制度。

然而,路人就说啦:像美国那样的一流民主不也是选出个三流的特朗普来。可见,问责制的致命伤就是上头的人没廉耻。如顾炎武先生所说:

古人治军的原则,没有不以廉耻为本的。《吴子》说:“凡是统治国家和管理军队,必须教军民知道守礼,勉励他们守义,这是为了使之有耻。当人有了耻,从大处讲就能战攻,从小处讲就能退守了。”《尉缭子》说:“一个国家必须有慈孝廉耻的习尚,那就可以用牺牲去换得生存。”而太公望对答武王则说:“有三种将士能打胜仗,一是知礼的将士,二是有勇力的将士,三是能克制贪欲的将士。因为有礼,所以列朝治军者和粗野的武夫,都能遵循文王后妃的教化行事;难道还有欺凌平民、抢劫牛马,而对百姓实行残暴手段的么?”《后汉书》上记载:张奂任安定属国都尉,“羌族的首领感激他的恩德,送上马二十匹,先零族的酋长又赠送他金环八枚,张奂一起收了下来,随即召唤属下的主簿在羌族众人的面前,以酒酹地道:‘即使送我的马多得像羊群那样,我也不让它们进马厩;即使送我的金子多得如粟米,我也不放进我的口袋。’把金和马全部退还。羌人的性格重视财物而尊重清廉的官吏,以前的八个都尉,大都贪财爱货,为羌人所怨恨,直到张奂正直廉洁,威望教化才得到了发扬。”唉!自古以来,边疆局势的败坏,岂有不从贪求财货开始的么!我对辽东的事件不能无感。(《廉耻》)

行动党人贪财不知廉耻,故而把问责制破坏殆尽,此其一也。

问责制的最高表现当然就是切腹自杀——Seppuku, (Japanese “self-disembowelment”) also called hara-kiri,因为失职的人把自己贬低到不配生存的地步,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是太“虐”了。其二是“罪己”,作为最高领导,不管是谁做的“好事”,只要是祸延老百姓,都会把责任扛起来,而不是把它层层往下推。像古代,不管是天下大旱或者大涝,皇帝都要给自己下个“罪己诏”,诏告玄天上帝,责任由他扛。美国杜鲁门总统的“The buck stops here。”——足见中西亦有相通之处。

SMRT自2011年底爆发南北线大瘫痪,说明一间全国最大的交通公司被苏碧华完全搞砸,郭木财当时临危受命,就是冀望他能大刀阔斧,有政府作后盾,采取了许多措施和金钱的投入来加强维修机制和员工培训,但为何这样荒唐的事情还照旧发生? 阅读更多 »

刘程强:对2015年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票数差距感意外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0-31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1031-sg-low-thia-kiang/3870550.html

工人党为纪念创党60周年出版书籍《与新加坡同行》。(照片:工人党)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纪念创党60周年的书籍中表示,虽然有信心工人党能够在2015年的大选中夺下阿裕尼集选区,不过他坦言,对于以50.95%的得票率险胜人民行动党,感到意外。

工人党在2015年的大选中派出阿裕尼集选区的原议员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莫哈默费沙和陈硕茂捍卫该区。团队由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领军。他们当时以50.95%的得票率,也就是2612张选票,险胜人民行动党的团队。

根据《今日报》(Today)的报道,刘程强在工人党创党60周年纪念书籍《与新加坡同行》(Walking With Singapore)的一篇访问中表示,对于当年的结果感到意外。

“我有信心我们会胜选,我知道我们的得票率可能会下滑,不过没有想到差距那么小。”

当被问及是否有被结果吓到,他表示自己一直都做好准备接受任何结果。

“我只是觉得很累。我已经在政坛那么多年,所面对的压力并没有把我击垮。我一直都觉得要顺其自然,这是政治的一部分,这就是人生。”

61岁的刘程强也说,工人党在2011的大选中,成为历来首个夺下集选区的反对党,是历史性的一刻。 阅读更多 »

许仙的文字学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19

看到没有?高层都没有错,他们只是急于寻找对策,避免“重蹈覆辙”而已,所以才肯认低威,出来鞠躬作揖而已。这就是许仙亲自为 defence in depth(多层防御)量身定制的新招,比起吕德耀,道行高了不止百倍,把错误/责任隔得越来越远,甚至才有可能坐着接受道歉。

韩版《傲骨贤妻》里的惠京说:“再怎么努力下去也得不到真相,我成了奇幻世界里的艾丽丝。”

许仙的文字功力真的不是盖的,除了最著名的的“山伯不知英台是女红妆”之外,最近地铁隧道积水的记者会,就很推陈出新,共出了两大新概念:

1、阴沟里翻船
2、辜负us

【阴沟翻船论】

“阴沟”不是给“船”驶的,而“船”竟也如此这般驶进了“阴沟”,还很不幸地在狭窄的空间里“被翻船”了,于是成了“五十年一遇”或者“百年一遇”的姐妹篇。《联合早报》匿名社论提起“墨菲定律”——凡是可能出错的事情,都一定会发生,就被咱们的许部长轻轻地否决掉,因为“不该发生的竟也发生了,非许之罪也”。

看了地铁公司“大数据”的专业灾难报告,发现:1、面对越来越诡谲的气候变化,这是家连plan B应急/变通手段也没有的交通公司(所以才需要花20小时消除积水,一个星期开记者会);2、新加坡最大的养蚊基地原来就在碧山地铁站的底下。

根据报道:“设于碧山站隧道开口前方、轨道底下的集水池容量相当于两个奥林匹克游泳池(5044立方米),足可应付连续六个小时的豪雨量。根据当天的降雨量记录,集水池共收集到约640立方米雨水,而且大部分还流入了隧道。要是集水池是空的,这样的水量应该只是填满集水池约13%的空间。但是当天集水池几乎填满,显示浮动开关很可能在事故发生前就已故障,却没有人发现。此外,当局在抢修过程中发现集水池的底层,也就是设置水泵和浮动开关的地方积满污泥和杂物,这可能导致浮动开关无法有效运作。”——可以想象,这个集水池平时都积满8、90%的水在养蚊子,只要不溢出来,随着白天气温上升,自然的蒸发作用大概又能够挥发掉1、20%的池水。大概源自苏碧华主政的时期(十一年没加一分钱维修费)已经是这样(水只要不溢出来,就没必要买新水泵,对不?),所以例常巡视的员工都把它当常态。水泵、感应器等一切措施,长期浸在水底下,能不坏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9, 2017 at 4:1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