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治制度’ Category

李家纠纷不会成新加坡政治缺口

with one comment

胡逸山(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    2017-6-21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7/06/21/447504.html

即便此次李家纠纷得以在新加坡政坛上勉强撬起一段裂缝,执政党迅速修补抚平的能力也很强,很难让其得以蔓延开来。

过去一周的新加坡,至少在网络与媒体上,可谓极不平静。6月14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各自在Facebook上发表《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的联合声明,对哥哥李显龙进行了多项指控。李氏兄妹的内斗大战随即开始。连日来,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副总理张志贤以及多名部长已被卷入这场冲突。19日晚,李显龙发表声明,就李家纠纷一事,向全体国人道歉,然后对其弟、妹指责的“滥用职权”进行了否认,准备召开国会问责程序。

由于事涉新加坡总理的家族内部纠纷,这一事件引发了新加坡国内外各界的高度关注。而在李玮玲姐弟的多项指责中,更有对李显龙的“领导失去信心”等字眼,故也引起舆论在政治层面上的讨论与质疑。

两位或多或少都还戴着李光耀“光环”的李氏姐弟,这次所做出的带有政治意味的“表态”,也引起一些方面的“遐思”。这是否意味着,在某种层次上,新加坡政坛这潭平静的湖面,业已泛起涟漪?尤其是一向铁板一块的行动党,是否也开始传出一些不同的声音?

综合长期以来观察新加坡政治动态的经验,我认为,如此“设想”在很大程度上是“自作多情”,至少也是言之过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2, 2017 at 10:12 上午

李家家事升级为新加坡国会大辩论,反对党7问李显龙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17-6-20
http://www.yan.sg/fanduidang7wenlixianglong/

昨天,李显龙总理在道歉视频中,“吁请议员,包括非人民行动党议员,对此次争议务必追根究底,在国会毫不保留地向我和我的部长提问。”

于是,就在今天,新加坡最主要的反对党:工人党今天发布声明,抛出了对于李总理“家庭纠纷”的一系列问题。工人党指出,关于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家事留给李家自己处理,或是上法庭解决,他们只关心权力是否如指责中那样被滥用,是否会伤害人民对于新加坡的信心,以及政府的威信。

工人党议员、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主席毕丹星:想询问总理,政府会否同意成立一个特别特选委员会(Special Select Committee),让由不同政党议员组成的委员公开听审,同时现场向公众直播,以便调查李总理弟弟和妹妹指李总理滥权的指控,也让指控者有机会在国会提呈所有相关证据。

新加坡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想询问总理(a)政府有何措施约束部长及高级公务员,不让他们参与自己有个人或经济利益的讨论或决策?制度上如何保证?(b)对于李光耀的遗产和资产,政府和总检察署是否认为与内阁阁员产生或可能产生利益冲突?(c)这些利益冲突或潜在的利益冲突如何处理?

后港单选区议员方荣发:想问总理,(a)政府有无明确的规定或者制度,能让部长和次长们的家属,不滥用自己的身份,在超出他们专业的领域里接触,影响,命令高级公务员们?(b)这类规定或制度是以什么频率和形式传达到公共服务和他们的家属们?(c)如果有证据证明权力被滥用,应采取什么法律制裁? 阅读更多 »

投不信任票

with one comment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7-6-18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996430333826698&set=a.652436438226091.1073741826.100003792230386&type=3&theater
英文原文:http://www.tremeritus.com/2017/06/18/a-vote-of-no-confidence/

作为国会内唯一拥有议员的反对党,工人党应抓紧这一时机,向新加坡人表明它希望实现世界第一流的国会制度到底是什么意思。它可以提出对总理的不信任动议使国会议员聚焦此事,以反映公众对这一事件的关注。

新加坡第一家族的纠纷破坏了这个现代化城市国家的国际形象。纠纷已经超越了兄弟姐妹间的对峙,及李光耀欧思礼路故居的命运。

李玮玲和李显扬指责他们的哥哥李显龙利用国家机关对付他们及滥用职权,是对身为总理的一项非常严重指责,因为他们质疑总理是否能胜任这一公职。针对李显龙的妻子,第一夫人(译者按:新加坡无此公职)左右公务员的指控,也同样是很严重的。执政党任人唯贤的思想基础,也因为总理的弟妹指责他包藏着为儿子从政铺路的政治野心而受到质疑。新加坡是否会跟随朝鲜的路走呢?

关于秘密内阁委员会存在的指控,以及总理在公开的表达和私人行为之间的差异,已引起了人们对政治透明度的严重关注。如果上述任何一项指控是真实的,国会议员将必须考虑是否能继续对这位总理具有信心。这是任何合乎常规的民主国会的起码民主做法。

在没有敢于批评和独立的新闻媒体情况下,公众不太可能对总理,内阁和国会议员施加足够的压力来促使公众的担忧得到正视。新加坡民主党设立公开调查团的建议被忽视的可能性极大。李家弟妹指新加坡一切受到操纵,所以这样一个调查团最多只能起着粉饰的作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8, 2017 at 10:55 下午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霸位总统宝座是霸道政治典范

with 4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22

为了保住卸任后的政治权力,李光耀还设计了民选总统制以防万一。确保在必要时可以另起炉灶,通过民选总统平台夺回所有政治权力。显然的,民选总统制之所以存在,就是在霸位政治心态下产生。当然,这也是霸道政治的另一方面。

官办党报对具有新加坡社会文化特色之霸位行为给予解读与评述。

删除多余文字,《霸位不能演变成霸道》大意为:霸位之新加坡式英文为chopeing,含义比别人抢先一步把位子占下。做法非常新加坡式,以某种物件往桌上一摆,那座位别人不可染指;这桌子是我们的。一旦有人动了,或不理会,就会被当成是违反了潜规则。霸位行为具负面性并非好事,有明显弊端,难免引起误会和不快。新加坡人把霸位当作约定俗成,蔚然成风。

公共场所是否应该允许霸位?多年前,有小贩用类似方法,不让不光顾他们的顾客使用,引起公众不满。小贩局张贴公告,杜绝小贩霸位行为。但环境局表示没有限制食客霸位。照理说,公共场所不应有霸位这回事。

我们必须集体反思。新加坡人必须有意识地提升社会文明,改变一些不良积习,注重礼仪,发挥礼让,其次,小贩中心座位是共用的,有空座位的桌子,就得让人共用,不管是生人还是熟人。对属于弱势群体者,大家更应该表现爱心和包容心。大巴窑个案显示,部分国人的优雅与包容心仍然欠缺,形成错误的意识,使霸位进一步演变成霸道,这是很要不得的。

我们谈建设优雅社会已经很久,但进展并不深入人心。建设包容社会,始于李显龙总理,则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个案提醒我们提升社会文明度,仍是不能忽略的社会议程。

简言之,官媒要求社会大众反思霸位的不当行为,认为如果不加以阻止,霸位会恶化成霸道,不利新加坡成为优雅与包容社会。因此,提升社会文明度是不能忽略的社会议程。

这一种认知与判断是头疼看头的庸医问诊。霸道和霸位是一个恶性循环成就彼此的共生史实。此外,新加坡始终成就不了优雅与包容社会,正是李光耀政治遗产的结果。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9, 2017 at 12:11 下午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4-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463

自开埠以来,马来族群就受到政府政策的优惠,独立后,马来族群持续享有民族一律平等之外的特殊待遇。此刻,集选区制度和不久前立法规定的马来民选总统,都是根基于族群因素来分配政治利益的政府行政措施。这些事实,完全质疑了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之说。

官方媒体有两段报导,一,1965年分家后,新加坡马来族一夜间失去作为国家最大种族的身份,再次成为少数族群。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的改变,新加坡就不可能打造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二,李显龙总理在奥斯曼渥的追悼会上宣读悼词时说:“正因为马来新加坡人和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在1965年怀抱共同身份认同的更伟大梦想,‘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我们今天才能够在新加坡推行以公正与平等为基础,并且不与族群挂钩的政治形态,这在本区域是独特的,在全世界也是罕见的。”

从政治正确扭曲历史正确的历史惯例来看,新加坡官方历史观不反映历史真貌。

1、马来人的牺牲成就新加坡多元种族社会之说,是一个理论认知上的错误观点。多元种族社会的定义是不同民族的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多元社会。形象的说,马来族群,印度族群,欧亚族群,华人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拥有四大族群的新加坡社会。关键是,这一个四大族群的社会,是不会因为其组成成员比例的变更而有所不同,除非其中的一个或者多个成员已经完全消失。简单的说,四大民族造就一个多元种族社会,无论其成员的组成比例出现巨大或者轻微的改变。因此,马来族群的大小变更,无关乎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事实。

本质上,所谓的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改变的假设性提问,是一道伪命题。现实是,新加坡的马来人除了接受之外,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政治出路?集体移民马来西亚?历史上,部分马来人,比如,马哈迪始终认为新加坡是马来人的土地。那么,新加坡的马来人为何要离开自己的土地?

其实,如果把议题修改为马来人的牺牲,成就了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政府之说,应该会有更大和更具可行性的探索空间。事实上,李光耀在分家后就立即放弃了马来文的实质性国语地位,随即,马来文沦为官方仪式用语,比如,军队步操口令,部队检阅仪式口令。

2、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的历史功过,有待历史审判与定案。《新加坡的困境:马来社群在政治与教育上的边缘化》Lily Z Rahim (1998)。作者是一位马来学者,本身既是官二代也是新加坡首位元首尤索夫伊萨的侄女。本书记述个人对马来族群,在人民行动党政府下的不幸遭遇与艰苦命运之如鱼饮水感受与判断。马来领导人的历史功勋,不是靠当权者的恩赐,理所当然,必须是来自马来族群本身的共识。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