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治自由’ Category

《狮爪逃生——新加坡政治流亡者思辨集》序

with one comment

张素兰,刘月玲      2012年5月

流亡不是一种选择,
而是超乎法理之外的迫害
发疯的情治机关
凶残、放纵的怒火

《流亡》,陈仁贵*

这集子中叙述的事,可能把我们经由经济增长造就出来的美好假象撕裂,让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不得不正视这假象后面的丑恶现实;特别是那些对新加坡1970年代与1980年代政治氛围毫无概念的人。至于对我们当中那些经历过上述两个十年的人,它则会勾起我们的回忆,脑海中浮现曾经“遭遇”内部安全局“修理”的亲友们的身影。我们,作为负责任的公民,是否质疑过政府对那些被拘留者所作的指控?我们曾否为了帮助那些被捕或逃亡的人,做过任何事情?难道因为国家显得那么强大有力,媒体显得那么言之有理,我们就屈服,听任无法自卫的个人,遭受这种铺天盖地的攻击?也或许我们只是感到无助,为了自我保护,我们只好选择置身度外?

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上台执政以来,即毫不手软地使用内部安全法令,这是众所周知的。一波又一波的逮捕与未经审讯的扣留,使新加坡失去了一批有天分有献身精神的理想主义者;要不是内安法截去了这些人有用生命的大部分,他们本来可以为我们国家的进步作出更大贡献。在1963年2月2日臭名昭著的“冷藏行动”,超过一百二十名社会主义阵线、工会、学生领袖被逮捕并投入监牢。在整个1960年代,持续推进的清洗行动,把所有形式的反对力量,以及中英文大学的学生运动扫除一空。

国家倡议的“去政治化”运动既深且广,以至进入1970年代初期,新加坡成了个只有行政管理的国度,政治活动陷入了低潮。何元泰说:“……南大学生会已无往日学运的活跃景象。南大学生会在六十年代中之前,曾踊跃参与捍卫华文教育、反对殖民主义运动,曾经针对有关建国的政治远景的课题进行过激烈辩论。”

尽管1970年代的新加坡是那么政治活动稀缺,表面显得那么平静,邱甲祥留意到副总理张志贤这样的陈述:

2011年10月中,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披露,单只1970年代就有超过八百名这类被逮捕的人,最后正式发出的拘留令有两百三十五份。数十年下来,为数应有数千。


这些被逮捕的究竟是些什么人,他们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被逮捕?
阅读更多 »

如果掌政者有私心怎么办?

with one comment

王昌伟(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教授)   2019-11-26
怡和世纪 第40期 2019年7月

法案认定散播假信息的人居心叵测,会危害国家与公众利益,所以需要用非常的手段对付。这在表面看来虽然合情合理,但法案却是基于一个很天真的假设之上,那就是部长在援引法案时,必然是大公无私,完全是从国家和社会的利益出发,而不会为了个人或者从属政党的利益牺牲人民的利益。

这个学期开了一门和中国女性有关的课,其中的一堂辅导课让学生读张爱玲的《色•戒》并分析其中的性别话语。由于我在课堂上不断强调无论是分析历史还是文学文本,应该尽量从作者的角度和文本产生的历史背景去理解文本的意涵,避免以我们当下的标准去批评作者的动机。结果有一名理学院的学生在阅读报告中直接把小说视为张爱玲的自传,完全无视虚构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助教因此给她打了个偏低的分数,她心有不甘来找我理论,要我向她解释为什么她的诠释不能被接受。她的说法是,她在作业中表达的虽然是个人意见,但既然是基于张爱玲的生平事迹,为什么不能算是对的?

我当时费了一番唇舌才说服她,对文本的诠释固然可以因人而异,但她的问题不在这里,而在于对“事实”的理解出现偏差。整个过程耗时耗力,从回答学生的电邮到约见面谈,花了好几天的时间,但对我而言,这就是教育,我们要做好教育的工作,没有捷径可走。

其实同样的问题,在其他的领域也会碰到,比如政治。最近在国会通过的打击假信息的法案,要处理的问题相当类似。应该如何分辨个人意见和事实?如果个人意见是基于错误的事实又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对我们在大学教书的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正因为如此,我们对于事实、信息、意见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才会特别敏感。

但政治和教育不同,假信息的传播,一个处理不当,可能会导致政治纠纷、社会动荡,甚至闹出人命,所以政府提出要修法对付假信息,自然有理有据,一般人大概都不会反对。可是当法案的详细条文正式公布后,却引起许多人的不安,原因在于法案赋予部长判断什么是假信息,如何才算是危害公众利益并迅速采取行动的权力过于宽泛。如果说,我们需要这样的法案是因为对付假信息刻不容缓,依照同样的逻辑,我们难道不需要有相应的措施及时阻止部长或执政党在大选期间利用法案打压异己?虽然法案允许被部长认定是散播假信息的人向法庭提出上诉,但那已经是后话了。也就是说,如果部长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阻止某些信息传播以扫除自己当选的障碍,在目前的法案下,我们完全没有办法阻止他或她这么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6, 2019 at 3:13 下午

香港抗议活动引起新加坡上层不安

leave a comment »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斯特凡尼娅•帕尔马梅塞德丝•吕尔    译者:何黎   2019-11-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5006

新加坡正处于微妙的政治过渡期,比平常更敏感。知情人士称,新加坡一直在秘密制定防止发生香港式骚乱的计划。

新加坡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的“演说者之角”常常缺少其名称所寓意的喧闹氛围。

上周的一个午后,这个整洁干净的公园内空空荡荡,只有几名迷路的游客——芳林公园是新加坡唯一一个公民无需警察许可就可以进行抗议的地方。在此处举行示威须遵守严格的规定,违反者可能面临最高六个月的监禁。

这些严格规定是新加坡精心控制下的政治体制的一个特征。自1965年新加坡独立以来,该国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eople ‘s Action party)在每次选举中都以60%或更多的优势获胜。然而,尽管人民行动党牢牢控制着新加坡,但有迹象表明,最近5个月来在亚洲另一个金融中心、与新加坡形成竞争关系的香港发生的抗议活动,已经让新加坡的统治阶层感到不安。

尽管香港与新加坡的政治体制截然不同——前者是北京方面领导下的一个拥有自治权的地区,而后者则是一个管理严格的议会民主制国家——但新加坡正处于微妙的政治过渡时期,这使得它对异见的态度比以往更加敏感。

自2004年上任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预计将在明年的选举中将权力移交给现任财政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长子李显龙的卸任,将标志着新加坡自独立以来第二次由该家族以外的人执政。

李显龙政府一直持谨慎的态度,不因香港发生的不幸事件而幸灾乐祸。新加坡必须要小心平衡其与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 阅读更多 »

非议王乙康言论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10-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10/非议王乙康言论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上周,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在出席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研讨会时,曾劝谕第四代领导班子,理应能欢迎和接纳异议分子的批评;也强调新加坡需要的不是阿谀奉承者(sycophants),而是友爱的批判者和乐于接受批评的人。

“若依循这种美德,政府就不应该禁止陈彬彬执导的纪录片《星国恋》(To Singapore, With Love);也不应该取消掉本地英语小说家程异(Jeremy Tiang)漫画家刘敬贤(Sonny Liew)的津贴”。

许通美认为,互相竞辩的观点是民主中必要的部分,为此不能因为有批评政府或者持有反对意见,政府就急于抹黑他们。

王乙康在国会指亚菲言指导的异议课程“存有动机”

然而,昨日教育部长王乙康针对日前耶鲁—国大学院一门课程被腰斩,回应议员提问时指出,这项由加坡知名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指导的课程,邀请社运分子范国瀚、施兰巴莱等曾因公共秩序有关罪行被定罪的人物;以及邀请《新叙事》的负责人覃炳鑫和韩俐颖等人,他指两人接受“外国资金”。

他引述亚菲言在本月5日(周六)的贴文,指后者提到复兴“新加坡学生运动”,特别是在“政治自觉化”等领域。

“负责有关课程的个人可以保有对新加坡的看法,甚至公开在社交媒体,但我们是否应让这种政治异议存在于我们的教育中?”

有者认为学府享有学术自由,培养学生批判精神,甚至异议能有助促进民主。但王乙康指出,考量所有因素和涉及的人物,会发现“这是有动机和目的的课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8, 2019 at 7:48 下午

尚穆根“外国势力干预”论 正是人民行动党“屡试不爽的策略”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林殊    2019-9-2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9/尚穆根“外国势力干预”论 正是人民行动党“屡试不爽的策略”/

针对日前,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声称,新加坡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面对外来势力的干预的言论,人权律师张素兰反讽,这正是人民行动党“屡试不爽的策略”。

今日(26日)人权律师张素兰于脸书专页功能八号氏族会发表一篇名为《外来干涉?》(FOREIGN INTERFERENCE?)的贴文,指出每当批评人民行动党的文章出现时,当局都会将矛头指向外国人,指责他们意图分裂新加坡。

此外,针对尚穆根日前点名本社与《新叙事》(New Naratif)接受外国款项与聘雇外国人一事,张素兰形容,该行为就如同一场“政治迫害”(witch hunt),直指每当人民行动党在打压之前,总会拿出有“外来干涉”等理由。

“每当人民行动党在打压之前,总是会以‘外来势力干涉新加坡事务’为由,这是屡试不爽的策略,过去在1963年大量使用与破坏对他们不利的指控。”

张素兰:这是人民行动党一贯的伎俩

张素兰在文内也提及当年的“冷藏行动”以及其他相关事件,直指这是人民行动党所采取的一贯伎俩。

她表示,当时汶莱左派领导人阿扎哈利(A.M. Azahari)在发动“汶莱武装事变”(1962年12月8日)之前,曾会见我国反对党领袖,社阵领导人林清祥。当天的两人会面,却给已故总理李光耀很好的借口,以遭“外来干涉”为由,发动“冷藏行动”。

“当天是在一个著名的马来菜饭的餐厅享用午餐,而且午餐聚会还被内部安全局所监视。据林福寿医生说法,我国反对党领袖只是发表声援声明,未曾提供任何财务与物质上的支持”。阅读全文»

什么人访问什么人: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香港做到的,新加坡做不到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9-9-22
https://news.mingpao.com/pns/什么人访问什么人: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香港做到的,新加坡做不到

很久没有卷入香港社会,直到这场卷入全民的运动而改变,例如早前关于政府“对话平台”的评论,受到不少朋友关注,想不到传来信息的朋友,包括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

当时他劝我应该走入制度,改变政策,因为特区政府需要真正冷静客观的指导;我笑说香港政府这方面的能力、和真正自主的空间,远比不上新加坡政府,只能各自爬山地促进改变,但不知他是否明白。

谈起新加坡,不少人就想到人民行动党的精英,其实新加坡立国以来,一直有反对党参与选举,只要赢出大选,就可以变天;虽然执政党有种种优势令天变不了,但新加坡人普遍求稳,也是人民行动党能掌控大局的一大原因。

吴明盛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但并没有加入人民行动党,而是进入了一系列反对党:先是代表老牌工人党参选,然后成为国民团结党前秘书长,再自己创立人民力量党,虽然从未成功当选,但一直是监察政府的一家之言。

由于有不少家人在香港,吴明盛对香港政治十分熟悉,评论这场运动的视角,也很值得我们参考。

■答:吴明盛:新加坡反对党国民团结党前秘书长,人民力量党创办人

■问:沈旭晖:GLOs创办人,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

反修例运动成了星执政党维稳文宣

“香港这场运动,对新加坡人绝对是眼界大开”,吴明盛开宗明义这样说。然而新加坡人喜欢稳定,会怎样评价运动?“对我们反对派而言,确实给予了很大挑战。新加坡人不会明白出现暴力场面的成因,也不会深究,看见场面就会害怕,假如我们不小心,无限支持香港运动,会大败;但假如我们批评运动,会被支持者批评为动摇,失去基本盘,同样会大败。我能想到的最理想回应,就是我们支持民主,而民主的目的就是避免暴力,促进和平演变,所以我们不相信暴力,在新加坡,只能这样向民众论述。”但就算是这样,他也担心下次大选的选情,认为“香港牌”给予了执政党一个很大优势﹕“人民行动党一直提倡‘贤人政治’,认为太多民主对社会并无好处。而这次他们会利用香港的暴力画面,去加强这方面的说服力,新加坡人不明就里,很容易被吓倒。我对来届选情是悲观的,我觉得所有反对党加在一起,在选举可能一席不留的大败。”

然而作为不时到香港的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自然不会像通过微信了解香港的新加坡新移民那样,对香港运动的研判,有自己的视角。“其实我看运动的目标还是很精准的,冲击的都是政府建筑物、警署等,针对港铁也是源自后者配合警察的争议,这些都是与政权有关;而香港示威者没有针对任何民居、商铺,没有打击不相关的建筑物,没有出现抢掠,从这些层面而言,香港的运动依然是很有纪律的,背后有一个‘共识建构机制’,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当然,随着事情发展,一切愈来愈难控制,很容易愈走愈过。” 阅读更多 »

建制派小人物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9-9-22

韩咏梅说:“大家都强烈地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担心别人听不到就越讲越大声,以致自己的耳朵也习惯了高分贝,无法清楚地听到别人的声音了。”——在新加坡,其实说话最大声的不就是你们官媒吗?从结构上说,新加坡和中国都是集权国家,所以要维护的东西大致一样。想方设法让国民都成为“建制派小人物”的时候,他们就高枕无忧了。

今年7月,美国智库一篇题为《中共在新加坡政治影响力运作的初步调查》,指新加坡华人受到中国的统战,本地华文党报当然嗤之以鼻。《红蚂蚁》的沈泽玮还特地撰文反驳,文章开首特别点明这份报告的作者是台湾旅美的法学博士,其父也是“一位立场偏绿营的知名台湾社会学学者”,所以“有些概念了吧?简报作者和发布单位都具反共色彩。”,师太读来也是将信将疑,因为沈没证明这些人有反新立场。

无独有偶,最近看了邻国黄明志的一个视频,谈到反送中的话题,有段话值得特别玩味,他说:“……那么那些住在马来西亚南方的朋友情况更严重,因为南马区靠近新加坡,收得到新加坡的电视台和电台节目,那里是什么情况呢?那里完全是挺中挺到一种痴狂的状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可能可以自己微信问一下李光耀……”——莫愁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邻国朋友的评语应该有某种程度的客观吧?看看周遭许多上了年纪的亲友,他们不会上网,接触新闻的管道有限,只接受官媒的新闻匙喂,都会自动形成一种观念:香港反政府和反修例示威,背后有着外国势力操纵和支援,现在已是不争的事实,年轻人不知好歹竟然愿意卖国当炮灰。

这里岔开说一下人民行动党的教育德政,长期以来都灌输国民一种“小人物的心声”——不要想做大人物,小人物其实很幸福。当然,更不要去挑战国家的制度(那是大人物的事),学做乖小孩,不要做死囝仔。

海峡的另一边,台湾一些蓝营的名嘴为了反制蔡英文的捡到枪,竟为香港警察和解放军说好话,大骂香港“暴民”。萨义德说“知识分子的公共角色是局外人、‘业余者’、搅扰现状的人。”——反之,这些人就不好意思自称是知识分子。而这些名嘴竟然甘愿成为维护中共的建制派,是不是有些滑稽?

警察和军队是国家机器,就像刀一样是个工具,随时一声令下都可以镇压任何人,哪有人会去歌颂警察和军队,既无利益可拿,而自动成为建制派?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