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治自由’ Category

把一切公民运动都看作反动 新加坡社会怎么可能文明和谐呢

leave a comment »

狮城之音    2018-11-14
https://vosingapore.wordpress.com/2018/11/14/把一切公民运动都看作反动 新加坡社会怎么可能文明和谐呢

一个健康的社会,就是要允许人们发声,让社会上能有共鸣和理解。一个社会要进步,也往往就是要有人能够与大家分享他的痛苦,整个社会一起想办法解决他的痛苦,为每个人营造一个更好的社会。

今年7月份,圣若瑟书院副院长在对学生的内部讲话里,解释为何取消同性运动活动份子到校为TEDxYouth@SJI进行演讲时,断言“一切公民运动都会造成社会分裂”

当然,作为一间天主教学校,校方决定不让同性恋主义得以在校园内宣传,或许有情有可原的成分。然而,把已经安排好的活动临时取消,难免有审查之嫌,容易给学生形成审查的不良示范。当然,在新加坡没有言论空间和自由的语境下,这么做完全合理,或许还是为踏入社会进行的很好的“准备课”。

不支持同性恋就算了,因为考虑到宗教的敏感和原则。如果院长是以宗教教义和原则进行论辩,或许不会有很多人(除了“极端”自由主义分子外)有意见。但副院长选择用“一切公民运动都会造成社会分裂”这么负面的角度切入来“诋毁”所有社会公民运动,就已经不是宗教敏感问题了。它已提升到对于社会参与和政治权利的反动论述了。不过,跟审查制度和文化一样,对公民运动的抗拒,或许也是符合当下政治环境的。试问,行动党又何曾鼓励过真正有意义的社会运动呢?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5, 2018 at 2:44 下午

尚穆根的“禁忌(No No)”是我们政治毅力的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9-8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301376339998761
英文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08/shanmugams-no-no-is-a-test-of-our-political-will/

为什么8月30日四名新加坡人和一名流亡者同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的会面,会造成新加坡执政党的惊慌失措?

会面的背景再简单不过了。该会面由我召集,经马来西亚资深活跃份子和作家希沙姆汀安排,并得到马哈迪医生的批准。我们见了面,并谈了80分钟。

我有四个目的。

首先是提呈一个新成立的组织“东南亚复兴力量”(FORSEA)的宣言:《东南亚人民宪章》。在场的人当中,只有希沙姆汀和我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其次,邀请马哈迪医生作为FORSEA首个研讨会的主题演讲者。

第三,了解马哈迪医生对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长远关系的想法,并研究如何进一步改善目前的关系。

最后,提呈一份改善柔佛关卡过境人流状况的建议。

由于这类性质的会面是史无前例的,我要让年轻同胞们分享这一特殊待遇。我邀请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参加,并将这邀请开放给其他有兴趣者。我构想的方式让每位新加坡访客能向马哈迪医生发出任何问题。覃炳鑫博士,记者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以及社会工作者和活跃份子范国瀚皆以个人身份出席。

希沙姆汀和我在与马哈迪会面之前向四位新加坡人介绍了会面的方式。在会议室里,马哈迪医生的两名助手作记录。在整个会面中,并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都在场。

我代表FORSEA向马哈迪医生发表讲话,并邀请他出席预定2019年举行的大会并以主题演讲者身份发言。恰恰和新加坡部长要公众相信的情况相反,包括覃博士在内的四名新加坡人都没有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的政治。

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向新闻界介绍了FORSEA大会的情况。新闻发布会由包括亚洲新闻台在内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媒体摄制。媒体的报导明确显示,覃炳鑫博士和即将举行的大会无关。他在新闻会上没有说了些什么足以被解释为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内政的话。报章有关会面的标题告诉了读者,我邀请马哈迪医生在一场有关东南亚民主的大会上发言。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人民行动党律政部长在没有证据基础的情况下怀疑覃炳鑫博士或韩俐颖的爱国情操,并滥用他的职权,针对他们发起莫须有的攻击,说道:“但我认为我们不该邀请某一外国政客来干预我们的内政。我认为这是绝对的禁忌。” 阅读更多 »

覃炳鑫掀国家主权争议与政府玩猫抓老鼠,漫画家刘敬贤称见马哈迪“太天真”

with 3 comments

红蚂蚁/沈泽玮    2018-8-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03-1890

异见人士批评政府不重视民主自由人权,批评政府政策失误或者是替弱势群体发声,这些行为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是必须受到肯定的。但一旦打出“主权牌”、触碰到国家主权红线,被看作是“勾结外国势力”时,那所有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所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用膝盖想也知道,“主权牌”在新加坡会有市场吗?

左起:尚穆根、覃炳鑫、谢健平。行动党两位议员过去两天先后向覃炳鑫施压,要他就国家主权立场表态。(郭跃男制图)

面对行动党议员的“逼供”,历史研究员覃炳鑫终于打破沉默,今早针对他在面簿上掀起的“主权争议”做回应。

不过,他并没有针对“新加坡是不是马来西亚一部分”的命题做回应,而只是强调他“爱国爱民”,任何关于他背叛国家的想法是“荒谬且毫无根据的”。

覃炳鑫玩“主权牌”?

覃炳鑫上次在假新闻听证会上和尚穆根过招六小时,相信已经是成了被政府盯上的“坏小孩”。这一次,“坏小孩”看来又要让政府很头疼了。

话说,覃炳鑫和马国首相马哈迪会面之后,接连高调在面簿上发文,甚至在主权议题上打擦边球。他8月31日发文祝前马来亚联邦“独立日快乐”,也祝新加坡人“非正式的独立日快乐”。

红蚂蚁智商一般,不太看懂覃炳鑫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新加坡是前马来亚联邦的一部分吗?那指的是“过去式”,不是“进行式”吧?

政府出动“狙击手”逼迫覃炳鑫等人表态

国家主权议题不容半点含糊,政府出动一个较为低调的国会议员当“狙击手””,逼迫覃炳鑫表态。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国会特选委员会代主席谢健平9月1日发文说:“我很意外覃博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为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可能因为如此,他认为让马来西亚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国事是可容许的。”谢健平还说:“在我看来,覃炳鑫很明显的是对新加坡不安好心。”

显然的,行动党政府刻意把覃炳鑫那番话理解为“进行式”,是现在、是当下,刻意以激将法逼迫覃炳鑫把话说清楚。注意,谢健平在发文还补上这么一句,“有意思的是,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竟然和覃炳鑫扯在一块。”很明显的,官方也要逼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表态。

谢健平扩大战线 成一大败笔

这一场“敲打”看似进行顺利,但坏就坏在,谢健平没有把攻击火力集中在覃炳鑫身上,反而去扩大战线,把另一位异见人士张素兰和民主党给拖下水,模糊了焦点。

谢健平指张素兰在时评网站的留言中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然后把覃炳鑫、张素兰和民主党全部打包成一个统一战线的敌人一起打,结果打人不成反被打,今天在面簿上向张素兰道歉。这也让人又想起我们那个高高在上的威权政府无所不包,连骂人也要“全包”下来骂,网民看了肯定要给异见人士送上同情分。

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反驳谢健平

9月2日,新加坡民主党在面簿澄清覃炳鑫和张素兰都不是民主党党员。

同日,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

韩俐颖谢建平张素兰.jpg

韩俐颖(左一)和张素兰(右一)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郭跃男制图)

张素兰指身为对抗网络假信息国会特选委员会成员,谢健平不应作出这类“不负责任、煽动仇恨”的言论,并要求他删文。张素兰也在面簿上强调自己不是民主党党员,然后反驳谢健平说,当她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时,那个语境是放在视频中的英属马来亚时期,并指责谢健平将她的话断章取义。

韩俐颖则在面簿称,谢健平的贴文引起网民对他们的鞭挞,甚至因此收到死亡恐吓。她指谢健平的言论“毫无根据”,并要求他撤除贴文。阅读全文»

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透过司法、控制媒体、以及恶法打压异议份子,藉此牢牢掌控政权。新加坡属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政体,但是有形无实,使他成为一个“自由主义专制国家”(liberal authoritarian state)。

历史学者覃炳鑫

历史学者覃炳鑫认为,新加坡当权政府人民行动党对国家公器的使用和社会结构操控,都有别于马来西亚。他从历史进展过程和体制角度,分析新马两国的不同之处,阐述新加坡当权者,拥有极度倾斜的选举游戏规则、高度集中的权利,还有近乎包山包海的社会文化控制,成为新加坡变天的层层阻碍。

从社会经济层面,国阵并没有如人民行动党一般,集中式地垄断政权。“1955年选举,国阵横扫51席。不过在一些地方议会却败给反对党(而后国阵索性取消掉地方议会选举,直到今天仍未回复)。在此后选举,也无法掌控一些州属政权,如吉兰丹和登嘉楼。

“1969年,513事件爆发,当时国阵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悬空国会,推出新经济政策、国家五大原则等有利国阵政权的政策。在1974年,说服民政党和伊斯兰党加入国阵。”

覃炳鑫是在本月18日,出席在邻国柔佛举行的“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时事论坛上,列出处以上历史事实,让出席者了解马新两国、国阵和人民行动党之间的差异,从而得知两国面对的不同处境。

他说明,国阵从未如行动党般,享有过绝对论断的政权,马国幅员较广、社群多元,政治体制分为多层次。

相对下,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取得政权后,马上废除地方议会、市镇会选举,权力集中,取消各独立组织,或以新组织取而代之,例如直接由总理管辖的人民协会。

再者,破坏新闻独立,把所有媒体由国家掌控。至于可能成为异议分子温床的律师公会、宗教团体、工会和独中等,不是被收编就是被废除。

阅读全文»

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翻译    2018-7-2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淡马亚强调在民主社会里,没有人应该为了支持或说出异议,就要担心失去工作,公民发言应视作很自然的人权,而不是勇敢行为。

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于去年9月接任民主党主席的淡马亚医生(Paul Tambyah),日前接受《亚洲新闻台》记者巴拉蒂专访,针对医疗课题、反对党和公民社会、人权等社会议题侃侃而谈,认为虽然眼前荆棘满途,但乐观看待狮城民主社会发展,深信一党独大终会迎来终结。

淡马亚医生是国立大学医学教授,也是国大医院传染病学部高级顾问。有着传染病学研究专业背景,引导他投入社会运动,参与新加坡爱之病行动小组(Action For AIDS),与其他社运份子一起,尝试减少对艾滋病的偏见和歧视。

他的政治觉醒也是从此过程而来。他发现,新加坡人只要对某事拥有强烈信念,据理力争足以影响政府决策。随后,淡马亚对社运更加投入,包括创办了人权倡议组织“尊严”“MARUAH”。

但他体认到,公民社会可以针对各种议题发声,但是操纵杆仍掌握在政府手上,要想作出有影响力的改变,“诚如前总理吴作栋所言,你必须参与政党政治。”

这是当前在我国情境下能做的,即使淡马亚不完全认同。他对比国外扮演更显着角色的社运份子,他们不阻碍且鼓励公民社会成长,甚至获得政府拨款,和政府相互拉锯,但却获得平等尊重。

阅读更多 »

大马政治海啸会否引发新加坡余震?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    2018-7-10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33587

大马政治变天或引发新加坡政治海啸;政治生态与处境与纳吉相似,李显龙恐惧失政权

今年5月9日,马来西亚政治海啸淹没了国阵60年政权。如今,与柔佛一水之隔的南方小岛也感受到了这股余震。

美国政治学者碧利洁(Bridget Welsh)今天在《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撰文指出,希盟在马来西亚取得的大选胜利,已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率领的人民行动党(PAP)拉响警报。

她指出,随着国阵在马来西亚败北,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如今已成为东南亚掌权最久的政党。

“它不再有一个不民主的邻国。希盟在马哈迪领导下取得的胜利,反映了人民行动党最深沉的恐惧,即他们有可能吞败仗。

“更糟的是,国阵败选的一些因素同样出现在新加坡。首先是,领导层世代交替的挑战。过去30年,人民行动党一直深陷在第4代领袖中,谁应取代66岁的李显龙出任总理之争斗。”

不接地气的第四代

碧利洁(见图)目前在约翰卡波特大学担任政治学副教授。

她分析,三名呼声最高的领袖为贸工部长兼前陆军部队总长陈振声、财政部长兼前金融管理局局长王瑞杰、以及教育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

不过,她说,众领袖的问题在于他们属于“不接地气”的第四代。

“他们身处高度精英化的政党,多半跟新加坡平民脱节。国阵面对的问题,同样缠绕着这批第四代领袖,即他们均身在体制内。

“由于他们从党和政府,尤其军队内部崛起,他们不仅来自体制,也被视为替体制服务。人民行动党和官僚政府之间的交缠造就了单一的议程,而与选民渐行渐远。” 阅读更多 »

举牌吁川普推动两岸和平 璩美凤一人集会险触《公共秩序法》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18-6-12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6/举牌吁川普推动两岸和平 璩美凤一人集会险触《公共秩序法》/

台湾政界闻人璩美凤于昨天下午3.20分,前往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下榻的瑞吉酒店外举牌,呼吁美国总统川普推动海峡两岸和平。

她向现场媒体声明,川普推动南北韩和平互动,然而中国大陆和台湾两岸的中华儿女却走向战争,若川普能让两岸和平,才能为美国、全亚洲带来最大的利益。

据《联合早报》在脸书专页分享的视频,她拿着一张写着:“Trump – Peace Korea, Trump – War Taiwan, Nobel Peace Prize?”字样的纸板,似乎要表达,川普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却加剧台海对立,质疑他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

璩美凤在发表言论约2分钟后,约2、3名警员趋前,吁请媒体站离路面,也间接暗示璩美凤结束公开言论,离开现场。


另一方面,一名69岁的南韩妇女金吉雍(译音)在今早于川金峰会会场嘉佩乐酒店附近,举大字报呼吁北韩归还他的父亲金永亿(译音)。金吉雍声称其父亲在1960年被北韩俘虏,至今生死未卜。她的声明由52岁的南韩牧师金九和(译音)翻译给现场媒体。随后二者也被警方请离现场,并未有任何冲突和逮捕行动。


不过,璩美凤和南韩妇女事先未向新国政府申请,发表公开言论,若换作是本国公民,可能有面对触法而被捕的风险。一些社运份子指出,若警方力劝璩美凤还不愿意离开,前者也可基于《公共秩序法》,直接采取强硬行动逮捕。

例如《网络公民》在去年10月曾报导,艺术家和社运分子施兰(Seelan Palay),在没有警方许可下,独自一人站在国会前,举着“一面画有图案的镜子,批判政府前国会议员谢太宝遭囚禁和软禁32年,进行无声抗议。在警方劝离不果而被当场逮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3, 2018 at 4:5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