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治自由’ Category

第8功能与社区行动网络关于西兰·巴莱被捕的联合声明

with one comment

第8功能,社区行动网络    2017-10-4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840285242815118/?type=3

第8功能(Function 8)与社区行动网络(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对于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Seelan Palay)于2017年10月1日星期天在国会大厦外被逮捕感到极度困扰与难过。他于2017年10月2日获得保释。严厉的保释条件包括不准离开新加坡。

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只是纯粹在实践他的表演艺术。他的表演展示自由意志是不受空间,如芳林公园的局限。请看当天他的表演: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videos/10155815921176383/。他在表演中展现出他的自由精神。他从芳林公园泥泞的草地上开始表演,然后沿着桥南路走到政府大厦(现在的国家美术馆),接着走到国会大厦,也就是他被捕的地点。

沿途没有愤怒或暴力的群众。西兰•巴莱在整个表演过程中表现出他是一个严肃的艺术实践者。他除了简单地解释他的艺术和回答警方人员的问题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国宪法第14条保障人民言论、表达、集会与结社自由。我们看不出西兰•巴莱的表演会给新加坡造成任何伤害或损失。事实上,他的艺术表演会对打造新加坡成为艺术与文化城市做出贡献。可以肯定的,他不应该因为表演而被逮捕。

在场观看西兰•巴莱表演及他被逮捕的旁观者遭到警方人员的恐吓与骚扰。警方人员向他们索取身份证的资料。这是完全非法的,应即刻停止,因为新加坡目前不是处于战争或紧急状态。

我们呼吁新加坡警方停止骚扰和恐吓活动分子,并解除对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的所有限制。

相关链接: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5, 2017 at 8:44 下午

报格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7-9-30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向党国负责任的角色,帮助行动党前进;为了掩盖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谎言,言论自由的尺度越缩越窄。谢谢尚达曼!

素素认同尚达曼在贴文中所说的:“新加坡媒体不会等着接受指示,也不会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我认为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负责任的角色,帮助新加坡前进,但又避免发表分裂社会的言论。”

经过50多年的一党专政,如果“新加坡(主流)媒体”还要“等着接受指示”,那这些高官就不值得那百万年薪了(虽然,偶尔那些童子军将军们会找报馆高层茶叙)。这些年的汰旧换新,“新加坡(主流)媒体”已经完全可以进入自动导航模式,都深得上意,而不必费时揣摩上意。像白士德那类爱党爱到很出面的人物,已经不合时宜。现在出来的都是世界仔和二丑:

义仆是老生扮的,先以谏诤,终以殉主;恶仆是小丑扮的,只会作恶,到底灭亡。而二丑的本领却不同,他有点上等人模样,也懂些琴棋书画,也来得行令猜谜,但倚靠的是权门,凌蔑的是百姓,有谁被压迫了,他就来冷笑几声,畅快一下,有谁被陷害了,他又去吓唬一下,吆喝几声。不过他的态度又并不常常如此的,大抵一面又回过脸来,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点,摇着头装起鬼脸道:你看这家伙,这回可要倒楣哩!这最末的一手,是二丑的特色。因为他没有义仆的愚笨,也没有恶仆的简单,他是智识阶级。他明知道自己所靠的是冰山,一定不能长久,他将来还要到别家帮闲,所以当受着豢养,分着余炎的时候,也得装着和这贵公子并非一伙。(鲁迅《二丑艺术》)

即是二丑,又何必“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呢?岂不是露馅。 阅读更多 »

批李光耀少年余澎杉在美国获释 新加坡网民眼不见为净?

with one comment

BBC中文网       2017-9-27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1410397

余澎杉从芝加哥一处移民部门拘留设施获释后对记者展露笑容。(图片版权 Reuters)

美国芝加哥一个移民事务法庭驳回联邦政府反对给与新加坡博主余澎杉(Amos Yee)政治庇护的上诉,当庭释放余澎杉。

18岁的余澎杉在2015年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后发表批评李光耀与新加坡政治的视频与博客文章,两度被当地法院判罪。

他在去年12月抵达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今年3月获得批准,但因美国国土安全部提出上诉而一直被收押。

美国移民上诉委员会上周裁定维持下级法院裁决,批准余澎杉的政治庇护,余澎杉在星期二(9月26日)获释。

余澎杉步出芝加哥的移民羁留设施后对媒体表示,他感到“喜出望外”。据美联社报道,他还表示已有计划发表新的视频,内容主要是批判新加坡政府,而且有可能“扩展我的作品(内容)到美国政治之上”。

余澎杉并在其Facebook上载一张与一名支持者合影的照片,宣示他已经是一位“自由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7, 2017 at 8:57 下午

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获美庇护 高喊:自由人

leave a comment »

新头壳/洪翠莲     2017-9-27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09-27/98920

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左)获得美国联邦法院认可政治庇护,开心在脸书宣布:“我是自由人!” (图:翻摄余澎杉脸书)

曾经因为上传李光耀的讽刺影片,遭到新加坡2度判刑入狱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再度获得通过。美国联邦移民上诉法院26日维持芝加哥移民法院法官的原判,向余澎杉提供庇护,裁决后不久,余澎杉即获移民当局释放,有了庇护身分,他将有资格在1年内申请绿卡。

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2015年3月逝世后不久,余澎杉上传1份嘲讽影片到Youtube,内容涉及批评、嘲讽李光耀,新加坡政府4月便以“伤害他人宗教或种族情感”、“发放猥亵物品”及“滋扰”等罪名,将他拘捕。开庭期间,余澎杉还受到路人甩巴掌攻击,法庭甚至将他拘禁在精神病院,最后判决他4个星期的徒刑。

2016年9月,新加坡当局再度以“冒犯基督徒及穆斯林宗教情感”等罪名,判处余澎杉6个星期的徒刑,服刑期间,他在狱中遭到殴打。直到去年12月16日,余澎杉前往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余澎杉抵达美国寻求庇护后,遭到移民当局扣留至今。

芝加哥移民法庭3月24日裁定,余澎杉因其政治言论在星国受到政治迫害,准许给他政治庇护。美国移民法庭法官柯尔(Samuel Cole)裁定,新加坡当局对于余澎杉的追诉、拘禁以及虐待,构成对其政治意见的迫害,证据显示,新加坡当局对余澎杉的诉究,目的是要叫他闭嘴不要批评政府。柯尔并将余澎杉定位为“少年政治异议人士”。

不过芝加哥法院的裁定,并未受到美国国土部的认同,因此向联邦法院提起上诉。外电报导,美联邦法院26日裁定,维持芝加哥法院的判决,移民上诉委员会认定,余澎杉在返回新加坡时将受到迫害,是“有根据的恐惧”。

现年18岁的余澎杉在获得庇护后,随即获释,打包离开芝加哥市郊的坎基卡县监狱。他向美联社记者表示,感到很荒诞,未来打算继续制作有关新加坡以及可能涉及美国的政治短片。他也在脸书兴奋宣布:“Amos Yee is now a free man!(余澎杉是自由人)”

律师格罗斯曼(Sandra Grossman)表示,余澎杉有了庇护身分,将有资格在1年内申请绿卡,居留在美国。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7, 2017 at 10:16 上午

哈莉玛“被当选”值得庆祝

with 2 comments

伍依      2017-9-15

这次的“官选总统”表明看来是行动党人的胜利,实际上是栽了大跟头,这或许是行动党人走向衰败的一个转折点。行动党人再如此继续下去,必将“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可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黔之驴》是柳宗元的作品《三戒》中的一篇。(《三戒》含《临江之麋》《黔之驴》《永某氏之鼠》三篇寓言)写的是一头驴被一只虎吃掉的故事。

这篇文章寓意深刻,具有鲜明的针对性、现实性。作者在《三戒》的序中说:“吾恒恶性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或依势以干非其类,出技以怒强,窃时以肆暴。然卒迨于祸。有害淡麋、驴、鼠三物,似其事,作三戒。”由此可知,作者写这三篇寓言,是为了警戒世人:毫无自知之明而肆意逞志,必然自招祸患。

行动党人不知道有没有读过这篇寓言,以行动党人的中文水平,恐怕也难于读懂寓言的真意。

从李光耀执政时期起,就惯于耍弄各种伎俩,以维持统治。在耍弄伎俩时,行动党人总是“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外形庞大好像有德行,声音宏亮好像有能耐,假使不使出它的技能,老虎虽然凶猛,(但)多疑、畏惧,终究不敢猎取(驴子)。如今像这样的下场,可悲啊!

牢牢稳住政权是目的,其他一切都是借口。目的不会变,借口可以变来变去。尽管借口不同,要做的事却完全相同。行动党人说为了保留少数族群能当选议员,设置了“集选区”制度,现在为了能让少数族群当上总统,再次修改宪法,于是所谓“民选总统”的“保留制度”就出笼了,目的不外乎扫除“外人”的干扰,让行动党人在意的内定人选一定能“被选上”。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保留少数族群说是为了照顾到少数族群,可偏偏全新加坡竟找不出一个马来人来当总统候选人,竟硬生生地推出半个马来人来充数,这是对马来人的关怀还是羞辱?马来族群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耻辱?相信是五味杂陈吧。

联系行动党人从创党以来的政治遭遇,在党内斗争,加入马来西亚的全民投票等事件中,不难理解从李光耀开始,就面对强大的政治阻力,如果不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玩弄伎俩,李光耀等行动党大佬,早就被扫出政治舞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5, 2017 at 9:12 下午

官主是个好东西

leave a comment »

天尝地酒      2017-9-14

那年,中国俞可平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新加坡立即有不少人在《联合早报》上高唱反调,说民主属于西方不适合东方,甚至列举台湾议会朝野的恶斗抹黑民主。

既然民主不是个好东西,对新加坡政府来说“官主”自然是好的。因此,哈莉玛可以在毫无对手竞逐,没有人民一票支持下当选新加坡第八任总统。李光耀曾搞了个投空白票也算是赞成新加坡并入马来西亚的全民公投;李显龙则是创立了一个少数族裔总统轮任的制度,借机排除陈清木问鼎总统职位的机会。

“皆因伪装的民主,被有心人操控!一句民主可以被轻易叫出,往往不易得到真心实意的实现。民主既可以成为操弄人心的工具,用来收买人心;也可以成为打击异己的武器,用来除掉对手。”这是新浪博客江宁霄汉生在《伪民主的成功下,哪来真民主的思想自由?》一文所说的。他又说“民主运行的轨迹中,一旦权力有了不受约束的迹象,民主的贞洁就会受到玷污,进而堕落成伪民主”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4, 2017 at 2:50 下午

被讥傀儡总统 反对派拟静坐抗议

leave a comment »

文汇报     2017-9-13
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9/13/GJ1709130008.htm

新加坡在总统选举中首次启动“保留机制”,限制只有马来人参选,引起争议,如今哈莉玛更在毫无竞争下自动当选,令舆论更为不满。虽然主流媒体普遍低调处理反对声音,但网上骂声连连,有网民质疑哈莉玛不符合财政管理经验要求,甚至形容她是为了执政人民行动党政治目的而诞生的“傀儡总统”。

新加坡政治分析员林义明说,新加坡总统既然是“民选”总统,就必须获得选民委托,如今少了选举这个过程,不符合每个选民的愿望。

不少新加坡人在社交网络以“#NotMyPresident”(不是我的总统)抗议哈莉玛缺乏民意认受,著名反对派人士吴家和亦发起周六下午在芳林公园静坐抗议。在新加坡8频道新闻的facebook专页上,不少网民留言批评当局做法,用户Eugene Kang说:“选举证实了行动党彻底的腐败到极点。”也有网民认为,出现这个情况应归咎于大部分新加坡选民在国会选举中支持人民行动党。

相关链接:

静坐抗议——#不是我的总统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4, 2017 at 12:2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