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治自由’ Category

新加坡艺术家单人抗议被控违法,本月底开庭预审

with one comment

关键评论    2018-5-21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6153

“单人集会也被视为非法是非常荒谬的”,新加坡社运组织CAN成员Rachel Zeng说,“这显示出当局对于异议与批判的高度不容忍”,根据Asia Times报导,她续而指出,谢太宝入狱以来从未获审判,如今当局提控声援他的Seelan Palay,其实是延续了司法不正义。

新加坡艺术家Seelan Palay 因为进行单人抗议而被捕,将在本月30日进行预审。(图为档案照,非当事抗议。)Photo Credit: Reuters /达志影像

上周五,新加坡一名33岁的艺术家Seelan Palay被控参与无证游行,违反了新加坡《公共秩序法》。

一旦罪成,初犯将被罚款最高新币3千元,累犯则最高罚款新币5千元。

上述所指的“无证游行”其实是发生于2017年10月1日,Palay发起了一项名为《盘问镜子:三十二年》的艺术行动,内容主要质疑新加坡政府为何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囚禁与软禁前国会议员谢太宝长达32年之久,当年,当局指控后者是颠覆政府的共产份子,一直到1998年谢太宝才重获自由。

这项艺术行动最早是在“芳林公园”开始,芳林公园是全新加坡唯一可以合法集会,不需许可证的地点,随后,为了凸显其批判意图,Seelan Palay先后在数个地点行动,如国家艺廊,最后一站则定于新加坡国会前,Palay也是在此行动半小时后被上铐逮捕。而他的“行动”,其实只是手持一个画有图案的镜子,独自站立在各公共空间,仅此而已。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眼睛看大马变天

leave a comment »

凌志渊     亚洲周刊 2018年5月27日第32卷20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26527577937&docissue=2018-20

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种族平等精神,为何大马不可以?大马和平变天,也予新加坡启示,如何透过选举的力量,制衡傲慢的权力。

连接新加坡与大马的长堤:两国关系密切

新加坡怎么看大马变天?香港《信报》五月十五日的林行止专栏赫然出现“星马合并时机再现”的文章,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建立一种如“一国两制”的合并,绝非妙想天开。但熟悉两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星马两国也没人谈论。新加坡只有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提过两国可商议再合并,但现任总理李显龙在任十四年间从未提过,而重掌大马首相职的马哈迪当年也与新加坡关系不佳。

更重要的是,马新两国立国理念南辕北辙,新加坡重视不分种族的平等,大马则是马来人优先,写在宪法上。加上两国经济水平差距太大,合并是天方夜谭。

但这样的言论,对大马的民主发展是一大启示,也就是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它的内部种族平等精神,没有法律的歧视,不会在“土著优先”的名义下,将赤裸裸的种族偏见“合法化”,让大马很多的华人都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浩叹。事实上,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估计至少有几十万,他们这次大部分都有请假回大马投票,参与变天,自然也会在胜利喜悦之后,反思为何新加坡可以种族平等,而大马不可以?

不容否认,对马国变天忧虑最深莫过于新加坡。下台的大马首相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关系良好,连带马新两国发展也一帆风顺,未来则需要新加坡更多经营。然而对李显龙的执政党来说,最大隐忧是变天背后对新加坡人的启示。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异议人士近年遭受打压时有所闻,人民多不愿触碰敏感政治课题,反对党平时也温顺。然而马国“造反”成功,若施政能出现清新局面,包括马国移民在内的许多新加坡人就难免更大胆,发出更多对执政人民行动党的挑战。 阅读更多 »

天黑请闭嘴:新加坡的附庸式“新闻自由”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8-5-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115247

当局似乎预设了,新加坡现在的建国二代、三代、四代,会愿意如建国一代那样,对故障的地铁,或是日渐拥挤的城市等问题闭上他们的眼睛——相忍为国,然后享受“非关政治”的媒体娱乐。只不过,在新闻自由化的浪潮下,现在的新加坡,还是李光耀时代、那个乖乖闭嘴跟随政府的新加坡吗?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美联社

4月初,马来西亚率先全球通过禁止“假新闻”的法案,未来在知情情况下制造、散布“假新闻”者,最高可能面临6年有期徒刑,而在大马旁边的“狮城”新加坡,也如火如荼展开对于“假新闻”的打击。尽管这个岛屿国家从未停止对于新闻内容的审查,不过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对于这个新闻学者认为,网路媒体业本就不比马来西亚发达的国家来说,恐怕是雪上加霜。

“社会稳定”一向是新加坡治国的基本逻辑。今年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脸书上指出“假新闻”对于社会秩序的危害,提及1969年马六甲就曾因谣言而造成数百人死亡的种族暴动;星国国会不久也通过决议,设立“线上蓄意假消息”的10人特选委员会来处理这个议题。

在3月22日的公听会中,特选委员会找来Google、Facebook等多家科技公司的代表出席,征询他们对于打击线上假消息的作法。Facebook 代表认为,新加坡已经有诸多法令限制“仇恨言论”、“毁谤”及“假新闻散布”,若再制订新的法律,可能会阻碍社群媒体平台透过自身机制来解决相关问题的现有渠道。

不过,比起接受Facebook代表的谏词,新加坡内务部长尚穆根却“老辣”地连结起当时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将场子变成星国阁员训斥Facebook亚太区高层米尔纳的法庭讯问,把资料外泄一事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模糊焦点,引发网友热议。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图/美联社

接着在29日的公听会上,尚穆根再次杠上牛津大学的新加坡籍历史学者覃炳鑫。覃炳鑫指控,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就是制造“假新闻”的元老——李光耀政府——于1960年代,打击异议分子的“冷藏行动”,透过制造“假新闻”,将政敌塑造为共产主义份子,打压言论自由、逮捕异议份子。随后,尚穆根为此与覃炳鑫展开长达6小时的马拉松式辩论,话题再度失焦。 阅读更多 »

第四代领导层须学习的重要一课

with one comment

马谦竹    2018-5-2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502-1425

如果行动党还没有忘记“分水岭大选”的教训,那就是今天的从政者必须态度谦卑。这是争取建立与民众互信的基本第一步。但是更重要的是,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国内外局势,行动党不可能再证明且说服新加坡人它拥有所有的答案,而且绝对正确。这就意味着它必须真诚地希望集思广益,征求民间的智慧。要做到这点,它首先就必须改正自己对待忠言逆耳的态度;而且还要学习进一步鼓励辩论,甚至异议。

被官方贴上“修正主义历史学”标签的民间历史学者覃炳鑫利用听证会的机会,在陈情书公开指控人民行动党才是制造假新闻的最大元凶。(Gov.sg视频截图)

第四代领导层须学习的重要一课,是如何正确地对待异议。建国时期那种把“人民内部矛盾”当做“敌我矛盾”无情打击的做法,已经不适用于这个时代了。

最近较引人瞩目的例子,当然是国会召开的关于“假新闻、假信息”的公开听证会。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同被官方贴上“修正主义历史学”标签的民间历史学者覃炳鑫的六小时激烈交锋。就这六小时的交锋本身,舆论的批评主要是它偏离了听证会的主题,当然也有对尚穆根咄咄逼人的态度表达不满的声音。

从新闻到历史,尚穆根与覃炳鑫激辩六小时。(联合早报)

持平而论,是覃炳鑫首先挑起这起“事件”的。

他利用听证会的机会,在陈情书公开指控行动党才是制造假新闻的最大元凶,所以不可能不准备面对行动党当局的强势回应;否则就等于坐实了他对行动党的指控。

同时,覃炳鑫在听证会上也被迫承认,他并没有研究包括马共总书记陈平等要员所撰写的回忆录等历史资料。这对于他的学术专业性当然是个硬伤,也暴露出他或许因为介入社会运动太深,而失去了作为学者应有的距离感和冷静。

但是,尚穆根没有掌握好分寸的对他严加拷问,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在镜头前其实也不怎么讨好。而很不幸的,讨好在现代大众民主是个必要之恶。阅读全文»

德智库转型指数报告书 东南亚政缓经快

leave a comment »

南洋志/编译:Yun-Ling Ko     2018-4-25
https://aseanplusjournal.com/2018/04/25/aseannews20180425/

新加坡总统府(Photo Credit: HargaiNyawa @Flickr CC BY-ND 2.0)

德国智库贝图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近期发布了2018全球转型指数(Transformation Index),针对129个国家的民主化、经济与社会发展程度进行评比。

自2003年起,贝图斯曼基金会每两年一次出版转型指数报告,邀请各地专家依照一国的政治转型、经济转型和政府治理三大范围的指标评分制订。2018年发布的报告及是自2015年至2017年间的发展作出评估,此次报告中,转型最成功的前三名分别为捷克、爱沙尼亚、台湾。

根据该报告,东南亚国家的转型情况中,新加坡因为经济转型仍名列前茅,整体排名仍为东协第一,不过新国政治转型上近年增加不少障碍。菲律宾与印尼则在东协排二、三名,而缅甸虽整体转型排在最后,但政经发展上有所进步,整体排名比前次报告上升七名。综观东协十国,政治转型相对于经济转型缓慢,呈现“政缓经快”的发展趋势。

东南亚国家的转型指数

整体排名
国家 政治转型
经济转型
政府治理
24 新加坡 69 6 30
38 菲律宾 50 33 69
45 印尼 43 51 48
53 马来西亚 78 22 54
87 泰国 110 43 95
94 越南 108 69 78
103 柬埔寨 103 96 113
106 寮国 118 86 95
111 缅甸 104 114 92


新加坡:威权倾向有所回升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PAP)自2015年李光耀逝世后的第一次大选中大获全胜以来,威权倾向有所回升。例如在2016年五月举行武吉巴督选区补选时,警察曾针对两名人士涉嫌违反“冷静日”规范进行审问。冷静日(Cooling-off Day)为选举投票日前一天,政府禁止所有政治宣传活动。警察针对两名人士在其社交软体上的贴文进行审问,分别是经营政治部落格的Roy Ngerng和政治异议者Teo Soh Lung,这是第一次有违反冷静日规定针对个人的审讯。两位皆表示,问讯时警察并未持有搜索令就前往他的住处,拿走他的笔电与硬碟、记忆卡、手机等,并历经长时间的审讯。新加坡选举局的声明则表示,自2011年规范实施以来,其实在选举中有多次违法行为,过去几起违规多是无心,所以以警告方式处理,然而这次属于严重违规,例如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网站持续发布与选举有关文章,才下令警察进行调查;而为了调查需要,必须检查电子装置来查看违规者的贴文。很巧的是,这些违规网站与个人的贴文都是支持新加坡民主党候选人徐顺全(Chee Soon Juan)。 阅读更多 »

国家如何对待学者?──从新加坡一场六小时的听证会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魏月萍    2018-4-13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4/13/1-61/

新加坡政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日前举办公开听证会接受公民组织和个人建言,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事后引发百多位国际学者连署,抗议听证会的审问方式,学者的诚信和学术信誉受到政治人物审查,恐对学界形成“寒蝉效应”,冲击新加坡的学术自由。当听证会转变为公审会,原来为收集各专业领域意见、听取建言与多方意见的公共论说场域,却成为“伪学术法庭”。这已经和假新闻议题或反假新闻法的制定毫无关联,而是一场以国家为名,对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抗衡行动,同时也是一场捍卫政治行动合法性的保卫战。

(来源:Phuket News)

网络假新闻(online fake news)猖獗流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新加坡政府从2018年3月14日至29日举办为期八天、由十人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公开听证会”(public hearing,以下简称听证会),渉及六十多个组织和个人提呈建言,备受大众关注。但本有公民谘询和审议意义的听证会,却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不过在看完六小时冗长的录影后,说辩论恐未甚贴切。在大多数以“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是还是不是”的主导口吻底下,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下图左)和旅英历史学者覃炳鑫(Thum Ping Tjin,下图右)的一来一往,说得轻一点,仿佛是“论文答辩”现场,说得重一些,俨然是“伪学术法庭”。

覃炳鑫虽然是旅英历史学者,多年来在自己经营的广播电台,讲述有关新加坡的历史,以学术介入现实。他同时也是牛津大学东南亚研究项目的主要协调人,并和自由撰稿人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创办立足于东南亚新视野的英文评论媒体New Naratif(《新叙事》)。覃炳鑫在呈交给听证会的陈情书中,虽然提出扩展媒体通识课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废除《报业与印刷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等具体方案以制止假新闻的过度扩张,但他抛出的两个核心议题,却是“直剿蜂巢”:一、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是假新闻的散播者;二、无论是1963年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其逮捕行动目的乃在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

(来源:Phuket News)

以上两个核心问题实互相关联,这是因为无论是1963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背后支持逮捕行动的合法性,乃在于认为当时一些左翼或地下组织,受到马共阴谋的唆使,试图进行不利于新加坡的政治活动。鉴于此,尚穆根和覃炳鑫“辩论”的核心便在于:在1950至19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的流布?其次,工会、华文中学、文化组织或左翼团体,是否受到共产主义阴谋论的影响,同时也是共产党统一战线(Communist United Front)的一部份?马共是否利用一些地下组织来宣传他们的理念,以及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cialist)是否被马共渗透等问题。 阅读更多 »

声援覃炳鑫博士与维护新加坡学术自由的公开信

leave a comment »

世界各地学者    2018-4-13
原文: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BMoUZwccZVGzLdmerIk4-wWGYC9X04ONTNcxTdGjNM9ueA/viewform

尊敬的张有福先生,

以下署名的是关注历史和/或新加坡的研究、或新加坡学术自由的全球学术界成员。我们谨此致函给您,对您的委员会对待我们的学术界同仁覃炳鑫博士的方式,以及此事对新加坡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的影响,表达深切关注。

您的委员会最近举行了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或所谓的“假新闻”的公开听证会。原则上,我们欢迎这种在新加坡并不寻常的做法。虽然对蓄意在网上散播信假息的担心是合理的,但在世界各国也有人高喊“假新闻”以压制不同的声音和限制媒体自由。因此,采取适当和合理的手段至关重要,与专家及社运团体进行公开商讨是确保这点的有益方式。

无论如何,您的委员会的行为表明,新加坡政府对限制公民自由,比防止所谓的“假新闻”更感兴趣。重要的社运活跃分子在等候了几小时后,在听证会上只有几分钟的时间陈述。另一方面,覃炳鑫博士却被一名部长审问了六小时。我们特别关注这件事。尽管您的委员会表示不是对“冷藏行动”进行调查,但是,那位部长却对覃炳鑫博士进行了盘问。在过程中,他以轻蔑的态度对待覃博士和他广受尊重的学术成就。听证会的明显目的不是确定“假新闻”的威胁程度,而是攻击和贬低一名对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历史论术提出批评的杰出学者。这可能对新加坡的言论和学术自由产生寒蝉效应。

对网络虚假信息的真正关注,而不仅是政治上的需要,也意味着对真相的关心。真相不是由政府勒令产生的,也不能在国会设立的委员会上被审讯。学者是通过严谨的调查研究寻找真相,然后将所发现的结果交由同行专家进行同行审评。覃博士在世界两所优秀的大学——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接受培训,他的研究成果经过上述过程。那个审讯覃博士的部长并没有经过任何这样的培训,他根本没资格对覃博士的研究进行同侪审评。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