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政治自由’ Category

你想让恶霸来当你的政府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鄞义林(Roy Ngerng)      译者:网络公民/北雁       2019-1-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1/鄞义林:你想让恶霸来当你的政府吗?/

示威者在2013年6月8日,于芳林公园竖立的一个墓碑模型,象征因为政府推行网络新闻的新政策,导致“言论自由死亡”。 人权观察组织在上周五形容,我国扩大对网络的媒体审查,将削弱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图源:路透社)

有人认为,新加坡总理控告某博客,还是某个新闻平台被政府起诉了,都无关紧要。

他们说: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到其他平台阅读浏览,新的网站会出现的。

区伟鹏经营的“打哈欠面包”(Yawning Bread)博客,第一篇文发表于2003年。在2012年,他被新加坡政府起诉藐视法庭,并在2015年被判有罪,罚款八千元。“打哈欠面包”最后一文写于今年1月,区伟鹏写了整整14年。

我在从2012年开始在博客“诚心真相”(The Heart Truth)撰文。2014年,我被新加坡总理以民事诽谤提诉,并在2015年被判罪名成立。法庭要我支付总理18万元的损失。我在2016年八月续笔,在去年八月上载数份文章前,还暂停了一阵子。我只写了四年,共700篇博文。

梁实轩的博格就是“Leong Sze Hian”,最早的一篇博文写于2007年。在去年12月,他被总理提告诽谤,可能面对数十万元的赔偿。他的最后一篇文章写于2018年11月,他写了整整11年。

梁实轩是第二位被总理提告的博客。

当人们要写些有关新加坡的事,就面对许多风险,但还是有人继续为国家时事发声。除了博客,还有诸如许渊臣和 Kumaran Pillai等坚守独立新闻网站《网络公民》和《独立新加坡》,当然还有TR Emeritus的Richard Wan。

他们甘冒风险,是因为他们也希望,这个社会可以有更好的运作方式,让缺乏话语权的人声音也能被听见,开创一个发展能让全体百姓受惠、而不仅限于特定群体的新加坡。

但我们不能只在背后摇旗呐喊,仰仗这些少数人为我们发声。他们才最需要我们实际的支持,并且成为这场社会运动中的一部分,和他们一起站稳阵线。我们必须相信,团结起来、互相扶助是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只有这样才能带来改变。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8, 2019 at 2:03 下午

为新加坡未来的政治格局组织起来

leave a comment »

陈华彪     2018-12-31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380908452045549&set=a.652436438226091&type=3
原文:https://forsea.co/organising-for-future-politics-in-singapore/

数码科技是把双刃的利剑。毫无疑问,行动党将利用所有一切的资源,更进一步遏制异议者的成长。为了反抗它们,我们必须不只是当个“键盘侠”,反对派势力也需要逾越传统的山头界线,带来适合数码时代的变革。

当政客们需要求助于脸书的扎克伯格审查那些被视为有问题的内容时,这意味着世界局势变成了什么样呢?

这表示在数码时代,像新加坡政府那样的独裁者与控制狂再也无法垄断资讯传播工具,他们也无法依靠对媒体的控制影响人们的想法。因此,他们狂乱地将异议新闻污蔑为“伪造”,并制定法令将发表在社交媒体的自由言论定为犯罪。

这是新的斗争前线。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虽以自己走在尖端科技的前头而自豪,但它仍然深陷在类比时代设计的社会控制的政治泥沼之中。

因此,2019年新加坡最大的一场博弈将是李显龙总理对社会评论家与博客梁实轩的诽谤案件。长期观察新加坡政治的人士都知道,审理诽谤案件的法庭已经成为这个岛国的政治刑场。对于一名政治人物而言,在诽谤诉讼之后破产就等于被斩首!

和以往不一样,过去民众只能无可奈何叹息罢了,深恐批评言论会在”藐视法庭”这一过时法令下被刑事起诉。现在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情况。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 2019 at 5:20 下午

新加坡的新挑战

leave a comment »

FT中文网/维克托•马利特,斯特凡尼娅•帕尔马    2018-11-2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0327?full=y&exclusive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表示,在新加坡,只有成为偏执狂才能生存。但面对现在的新挑战,他们不仅需要偏执,还需要乐观。

在1997年至1998年那场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不久,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表示,执掌英特尔(Intel)的计算机科学家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一本书的书名可以是新加坡的国家座右铭。这本书是《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20年后,李显龙现在是新加坡的总理,这个蓬勃发展的东南亚城市国家现在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克服这些挑战对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而言困难重重。这些挑战包括:国内围绕李显龙继任者人选的紧张政治角力,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对抗带来的影响,以及一个已经非常先进的经济体如何实现必要的现代化升级。

政治分析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法学教授陈庆文(Eugene Tan)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提心吊胆的时期。”

他指出的问题包括:收入不平等(电影《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的故事背景就设置在新加坡,但新加坡600万居民中有许多人难以维持生计),中国在亚洲各地明白无误地展现其实力,还有去年李显龙与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及家人围绕已故的父亲李光耀(Lee Kuan Yew)的遗产发生的激烈争执。李光耀是新加坡开国之父。

最近邻国马来西亚发生的政治地震增加了新加坡政府的忧虑——在1965年独立之前,新加坡曾短暂地属于马来西亚。李显龙与前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关系密切,但纳吉布和曾经的执政党马来民族统一机构(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在今年5月的大选中被赶下台,原因是民众对根深蒂固的腐败感到愤怒。 阅读更多 »

把一切公民运动都看作反动 新加坡社会怎么可能文明和谐呢

with 2 comments

狮城之音    2018-11-14
https://vosingapore.wordpress.com/2018/11/14/把一切公民运动都看作反动 新加坡社会怎么可能文明和谐呢

一个健康的社会,就是要允许人们发声,让社会上能有共鸣和理解。一个社会要进步,也往往就是要有人能够与大家分享他的痛苦,整个社会一起想办法解决他的痛苦,为每个人营造一个更好的社会。

今年7月份,圣若瑟书院副院长在对学生的内部讲话里,解释为何取消同性运动活动份子到校为TEDxYouth@SJI进行演讲时,断言“一切公民运动都会造成社会分裂”

当然,作为一间天主教学校,校方决定不让同性恋主义得以在校园内宣传,或许有情有可原的成分。然而,把已经安排好的活动临时取消,难免有审查之嫌,容易给学生形成审查的不良示范。当然,在新加坡没有言论空间和自由的语境下,这么做完全合理,或许还是为踏入社会进行的很好的“准备课”。

不支持同性恋就算了,因为考虑到宗教的敏感和原则。如果院长是以宗教教义和原则进行论辩,或许不会有很多人(除了“极端”自由主义分子外)有意见。但副院长选择用“一切公民运动都会造成社会分裂”这么负面的角度切入来“诋毁”所有社会公民运动,就已经不是宗教敏感问题了。它已提升到对于社会参与和政治权利的反动论述了。不过,跟审查制度和文化一样,对公民运动的抗拒,或许也是符合当下政治环境的。试问,行动党又何曾鼓励过真正有意义的社会运动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5, 2018 at 2:44 下午

尚穆根的“禁忌(No No)”是我们政治毅力的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9-8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301376339998761
英文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08/shanmugams-no-no-is-a-test-of-our-political-will/

为什么8月30日四名新加坡人和一名流亡者同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的会面,会造成新加坡执政党的惊慌失措?

会面的背景再简单不过了。该会面由我召集,经马来西亚资深活跃份子和作家希沙姆汀安排,并得到马哈迪医生的批准。我们见了面,并谈了80分钟。

我有四个目的。

首先是提呈一个新成立的组织“东南亚复兴力量”(FORSEA)的宣言:《东南亚人民宪章》。在场的人当中,只有希沙姆汀和我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其次,邀请马哈迪医生作为FORSEA首个研讨会的主题演讲者。

第三,了解马哈迪医生对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长远关系的想法,并研究如何进一步改善目前的关系。

最后,提呈一份改善柔佛关卡过境人流状况的建议。

由于这类性质的会面是史无前例的,我要让年轻同胞们分享这一特殊待遇。我邀请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参加,并将这邀请开放给其他有兴趣者。我构想的方式让每位新加坡访客能向马哈迪医生发出任何问题。覃炳鑫博士,记者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以及社会工作者和活跃份子范国瀚皆以个人身份出席。

希沙姆汀和我在与马哈迪会面之前向四位新加坡人介绍了会面的方式。在会议室里,马哈迪医生的两名助手作记录。在整个会面中,并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都在场。

我代表FORSEA向马哈迪医生发表讲话,并邀请他出席预定2019年举行的大会并以主题演讲者身份发言。恰恰和新加坡部长要公众相信的情况相反,包括覃博士在内的四名新加坡人都没有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的政治。

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向新闻界介绍了FORSEA大会的情况。新闻发布会由包括亚洲新闻台在内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媒体摄制。媒体的报导明确显示,覃炳鑫博士和即将举行的大会无关。他在新闻会上没有说了些什么足以被解释为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内政的话。报章有关会面的标题告诉了读者,我邀请马哈迪医生在一场有关东南亚民主的大会上发言。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人民行动党律政部长在没有证据基础的情况下怀疑覃炳鑫博士或韩俐颖的爱国情操,并滥用他的职权,针对他们发起莫须有的攻击,说道:“但我认为我们不该邀请某一外国政客来干预我们的内政。我认为这是绝对的禁忌。” 阅读更多 »

覃炳鑫掀国家主权争议与政府玩猫抓老鼠,漫画家刘敬贤称见马哈迪“太天真”

with 3 comments

红蚂蚁/沈泽玮    2018-8-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03-1890

异见人士批评政府不重视民主自由人权,批评政府政策失误或者是替弱势群体发声,这些行为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是必须受到肯定的。但一旦打出“主权牌”、触碰到国家主权红线,被看作是“勾结外国势力”时,那所有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所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用膝盖想也知道,“主权牌”在新加坡会有市场吗?

左起:尚穆根、覃炳鑫、谢健平。行动党两位议员过去两天先后向覃炳鑫施压,要他就国家主权立场表态。(郭跃男制图)

面对行动党议员的“逼供”,历史研究员覃炳鑫终于打破沉默,今早针对他在面簿上掀起的“主权争议”做回应。

不过,他并没有针对“新加坡是不是马来西亚一部分”的命题做回应,而只是强调他“爱国爱民”,任何关于他背叛国家的想法是“荒谬且毫无根据的”。

覃炳鑫玩“主权牌”?

覃炳鑫上次在假新闻听证会上和尚穆根过招六小时,相信已经是成了被政府盯上的“坏小孩”。这一次,“坏小孩”看来又要让政府很头疼了。

话说,覃炳鑫和马国首相马哈迪会面之后,接连高调在面簿上发文,甚至在主权议题上打擦边球。他8月31日发文祝前马来亚联邦“独立日快乐”,也祝新加坡人“非正式的独立日快乐”。

红蚂蚁智商一般,不太看懂覃炳鑫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新加坡是前马来亚联邦的一部分吗?那指的是“过去式”,不是“进行式”吧?

政府出动“狙击手”逼迫覃炳鑫等人表态

国家主权议题不容半点含糊,政府出动一个较为低调的国会议员当“狙击手””,逼迫覃炳鑫表态。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国会特选委员会代主席谢健平9月1日发文说:“我很意外覃博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为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可能因为如此,他认为让马来西亚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国事是可容许的。”谢健平还说:“在我看来,覃炳鑫很明显的是对新加坡不安好心。”

显然的,行动党政府刻意把覃炳鑫那番话理解为“进行式”,是现在、是当下,刻意以激将法逼迫覃炳鑫把话说清楚。注意,谢健平在发文还补上这么一句,“有意思的是,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竟然和覃炳鑫扯在一块。”很明显的,官方也要逼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表态。

谢健平扩大战线 成一大败笔

这一场“敲打”看似进行顺利,但坏就坏在,谢健平没有把攻击火力集中在覃炳鑫身上,反而去扩大战线,把另一位异见人士张素兰和民主党给拖下水,模糊了焦点。

谢健平指张素兰在时评网站的留言中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然后把覃炳鑫、张素兰和民主党全部打包成一个统一战线的敌人一起打,结果打人不成反被打,今天在面簿上向张素兰道歉。这也让人又想起我们那个高高在上的威权政府无所不包,连骂人也要“全包”下来骂,网民看了肯定要给异见人士送上同情分。

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反驳谢健平

9月2日,新加坡民主党在面簿澄清覃炳鑫和张素兰都不是民主党党员。

同日,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

韩俐颖谢建平张素兰.jpg

韩俐颖(左一)和张素兰(右一)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郭跃男制图)

张素兰指身为对抗网络假信息国会特选委员会成员,谢健平不应作出这类“不负责任、煽动仇恨”的言论,并要求他删文。张素兰也在面簿上强调自己不是民主党党员,然后反驳谢健平说,当她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时,那个语境是放在视频中的英属马来亚时期,并指责谢健平将她的话断章取义。

韩俐颖则在面簿称,谢健平的贴文引起网民对他们的鞭挞,甚至因此收到死亡恐吓。她指谢健平的言论“毫无根据”,并要求他撤除贴文。阅读全文»

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透过司法、控制媒体、以及恶法打压异议份子,藉此牢牢掌控政权。新加坡属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政体,但是有形无实,使他成为一个“自由主义专制国家”(liberal authoritarian state)。

历史学者覃炳鑫

历史学者覃炳鑫认为,新加坡当权政府人民行动党对国家公器的使用和社会结构操控,都有别于马来西亚。他从历史进展过程和体制角度,分析新马两国的不同之处,阐述新加坡当权者,拥有极度倾斜的选举游戏规则、高度集中的权利,还有近乎包山包海的社会文化控制,成为新加坡变天的层层阻碍。

从社会经济层面,国阵并没有如人民行动党一般,集中式地垄断政权。“1955年选举,国阵横扫51席。不过在一些地方议会却败给反对党(而后国阵索性取消掉地方议会选举,直到今天仍未回复)。在此后选举,也无法掌控一些州属政权,如吉兰丹和登嘉楼。

“1969年,513事件爆发,当时国阵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悬空国会,推出新经济政策、国家五大原则等有利国阵政权的政策。在1974年,说服民政党和伊斯兰党加入国阵。”

覃炳鑫是在本月18日,出席在邻国柔佛举行的“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时事论坛上,列出处以上历史事实,让出席者了解马新两国、国阵和人民行动党之间的差异,从而得知两国面对的不同处境。

他说明,国阵从未如行动党般,享有过绝对论断的政权,马国幅员较广、社群多元,政治体制分为多层次。

相对下,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取得政权后,马上废除地方议会、市镇会选举,权力集中,取消各独立组织,或以新组织取而代之,例如直接由总理管辖的人民协会。

再者,破坏新闻独立,把所有媒体由国家掌控。至于可能成为异议分子温床的律师公会、宗教团体、工会和独中等,不是被收编就是被废除。

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