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教育’ Category

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8-18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8/sota-6-sota.html

以SOTA“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为题重点报导,而实际上这位SOTA学生的获奖却是建立在“放弃当初艺术梦想”的基础上?这究竟又是在表扬SOTA 还是讽刺SOTA?!

昨天在报上看到有关总统奖学金的报导。大标题是:《新加坡艺术学院学生获总统奖学金》。

根据这位新加坡艺术学院“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的获奖致辞:“自己怀着成为世界著名芭蕾舞蹈家的梦想进入SOTA ,历经6年的努力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归属不是舞台,‘生活不能尽如人意’。”(年纪轻轻就讲这样的话?!)

这名来自乐赛学校高才班的“高材生”在入学SOTA 之后“却逐渐认识到舞蹈不仅仅是舞台表演,也涵盖舞蹈理论,历史,以及编舞方面”,“随着舞蹈家的梦想渐渐褪色,新的梦想取而代之……”。她说:“我不认为我会是聚光灯下的表演者,但我可以在幕后做出更多的贡献”。再次证明SOTA是“杀梦者”?(见附文

而她的新梦想是什么?就是:“选择成为公务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9, 2017 at 3:59 下午

学历学历在新加坡就是一个学听话的历程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7-7-1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x756.html

现在李显龙如果退下来,连一个合适的接班人都没有,一群漂亮的笨蛋高官只会跟着老大听话吹捧,看不到一个有主见有魄力的人才,人才都被小六会考、小四分流给打下去了,然而大多数孩子在这个年龄头脑还没有开窍呢,除非自己有钱出国留学,如徐顺全博士那样,但最后却搞成反对党。

在新加坡凡事都要讲学历,尤其是进入高级政府部门工作几乎个个都是奖学金得主,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而事实上学历学历在新加坡就是一个学听话的历程。

挑选听话的人,新加坡从人从很小的时候就被开始严格筛选了,小学四年级开始第一次筛选,小六再进行第二次筛选,从此人生的道路就出现了天各一方的巨大差距。

小学阶段孩子们的学习成绩往往都取决于父母的态度,只要父母抓的紧,那么外加孩子听话就基本上都能取得好成绩,按照老师教的父母准备的,补习老师加料的就够了。然而这些都必须建立在孩子的个性必须顺从老实听话,顽皮的孩子即使再聪明也会在小学阶段就被淘汰出局。从全局来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似乎这样的人接受高教育是危险的。

事实上,中规中矩形式的学习对思想活跃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恶梦,但新加坡的教育方式好像就是需要挑选这样中规中矩的人。所以我们现在才会看到内阁一大批漂亮的笨蛋,没有几个能够做事实的,只会考试拿奖学金,这些人连每天闹毛病的地铁也治不了,还怎么治国呢?

大家熟悉的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可以成为一个典型例子来谈谈。他在新加坡读书阶段一向成绩平平,之后连大学也考不上,但到了美国后,他却能够出类拔萃并取得博士学位,难道是说美国人都太笨?这样一来,新加坡那么多比徐顺全考试成绩好的人,岂不是新加坡早就可以统治全球了乎?乎乎乎?

其实这就很清楚的说明了新加坡教育存在着极大的片面性。这不是说中规中矩的学子不好,社会也确实需要这样的人,但教育的目的是启发培养全面人才,而不是只挑自己要的然后抑制其余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8, 2017 at 3:35 下午

无语羞问天:沉默不能,呐喊无声

leave a comment »

吴韦材    2017-7-11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语文是一种浸濡式教育,必须与生活行为密切互动才能具有成效,这说易不易,说难不难,就如所有婴儿也都是通过自己生活中的自然需求来学习母语。语文的群众推广,也只有让语文润物无声地通过其文化进入民间生活才能有望成为良性影响。倘若还是抱着一日和尚一日经地敷衍,难保又会像近日“光复”方言那样,弄成俗不可耐的搞笑闹剧,只会弄巧反拙让人失望而已。

众声喧哗中华文颓势不止

这些年来纵然当局依旧循例作出各类鼓励华语的活动,但我们的华文书写水平却从“日渐浅白”到“日渐苍白”已是不争事实。

以新加坡为非单一种族所组成的背景来看,除非个别种族对自己母文化拥有正确的尊重及价值认同,如若不然,在长年累月多元生活交流里要保养母文化亦不容易。加上新加坡经济模式为了生存必须朝向国际化,社会语境自然也就以英文为主,这环境下要保养单一民族的母语及文化,就比单一种族社会来得困难。

新加坡自十九世纪起其实就已是个多元文化汇聚地,对各族文化及语言的磨合我们其实不乏经验,两百年的历史也让我们拥有南洋岛国语言的风格成果,这些过去的经验同时也印证了母语文化在一个多元社会里除了各有其位同时也各有其独立价值,新加坡要继续成为一个成功多元社会,采取海纳百川共存共化的原则必须延续,才能培养出具有本土真味的人文气候来。

谈到新加坡的华文,其实早在战前及战后廿余年都有过坚实的水平。尤其60年代新马华文文坛一片蓬勃,华文文字媒体几乎就是当时华人的精神粮食,而在那些时代里,就读华校的学生也没遇过所谓学习母语的困扰。既是华人,用华语,书华文,是极其自然的事。再说那时要认的汉字,甚至还是繁体。

但这样的社会语境如今早已不再了。在今天的生活场景里,所听到的多是各种变相华语,书写方面则更教人尴尬,年轻一代似乎连认字都有问题,能真正书写的也就益发稀罕。

没有母语语言环境的华文教学堪忧

在华文教学方面,情况更今非昔比,70年代教育改制之后,传统华校正式消失,华文教学从早期透过各科目的通识式教学,沦为教学中的一项语文科目,而很多中学另辟高级华文,看似鼓励,其实是为方便那些已跟不上学习华文的新一代而分流。

笔者于2010至2012年曾受教育部邀派为驻校作家,进驻过10所中学及3所初级学院,来参与写作训练的基本是高华班学生,即使如此,交上的作文十有八九一看就是模式化美文格式,可想平日华文教学是何种模式,而模式美文毕竟还算通顺文字,遗憾是更多本地学生的书写能力就连通顺都说不上。

从几所学校的中二、三生交流里,发现他们对华文的态度是“其它更重要的学业功课繁重紧逼,就算很喜欢也无暇付出热情”的,这种反应让我明白其实华文在今天教学里纵有各类增益性活动,但在学生心里并不看重华文。

向一些学校负责老师提及这情形,他们答案也几乎充满无奈,大部分学校之内的语境其实也就以英文为主,课室外食堂内此起彼落的学生生活语言也就是本地化的Singlish。至此我不仅深感到学校变了,其实早前那个华人华语的环境也早就变了。 阅读更多 »

为了扑灭对艺术的热情?!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6-5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6/sota-sota-sota-20-sota-sota-sota-sota-5.html

假如处处以“务实”为前提,那就干脆不要吃力不讨好的尝试去“搞”艺术,如果真有诚意,就应该确保在这个环节里不能有外行主导内行的情况。(当然,这样讲不外天真,有关方面何曾为判断失误或无知无能而认错?)。

日前在一个亲戚的葬礼上遇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后辈。这个后辈很小就显示出在视觉艺术上的天分。后来也顺理成章的考进了SOTA(艺术学校)。

近日常听到一些来自不同渠道关于SOTA负面传闻。如:由于校方管理不当而使到许多老师集体离职?学生对此也颇有怨言。也有新闻报导说SOTA的毕业生毕业后有意继续往艺术方面发展者只约有20%!

由于好奇,就问这个后辈对这些事的看法。她表示情况是有点令人无所适从,她还有一年便毕业了,问及对毕业后的升学动向,她很肯定说如果考上了大学,她将不会选读和艺术有直接关系的科目!

这令我很感意外,因为:从谈吐中可以感觉她对艺术思维的成熟,仿佛已经有一种艺术家的气质,而当年选读SOTA也是一腔热情充满理想,为何几年后,还是年纪轻轻的,却给人一种意志消沉的感觉!

SOTA也算是在名校之列了,校舍堂皇设备先进,学费自然(?)也比一般普通学校都要贵出很多。建校原意应是要鼓励以及发扬艺术,也是发展“优雅社会”的方式之一?兴建一所艺术学校,原无可厚非,在这方面,政府也肯定投入了无数金钱,只是如今从一个“务实”的现实角度来看,真值得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8, 2017 at 1:05 下午

学校合并话题升温 学者提出种种质疑

with 14 comments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4-25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425-sg-leong-chan-hoong/3699362.html?cid=ch8news-fb

梁振雄称,当局在选择合并的学校时,是否反映了一些“精英主义”思想,值得商榷。

实龙岗初级学院的学生。实龙岗初院即将在2019年并入安德逊初院。(照片:Esther Leong)

教育部上周(20日)宣布展开大规模学校合并行动,这一话题持续升温,引发各界关注。政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梁振雄 (Leong Chan-Hoong) 写给《今日报》评论专栏,触及合并行动背后的种种质疑。

梁振雄在文中写道,自己在3年前,也曾为《今日报》的同个评论专栏,写过有关本地“历史悠久”的学校因故停办的内容。他曾说,“政策制定者仅仅用一根笔,就删去了我国前辈们倾尽毕生心血、背负教育使命,所建立起的先驱教育机构。”

如今时隔三年,政府宣布于2019年展开大规模学校合并行动。在计划下,不只是20所中小学,八所初级学院也将会史无前例地受到影响。梁振雄表示,消息一出,令人感到“似曾相识”。

在文中,梁振雄引述教育部发言,说关闭初院是个“艰难”、却必须做出的决策,因为这将容许学校集中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和选择。但梁振雄有所质疑,表示“虽然由于本地生育率下降,学校无法避免遭合并的命运,但最令人心寒的是这些改变是如何被执行的”。上周,一纸“冰冷”的文告,列举了生育率下降、学校收生人数下降、无法给学生提供更多课外活动的选择等原因。

梁振雄认为,虽然这项行动是基于适当原由和动机,但却依然激起外界哗然,当中主要包括受影响学校的学生以及校友,他们的“震惊”和“悲伤”情绪溢于言表。梁振雄指,“或许消息应该被更敏感地对待,并在适当时机才公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5, 2017 at 9:33 下午

新加坡禁绝方言的思考——一位中国语言学教授的观察

with 16 comments

郭熙     2017-4-18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上个世纪70年代,新加坡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讲华语运动”,旨在取缔方言,最终以华语取代方言为华族人士的共同语。这场运动触动了一系列问题。

“华语”和方言的关系

“华语”一词中国古已有之,只是不同时期的“华语”所指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华语”指的都是中华语言,而其外延则相对广泛。

新加坡独立后,把华语确定为“官方语言”之一,这就赋予了“华语”新的内涵。几乎差不多同时,中国采用“现代汉语普通话”作为民族共同语的名称。这样一来,“华语”在新加坡成了“华族的共同语”,也因此跟中国的国家通用语言实现了切割,进而为建构新加坡华人社会的认同做了很好的铺垫。

“华语”和方言原来是一种上下位关系。最早把二者进行对举,可以推到马来亚联邦时期;但将“华语”同汉语各方言并列起来,当属于新加坡。这显然与新加坡当局对“华语”内涵和外延的界定有关:它在客观上就导致了“华语”跟原来的闽南话、广府话、客家话的语言学意义上的“对立”。这种语言学概念上的对立,形成了这样的理论基础,即闽南话、粤语、客家话等方言,应该服从国家地位上的“华语”,让位于“华语”。

1982年开始,新加坡广播媒体禁播方言节目,香港电视和台湾用方言的电视剧在“免付费”电视台必须改以华语配音播出,各家中文广播电台也改以华语为听众播出新闻、娱乐和音乐节目,用方言播报的新闻精简为“简要”新闻。

实境观察:母语教育成了第二语言学习

华人本来各有各的方言,这些方言是“与生俱来”的习得结果。它们是自然获得的语言,不需要有意识的学习,没有任何语言学习中的痛苦。在此基础上的母语教育,是“识字读书学文化”。学童到校,任务是学习“官话”,学习书面语,学习“文明词儿”等等。例如,学习官话方面,要学习官话的发音、学习官话的词汇,学习相关的文体和表达方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8, 2017 at 4:16 下午

Singlish的骄傲

with 5 comments

文化长狼     2017-3-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x2j2.html

有人说每个地方都会有自己的语言特色,不能刻意去改变。这个我同意,不要太刻意,但压制和鼓吹都是属于刻意,其实都不明智。
压制会产生反效应,而鼓吹会把语言带入歧途,如果新哥利息被鼓吹正常化后,接着华哥利息也来了,马哥利息也来了,度哥利息也来了,这个账就乱套了。

最近在新加坡有一家外来投资的本地巴士公司为了吸引关注,以调侃方式采用Singlish来制作标示牌,引起人们对Singlish的再次广泛讨论。

对此褒贬之声四起,有人指这会破坏新加坡人对英文的正确使用,另一些人则大不以为然,甚至高声喊出“Singlish就是我们新加坡的文化,就是我们的新加坡方言”。Singlish在本地多年来一直尴尬的存在着,从被人耻笑到渐渐被人们习惯,已经历经了半个多世纪。特别对于新生代新加坡人,他们在这个Singlish的环境中长大,已经丝毫感觉不到有何不妥了。

乃至于,有一位本地诗人叫魏俐瑞的,他在《纽约时报》上发文,夸“Singlish是聪明的、实用的、活力的”。就像一个被狼养大的狼孩认了狼娘一样,即自然又尴尬。

面对这样稚嫩而激进的叫喊,我们首先有必要回顾一下Singlish是怎样产生的。从Singlish的发展历史来看,它的产生和文化方言啥的真扯不上关系。恰恰相反,这是缺乏文化的历史表现。由于新加坡是一个多民族英殖民地国家,各不同种族之间的交流只有以英文来进行。但由于初期本地大量普通百姓普遍文化水平极低,绝大多数人不具备正确使用英文的能力。

就这样,为了便利交流,在一群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底层民众间Singlish 被无所顾忌的传播开来,而且人们也完全不用担心说错被人笑话,因为在当时大家是彼此彼此。诸如: Bus no come no come, one come come three。这样的自编自导令人啼笑皆非的英文充满了大街小巷。这时候,Singlish只是一种临时凑合着用的支离破碎零星言语。

诚然,存在必定有其道理,Singlish解决了当年除了那些早期海峡移民之外,大多数新加坡人英文程度普遍不高的问题,只要能表达意思无论怎样说都行,因为这总比不能沟通要好。

虽然Singlish现在已经在本地蔓延,但这并不能改变这是一种“非理想状态值得发展”的语言。只是现在大家已经习惯了。但习惯就一定是好的吗?乱穿马路也会形成习惯。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8, 2017 at 11:00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