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教育’ Category

单向历史叙事——形塑好公民的神话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马克•贝尔顿,苏海米•阿凡迪     译者:林沛     2018-5-15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这是)荒谬的……如果学童对历史知识究竟如何形成,历史和证据之间存在什么关系,历史学家面对有争议或相互抵触的论点时如何作出取舍等都毫无概念,就硬说他们知道什么历史。只会忆述过去的事件,却丝毫不理解建构叙事所涉及困难或什么是评估叙事的标准,其实一点也不”历史”。不理解论述该具备什么才成其为历史叙事,这样的论述,和陈述传说、传播传奇、讲述神话或背诵诗歌并无二致,两者之间简直无从区分。1

前言

以上引述清楚指出,能忆述往事,不见得就是理解历史。理解历史,要求学生知晓历史学家如何建构对过去的认识,在从事历史论述过程中,对有争议的论点作出裁夺。新加坡学校的初中历史教育,强调学习“新加坡故事”是培育“好”公民不可或缺的功课。2历史课程凸显新加坡各个时期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新加坡政府与领袖们如何应对这些挑战。在许多课堂上,“新加坡故事”是以唯一对新加坡过去作出客观与据实描述的面貌,来教给学生的。

这样设计初中历史教育课程,主要是为了帮助年轻人懂得铭感政府过去为应付挑战在艰难中作出决策,珍惜政府所制定出来的有效政策。伟大的领袖为应付挑战挺身而出,他们因发挥必要的领导作用受到歌颂,至于领袖们的决定或政策曾引发什么争议,这些决定或政策对特定人群有什么影响,则鲜少被提及。新加坡历史上的某些大事,譬如1950年玛丽亚事故(Maria Hertough Riots)或1964年种族暴动,常被援引作为新加坡必须有强势治理及强大社会凝聚力的告诫与经验教训。学校里教授的新加坡历史课程,于是被用来服务于公民教育的目的帮助年轻人学会如何对待政府,如何克尽公民的本分,什么特定的社会价值最重要,以及作为新加坡人意味着什么。

不幸的是,历史从来就不是什么顺理成章的事。学校里的历史教育,大多略去存在争议的环节(如冷藏行动,它只被简单提及),或轻描淡写其他课题(如内部安全法令的行使方式或社会主义阵线在新加坡历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它总是试图避开历史学家在解读新加坡的过去时,不免会面对的疑虑与争论。这种态度,无助于学生理解历史的本质,理解历史学家为进行叙事所下的功夫,理解历史经常是为不同目的服务的。在许多方面,学校里教的历史无非神话,没有多少历史含金量。“新加坡故事”是一个创基神话(foundation myth)——一个关于起源、卓越领袖、扭转颓势与克服挑战的故事——它的作用,在提供一个有助于团结国民的共享神话。3

学术的历史,说到底,和神话是不一样的。史学有不同学派,纂史的方法各有不同。无论如何,多数经验历史学家(empirical historians)认为,历史基本离不开学术规范(discipline)。它是赋予过去以意义的一个系统与严格的方法。历史学运用特定的手法(例如对史料进行批判性分析),围绕着关键概念(例如因果、变化与持续)来组织知识,讲究证据而且严格遵照标准。与此大相径庭的是,“新加坡故事”固然可视为对过去的一种论述,但较精准地说那是个“神话历史”(myth history),是出于巩固对国家绝对忠诚的需要而讲述的一个单向度的故事。

在本章中,我们将检视学校的历史课程,对这个故事是“建立在历史事实上”,不是“理想化的传说或建国神话,而是从新加坡角度出发的客观历史”这种说法(这是时任副总理的李显龙在1997年说的),4进行批判性的检验。学校里的历史,既然是为了铸造共同国民身分与培育好公民而设计的,它就必然要尽量减少学生发展自行诠释与个人观点的机会。把历史知识当成一个要求学生牢记的毫无歧义的故事,而不是一个活生生充满争议的课题,学生自然也就无从领会历史讲究学术规范的本质了。

单向叙事的神话,提供一个齐整、易于控制的关于过去的记述,却也剥夺了学生或老师对复杂往事进行推敲,及阐释事物的实践机会(这是生活在21世纪的必要技能)。其结果是,学生势必把历史视为国家宣传、不生动、烦闷且毫无实际价值的东西。

历史教育与公民身分

体味与理解历史,本身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然而不仅如此,历史学习同时也培育能把时事放到历史语境下去理解,利用历史思维进行分析的知情公民(informed citizens)。分析并理解社会课题、现行政策与当代辩论,离不开历史观点,考虑事态形成的因素,掌握其历史根源与缘由,认识有关课题与特定决策在当时是如何发展及作出的。好的历史教育,可培养出具批判性思维,有能力援引历史作为判断依据的知情公民。

历史性地理解,意味着能够把历史知识与理据,运用在课题上或据以从事关于过去与当下课题的辩论中。它意味着能够实际运用历史思维,譬如用来分析与诠释一组信息来源(含媒体文档、政治漫画、影像记录、照片等)。历史性地理解,也包括对重大与重要事件、人物、课题作批判性的思考,从不同角度进行检验,对过去与当前课题及行动的前因后果作出全盘分析。简而言之,学生可以通过历史性的理解与思维,对他们生活中的许多事物作出合理判断。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承担?!

with one comment

潘耀田    2018-4-22
https://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8/04/fb-2242018-18-o-lawbylaw-23.html

为了某种“公平”就不惜打击一个学生的“上进心”,除此以外真的就没有更好的处理办法?(不要问我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这些应该由那些拿高薪的人来想,也只有他们能决定该怎么做?)关键是:有关机制中有没有人愿意以“敢于承担”的心态去为这些学生争取?

昨天有FB网友义愤填胸的文字底下贴上了一则有关22/4/2018的《联合晚报》新闻报导。

新闻标题为:“女生开学才惊知学额遭取消 理工学院出错道歉”

新闻内容(摘录晚报):

18岁女学生在O水准成绩放榜后,同时报读工艺教育学院与理工学院,结果收到共和理工学院发来的录取通知书,让她喜出望外。开学第一天,连学生证都办好后,校方才告知她成绩不达标,因此取消她的学额,让她两头不着岸,险些无书可读。

其实女生差一分就可以进入理工学院,只因为有关理工学院方面的人为错误,使得一心想“更上一层楼”的女生受到那种可想而知的失望打击!理工学院是道歉了,但对女生而言又这有什么意义?

平心而论,理工学院的决定仿佛也不完全没有“理由”,善后的职员也只是身在(冷冷的制度)其中照章行事law by law而已。这使我联想起一些贪污国家的情况。将心比心,如果不是天生邪恶,谁又愿意和贪污这种事挂钩?只是当上上下下前后左右的人都在贪污,你却一意孤行的清高廉洁,如果因为种种牵制(家庭?亲友?)无法抽离,又不愿跟着“制度”走?很可能哪天就引来杀身之祸并且殃及九族?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5, 2018 at 3:07 下午

南洋大学评议会之细说从头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8-4-2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0952

回顾历史,不难知道,否定南大学位与成立南洋大学评议会是一个有所计划的政治安排。明显的,否定南大学位是一个设定的饵,为的是要引诱南大当局上钩。南大同意接受审查大学教学水准,正是掉落以学术水准否定南洋大学学位,一个英国人设定的圈套。

历史发展有其一定的轨迹,是有其因必有其果之所以然。南洋大学评议会建议不承认南洋大学的学位文凭,是一个必然的政治结果。这一个历史必然性的根本是政治考量,完全与南洋大学的大学教学,办学行政效率等等的实际情况,全然无所关系。

这一个南洋大学历史的真相,可以从南洋大学评议会的历史轨迹,探索求证。

1953年1月16日,陈六使正式倡议设立一间华人大学。四天之后,1月20日,殖民地大学以有计划开办中文系为理由,反对创办华人大学。仅一个月时间,即1953年2月16日,英殖民部大臣在英国国会答问时说:在现阶段的马来亚政治发展,创办一间华文大学会与殖民地培养马来亚共识的政策背道而驰。

这先后两个意见都是明确的在反对华人办大学。前者试图以设立一个中文系来取代一所完整的华人大学,是以小博大的如意算盘。后者则是期待以堂皇的政治理由来推翻华人办大学的计划。

两个月后,1953年3月24日英国高等教育委员兼马大倡办人,重复马大副校长先前的反对立场,主张先集中力量,将马来亚大学加以充实,之后,再办第二所大学。这说明了反对创办南洋大学,是英国人的一个坚定不移之政治立场。

由于无法获得殖民政府的支持,南大创办人于1953年3月26日,决定根据公司法令注册南洋大学私人有限公司为大学取得法人地位,正式展开办理大学事务。

南洋大学私人有限公司的实际存在,迫使殖民政府就华人大学一事,制定政策指导思想与策略,作为教育部准备实际的行政规划与应对方案。阅读全文»

回顾30年前的一场“文化再生运动”兼记1987年曲阜儒学大会

leave a comment »

郭振羽(南洋理工大学终身荣誉教授、新跃社科大学学术顾问)    2018-4-20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从集体道德焦虑到“文化再生运动”

新加坡于1965年“挥泪”独立。面对在逆中求存的诸种挑战,包括失业、住房、交通、医药、教育设施等等问题,举国上下,励精图治,努力解决基本问题。在工业化政策下,很快实现初段经济起飞;同时进行都市重建,提供平民化的公共住宅以及基本交通设施,初步满足了国民衣食住行的需求。到了70年代后期,新加坡已经跻身“新兴工业国”之列,平均国民所得在亚洲位居第二,仅次于日本,可算是个小康社会了。

但是由于早期建国历程偏重经济发展,忽视精神和文化建设,在高速工业化和都市化的过程中,许多社会组织和文化传统受到冲击,诸种社会问题(如犯罪、嗜毒、色情、离婚等)随之萌现,激起政府当局和社会领袖的反省和忧虑,乃出现了集体道德危机意识。

为了抗拒西方文化(当年称为“西方歪风”)影响,政府自70年代后期开始,推动几项社会运动,包括礼貌运动、敬老运动、讲华语运动等,我统称为“文化重生运动”。这些“运动”都在1979年推出,而且长期进行,并非偶然,而是清楚反映新加坡建国历程从70年代末期开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而1980年代轰轰烈烈推出的“儒家伦理”运动,更是一个引起国际瞩目的特殊案例。

“八月群儒会星洲”

1979年是新加坡教育当局开始筹划整体教育改革的年头,先后提出了《教育报告书》(吴庆瑞)和《道德教育报告书》(王鼎昌),就中小学道德教育做出全面检讨,重新制定道德教育课程。

1982年1月,教育部宣布将在1984年推行“宗教课程”,中三中四学生须就五种宗教课程(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兴都教以及“世界宗教”)选读一科。一个月后,在总理李光耀的建议下,教育部宣布增加一门“儒家伦理”课程。当年的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吴庆瑞说他接到李光耀的建议之后,“苦思两个星期”,最后接受了李氏建议。

儒家伦理虽然只是中学道德教育的一个选项,但是它后来的发展,远远超过课程发展和师资训练。政府当局很快将它推动到全民公民教育和社会运动的层次。以这个“运动”发展之快,可以说是早已蓄势待发,影响不但及于新加坡华族社群,事实上很快扩及全国,甚至引起国际各界的注意。 阅读更多 »

如果爱迪生是新加坡人,他现在的命运会如何?

leave a comment »

李慧敏     2018-4-18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5

或许我的同学都缺少百折不挠的个人坚持,不过一个小学生对世界的认知受到生长环境所局限,如果没有适当的家庭环境,怎么可能会想到挑战庞大的体制?

让我先从往事说起吧……

“如果爱迪生是新加坡人,他永远不会有出头日。”

这是我中学老师在考试前夕为我们进行复习课时,突然冒出的一句话。

我们都知道爱迪生在学校里上课不专心,常被老师认为是笨学生。后来他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

“爱迪生考试不及格,被退学,他后来可以成为发明家,那是因为他在美国。那里我们把社会变得一元化后,却又希望从外头引进多元。有很多不同的发展机会和出路让他选择。在新加坡,凡事看学业成绩和大学文凭,你再聪明,但是没有学历,你就永远也别想翻身!”老师口沫横飞,卖力地劝勉著那些不做功课、无心向学,死到临头还不肯努力学习的学生。

班上同学没有一个到过美国,大家对美国的认识都是从电视和电影里得到的印象。对我们来说,美国是一个很自由、很美丽,但又很陌生的国家。听了老师那番话,我们心里感到很无奈。我们的父母连飞机都没搭过,更别奢望自己到那么远的国度成为发明家了。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从小学到中学,在过关斩将经历了好几个分流考试后,我们也知道那位老师绝对不是在说笑。

这让我想起以前一位跟我年龄相仿的邻居。这个小男孩经常来找我们玩耍,有时候还会亲手制作一些玩具逗我们开心。当父母买给我们的转动式或者电动玩具坏了瘫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时,我们就会把玩具捧到他手中。

经过他双手一修,嗖嗖三两下,本来已判了死刑的玩具马上复活。看著失而复得的玩具,我们脸上又绽放了灿烂笑容,而他也露出自豪神气的表情。

老师从来也没教过我们怎么修理任何机器,我也不相信那个整天嫌我数学成绩差的班主任做得到,因为每当班上的投影机坏了,她都会紧张得抓狂,急得要班上同学向隔壁班老师求救。我在想,邻居在的话,肯定要把投影机拆了仔细研究一番。

当时我一直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个特殊的能力,但是他总是能把玩具一拆,眼睛一瞄,就发现问题所在。这应该是天分吧。我曾尝试自己修理,模仿他的各种姿势和神情,但怎么也学不会。唯一学到的就是把东西拆开,却不懂得如何将部件一一组装回去。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9, 2018 at 11:22 上午

真正把新加坡族群和宗教凝聚起的语言,不是“英女皇英语”而是伟大的“Singlish”

with 10 comments

李慧敏    2018-4-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2

Singlish虽然亲切,非常具有新加坡特色,但它也相当粗糙。它的存在反映了我们的语言教育,甚至是整个教育体系所存在的一个严重缺陷。

Photo Credit: JON@Flickr CC BY SA 2.0

谈到新加坡的语言课题,绝对不能不谈Singlish!

我们的官方语言有四种:英语、华语(中文)、马来语和淡米尔语(Tamil,印度南方语言),而我们的国语是马来语。

不过真正把新加坡各个不同族群、不同种族宗教凝聚起来的,不是纯正的英语,也不是国语马来语,而是我们伟大的Singlish!

简单来说,Singlish是一种以英语为基础,混杂了新加坡中文、华族方言和马来文词汇的英语,就如加勒比地区的克里奥尔语和出现在巴布亚的皮钦语,以及旧上海带有中国口音的“洋泾浜英语”。

在早期的新加坡社会,多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没有真正学过英语,但却需要以这个语言来沟通,于是将就使用了混杂式的英语。

现在,在任何公共场所里,你都能听到Singlish,一些在这里居住较长时间的外国人,甚至还能说几句地道的Singlish呢。

很多人常认为,只要加上lah、leh等句末语助词就是Singlish了。社会语言学家虽然对这个语言现象做出不同的定义和解释,但由于Singlish不是一个规范的语言,所以大家都有不同的说法。

按我个人的观察,Singlish里有一些被广泛使用的词汇,不过不同种族新加坡人所说的Singlish却有些差别,马来人和印度人的Singlish就跟华人的Singlish有些不同。华人说的Singlish受到南方语言习惯的影响,而且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华文思维。

现在就举几个普遍听到的例句吧!

Why you lai (like) that?

翻译:你为什么这样?

说明:说话的人懒得把like完整发音,所以念成lai。

What he talking ah? I catch no ball!

翻译:他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说明:Catch no ball是直接从福建话“抓不到球”翻译过来,表示没抓到要点。

Want go makan?

翻译:要去吃饭吗?

说明:Makan的意思是吃,是马来语。

Ask so much for what? So kaypoh!

翻译:问那么多做什么?这么多管闲事!

说明:Kaypoh是“鸡婆”的福建话发音。

Singlish对新加坡人来说,已经成了很亲切的沟通语言,甚至已经开始成为我们身分的代表,但是这也成了新的矛盾体。 阅读更多 »

疑不满校方决策方式耶鲁国大学生静坐抗议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3-10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310-sg-yale-nus/3977738.html

照片:IG/Adam Goh、@gssq

20多名耶鲁-国大学院(Yale-NUS College)学生疑似因不满校方决策方式,并无视学生的意见,静坐抗议以宣泄不满。耶鲁-国大则表示,校方已通过公开对话向学生作出回应。

其中一名相信也参与其中的学生Adam Goh在Instagram上分享的一封公开信透露,发起抗议的29名学生是对学院的决策方式感到不满,认为校方没有考虑到学生的意见,因此决定静坐进行抗议。

而Adam Goh早前也分享了三名学生坐在地上抗议的照片,但今天(10日)早上他已将自己的账号设为私人账号。

这封联合公开信中也提到,虽然耶鲁-国大学院校长陈大荣教授在早前已经做出回应,但他们认为这个回应并不足够,并呼吁所有想要参与讨论的学生和职员一起来分享看法。

抗议的学生也在信中解释,之所以选择静坐是因为他们厌倦了即便勇敢站出来发声,但他们的声音却没有被听见,甚至一些学生必须以签名联署的方式才能参与其中。因此,他们决定用身体在占用空间,以表达对学院未来发展的关心。他们也表示,为了表达他们的不满,至少有一人会坐在抗议的区域,直到陈大荣教授以书面方式作出回应。

信中也表示,他们并不是代表所有的学生,而只是根据自身作为耶鲁国大的学生的经历,来为自己发声。他们也说,每个人选择到这里静坐可能是基于不同的原因,但都是想要表达对这些共同需求的关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10, 2018 at 5:2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