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文化’ Category

文化大坡之书店篇(二之一)

leave a comment »

周维介     2017-5-26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新加坡的华文书店式微了二三十年,之前有过长达半世纪的荣景。它兴旺的年头,书店的密度以大坡与小坡为最。五十年代是大坡小坡书业兴衰的临界点,50年代以前,大坡书店一枝独秀;50年代以后,小坡书业异军突起。根据1941年的调查,那时新加坡的华文书店有21家,全都落户大坡。

从小坡通往大坡的埃尔金桥 (Source: The Straits Times@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我和建筑师朋友闲聊古老的新加坡,他提起一名马来籍建筑师曾在专题演讲中旁征博引,抛出发人深省的疑问:牛车水为何称为“中国城”?华人占百分之七十五的新加坡,按理说全岛华人处处,无所谓华人“聚居”某处的现象。牛车水是包容的,各大种族的庙宇建筑,颇具规模的华族天福宫、桥南路的印度马里安神庙、恭锡街的Sri Layan Sithi Vinayagar印度庙,还有摩士街与桥南路交界口的詹美清真寺、直落亚逸街的阿尔阿布拉印度回教堂(Al-Abrak Mosque),都座落在这繁荣的商业核心地带。牛车水,是城市中的乡土,它的名字与早年印度人在这里用牛车售卖食水的历史息息相关。牛车水之名,为各民族所有,而“大坡”的称谓,显然是华人社会对这个地带的心情共识。

大坡,是个人们熟悉却不精准的概念。笼统而言,从小坡方向过了新加坡河上的埃尔金桥(Elgin Bridge),便是大坡的“势力范围”。由于“大坡”是华族社群的惯称,约定俗成。因此它的地界标准,自然没有官方的版本,也就无所谓标准答案。仿佛过了埃尔金桥,桥南路左边,以直落亚逸为沿;右侧,以马真街(Merchant Street)为限;向前,延伸至广东民路,把这方状地带纳入大坡的范围,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大坡为人所熟知的大马路(桥南路)、二马路(新桥路)、余东旋街、尼路、直落亚逸街、吉宁街(克罗士街)、海山街(克罗士街上段)、奉教街(钮马吉街)、单边街(必麒麟街上段)、广合源街(宝塔街)、戏院街(史密士街)、山仔顶(珠烈街)以及已经消失的豆腐街(珍珠街)等等小街大道,尽在方圆之内。一些资料显示,欧南园、合洛、丹戎巴葛区、紧靠着直落亚逸由海湾填土而生的丝丝街和罗敏申路,甚至红灯码头(哥烈码头)也是大坡的势力范围。

也许我们也可换个视角,根据过去大坡华族方言群聚居与行业分布,勾勒出三个方言板块,或可具体说明这个地区华人的生活形态。闽南方言板块以直落亚逸、厦门街为核心;粤语方言板块以余东旋街、桥南路以及广东民路之间的街巷为中心;潮州方言板块则沿着驳船码头(Boat Quay)至克拉码头(Clarke Quay)一带的短街小巷构成。这些方言区块里的饮食、会馆、梨园、学校、商业类型、私会党地盘都带着不同程度的方言色彩,而其中的书业、报社等精神文化单位,反而较能超越方言地域观念,为华族文化传播凝聚共识。新加坡能成为当年南洋华人文化的汇点,与草根味浓烈的大坡能维持精神层次的文化繁荣密不可分。 阅读更多 »

搜神记•新加坡篇——新华铭刻搜集与文化寻根探索

leave a comment »

许源泰(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高级研究员)    2017-5-19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丁荷生教授和我编写的《新加坡华文铭刻汇编:1819-1911》,前缘和内容自然不如干宝和《搜神记》一般地诡异离奇,但书内所拍摄和记录的每一尊神明、每一块石碑,以及每一则楹联等等,都承载着当年我们的华人祖辈们,究竟是如何从华南闽、粤沿海省份漂洋过海,历经九死一生,抵达新加坡后落地生根的历史记忆。

中国当代著名的“华南学派”专家们,曾经提出一个非常有趣的田野调查口号:“进村找庙,进庙找碑”1。他们认为在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形成的庙宇石碑,以及家里的族谱、契约文书、诉讼文书、宗教科仪书、唱本、剧本、账本、书信、日记等等,都可以从不同侧面来反映华人社会的实际生活形态和思想观念,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必不可少的第一手资料——“民间历史文献资料”。这些专家学者所提出的研究思路与田调方法,其实也非常适用于新加坡华人社会的人文科学研究。

绪言:田野调查发现福建庙宇与东南亚华社的密切关系

按厦门大学历史系主任郑振满教授的解释,过去研究中国(包括华人移民社群)的社科研究概念体系,大多是属于外来的视角与思维,所以很多是脱离实际的华人民间生活,无法正确解释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因此,华人社会的人文科学研究必须重新解读,不能完全从官方的大一统视角来诠释历史,而需走出校园,深入民间,从本土(地方性)的经验事实中提取切合实际的基本概念。这些学者的学术成就在于,结合了人类学的田野研究和历史学的地方文献分析,针对华南几个代表性的地区社会,分别从事几个主要社会文化层面的深入考察,对中国传统社会的特质提出了一些本土性的历史观点。换言之,“华南学派”所重视的第一手资料,就是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形成的民间历史文献资料,记载了世代相承的社会文化传统。文化大革命后的中国传统文化复兴依然如此迅速,正因为老百姓还保留着这些民间文献。关于“华南学派”的研究思维与方向,我们在近几年来的新加坡华人社会研究中开始看到一些相似的发展和轨迹。

早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时任加拿大麦基尔大学东亚系主任的丁荷生教授(Professor Kenneth Dean, McGill University, Canada)与厦门大学郑振满教授携手合作,在中国福建省莆田府、泉州府和漳州府做了长达二十余年的田野调查计划,并将调查中所发现的庙宇石碑编辑成册,是为《福建宗教碑铭汇编:兴化府》(1998)、《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泉州府》三册(2004)和《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漳州府》四册(将出版)。从这些珍贵的碑文记载中,两位教授敏锐地察觉到福建省内的多座庙宇与东南亚华社有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

例如,上世纪40年代由莆田人宋湖民从西天尾镇白杜村移运至城关,安置在元妙观三清殿里的《有宋兴化军祥应庙记》(宋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不但反映了早在南宋年间,莆田海上贸易已达繁盛,碑文中所提到的“往时游商海贾,冒风涛,历险阻,以牟利于他郡外番者”,以及“泉州纲首朱纺,舟往三佛齐国……舟行迅速,无有艰阻,往返曾不期年,获利百倍”,也显示了当时由船主朱纺领队的远洋航行规模庞大的运输货物船队,因崇拜祥应庙神明的灵验而来莆田瞻拜,所携带的莆田丰富外销货物更已远销到“三佛齐”(今印尼的苏门答腊)和东南亚等地,互通有无,来往密切,比现代所谓的环球化贸易活动还要早了八、九百年。 阅读更多 »

参赛者必须中文流利?新马“好声音”惹争议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7-5-13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908931

“The Voice 决战好声”由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制作。

风靡全球的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即将推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本,但参赛者必须会唱中文歌,还要讲流利的中文普通话。这一要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本月初,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宣布,“The Voice”节目的新马版(中文名为“决战好声”)即将开始海选。

主办方在节目网站上说:“我们欢迎任何十六岁以上,通晓中文并能演唱中文歌曲的选手一起前来发掘自己无限的潜能。”

尽管主办方说非华裔也可以参加,但必须“能以流利的中文交谈并演绎中文歌曲”。

许多当地人认为,“决战好声”的中文要求实际上对非华裔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构成了歧视,也与这两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特性不符。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口构成相当多元,除了华人以外,还有马来人、印度人等等。

尽管新加坡的华裔人口占多数,但该国最通用的语言是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的泰米尔语也被列为官方语言。

在马来西亚,最普遍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马来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3 下午

全球背景下的新加坡史构建

with 8 comments

纪赟    2017-5-11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158168.html

时至今日,新加坡已然独立半个世纪,但我们还处在族群自我打造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新加坡史的构建就是重要一环,而这个处在马来半岛南端,与印度南部文化密不可分,而且有着中国南方沿海文化根基的年轻国家,其历史从来都是区域大历史中的一员。

18世纪的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卢梭曾说过,国族构建是一项从内向外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先要追求的是内在的族群本质,而外在影响则相对次要。这也是一种传统的国族构建与国族历史书写途径。但随着全球化的浪潮,这种内倾的学术与政治潮流显然受到严重的冲击,在历史学界也概莫能免。

比如德国史学家奥斯特汉默尔(J. Osterhammel)2014年出版了《变化中的世界:19世纪的全球史》一书,在学界产生了很大影响。当时病休中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读完这1000多页的皇皇巨著后,马上亲自打电话邀请他在自己60岁生日会上演讲。对这种急切之情,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作为一位来自东德的总理,又在其大力主张引进移民的开放性心态驱使下,这部历史著作在某种意义上是对默克尔政策的历史合理性背书。

但这种全球主义的历史观,在各地保守主义、族群主义甚至民粹主义大力回潮的背景下,逐渐失去前几年的光芒。在刚刚尘埃落定的美国大选中,“美国人优先”成了某种新的政治正确。在我们身边,我们大概还记得上两次大选中的“新加坡人优先”吧?我们确实没有必要在左翼哲学的簇拥之下,把一切这种某某当地族群优先的口号都贴上民粹的标签,因为毕竟任何一个族群或国族,都需要外在的张力来维护其内在的一致性与群体认同构建。

然而,作为一个国际化、商业化程度极高的城市国家,走向内敛之路起码并不是商人基因的最佳选择。因此,无论是政府还是国民自身,新加坡从来都是在一个全球化背景之下来理解自己的过去。以本地中学的历史教学为例,我们的孩子是以周边文明史来开始自己建国史的论述的。

他们首先要学的是印度河谷文明与中国的商文化,接着还将学习扶南王国与室利佛逝帝国的兴衰,尤其是要求掌握这些文明间的联系。此后才开始学习早期新加坡历史的考古与其他资料。然后,我们的历史教学又再次扩展到全球史的背景下,讲述欧洲,尤其是英国殖民地拓展与新加坡贸易枢纽的确立。此后才是对新加坡立国的历史书写。但我们要注意,本地历史书还是特别关注国际事件,比如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对本地的影响等。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3, 2017 at 7:03 下午

方言巨人太阿倒持

leave a comment »

陈伯汉    2017-5-10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岁月老人依然大步流星,准备迈入本世纪之际,方言巨人竟然挥拳重创自己,至今存亡未卜;或者套句古语来勾勒:堪比太阿倒持的悲剧,足令万紫千红为之掉泪。(语出《旧唐书•陈夷行传》:“自三数年来,奸臣窃权,陛下不可倒持太阿,授人鳟柄。”太阿,宝剑名。倒拿剑,剑柄授人;比喻大权交给别人,自己反受其害。——编者按)

厦语话剧“请到我家来”1972年10月到大巴窑,粉丝在主人家门口送礼物给张维明(打领带者)和小生演员蔡建泰。(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说的方言巨人是丽的呼声,本文择其一二要者概述。这家英国商人创办的有线电台,在二战结束后不久,把业务拓展到东亚,首先在香港风生水起,接着于1949年前来新加坡,打下坚实基础后,一路进军吉隆坡、怡保和槟城,都有连带关系。

“丽的”开始在新加坡呼声,多赖华语和粤语的说唱节目发力,尤其以唱更劲。华语流行歌曲二战前就已一枝独秀,战后的香港更是蓬勃发展;文艺歌曲也有一定的数量。粤语则有马师曾、红线女、新马仔、任剑辉、白雪仙等粤剧名伶为号召,听迷成千上万,历久不衰;他们只要一人亮相丽的呼声,观众可以挤爆冷气礼堂;粤语流行歌曲领域也不遑多让,红星也经常受邀来访。

至于说部节目,我且撂下华语不谈,因为可以另成篇章;但是华语组的一位杰出主持人却不得不提,她是湖南籍贯的盛明,原名盛梅,是开台四大美人之一,我叫她盛先生,听众昵称盛姐姐。1950年代丽的呼声的“招牌”节目当首推《一斗金》,第一、这是最早的商家特约节目之一,奖金可观;第二、这是用华语和厦、潮、粤语进行的猜答节目,盛明一人独挑,她的流利方言,听众无人不赞。这个节目,基本上可以定性为方言节目,创下那个年代的最高收听率!

粤语方面,当以戏剧化小说最为人称道,那是香港丽的呼声源源不断供应的重头戏,所吸引的听迷不限于广东人,他们应该还记得锺伟明与艾雯,这对空中情侣的名气可不输给后来的周润发与郑裕玲。可以这么说:从一开始到70年代末,粤语戏剧化小说一直独领风骚;新加坡的广东人口比例在华族中其实排第三,但是华人会讲粤语的竟比潮语还多,这要归功港产的广播剧与电视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0, 2017 at 4:29 下午

结霜桥的故事:狮城旧市集时光

with one comment

黄子明    2017-5-4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381156

不知多少社会记忆里,深埋着的辛酸故事,有心人若要发掘出来,恐怕也要趁早了。有些历史的遗产,真的是无法标价。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新加坡小坡三马路(即 Queen Street,奎因街)的尽头,离甘榜格南皇宫和苏丹回教堂不远,是星柔快车的起点站。那里隔着一条淡水河,就是已有八十年历史的结霜桥旧货市场。

多年以来,这是新加坡硕果仅存、无需执照的跳蚤地摊所在,不少外国游客喜欢来这里淘宝,也有某某名人白手起家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卑微的街头见到转机。

这市场说要赶搬,不知说了多少回,都侥幸逃过危机。但自从这两年建了地铁站后,警钟再度响起,眼看只剩两个月的光景了。

宛若走进时光隧道

走入跳蚤市场,感觉就像走入极度扭曲的时光隧道一样。地摊摆出来的,有旧式手表和古董钟,有似幻似真的明清“通宝”钱币,也有一大堆半旧不新的手机部件。有半个世纪前本地谐星王沙、野峰的方言唱片, 也有十多年前的S.H.E.华语专辑。原来岁月真的不饶人,怎么不想长大,人也都是会苍老的。

早在五十年代,川行至新山的绿色巴士,就已经在这一带设立车站,可想而知,这个市场的人气也是靠大马人的光顾而兴旺起来。过去全盛时期,什么五金杂货店铺都有,水道岸边还有结霜桥因而得名的一家制冰厂。 阅读更多 »

上神台咯!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7-4-23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215.html

猜想开始应该是戏谑之语,哪知道有人拿棒槌来绣花——当真(针)了。不懂得适可而止,进而变成标准用语,弄不会筛选和剔除——傻者无惧,不必审,当然就是文化程度低落的最佳明证。

还是那句老话:Fools rush in where angels fear to tread (Alexander Pope,“天使都不敢涉足的,傻瓜却一头栽进去”)。新加坡中文程度之低落,好比我们的许多“华文趣闻”,都是到了天使/傻瓜的临界点,回魂乏术了。

为了陪老妈子看《红星》,莫愁忍受了4个星期的“上神台”;无论是说别人还是说自己,很多“红星”都字正腔圆地在说,不断地说,甚至还可以拿来预告。“上神台”是句语义十分不明确的形容词,升得上神台即系d咩?根据香港人的研究:

不论“升上神台”或“摆上台”,最初都是出自黑社会术语,香港八十年代开始流行江湖电影,影片为求真实感,渲染了大量“黑语”,后来慢慢变成了通俗文化,广泛地在草根阶层被使用着,又后来,两词被转化借代及合拼成为了“畀人摆上台”这句香港通俗语了。

奇怪的是,这句话虽来自香港,但香港媒体却没怎么用,更别说两岸三地,不信的话,你只要谷歌一下“上神台”,就会发现只有新加坡……特别是《红星大奖》才会用。甚至连谷歌的图片搜索也一样,结论是什么?当然是人家嫌太粗鄙,上不了台面咯。

此外,拿来形容红星大奖的“最高成就奖”,还有逻辑上的问题。首先,这个“神台”是谁摆的?摆来做么?“上”了之后又怎样,干嘛那些人这样兴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3, 2017 at 1:3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