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文化’ Category

星国近40年的“讲华语运动”,不但让当地方言消退,连邻近马国新山都遭殃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7-11-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2980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1979年开始实施的“讲华语运动”,虽然现在回头看是赋予了该国人民口说中文的能力,但却也造成了华人文化中的福建话、潮州话与广东话使用比例大幅降低,连邻近的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山当地华人也受到影响。

(Photo Credit: 新加坡讲华语运动2009年宣传影片)

在一堂“语音学与声韵学”的课堂上,来自上海、入籍新加坡的老师,发现我名字的拼写方式后(不是汉语拼音),请我示范“惊输”的Tai-gi / Taiwanese(他用的词)发音,他要同学注意的是“惊”(kiann)这个发音中的鼻音,而不是新加坡年轻人看着本地英语单字 kiasu(怕输)所发出的没有鼻音的 kia。老师随后请我示范更多的台语词汇发音,我却开始显得捉襟见肘,让他发现我根本不会说台语,在我表明我事实上来自客家文化后,他再试图请我示范客家话发音,没想到我的客家话比闽南语更烂。

他看着我,然后说:“这是非常令人难过的,我到现在都仍坚持跟我的小孩说上海话,不管是发生在台湾还是新加坡的事情,都是很遗憾的。”

是什么原因,让“惊输”这样一个新加坡语汇,竟然没有一个新加坡同学能够念出其福建话发音?

袭卷狮城的华语

1979年,中国即将改革开放,配合本地的教育改革,新加坡政府嗅到了庞大的经济动能,遂而启动“讲华语运动”(Speaking Mandarin Campaign)。

这个运动在初期将华语和其他中国语言塑造成对立面,比如宣传片中,就刻意使用菜市场作为背景,然后一群讲着各种方言的菜篮族七嘴八舌讲着同一种菜,老板却无法理解,随后,华语的引进让广告中的菜市场变成一片和谐。

这种丑化方言的推广华语方式,据信是受到了台湾国民党“国语运动”的启发,实际上是要强化新加坡接轨中国市场的潜力,或者团结华人社群的好处,这让李光耀碰到正在一反过去“国语运动”而改推动本土化运动的李登辉时,感到不能理解也不能认同。

国民党在台湾强推国语运动,是因为这个政权是由外来者所构成,而台湾本地使用的各种语言,听在他们耳里,完全是无法理解人民到底在说什么的“土语”,为了符合反共的政治需求,达成对台湾的全面控制,“国语运动”应然而生。

而新加坡,却完全有着相反的历史背景。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被逼配音的槟城人

leave a comment »

张吉安     2017-11-12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00568/被逼配音的槟城人

万万没想到,《海墘新路》那一段“马来西亚福建话电影”宣传口号,在新加坡竟成了官方政策下的番寇,戏里的槟城人只能配音说台式华语。

年初有部国产电影《海墘新路》上映,话说影片有个让不少槟城人引以为傲的头衔,一部标榜“马来西亚福建话电影”(实际上该称“马来西亚福建闽南话”)这个标杆始终是件好事,至少让逐渐式微的乡音语境能通过大众媒介,昂起头来面对新世代。若换作80、90年代,肯定有不少华人社团搴旗抗议了!

这部以闽南话挂帅的作品,在家国风光上映到落幕几个月之后,殊不知,上个月在狮城登岸时,却在彼端遭到“禁语”!故事中的槟城人在入境新加坡之后一一失语,每个人得配上字正腔圆的华语,更玩味的,他们都不是由戏中的原本角色亲自上阵配声,反而送到老远的台湾,找来专业配音人发声。试想像,一张张“福建”嘴形对上“华语”唇沫,扭捏的程度足以摧毁电影本身。

至今这部电影在对岸被逼配音一事,应该没多少本国人知晓。

要不是前几天巧遇上一位新国电影人告知,果然一国实情,并非外人所知。原来,该国从1979年开始推行的“讲华语运动”下,政府管制的语言文化政策,尤其是针对方言在大众传播的禁令仍没解除,因此,至今所有方言电影或电视节目都必须强制配上华语发音,方能在影院和电视台播放。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4, 2017 at 4:21 下午

【禁不住的影像】陈彬彬:被禁后还能如何拍摄?

leave a comment »

蔡倩怡      摄影:部份图片由受访者、M+提供     2017-9-26
http://bkb.mpweekly.com/【禁不住的影像】陈彬彬:被禁后还能如何拍摄?

讨论电影当下的发展,技术普及以致门槛降低是常见的说法。但拍摄电影真的变得容易吗?没有说下去的,是电影仍受各种规范,如资金与审查。自由的空气,让影像肆意飘荡。但在某些国度,拍摄电影仍像秘密行动,拍摄者只能寻找独有的生存之道,也反复尝试跨越禁令。伊朗的麦马巴夫曾被囚禁,流亡他乡才能持续创作;新加坡鲜有的纪录片导演陈彬彬,从直述历史转向更迂回的叙事;还有我们熟悉的中国,赵亮的摄影机紧紧跟随上访的人民。每个闭锁的国度,也有关于禁绝与对抗的故事。

导演陈彬彬

陈彬彬在访问中很寡言,每道问题也只轻轻回应。她的作品,却在沉默中布满尖锐的刺,刺中政权之痛。她广为人知的,是前作《星国恋》(2013)。作品被新加坡政府列为禁片,不得在境内公开放映。沉默的新加坡人,连禁绝也显得稀少,因为长久也欠缺对威权政府的反响。然而,终于出现了眼前沉默的导演,以作品发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7 at 1:13 下午

全国青年理事会为擅自采用戏剧盒戏目表示歉意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9-8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907-sg-nyc/3820522.html

郭庆亮指出,全国青年理事会剧场不仅没有加入包容不同文化背景及多元化的元素,反而看似是在延续偏见及歧视。

戏剧盒(照片:The Drama Box/Matthew Wong)

戏剧盒指责全国青年理事会在近日所举办的剧目中抄袭该公司《一堂课》的概念,对此全国青年理事会总裁蔡大卫通过社交媒体向戏剧盒道歉,并强调他们非常尊重戏剧盒以及其搭档为艺术界的付出。针对蔡大卫的道歉贴文,戏剧盒艺术总监郭庆亮也给予回应,表示对这起事件的发生感到非常失望,并违反了《一堂课》(The Lesson)的创作初衷。

全国青年理事会星期四(1日)举办了剧场,因而促使戏剧盒发现剧目的结构与该剧团近日所举办的的《一堂课》非常相似。

戏剧盒艺术总监郭庆亮通过Facebook贴文表示,全国青年理事会并没有在举办剧场之前,向戏剧盒商讨或通知他们打算在活动中采用《一堂课》的结构。郭庆亮进一步说,他们是在节目结束后,才被告知这件事。

针对这起事件,全国青年理事会总裁蔡大卫通过Facebook向戏剧盒表示歉意,写道,“我是在不久前才获知这件事,因此我想为我的团队对《一堂课》的不尊重,表示抱歉。我们非常尊重戏剧盒以及其搭档为艺术界所呈现的优秀作品,并且在与本地青少年交流讨论较为复杂课题的方面上,仍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8, 2017 at 12:00 下午

让华语智识圈凝思的一个下午

with 13 comments

庄永康     2017-8-31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流金岁月,新加坡在不断“发展”,不断“破旧立新”中,我们成为了“第一世界”国家,机械化、电脑化,汽车、地铁,一般生活所需不虞匮缺。但在过程中,我们是否已付出太多的代价?就如消逝泯没的文物,无法还原,也不可复制,成了永久的遗憾?

人间四月天,午后的小雨初歇,四面围拢的玻璃壁透进柔润的阳光。

国家图书馆16楼观景阁,新加坡亚洲研究学会在此举行常年会员大会,会前是华语座谈《民间智识团体与社会参与》。会长周兆呈解释,智识是智慧加知识,掌握知识的团体应把“智识”贡献社会。兆呈随即引南宋抗元名将李庭芝警句,以壮行色。

主题演讲由戏剧盒艺术总监暨官委议员郭庆亮发言。庆亮画龙点睛,说新加坡公共空间并非每个课题都可以谈,谁决定“不可以谈”的课题,话语权就掌握在谁的手里。这就是所谓的议题设定(agenda setting)。其实整个下午的座谈,最耐人寻味的问题就是:华语智识团体,甚至整个华人社会,在新加坡有多少“议题设定”的力量?

2017年4月8日新加坡亚洲研究学会举办华语座谈《民间知识团体与社会参与》(右起郭文龙、林高、郭振羽、李元瑾、郭庆亮、杨茳善)

文化的保留与流失

古建筑专家杨茳善——他也是学会理事,指出在新加坡,建筑能否因集体记忆而得以保存,取决于当局的定义。政府认为土地是“有限”的,隐喻“发展”凌驾“文化遗产”之上。

茳善自己曾经参与的古迹保留请愿活动中,丹戎巴葛“铁道走廊”的保留是正面结果,而“武吉布朗坟场”的去向则充满争议。

武吉布朗坟场有约10万座墓碑,据信是中国境外规模最大的华人墓园。在园内长眠的,不少是新加坡的开拓者和抗战英雄。政府计划建设一条八车道的快速公路,贯穿墓园的一侧。目前有3700个坟墓须为公路的建设让位。多达七个民间团体向政府请愿,要求保留墓园的完整。

从历来的案例看,如果光考虑“华人墓园”这样的角度,古迹“议价”的分量似乎就小得多。在岛国,华人施医赠药的旧同济医院、华人第一个会馆曹家馆,都无法保留,而抗战时的华人义勇军、华侨机工队,也没得到纪念标志,便是一些曾引起议论的例子。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31, 2017 at 6:26 下午

发表在 文化

一定要有部长出席?!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8-25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8/tograce-event-26.html

不知道是种“传统”,还是一种不成文的“习俗”?新加坡艺术界团体等人无论展出或演出往往都喜欢有个部长当主宾来“增光”(也不管这个部长懂不懂或喜欢不喜欢?!),英文仿佛叫做 to grace the event?

请部长来或许有利于有关活动的宣传?或许有利于取得赞助?如果部长本身对有关文化活动内涵有兴趣或甚至有所涉猎,那更是“两情相悦”两全其美了!只是这种“机遇”在现实中少之又少!对日理万机的部长而言则可能只是一种工作上(或以外?)必须的亲民活动或“酬酢”?与艺术和兴趣无关?这种事多了,也不知道会否有无名无奈的烦闷(当然这种感觉只能放在心里?!)?

设身处地来说,一个人如果常常需要去做一些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事,除了“公事公办”又有何乐趣可言?如果只是虚情假意逢场作戏,“占据”了最好的位置,看自己看不懂或不喜欢的演出,除了是一种浪费(艺术原本是为知音而来?在现实中,却有许多一流演出,因为种种原因,真正内行和有兴趣的人往往只能坐在二三线的位置或望门兴叹!这些搞演出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又有什么意思?!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7, 2017 at 3:24 下午

发表在 文化

Tagged with , , , ,

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8-18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8/sota-6-sota.html

以SOTA“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为题重点报导,而实际上这位SOTA学生的获奖却是建立在“放弃当初艺术梦想”的基础上?这究竟又是在表扬SOTA 还是讽刺SOTA?!

昨天在报上看到有关总统奖学金的报导。大标题是:《新加坡艺术学院学生获总统奖学金》。

根据这位新加坡艺术学院“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的获奖致辞:“自己怀着成为世界著名芭蕾舞蹈家的梦想进入SOTA ,历经6年的努力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归属不是舞台,‘生活不能尽如人意’。”(年纪轻轻就讲这样的话?!)

这名来自乐赛学校高才班的“高材生”在入学SOTA 之后“却逐渐认识到舞蹈不仅仅是舞台表演,也涵盖舞蹈理论,历史,以及编舞方面”,“随着舞蹈家的梦想渐渐褪色,新的梦想取而代之……”。她说:“我不认为我会是聚光灯下的表演者,但我可以在幕后做出更多的贡献”。再次证明SOTA是“杀梦者”?(见附文

而她的新梦想是什么?就是:“选择成为公务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9, 2017 at 3:5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