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文化’ Category

新春将至,牛车水挂上“保家卫国”,红蚂蚁祝福“税增国强”

with one comment

卢凌之     2018-1-24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124-1101

“新年新气象,祝你在新的一年种族和谐、居安思危、安邦定国、保家卫国!”

今年牛车水农历新年的贺词装饰,因“居安思危”“保家卫国”等标语的出现,引起热议。(张丽苹摄)

试想在农历新年期间听到这样的祝福:“新年新气象,祝你在新的一年种族和谐、居安思危、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你会傻眼,还是觉得说出这番话的人华语没学好?

还有三周就迎来狗年,新年气氛浓厚的牛车水已经张灯结彩,准备迎接世界各地的访客。与往年有别,今年牛车水的装饰吸引了特别多的关注。除了以狗为主题的灯笼被批长相不喜庆像狼狗,悬挂的传统新年贺词也遭热议。

20180124-zhong zu he xie and Chinatown.jpg

“福星高照”紧跟“种族和谐”。(张丽苹摄)

红蚂蚁特意爬去桥南路看个究竟。“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吉祥如意”“大吉大利”这类连华语不好的人都会背的必备贺词自不用多说,今年更出现了“安居乐业”“团结奋进”“尊老爱幼”等非传统四字标语,夹杂在常见的祝福语之间,看着有些突兀。

最教人讶异的是,“居安思危”“种族和谐”“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也成了灯饰的一部分。是不是错把国庆日和过年弄反了?将学校公民教育课的内容搬到了大坡?还是回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就拿“居安思危”来说吧,意思是“处在安乐的环境中,要想到可能有的危险。指要提高警惕,防止祸患。”虽然今年大年除夕(2月15日)正好是全面防卫日,但叫人边过年庆祝边心理防卫,真真一刻也不能松懈啊!

在一片质疑声中,主办方出来解释了。负责这次牛车水新年装饰亮灯仪式的惹兰勿刹集选区议员梁莉莉医生告诉媒体,团队为符合今年“凝聚力”及“和谐”主题,才使用这些成语。牛车水农历新年庆祝活动筹委会主席陈祖坤则表示,这些“非喜庆”的祝语都是刻意安排的,与我国全面推行”全民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契合。

20180124-bao jia wei guo (last one).jpg

“保家卫国”被放在一众贺词的最后。(张丽苹摄)

红蚂蚁爬遍世界各地的唐人街,都没见过此等贺词。听了主办方解释,看来是我少见多怪,没有体谅官方为提升人民应对恐袭能力,抓紧一切机会引导公众的良苦用心。

既然今年是狗年,那么为了将功补过,红蚂蚁就顺着官方的思路,根据我国过去一年的社会经济情况,想出六个“非喜庆类新年标语”,和“居安思危”“种族和谐”“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一起凑成“十犬(全)十美”。(按首字拼音顺序排列)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4, 2018 at 9:08 下午

牛车水新年贺词引热议

with 2 comments

新明日报/魏宋淩    2018-1-22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0122-829109

有公众质疑牛车水装饰上的词汇,或不适用于新年贺词。(陈思源摄)

牛车水农历新年装饰引发热议,“居安思危”、“安居乐业”和“保家卫国”都成贺词。议员表示,这符合“凝聚力”及“和谐”的主题。

农历新年脚步将近,新年气氛浓的牛车水也已张灯结彩,挂起新年装饰。

今年牛车水以黄梨与桔子为主要装饰,也挂满传统新年贺词,如“大吉大利”、“金玉满堂”等。但其中如“居安思危”、“团结奋进”与“保家卫国”等,则被质疑是否运用得当。

记者走访现场,受访公众对此看法不一。吴启德(34岁,银行职员)表示,这些词汇或破坏新年的欢愉气氛。“这些词汇用在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也没有带出喜庆的成分,可能较适用在国庆日上。”

陈荣顺(47岁,私召车司机)也认为:“农历新年有更适合的词汇可使用。”

不过,陈丽玲(49岁,文员)说:“若要当成新年贺词,当然有些奇怪,但这些词汇可能被视为是对崭新一年的展望。”

学者:适合较长篇贺词

语言学家表示,以上词语较适合在我国领导人较长篇贺词中的语境下出现。

南大中文系高级讲师高虹受询时解释,所谓“贺词”是指祝贺喜庆之事时用的一类词语或文稿、书信等,而“新年贺词”是指华人在春节期间对亲朋好友予以美好祝福的贺词。

“传统的新年贺词种类很多,风格也多种多样。如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贺词等。所以新年贺词必须是给人美好祝福的词语,且要切合给予祝福的人的身份。新年贺词也有包括展望未来、总结过去、及对新的一年予以期望的词语,但是这样的词语大都出现在较长篇的发言文稿中。”

她指出,在牛车水使用的这些词语并不属于新年贺词,但是在领导人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的较长篇贺词中,有了语境就可以出现。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2, 2018 at 3:50 下午

发表在 文化

Tagged with , ,

献给土地的青春岁月——读程异小说《紧急状态》

with 2 comments

陈丁辉(新马历史学者)     2018-1-21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程异掌握双语,又深具历史的敏感度,加上他的文字功力深厚,《紧急状态》无疑是一部成功的作品。作者在史实方面下了苦功,有典有据,基本无误,细节的误区无碍于架构。

程异

出于个人的研究兴趣,“紧急状态”四字特别容易吸引我的注意。因此程异(Jeremy Tiang)的英文长篇小说《紧急状态》(State of Emergency)甫出版就立即进入我的阅读书单。主流媒体相继刊登书评,也给予作者相当高的评价,甚至称之为当代探讨“紧急状态”时期最好的新加坡小说家之一。我也希望经由小说,了解新加坡的新生代作家如何以小说创作的形式呈现这段微妙而敏感的历史。

看小说如何呈现微妙而敏感的历史

作者透过分布在新加坡、马来(西)亚、英国以及泰国南部的七个角色,带出新马两地自战后以来就缠绕不清的历史,寻常百姓在国家论述与社会生活之间的纠葛。故事从马印对抗说起。1965年3月10日新加坡麦唐纳大厦(MacDonald House)发生爆炸,虚构人物Mollie在该事件中罹难。作者随后以倒叙手法带出她的哥哥Jason(当时15岁)和女主人公秀丽(Siew Li,当时14岁)两名中学生相识相爱的往事。两人来自不同的教育源流背景,但在那个炽热的1950年代,很多学生投身反殖运动,来自南洋女中的秀丽也在其中。小说把那个从火红到湮灭的年代一一牵引出来,包含在新加坡方面1954年华校中学生反对国民服役法的学运、1955年福利巴士工潮、1963年针对社阵的大逮捕(冷藏行动)乃至1987年针对马克思主义者阴谋的逮捕(光谱行动);以及在马来(西)亚方面1948年冬加里(Batang Kali)的大屠杀事件、1950年代新村迁徙和集中的戒严年代、1969年涉及种族残杀的“五一三事件”等等。这些跨越世代的历史,都是小说人物的亲身经历。

Jason是一名优秀的英校生,大学毕业后出任公务员。他代表那个世代大部份英校生的典型:专注课业、对政治冷漠、顺利完成大学学业旋即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然而他心仪的对象秀丽则是热血的华校生,她有追求改革社会的理想,曾因参与学生抗争活动而被捕、判刑,出狱后和Jason结婚,婚后生了一对双胞胎(Henry和Janet),过着普通家庭的生活。但秀丽没有放弃追求社会公义的信念,持续关怀弱势,也到工会帮忙。不过这一家四口美满并不长久,1963年初秀丽接到昔日战友的通知,还来不及告别初生的孩子们,就为了躲避逮捕,被迫过着流亡生涯。她逃离新加坡潜入马来半岛,辗转进入森林参加马共的游击队,继续投身反殖战斗。她期待着有朝一日可以成为土地的主人,然而马共的斗争没有成功,部队滞留在马泰边境,她的理想终究是未竟之业,她也病殁在异乡。她遗落在新加坡的家庭不再完整,Jason和孩子们从此没有再提起这个不告而别的母亲!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1, 2018 at 5:45 下午

新加坡政府不爱的“方言”,星式英语登入“新英语”殿堂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2-25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6130

新加坡政府一直想要让人民说着一口正确英语,进而推动了“讲正确英语运动”。只是,来自民间草根力道十足、揉进了马来语、福建话、广东话与华语元素的“星式英语”,才是新加坡人的最爱,就在最近,这个英语变体转身晋级成新英语了。

星(新)式英语(或译为星洲英语)是英语抵达新加坡后所衍生形成的英语变体,在英式英语与当地语言如马来语、福建话、广东话与华语等接触后,逐渐发生从句法、语音到词汇的结构性改变,并且稳定地成为一大群人的日常通用语言,语言学家称其为“克里奥语”(Creole language),这个语言不是只是改个口音,加个啦咧啰就好了,而是有一套自成一格的逻辑与规则。2000年,新加坡时任总理吴作栋发起讲“讲正确英语运动”(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认为新加坡既然作为一个国际性都会,新加坡人应当使用“文法上正确”的英语,才能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听得懂本地英语。

这个由政府带头做起的语言政策,实际上就是一个贬低“星式英语”的运动,英语离开其原生地(英国),来到世界上各式各样的地方,举凡美国、加拿大、澳洲、香港等,势必会与因应当地生活需求,产生不一样的模样,这是语言自然演变的铁律,几乎无人能阻挡,因此我们会知道世界上至少有美式英语与英式英语的差别,再者更有港式英语、澳洲英语、纽式英语、菲式英语、日式英语等等,百花齐放的沟通方式。

外国人真心听不懂才讨厌星式英语?

根据社会语言学的研究,星国政府声称外国人对于星式英语持有的负面态度,多半不是来自星式英语本身,更多的是关于本地人与外地人间的冲突,而这样的冲突与新加坡政府计划性地引进外来移民有直接的相关。

拿蓝领移工来说,McKay的研究指出,来到新加坡的移工多半是因为家乡贫穷,所以到达异地讨生活,其中不乏许多英语系国家,如印度与菲律宾,他们在访谈中,会将印度英语或菲式英语与星式英语相比,企图彰显自己国家的英语远远好过星式英语,这样的做法是为了翻转自己在星国被视为蓝领外劳的劣等位置,反过来用英语能力来证明自己并不逊于“高尚的”新加坡本地人。

如果是白领外国人,另外一份De Costa的研究,则针对一位中国留学生进行探讨。这位女孩的专业是设计,透过新加坡政府吸引外国人才的奖学金计划,她得以以专业白领的身分,来到新加坡求学。研究者参与在课堂的过程中,发现这位中国女孩刻意在课堂交流中坚持使用她认为的“标准英语”,而不要被本地同侪的星式英语给“带跑”,以企图维系她是星国政府政策支持下的“专业人才身分”,换言之,并不是因为星式英语难懂,而是她希望藉以区隔出自身的优越性。 阅读更多 »

文化创意产业在新加坡

with one comment

怡和世纪    2017-12-25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引言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新加坡各政府部门从创意经济角度出发,就已经接受了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基于“要让文化带动资本创建‘亚洲门户’”的城市发展策略,政府于2000年宣布了一个为期15年的文艺复兴计划。在此计划带动下,新加坡文化艺术领域的生态开始发生变化。2002年成立了泰勒版画研究院,2006年新加坡博物馆重新开放,同年由新加坡艺术理事会与新加坡国家文物局主办的双年展诞生,2010年新加坡自由港开放,2011年第一届“艺术登陆新加坡”成功举办,2012年吉门营房当代艺术区建成,2015年花了10年时间筹建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落成等等。

第一个15年计划期满后,人们久等不见第二个计划出炉。2016年1月政府成立了未来经济委员会,今年2月委员会发表了它的报告书,篇幅长达108面的报告书居然对人文与艺术的推动毫无着墨。或许有人要问,难道我们在文化艺术的漫漫长路上已失去了继续前进的毅力与耐心?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2017年5月19日开幕时,19位活跃于本地文化创意产业领域的创意人,呈献了以“新‧创艺”(Creativity in Pulses)为主题的华族文化展览。与此同时,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也宣布与中心联合推出“早报文创空间”,定期在中心与大家见面,以“探索本地文创话题,营造文创氛围,建立文创产业”。一切有关文化创意的活动随即再成了媒体的热点新闻。

借助华族文化中心开幕时拍出的节奏,《怡和世纪》本期以“文化创意产业在新加坡”为专题,通过各方人士的相互交流,尝试探讨新加坡文创事业的现状与前景,特别是民间力量在推动文创方面所能做的贡献。

以下为今年7月23日《怡和世纪》在怡和轩主催的一个沙龙的实录:

《怡和世纪》沙龙

主持:陈迎竹
出席者:林仁余、李楚琳、刘夏宗、林清如、陆锦坤、林少彬、南治国、谢声群、林沛、郑钧如。
记录:邹文学

陈迎竹:按照大家同意的提纲,我们今天谈何谓文化创意产业、新加坡文创产业现状、面对的局限与不足、民间力量能如何推动文创等等。先请仁余谈谈何谓文创产业?为什么文创产业越来越成为现在许多国家发展经济的重点?

文创基本上是国家主导的经济手段

林仁余:我们讨论的文化创产业,也有人讲成创意产业,那是Creative Industry 或者Cultural Creative Industry 的翻译,这个名词最早可能是英国政府在1989年提出,希望以文化产品来创造财富,不过,在英国使用“文化”这个字眼是敏感的,会被人认为政府要操纵文化,于是提出创意产业这说法。提出这概念,是因为看到美国在文化产业方面创造了巨大财富。那之前有所谓无烟囱工业,进入新时代,当政者要寻找新的经济引擎。以美国为例,有好莱坞、迪斯尼、流行音乐、博物馆、快餐文化等,英国政府也提出,文化活动应该成为一种产品,让它产生经济效益。他们建议从三方面去拓展:一是教育培训,二是扶持个人创意,三是提倡创意生活。

1990年代末,本地也加入提倡艺术教育。当时我还在报馆工作,访问艺术理事会请来的一名英国艺术教育专家,他们主张艺术教育应该包含在创意产业里,而且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所谓创意行业,包括广告、古董及艺术品拍卖、工艺、服装设计、平面设计、广告设计、影视、广播,甚至包括电脑软件服务、音乐表演、出版等,这些都包括在创意产业里。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在九十年代也努力要推动创意产业,最先是推动电影工业,接下来是动漫产业。所以,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一直在影响着我们。以上是简单介绍一下文创,作为大家讨论的背景。

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谈论创意产业,日本动漫和韩国的影视都显示了文化产品的力量。 阅读更多 »

反对政府修改影片法令 陈哲艺:此事关乎广大群众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2-24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223-sg-anthony-imda/3918220.html

陈哲艺、梁志强、陈子谦等电影人反对政府修改影片法令。(照片:档案照)

我国政府有意修改影片法令,陈哲艺、梁志强、巫俊峰、陈子谦、陈敬音和唐永健等本地多名电影人一同联署向有关当局提交立场文件。陈哲艺认为,这不仅关乎电影工作者,也影响广大群众,因此呼吁大家向当局提出反馈。

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本月4日就修改影片法令征询公众意见。

陈哲艺前天(22日)晚上在Facebook贴文表示:“影片法令不只是关乎电影工作者。它也关系到你,观众以及广大群众。”

他还在贴文中附上新加坡电影界对修改影片法令的立场文件的链接,并呼吁民众向当局提出反馈和建议。

电影界在立场文件中提到:“我们担心现有的一些条款及其修正案将削弱公众对当局规范电影的信心,我们希望当局在决定电影分类和审查时可以更透明。”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4, 2017 at 2:07 下午

新加坡制片人冀政府重新考虑修改影片法

leave a comment »

东方日报     2017-12-23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25310

50名新加坡影片制片人联合发表影片社群立场声明,担心公众对电影监管过程的信心被削弱,所以冀新国政府能重新考虑拟议修改的一些影片法令条文。

新加坡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于本月4日就修改影片法令展开公众征询活动。在现有法令下,查案和执法的权限由警方和该局共同行使。此次修法,将让该局执法人员接过这两方面的权力。

修法后,执法人员将能处理无照公开放映和发行影片的案件。

新加坡媒体昨晚收到这份来自影片社群的立场声明书,签署人包括梁志强、陈哲艺、巫俊峰、陈敬音、陈子谦及陈彬彬。声明书主要是就政府有意修改影片法令中的个别条文提出顾虑,担心这些修改会削弱公众对电影监管过程的信心,因此希望当局能斟酌修改细节。

签署这份4页立场声明书的制片人在声明书中指出,目前只有影片审查官、副审查官、助理审查官或电影检查员等部分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官员,能在没有令状的情况下,进入指定处所搜查。

但修改后的条例将赋予任何级别的官员这个权利。一经通过,该局官员甚至可以在必要时破入处所门窗,或强行移除任何阻挠入门或搜查的障碍。如果有理由怀疑对方违例,官员也可取走相关影片和器材。

声明书指出,许多电影内容如今都储存在个人电脑、手机或硬盘中,而这些物件也存有许多个人信息。官员一旦没收这些个人电子器材,将没法保障这些个人隐私与信息不被泄露。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4, 2017 at 1:5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