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文化’ Category

回声——读《大眼鸡•越洋人》

leave a comment »

林高(本地知名作家、2015年新加坡文化奖得奖人)    2018-6-17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李国梁有志于重建记忆。重建过程当然涉及如何选择材料、以及重建些什么的问题。由于时空间隔,加上人为的疏远、舍弃,集体记忆往往变得斑驳而破碎。它是珍贵的。如果视日常为展示平台,那么,集体记忆就像“无形展示品”,往来者视而无睹。

李国梁对本地民间文史资料素有搜集和研究,不歇的努力终于又开花结果。《大眼鸡•越洋人》甫出版,并获选“2017年早报书单”。以“大眼鸡”称出海远渡到南洋的帆船,并借以标示书名,凸显此书之视角乃以民间关怀为初衷,形象鲜明。李国梁期盼在新加坡大环境的迅速变化下,以广东先民之足迹为参照,切入并伸展,把“昨日”与“今日”之间的可能联系与对话平台建立起来。作者甚至远赴广东省与海南省各乡镇、福建省猪仔交易处等地搜集材料,对所关注的“人”或“事”进入细节描述,他期盼做到呈现其内在精神。

重建记忆不使遗忘

李国梁有志于重建记忆。重建过程当然涉及如何选择材料、以及重建些什么的问题。由于时空间隔,加上人为的疏远、舍弃,集体记忆往往变得斑驳而破碎。它是珍贵的。如果视日常为展示平台,那么,集体记忆就像“无形展示品”,往来者视而无睹。台湾中央研究院李有成教授在他的著作《记忆》中说到,格林柏勒特(Stephen J. Greenblatt)以“回响”(resonance)这个观念说明博物馆或美术馆中的展示品如何超越其有形的疆域而向更广大的世界伸展(页39)。“大眼鸡”的记忆所孕育的情感方面的、文化方面的价值怎么与现实步调和谐共舞?这样的“无形展示品”怎么让它在国人眼前发生“回响”的力量?记忆是不会完整地存活于日常生活里的。李教授在绪论开宗明义地说:“记忆无所不在,不过记忆又多半零碎、隐匿,乃至于行踪成谜,重建记忆的过程因此繁复而曲折。”李国梁着力所在或正是担心先民的精神价值被遗忘。

《大眼鸡•越洋人》一书旁收博采,巨细靡留,枝节歧出,甚至有些芜杂。李国梁或有心借助于书写记忆以发现过去。他的记述、拼凑与重建,其实可能弥补历史的某个缝隙与断裂。李国梁写的并不全都是他的亲身记忆。他住在新加坡河畔,自小父亲便常带他到牛车水走动,留下深刻的印象。书中写道:“自19世纪中叶,牛车水已经成为广东人的集居地,也是新加坡保留得最完整的历史性社区。”(页55)童年的印记,听长辈的追述,加上博览群书以及采访相关人物,他怀想“昨日”并组建他的“记忆”。先民以契约华工(猪仔)与自由身的身份出海求生,那年头,清廷国力单薄,对海外的侨民其实没有能力眷顾。到1891年驻新加坡总领事黄遵宪才为民请命,仿效美国侨民护照,颁与“黄纸”,先民下南洋终得到法律认可。期间先民的境遇和心情真不是后人轻易能想象的。初始只为求生,赚钱回乡,对当地没有归属感;渐渐产生落地生根的意识,对自己的在地身份不再犹豫。李国梁在前四章列举几个重要事件来勾勒先民辗转迁徙与艰苦打拼,并综述过程中的反思与抉择。譬如更早时候马来王朝与新加坡的商贸往来、拉律事件对星马地域政治与经济发展之影响、中日战争爆发、反殖民地斗争、中国大陆政权易手以及中国爆发文化大革命。新加坡独立建国后,国人自信地以在地的视角去检视“昨日”的记忆。李国梁整理出来不少可供大家怀想、反思与传承的人文价值。笔者评述书中几个亮点以彰显此书的意义。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为时代而歌——独立前的本土歌曲创作

leave a comment »

周维介    2018-5-27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随着时间流逝,记忆也流失,活在滑指便能攫取种种信息的当下,我们未必能感知七八十年前本土曾经的抗日歌曲,以及人们为时代理想而作的歌。那年头的青春是飞扬的,火热而直白,把这些旋律摊放在安逸的环境里,那种表述根本无法虏获人心。毕竟,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节奏、品味和诉求,但这些歌都孵化于本土,敲打出那时代的声音,它存在着,铁一般的事实,不容你否定它不是我们的歌。

1960代新加坡市区鸟瞰图照。(Courtesy of Singapore National Archives.)

在电视还未普及的年代,人们消遣时间的摩登方式,是听广播。那一方小盒子,不管是覆盖全岛的官方电台,还是在人口密集地区才能收听到的“丽的呼声”,所播放的新闻、戏曲、广播剧,都有它庞大不挑食的听众群,像王道、黄正经、李大傻的闽南潮州广府方言讲古,那是明星级的广播大咖,拥趸不可计数。

1963年底电视登陆新加坡,信息传播与消闲娱乐有了新渠道,那是惊天动地的变化,声影结合的休闲模式颠覆了人们平静的生活。而今半世纪过去,我和老华校聊起这段往事,大家津津乐道的,不是青涩的黑白电视影象,而是聆听广播的点点滴滴。那段听歌的岁月,穿街走巷的歌曲是如此紧扣着人们的生活,它舒缓了压力、慰藉了心灵、丰富了生活的内容。毕竟消闲方式有限,扭开收音机,它播放曲艺、新闻、体育、土产行情等等节目,人们都不介意——不论是被视为靡靡之音的流行歌曲;传统美声的艺术歌曲、民歌与西洋歌剧;或是源于大江南北的方言戏曲。声音从盒子里流出了,就入耳。即便是宗教节目“天国之声”插播的神歌圣曲,也不排斥。

因着这样的背景,那代人听歌的范围广,中外左右、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的旋律都有接触,觉得不同乐种,有各自的好。另一方面,由于社会处于政治活跃的阶段,工团的聚会或抗议活动,学校的叙别会或野餐等等场合,以歌抒意是凝聚力量、激发情感的有效方式。于是,热火朝天的环境里,各式各样的歌曲声声入耳,人们的脑海便留住了时代的多元旋律。

二战前后,新马华人的认同意识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生活在殖民地土地上,人们在政治上认可中国,文化上吮吸着母国的乳汁,本土华人社会与中国的关系仍是密不可分,各种形式的文化都呈现自然承接的状态,音乐也不例外。这种文化的主脉支流共生现象,从初始的紧密联系,到后来的疏而不弃,没有断流。

上世纪民国初建,中国国难重重之际,冼星海与聂耳这两位中国现代音乐的指标性人物与新马挂了勾。

《黄河大合唱》的作曲者冼星海在新加坡度过了七年的童少岁月。1911年,星海他娘带着他从广东来新加坡讨生活,就读于大坡的养正学校,被老师挑选进入军乐队训练,他就此踏上了音乐之路。1934年,聂耳所创作的电影主题曲《毕业歌》由陈波儿唱红大江南北,这位陈波儿,与新加坡有点关联。本土诗人槐华回忆他四十年代念四年级时就爱听这首歌,后来才知道陈波儿是“潮州姿娘”,她的父亲是大坡二马路(今之新桥路)44号“四顺耀记”的老板。比这种人地关系更重要的,是早期本地华校与中国教育的直接挂勾,从学校的制度操作到教科书的采用,都源于一个系统,中国音乐教育的内容也因此直接移植本地,形成内在共生关系。

日本侵华刺激了本地抗日歌曲创作

中国与新马音乐的内在联系,随着政治形势迅速演变而更为具体。三十年代,日本对脆弱的神州大地狼窥虎视,七七卢沟桥事变引发了中华抗日的决心,歌乐瞬间成了激起同仇敌忾意识的利器。抗日,七十年前中国土地上一次浩大的集体国民行为,也在海外华人社会荡出波澜,形成华侨社会关心母国安危的主旋律。新加坡的“爱华音乐社”、“爱同校友会合唱团”与“铜锣合唱团”等新兴音乐团体,正是在这种抗日氛围中诞生,它们以文化的鼓槌,奋力击响时代的战歌。

侨领陈嘉庚组织了南洋华侨,以大量的筹款活动作为三十年代华社抗日的主轴。他邀来成员逾百的“武汉合唱团”到南洋演出,成功赢得华侨对抗日的认同与支持,此行也让更多音乐人才聚集星洲,播下音乐的种子。武汉合唱团在中国成立时,团名的提议者李豪女士后来也落户新加坡,为本地音乐奉献了超过半世纪的光阴。前不久,九十五岁的知名华商郭鹤年出版自传,第二章“武汉合唱团”便道出1938年该团在一年多时间里,到各城镇演出的强烈反响。他本人因为“看过多次演出,并与乐队队长夏之秋成为了好朋友。” 阅读更多 »

电影《疯狂亚洲富豪》展现的是真实新加坡吗?

leave a comment »

关键评论/吴象元 2018-4-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4474

有报导称这部电影为“给新加坡的一封情书”,毕竟它包括东南亚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如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饭店、滨海湾花园和鱼尾狮。

改编自关凯文(Kevin Kwan)畅销小说的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预告片最近发布,剧情描述新加坡富豪之子尼克,带着美国华裔女友瑞秋(由吴恬敏饰演)回乡参加好友婚礼所引发的一连串故事,而片中画面也引起“是否为真实的新加坡”的讨论。


《疯狂亚洲富豪》预告片

关凯文为出生新加坡的美国作者,他于星国接受教育直到11岁移民美国,其作品背景大多设定在亚洲,而《疯狂亚洲富豪》是其成名作,和《中国富女友》(China Rich Girlfriend)、《富人问题一箩筐》(Rich People Problems: A Novel)为三部曲。

报导称这部电影为“给新加坡的一封情书”,毕竟它包括东南亚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如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饭店、滨海湾花园和鱼尾狮,然而评论者表示,片中从男主角朋友到酒会客人,都是华人面孔,但事实上新加坡是亚洲最多民族的国家之一,拥有四种官方语言和大量移民:华人占其人口的74%,其次为马来人(13%)和印度人(9%),而预告片中唯一出现的非华人面孔,是替主角开门的两位泊车小弟。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 2018 at 2:51 下午

真正把新加坡族群和宗教凝聚起的语言,不是“英女皇英语”而是伟大的“Singlish”

with 10 comments

李慧敏    2018-4-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2

Singlish虽然亲切,非常具有新加坡特色,但它也相当粗糙。它的存在反映了我们的语言教育,甚至是整个教育体系所存在的一个严重缺陷。

Photo Credit: JON@Flickr CC BY SA 2.0

谈到新加坡的语言课题,绝对不能不谈Singlish!

我们的官方语言有四种:英语、华语(中文)、马来语和淡米尔语(Tamil,印度南方语言),而我们的国语是马来语。

不过真正把新加坡各个不同族群、不同种族宗教凝聚起来的,不是纯正的英语,也不是国语马来语,而是我们伟大的Singlish!

简单来说,Singlish是一种以英语为基础,混杂了新加坡中文、华族方言和马来文词汇的英语,就如加勒比地区的克里奥尔语和出现在巴布亚的皮钦语,以及旧上海带有中国口音的“洋泾浜英语”。

在早期的新加坡社会,多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没有真正学过英语,但却需要以这个语言来沟通,于是将就使用了混杂式的英语。

现在,在任何公共场所里,你都能听到Singlish,一些在这里居住较长时间的外国人,甚至还能说几句地道的Singlish呢。

很多人常认为,只要加上lah、leh等句末语助词就是Singlish了。社会语言学家虽然对这个语言现象做出不同的定义和解释,但由于Singlish不是一个规范的语言,所以大家都有不同的说法。

按我个人的观察,Singlish里有一些被广泛使用的词汇,不过不同种族新加坡人所说的Singlish却有些差别,马来人和印度人的Singlish就跟华人的Singlish有些不同。华人说的Singlish受到南方语言习惯的影响,而且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华文思维。

现在就举几个普遍听到的例句吧!

Why you lai (like) that?

翻译:你为什么这样?

说明:说话的人懒得把like完整发音,所以念成lai。

What he talking ah? I catch no ball!

翻译:他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说明:Catch no ball是直接从福建话“抓不到球”翻译过来,表示没抓到要点。

Want go makan?

翻译:要去吃饭吗?

说明:Makan的意思是吃,是马来语。

Ask so much for what? So kaypoh!

翻译:问那么多做什么?这么多管闲事!

说明:Kaypoh是“鸡婆”的福建话发音。

Singlish对新加坡人来说,已经成了很亲切的沟通语言,甚至已经开始成为我们身分的代表,但是这也成了新的矛盾体。 阅读更多 »

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leave a comment »

赵晓彤     2018-3-8
https://www.hk01.com/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封面图片:视觉中国

导演欧文杰在电影《十年》“方言”想象香港在十年后的城市语言环境变化:普通话才是香港最流通的语言,学不好普通话的人在生活与生计处处碰壁。“方言”是欧文杰对香港未来的想象,而另一华人人口甚多的地域新加坡,则自1979年实施“华人讲华语运动”,广东话以及其他中文方言从此在电台、电视、公营机构消失。英培安是新加坡的著名作家,母语是广东话,见证着新加坡的语言政策如何在三四十年间改变一个地域的语言环境。以下是记者与英培安的书面访问。

问:你对广东话有怎样的感情?

答:我的父母都是广东人,从小到大我和他们都是讲广东话,小时候住在旧楼的板间房里,同楼的邻居也是广东人,大家都讲广东话,所以,广东话不仅是我的母语,也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的生活语言。旧楼有装丽的呼声,我是听香港的广播剧、粤剧与广东流行歌曲长大的。那时候新加坡有个用广东话讲故事的李大傻先生,非常出名,我认识中国古典名著,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榜等,是听他在丽的呼声讲古开始的。我也听了不少他讲的武侠小说,如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女,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等。

小时候我很爱玩,不大读书,但作文还算不错,常在文章里引用一两句成语或古文,可能是喜欢听粤剧与李大傻讲古的缘故。所以推行讲华语运动的衮衮诸公认为,方言会影响学习华语,要学好华语必须要禁止使用方言,我认为是极荒谬的理论。这些读洋书的精英,其实是因为连方言都不会,所以没办法把华语学好。

推广讲华语运动,先是逐渐减少广播媒体上的方言节目,最后是完全禁止。1980年代初,官办的电视与电台已没有方言节目了,私营的丽的呼声虽已没有了香港广播剧,广东流行歌曲,每星期仍保留半小时由该公司的粤语话剧组提供的粤语广播剧。1978年我因为政治原因被内政部拘留过,释放后不能进入媒体工作,所以用孔大山这笔名卖文生活:在《南洋商报》写专栏,也替丽的呼声的粤语话剧组写广播剧。大概写了两年左右,方言节目终于全面禁止,粤语话剧组因此解散。广东话不仅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生活的语言,还曾经是我谋生的工具,我对它的感情如何,可以想见。 阅读更多 »

新春将至,牛车水挂上“保家卫国”,红蚂蚁祝福“税增国强”

with one comment

卢凌之     2018-1-24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124-1101

“新年新气象,祝你在新的一年种族和谐、居安思危、安邦定国、保家卫国!”

今年牛车水农历新年的贺词装饰,因“居安思危”“保家卫国”等标语的出现,引起热议。(张丽苹摄)

试想在农历新年期间听到这样的祝福:“新年新气象,祝你在新的一年种族和谐、居安思危、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你会傻眼,还是觉得说出这番话的人华语没学好?

还有三周就迎来狗年,新年气氛浓厚的牛车水已经张灯结彩,准备迎接世界各地的访客。与往年有别,今年牛车水的装饰吸引了特别多的关注。除了以狗为主题的灯笼被批长相不喜庆像狼狗,悬挂的传统新年贺词也遭热议。

20180124-zhong zu he xie and Chinatown.jpg

“福星高照”紧跟“种族和谐”。(张丽苹摄)

红蚂蚁特意爬去桥南路看个究竟。“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吉祥如意”“大吉大利”这类连华语不好的人都会背的必备贺词自不用多说,今年更出现了“安居乐业”“团结奋进”“尊老爱幼”等非传统四字标语,夹杂在常见的祝福语之间,看着有些突兀。

最教人讶异的是,“居安思危”“种族和谐”“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也成了灯饰的一部分。是不是错把国庆日和过年弄反了?将学校公民教育课的内容搬到了大坡?还是回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就拿“居安思危”来说吧,意思是“处在安乐的环境中,要想到可能有的危险。指要提高警惕,防止祸患。”虽然今年大年除夕(2月15日)正好是全面防卫日,但叫人边过年庆祝边心理防卫,真真一刻也不能松懈啊!

在一片质疑声中,主办方出来解释了。负责这次牛车水新年装饰亮灯仪式的惹兰勿刹集选区议员梁莉莉医生告诉媒体,团队为符合今年“凝聚力”及“和谐”主题,才使用这些成语。牛车水农历新年庆祝活动筹委会主席陈祖坤则表示,这些“非喜庆”的祝语都是刻意安排的,与我国全面推行”全民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契合。

20180124-bao jia wei guo (last one).jpg

“保家卫国”被放在一众贺词的最后。(张丽苹摄)

红蚂蚁爬遍世界各地的唐人街,都没见过此等贺词。听了主办方解释,看来是我少见多怪,没有体谅官方为提升人民应对恐袭能力,抓紧一切机会引导公众的良苦用心。

既然今年是狗年,那么为了将功补过,红蚂蚁就顺着官方的思路,根据我国过去一年的社会经济情况,想出六个“非喜庆类新年标语”,和“居安思危”“种族和谐”“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一起凑成“十犬(全)十美”。(按首字拼音顺序排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4, 2018 at 9:08 下午

牛车水新年贺词引热议

with 2 comments

新明日报/魏宋淩    2018-1-22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80122-829109

有公众质疑牛车水装饰上的词汇,或不适用于新年贺词。(陈思源摄)

牛车水农历新年装饰引发热议,“居安思危”、“安居乐业”和“保家卫国”都成贺词。议员表示,这符合“凝聚力”及“和谐”的主题。

农历新年脚步将近,新年气氛浓的牛车水也已张灯结彩,挂起新年装饰。

今年牛车水以黄梨与桔子为主要装饰,也挂满传统新年贺词,如“大吉大利”、“金玉满堂”等。但其中如“居安思危”、“团结奋进”与“保家卫国”等,则被质疑是否运用得当。

记者走访现场,受访公众对此看法不一。吴启德(34岁,银行职员)表示,这些词汇或破坏新年的欢愉气氛。“这些词汇用在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也没有带出喜庆的成分,可能较适用在国庆日上。”

陈荣顺(47岁,私召车司机)也认为:“农历新年有更适合的词汇可使用。”

不过,陈丽玲(49岁,文员)说:“若要当成新年贺词,当然有些奇怪,但这些词汇可能被视为是对崭新一年的展望。”

学者:适合较长篇贺词

语言学家表示,以上词语较适合在我国领导人较长篇贺词中的语境下出现。

南大中文系高级讲师高虹受询时解释,所谓“贺词”是指祝贺喜庆之事时用的一类词语或文稿、书信等,而“新年贺词”是指华人在春节期间对亲朋好友予以美好祝福的贺词。

“传统的新年贺词种类很多,风格也多种多样。如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贺词等。所以新年贺词必须是给人美好祝福的词语,且要切合给予祝福的人的身份。新年贺词也有包括展望未来、总结过去、及对新的一年予以期望的词语,但是这样的词语大都出现在较长篇的发言文稿中。”

她指出,在牛车水使用的这些词语并不属于新年贺词,但是在领导人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的较长篇贺词中,有了语境就可以出现。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2, 2018 at 3:50 下午

发表在 文化

Tagged with ,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