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族群关系’ Category

新加坡人想象中的“印度人”:梁智强新电影爆出的种族争议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6-21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37706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或许《新兵正传4》的试镜风波,仅只是这个政策溃败的冰山一角而已。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以《小孩不笨》闻名台湾的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其最新作品《新兵正传4》日前被爆出,在遴选演员时出现“种族歧视”。在当事人于脸书上贴出亲身经历后,数日间引爆新加坡社会舆论。

5月27日,根据新加坡籍的印度裔演员巴尔加瓦(Shrey Bhargava)的指控,他试镜的角色,是一个使用“Singlish口语、有着新加坡腔的军人”,但却被试镜导演要求要表现得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a full blown Indian man)。巴尔加瓦不满地对试镜导演说“不是所有在新加坡的印度人都说得一口浓厚的印度腔”。他的不满却换来如此的回应:

但那就是我们想要的,而且要做得好笑一点。

巴尔加瓦在脸书上表示,过程中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种族被简化成口音,并且只因为那样“比较好笑”。

电影中“象征少数”:当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

根据《新4》张贴于5月20日的试镜公告,制作单位希望征选五个角色:两位一男一女的军官,皆要华人;三个阿兵哥,其中两个是华人(一个要求是帅哥),另一个印度人或马来人皆可。

电影公司的征选要求不难理解,新加坡的主流电影(基本上就是指梁智强的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token minorities)的问题。“象征少数”指的是电影中“刻意”呈现出来的“少数族群”,如少数种族、少数语言、性少数等等。这种刻意的呈现,能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也能达成几个目的,例如:让制片方免于被少数族群批评(不会被批评都用主流群体)、让电影能不带羞耻地去开少数族群的玩笑(因为是透过少数族群自己的嘴巴)。

《新4》试镜公告的要求,再次凸显了“象征少数”带来的问题:制片单位要的只是一个少数族群,至于是马来人或印度人,都不是重点;而且既然已经砸了钱聘请少数种族当演员,那么,要让这笔钱砸得更值得的话——这个人要好笑。

在《少数族群在新加坡电影中形象》一文中,作者Kenneth Tan 观察到,马来人在电影中常以“滑稽”、“前现代”(原始)、“超自然”(迷信)的形象出现,而印度人是“不可理喻”、“可怕的”,或者用来展现“漫画式的喜剧效果”。在梁智强执导的《钱不够用》中,家属冲到加护病房中找病危的华人老太太,掀开棉被,却出现一个满脸胡须的印度男子遗体。Kenneth批评,找错病床的举动对于电影叙事本身,没有明确的意义,印度胡渣男大体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荒谬的笑料。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阅读更多 »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with 3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31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31/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这两天我分享了新加坡网路的一场争辩,写下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和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

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写了一篇文字,反映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演员的无奈,激起了社会对少数民族定型、文化认同、种族歧视之间的各种思考。

这是一场有关“种族歧视”的争辩,细心观察网民的各种言论,看到了不同的观点,价值鸿沟无法跨越。

很可惜的是,不少网民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1 - 演员(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职责是敬业乐业,把角色演好就好了,使用夸张的印度口音根本不是刁难你,那是演员应有的本分。(何须想得那么复杂,产生那么多问题?你只是个无名小卒。既然意见那么多,那么干脆自制去拍自己的电影好了。)人家也没有逼你去演戏,是你自己要去演的,干嘛抱怨?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现场抱怨,而是后来才写文章抱怨,你没出息!(哈哈哈!X&*@%¥YZ…)

2 - 这部戏是喜剧,嬉笑人生,根本不必介意。喜剧里的定型是常见的,对华人也有典型的、刻板的刻画,因此,不能认为饰演夸张的角色就代表种族歧视。

3 - 你在博出位,博宣传。你们印度人就这副德性。(哈哈哈!X&*@%¥YZ…)

4 - 难道,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嘲的能力?我们是否过度敏感?

5 - 你 (Shrey Bhargava) 几年前也曾经在公开搞笑节目中,嘲弄阿拉伯人,用夸张的口音来表演。你言行不一致,表里不一,当初你就是在歧视他人,现在你却抱怨别人歧视你这个印度人,那么,你分明就是一名伪善者。(哈哈哈!X&*@%¥YZ…)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9, 2017 at 4:33 下午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with 2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30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30/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上一篇写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在这篇文字里,勾绘出在新加坡这个多元文化社会里,感受到的冲击。

“在自己的国家里,却感觉像是个外国人。”

在电影试镜时,虽然他扮演的这个角色是位新加坡军人,使用的语言也是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在这个独有的框架下,他对剧本的理解是,使用本土语言和自然的本土口音,应该是自然不过的。但是,导演偏偏要他刻在表演时,刻意凸显印度人的特征(如使用较浓厚的印度口音,还有他“演得更像个印度人,更好笑一点”)。这激发了他的深层思考: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扭转口音(变得不真实)来取悦他人?取悦谁?为什么某些族群觉得某种夸张的、典型的印度口音很好笑?为什么一定要把少数民族刻意勾画成某种搞笑的典型?他的理解是,导演对“印度人”的认知是“对印度人的刻板印象”。

在网路纷扰之时,他写了这篇文字,提出一个根本问题:“在这个电影产业里,印度社群已经未能被充分代表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加深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制造定型观念)?”

这一篇写得较长,较深入。基本上,他对“种族定型”提出了质疑和挑战。他的重点是希望人们能够去认真探讨电影里对少数族群的定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0, 2017 at 4:37 下午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with 2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29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29/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这两天,新加坡的社交媒体上,有个关于 “口音” 而延伸出来的话题,我追踪读了几篇,有些看法,想与大家分享。

事件背景大致如下:有位新加坡的印度裔演员(名 Shrey Bhargava),去参加了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 的试镜。回来后,他在一篇短文里,发出了心声。

他写得很冷静,陈述了试镜时的一些要求(要求他使用更夸张、更具印度风味的口音,虽然戏里的角色是一位说本地话的新加坡军人),后来,他经过反省后,心有不安,觉得受到了委屈,于是写出了身为一名新加坡少数民族的演员的内心话。

他认为,在演戏里,加强对其他种族(如印度人)的刻板形象,来迎合某种族群的要求,这样的“幽默” 和 “笑料” 是有问题的,是应该检讨的。

搞笑,是谁在笑谁?也许,你会说,这不过是部喜剧,干嘛那么认真嘛?说这样的话的,大部分是华人。 Shrey 是印度裔,他的人生轨迹和我们不一样,他来自一个少数族群的文化,属于弱势文化,身处在其他的强势文化下,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一定经历过许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也承受过各种歧视(例如,语言歧视)。

因此,他的心声,代表他个人的深刻感受,值得我们外人去感受和理解。

可是,网路上有许多人(尤其是华人),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否定他的感受,认为他在做假宣传借以提高知名度。也有很多人认为,笑笑无妨,看戏干嘛那么认真呢?你干嘛那么轻易受伤呢?你不会演戏,你的演艺事业完蛋了种种。可是,我觉得,Shrey Bhargava 的文字,反映的是一个更深刻、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多元社会里的种族歧视问题。

种族歧视(在个人、文化、社会结构各层面上)是个很复杂的问题。Shrey Bhargava 提出了一个现象,一个存在已久的现象,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位演员,他提出的问题也许会令一些人感到不舒服(“你竟敢说我们歧视你?” “你干嘛那么敏感?” “我们各种族和谐相处,你竟然挑拨种族情绪?”……),但是,这些问题刺激思考。如果你是一位成熟的读者,可以尝试从他的角度看问题,去理解他的出发点,去体会在强势文化下的少数民族的处境。 阅读更多 »

《新兵正传4》试镜被指种族歧视 林俊良出面表态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5-30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0529-lif-abtm/3727572.html

新加坡籍印度族演员称他在电影《新兵正传4》的试镜中受到种族歧视。(照片:Shrey Bhargava/Facebook、Maxi Lim/Facebook)

一名新加坡籍印度族演员日前参加本地导演梁智强的新电影《新兵正传4》的试镜,选角导演要求他以浓烈的印度口音诠释军人的角色,他事后在网上表示不满,认为自己在试镜中受到种族歧视。这则具争议性的贴文在短时间内盛传,《新兵正传》演员林俊良也出面表态。

该男演员Shrey Bhargava星期六(27日)在Facebook上叙述试镜的情况表示,他根据剧本,诠释一名说话带有新加坡人口音的军人后,选角导演要求他把角色诠释得“更像印度人”。

Shrey Bhargava说,他听了后便回应:“不是每个新加坡的印度人都会以强烈的印度口音说话。”

但选角导演表示,“这就是我们要的,就是要好笑。”

男子在贴文中写道:“所以他们要我以滑稽的方式呈现我的种族。我需要用我的口音,因为那是好笑的。这就是他们的电影想要的。新加坡电影的多元化,我想就是要根据种族定性扮演角色,因为多数种族觉得好笑。”

男子表示,原本想拒绝表演,但最后还是根据要求以“装出来的印度口音”表演。男子说:“我离开房间时感到十分反感。我国家的人,以我的肤色,和他们认为我应该有的口音评价我。我认识的多数印度族新加坡人,都没有以浓烈的印度口音说话。”

他也说,“我们不能继续纵容种族定性。我们应该意识到新加坡不是一个华族国家。电影应该停止种族定性,而是加强我们新加坡人的身份。”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4-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463

自开埠以来,马来族群就受到政府政策的优惠,独立后,马来族群持续享有民族一律平等之外的特殊待遇。此刻,集选区制度和不久前立法规定的马来民选总统,都是根基于族群因素来分配政治利益的政府行政措施。这些事实,完全质疑了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之说。

官方媒体有两段报导,一,1965年分家后,新加坡马来族一夜间失去作为国家最大种族的身份,再次成为少数族群。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的改变,新加坡就不可能打造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二,李显龙总理在奥斯曼渥的追悼会上宣读悼词时说:“正因为马来新加坡人和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在1965年怀抱共同身份认同的更伟大梦想,‘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我们今天才能够在新加坡推行以公正与平等为基础,并且不与族群挂钩的政治形态,这在本区域是独特的,在全世界也是罕见的。”

从政治正确扭曲历史正确的历史惯例来看,新加坡官方历史观不反映历史真貌。

1、马来人的牺牲成就新加坡多元种族社会之说,是一个理论认知上的错误观点。多元种族社会的定义是不同民族的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多元社会。形象的说,马来族群,印度族群,欧亚族群,华人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拥有四大族群的新加坡社会。关键是,这一个四大族群的社会,是不会因为其组成成员比例的变更而有所不同,除非其中的一个或者多个成员已经完全消失。简单的说,四大民族造就一个多元种族社会,无论其成员的组成比例出现巨大或者轻微的改变。因此,马来族群的大小变更,无关乎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事实。

本质上,所谓的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改变的假设性提问,是一道伪命题。现实是,新加坡的马来人除了接受之外,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政治出路?集体移民马来西亚?历史上,部分马来人,比如,马哈迪始终认为新加坡是马来人的土地。那么,新加坡的马来人为何要离开自己的土地?

其实,如果把议题修改为马来人的牺牲,成就了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政府之说,应该会有更大和更具可行性的探索空间。事实上,李光耀在分家后就立即放弃了马来文的实质性国语地位,随即,马来文沦为官方仪式用语,比如,军队步操口令,部队检阅仪式口令。

2、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的历史功过,有待历史审判与定案。《新加坡的困境:马来社群在政治与教育上的边缘化》Lily Z Rahim (1998)。作者是一位马来学者,本身既是官二代也是新加坡首位元首尤索夫伊萨的侄女。本书记述个人对马来族群,在人民行动党政府下的不幸遭遇与艰苦命运之如鱼饮水感受与判断。马来领导人的历史功勋,不是靠当权者的恩赐,理所当然,必须是来自马来族群本身的共识。阅读全文»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
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