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李家之争’ Category

中国媒体眼中的新加坡李家风云

with 2 comments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7年10月29日第31卷4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8400925375&docissue=2017-43

在中国官媒有关李光耀故居风波的报道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形象倾向负面。中国评论圈子则延伸至对新加坡管治模式大辩论,也有不少人称赞李显龙危机处理手法高明。而在爱国主义盛行的中国互联网,相关讨论往往批判李显龙的外交立场。

自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南海仲裁案表态,与及发生香港扣留新加坡装甲车事件,两国关系出现明显改变,中国舆论、网民对新加坡的评价也有根本逆转。《环球时报》主编与新加坡驻华大使的数轮笔战,普遍被视为两国关系转捩点;中新双边高层会晤多次延期,则佐证了关系大不如前。李显龙一家却在不久前出现罕有的家事纠纷,中国朝野如何评价,令人颇有启发。

这场风波的导火线是李光耀故居的处置问题。李光耀本人一直希望,自己的故居在去世后拆除,以防止个人崇拜风气,与及对发展房地产树立榜样,这也符合李光耀一生提倡的务实作风。有新加坡朋友曾打趣说,假如他知道自己的丧礼令不少新加坡人排队大半天去鞠躬,定必对“降低国家生产力”表示遗憾。

六月中,李光耀次子李显扬、女儿李玮玲在Facebook公开发文,批评兄长李显龙“滥权”,试图违背李光耀遗愿保留故居,以作为自己享有的政治遗产一部分。这还可算是家事,岂料二人进一步指控狮城政治体制,认为兄长“个人滥权”,有将狮城“封建王朝化”的危险,更指李显龙种种举措实质是为自己的儿子李鸿毅接班铺路。随后,李显扬更表示迫于压力出走新加坡,因为李显龙的作风就像“老大哥”;李显龙则发布视频,就家事影响公众公开道歉,并将事件破天荒提交到国会质询。假如当事人不是李显龙弟妹,而公开发表这类评论,新加坡政府已很可能控告他们诽谤;李显龙也说是基于兄弟之情,才没有控告,但狮城政府依然控告李显扬儿子的言论“藐视法庭”。除了这些指控的政治含义,由于李光耀曾提倡儒家价值观,“第一家庭”却未能“齐家”,也颇有讽刺意味。

关于本案对新加坡的影响,我自然不是专家,也无从分析,但观乎中国各方反应,则或可视作一个大观园。中国官媒报道此事时,都不会添加带有明显导向性的评论,只当作一般国际新闻报道,不过篇幅明显比“正常”关于新加坡新闻的比例高,新华社、《环球时报》等都进行了连续追踪,篇幅多包括李显扬、李玮玲对兄长的指控,而直至李显龙公开发表道歉视频前,中国媒体对李显龙一方的立场只是略微提及。值得留意的是,在新华社报道中,专门引述“新加坡华文媒体人观点”称,狮城民众对于事件“非常震惊、难过甚至愤怒”,虽说是引述性评论,但倾向性也不言自明。综观有官方背景的中国媒体报道,李显龙在事件的形象明显倾向负面。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莫愁掉书袋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7-25

【副刊】

上个星期,《联合早报》几个二丑接连写了几篇有关“错字”的文章,不外就是从检讨自己经常写错字,以此来轻轻化解当前讲华语运动出丑的尴尬;以贫尼的标准看来,这是苹果和橙不能相比的。

首先,现而今的电子排版,记者用电脑写稿,然后责任编辑用电脑审稿,只关两人之间的事,一切数码化到出街,少了排字工友,没了“手民之误”;要是该记者敲字如飞,编辑在“冲线那一两小时内,一口气看两三万字也是平常的事”,出了一两个错别字也还情有可原。可是作为社会运动的标语(才简简单单4个字),从开会到文案,到美术制作,要经过多少人的手?即使到了现场,有那么多眼睛盯着那4个字还是照旧出错,那唯有说那4字是大家都不懂的外星文才说得过去。这是韩咏梅自己说的:“据知现场有人看出错字,通知一个工作人员,对方以‘字体不同’打发……”那为何第二天官媒却没一家指出错字,这些出席的中文记者都不识字吗?还得由网络论坛打第一炮,官媒才来马后炮。

韩咏梅为了申论,临时还在网上找来一个例子,说“副刊”的“副”就是个大别字,“竟然”错了近100年:

我们与一个很重要的报章错别字共存了近100年,而且应该会继续共存下去。这个大别字就是“副刊”的“副”。

台湾《中央日报》副刊前主编林黛嫚去年出版新书《推浪的人》,在书中引述另一名副刊前辈、诗人瘂弦谈副刊起源时说,世界华文报“副刊”起源于1921年10月12日的《晨报》,起初是单张发行,刊载的是文艺稿件。翻开历史上这张报纸发现报眉上写的是“晨报附刊”,刊头却写成“晨报副镌”。根据考证,因为是随报附送,“附刊”更贴近原意,但编辑书写刊头时误将“附刊”写成“副镌”,后来“晨报副镌”迅速走红,成为新文化运动四大副刊之一。1925年晨报决定把“副镌”改成“副刊”,这才结束这个美丽的错误。

诸位看官,如果韩副总所说属实,那为什么“副”字后来还是改不掉呢?林黛嫚不学无术,想不到国大中文硕士看后还采信,啧啧啧……这些说的人,根本不了解清末民初……甚至是中华文化文人的习气,就因为懂得的字太多,才有资格玩这种文字游戏。那是一个汉语更高深的年代,你以为随便写个“大别字”就能糊弄过关吗?人家非得要你从《十三经》里找出点儿蛛丝马迹来才肯罢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5, 2017 at 2:32 下午

李显龙侄儿FB质疑司法制度 惊动新加坡总检察署

leave a comment »

M中文网      2017-7-17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chinese/singapore/article/20170717-singapore-looking-into-fb-post-by-pms-nephew-criticising-court-sys

李绳武日前在面子书贴文,质疑新加坡的司法制度。(图取自李绳武面子书)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侄儿李绳武在社交网站贴文质疑该国的司法制度,总检察署表示已留意到有关贴文,已在研究此事。

现年32岁李绳武,是李显龙胞弟李显扬的长子。

据当地媒体报导,李绳武上周六在面子书 (Facebook) 的个人页面,转载了一篇美国《华尔街日报》有关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3名子女对故居去留问题纠纷的报导,李绳武指有关报导为这场“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的简述。

但他补充:“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导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

他同时附上一篇《纽约时报》2010年有关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

李绳武提到的《华尔街日报》报导,标题是《新加坡,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文章称,新加坡这个富裕的亚洲城市国家向以井然有序闻名,几十年来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事业有成的家族所统治。现在,这个让新加坡成为全球效率和管控榜样的家族,却因一栋百年老宅而大闹内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7, 2017 at 3:19 下午

“李家内斗”正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新政府:“荒谬”说法

leave a comment »

环球时报/辛斌,魏辉,苏静     2017-7-17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7/10988629.html

震惊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持续发酵。上周末,新加坡出现针对总理李显龙的示威集会,示威者打出“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民,而不是李家”的标语,要求对李显龙进行独立调查。大约400人的示威队伍放在别的国家或许不起眼,但在反对力量薄弱的新加坡既罕见又扎眼,受到诸多国际媒体的关注。

《李光耀故居争夺战演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这是美国两大报章《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日前两篇报道的标题,前者甚至引发新加坡驻美大使的抗议。

这场引爆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已经持续一个多月。6月14日,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和次子李显扬突然发表联合声明,指责兄长李显龙滥权,并意图阻挠他们履行父亲的遗愿,拆除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故居。此后,风波愈演愈烈,李玮玲和李显扬质疑李显龙试图利用父亲影响力“建立王朝”,双方第三代家族成员也被卷入其中。本月初,李显龙破天荒在国会辩论中答复议员的质疑。7月6日,李玮玲和李显扬发表声明,首次表示愿意私下解决纷争。

新加坡《独立报》网站15日称,李显扬的长子李绳武当天就李光耀故居争端在脸书上发文,表明李家纷争远未结束。李绳武在他的脸书账号上链接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文章,称此文为这起“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简述。他还说:“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道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然后,他链接了《纽约时报》一篇关于新加坡利用诽谤法对外国媒体进行审查的文章。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的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金融时报/吉万•瓦萨加尔    译者:何黎    2017-7-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74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阅读更多 »

谁的罗生门?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12

何惜薇的《走出故居遗愿的罗生门》,谓此“门”很“罗生”,到底谁是造门者呢?哦,原来就是报业控股。

7月4日,开国会的隔天,《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是这样:

这段话说得毫没道理,老福建要说这是“横柴拿进灶”,就像当年李光耀和李显龙经常重复的调调儿:“要不是小李是老李的儿子,他会有更早、更大的成就。”——这段话早就被社会学研究所否定;在布笛和桑德尔那里,他们认为家长的社会资产就是孩子日后成功的要素之一。而李显龙确实如此,要不是老李遗下的“政治”赏饭吃,他能去到哪儿?所以才有“造神”—“需要故居来巩固政权”一说。

何版《罗生门》是这样的:

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所牵扯出的滥权指控,何尝不是罗生门再现?

同事在梳理引发李家争端的事件簿时就发现,难以纯粹用一条直线去阐明前因后果,而是必须呈现不同人对在单一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的诠释,才能清楚看出争议所在。举个例子,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应李显龙总理邀请与内阁见面,商讨如何处置房子的问题。一般的认知是,李光耀向内阁表明了拆房子的意愿,但内阁一致认为不应该拆除房子。

李玮玲医生日前在面簿上称父亲回返住家时,“痛苦和失望”地对她说不应该听李总理的话去见内阁,并对李总理反对他拆房子的要求感到痛心。她的说法不禁让人怀疑内阁当时是否曾向李光耀施压,导致他极度不开心?

曾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2011年5月大选后进入内阁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7月4日于国会上回应时说,李光耀并没有用本身的资历和建国总理的身份,在会议上坚持己见,而是专心聆听内阁成员的看法。

李光耀一直到2011年12月才致函内阁。王瑞杰相信,这说明李光耀在仔细考虑问题后,认为把他的想法告诉政府是恰当和重要的,而他已准备好要考虑政府或许决定不拆房子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单是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见内阁后究竟是否不悦,就至少有两个不同版本,更别说是证明李光耀后来究竟有没有认真考虑不拆房子的可能性了。

何惜薇真的很认真,认真到令人发笑。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人可不可以改变主意?接着就是:内阁对李光耀先生2013年第七版本的遗嘱是怎么看?要是行动党内阁严重质疑最后一份遗嘱,那么可以是李显龙以长兄身份(遗产受益人之一),或者以总理对古迹保留的角度把李玮玲和李显扬两姐弟控上法庭,说他们在遗嘱上造假,以寻求公平的判决。要不然李光耀之前的反反覆覆只能视为人之常情,多说无谓。

张志贤作为这场国会表演的编导之一,实在难辞其咎,整场演出是失败的,外地报道甚至称之为“丑闻”或“闹剧”。赌球的朋友都知道,主场优势不可小觑,而张志贤竟然利用国会这个主场,拉拢来吴作栋和英兰妮,还有那个李美花来攻击李玮玲和李显扬,节外生枝指控他们要颠覆政权,让国民觉得很“卸衰”。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