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民生’ Category

地铁延误 巴士迷路 有惊无险又一天

leave a comment »

亚洲新闻台/翁书伟     2017-8-19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819-sg-mrt-delay-1/3800720.html

不愿具名的50多岁巴士司机说:“我驾了22年的巴士,第一次被调来这开接驳巴士。问题是我对碧山、大巴窑地区不熟悉。我告诉总部,但他们说,‘不要紧,控制室会通过无线电给你指示。’”

本台记者体验了地铁延误时搭免费接驳巴士的经历

地铁南北线星期五(18日)早晨繁忙时段信号系统发生故障,SMRT出动接驳巴士载送乘客到各个地铁站去。记者赶搭一辆前往市区的接驳巴士,竟遇到一连串令人既无奈又啼笑皆非的状况。

碧山地铁站昨天(18日)早上的一片混乱。德士站前绵延弯曲的人龙,巴士站里翘首等待的上班一族,乘客怨声载道,有的更向SMRT职员发泄心中怒火,空气中弥漫着焦躁与不满。

这并不稀奇。乘客们又一次在繁忙时段遇上地铁服务中断——这回是南北线信号系统从清晨6点30分开始发生故障,问题延续了三个小时。

服务中断的高峰期,碧山地铁站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好些乘客是坐了一个小时的地铁才终于从宏茂桥站去到碧山站下车,那只是一站之遥,另一些是刚来到地铁站才知道地铁延误。

乘客开始烦恼了,因为想要搭德士,但它们总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不见踪影;私召车Grab和优步的车费又因需求暴增而贵到离谱。这时候,穿梭于各个地铁站之间的SMRT免费接驳巴士服务似乎是最佳选择了。

两条地铁线星期五(18日)早上发生信号系统故障,优步车资飙升

接驳巴士司机不认得路

记者于是在8点30分决定排队搭接驳巴士,但因为现场没有指示牌,几分钟后才发现误排了私人巴士公司的等候队伍。

在混乱中,一名妇女生气地向SMRT职员抱怨,不过当接驳巴士出现时,妇女立马消失在挤上巴士的人群中。三辆SMRT接驳巴士齐齐报到,全被乘客挤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0, 2017 at 4:42 下午

现金不现金阿伯心事谁来听

with one comment

钱伯     2017-8-15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15-171

阿伯有个饱读诗书的邻居,过去是甘榜小孩心目中有大智慧的偶像,他常在拉羔呸的时候说句话:“水到渠成。凡事把技术、工程、条件安排好,该有的现象自然就发生了。”要是技术没做好,或者做得不顺畅,强强把政策推上线,一定要撞壁,轻则大家不方便,逼众人来适应政策,重则怨声载道,付出政治代价。

这肯定是一场误会。

总理在国庆演讲刚刚重点提到智慧国发展,政府就宣布要在三年内终结在公共交通使用现金,这怎么让人不联想到“智慧国”就是“没现金”嘛!

很多街坊邻居的老人家,几十年前常常三餐不继,别说现金,连抹汗擦嘴巴的手巾都没有,现在好不容易有些现金在手、在家,谁知道出门想用都不行了,你说能不急吗?!

好了,“智慧国”实实在在有些什么内容,是一番什么情景,自然有雄才伟略的大人物给我们规划,帮我们想象。

只不过阿伯我不了解的是,不用现金这件事不是在我年轻时候就开始了吗?现在很多国家也越来越少用,只不过有些更彻底,让你去旅游也可以几乎不必换钞票呢,那么只要把各方面不用钞票的技术连起来,不要每家银行一张卡、一个上网的小东东,让大家方便,我就觉得很有智慧啦。

不久前,阿伯在某时某地不小心听到,台湾某机构和中国的某大网络公司都已经分别在研究,让所有企业和商业都搬到云端上去跟大罗神仙们一块儿办公,也就是说,未来只要消费者一靠近商店或者公司,就可以获取对方发出来的讯息,知道卖些什么,有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要上不同银行办事,只要手机里一个应用软件,就可以“夯不啷”搞掂晒。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0, 2017 at 3:03 下午

毫无选择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7, 2017 at 7:28 下午

周末二题——“马来”总统·高材生治国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8-14

素素认为,在颁给哈莉玛“马来人”这个归属时,这次可不可以不打马虎眼,拿出委员们的真本事和雄辩之才,摆事实讲道理,向国人解释:为什么哈莉玛一定是马来人?同时,也说明一下,她可不可以也代表印裔?他们的判断最后是否得到马来社群的认同,还是委员会说了算?又或者干脆坦白从宽:承认是要选一位穆斯林总统。

【“马来”总统想一遍】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几乎同时爆发领导人族裔血统的争论议题,谈的都是马来人的血统。不过结论却大相径庭,彼岸舆论要求无视种族课题,领导人混多少血都没关系,而新加坡却三申五令要选出一个“马来人”的总统。在新加坡,这鉴定的任务要交给谁呢?一个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这个委员会过去已经四次鉴定哈莉玛为全国大选集选区的马来族议员,所以结论应该也是一样。问题是,最近才浮上台面,她的父亲是印裔穆斯林的问题,这个committee过去是怎么解决的呢?没人知晓。

其实我们自建国以来不大谈种族课题,因为稍嫌敏感,所以认识不深。可是根据彼岸《东方日报》的一篇文章,其实印穆还可以细分为四大类:

1、一为已与马来族通婚的巫印混血儿(Jawi Peranakan),也被马来人接受为马来人的。虽然,他们也可能保留一些本源与特色,如在名字后,男性有Merican或Mydin类的。只是总体上言,他们在语言、文化与习俗上已马来化。除了体征上有些不同外,依然被视为马来人的一个族或部份;

2、儘管尚未与马来人通婚,可在日常语言、生活习惯上已完全马来化的印穆。这一类人,也通常以马来人自居,同时也被马来族视为马来人的一部份。

3、他们虽是穆斯林,可是语言、文化、生活方式上,依然保有印裔(多为泰米尔人)的特色。这一类人,通常不被视为马来人。他们也未自视为马来人。伸言之,也不是全部印穆均是自视或被视为马来人。既然不是马来人,当然也与土著沾不上边。有趣的是,也有一些印穆以其来源地自我標榜为另类印穆,如来自印度喀拉拉邦(Kerala)的印穆有不少自称为Malabar人,以示与眾不同。

4、在马六甲,还有一类印度裔虽与本地人通婚,可却如华人峇峇一样,保留本身的仪式,称为印度峇峇(Ceti)。

另有一种说法:作为印裔穆斯林,加上父母之一方是马来人,那就是Mamak,属於马来人的一种(尽管Mamak在主流马来社会中,或被视为血统没那麽纯正”的马来人,但至少还是被认可)。

哈莉玛的父亲到底属于哪一类?没人知晓。至于族群委员会的成员,如果遇到上述几种人,会怎么分类呢?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无现金公交遭遇反弹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7-8-13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8/12_13.html

还有两个多礼拜,新加坡的11个地铁站的乘客服务柜台将率先取消现金充值服务,不再接受乘客以现金为储值卡充值。这些地铁站为海军部、勿洛、武吉班让、波那维斯达、花拉公园、港湾、后港、湖畔、巴西立、实龙岗及油池。

这意味着,你要是在这些地铁站发现自己的乘车易通卡没钱了,你得使用电子转账、信用卡或借记卡充值。不过,通联售票柜台(营业时间有限)和机器充值还是支持现金,类似7-11和Cheers这样的便利店也支持现金充值。

不仅是这11个地铁站,几年后,所有公共交通站点现金充值都将取消,无论是搭乘巴士还是储值卡充值,都不再接受现金。

目前,新加坡的地铁站都有乘客服务中心,人们可以递上现金,为易通卡充值。这项服务取消,据称是新加坡走向“智慧国愿景”的必要步骤。但此举立即在新加坡引发强烈的争议。

最主要的不满是关于老年人。很多人认为,老人们文化成都较低,甚至很多老年人不识字,要他们在机器上充值,无论是现金还是电子转账,都是非常之难的。

此言不虚,你要是去银行看一眼就明白了。尽管新加坡的银行有着网银系统,以及功能强大的自动存取款机,但柜台服务还是人满为患。毕竟,不愿意接受机器服务的还是大有人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4, 2017 at 1:25 下午

不要抛弃他们

leave a comment »

两只脚走的猫       2017-8-13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7/08/blog-post_13.html

我们身边健在的长辈在一日日老去的过程中经验着巨大的陌生化,在我们眼里稀松平常的constant,会否是带给他们莫大压力的change,只是他们不说, 或者说了也于事无补?这座城市依旧是新加坡,可是景物变化已经超乎他们的理解程度。

图片取自网络

朋友在我脸书墙上留言,告诉我她母亲的话:”ah girl 我以后不可以出门因为我不会喂卡吃饭了……”

当下,我的眼泪就要溃堤了。“不会喂卡吃饭”的Aunty还有我的朋友可以帮她,我妈当然也有我能够为她效力,可是外面那么多无依无靠的老人家们呢?谁帮他们?那些嘴里说着堂而皇之的话的人来为老人开设维持不下去的银行户口之后呢?以“提升技能”、“终身学习”为名要求我们的银发族学这个、学那个,配合我们的社会步伐,甚至到达光速的话语,听在老人家耳里有多么恐怖,我们知道吗?

他们曾经是现在的“我们”,在他们那个奋斗的年代,他们吃过好多好多的苦,就为了让我们在今天享有一切,而不是给予我们资格抛弃无法“与时并进”的他们。

真的,我们没有资格抛弃他们,但我们已经一次一次放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4, 2017 at 1:12 下午

如果无现金等于无良心,我不要成为什么“第一世界”“智慧国”

leave a comment »

两只脚走的猫     2017-8-12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7/08/blog-post_12.html

说好的是包容社会,别以求进步之名欺骗我,好不好?如果无现金社会=无良心社会, 我。不。要。

图片取自网络

我不看报但一定听电台广播的新闻报导。那天和家人早吃饭时听到公共交通三年内全面实现无现金交易(包括为车资卡储值)的新闻,即刻的反应是喷饭!用我在台湾惯用的一句话:什么和什么嘛?而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疑问是决策人究竟有没有考虑到这样的政策会为哪些社群带来怎样的影响啊?

我怀疑象牙塔里的爷们欠缺具有同理心的思考面向。不是不知道有会在此计划中被伤害的人,而是未曾把他们的福利列入最基本的考量。

首先谈谈老人。不说远,我妈妈就是有提款卡但不爱用(说实话,不太会用)的银发族,你要她不用现金为易通卡加值,她就只有面对地铁站的机器发呆的份儿了。那我就不出门啦,妈妈打着哈哈说道。但这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呀,还有那么多的乐龄人士,他们或许还需要工作,还想外出和亲人或朋友保持联系,在政策上予以他们这番不便究竟是想怎样?除了可能不识字、不懂得操作储值机,好一些老人家是低收入人士,没有银行户口,要如何进行无现金交易?有人说得好听,可以分阶段为老人家开设银行户头,那是否也包括馈赠他们一笔存款呢?如果老人家无法维持最低存款金额,导致每月被扣钱(一个月两元),那岂不是雪上加霜?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陆路交通管理局:公共交通系统2020年 将全面无现金付费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2, 2017 at 2:3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