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民生’ Category

大马政治海啸会否引发新加坡余震?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    2018-7-10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33587

大马政治变天或引发新加坡政治海啸;政治生态与处境与纳吉相似,李显龙恐惧失政权

今年5月9日,马来西亚政治海啸淹没了国阵60年政权。如今,与柔佛一水之隔的南方小岛也感受到了这股余震。

美国政治学者碧利洁(Bridget Welsh)今天在《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撰文指出,希盟在马来西亚取得的大选胜利,已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率领的人民行动党(PAP)拉响警报。

她指出,随着国阵在马来西亚败北,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如今已成为东南亚掌权最久的政党。

“它不再有一个不民主的邻国。希盟在马哈迪领导下取得的胜利,反映了人民行动党最深沉的恐惧,即他们有可能吞败仗。

“更糟的是,国阵败选的一些因素同样出现在新加坡。首先是,领导层世代交替的挑战。过去30年,人民行动党一直深陷在第4代领袖中,谁应取代66岁的李显龙出任总理之争斗。”

不接地气的第四代

碧利洁(见图)目前在约翰卡波特大学担任政治学副教授。

她分析,三名呼声最高的领袖为贸工部长兼前陆军部队总长陈振声、财政部长兼前金融管理局局长王瑞杰、以及教育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

不过,她说,众领袖的问题在于他们属于“不接地气”的第四代。

“他们身处高度精英化的政党,多半跟新加坡平民脱节。国阵面对的问题,同样缠绕着这批第四代领袖,即他们均身在体制内。

“由于他们从党和政府,尤其军队内部崛起,他们不仅来自体制,也被视为替体制服务。人民行动党和官僚政府之间的交缠造就了单一的议程,而与选民渐行渐远。”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旧楼有价?99年屋契如“计时炸弹” 买房养老还行得通吗?

leave a comment »

公民在线/北雁   2018-6-1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6/旧楼有价?99年屋契如“计时炸弹”买房养老还行得通吗?/

旧楼有价?99年屋契如“计时炸弹” 买房养老还行得通吗?

过去,我们的长辈汲汲营营,将血汗钱一点一滴存入公积金和银行,刻苦耐劳只为实现有个家的梦。房子,就是一生打拼下来最大的资产,也是家庭积蓄最佳的增值投资。

政府在建国初期即推行政府组屋计划,实现全民“居者有其屋”,我国房屋政策也成为他国模范。房子具有增值效果,为了补偿公积金的低派息利率,计划好近退休时脱售手上组屋,再购置另一规模较小组屋,实现体面退休生活。

不久前,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就表明,组屋的屋契是99年,已考量可共两代人居住。新国土地有限,没有更多土地可再循环使用,政府也得为下一代着想,申请转换永久地契并不可行。

针对买家高价购买屋契寿命较短的组屋,满怀希望有朝一日换选重建,黄部长今年三月在该部博客提醒,屋契到期的政府组屋价值归零,必须归还政府。自1995年至今,只有4%能获选加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SERS)。

此言一出,房产市场立时安静许多。部长的言论也点醒许多梦中人:他们集一生资产买下的组屋,很难再继承给第二代以后,越临近屋契到期,房屋贬值越大,最终需归还给建屋发展局,作其他的发展用途。虽说“居者有其屋”,但是土地还是国家的,房子不可能一代传一代。

“买房不仅要乘早,卖房也要乘早”。这些现实,都与政府一直鼓吹房屋会增值的说法,大相径庭。

然而,黄部长在5月17日的国会辩论中,仍坚称旧楼有价:“在过去12个月,位于成熟地段的旧式4房组屋、少过60年屋契,以30万新元出售。这价格相信以足以购买一间小型退休房楼和一些退休金。”

他补充,也有卖主以25万卖出67年屋龄、位于马西岭的三房组屋,再买下价值10万元的30年屋契工作室公寓,还有余钱存于退休年金。

建屋局局长蔡君铉博士

另一方面,建屋局局长蔡君铉博士,也坚持99年屋契足以应付两代人要求,屋契到期即归还政府,才能根据未来的需求重新规划土地。她说,政府相对提供国人多个屋契套现措施,套现渠道包括出租房间、加入建屋局屋契回购计划,以及“大屋换小屋”,购买屋契较短的小型单位,利用剩余售屋所得加入终身入息计划,获取终身养老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6, 2018 at 4:17 下午

星马高铁算总帐:新加坡的扩张愿景成泡影?

leave a comment »

徐子轩    2018-6-6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180525

用高铁连结星马,真的不好吗?图为新加坡的丹戎巴葛火车总站,直到2011年6月,这...

用高铁连结星马,真的不好吗?图为新加坡的丹戎巴葛火车总站,直到2011年6月,这里都会发车连结两国。图/美联社

由于“隆新高铁”是在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强力推动下尘埃落定,原本预定今年开标、2026年竣工使用。岂料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以马哈迪为首的新政府早在选前就誓言反对,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的心意。

当新加坡见到媒体报导后,由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表示已透过外交途径要求大马澄清对高铁计划的立场,并宣称将继续承担相关费用,直到马来西亚确定取消。同时,新加坡也将研究取消后所涉及的协议赔偿问题。如此看来,马哈迪政府尚未正式提出废弃高铁的照会。

对于高铁的效益众说纷纭,不妨来分析一下隆新高铁的经济帐,大马、新加坡究竟能从中获得多少利益呢?

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高铁计划的心...

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高铁计划的心意。图/路透社

关键载客量:高铁与廉航的竞逐

2006年丹麦学者曾经做过研究,审视14国共210个交通建设的事前评估。以铁路计划为例,结果发现,十分之九的载客量都被高估,平均高估比率为106%;2010年这些学者又做了基础建设成本超支的研究,针对20国共258个计划,发现绝大多数建设的完工费用都高于原始的预估。再以铁路为例,平均成本比原来计多出45%。

MyHSR的估计,隆新高铁年运量将达到2,200万人次,有论者认为即使砍半仍可媲美欧洲之星的乘客数。

票价则是决定搭车的重要关键,一般预估吉隆坡到新加坡单程在50美元(约台币1,500元)左右,与廉价航空机票相近,应可在中产阶级负担范围内。不过这也将影响其他既有的运输方式,特别是廉价航空。

去年吉隆坡到新加坡航线乃是世界最繁忙,全赖廉航之功。若高铁开通,可以想见廉航势必重挫,唯有削价以应,分食市场大饼。最糟的状况便是高铁既达不到预估的人数、廉航又丧失足以维持经营的人数,高铁亏损还有政府买单、廉航只能选择倒闭,而做为消费者也是纳税人,更将蒙受其害,达到三输局面。 阅读更多 »

听殷阿姨讲故事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8-4-22

所以说“全球遴选”根本是谎言一句,你这个“老人会所”不收“老人”收谁?“同属军人背景纯属巧合”更是睁眼说瞎话;许文远都公开赞扬过港铁和台北捷运,为什么不去那里猎人头(以郭木财的薪金为基准,恐怕大家挤破头都要来),却去找个管理经验等于〇的丘八?呸……

上个星期官媒上出现的假新闻要数这两则:《佘文民谈SMRT新总裁:梁建鸿具领导才能且有心服务》和《新总裁同属军人背景郭木财:纯属巧合》。SMRT主席佘文民说:“经过全球搜寻及严格的遴选过程,我们决定把公司总裁的工作,交给一个具备很强领导能力、又很有心服务SMRT和乘客的新加坡人。”结果《红蚂蚁》的卢凌之搞了张《道听图说》,题目是《“全球”找总裁,结果是这样……》,正所谓“不比不知道,比了吓一跳”。而这边厢郭木财则辟谣说:新总裁同属军人背景纯属巧合——为什么一个路人皆知的事实,他们要假装“纯属巧合”呢?

主流媒体也摆出一副很不解的姿态,到底是做给读者看,还是给上头看的呢?这里就让殷阿姨说个故事给大家听。

话说武装部队奖学金得主,有一种叫做双轨制的职业规划。也就是说在他们军人生涯的下半场,他们可以自由选择离开武装部队,过去行政部门服务,以适应不同的工作环境。比如最新的准SMRT总裁梁建鸿原本在军中担任三军总长,于2013年退伍任教育部常秘,之后转任国防部常秘,再来才是SMRT的总裁。

最早的三军总长朱维良中将,命没那么好,混了几年外交官的生涯,最后才当上公积金局副主席,油水当然没那么滋润。

那之后几任的三军总长/海陆空总长的足迹,就可以看出这种“犒赏”传统的延续。主要是这些军事高官知道的机密忒多,要他们从最高位置退下来,若不是“老有所养”薪水越来越多的话,恐怕会起贰心转投敌营,对执政者是不利的。所以一些国营大机构就成了这类的“老人会所”。他们的去向主要是两种:一等的转向政治,出来当部长高官(如陈振声、黄志明);二等的转向企业,做很少事拿很高薪。比如去海皇、新传媒、报业控股、SMRT等。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国立大学“封杀”现金踢到铁板 学生小贩齐吐槽你知道为什么吗?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8-4-19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8/04/19_97.html

新加坡国立大学希望在下个学年内成为完全彻底的无现金校园,所有的校园食阁和商店只接受各种电子付款,独独不接受现金。新加坡国大的下个学年是从今年8月到明年5月,这意味着最晚明年5月,该校将无法使用“真金白银”的、新加坡财政部长们签发的现钞!

校方是在4月16日通过电子邮件通知学生和学校员工这项决定的。

但是,这项决定很快就踢到铁板了,而且在学生中引起各种的担忧。有两组学生在网上发起联署请愿,反对校方这项决定。

联署请愿发起国大生魏愫萱表示:“我们很了解现在新加坡要迈向智慧国,但是速度也太快了,那些没有户口的人可能会被排除掉,他们会怎样保护我们的交易资料,我认为我们应该和学校有更多对话。”

另一名发起网上请愿的Andrew Lee写道,虽然他认同无现金交易可提供的便利,但觉得完全无现金交易不具包容性,应同时保留现金付款的选择。

他也表示,校园的无线网络有时不稳定,必须先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才能全面推行完全无现金。他同时也关注个人交易的数据是否获保障,以及校方是否征询餐饮业者的意见。

针对媒体的询问,新加坡国立大学发言人保证,无现金校园将分段实施,会给大家足够的时间来熟悉各种无现金支付选项。

不过,国大没有特别说明转变为无现金校园的时间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0, 2018 at 9:04 下午

SMRT总裁换人 “全球猎人”后选定前三军总长梁建鸿

with one comment

卢凌之    2018-4-18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418-1396

遴选的范围如果已经扩大到天边那么远,最终却选定一位和现任总裁背景相似,又没有实际地铁经营经验的高级公务员,着实让人感到诧异和怀疑。毕竟工程专业出身,并不等于能经营地铁公司。

梁建鸿(Neo Kian Hong,右二)将从今年8月1日起,接替辞职的郭木财(左),担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一职。图为梁建鸿在2010年4月1日,从郭木财手中接过武装部队军旗,正式接替郭木财出任新加坡武装部队三军总长。(资料图)

从前三军总长,换成另一位前三军总长。

SMRT今天上午发文告证实,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辞职。从今年8月1日起,郭木财的职务将由现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梁建鸿(Neo Kian Hong)接替。

郭木财辞职的消息昨晚经由各大报传出时,坊间反应并不让人惊讶。毕竟在大家看来,经历近两年一系列“天灾人祸”后,SMRT总裁辞职,不是“要不要”的事,而已经成了“迟早的事”。

据本地媒体报道,郭木财早在今年初就向SMRT董事会口头提出辞职。但在今年1月传出相关消息时,郭木财回应媒体“纯属揣测”。

曾是昔日媒体追逐的焦点,郭木财一夕之间沦为“明日黄花”。倒是将要走马上任的梁建鸿,引起网络热议。

梁建鸿是谁?

现年54岁的梁建鸿是武装部队海外奖学金得主,毕业自英国伦敦大学电机与电子工程系,也拥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理学硕士学位(技术管理)。

他在1983年加入武装部队,2010年至2013年出任三军总长。他在2013年加入行政服务,受委为教育部常任秘书(发展),并在去年中担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至今。

作为参照,三军总长出身的郭木财同样拥有工程学背景,他是在2012年9月卸下环境及水源部常任秘书的职位,隔月正式加入SMRT,接替在2011年底南北线大瘫痪后备受批评而辞职的苏碧华。

郭木财梁建鸿背景相似

20180418_ST.jpg

郭木财(左)与梁建鸿。(海峡时报)

翻看新旧总裁的履历表,梁建鸿和郭木财有着相似的背景:

    • 工程专业出身;
    • 曾任三军总长;
    • 转战SMRT前任政府部门常任秘书;

更有趣的是,这并不是梁建鸿首次从郭木财手中接过重任。梁建鸿曾在2007年3月接替郭木财出任陆军总长,又在2010年4月从郭木财手中接过武装部队三军总长的棒子。

之前军队交班,如今SMRT交班。加上梁建鸿已是SMRT委任的第四位有武装部队背景的总裁,不禁让一些人质疑,为什么三军总长过后,又是一位三军总长,就不能找一位长期耕耘在地铁行业的专家?

类似的评论还有不少,红蚂蚁从中选取两则,供蚁粉们参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9, 2018 at 11:26 上午

医疗保险,谁是赢家?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8-3-30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8/03/blog-post_30.html

当时我为一家小型企业当工程合约顾问,该公司的老板投保了全额附加险,到莱佛士医院割痔疮,医生告诉他可以顺便做直肠检查,不需掏出一分钱。结果,割痔疮的费用为15,000元,至于检查直肠的费用,该老板没说,只是到处炫耀他的肛门有多娇贵。

医疗保险与附加险

随着医疗科技的进步,人们越来越长命,不过长命不表示健康,只是越来越多的疑难杂症都受到控制,延缓死亡。说得难听些,想死变得越来越难,想活也变得越来越费钱,医疗开支水涨船高。

20多年前我在欧洲工作的时候,发现西方国家重福利,通过国家医保来支付看医生住院的费用。这笔保险费为个人所得税的一部分,直接从薪水扣除。那些想要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的,可以自己另掏腰包,购买私人健保。

当时新加坡的医疗保险机制并不完善,我回国后曾经提出西方的医疗保险值得借鉴,不过当时的有关人士认为这将拖垮国家经济,只是一笑置之。随着人口增加,政府终于推出医疗保险,甚至可以购买全额附加险(full rider)。这么一来,住院的共同承担额(co-payment)和自付额(deduction)全免。投保人无论接受多少必要或无谓的治疗,都不需要自费分文,医疗费全由保险埋单。

叶伟强报道,我国390万名居民当中,有68%购买综合健保计划医疗保险(Integrated Shield Plan,简称IP),额外购买附加险的有35%,当中绝大部分(29%)投保全额附加险,相等于超过110万人。[1]

(综合健保计划医疗保险,Integrated Shield Plan。图片来源:MOH网站 accessed 28 March 2018)

我没有数据来印证什么人购买了附加险,不过从所接触过的人士中,一般年长者认为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相等于过去的健保双全(Medishield),每年从保健储蓄户口扣除保费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他们并不知道投保的那笔钱进入“公共池塘”(common pool),就好象从前社团会馆的互助金,也可以花在别人身上。

此外,一般年长者并不知道入院的话,必须先支付一笔1,500至3,000元不等的自付额,只有扣除了这笔款项后,才能够享受保险的好处,他们亦必须支付10%的共同承担额。

至于“非一般”年长者和较年轻的高收入群,他们会物尽其用,投保综合健保计划医疗保险之余,还会购买附加险,住院不需要支付一分钱。其中一个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的例子就是“8元开心论”:许文远部长只支付了8元动心脏手术,开心的向全民报佳音。

(自付额与共同承担额的医保模式。图片来源:MOH网站,accessed 28 March 2018)

医疗保险是否被有心之徒滥用?

我的岳父到中央医院动直肠癌手术,由于没有投保附加险,在所谓的建国一代配套的“优惠”下,最终在保健户口扣除了约1,000元。当时我为一家小型企业当工程合约顾问,该公司的老板投保了全额附加险,到莱佛士医院割痔疮,医生告诉他可以顺便做直肠检查,不需掏出一分钱。结果,割痔疮的费用为15,000元,至于检查直肠的费用,该老板没说,只是到处炫耀他的肛门有多娇贵。

隔了没多久,我的另一名朋友入住莱佛士医院割盲肠,费用也是15,000元,但同样不需掏腰包。她甚至自怨自艾,反正有保险埋单,竟然没趁机呆在医院,享受多几天帝王般的待遇。

虽然这类有附加险的保户索性吃到胀,如果没有医院医生的怂恿,也许就不会明目张胆的贪那么多小便宜了。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