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民生’ Category

一位新加坡老师的台湾之旅:我们新加坡人,必须自我反省──两地价值的不同,从“捷运”谈起

with 3 comments

Choccy   2017-12-11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870&nid=9063

在讲求面子、功利、投资回报率、开拓发展潜力的背后,我们到底牺牲了多少不可量化的东西?在工作岗位上,我们是否有自我检测的自律?如果上司没从旁监督,我们是否会自动自发、认真用心地把工作做好?

asiastock@Shutterstock

今年10月,利用假期,我和家人一同来到台湾游玩。

由于这是我们到台湾的第六次旅行,对主要旅游景点大都已经很熟悉,所以这次行前,认为应当是段很轻松、好玩的旅程。没想到,一下飞机要转捷运上高铁到台中时,却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母亲走失了!

在人来人往的机场捷运站,我和妹妹拖着沉重的行李、两人慌乱地寻找母亲的踪迹。母亲年迈、身上也没带手机。她上了哪一趟列车、开往什么方向等,我们一无所知。

过了一些时间,好不容易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才意识到应该寻求站长的协助。

捷运站长的友善与效率,让危机快速解除

当时的我乱了方寸,面对站长的提问,也紧张地结结巴巴的。站长却以温和的语气回应我,并记下一些母亲的资料,用对讲机与其他工作人员联系。

不出几分钟,他就向我告知母亲目前的所在处,并让我在一旁等候──母亲搭上了哪一趟列车、大约几点能回到本站的讯息,也都很仔细地传达给我。

最后,母亲虽然看上去有些慌张疲惫,但总算安然无恙地回到机场捷运站与我们会合,我们也顺利搭上了赶往台中的高铁。

这段旅途中的意外小插曲,不仅起了个人的警惕作用,如今反思,也让我联想到新加坡与台湾之间,多方面的差异: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6, 2017 at 11:47 下午

可以死不可以病?政府控制医生收费瞻前顾后

leave a comment »

薛青牛     2017-12-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04-881

只要市场逻辑不被否定,任何措施最终将是治标不治本,民众“能死不能病”的抱怨还将继续。

(ISTOCKPHOTO)

卫生部将在明年初委任独立委员会,可能会从明年起逐步就各种手术公布收费标准,希望提高医生收费的透明度,供病人求医与医疗业者制定收费时参考。卫生部希望这能有效管理医疗成本,加强医疗财务资源的可持续性。这套收费标准适用于公共医院和私人执业医生,但仅供他们参考,他们自己也可斟酌是否调整收费。

按照市场逻辑,医生看病,病人付费,天经地义。但是费用多少,却可以按照医术、口碑等所导致的供需规律来决定。但这也未必准确。新加坡著名外科医生林美丽于2007年为文莱皇室成员看病,7个月疗程竟然索要2400万元天价,最后得面对医疗理事会94项专业行为不当的指控。此案当中或有不当之处,但也反映所谓看病行情的主观性。

按照市场逻辑,治病的优先顺序不是根据病情的严重程度,而是根据病人口袋深浅。有钱的随时要检查什么马上进行,几乎不会发生延误治疗的情形。没钱的拿政府津贴,急症可能也要等上数个小时,病床一度更是僧多粥少,要扫描器官可能也得经年累月地排队,皆因公共医疗资源供不应求,奈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7, 2017 at 3:11 下午

小国焦虑的“打车”政策:新加坡为何不让开车?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28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841737

新加坡祭出限车令已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政府声称因土地稀有、道路壅塞,限车令看似合理且势在必行;不过,这会不会是假议题?又,为什么我说任何限车令连带的环境与永续理由,听起来其实都是额外附加上去的?我们可以从新加坡非常知名的咖啡山公墓拆迁争议来切入。

在现在的新加坡,有钱才能拥车;在未来的新加坡,有钱也未必有车。图/路透社

在现在的新加坡,有钱才能拥车;在未来的新加坡,有钱也未必有车。图/路透社

为了避免免蕞尔小岛发生像是其他东南亚国家遭遇的严重交通堵塞,新加坡长年以来限制汽车销量。最近,新加坡政府宣布预计从明年开始,不再让新加坡新增任何一台私家车。

星国冻结私家车数量成长尚未有明确的时间表,这代表着这项冻结令目前不知道何时会结束;而政府会依照市场上报废的车辆数,来决定“拥车证”的核准数。

前阵子我和新加坡朋友到一个远在岛屿西北部、连公车和地铁都到不了的农场旅游,整趟旅程仰赖游览车的私人团体行程,我的朋友抱怨:

我们家没有车,在新加坡养一台车实在太贵了。

“在新加坡养一台车实在太贵了!”图/路透社

“在新加坡养一台车实在太贵了!”图/路透社

新加坡买车有多贵?在新加坡要买一台车,必须先拥有一张“拥车证”(Certificate of Entitlement)。“拥车证”有效期限为十年,由于平均养一张需花费120万新台币,所以不是想拿就拿的到。一台车,加上一张拥车证,在新加坡需要花上美国四倍的价格才能入手。

即便如此,还是有为数不少的新加坡人想要有一台自己的车。截至2016年底,新加坡约有55万辆私人汽车,以及14万台摩托车;若是加上5万多辆的租赁汽车,和2万7千辆德士(计程车),数字则会更高。

在10月24日的声明稿中,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指出,新加坡的国土已经有多达12%是用来划设道路,实在是没有更多空间给那么多车在路上跑——换言之,政府不会再为这些车开辟道路,因为这座城市的车辆密度,已经达到了政府认为“不能接受”的状况。

然而星国政府声称的“拥挤”,似乎跟这座城市的人感受不同。相较于通勤时拥挤又时常故障的地铁系统,新加坡的马路跟许多亚洲城市相比起来,显得还算宽敞舒适。

但星国政府声称的拥挤,似乎跟这座城市的人感受不同。图/路透社

但星国政府声称的拥挤,似乎跟这座城市的人感受不同。图/路透社

若参考台北市主计处资料做比较,台北市每辆汽机车平均享有的道路面积不过只有14平方公尺;而新加坡,若以政府声称的12%道路面积去计算,就算保守地扣除了裕廊岛德光岛乌敏岛等离岛后,每辆汽机车仍有多达80平方公尺的道路面积,足足是台北市的五倍宽敞。 阅读更多 »

晴时追尾雨翻船,抱残守缺遭雷劈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1-22

新加坡时局已经进入十分微妙的境界,在许仙看管下的公共交通,不仅人怨,如今还牵涉更高的存在:天怒。而李显龙还是一如既往,继续其抱残守缺。

自从许仙出言不慎,得罪了向来陪跑的主流媒体,虽然他们也没怎么样,不过有关地铁新闻都报得巨细靡遗,图表、历年记录齐出,唯恐报迟了,已经让有关当局相当的“吃力”。而《联合早报》新成立的子公司《红蚂蚁》传媒,也像尝试了新的高分子聚合体超薄卫生巾,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自由。

李显龙的治国理念,由于过度强调“任人唯贤”,变异成“官官相护”,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诚如他自己说的,他们要汲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进;实际上,“汲取教训”在国人耳中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磨出老茧,哪儿有汲取教训啦?哪儿有轻装前进啦?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认为:地铁可靠度、民选总统制的改革,甚至是李总理与家人的争端等,这些关键议题都需要时间解决或平息。毕竟,要解决问题,第一步是承认有问题,就先谈民选总统制和李家纠纷两项,有解决吗?非但没有,如今还把自己的侄子控上法庭,你以为全国老百姓都是瞎的吗?所以话转回来,以为把两个议题拿到自己主场——国会wayang一番,就是透明治国,这根本就是否认(denial)状态下的守缺。

地铁“姑丈”,李显龙和许仙都说过“这些事件不应该发生”,这里给它个深究其义。为什么“不应该发生”呢?还不是因为有“贤人”在位。那么还是发生了怎么办呢?当然还是要“贤人”来搭救啊。 阅读更多 »

澄清假新闻酿成SMRT最严重的公关危机?

with one comment

张丽苹     2017-11-17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117-788

在面对民众的愤怒情绪时,既然要澄清假新闻,那就简洁专业地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为什么要趁机高喊“这显然是假的!”,还用上了感叹号。这还不止,“增加一倍”的英文字还得全部用大写,这简直就是在面簿上“大声呐喊”,让人感觉SMRT在叫屈。这些都是危机公关的大忌。

SMRT总裁郭木财(正中)在视察裕廊地铁团队为员工打气。(SMRT面簿)

看来,这次恐怕连视察和辟谣都拯救不了SMRT总裁郭木财了。

本周三(15号)上午8时20分,SMRT地铁列车在裕群站上演了碰撞事故导致32名乘客受伤,不但使SMRT品牌形象受重创,也撞掉了无数乘客的信心与信任。事发后,蚁族族长就一直摇头叹气,不知道SMRT这回要搞什么公关大戏才能收尾。

36小时后,SMRT昨天深夜10点果真上演了一场“公关大戏”,先在面簿上发布了一则澄清假新闻的帖文,两小时候后(将近午夜)又发出郭总裁视察裕廊地铁团队为员工打气的面簿帖文。

相信SMRT怎样都没想到,如此正面的“公关大戏”不但无法平复民众的情绪,反而火上添油激起新一轮民愤。网民也不再客气,直接跑到SMRT面簿上留言高呼郭总裁快点请辞下台。通常会选在SMRT面簿留言的网民多是来为SMRT打气的。这是地铁发生一连串故障以来,网民群起在SMRT面簿上如此毫不掩饰的“泄愤”,怒火这回真的可以引起火患、唾液也能引发水灾了。

将危机公关掰成公关危机

原本是一个大好机会,可以发挥危机公关的作用让民众的情绪稳定下来,不料却被SMRT的公关搞砸,生生掰成了一场公关危机。凭良心讲,网民这回虽生气,还是比较理智的。

在碰撞事故发生后,网上充斥着各种流言、笑话段子、甚至是假消息和假新闻。这原本就是社交媒体在重大事件发生后的一种惯性反应,无可厚非。但SMRT的公关却偏偏看到了“曙光”,决定为一则指郭木财总裁胡乱裁退员工的假新闻辟谣。

SMRT在面簿上发出的帖文是这么写的:

你们当中有些人肯定看到这则关于SMRT的网上报告(请见截图)。

这显然是假的!如果职工人数减少幅度那么严重,SMRT怎么可能完成供电轨道(power rails)和18万8000个轨枕(sleepers)的更换工作?

相反的,在郭木财总裁上任后,负责照料轨道和轨道旁设备的夜班维修团队人员(Permanent Way,简称PWAY)几乎增加一倍。

夜班维修团队人员已从2010年12月31日的206人,增至今年9月30日的395人。

在同一时期,夜班职员也增加了65%,聘请了更多员工来负责维修南北线和东西线的地铁服务。

如果再加上那些在轨道上协助夜班职员的外部合约工人,那负责维修工作的员工人数就更多了。

帖文也同时附上假新闻的截图,其内容如下:

在SMRT前总裁苏碧华上任前,有三分之二的SMRT职员是夜班维修团队的一员,工作时间为晚上11时到隔天早上7时,他们大部分都是工程师和技术工人。

多数都拥有专业技术文凭,少数几人拥有大学文凭。

在苏碧华担任总裁后,在董事局建议下,她裁退了25%的夜班职员。这还不是最糟的,只是苦了夜班执勤人员,因为必须重新调配工作量,急务先行。

这还不是最糟的。

郭木财上任后就裁退了50%的夜班职员。

原本100%的夜班职员现在只剩35%的人数。

所以现在的问题非常棘手严重。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9, 2017 at 1:59 下午

新加坡中邪电车:保母国家也救不了的地铁事故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1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822489

新加坡政治有两个定律,第一定律是“星国政府不允许政治上有任何见缝插针的可能,势必要填补每个空隙,全方面控制所有的政治议程”;第二定律则是,任何“公民发起的动作都将遭到政府力量上不对等的强力反击”。
长久下来,这样的政治氛围造就了今日地铁的现况:即便发生再多次的地铁故障,有关当局都会以运输专业语汇来回应公众的疑虑;即便新加坡网民几乎把整个国家的创意都发挥在网路恶搞SMRT上了,但地铁照跑、人照搭、部长继续做、营运商继续赚。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旅客行程大乱。图/路透社

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就在上班时间9点前的尖峰时刻,新加坡东西线的端点站——裕群站(Joo Koon)——发生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地铁碰撞意外”,造成地铁系统停摆,多处站点挤得水泄不通——“又来了”。

新加坡地铁频频故障已经不是新闻,但这次却让星国人民跌破眼镜,因为地铁列车相互碰撞这种事情,已经超过容忍范围。

事故的发生是因为一辆在裕群站故障的列车正在进行检修,后方列车先是按照预期停驶在故障列车后,随后不知什么原因,竟突然向前移动,直接撞上前方故障列车,乘客因站立不稳而在车厢内跌倒碰撞,造成包含检修人员两名在内,一共28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有骨折与关节脱位情形,需要留在医院观察。

事发后,《联合早报》和多家媒体欲到裕群站月台进行连线,却纷纷被新加坡地铁(SMRT)站务人员以“地铁站内禁止直播”为由,驱赶到楼下车站大厅;而离开医院的受伤维修人员,也拒绝接受采访。SMRT以其一贯大事化小的风格,试图扑灭所有可能的公关危机,但殊不知,这样的处理方式,正是新加坡国民最无法接受的公关方式。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p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图/路透社

负责东西线营运的SMRT与主管机关陆路交通局(LTA)召开联合记者会,指出事故原因是前方故障列车的保护软体因“误删”,导致信号系统误判此辆列车是一个三节车厢的列车,而非真正的六节车厢,使得后方列车系统误以为前方仍有空间前进,最终导致两辆列车发生“接触”(came into contact)。

不过,谁在乎是什么系统错误删除,SMRT和陆交局出来讲再多“菁英术语”,都无法压住新加坡人民对地铁系统不堪的怒火,媒体也纷纷在官方用语“接触”上,打了引号标题维持地铁“碰撞”(collision)。

晚间,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接受采访,脸面沉重而疲惫地向所有受到影响的通勤民众道歉,他说:

今天是可怕的一天。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阅读更多 »

地铁列车发生碰撞 多个反对党要求彻查事故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6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16-sg-oppparty-mrt/3886010.html

两列地铁在裕群站碰撞。(照片:Koh Mui Fong/TODAY)

我国地铁东西线列车昨天发生碰撞,多个反对党要求彻查以避免类似事故重演。

新加坡民主党:要彻底与独立调查

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昨天(15日)在该党Facebook专页上指出,当局最起码应该要对碰撞事件展开彻底与独立的调查,然而此事不能在许部长指责地铁公司SMRT职员并找他们当替罪羊就草草了结。

贴文说,许文远必须把这项工作交给有领导能力的人,这样才能在发生更严重事故以前解决我国地铁系统的困境。

民主党昨天也在官网发表文章,表示在上个月7日发生地铁隧道淹水之后,该党就呼吁许文远下台,因为已经很明显他没有能力解决困扰SMRT的问题。

文章说:“在裕群地铁站发生列车碰撞之后,新加坡民主党再次呼吁许先生辞职。”

文章指出,许部长把隧道积水事件归咎到SMRT一小群独立的维修人员身上,对他们采取纪律行动并削减他们的花红。

许部长也在14日的首个“公共交通工作者感谢日”表示,SMRT的一小撮害群之马否定了其他SMRT员工的贡献,并让其他交通工友蒙羞。

文章声称:“列车碰撞事故明显点出,SMRT的问题并不局限于一小撮职员。以许先生为首的管理团队出现了系统性的失效。”

民主党表示,从许部长开始的领导层一定要为这最新一起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故负起责任。地铁系统普遍存在的持续性故障是我国公共交通系统领导力欠佳的又一个迹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6, 2017 at 10:3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