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法律’ Category

新加坡重视互联网打假 点名俄罗斯与亚洲某国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8年10月7日第32卷3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38019272775&docissue=2018-39

向来对舆论管制相当重视的新加坡,开始将矛头对准互联网。新加坡打击网络假信息国会特选委员会日前公布一份长达二百七十九页的报告,指新加坡已成了多个国家支持的外国势力传播假信息目标,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报告还点名俄罗斯和“一个亚洲国家”,引起外界猜测。报告指出,这个亚洲国家拥有一支由内容创作者组成的“网军”,在国内外宣传政府政策,并且打击政策批评者。这支军队据说由个体网民和民间机构组成,大部分都是志愿者。网民认为,种种指控直指中国。

中国黑客在新加坡日前也卷入丑闻,腾讯工程师郑杜涛八月底去新加坡参加黑客比赛时,入侵了酒店wifi数据库,并把资料放在网上,其后被新加坡网络安全局逮捕,承认一项故意泄露密码罪,被罚款五千新元(约合三千六百美元),仍有多项控罪未有定案。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7, 2018 at 7:06 下午

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9-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指覃炳鑫谎报资历 陈华彪轰特委会”人格谋杀“/

覃炳鑫虽有提供口头陈述,但是委员会以前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为由,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的意见。

律政部长兼特委会成员尚穆根向媒体表示,委员会的结论是,覃炳鑫谎报自己的学历和学术职位,因此他的陈述不可信。

覃炳鑫也辩称“冷藏行动”不存在对国家的安全威胁,当他被质疑时,却承认没有阅读或没有将马来亚共产党资深党员的论述考虑在内。最后覃炳鑫也没有提供文件,跟进他所提出的论述。

对异议者的人格诋毁

此事也立即引来公民组织的炮轰。前学运领袖、流亡异议份子陈华彪就批评,这是针对我们最优秀、最勇敢公民的另一次人格诋毁行动。

“新加坡的统治集团,真的往污秽的地沟钻。现在被行动党诬陷为骗子,竟然成了一种荣誉的勋章。尚穆根、选委会和你的跟班们,都应该感到可耻。”

他直言,如果行动党非得以这种手段来延续权力,只能祈求上苍保佑新加坡。

“要不然,只有人民才能把国家从这群卑鄙小人的手上拯救过来。”

覃炳鑫资历受牛津大学认可

许多网民都替覃炳鑫抱不平,也把今年四月,由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的联署声明,上载到留言中。声明中称,覃炳鑫是东南亚项目协调员,也是信托委会成员之一,他是研究新加坡上世纪50-609年代独立斗争的历史学家。

“自2011年在牛津大学完成博士学位以来,仍继续进行研究,特别是审视英国政府在当代的文件,并向大众发表其研究发现。”

声明称,覃炳鑫的研究已经通过牛津大学严厉的审核标准,也受到数位本区域历史学者的检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1, 2018 at 7:33 下午

对抗假新闻 新加坡考虑扩大政府干预

leave a comment »

德国之声中文网/罗法     2018-9-21
https://p.dw.com/p/35HBQ

新加坡国会的委员会对政府提出报告,显示假新闻威胁社会安全,建议政府掌握更大的权力限缩资讯传播。这个想法遭到人权团体批评为政府扩权的借口。

控制假新闻与思想钳制,只是一体两面?

新加坡打击网路假信息特选委员会公布报告,要赋予政府权力打击“假新闻”,称乎假新闻为国家安全的威胁。然而,人权团体质疑此举构成对言论自由的威胁。

这个委员会年初以打击假新闻为宗旨成立,三月起召开公听会、研读报告,终于在周四(9月20日)提出200多页报告,建议赋予政府“迅速遏止网路假消息的传播与影响”,并指出由于脸书、谷歌、推特等公司普遍对虚假的内容的政策都是不采取行动,政府应该要有应对措施。

新加坡表示,该国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种族、宗教混杂而且互联网普及,使该国更容易受到假新闻影响。

委员会说,他们掌握到证据显示外国政府出资在新加坡展开资讯战。他们警告在多种族的社会中,产生的分歧都可能会为社会乱象埋下种籽。

“我认为各个方面已经有逐渐形成意识,认为科技公司应该承担部份责任,而政府也应该要进行干预,确保他们负责。”新加坡内务部部长尚穆跟(K. Shanmugam)告诉路透社:“这个问题很急迫,很严重,所以我们的回应也需要同等的快速、严肃。”

委员会建议政府应当拥有“快速阻断错误消息传播与影响的权力”,赋予政府权限撤除、限制或封锁错误消息的曝光。针对机器人或网路酸民经营的账号,或是没有公信力的新闻来源。

委员会另外呼吁媒体机构与其他业界伙伴成立一个“事实查核同盟”,但补充说政府是否参与其中,还需要进一步讨论。 阅读更多 »

烟雾弥漫中守护家的隐私

leave a comment »

加减陈词    2018-9-18
http://tanetblog.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html

如果立法者因此认为立法提供法律依据就可以便宜行事,进入私人家门解决各种问题,那是很严重的误解。一旦任由法律乃至政治权力侵门踏户,对个人最后权利做终极的剥削,所谓尊严、所谓自由的普世价值,在执法者撬开门把或者踏进门槛那一刻就会被撕裂,它冲击的不是一门一家,而是一个社会理当维护的个人尊严被瓦解的问题。

良好的法律是社会运行良好的基础,人人遵从法律是民主社会有效运作的最低要求。越是结构复杂的社会,法律的规范越是不容易一体适用,然则为了管治需要,法律的制定难免越来越多。

不过对一个成熟国家来说,社会行为的规范除了遵从法律,更应该仰赖的是公民社会的建立。公民社会有助于培养公民责任感和公德意识,对于社会乃至国家的凝聚力和稳定不可或缺。公民社会疲弱不振的国家,政府的强大和法律的琐细,并不能保障整体社会的健康和永续发展,因为政府的管制与法律的强制作用,都只是外在的约束,人们对社会与社群互动之间的道德意识需要由个人内在建立,强制性的公权力很可能适得其反。

近日,有议员在国会要求立法禁止或者管制在住宅内吸烟,甚至惩罚在自家吸烟的人。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回答时指出,住家是私人空间,不是每个人都支持在管制吸烟问题时,介入私人空间。如果要把禁烟令扩大到住家,将造成人们面对在家中接受调查与执法的局面,她说:“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使用如此侵入性质的管制方式来解决邻里问题,可能因此对社区和谐与自主权造成更不利的影响。”

不得不说这是成熟正确而慎重的态度。

从国家治理的角度来看,法律多如牛毛可能造成人民动辄得咎的情况,美国是出名的法律繁杂,因而犯人比例也特别高。另一个问题是执行上能不能做到一视同仁,如果法律制定的结果让一些人动辄得咎,另一些人因为住家条件甚至社会地位等情况,相对难以执法,这样的法律是有缺陷的,当然不应该订立。

国家治理很多时候必须伴随哲学的思维和视角,现代社会趋向复杂化,很多问题的治理不但要适应传统社会文化,更要有应对新世代需求的思维,如果都要靠制定惩罚条例规范各种情况,一定会面对捉襟见肘的尴尬处境,经不起人们的追问。领袖看待问题能具备哲学高度,才能在宏观上把握社会价值,理解应该怎么处理社会现象,化解矛盾。

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之一,是对个人空间的留白与尊重。古代皇权覆盖有限,还有归隐空间,现代借由科技操控,个人面对国家机器已经无所逃于天地,剩下的只有一个住家,对城市国家来说,一个住宅空间再大也有限,只能求得安枕。

如果国家机器让执法者可以为等闲理由轻易入屋,弱势者将面对被整个社会窒息的恶劣处境,这个社会也将变得不再宜居,而对他们来说,苦的是不宜居却也毫无迁移的能力。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9, 2018 at 3:51 下午

新加坡会实行组屋禁烟吗?

with 2 comments

沈旭晖   2018-9-13
https://simonshen.blog/2018/09/13/新加坡会实行组屋禁烟吗?

“新加坡模式”是不少港人的学习对象,“威权式自由”也是不少人认同的理想政体,但这两个概念如何调和,其实并不容易。近日新加坡掀起的组屋禁烟争议,即为一例。

世界各国近年积极推行公共空间禁烟,新加坡比香港走得更前,不断收紧对吸烟的限制,公共场所、商场、公共设施等早已全面禁烟,日前更有国会议员建议,要在组屋内部禁烟,以免二手烟影响其他住户。虽然新加坡政府表明现阶段无意考虑,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更温馨提示,说这建议可能侵犯私隐、难得到市民共识,但提议一出,已在社交媒体激起连串辩论,正反双方各执一词,背后理据都是威权主义Vs自由主义的常见话语。

支持一方认为,既然在公共空间禁烟,就是为了防止无辜市民吸入二手烟,理据在私人空间也同样适用,因为烟味会从私人地方漫延到公众地方,所以在私人空间吸烟,其实并不“私人”,同样需要顾及他人感受。何况“吸烟危害健康”乃客观事实,在组屋限制吸烟,会令市民更难接触香烟,烟民数量就会降低,整个国家的卫生和公共形象,都会有所提升。

反方自然认为,私人地方的私人活动不属政府管辖范围,假如家中也要禁烟,还有大量其他行为可以依样葫芦,例如家中醉酒大叫也会影响邻居,那样是否也要家中禁酒?何不有滋扰行为出现才作检控?而且在操作层面,又怎样执法?是任何邻居投诉都要劳动警察,还是单靠高科技感应器?此外,单单针对组屋居民,固然与政府的持分有关,但也容易被看作阶级歧视。更何况任何社会都要适当宣泄,烟草的替代品是否比烟草“健康”,难有定论。要是烟民觉得吸烟的麻烦程度和成本,都高至不合理水平,是否一件好事,笔者就很有保留。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5, 2018 at 1:05 下午

狮城同志平权前高官发声

leave a comment »

韩千依       亚洲周刊2018年9月23日第32卷37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36808779776&docissue=2018-37

新加坡宗教界向来属于敏感区域,从李光耀开始,执政党虽然长期垄断政治,却从来不愿挑战宗教界的道德观,甚至曾经发生基督徒国会议员因为处事疏忽,引起华人宗教界的不满,劳动李光耀亲自出面安抚。然而正因为这股势力对此课题长期的定型观念,加上社会教育匮乏,因此虽然近年年度的“粉红点”(要求维护同性恋权益的活动)声势浩大,同性恋课题的理性讨论甚至学理讨论,始终在大众传媒缺位。 

狮城年度维护同性恋权益的活动“粉红点”(图:欧新社)

同性恋平等课题过去一周又在新加坡成为焦点,而且连重量级人物也加入,引发更多关注。然而一场临时发起的联署反对行动迅速浇熄同志支持者的热情,实实在在让人看到这个富裕的弹丸小国民间对这件事的高度保守心态。

同为英殖民地的印度最高法院上周裁定,刑法三百七十七条款禁止男性之间肛交的性行为违反宪法,换言之,同性恋不再被视为犯罪行为,这条一百五十年前订立、因时代变迁而缠讼经年的法律自此被废,全球媒体广泛报道印度同性恋与支持者的欢呼。

新加坡有几乎相同的刑法三百七十七A,多年来受到同志界及其同情者的抨击,虽未听说男同志因闺房里的性行为被捕的案例,但他们将这一刑法条款的废除视为对自身权益与尊严的维护。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院长陈西文(Simon Chesterman)在脸书上转发《纽约时报》对印度的报道,恭贺他在印度的老同学及“其他很多人”。眼尖网民发现帖子下面一个留言是新加坡资深外交官许通美(Tommy Koh)所写:“我鼓励我们的同志圈提出集体诉讼,挑战刑法三百七十七A是否违宪。”

许通美曾是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长期活跃在国际外交界的国际法权威,对国内事务很少表态。此次他对事件的发言立即引起当地媒体广泛报道。网民在他的留言下回应,表示几年前已经有人提起诉讼被驳回,他回应说:try again(再试试)。

律政部长尚穆根对印度法院的裁决迅速表达狮城官方的观点,根据《海峡时报》,尚穆根同意,法律是否合宪,不由民意决定,必须依法论法,然而一条法令的存废或修订是行政与立法部门的事,而这通常就涉及民意。他说:“这个议题在新加坡高度分化,多数人反对改变这一现状,反对废除。”然而他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少数人希望废除,“政府(的立场)在中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3, 2018 at 6:24 下午

像花瓶那样摆着却用不着,377A该废还是不废?

with 2 comments

红蚂蚁/沈泽玮     2018-9-10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10-1911

377A很难找到一个废法的有利支点。要提升讨论层级的话,顶多也只能用“人权”和“消除歧视”这种大概念来包装。和饭碗议题相比,这种理想性的概念较难争取新加坡人的支持,因为大部分国人都继承了李光耀治国的务实DNA。更何况,人民行动党政府肯定还要算一算,它的铁票仓是以保守派为主,还是开放派占多数?如果争取到小众的开放派票源,却丢失大量的保守票源(包括宗教团体、建国一代、立国一代),这种只赔不赚的亏本生意,有哪个脑袋正常的领导人会做?

Li Huanwu and boyfriend Heng Yirui

李光耀次子李显扬的次子李桓武(左)公开出柜,在面簿上贴出与兽医男友Yirui Heng的合照,并为照片配上“我们已经准备好”(We Are Ready)的粉红过滤框。(李桓武面簿截图)

377A。

不要以为这是什么客机型号,这个“第377A条”是新加坡承袭英国殖民时代留下来的法律,将两名男子之间性交定为违法行为。最高可判两年有期徒刑,但相关法律通常没有执行。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花瓶条款?摆着,但通常不执行。这尊花瓶是该留该废,上周在本地网络舆论掀起了波澜。

Shanmugam and Tommy Koh.jpg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左)鼓励本地同性恋群体发起集体诉讼,再一次挑战377A的合宪性。身为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不得不出面表态,但也只是基本重申政府立场,没有太多新意。(张丽苹制图)

“377A”歧视男同性恋者

在外界看来,这个“花瓶条款”还具有歧视男同性恋者的意味。因为原本的刑事法典“第377条”(任何与其他人或动物进行的“非自然”性交媾行为视为违法)已经在2007年废除了,“377A”(两男之间性交视为违法)却仍然保留着。

同样是曾经的英殖民地,印度上周四推翻了第377节条文,将同性恋行为合法化。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院长陈西文教授(Simon Chesterman)在面簿上转载了这则新闻,并祝贺昔日同窗印度籍同学成功推翻条文。

陈西文开了个头之后,接着三位具有官方背景的人也开口支持废除377A。

挑战377A合宪性,再试一次又何妨?

第一个是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他鼓励本地同性恋群体发起集体诉讼,挑战377A的合宪性,虽然曾经失败过,但他呼吁“再试一次”。

据媒体报道,新加坡管理大学董事主席何光平同日在新书发布会上接受学生提问时也支持许通美的立场。

政府首席公共沟通司长贾纳达斯•蒂凡(Janadas Devan)也在面簿上表态说,他个人支持废除377A。他还说:“这是恶劣的法律条文,它迟早会被废除,而我认为宁早勿晚。”

许、贾、何三位不是街上的路人甲乙丙丁,而是具有官方色彩的人物,齐齐站出来支持废除377A。相信不少人和红蚂蚁一样都在想:这难道是政府在释放舆论风向的探风“热气球”吗?

李光耀孙子李桓武出柜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这个500多万人口的城市国家,同志权益的支持力量近年来不断积累,今年步入第10年的“粉红点”(Pink Dot)活动在7月举行时,和往年一样吸引众人参与。

有意思的是,我国知名“第一家庭”第三代、李光耀次子李显扬的次子李桓武公开出柜,在面簿上贴出与兽医男友Yirui Heng的合照,然后配上象征“粉红点”的过滤框,正式公开自己男同性恋的身分。李桓武这一举动相信也让本地同性恋社群深感鼓舞。

Huanwu and Yirui - We Are Ready.png

李桓武(左)在面簿上贴出与兽医男友Yirui Heng的合照,并透露他俩的生日就在粉红点集会之前与之后一天,希望朋友们能出席,与他俩喝一杯欢庆生日。(李桓武面簿截图)

Dear Straight People.png

Yirui Heng(左)与李桓武在今年粉红点活动上的亲密互动。(Dear Straight People面簿截图)

不过,虽然有名人加持,废除377A看来是前路漫漫。理由很简单,社会保守力量太强大了。

在面簿上活跃的各位蚁粉相信都看到了,“挺同”和“反同”两大阵营已经在网络上较劲。在许、贾、何力挺废除377A后,很快就有公众就通过Change.org发出网上请愿,希望政府保留377A。然后很快的,支持废除377A阵营也发起了另一项网上请愿。

比起组屋99年屋契、生活费、交通费等民众一面倒把矛头指向政府的官民对立议题,377A争议犹如一把加深社会裂痕的利刀,是一种变相引发“民民对立”的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3, 2018 at 6:2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