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法律’ Category

总检察署去年收到400封国会议员求情信件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2-8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207-sg-mp-letters/3954308.html

一名退休的国家法院法官Low Wee Ping向《海峡时报》投函表示,当他担任初庭司法常务官时,时任大法官的黄宗仁指示,无视这些国会议员的信函,不要把它们交给法官,并且把它们退回给行动党党督。

蓝彬明的接见选民活动。(照片:Lam Pin Min/Facebook)

近日有法官提出,一名议员为选民求情的信函具误导性,也有公众向报章投函,质疑这样的做法。总检察署(AGC)受询时证实,去年收到大约400封国会议员代选民求情的信件。

据《亚洲新闻台》了解,国会议员的信件,一般来说,涉及广泛的课题,而这些信是根据选民的个人情况所写。

据了解,总检察署没有记录多少信件是来自人民行动党(PAP)或工人党议员。《亚洲新闻台》已经向两个政党查询,了解更多。

近日,卫生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兼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医生为居民Tang Ling Lee所写的一封求情信,被高等法院法官施奇恩提出质疑。据报道,该居民涉及一场严重的交通车祸,导致受害者Vikaramen A Elangovan多处骨折,在两个月内须动十多次手术,留医69天。不过在蓝彬明的信函中,他却指Tang Ling Lee只是轻微擦撞到摩托车,导致骑士受轻伤。

法官说,这些陈述如果正确地反映了Tang Ling Lee向国会议员传达的话,是具误导性的,令人遗憾。

“他们也不符合她所承认的SOF(事实陈述)。看起来他们试图不公平地减轻事故的严重性,减少受害者实质性受伤的真实程度。”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9, 2018 at 7:15 下午

康希案暴露司法漏洞 尚穆根将发表部长声明

leave a comment »

张丽苹    2018-2-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201-1134

当法官根据法理做出的判决与我们认知的“恶有恶报”常理有所矛盾或有所冲撞时,法理信息就会遭到排斥。

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的六名被告。上排左起:康希、陈一平、黄玉音。下排左起:陈绍云、周英汉、林岭恒。(海峡时报)

上帝的终极审判会否降临?

相信这是所有关注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的信徒与网民今早最关心的问题。

最高法院上诉庭五司的最终判决是:高庭的裁决无误,应维持原判,不会加重六名被告的刑罚。

随着这个判决的尘埃落定,从国家法院审到高庭,再转到最高法院上诉庭(终审法院)审理三轮、失信总额5060万新元、涉及城市丰收教会六名领导、横跨五年审理近1000个小时的城市丰收失信案,终于有了定夺。

然而,有定夺不意味着国人都能接受这个结果。

值得深思的是,要不是此案上诉到终审法院,我们到目前为止,或许都还不知道新加坡的司法体制对于“严重失信罪”的诠释存有漏洞(lacuna)。也不会知道原来五司其实也认为,失信罪的法律条文早就该修法了,但必须交由国会去定夺。毕竟司法权力有别于立法权力,高庭不能随意修法,否则将等同于无视司法与立法权力的分配。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下午在个人面簿上贴出总检察署的最新文告时写道:“这是一件严重的事情,我将在国会上就此做出部长声明,阐明政府的立场。”


总检察署的文告里有一段文字,很能说明问题。

“如今,终审法院裁定,公司董事、执行董事会成员以及慈善团体的主要官员和社团的官员若犯下失信罪,也只能在第406条文下的一般失信罪下被定罪,最高刑期仅7年,反倒是公司员工若犯下失信罪,可面对长达15年监禁。”

五司在裁决书中也解释道,目前第409条文下的严重失信罪,只适用于“银行家、商人、经销人、中介人和律师”这些专业的代理人”(agent)。城市丰收教会的牧师康希及五名副手在法律上不属于“代理人”,因此不能判处他们严重失信,得以逃过加重刑罚的厄运。

看懂了吗?简言之就是,我国目前的司法条文诠释下,“天子”(董事)犯罪并非与庶民同罪。这简直就是给律政部和新加坡的清廉金字招牌打脸。

总检察署和政府一致认为高庭的判决过轻

2015年,国家法院判处城市丰收案的六名被告罪成须坐牢后,给予介于21个月至八年的刑期。后来控辩双方提出上诉,去年四月经高庭审理后,六名被告的严重失信罪竟突然变成一般失信罪,刑期不增反减,缩短为坐牢七个月至三年半,引起网上和线下一片哗然,网民纷纷组成愤怒阵线联盟,将怨气与不满发泄在政府身上。

尚穆根当时接受媒体访问时明确指出,“事情还没了结”、总检察署和政府都认为,国家法院原本判处康希监禁8年的刑罚已经太轻,没想到高庭竟将刑罚进一步减轻,将康希的牢狱减至三年半。总检察署还为此向高庭提出上诉,政府也向总检察署请教应该采取什么行动来“补遗”,毕竟这对新加坡政策上的贪污“零容忍”做法有着深远影响。


但事实证明,高庭已经达到司法诠释的极限。犹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司法条文不健全,高庭怎能在现有的法律条文框架内按舆论和民意,随意加重刑罚?五司在裁决书上明明白白写道:“不能因为案件难度高,就允许制订坏法律。”(A hard case should not be allowed to make bad law)。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 2018 at 1:59 下午

为什么这对同志伴侣无法领养自己的孩子?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陈炜斯 (Yvette Tan)     2018-1-22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2771848

熠熠生辉的新加坡完全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但一个父亲收养他孩子的挣扎过程表明了现代价值观与传统家庭观念之间的对抗。

诺埃尔(Noel)的父母是结婚十年的同志夫妻。(图片版权PA)

这对双亲听到他的第一个声音,是一声响亮的啼哭。经过六小时的分娩,诺埃尔(Noel)在美国一家医院顺利出生。他的生母是代孕母亲,由两位满怀希望的父亲委托代孕。

这对双亲为诺埃尔切断脐带,相拥而泣;给诺埃尔喂第一瓶牛奶,建立亲情;后来又骄傲地把他带回新加坡,开始了新生活。

从那时起,诺埃尔的生活就像新加坡同龄人一样典型。除了在新加坡法律下,他是一个私生子,这个状态可能会影响他的一生。

诺埃尔的双亲詹姆斯和肖恩是同志夫妻,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年才决定要孩子。为了保护孩子的身份,所有涉及的人名已被改变。

他们考虑过收养,但有亲身经历的人告诉他们,同性恋男子被允许收养孩子的事例很少见。虽然单身男子可以收养男孩,但他们不想以个人身份申请,也不想在收养过程中隐瞒双方的关系。所以他们想到代孕。

詹姆斯和肖恩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想要孩子的意愿越来越强烈”。(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在新加坡,代孕是非法的。这对双亲决定前往美国,因为很多伴侣之前也这样做。他们通过代理,挑选了一个别人捐献的卵子,通过体外受精(IVF)方式让卵子与詹姆斯的精子结合受精。

他们为代孕付了20万美元(约144,300英镑)。9个月后他们飞回美国,目睹了孩子的出生。詹姆斯对BBC说:“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感觉真是太超现实了。” “我们充满了爱和欢乐,突然觉得我们的生活有更多的意义。”他说:“当时不知道有任何禁止海外代孕的现行法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5, 2018 at 8:58 下午

打假?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8-1-14

如此大阵仗无非是希望后续能起震慑作用,让一票宅男宅女在来届大选不敢乱说乱动,除了官媒,谁也不准对新加坡政治置喙。一方面让官媒置身度外,另一方面让民间人人自危,这还不是钳制言论自由?

最近看了一部日本连续剧,叫做《final cut》,讲的是电视台的当红时事节目为了拼收视而造假,随便就抹黑一些个人和机构,绘声绘影,进而闹出人命的故事。韩剧方面近来也有类似的题材。加上是特朗普把美国的几家国际性大传媒都冠上“假新闻”(fake news)的罪名,看来要达到“造假”的目的——拟幻拟真,非财雄势大、有一定的受众基础,还真很难办得到(小道SMS、WhatsApp算个啥?)。如严孟达在他那篇《打假是一场硬仗》里所说:“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说,篡改影像音频的技术已达到能够以假乱真的水平,如奥多比(Adobe)前年便已推出新科技,用户只须将某人说话的一段音频上载至程序中,电脑便能模仿其嗓音,说出其他词语或句子,而且听起来不像是电脑生成的。电脑科技已发达到可以把一个人没有说过的话放到他的嘴里,这是科技的错吗?”——谁更有资源做得到?是躲在斗室里的穷宅男,还是坐拥尖端电脑器材和技术员的大传媒?

既然要严厉打假,嫉“假”如仇,制定出来的法律应该是一视同仁兼大小通吃,管他用得着用不着,“大传媒机构”犯法与庶民同罪。套句律政部长尚穆根也爱用的老话,叫做“Justice must be seen to be done”(正义必需在能见的情况下完成)。怎会在“fake news”(假新闻)里择出一小节的“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s”(蓄意散播网络假信息)来打呢?让外人看来似乎有特定的对象,而不是一个全面性的法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4, 2018 at 6:37 下午

反对政府修改影片法令 陈哲艺:此事关乎广大群众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2-24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223-sg-anthony-imda/3918220.html

陈哲艺、梁志强、陈子谦等电影人反对政府修改影片法令。(照片:档案照)

我国政府有意修改影片法令,陈哲艺、梁志强、巫俊峰、陈子谦、陈敬音和唐永健等本地多名电影人一同联署向有关当局提交立场文件。陈哲艺认为,这不仅关乎电影工作者,也影响广大群众,因此呼吁大家向当局提出反馈。

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本月4日就修改影片法令征询公众意见。

陈哲艺前天(22日)晚上在Facebook贴文表示:“影片法令不只是关乎电影工作者。它也关系到你,观众以及广大群众。”

他还在贴文中附上新加坡电影界对修改影片法令的立场文件的链接,并呼吁民众向当局提出反馈和建议。

电影界在立场文件中提到:“我们担心现有的一些条款及其修正案将削弱公众对当局规范电影的信心,我们希望当局在决定电影分类和审查时可以更透明。”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4, 2017 at 2:07 下午

新加坡制片人冀政府重新考虑修改影片法

leave a comment »

东方日报     2017-12-23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25310

50名新加坡影片制片人联合发表影片社群立场声明,担心公众对电影监管过程的信心被削弱,所以冀新国政府能重新考虑拟议修改的一些影片法令条文。

新加坡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于本月4日就修改影片法令展开公众征询活动。在现有法令下,查案和执法的权限由警方和该局共同行使。此次修法,将让该局执法人员接过这两方面的权力。

修法后,执法人员将能处理无照公开放映和发行影片的案件。

新加坡媒体昨晚收到这份来自影片社群的立场声明书,签署人包括梁志强、陈哲艺、巫俊峰、陈敬音、陈子谦及陈彬彬。声明书主要是就政府有意修改影片法令中的个别条文提出顾虑,担心这些修改会削弱公众对电影监管过程的信心,因此希望当局能斟酌修改细节。

签署这份4页立场声明书的制片人在声明书中指出,目前只有影片审查官、副审查官、助理审查官或电影检查员等部分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官员,能在没有令状的情况下,进入指定处所搜查。

但修改后的条例将赋予任何级别的官员这个权利。一经通过,该局官员甚至可以在必要时破入处所门窗,或强行移除任何阻挠入门或搜查的障碍。如果有理由怀疑对方违例,官员也可取走相关影片和器材。

声明书指出,许多电影内容如今都储存在个人电脑、手机或硬盘中,而这些物件也存有许多个人信息。官员一旦没收这些个人电子器材,将没法保障这些个人隐私与信息不被泄露。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4, 2017 at 1:58 下午

新加坡:以法律吓阻言论、集会自由——停止压迫性的刑事检控、行政规管和民事诉讼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      2017-12-13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7/12/13/312522

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新加坡政府利用过度广泛的刑事法律、压迫性的行政规管和民事诉讼,严重限缩言论与集会自由。

“新加坡自许为现代化国家和做生意的好地方,但自称为民主国家的人民不应为批评政府或评论政治议题而担惊受怕,”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长期以来对于言论和公共抗议加以直接或间接的限制,已使新加坡公益事务的论辩遭到扼杀。”

这份133页的报告,《‘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深入分析新加坡政府用来压制言论与和平集会的法律和规定,包括《公共秩序法》、《煽动法》、《广播法》、各项刑法条文和藐视法庭罪。报告内容根据34位公民社会活动人士、记者、律师、学者和反对党政治人物的访谈,以及新闻报导和政府官员的公开讲话,检讨新加坡当局如何利用相关法律条文限制个人的言论与集会权利。

人权观察曾致函新加坡总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外交部长和通讯及新闻部长,征询其对本报告内容的意见,但没有任何政府官员或机关给予答复。

人权观察指出,新加坡批评政府及司法机关,或对宗教和种族问题发表评论的人士,经常面临刑事犯罪或民事侵权的控告,但控告的理据通常并不充分。

在芳林公园一隅的“演说者角落",人们在标语旁燃点烛光,声援香港占领运动的示威者,2014年10月1日,新加波。

在芳林公园一隅的“演说者角落”,人们在标语旁燃点烛光,声援香港占领运动的示威者,2014年10月1日,新加波。 ©2014路透社

新加坡政府持续骚扰直言批评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即为一例,他的博客广受欢迎,经常发布批评政府政策措施和社会不平等问题的帖文。2014年,他在半年内先后被李显龙总理控告诽谤,被工作单位辞退,并且被控非法示威与公共滋扰罪名。2016年,他在一场补选中公开支持反对党候选人,遭当局指控违反“冷静日”不得发布竞选广告的规定而被警方密集侦讯、入户搜索并查扣他的手机和电脑,警方还要求他交出社交媒体账号密码。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