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法律’ Category

深植的恐惧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2-11

李显龙近年来的许多倒行逆施,归根究底可用三个字来总结:怕败选。这是深植内心的恐惧,所以就难免会侵蚀他的民主风度,甚至砸了他判断事物的逻辑理性。

为了凝聚国人对行动党的向心力,以继续执政,李显龙用了七样的“文攻武吓”:

【200年开埠】

为了一个整数200,不惜认贼作父,借殖民者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明知新加坡的历史有700年以上,华人、印度人、阿拉伯人早在那时已经到来开埠,然而这些都不算,只有“红毛”才算正宗。李显龙说:“若莱佛士没有登陆,新加坡也许不会在东南亚占据独特的位置,有别于周遭群岛的众多岛屿或马来半岛的州。因为莱佛士,新加坡成为一个英国殖民地、自由港口和现代化都市。”——这么一定调,连官媒都有些尴尬,最后大家妥协,你官方庆祝200周年的,我们则700年细说从头。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2015大选年,早在1984年(刚好也是大选年)政府已庆祝建国25周年,却在31年后庆祝建国50周年(连基本算术都不及格),虽然很多网民指出,他们却装聋作哑。

【开国元勋纪念堂地铁站】

上了年纪的读者应该还记得,当年地铁东北线的波东巴西站若不是后来形成舆论声讨,差一点就建不成。原因很简单,那是在野党的选区,明明有大批组屋就建在那里,然而有关当局却搬出大数据,说因为客流量不足才决定不建的。如今汤东线的建国元勋纪念堂站,建在滨海花园区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介于丹戎禺站和滨海湾花园站之间,却无需大数据的调查,一句“方便国人到访将落户滨海东花园的建国元勋纪念堂,同时满足该地区未来兴建的住宅和休闲发展项目的交通需求。”就了事。所谓开国元勋就是行动党元勋,而元勋首是谁大家都知道。将来可是行动党“国民教育”重要的一环,一天照三餐,让中小学生去排队“早请示、晚汇报”,络绎不绝,热闹过菜市场。

【风险管理】

现代社会的政府说穿了就是在做“风险管理”,无论是天灾人祸,一概包办。这不是老娘说的,这是安东尼•吉登斯在《失控的世界》里的主旨。在全球化的风潮下,所带来的政治、文化、社会和技术的全球化,也相对地增加很多风险,譬如恐怖主义、经济衰退等。然而老娘认为,本该是李显龙的分内事,却反过来拿这些风险来要挟全民,要大伙儿相信唯有在行动党的卵翼下才最安全;比如最近就有多位部长告诉我们恐怖主义是“新常态”(演习也更频繁)。才不呢!根据一项国际调研显示,2018年全球冲突和恐袭造成的事件比上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而伤亡人数也减少了四分之一。并且专家也说:极端伊斯兰主义者控制的最大区域在西非,而不是亚洲或者东南亚。

【陈清木】

老鸨常对恩公们说:“让清木做总统有什么不好!”这不是说陈清木做就有多好,而是说陈清木乃体制中人,中规中矩的,做了总统之后还有总统顾问理事会的掣肘(六名成员中,两名由总统委任,两名由总理委任,大法官和公共服务委员会主席各委任一名),谅他也搞不出什么大花样来。然而李显龙非得搞个“种族保留制”,让他行不得也哥哥,结果怨也就结得愈深。如今陈清木退而求其次,要出来组政党,仿效敦马登高一呼,这可乖乖隆地咚了。由于新加坡的国会选举越来越强调市镇会的管理,使到很多独立人士和小党都渐渐被边缘化。行动党候选人挑战单选区则没有这样的顾虑,选上之后只要找个毗邻的行动党市镇会投靠便得了。所以如果陈清木出来领导“联盟”的话,一次过解决市镇会的问题,新加坡政坛肯定又活跃起来。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联合国专家对新加坡裁定人权维护者有罪表示关注

leave a comment »

联合国新闻    2019-1-29
https://news.un.org/zh/story/2019/01/1027672

联合国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凯依。(联合国图片/Jean-Marc Ferré)

三位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发表联合声明,对新加坡人权维护者范国瀚(Jolovan Wham)被判定有罪表示关切,他们同时敦促新加坡政府确保所有人的基本言论和集会自由。

范国瀚在1月3日因未经许可组织集会而被判有罪。他在2016年11月组织了有关非暴力反抗运动和民主的公开讨论,因此被指控违反了《公共秩序法》。在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后,他被指控另一项犯罪。1月3日,这项指控也被裁决成立。

发表联合声明的三位人权专家分别是:促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凯依、人权维护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米歇尔•福斯特,以及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克莱门特•尼亚莱索西•武尔。

三位人权专家指出,对范国瀚治罪旨在削弱新加坡合法行使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他们敦促新加坡政府放松对公民空间的钳制。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31, 2019 at 2:45 下午

你想让恶霸来当你的政府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鄞义林(Roy Ngerng)      译者:网络公民/北雁       2019-1-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1/鄞义林:你想让恶霸来当你的政府吗?/

示威者在2013年6月8日,于芳林公园竖立的一个墓碑模型,象征因为政府推行网络新闻的新政策,导致“言论自由死亡”。 人权观察组织在上周五形容,我国扩大对网络的媒体审查,将削弱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图源:路透社)

有人认为,新加坡总理控告某博客,还是某个新闻平台被政府起诉了,都无关紧要。

他们说: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到其他平台阅读浏览,新的网站会出现的。

区伟鹏经营的“打哈欠面包”(Yawning Bread)博客,第一篇文发表于2003年。在2012年,他被新加坡政府起诉藐视法庭,并在2015年被判有罪,罚款八千元。“打哈欠面包”最后一文写于今年1月,区伟鹏写了整整14年。

我在从2012年开始在博客“诚心真相”(The Heart Truth)撰文。2014年,我被新加坡总理以民事诽谤提诉,并在2015年被判罪名成立。法庭要我支付总理18万元的损失。我在2016年八月续笔,在去年八月上载数份文章前,还暂停了一阵子。我只写了四年,共700篇博文。

梁实轩的博格就是“Leong Sze Hian”,最早的一篇博文写于2007年。在去年12月,他被总理提告诽谤,可能面对数十万元的赔偿。他的最后一篇文章写于2018年11月,他写了整整11年。

梁实轩是第二位被总理提告的博客。

当人们要写些有关新加坡的事,就面对许多风险,但还是有人继续为国家时事发声。除了博客,还有诸如许渊臣和 Kumaran Pillai等坚守独立新闻网站《网络公民》和《独立新加坡》,当然还有TR Emeritus的Richard Wan。

他们甘冒风险,是因为他们也希望,这个社会可以有更好的运作方式,让缺乏话语权的人声音也能被听见,开创一个发展能让全体百姓受惠、而不仅限于特定群体的新加坡。

但我们不能只在背后摇旗呐喊,仰仗这些少数人为我们发声。他们才最需要我们实际的支持,并且成为这场社会运动中的一部分,和他们一起站稳阵线。我们必须相信,团结起来、互相扶助是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只有这样才能带来改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8, 2019 at 2:03 下午

李玮玲:总检察署前所未有地介入李光耀遗嘱争议

with 2 comments

作者:李玮玲      译者:新国志    2019-1-6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weiling.lee.980/posts/752996188389360

总检察署最近向律师公会提交了500多页的诉状,针对我们父亲的遗嘱的准备事宜,指责显扬的妻子。他们声称,显龙的前私人律师黄鲁胜已经回避此事。总检察署的投诉重复了显龙多年前通过其私人律师提出的指控。据我们所知,就私人遗嘱启动这样的法律程序是前所未有的。

显龙一直对父亲的遗嘱不满,也不满意父亲要拆除他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住所。五年前,李光耀在完成最后遗嘱和遗嘱附录时,通知了他所有的孩子和他在李与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2015年,在显龙的要求下,遗产继承人为遗嘱进行了遗嘱认证。当时,包括显龙在内的各方都接受了这份遗嘱,认为它代表了李光耀的真实愿望。在2016年和2017年的遗嘱认证之后,显龙试图通过一个由部长组成的委员会来攻击这份遗嘱。

李光耀是备受尊敬的律师,他从未对自己的遗嘱有何投诉。没有任何受益人向律师公会投诉,甚至连曾接受黄鲁胜(显龙前私人律师,现为总检察长)建议的显龙也没有。因此,为什么我们父亲的遗嘱再次受到新的攻击?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现在采取行动,并且由总检察署发起?我们认为,这一行动完全不合理。

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总检察署也一直在不懈地追究李绳武脸书的私人帖子。与此同时,总检察署却没有起诉任何分享或发布其私人帖子的其他人。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6, 2019 at 11:46 下午

无准证举办视讯会议聚会 法院裁定范国瀚有罪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1-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1/无准证举办视讯会议聚会 法院裁定范国瀚有罪/

新加坡法院今日裁定,社运份子范国瀚无准证举办集会,且拒绝签署口供,被判有罪。判刑日期被定在本月23日。

范国瀚也是社区行动网络(CAN)负责人、客工组织“情义之家”前执行董事。

他在2016年11月26日,在新民巷主办“公民抗命即社会运动”论坛,邀请香港“黄雨伞运动”中的学运领袖黄之锋,透过Skype与现场观众连线对谈交流。当时,范国瀚和主办人之一的Rachel Zeng认为对社会运动的健康讨论,并不会构成威胁,活动最后也平和地结束。

然而,范国瀚为此被控违反《公共秩序法》,该法要求有外国演讲者的活动,必须事先申请和得到警方许可。

警方告知范国瀚,即便是视讯集会也必须先申请准证。

在接受警方调查时,查案人员传召范国瀚问话,并在录完口供后,要求范国瀚确认签字。

范国瀚要求索取口供书的备份后,才肯签名。警方以口供书属于机密文件为由,拒绝他的要求,并表示,如果范国瀚不签名,可能会触犯法律。

根据我国法律,在公务人员的要求下、拒绝签名的违例者,可能面对长达3个月监禁或高达2500元罚款,或两者兼施。至于未经警方许可举办公开集会,则可被判处5千元罚款。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3, 2019 at 9:33 下午

新加坡李光耀家族再现内哄 总理告平民诽谤官司兄弟对立

leave a comment »

李文余      亚洲周刊 2019年1月13日第33卷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46485519374&docissue=2019-02

新加坡部落客梁实轩因在网上转发指总理李显龙因一马公司而会被调查,被李控告诽谤,梁反诉李显龙“滥用法庭程序”,发动网上众筹,获李显龙之弟李显扬捐款支持。

(上至下)李显扬(图:法新社),李显龙(图:欧新社),部落客梁实轩挑战李显龙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又涉入一场官司,只不过,这一回他将成为被告,而不是原告。

当地一名财务专家兼部落客梁实轩不久前被李显龙以诽谤为由起诉,原因是他在脸书转发了一则消息,这消息来自马来西亚一个社交媒体网站,指称前首相纳吉在任内与新加坡签署了一些不平等协议,以换取新加坡的银行协助洗钱,挪用一马公司(1MDB)的钱,而李显龙则是下一个被调查的对象。

新加坡官方严正指出这是一则假新闻而且具有明显的诽谤意味。被该网站指为消息来源的《砂劳越报告》(Sarawak Report)也郑重否认曾经接受该网站的访问或提出任何类似的指控。《砂劳越报告》是一马公司弊案的主要揭发者。

李显龙因此对转发该网站消息也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梁实轩提起诽谤诉讼。

但梁实轩认为自己只是转发别人写的帖文,转发时也没有附加任何评论,李显龙不该因此起诉他,于是要反诉李显龙“滥用法庭程序”。

财力估计不俗的金融专业人士梁实轩呼吁一万名公众各捐一元新币(约零点七三美元)给他作为声援,以展示人民力量,“让部长知道领高薪不是来随意提告百姓诽谤的”。然而梁实轩“胆敢”起诉李显龙还不是最引人关注的,更劲爆的是,与此同时,他还透露第一个捐款给他的竟然是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

当地主流网络媒体《今日报》(Today)立刻向李显扬求证,对方不仅证实,还表示捐的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meaningful sum),不是一元。《今日报》又问他为何要捐助梁实轩,李显扬只简单反问:“这显然不需要解释吧?”

《今日报》随即指出事件背景,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因为前年一则只开放给友人看的脸书贴文而被总检察署起诉为藐视法庭。 阅读更多 »

为新加坡未来的政治格局组织起来

leave a comment »

陈华彪     2018-12-31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380908452045549&set=a.652436438226091&type=3
原文:https://forsea.co/organising-for-future-politics-in-singapore/

数码科技是把双刃的利剑。毫无疑问,行动党将利用所有一切的资源,更进一步遏制异议者的成长。为了反抗它们,我们必须不只是当个“键盘侠”,反对派势力也需要逾越传统的山头界线,带来适合数码时代的变革。

当政客们需要求助于脸书的扎克伯格审查那些被视为有问题的内容时,这意味着世界局势变成了什么样呢?

这表示在数码时代,像新加坡政府那样的独裁者与控制狂再也无法垄断资讯传播工具,他们也无法依靠对媒体的控制影响人们的想法。因此,他们狂乱地将异议新闻污蔑为“伪造”,并制定法令将发表在社交媒体的自由言论定为犯罪。

这是新的斗争前线。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虽以自己走在尖端科技的前头而自豪,但它仍然深陷在类比时代设计的社会控制的政治泥沼之中。

因此,2019年新加坡最大的一场博弈将是李显龙总理对社会评论家与博客梁实轩的诽谤案件。长期观察新加坡政治的人士都知道,审理诽谤案件的法庭已经成为这个岛国的政治刑场。对于一名政治人物而言,在诽谤诉讼之后破产就等于被斩首!

和以往不一样,过去民众只能无可奈何叹息罢了,深恐批评言论会在”藐视法庭”这一过时法令下被刑事起诉。现在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情况。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 2019 at 5:2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