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法律’ Category

举牌吁川普推动两岸和平 璩美凤一人集会险触《公共秩序法》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18-6-12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6/举牌吁川普推动两岸和平 璩美凤一人集会险触《公共秩序法》/

台湾政界闻人璩美凤于昨天下午3.20分,前往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下榻的瑞吉酒店外举牌,呼吁美国总统川普推动海峡两岸和平。

她向现场媒体声明,川普推动南北韩和平互动,然而中国大陆和台湾两岸的中华儿女却走向战争,若川普能让两岸和平,才能为美国、全亚洲带来最大的利益。

据《联合早报》在脸书专页分享的视频,她拿着一张写着:“Trump – Peace Korea, Trump – War Taiwan, Nobel Peace Prize?”字样的纸板,似乎要表达,川普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却加剧台海对立,质疑他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

璩美凤在发表言论约2分钟后,约2、3名警员趋前,吁请媒体站离路面,也间接暗示璩美凤结束公开言论,离开现场。


另一方面,一名69岁的南韩妇女金吉雍(译音)在今早于川金峰会会场嘉佩乐酒店附近,举大字报呼吁北韩归还他的父亲金永亿(译音)。金吉雍声称其父亲在1960年被北韩俘虏,至今生死未卜。她的声明由52岁的南韩牧师金九和(译音)翻译给现场媒体。随后二者也被警方请离现场,并未有任何冲突和逮捕行动。


不过,璩美凤和南韩妇女事先未向新国政府申请,发表公开言论,若换作是本国公民,可能有面对触法而被捕的风险。一些社运份子指出,若警方力劝璩美凤还不愿意离开,前者也可基于《公共秩序法》,直接采取强硬行动逮捕。

例如《网络公民》在去年10月曾报导,艺术家和社运分子施兰(Seelan Palay),在没有警方许可下,独自一人站在国会前,举着“一面画有图案的镜子,批判政府前国会议员谢太宝遭囚禁和软禁32年,进行无声抗议。在警方劝离不果而被当场逮捕。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3, 2018 at 4:55 下午

新加坡艺术家单人抗议被控违法,本月底开庭预审

with 2 comments

关键评论    2018-5-21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6153

“单人集会也被视为非法是非常荒谬的”,新加坡社运组织CAN成员Rachel Zeng说,“这显示出当局对于异议与批判的高度不容忍”,根据Asia Times报导,她续而指出,谢太宝入狱以来从未获审判,如今当局提控声援他的Seelan Palay,其实是延续了司法不正义。

新加坡艺术家Seelan Palay 因为进行单人抗议而被捕,将在本月30日进行预审。(图为档案照,非当事抗议。)Photo Credit: Reuters /达志影像

上周五,新加坡一名33岁的艺术家Seelan Palay被控参与无证游行,违反了新加坡《公共秩序法》。

一旦罪成,初犯将被罚款最高新币3千元,累犯则最高罚款新币5千元。

上述所指的“无证游行”其实是发生于2017年10月1日,Palay发起了一项名为《盘问镜子:三十二年》的艺术行动,内容主要质疑新加坡政府为何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囚禁与软禁前国会议员谢太宝长达32年之久,当年,当局指控后者是颠覆政府的共产份子,一直到1998年谢太宝才重获自由。

这项艺术行动最早是在“芳林公园”开始,芳林公园是全新加坡唯一可以合法集会,不需许可证的地点,随后,为了凸显其批判意图,Seelan Palay先后在数个地点行动,如国家艺廊,最后一站则定于新加坡国会前,Palay也是在此行动半小时后被上铐逮捕。而他的“行动”,其实只是手持一个画有图案的镜子,独自站立在各公共空间,仅此而已。

阅读更多 »

总检察长和遗留下来的烂榴梿

with 2 comments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5-19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195281153941614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5/18/ag-and-the-legacy-of-rotten-durians/

在新加坡,有多少榴梿爱好者知道现任总检察长黄鲁胜在201818日,以马来西亚最著名的猫山王榴梿的形象来形容总检察署的工作?我认为知道的人不多。我不介意他用榴梿来譬喻,但他却错将猫山王当成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榴梿爱好者会根据口感和质地来判断果实好坏,同样地,我们以总检察署依法办事的承担对它进行评定。

对一般公众而言,总检察长黄鲁胜是以诽谤法庭起诉的案件比其他类型案件更多而闻名。此刻,至少还有三起有待审决的案件——李绳武以柔顺来形容新加坡法官;范国瀚比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法官;最后是陈两裕批评范国瀚被起诉。

在不讨论这些案件的具体情况下,总检察长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呢?

根据新加坡宪法,他是政府的法律顾问,并有权就任何违法行为启动,进行或终止任何诉讼程序。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如马来西亚和英国的总检察长的角色也是相同的。

正如不是每一个榴梿都一样,某些总检察长比其他总检察长对于守护法治的角色更加认真。

以英国为例。2018510日,英国总检察长杰里米赖特(Jeremy Wright)在国会发表声明,毫无保留地向一对利比亚夫妇道歉,承认英国政府与现已遭推翻的卡达菲的利比亚军队共谋对他们进行引渡和虐待。

赖特在一篇谈及他身为总检察长应担当的角色的演讲中表示,他有职责确保政府理解它在法律上和宪法上的责任,而他必须最终确保政府的决定和行为尊重和恪守法治。换句话说,他是确保政府的决定符合人民的宪法权利的公众利益守护者。

这种专业精神在新加坡或马来西亚是前所未闻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5:38 下午

应撤告批评法庭人士——修改藐视罪條文以允许评论司法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组织    2018-5-16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8/05/16/318115

社运人士范国瀚(中)庭审结束后走出初审法院,新加坡,2017年11月29日。©2017路透社/Edgar Su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新加坡当局应终止以藐视法庭诉讼对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判该国司法机关的两名异见人士。

社运人士范国瀚因为2018年4月27日在脸书上留言称“马来西亚法官处理政治性案件比新加坡更独立”而被控藐视法庭罪。在野的新加坡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随之在个人脸书评论范国瀚案“只能证明他所言不虚”,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

“发表有关新加坡司法机关的意见,不应被视为刑事犯罪,对范、陈二人的控告应被撤回,”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这些案件说明,凡是评论新加坡法院的言论,不论多么轻微或空泛,几乎都可被诠释为可能损害司法,进而使发言者沦为藐视法庭罪的被告。”

依据新加坡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发布任何指责法庭有不正当动机,或质疑法庭不正直、不适当或不公正,以致司法公信力可能因此受损的言论,即可构成藐视法庭。以往依据新加坡普通法,相关言论必须对司法公信力造成“真实危险”才能构成藐视法庭罪,但2017年10月生效的《司法(保护)法令》仅以造成“危险”为要件,不论这种危险多么轻微。范、陈两人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徒刑,且得并科新币10万元(74,500美元)以下罚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12:05 下午

天黑请闭嘴:新加坡的附庸式“新闻自由”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8-5-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115247

当局似乎预设了,新加坡现在的建国二代、三代、四代,会愿意如建国一代那样,对故障的地铁,或是日渐拥挤的城市等问题闭上他们的眼睛——相忍为国,然后享受“非关政治”的媒体娱乐。只不过,在新闻自由化的浪潮下,现在的新加坡,还是李光耀时代、那个乖乖闭嘴跟随政府的新加坡吗?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美联社

4月初,马来西亚率先全球通过禁止“假新闻”的法案,未来在知情情况下制造、散布“假新闻”者,最高可能面临6年有期徒刑,而在大马旁边的“狮城”新加坡,也如火如荼展开对于“假新闻”的打击。尽管这个岛屿国家从未停止对于新闻内容的审查,不过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对于这个新闻学者认为,网路媒体业本就不比马来西亚发达的国家来说,恐怕是雪上加霜。

“社会稳定”一向是新加坡治国的基本逻辑。今年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脸书上指出“假新闻”对于社会秩序的危害,提及1969年马六甲就曾因谣言而造成数百人死亡的种族暴动;星国国会不久也通过决议,设立“线上蓄意假消息”的10人特选委员会来处理这个议题。

在3月22日的公听会中,特选委员会找来Google、Facebook等多家科技公司的代表出席,征询他们对于打击线上假消息的作法。Facebook 代表认为,新加坡已经有诸多法令限制“仇恨言论”、“毁谤”及“假新闻散布”,若再制订新的法律,可能会阻碍社群媒体平台透过自身机制来解决相关问题的现有渠道。

不过,比起接受Facebook代表的谏词,新加坡内务部长尚穆根却“老辣”地连结起当时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将场子变成星国阁员训斥Facebook亚太区高层米尔纳的法庭讯问,把资料外泄一事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模糊焦点,引发网友热议。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图/美联社

接着在29日的公听会上,尚穆根再次杠上牛津大学的新加坡籍历史学者覃炳鑫。覃炳鑫指控,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就是制造“假新闻”的元老——李光耀政府——于1960年代,打击异议分子的“冷藏行动”,透过制造“假新闻”,将政敌塑造为共产主义份子,打压言论自由、逮捕异议份子。随后,尚穆根为此与覃炳鑫展开长达6小时的马拉松式辩论,话题再度失焦。 阅读更多 »

德智库转型指数报告书 东南亚政缓经快

leave a comment »

南洋志/编译:Yun-Ling Ko     2018-4-25
https://aseanplusjournal.com/2018/04/25/aseannews20180425/

新加坡总统府(Photo Credit: HargaiNyawa @Flickr CC BY-ND 2.0)

德国智库贝图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近期发布了2018全球转型指数(Transformation Index),针对129个国家的民主化、经济与社会发展程度进行评比。

自2003年起,贝图斯曼基金会每两年一次出版转型指数报告,邀请各地专家依照一国的政治转型、经济转型和政府治理三大范围的指标评分制订。2018年发布的报告及是自2015年至2017年间的发展作出评估,此次报告中,转型最成功的前三名分别为捷克、爱沙尼亚、台湾。

根据该报告,东南亚国家的转型情况中,新加坡因为经济转型仍名列前茅,整体排名仍为东协第一,不过新国政治转型上近年增加不少障碍。菲律宾与印尼则在东协排二、三名,而缅甸虽整体转型排在最后,但政经发展上有所进步,整体排名比前次报告上升七名。综观东协十国,政治转型相对于经济转型缓慢,呈现“政缓经快”的发展趋势。

东南亚国家的转型指数

整体排名
国家 政治转型
经济转型
政府治理
24 新加坡 69 6 30
38 菲律宾 50 33 69
45 印尼 43 51 48
53 马来西亚 78 22 54
87 泰国 110 43 95
94 越南 108 69 78
103 柬埔寨 103 96 113
106 寮国 118 86 95
111 缅甸 104 114 92


新加坡:威权倾向有所回升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PAP)自2015年李光耀逝世后的第一次大选中大获全胜以来,威权倾向有所回升。例如在2016年五月举行武吉巴督选区补选时,警察曾针对两名人士涉嫌违反“冷静日”规范进行审问。冷静日(Cooling-off Day)为选举投票日前一天,政府禁止所有政治宣传活动。警察针对两名人士在其社交软体上的贴文进行审问,分别是经营政治部落格的Roy Ngerng和政治异议者Teo Soh Lung,这是第一次有违反冷静日规定针对个人的审讯。两位皆表示,问讯时警察并未持有搜索令就前往他的住处,拿走他的笔电与硬碟、记忆卡、手机等,并历经长时间的审讯。新加坡选举局的声明则表示,自2011年规范实施以来,其实在选举中有多次违法行为,过去几起违规多是无心,所以以警告方式处理,然而这次属于严重违规,例如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网站持续发布与选举有关文章,才下令警察进行调查;而为了调查需要,必须检查电子装置来查看违规者的贴文。很巧的是,这些违规网站与个人的贴文都是支持新加坡民主党候选人徐顺全(Chee Soon Juan)。 阅读更多 »

“打假”不过是个伪命题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4-19

尚穆根有意图的“黑脸”表演,旨在杀鸡儆猴。所以听证会后,是不是弄出个“反假新闻法”,已不重要,重要的信息已然传递,恐惧早已深植国人心中:有孩子也绝对不让他去要研究历史了。当然,也有可能弄出个不汤不水的“反假新闻法”。

尴尬了!柔佛王储日前突然出现某超级市场,为当地居民购物买单,吃到甜头的民众当然高喊万岁。然而也诱发人的贪欲,食髓知味,于是谣言满天飞,到处有小道消息谓:还有第二、第三轮快闪买单。可是,主流媒体为了削足适履、对号入座,报道时“谣言满天飞”舍弃不用,改用“假消息”,因为谣言不曾以“新闻”的形式出席,只以口耳相传,勉强用个还可与“假新闻”呼应的“假消息”。

一些事物深究之下,有时会造成滑稽的效果。比如说要“打假”的话,就要有个权威的“真”来对照,Fact Check Singapore算啥东西?那岂不是要成立一个“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乔治•奥威尔的预言成真),出长该部的高官,必然是个博学通才,同时必须一眼就能辨识出“未知”的真伪。

有人去研究恐怖分子进行袭击的手法,发现这是个“本小利大”的行为,因为无论袭击成功与否,甚至胎死腹中,都会造成“反恐工作”更大的困扰。这就表现在机场通关时所需的检查程序逐年增加,大型群众聚会、民族庆祝年节时维安的繁复。这样一来,又加剧民众对“恐袭”的更多不安,进入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说恐怖分子发动恐袭,不在于要杀多少个人,而在于要加大你心中深植的恐惧。

邻国的“2018反假新闻法”出炉之后,经一番当地的评论文章之后,大家也渐渐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种“打假”其实是意在言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有位记者就写道

反假新闻法案实施之後,官方不见得立即会有动作,反正民众必定会自我审查。除了互相提醒少议论国是,连转贴、点赞亦可能出事,那大家还是安份一点,免得惹祸上身。自我审查严重妨害民间意见交流,但这是人们的自我保护,可见光是通过反假新闻法案,己伤害言论自由。然而,自我审查的确是人们的自发行为,很难怪在官方头上。於是,官方无须任何动作,便己成功压制部份民间言论。

这就让素素联想到覃炳鑫博士的遭遇。尚穆根对覃炳鑫6小时,还有之后找来政府部门对他的抹黑,质疑他的学术资格等,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称他为“挟洋自重”,我想还不如直接安他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这么拙劣的表演,难道冷眼旁观的吃瓜群众都看不出吗?其实就是要你看得出:老子要兴文字狱啦!——效果就请参考上面一段。因为大选可能就在明年,这样的震慑效果在2019大选前的边际效益最大。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