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法律’ Category

【逃犯条例】路透社:香港富豪担心修例 资产转移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成依华    2019-6-14
https://www.hk01.com/【逃犯条例】路透社:香港富豪担心修例 资产转移新加坡

香港政府拟修订《逃犯条例》引发风波,路透社周五(14日)报道,部分香港富豪对修例感到忧虑,开始把自己的资产转移到海外,而新加坡被视为理想之地。

富豪转移超过1亿美元至星州

报道提到一位匿名财务顾问讲述的例子,有一名富豪感到自己成为政治敏感人物,开始把自己在香港花旗银行户口的超过1亿美元资产,转移至新加坡的花旗银行。该顾问指,很多人都把新加坡视为理想的转移资产之地。

报道并访问另一名在国际银行工作的私人银行部门主管称,有客户开始把财产移出香港至星洲,他指“这些不是中国内地客户,而是富有的香港客户。”他指,“他们不能相信林郑月娥或在北京的领袖如此愚蠢,没有意识到带来的经济损害。”

路透社也有再访问3位私人银行职员,他们指有收到客户询问有关修订《逃犯条例》带来的影响,但暂时未见资金外流。

富豪担心资产遭冻结

报道引述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杨艾文指,他对此并不惊讶,因为一旦通过修例,中国内地法院将有可能以某人在内地犯案为由,要求香港法院冻结甚至没收其资产,他称,虽然公众对此讨论并不多,但“这一点当然不会遭到忽略,尤其是对于富豪与他们的法律顾问来说。”

律政司前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大律师张维新之前接受《香港01》访问时指,目前的《刑事互助条例》注明不适用于中国内地,而今次若通过修订,即代表可扩大至内地适用,届时内地指定的疑犯,即使无触犯香港法律,在港资产有可能被冻结。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9 at 12:55 下午

发表在 经济, 法律

Tagged with , , ,

刑法紧箍咒 新加坡LGBT的惆怅与无奈

with 2 comments

中央社/黄自强    2019-5-26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905260015.aspx

新加坡声援同志朋友从2009年起举办“粉红点”活动,倡导包容、多元化及有爱无类,这项集会参与人数逐年增加。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攝 108年5月26日

“非常恭喜!”台湾三读同婚专法,一名星国同志朋友第一时间透过通讯软体,向台湾LGBT祝贺,但言语之间也对星国刑法第377A节条文紧箍咒感到无奈,惆怅之情溢于言表。

新加坡人对刑法第377A节条文是再清楚不过,这是承袭昔日英国殖民时期遗留的法律,把男性同性性行为视为犯罪,如果罪名成立,会判处长达2年刑期。

新加坡虽是东南亚政经发展“小红点”,汇聚东西方文化,充满现代感与活力,但对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者(LGBT)社群态度依然保守。

这座花园城市拥有560万人口,如以比例而论,LGBT社群人数的确不多,称之为弱势族群或许并不为过,但LGBT社群支持者比例逐年攀升,则是不争的事实。

新加坡汇聚东西方文化,充满现代感与活力,虽对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社群态度依然保守,但LGBT社群支持者比例逐年攀升,则是不争的事实。中央社记者黄自强新加坡摄108年5月26日

新加坡声援同志朋友从2009年首度举办“粉红点”(Pink Dot)活动,今年迈入第11年,最主要目的是声援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团体的恋爱自由,倡导包容、多元化及有爱无类。

这项集会参与人数逐年增加,从举办之初的2500人逐年增加到2013年的2万1000人,2014年吸引2万6000人参加,2015年吸引2万8000人参加,自2016年迄今都有LGBT社群与大批支持者参与。 阅读更多 »

原憧憬李光耀口中平等正义 光谱行动前拘留者:被捕时大梦初醒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5-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5/原憧憬李光耀口中平等正义 光谱行动前拘留者:被捕时大梦初醒/

“过去行动党宣传共产分子会破坏我们的国家,但最终我即不是共产主义者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为何我也被捕?”但是当当权者有既得利益需要找你当代罪羔羊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必定可以为你编造个罪名给群众交代。

32年前的5月21日,有16人在清晨时分,在当权者的代号”光谱行动“中,以内安法令未经审讯下被扣留。政府指他们涉及“马克思主义阴谋”,企图颠覆和夺取政权。

被捕者包括天主教义工、社工、大学毕业生和专业人士等。一个月后,又有另外六人落网。逮捕发生后,人权机构、教会、外国政府、国内外个人、媒体等都表达抗议,被扣者亲友也反驳官方指控。

在1988年4月,九名被拘留者发表声明,驳斥政府对他们的指控,并确认他们曾经受到虐待。其中八人在隔天即被重新逮捕。

独立导演苏德祥(Jason Soo),在2015年创作了记录片《1987解开阴谋》(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中,由当年被拘留者娓娓道来当年被拘留的情节,以及他们所遭受的不公待遇。

为让群众紧记当年逮捕事件的黑暗,本地独立影院The Projector在前日重映《1987解开阴谋》纪录片,映后还请了三名前拘留者:刘月玲、陈智成和曾志成,也受邀参与与观众问答,分享那一段苦难经历和对现今时政的观点。

刘月玲表示,年轻时关注社会正义,所以求学时也曾积极参与学生运动,即便踏入社会也仍投身社会工作。她对于近期马芸偷拍事件发表看法,认为打自近年来政府打压校园学生运动后,如今的大学院方就连在对话会应付学生也显得笨拙,即便学生也未能提出有意义的交流。究竟我们的社会怎么了?

“在宪法中保障公民的言论和结社自由,但如今这些权益怎么了?在国会执政党占大多数议席,几乎可以通过任何法律,例如辩称《防假消息法》是为了捍卫民主。”

刘月玲倡议积极的公民参与,不应对社会时事过于被动、也不要轻信政府的宣传。

曾志成则分享,当年的逮捕就是把被拘留者丢在一个脆弱、容易崩溃的情境,让拘留者认罪,即便他们根本没做错事、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者。

有观众询问,是否曾发生让拘留者与九人联合声明相矛盾的事?对此陈智成表示,就在重新被逮捕发生后,未联署声明的拘留者,被请到内政部总部,遭审问有关联合声明的事宜。他被审问了六小时。阅读全文»

李显扬为范国翰支付二万元上诉保证金

leave a comment »

作者:The Independent/Obbana Rajah     译者:新国志    2019-5-22
http://theindependent.sg/lee-hsien-yang-pays-jolovan-whams-20k-security-deposit-in-high-court-appeal/

范国翰在推特上表示,正义并不便宜,他很感激李显扬给予他的财政帮助。

照片:YouTube截图

昨晚深夜时分,社运人士范国翰在推特上透露,李显龙总理的弟弟李显扬为他提供二万元,作为他向高等法庭上诉的保证金。

范国翰去年4月27日被起诉,因为他在脸书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比较新加坡法官和马来西亚法官的独立性。他还提供了一篇文章的链接,标题是《〈当今大马〉对〈反假新闻法〉发起宪法挑战》。

几天后的5月6日,新加坡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在脸书上评论道,“通过指控范国翰诽谤法庭,总检察署只是证实了他所说的是真的。”

昨晚,范国翰在推特上写道:“我的律师告诉我,他们已经把二万元存入检察官的账户,作为诉讼费的担保。这是用来向高等法庭的判决提出上诉,该判决认定我犯有诽谤法庭的罪行。如果我输了,我可能拿不回全部款项。正义并不便宜!”

在不久之后的另一条推文中,他补充说,“幸运的是,总理的弟弟李显扬向我伸出了援手,表示愿意为我支付保证金。我很感激他的慷慨。”

4月29,范国翰被新加坡高等法庭判处5,000元罚款。范国翰也将不能参加下次大选。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2, 2019 at 1:11 下午

历史回顾:1954年5月13日 华校中学生反国民服役和平请愿遭镇压

with 2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9-5-1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5/历史回顾:1954年5月13日 华校中学生反国民服役和平请愿遭镇压/

今日,马来西亚公民社会并没有忘记50年前发生的513事件,有者也前往位于雪兰莪双溪毛糯513罹难者墓园进行公祭,为罹难者默哀,各宗教团体进行宗教仪式。

在我国,1954年的5月13日,在距今65年后的今天,同样是不容忘记的日子。当年一群手无寸铁的华校中学生,在皇家山麓克里门梭道(Clemenceau Avenue)现场,声援八名学生代表会见新加坡总督,提呈表达要求免除18-20岁男学生参与国民服役的请愿书。

功能八号氏族会在脸书专页回顾当年新加坡学运513事件的事迹。当时赴现场支援请愿的,估计有五百至一千名学生。然而后来在镇暴警察以大麻绳、警棍、盾牌和步枪暴力介入时,原本平和的集会被打乱,有许多学生受伤,48人被捕,病被指控阻碍警察办公和拒绝服从疏散指示。

事件发生后,造成更多学生抗议和静坐,迫使中华总商会不得不介入学生和英殖民政府之间调解。经过22日的斗争,殖民政府最终妥协,展延国民服役计划。

在50年代初期因“紧急法令”的氛围下,数以千计的华中学生勇敢引领运动,突破殖民者的“白色恐怖”。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五一三学运之大时代背景

纪念“五一三”

五一三学运的历史意义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3, 2019 at 4:27 下午

包青天情意结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5-12

为何行动党会一步步走向目的论,为了达标而不择手段呢?老鸨认为是“包青天情意结”。自从建党初期,他们决定要穿白衣白裤出席公开场合开始,他们对于“圣贤”境界就开始上瘾了。选举是“选贤与能”,所以他们必定是贤才也是能才。他们做的每一件都是为了“公共利益”,包括内举不避亲;认为怀疑他们动机的人都是喊“狼来了”的坏孩子,有损“公共利益”。

江启东于5月9日发表在《红蚂蚁》的那篇文章《扼制假新闻不等于打压异议 不信者恒不信反映政府危机》,虽然代表的是主流的观点,不过却找到一个很巧妙的切入点,让一些网民能够消受得下——那就是先得骂骂政府。他说:“但是法令通过,政府得到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一片质疑,我只能说,这代表了令人担心的公信力危机。从政府的解释看,法令针对的是假新闻,对政府的批评等异议不受影响,可是人民偏偏不相信。我认为这跟政府‘记录不良’有关,包括自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以来,对付异议分子打压的历史,导致民间普遍怀疑政府任何扩权的动作。”最后还扯到“修复朝野互信是第四代最重要的挑战”云云。

当然,江启东也不忘卖花赞花香:

就事论事地说,政府制定这条法令思考得相当周密,从假新闻的性质开始(传播速度快,因此应对方式也必须快刀斩乱麻——这也引发了国会辩论时“先斩后奏”的讥讽),如何最有效地精准打击(要求信息源头刊登更正,严重的话立即取下,否则面对刑责;传播者没有连带责任),以及补救措施(不服者可以针对部长禁令提出司法复议,而且过程便利、廉宜)。

要是你一时不察,“买了”他的观点,那么接下来你就不得不承认,“民间”之所以反对,皆因意识形态作祟,“防假法”定然是“新病毒”的解药,也是救得了“近火”的近水了。

不过,老娘对江先生倒有两点怀疑:

1、难道江先生对于新加坡之外的一些传媒、人权组织、专家、学者等的评论文章一篇都没看过吗?要是有的话又装作不知,那就更坏了。

2、江先生对于法律的知识,比我这个专靠看美日电视剧学法律的老虔婆还不如。

阅读更多 »

扼制假新闻不等于打压异议 不信者恒不信反映政府危机

with 2 comments

江启东   2019-5-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509-2755

从政府的解释看,法令针对的是假新闻,对政府的批评等异议不受影响,可是人民偏偏不相信。我认为这跟政府“记录不良”有关,包括自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以来,对付异议分子打压的历史,导致民间普遍怀疑政府任何扩权的动作。

新加坡国会昨天通过《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视频截图)

打击假新闻的《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毫无意外在国会三读通过;工人党要求公开记名投票,也毫无意外地呈现朝野对立的结果。

法令最大的吊诡,是几乎没有人不承认,散播速度如野火的网络假新闻,容易对社会造成重大伤害,特别是恶意挑起种族、宗教仇恨情绪的虚假信息,因此必须立法对付。但是,法令却引发在野党、学术界、新闻界,甚至贩夫走卒的担忧和反对。我在咖啡店听到的普遍反应都是:今后不可以乱讲话了。

(欧新社)

但这显然都是对法令的误解。就事论事地说,政府制定这条法令思考得相当周密,从假新闻的性质开始(传播速度快,因此应对方式也必须快刀斩乱麻——这也引发了国会辩论时“先斩后奏”的讥讽),如何最有效地精准打击(要求信息源头刊登更正,严重的话立即取下,否则面对刑责;传播者没有连带责任),以及补救措施(不服者可以针对部长禁令提出司法复议,而且过程便利、廉宜)。

情绪上的担忧跟政府“记录不良”有关

至今,我所听到的反对意见,更多是情绪上的担忧(寒蝉效应、钳制言论自由),很少看到深思熟虑的理性反驳。但是上至学术鸿儒,下至市井小民,无不本能地对法令出现抗拒心理,甚至把法令同大选前布局的联想和阴谋论都出来了。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从旁观者的角度,当然容易批评;但是政府是必须负起维护社会良好秩序责任的,而假新闻的破坏力已经是路人皆知,不可能毫不作为,坐以待毙。但是法令通过,政府得到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一片质疑,我只能说,这代表了令人担心的公信力危机。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