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法律’ Category

国际特赦:新加坡死刑改革有瑕疵

leave a comment »

中央广播电台      2017-10-11
http://www.rti.org.tw/m/news/detail/?recordId=373428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今天(11日)表示,新加坡虽然已对动用死刑作出改革,但仍有瑕疵,有些犯下涉及毒品行为较轻的人,请求宽大处理,却依然被送上死刑台。

在受到人权团体多年来的指责之后,新加坡在2013年修改法条,放宽对若干贩毒和谋杀案件的“唯一死刑”判决,让法官可以有裁量权的判处“附鞭刑的无期徒刑”或“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在一份最新的报告中,承认新加坡被送上死刑台的人数已经减少,但仍表示,在法庭可以展现较多宽大精神的情况下,依然判处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的死刑问题顾问桑乔治(Chiara Sangiorgio)表示,新加坡2013年实施的改革,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让某些人避开了死刑;但在关键部分,他们从一开始就有瑕疵。

桑乔治举例说,运送毒品者虽然在调查中与当局有实质性的合作,仍然会被法官判处无期徒刑。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2, 2017 at 7:25 下午

发表在 法律, 人权

Tagged with , ,

【少年林俊辉涉嫌非礼后坠楼案】家属网上筹款 计划起诉教育部及警察部队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0-12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012-sg-benjamin-lim-crowdfund/3853108.html

涉嫌非礼女童后坠楼的14岁男生林俊辉。(照片:Give.asia)

本地14岁男生林俊辉涉嫌非礼女童后坠楼的案件发生至今已超过一年半,林俊辉的家属现在计划起诉教育部和新加坡警察部队,并正通过众筹网站筹集律师费。

林俊辉的家属在众筹网站Give.asia写道,他们“希望为林俊辉讨回公道”。他们表示,已经聘请一名律师并为案件筹集了约1万5000元。不过他们相信案件非常棘手,最终费用可能高达数十万元,因此希望寻求公众的支持。

“我们收到意见,指这起案件提出了许多令人困扰的问题,例如学校在照顾学生上的义务,以及警方所应给予公众的照顾等。因此我们促请那些关注事件的市民支持我们。”

众筹活动的筹款目标是20万元,目前筹得约1900元。

事件回顾

林俊辉是在去年1月26日坠楼身亡。他因涉嫌非礼一名11岁的女生,而从学校被带到警局接受问话。他下午回到家后就坠楼身亡。

这起事件在我国引起了广泛关注。民众对校方和警方在处理未成年人罪案时所采取的程序,提出许多疑问。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2, 2017 at 7:18 下午

那年花开月正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8

陈清木说,这个“咨询总检察署”的说法既然由总理提出的,就不该由律政部长来回答。目前的闪躲策略,大概内阁和二丑们都一样,都当没事发生,大家闷声大发财,留待时间沉淀,你又奈我何?在野党议员质疑政府诚信,原来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么神奇。

【那】人为了2017年的民选总统大费周章,竟来修宪!总理公署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结果弄出了个空前绝后的保留制选举。目的就是为了让身为“华人”的陈清木,连选都没得选。老实说,选个权力都被架空的所谓“民选总统”照说是小菜一碟,退一百步说,要是真的让陈医生选上了,难道整个内阁斗不过一个小总统?加上行动党占国会绝大多数,要弹劾或者罢免不过是弹指间事。从另一方面讲,陈清木以前是他们“家己人”,有可能选前一个样,选后又是另一个样呢?怕什么小……

【年】中以后,哈莉玛的族裔牵扯出问题,父亲原来是个印族穆斯林。可是今天我们才知道原来她是不是马来人,也是个政治决定,要遵循“教父原则”——老大说了算。果不其然,9月13如期中选,民间开始流行一段顺口溜:

华族选民不高兴,因为陈清木没得选。

马来选民不高兴,因为为他们选出一个印度总统。

印族选民不高兴,因为把他们的人叫做马来总统。

全民不高兴,因为9月23没放假。

【花】了22万,哈莉玛什么都没做就当选了。她所定制总值19万8000多元的竞选宣传材料,包括1万多张海报、200个布条、以及T恤、徽章和雨伞,最后还需花1800元把这些东西烧掉。当然你可以说:这是无法避免的。然而就民主程序来说,这些钱就花得不值得。民主程序有得到贯彻吗?民众的抉择政府有尊重吗?

【开】罪了所有选民,所为何事?当然就是为了私利。最好笑的是,这个“九人宪法委员会”也够好玩的,竟定出一个五届没人当选就保留给那个种族的游戏规则,Why!? 根据素素的妇人之见,大概这“九人宪法委员会”也要做好人,让2017年的总统选举不会是个“种族选举”年,六年后那已是别人家的事了(就像建议部长加薪,总理总是避嫌,自个不加薪N年)。可惜那人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有功夫等五届?于是就动用自己的公权力。把四届硬拗成像五届;那!就是那人不够聪明的地方,因为“九人”报告书必须得到总理公署的接纳,工作才算完成。只要继续不接纳,直到他们悟出其中的真谛(就像当年吕德耀前后两次不接纳公共交通理事会的建议,让他们回去再议,因为两次都没提到加车资),他们自然就会把五届改成四届,让他们做不了君子。到时就两手干净,不会授人以柄了。 阅读更多 »

首任民选总统是谁?林瑞莲质疑政府诚信

with 2 comments

柏克乙      2017-10-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04-522

“主权在国会”符合新加坡的宪政精神,也是强有力的论据。只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修宪辩论时不强调这一点就好?政府拿出“听取总检察署建议”的说法,会让国人产生决定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个法律定义问题的印象。

(谢静怡制图)

我一个从事房地产中介的朋友喜欢引述业内的一句谚语: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misrepresentation,意思是警告经纪别为了完成交易而信口开河,最终因为陈述不实而惹上官非。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在国会提出名为《从黄金辉总统或王鼎昌总统算起,是政策决定还是法律问题?》的休会动议,引发她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之间的激辩,让我想起了这句话。

林瑞莲:政府称“听取总检察署意见”有误导国会和国人之嫌

林瑞莲质疑人民行动党政府在推动民选总统保留选举机制的修宪辩论时,有误导国会和国人之嫌。她表示,李显龙总理在解释为何首任民选总统从没有被国人投票选出的黄金辉算起,而不是由第一次选举所选出的王鼎昌时,提到了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从黄金辉任期算起。但是,当在2011年参加总统选举的候选人陈清木入禀最高法院,挑战政府把黄金辉作为首任民选总统,因而得以在2017年总统选举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合法性时,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却在庭上表示“总检察长无权告诉政府应从什么时候算起”,而总检察署的建议也与案件“无关”。

她指出,既然哈里古玛在法庭上明确表示,“总检察长无权告诉政府应从什么时候算起”,而总检察署的建议也与案件“无关”,那么政府在国会修宪辩论时,所提到的“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以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具有误导性的。换言之,首任民选总统到底是黄金辉还是王鼎昌,根本就不是貌似具有客观意义的法律定义,而是充满主观认定的政治决定。

尚穆根:主权在国会国会才有权决定谁是首任民选总统

尚穆根强烈反对林瑞莲的指责,极力表明“主权在国会”的立场,也就是说只有国会才有权力决定到底谁才是首任民选总统,连法庭也同意这个立场,所以才判决陈清木败诉。既然“主权在国会”,总检察署的建议当然也就无关紧要了;政府咨询总检察长听取意见,只是要确保没有任何违法的问题。尚穆根还刻意引述李显龙总理当时对国会的陈述,来总结他对林瑞莲的反驳:“我们听取了(taken) 总检察长的意见。我们将从第一个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总统算起,换言之,是黄金辉总统。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到了第五届民选总统了。我们也必须定义迄今为止所有民选总统的种族身份。这实际上不存在疑问,但作为法律问题,我们必须做出定义。”

修宪辩论时为何不强调“主权在国会”?

“主权在国会”符合新加坡的宪政精神,也是强有力的论据。只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修宪辩论时不强调这一点就好?政府拿出“听取总检察署建议”的说法,会让国人产生决定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个法律定义问题的印象。事实是国会多数党组织政府,国会的决定也就是政府的决定,所以这是个主观的政治判断。况且,总检察长到底具体建议了什么,建议书至今还没有向国人公布。

尽管法庭已经就陈清木起诉案判政府胜诉,林瑞莲的休会动议所引发的辩论,恐怕会继续在司法以外的社会舆论延烧。在司法上,“主权在国会”不容挑战,但在政治上,政府在表明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时所给的陈述是否有不尽不实之嫌,或许就见仁见智了。阅读全文»

批李光耀少年余澎杉在美国获释 新加坡网民眼不见为净?

with one comment

BBC中文网       2017-9-27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1410397

余澎杉从芝加哥一处移民部门拘留设施获释后对记者展露笑容。(图片版权 Reuters)

美国芝加哥一个移民事务法庭驳回联邦政府反对给与新加坡博主余澎杉(Amos Yee)政治庇护的上诉,当庭释放余澎杉。

18岁的余澎杉在2015年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后发表批评李光耀与新加坡政治的视频与博客文章,两度被当地法院判罪。

他在去年12月抵达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今年3月获得批准,但因美国国土安全部提出上诉而一直被收押。

美国移民上诉委员会上周裁定维持下级法院裁决,批准余澎杉的政治庇护,余澎杉在星期二(9月26日)获释。

余澎杉步出芝加哥的移民羁留设施后对媒体表示,他感到“喜出望外”。据美联社报道,他还表示已有计划发表新的视频,内容主要是批判新加坡政府,而且有可能“扩展我的作品(内容)到美国政治之上”。

余澎杉并在其Facebook上载一张与一名支持者合影的照片,宣示他已经是一位“自由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7, 2017 at 8:57 下午

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获美庇护 高喊:自由人

leave a comment »

新头壳/洪翠莲     2017-9-27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09-27/98920

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左)获得美国联邦法院认可政治庇护,开心在脸书宣布:“我是自由人!” (图:翻摄余澎杉脸书)

曾经因为上传李光耀的讽刺影片,遭到新加坡2度判刑入狱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Amos Yee),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再度获得通过。美国联邦移民上诉法院26日维持芝加哥移民法院法官的原判,向余澎杉提供庇护,裁决后不久,余澎杉即获移民当局释放,有了庇护身分,他将有资格在1年内申请绿卡。

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2015年3月逝世后不久,余澎杉上传1份嘲讽影片到Youtube,内容涉及批评、嘲讽李光耀,新加坡政府4月便以“伤害他人宗教或种族情感”、“发放猥亵物品”及“滋扰”等罪名,将他拘捕。开庭期间,余澎杉还受到路人甩巴掌攻击,法庭甚至将他拘禁在精神病院,最后判决他4个星期的徒刑。

2016年9月,新加坡当局再度以“冒犯基督徒及穆斯林宗教情感”等罪名,判处余澎杉6个星期的徒刑,服刑期间,他在狱中遭到殴打。直到去年12月16日,余澎杉前往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余澎杉抵达美国寻求庇护后,遭到移民当局扣留至今。

芝加哥移民法庭3月24日裁定,余澎杉因其政治言论在星国受到政治迫害,准许给他政治庇护。美国移民法庭法官柯尔(Samuel Cole)裁定,新加坡当局对于余澎杉的追诉、拘禁以及虐待,构成对其政治意见的迫害,证据显示,新加坡当局对余澎杉的诉究,目的是要叫他闭嘴不要批评政府。柯尔并将余澎杉定位为“少年政治异议人士”。

不过芝加哥法院的裁定,并未受到美国国土部的认同,因此向联邦法院提起上诉。外电报导,美联邦法院26日裁定,维持芝加哥法院的判决,移民上诉委员会认定,余澎杉在返回新加坡时将受到迫害,是“有根据的恐惧”。

现年18岁的余澎杉在获得庇护后,随即获释,打包离开芝加哥市郊的坎基卡县监狱。他向美联社记者表示,感到很荒诞,未来打算继续制作有关新加坡以及可能涉及美国的政治短片。他也在脸书兴奋宣布:“Amos Yee is now a free man!(余澎杉是自由人)”

律师格罗斯曼(Sandra Grossman)表示,余澎杉有了庇护身分,将有资格在1年内申请绿卡,居留在美国。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7, 2017 at 10:16 上午

停止骚扰和平维权人士——无理调查烛光晚会侵犯人权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 (Human Rights Watch)     2017-9-7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7/09/07/308683

普拉巴嘉兰的母亲等家属在樟宜监狱围墙外举行烛光晚会的视频截图,2017年7月13日。(©2017 The Online Citizen SG)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新加坡当局应撤销查办2017年7月在樟宜监狱墙外举行的反死刑烛光晚会。政府应停止骚扰倡议废除死刑的维权人士,尊重意见表达与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

7月13日,马来西亚公民普拉巴嘉兰(S. Prabagaran)预定处决前夕,一小群民众在樟宜监狱墙外集合,陪同死囚家人举办烛光晚会。15分钟内,警方抵达现场并没收腊烛和挂在围墙上的普拉巴嘉兰相片。不过,警方告诉现场民众,只要不再点燃腊烛,他们可以不必离开

六个星期后,前述晚会参加者收到新加坡警察部队(SPF)发出的书面通知,以未经许可举行集会违反《公共秩序法》为由,传唤他们9月7日接受讯问。相关维权人士同时被限制出境。

新加坡对公众集会的严苛限制再次成为侵犯人民和平抗议权的工具。

——费尔・罗柏森
亚洲区副主任

“新加坡政府似乎为一场声援死囚家属的和平烛光晚会感到不安,”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新加坡对公众集会的严苛限制再次成为侵犯人民和平抗议权的工具。”

新加坡《公共秩序法》规定,在公共场所举行或邀请公众参加的任何“公益性(cause-related)”集会都必须向警方申请许可。未经许可而发起或参与抗议活动,即使过程平和且未扰乱公共秩序,均属刑事犯罪。依照国际法,集会自由是一种权利而非特权,不应要求事前获当局许可。没有人应该为了发起或参加和平集会而背负刑责,这是公认的道理。

被传唤到警局接受讯问者包括:韩莉颖(Kirsten Han),记者兼反死刑组织“我们相信第二次机会(We Believe in Second Chances)”成员;许渊臣(Terry Xu),新闻入口网站“线上公民(The Online Citizen)”编辑;范国瀚(Jolovan Wham),移住劳工权利倡导者;以及导演苏德祥(Jason Soo),其新片纪录1987年22名维权人士被依新加坡《内部安全法》逮捕的案件。这些维权人士收到的传唤通知并未注明限制出境,但许渊臣于9月6日准备通过兀兰关卡前往马来西亚时却遭警方拦下,事后警方证实所有因本案受传唤人士在接受讯问甚至侦查终结前均遭限制出境。

“迟来的刑事侦查和限制出境都可看出,当局蓄意针对任何胆敢和平批评政府的人士进行骚扰,”罗柏森说。“新加坡政府必须停止这种莫须有的犯罪调查,承认和平抗议是民主程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应修改《公共秩序法》,尊重集会自由权。”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