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法律’ Category

直击新加坡政府严法管理红灯区 完善政策管理情色,赌博业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4, 2018 at 8:55 下午

新加坡封杀TV Box盗版节目

with one comment

新!时代媒体     2018-11-26
https://news.thelcpress.com/2018/11/新加坡封杀TV Box盗版节目/

近年来电视机顶盒TV Box已经成为很多人收看节目的首选,只需一次的安装费用,就能永久的免费收看各国电视节目直播、体育节目直播、以及各种电影等等。基于价格便宜而且能收看的节目太多,因此也受到民众的欢迎。

但这些电视机顶盒却因为盗版的节目,而在多国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注意和封杀!例如新加坡的法庭就在11月份时下令,该国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必须阻止访问那些安装在TV Box上的非法应用程序。

在新加坡多家电视巨头联合状告法庭,起诉电视盒零售商侵犯版权后,新加坡高庭已经下令,要新加坡的网络服务供应商,封锁电视盒应用程序去串流和下载侵犯版权的电影、电视节目和运动直播频道。

不过民众也不必太担心,因为其实新加坡高庭并不是直接下令封锁TV Box,而是仅限于那些在TV Box上提供盗版电影、体育直播等等非法APP。无论如何,这将导致用户以后无法在机顶盒上观看这些没有授权的体育节目直播等等节目。

其实新加坡并不是第一个做出相关判决的国家,澳洲联邦法院于今年9月也曾经颁令全国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封锁非法电视盒讯号,阻止以非法电视盒转播未经过授权的电视节目。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6, 2018 at 2:19 下午

从负面的雇佣关系谈雇佣(修正)法案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8-11-23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8/11/employment-act.html

职场众生相

数年前在林厝港的农场行行走走,某位业主语重深长地说,像林厝港这样的“边疆”,员工都不愿意来工作,加上政府过多的雇佣条例,对雇主绊手绊脚。其实政府只需要照顾好雇主,雇主自然会照顾好工人,让工人好吃好住。

对这位小型企业家,我相信这番话是肺腑之言。像这样跟员工将心比心的雇主大有人在,但您相信这番话能够放诸四海吗?

我觉得一样米养百样人,就像手有正反两面一样,归纳起来就是雇主有好坏之分。

现在谈这些,好像回到资本家压迫员工,劳动人民团结起来的马克思《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大放异彩的年代。无可否认,当今的大机构有一套现代化管理哲学,雇佣关系人性化多了,不过还是发生过特别的个案,例如2012年底的SMRT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占了新加坡约70%劳动市场的小型企业亦未必追得上时代。

工友必须自己组织起来,争取劳工福利的上世纪50年代。摄于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技术转型、经济前景不明朗、业绩不理想、工作表现差劲、劳工税起价等都成为那些不负责任的雇主“顺理成章”的口头禅,减薪、冻结薪金、解雇或强迫员工离职的手法,这是我当过数年的小型企业项目顾问时所见过的负面现象。说是负面,那是因为员工看着老板一方面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来牟利,调动资金添置房地产等,另一方面却申诉经济停滞、前景堪忧,只可能更糟糕。

所接触过的小型企业中,有些是人力部的常客。这类雇主不合理对待员工,受到投诉后,最大的谈判武器就是一纸合约。对每一名员工,雇主都只给不超过两年的合约,合约条规以公司政策为主导,至于公司政策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公司为了保障自己的最大利益,一旦从同行那儿学到新伎俩,就会马上修改合约内容,在合约有效期间强制员工签下修订版。

这些本地员工与客工都缺乏相关常识,也很需要一份入息,当他们听闻新加坡有所谓的雇佣法令,提出来要求澄清的时候,雇主就会板起脸孔,解释说公司不完全跟雇佣法令,而是融合了公司政策来制定合约。若是再追问下去,就是没有回头路了。

有时候雇主为了应付积压下来的作业,以两年的合约方式聘请员工,面试时不说真话,只表示若表现良好,可以转换成长期聘约等。到了第三个月,雇主便摆起另一副嘴脸,找个理由来中止合约,最终在僵持的气氛中丑陋收场。这种每三个月换临时员工的做法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承担雇佣法令的责任,另一方面是为了不要让对方知道太多公司的秘密。

不良雇主操纵雇佣关系

合约员工不局限于小型企业。相比之下,一般大型企业聘请契约员工的心态不同,不至于在员工对雇佣法懵懵懂懂的情况下,出法宝来“吃”员工。

这类雇佣合约通常不超过两年,那是因为公司对较长远的运作没有什么把握。对于那些处心积虑的雇主而言,这也是避免卷入裁员赔偿的考量之一。

雇佣法令第45条:裁员赔偿(Payment of retrenchment benefit):

45. No employee who has been in continuous service with an employer for less than 2 years shall be entitled to any retrenchment benefit on his dismissal on the ground of redundancy or by reason of any reorganisation of the employer’s profession, business, trade or work.

员工持续工作超过两年,可获得裁员赔偿,不论裁员的原因是基于人手过剩、改组或行业转型。

至于雇佣法令所规定的7至14天年假和医药福利等,最常见的是玩文字游戏,第一年只能申请无薪假期。这些雇主强调所谓的“annual”,就是做满一年,“annual leave need to be earned”,年假及病假都必须以一年的劳动力来赚取。雇佣法令只是规定工作满一年可享用至少七天假期,但并没有明文指示工作少过一年可以获得有薪年假。

雇佣法令第43条:常年假期(Annual leave):

43.—(1) An employee who has served an employer for a period of not less than 3 months shall be entitled to paid annual leave of 7 days in respect of the first 12 months of continuous service with the same employer and an additional one day’s paid annual leave for every subsequent 12 months of continuous service with the same employer subject to a maximum of 14 days of such leave which shall be in addition to the rest days, holidays and sick leave to which the employee is entitled under sections 36,88 and 89, respectively.

员工工作不少过三个月,可获得第一年7天的有薪年假,每工作12个月可获得多一天有薪年假,最多可达14天。年假跟休息日(第36条)、公共假期(第88条)和病假(第89条)必须分开计算。

雇佣法令第89条列明公司必须承认雇主指定的医生为员工开的病假,医药费由雇主负责。一些小型企业表示公司政策不含医药福利,因为有些雇员为了取得病假,不想上班就装病,增加公司的营运成本。有些小型企业则实行医疗费用分担制,小数额按比例对分,若超出某个数额,余款由雇员自己承担。我曾经质疑这种做法的合理性,某雇主表示第89条只适用于公司医生或政府医生,若公司让员工自由选择医生,那就必须“礼尚往来”,各让一步。

雇佣法令第89条:病假(Sick leave):

89.—(1) Any employee who has served an employer for a period of not less than 6 months shall, after examination at the expense of the employer by a medical practitioner appointed by the employer or a medical officer, be entitled to such paid sick leave, as may be certified by the medical practitioner or medical officer, not exceeding in the aggregate —

(a) if no hospitalisation is necessary,14 days in each year; or

(b) if hospitalisation is necessary, the lesser of the following:

(i) 60 days in each year;

(ii) the aggregate of 14 days plus the number of days on which he is hospitalised.

任何员工为雇主工作超过6个月,可享用由雇主付费的公司医生或政府医生所开的病假,以一年14天为限。若有住院,则以60天为限。

今天的社会文明多了,但雇员还是必须面对这种走法律漏洞,毫无人情味的雇主。

在现实生活中观察了社会进程,倒使我想起清末华工出洋的大时代。设身处地想一想,一两个世纪前的猪仔(契约华工)目不识丁,不晓得自己签下了什么合约,便漂洋过海到东南亚、大洋洲、南非、北美洲和南美洲各地。当时并没有雇佣法令来保障这些形同奴隶的员工的权益,有冤无处诉的委屈可想而知。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3, 2018 at 6:23 下午

《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仍在警局接受调查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11-20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11/《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仍在警局接受调查/

律师张素兰质疑警方的调查有欠妥当,因为如果是涉及诽谤,为何需要动用五名警员,到其住处充公电脑设备?而且长时间拘留许渊臣二人?而不是直接把他们提控上庭?

今早,五名警员到《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Terry Xu)住处,充公其台式电脑、手机和笔记型电脑等电子设备,致使本社英语网站至今无法更新。

警方是根据投报,指其中一篇由Willy Sum撰写的文章“The take away from Seah Kian Ping’s Facebook post”,严重指控政府高层涉及贪腐,而援引《刑事程序法》第21条(1)针对刑事诽谤罪展开调查。

截至目前为止,许渊臣仍在警察总部广东民大厦接受调查,至今仍未获释。支持者仍在警局外等候许渊臣。

维权律师张素兰担忧,许渊臣可能被警方连续审问,依法可以48小时把许渊臣拘留在警局协助调查。

警方传召许渊臣到警局,后者也在今天下午3时20分报到。张素兰在脸书贴文指出,有关调查涉及一封读者分享的信件,含有涉嫌诽谤“高层人士”的内容。有关文章目前也已从网站移除。和许渊臣一起接受调查的则是上述文章的作者。

然而,张素兰质疑警方的调查有欠妥当,因为如果是涉及诽谤,为何需要动用五名警员,到其住处充公电脑设备?而且长时间拘留许渊臣二人?而不是直接把他们提控上庭?

她指责警方行为形同把警力浪费在调查诽谤罪行,而不是去应对真正危险的罪案。“应该让名誉受损的人士,自己在民事法庭澄清声誉。”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0, 2018 at 11:52 下午

网络公民网站遭警方调查

leave a comment »

新国志     2018-11-20

新加坡时事评论网站《网络公民》(The Online Citizen) 今天在脸书上宣布该网站将暂时停止更新。这是因为网站使用的所有电子设备被新加坡警察扣押。警方是以调查涉嫌触犯刑事诽谤罪为由,根据《刑事程序法》第21(1)条采取这项行动。

这些设备,包括台式电脑、移动设备和笔记本电脑,是今天早上在五名警察在场的情况下,在网站负责人许渊臣 (Terry Xu) 的住所被扣押。由于调查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有结果,设备归还的日期目前还未确定。

许渊臣也被传召今天下午三点到广东民路警局接受问话。

据说涉案的是一篇刊登在《网络公民》,但过后撤下的文章。

警方的调查可能是新加坡政府在下届大选来临之际收紧言论空间而采取的行动之一。新加坡下一届大选最迟必须在2021年1月举行。但一般人预料大选会提前在明年或后年举行。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0, 2018 at 2:17 下午

新加坡政府要求撤“假”消息 脸书拒绝

with one comment

中央广播电台     2018-11-10
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01817

新加坡政府要求脸书(Facebook)撤下一篇“虚假又恶毒”的网路文章,遭到脸书拒绝。(AFP)

路透社报导,新加坡政府要求脸书(Facebook)撤下一篇“虚假又恶毒”的网路文章,遭到脸书拒绝。星国律政部因此回应,这凸显有必要引进法律来杜绝假新闻。

新加坡央行9日表示,一名人在澳洲的独立部落客撰写网路文章,指新加坡数家银行与马来西亚的国家投资基金“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有关,央行已报警处理。

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则指出,他们认定文章所在网站States Times Review刊登不法内容,星国网路服务供应商已依指示,封锁星国连线该网站。根据声明:“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评估,这篇文章破坏民众对新加坡政府诚信的信心,基于公共利益令人难以接受。”

脸书上目前仍可看到该网站的文章。

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今天又另外发布声明,指他们已要求脸书撤下贴文,但“脸书表明不会答应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的要求”。脸书则并未回应路透社的置评要求。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0, 2018 at 9:19 下午

解决新加坡的“选择性迫害综合症”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11-1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336014379868290&set=a.652436438226091&type=3&theater

新加坡的政治和司法系统是否已经患了选择性迫害综合症(Selective Prosecution Syndrome, SPS)呢?

什么是选择性迫害呢?

如果5名黑人和15名白人共20人因偷窃被捕,但只有黑人被起诉,这就是选择性的提控。

因为根据肤色而起诉是有选择性的,这等于种族歧视,并且是选择某一种族进行迫害。同样的道理,如果只挑选出某一政治群组来起诉,这就是选择性的迫害。当这一做法制度化后,这国家便是患上了SPS这种疾病。

以下任何一种都是这令人衰弱的政治疾病的症状:

A. 反对党成员经常因轻微违法而被起诉。

B. 犯了类似或更严重罪行的执政党成员却豁免被起诉。

在健全的司法制度下,怀疑受到选择性迫害的辩方可以向法庭申请撤销滥用司法程序的提控。如果想成功的话,辩方必须说服法官下令控方及其他相关的机构去发掘类似违法行为是如何处理的证据。相关的机关在发掘过程中必须就如何决定进行提控,以及类似的违法行为最终没有遭提控提供详细的文件和电子线索。

最近在邻国发现了治疗这种绝症的方法。治疗的处方便是大量的”马来西亚精简版的人民委托药丸”。

这个药丸包含下列成份:

反对党联合阵线同有政治觉悟的非官方组织、社会活动者、进步知识分子、有政治觉悟的进步社交媒体及意志坚定的人民紧密合作,再加上一份共同求变的宣言。

如果不对症下药,病患必然死亡。

注:

想知道SPS在新加坡爆发的证据,阅读千层糕(Kueh-lapis.github.io)的《工人党领导人有多坏》

图表由千层蛋糕提供。蓝色代表由工人党管理下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 2018 at 3:2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