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社会课题’ Category

低智商女被虐死 究竟是谁的错?

leave a comment »

张丽苹    2017-12-1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201-879

余玉莲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如果我们不再把自己当“旁观者”或“路人”,能够多关注身边的亲朋戚友同事甚至是邻居和路人,在对方有需要时及时主动伸出援手,或许就不会轻易再看到另一个“余玉莲”。

死者余玉莲(中)和男被告潘和全与女被告陈惠珍。(谢静怡制图)

“男被告潘和全(38岁,货仓管理)被判坐牢14年,鞭打14下。”

“女被告陈惠珍(33岁,家庭主妇)被判坐牢16年半。”

震惊全新加坡的“恐怖夫妻施虐案”,今天在高庭做出最后判决。

被告陈惠珍与丈夫潘和全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但是智商较低的余玉莲(26岁),无情地施加长达8个月的虐打。以房客身份居住在男女被告家中的余玉莲始终把他俩当姐姐和姐夫看待,被虐时从不反抗也不懂举报,最后被拳打脚踢虐打成遍体鳞伤致死。

虐打过程极为残忍

呈上庭的法医报告显示,死者臀部被虐打得几乎体无完肤现出无数个水泡,最大的直径7.5公分,破裂后渗出的血水必须贴上卫生巾来止血。上半身12根肋骨骨折、7节脊椎骨骨折、胃部破裂。

过世前,死者全身上下都是瘀青,而且被打成尿失禁,巨大的痛楚使她无法坐立。臀部因血肉模糊也让她无法穿上裤子,只能围上毛巾。

她在2015年4月13日凌晨2时20分至6时20分之间,躺在尿湿的床褥上逝世,离开人世时毫无尊严可言,衣不蔽体赤裸着下半身。

资料来源:《联合晚报》(谢静怡制图)

死因是急性脂肪栓。严重的虐打导致她的皮肤、脂肪与肌肉层脱离,皮下脂肪组织分解后流入血液和肺部里,导致血液无法为肺部供氧,最后心脏和肺部衰竭死亡。

这起手段凶残的虐打致死案,就连高庭法官符晓平宣判时也措辞严厉地说:“这是一起骇人听闻的案件,两名被告用极为残忍、毫无人性的手法虐待他人,最终导致她身亡。”

法官还说,这对夫妇一点忏悔的意愿都没有。“受害者是一名无助且低智商的受害者。她信任他俩、将他们当成家人。他们却滥用了她的信任。死者在死前处境非常可怜,但是即使看到死者受苦,陈惠珍和潘和全都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

新加坡人民的头号公敌

男女被告的母亲今早也正式向死者家人和公众道歉。男被告母亲通过义务代表律师陈俊良说:“我儿子已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希望获得公众的理解和原谅。她也说,她们全家正面对巨大的压力。在今早出庭之前,她还听到陈俊良律师跟她的儿子和媳妇说,他们“现在是新加坡人民的头号公敌”。

被告家人代为道歉

女被告陈惠珍的母亲(现年60多岁)则发简讯给《联合晚报》写道:”我是惠珍的母亲,在此我向死者家属、诸位公众人士,因过去我女儿女婿严重伤人导致死亡的大错,和造成你们的心灵不安,深表愧疚,请你们宽恕。希望他们从这件事上得到的是心灵上的省知,凡事不以浮躁和冲动的心对待事物,无论任何问题都能化解,这才是最重要的关键。也恳请大家别为难办此案的法官、主控官以及律师们,引发对他们的指责,请给予尊重与相信他们的公平裁判,感谢大家。惠珍母亲敬拜。”

《联合晚报》也报道说,陈惠珍的大哥今早在庭外受访时代妹妹向死者家人和公众致以深切的歉意。他说,兄妹四人的童年过得不好,但不想多说,只想强调本案与家庭背景无关。“虽然童年过得不好,这并不能让妹妹的做法变得合理。无论如何,这一切都过去了。”

他还说,自己之前曾听说部分案情,但也跟公众一样,到了被告认罪时才知道案情。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3, 2017 at 11:27 上午

“老有所养”如果是“吃自己”的意思 这太刻薄了

with one comment

任千里     2017-11-28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28-829

老人家如果需要工作才能温饱,这一点都不是经济学家口中“没有免费午餐”的现实诠释,而是政治人物“优雅社会”承诺的破产。

(联合晚报)

已经不止三五次,而是近年来越来越多回,直接或间接听到/读到外国朋友提起新加坡老人家的处境。这些朋友或是前来旅行,短暂停留,或是在本地留学、进修、工作,停留较久的时间。

一般来说,那个画面是这样的:满头灰白的老太太脚步蹒跚推着手推车,在人挤人的食阁里,将餐桌上的碗碟堆起来,再稍显吃力地端起托盘走开;或者将碗碟一个个放进推车,将一块油腻腻的擦布往桌子上抹过去,再吃力地推着手推车走去下一张桌子。另外的画面可能是,商场或办公大楼角落的厕所里,穿着制服的老先生或老太太,疲惫着身躯走出洗得干干净净的厕所,准备收工。

类似情景不仅出现在商场、住宅区的咖啡店,甚至机场和高级办公楼也能看见。

拾纸皮的老人家多是自愿?

两年多前,有部长根据不知怎么得来的所谓调查,说出拾纸皮的老人家多是自愿、当做运动那样的话,引起网民一片挞伐,觉得他不近人情也不食人间烟火,不了解老人家的困境。

老人家拾纸皮贩卖的现象确实存在,很难想象如果不愁温饱,会有几个人为了锻炼身体而在太阳下干这种事。

(联合晚报)

我组屋区内过去有个不算老的妇女,行动不便,却经常要推着手推车拾纸皮,佝偻的背部透露的是体力的负荷,当下就令人联想到朱自清爸爸吃力爬上火车月台的身影。偶尔夜间回家,还会看到她独自坐在楼梯间吃面包,那就是她卖完或收完纸皮后的晚餐。你若问起,她一定说吃不下,“这样就够了”。很多老人家都有不同的病痛,养病或照顾健康都来不及,把这当“运动”等同自虐。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30, 2017 at 3:23 下午

有外籍劳工常光顾滨海湾金沙赌场 欠下大笔赌债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6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06-sg-foreign-workers-gambling/3875828.html

外籍劳工结束了一夜的赌博后,到滨海步道休息,等待地铁服务早晨开始(照片:Justin Kor)

本地有外籍劳工被披露经常光顾滨海湾金沙的赌场,染上赌瘾。有外籍劳工在两年内赌输1万5000元,相等于他十个月的薪水。也有外籍劳工甚至向大耳窿借钱,欠下大笔赌债。

据《南华早报》报道,每逢星期五和星期六晚上大约10点,滨海湾金沙的赌场就会迎来多批外籍劳工。他们一般上都会沉浸在两个游戏中——骰宝(Sic Bo)和轮盘(Russian roulette),一待就是到隔天凌晨。

外籍劳工进赌场门槛低 无须缴入门费

尽管赌场指明赌客必须符合“正式休闲”(smart casual)的穿着,但这些外籍劳工就算穿着短裤和凉鞋,还是能自由地出入。他们也无需缴付任何的赌场入门费。

我国政府在2010年决定开设两家赌场时,阐明主要的顾客群将是旅客,而且指出赌场将带来投资和就业机会。为了避免新加坡人和永久居民落入赌博陷阱,政府规定,国人和永久居民每次入场都要支付100元,只限待24小时,或是必须每年支付2000元的会员费。外籍人士无需支付入场费。

外籍劳工光顾滨海湾金沙赌场(照片:Justin Kor)

外籍劳工免费进入赌场后,通常都会先一边静观其他赌客赌博,一边享用赌场所提供的免费饮料,包括咖啡、茶、美禄和矿泉水。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开始掏出口袋里的钱下注。例如,在骰宝的赌桌上,他们会从较小的数额赌起,但他们的口袋里其实装满了50元钞票,准备下大注。

而在电子轮盘的赌桌上,另一批外籍劳工舒适地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地直视屏幕,选择自己的幸运号码。

11年前从印度飘洋过海来新工作的Chaki(32岁),就是一名轮盘迷。他每两个星期都会到滨海湾金沙的赌场一次,而他在当晚是同八名友人光顾赌场。尽管他声称34是他的“幸运号码”,但他当晚还是输掉了所有钱。

“我今天输了190元,现在只是在等朋友结束赌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9, 2017 at 9:21 下午

全国青年理事会为擅自采用戏剧盒戏目表示歉意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9-8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907-sg-nyc/3820522.html

郭庆亮指出,全国青年理事会剧场不仅没有加入包容不同文化背景及多元化的元素,反而看似是在延续偏见及歧视。

戏剧盒(照片:The Drama Box/Matthew Wong)

戏剧盒指责全国青年理事会在近日所举办的剧目中抄袭该公司《一堂课》的概念,对此全国青年理事会总裁蔡大卫通过社交媒体向戏剧盒道歉,并强调他们非常尊重戏剧盒以及其搭档为艺术界的付出。针对蔡大卫的道歉贴文,戏剧盒艺术总监郭庆亮也给予回应,表示对这起事件的发生感到非常失望,并违反了《一堂课》(The Lesson)的创作初衷。

全国青年理事会星期四(1日)举办了剧场,因而促使戏剧盒发现剧目的结构与该剧团近日所举办的的《一堂课》非常相似。

戏剧盒艺术总监郭庆亮通过Facebook贴文表示,全国青年理事会并没有在举办剧场之前,向戏剧盒商讨或通知他们打算在活动中采用《一堂课》的结构。郭庆亮进一步说,他们是在节目结束后,才被告知这件事。

针对这起事件,全国青年理事会总裁蔡大卫通过Facebook向戏剧盒表示歉意,写道,“我是在不久前才获知这件事,因此我想为我的团队对《一堂课》的不尊重,表示抱歉。我们非常尊重戏剧盒以及其搭档为艺术界所呈现的优秀作品,并且在与本地青少年交流讨论较为复杂课题的方面上,仍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8, 2017 at 12:00 下午

VWO 改名为哪桩?

leave a comment »

老妈教会我的事      2017-7-23
http://blog.omy.sg/mingde/2017/07/23/VWO 改名为哪桩?/

有时需要改的不是名字本身, 而是附加在名字的误解和偏见。

VWO,

好名字!

“什么?!又要闹改名?!”

这是同业社工前辈的普遍反应。近几年每到NCSS(国家福利理事会,下称福理会)的年会,改名的议题总会再次被提起,我们这些差点“被改名”者其实都觉得“不知所谓”。

本地的慈善福利团体一般被称为“志愿福利机构”(Voluntary Welfare Organisation, VWO), 也有称为“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 NGO)或“非牟利机构”(Not-for-Profit Organisation, NPO)。自从我“出道”以来,尝试“正名“的呼吁始终没有间断;从”社区服务机构“(Social Service Organisation, SSO),到“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甚至也有更酷更潮的“Social Service Tribes”(社会服务“群落”)都有。

那为什么“正名”了几十年,VWO 的原名依然不动如山呢?以我的愚见,约定俗成的名称自有其历史渊源和底气,能经得起“篡改风波”的自然有其自强不息的生命力。

那些要“干掉”VWO 的主要原因有两点:“Voluntary”(志愿)给人一种“义务义工”的感觉,不符合社会服务“专业化”的形象。而“welfare”则是“政治不正确”的代罪羊,新加坡一向来都致力于撇清“我们不是福利国”,因而“福利”就沾上了负面的标签。“志愿福利机构”即负面又不专业,因此改名的倡议就一直存在了。

这使我想起“社会工作者”Social Worker,似乎也是拥有相似的“原罪”:给人一种不专业,只是慈善义务工作性质。因此也有倡议为“社工”正名:Social Engineer(社会工程师),Social Doctor(社会医生)等等。但至今Social Worker 的称谓还是“屹立不倒”。倒是随着这些年的公众教育,大家对社工的理解程度提高了,也都知道社工不是义工而是专业。阅读全文»

新加坡式抗争 不让外国人参与Pink Dot负隅顽抗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新加坡式抗争 不让外国人参与Pink Dot负隅顽抗

7月1日,香港有数以万计市民上街游行,原来在新加坡,当天也有上万人集会。在香港,发起七一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呼吁港人穿黑衣上街,向访港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抗议;在新加坡,集会主办方号召公众身穿粉红色上衣,支持“有爱无类”,出席他们一年一度举办的“Pink Dot”集会。集会一如以往在芳林公园举行,洋溢欢腾气氛。不同的是,由于新加坡政府的各种举措,今年的公园外围架设了严密的围栏,Pink Dot不但禁止外国人参与,也禁止外国公司赞助。

今年7月1日,数千新加坡民众参加同性恋权利游行,支持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平等权益。(VCG)

不少港人也听过Pink Dot,这个源于新加坡的活动经本港学者John Erni(陈锦荣)引入香港并于2014年首次在港举办,主张性别多元共融。不过,今年的新加坡Pink Dot与过去有些不同,一道围栏沿着集会场地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外围架起,围栏之间设有7个安全检查站,由多达60名保安及警察驻守,并逐一检查进场人士的袋及身份证。只有新加坡人可以参与集会,警方一律禁止外国人进场。

今年Pink Dot集会的演讲嘉宾之一韩俐颖,她本身是一名自由新闻工作者,也积极参与社运。(受访者提供)

Pink Dot并非摆明车马的“抗议”

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Kirsten Han)是今年Pink Dot集会的演讲嘉宾之一,她接受《香港01》访问,分享她对Pink Dot的想法。她指出,在新加坡,大型公众集会及示威都是非常罕见,而Pink Dot是新加坡人拥有的每年最大型的一次集会。香港人可能会视之为新加坡人温柔的抗争,然而到目前为止,主办方都不会人说Pink Dot是一种“抗议”或“示威”,而是“庆祝”、“野餐”,为了“爱的自由”(freedom to love)聚集起来的活动。韩俐颖认为这对新加坡人更易“入口”,因有些人很可能因为太过“政治化”或太像抗议而不参与一些活动。 阅读更多 »

习惯性标签 选择性包容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早报/吴新慧(副总编辑)    2017-6-25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625-773938

南大作为高等学府,校园里的一切若真选择只限英文,对语言是一种怎样的姿态,向国内外师生释放的又是怎样的信息?为何会闹出食阁与超市业者的招牌只限英文,甚至是食阁摊主续约条件的风波,是校方需要对内外解释清楚的。

在泰国清迈的古城区游走,心里不免要问:因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而禁足韩国的中国游客,莫非都到清迈来了。

不仅街上和各饮食店、商店都有中国观光客,各店面和各式服务基本上都附有中文说明,一些还贴上“可用支付宝”或中国旅游搜寻网站的介绍。这和我五六年前到清迈的景观全然不同。

上网查找资料,这股“中国热”并非来自抵制“萨德”的效应。去年,泰国媒体和中国媒体都曾报道,近年到清迈旅游的中国游客每年达80万人次左右,约占当地外国游客总人次的30%;清迈官方还预计,2016年中国游客将突破80万至100万人次。

此外,随着直飞清迈的中国游客数量不断增加,从2011年的6万3000多人剧涨到2014年的42万1100多人,古城区作为当地热门旅游景区,区里的中文说明与中文招牌林立、不少服务人员都中英语皆通,就是一种自然催生的经济生态了。

市场力量驱动的作息和行为,不必过于解读和标签化为中国经济崛起的文化侵蚀现象,城市管理者当然更不必介入,要商家把中文招牌给拆了。语言和种族宗教一样,最忌标签化和政治化。这不只是在国与国之间,也在国内社会本身。

南洋理工大学传出校园里的食阁和超市被禁用中文招牌和餐牌,无论是否真是“一场误会”或是事出必有因,都令人错愕与百思不解。事件也反映了新加坡建国至今50多年,社会里仍有对华文华语的运用过度解读与标签化的现象。

华文作为新加坡华族间的沟通语言,或对母族语言文化的爱好与传承,应是自然和无可厚非的。如果市场力量驱动的语文选择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世界各地的基础服务设施和商家,也都在增添多语言的服务,本地摊贩或商家基于语言习惯和服务对象的需要使用中文招牌和说明,没理由会成为一种校方需要介入与规范的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6, 2017 at 1:3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