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社会课题’ Category

电影《疯狂亚洲富豪》展现的是真实新加坡吗?

leave a comment »

关键评论/吴象元 2018-4-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4474

有报导称这部电影为“给新加坡的一封情书”,毕竟它包括东南亚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如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饭店、滨海湾花园和鱼尾狮。

改编自关凯文(Kevin Kwan)畅销小说的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预告片最近发布,剧情描述新加坡富豪之子尼克,带着美国华裔女友瑞秋(由吴恬敏饰演)回乡参加好友婚礼所引发的一连串故事,而片中画面也引起“是否为真实的新加坡”的讨论。


《疯狂亚洲富豪》预告片

关凯文为出生新加坡的美国作者,他于星国接受教育直到11岁移民美国,其作品背景大多设定在亚洲,而《疯狂亚洲富豪》是其成名作,和《中国富女友》(China Rich Girlfriend)、《富人问题一箩筐》(Rich People Problems: A Novel)为三部曲。

报导称这部电影为“给新加坡的一封情书”,毕竟它包括东南亚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如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饭店、滨海湾花园和鱼尾狮,然而评论者表示,片中从男主角朋友到酒会客人,都是华人面孔,但事实上新加坡是亚洲最多民族的国家之一,拥有四种官方语言和大量移民:华人占其人口的74%,其次为马来人(13%)和印度人(9%),而预告片中唯一出现的非华人面孔,是替主角开门的两位泊车小弟。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 2018 at 2:51 下午

国大新学年逐步推行无现金校园计划 学生认为缺包容性发动请愿书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4-17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417-sg-nus-cashless/4005926.html

国大硕士生魏愫萱(左)和朋友李思汉(照片:吴俍㬕)

新加坡国立大学将在新学年分阶段推行无现金校园计划,校内所有零售店和饮食店将只提供无现金交易。有国大学生表示不满,认为同时提供现金付款和无现金交易会更适合,并在网上发动请愿书,要求国大提出实行措施的理据,吁请校方在校内进行调查收集各方意见。

新加坡国立大学(NUS)昨天向全校学生和职员发电邮指,在2018到2019年的新学年,将分阶段让国大成为一个无现金校园。

电邮内容提到,在新学年,校内的零售店和食堂内的饮食店,将只提供无现金交易。为确保大家有足够的时间作调整,并为不熟悉以NETS QR码付款的人士提供援助,无现金校园的计划将分阶段进行。校方也表示,将从今年6月起,校园内也能以易通卡(EZ-Link)和万捷通卡(FlashPay)进行无现金付款。

电邮内容也提到,此措施将有助学校推行其他有利校园生活的计划,如在教室或办公室内预订食物等。

国大文学暨社会科学院硕士班学生魏愫萱在Facebook转发该则电邮,并表示对国大此举感到失望与不满。她已致函校方表达看法,并在Facebook公开信函内容。

她在信函中强调,无现金付款并不是一件完全负面的事,而她乐见现在校园内很多食堂有无现金的选项,也给学生带来便利。不过,要把国大完全变成无现金校园就要正视一些问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7, 2018 at 10:45 下午

同志的孕味:代孕争议的新加坡“家庭价值”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8-3-2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960384

新加坡重视家庭价值的集体主义社会,看似给同志运动开了一条岔路,得以从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为了国家的方式,来诉求同志家长的法律地位。然而事实上,这个国家却无法不去面对自己对“理想家庭”的想象——不涉及商业化的自然怀孕。在服膺集体价值的过程中,难免消灭了拥有对家庭不同想象的人们,他们追寻的个人权利。

同志运动意外地在这个以集体主义为依归的岛屿国家,找到了一条道路——以国家之名、以...

同志运动意外地在这个以集体主义为依归的岛屿国家,找到了一条道路——以国家之名、以家庭之名。图为2017年新加坡的LGBT活动“Pink Dot”。图/欧新社

新加坡早前因为一对同志伴侣的收养声请案,引发“代理孕母合法化”的争论,且登上多家国际媒体。同志运动也意外地在这个以集体主义为依归的岛屿国家,找到了一条道路——以国家之名、以家庭之名。

同性恋在新加坡不是一个能被广泛接受的存在。由英国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刑事法》337A中,将男性间的性交视为犯罪,就算男性在家中与同性发生性行为,仍然可以求处最高两年的有期徒刑。尽管李家前后任统治者都曾表达对同性恋族群的“同情”,但官方不想冒险修法触怒保守族群与相关团体。为了“大局”着想,“男性间性行为除罪化”并未进入执政党的政治议程,只是暂时不执行此法。

甚至,新加坡从2009年开始举办的“粉红点”(Pink Dot)性别平权运动,也在去年首次遭当局盯上,禁止任何外国人到新加坡唯一可以合法集会的场所——芳林公园——参与或旁观注1。但星国政府料想不到,越是禁止,越是引出更多默默支持LGBT族群的本地人,当天大家不仅到场挤爆集会现场,更高唱新加坡国歌《Majulah Singapura》(前进吧!新加坡)。许多公众人物,如歌手向洋(Nathan Hartono)亦到场演说支持,等于是给政府打了响亮的一巴掌。

看起来,同志运动似乎又向前迈进一步。

《粉红点2017》


《满月酒》登上星国大银幕

我们也应该随着时代而进步,否则会被淘汰。

2015年台湾导演郑伯昱的电影《满月酒》(Baby Steps),意外通过了新加坡的电影审查。在过去,像是蔡依林的《不一样又怎样》、张惠妹的《彩虹》,都曾因同志题材或意象遭禁,如今讲述台湾与美国男同志伴侣寻求代理孕母的《满月酒》,却破天荒的得以在新加坡放映。

该电影中由归亚蕾所饰的台湾母亲,起初无法接受儿子的同志身分,更深信美国人生孩子的方式,有违华人传统养胎、安胎、做月子等对胎儿有利的“孕文化”;但随着儿子的坚持以及与洋婿的交流,归亚蕾的心房渐渐打开,一同踏上这个为儿子找寻代理孕母的旅程。


《满月酒》的新加坡版预告

《满月酒》充斥着新加坡严格审查制度向来不会放行的元素。但按照星方审查委员提供给发行商的说法,归亚蕾动人的演技演活了母亲的心态转变,彰显了母职在亚洲社会中的重要性,让男同志议题中的亲情,以非常感人的方式呈现出来。因此,他们认为这是一部强调“家庭价值”的亲情电影,而不是颠覆家庭价值的男同志电影。 阅读更多 »

谁了解新加坡贫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黄子明    2018-2-20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12219

新加坡一般的观念里,“适者生存”就是社会的硬道理,人穷就代表志气穷,怨不了谁。至于打工薪水是否太低,是否被“剥削”,家境不好又如何限制年轻一代的出路,并不是大家都习惯公开讨论的议题。一些“非主流”的群体,如单身妈妈的困境,更是大家往往避而不谈的。

新加坡在全世界的发达国家与地区当中,贫富差距最为厉害,大约仅次于香港。2016年新加坡的基尼系数仍高达0.458,但如何才能够证明,新加坡的确需要改革呢?

本地社会学家张优远在新近出版的《社会不平等之面面观》(This Is What Inequality Looks Like)一书中指出,由于国家未设定贫困线标准,究竟新加坡有多少穷人,也很难具体地说。2016年的统计显示,最高百分之十的家庭人均收入是最低百分之十的二十三倍,前者为新币1万2773元,后者为543元。

新加坡无疑有些被忽略的群体,而且随着经济环境不稳定,越来越多人觉得生活没保障。但由于新加坡惯性地认为贫穷是个人生产力的问题,不是社会运作机制的问题,要呼吁国家改革就很不容易。

“适者生存”是硬道理

谈起所访问过的低收入家庭,张优远副教授在书里说,有时不禁联想起童年放假到马来西亚亲戚家居住的情景:虽说地方小,睡觉要铺床褥,冲凉也要煮开水,但又有一种愿意放慢生活步伐来聊天,那种亲切的人情味。

但不少新加坡人似乎对一房或二房式的租户总有些刻板印象和偏见,除了警方常到那里巡逻以外,一般爱说他们喜欢分期付款,买大屏幕电视等奢侈品,总之就是不懂得量入为出(其实很多是人家捐来的,或者是二手货)。外界大概没考虑到的是,虽然这些组屋都有自来水、电源等等,不算是贫民窟,但居住环境的卫生条件不比别处,娱乐方式也不多,而贫困本身也有各种因素。 阅读更多 »

为什么这对同志伴侣无法领养自己的孩子?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陈炜斯 (Yvette Tan)     2018-1-22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2771848

熠熠生辉的新加坡完全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但一个父亲收养他孩子的挣扎过程表明了现代价值观与传统家庭观念之间的对抗。

诺埃尔(Noel)的父母是结婚十年的同志夫妻。(图片版权PA)

这对双亲听到他的第一个声音,是一声响亮的啼哭。经过六小时的分娩,诺埃尔(Noel)在美国一家医院顺利出生。他的生母是代孕母亲,由两位满怀希望的父亲委托代孕。

这对双亲为诺埃尔切断脐带,相拥而泣;给诺埃尔喂第一瓶牛奶,建立亲情;后来又骄傲地把他带回新加坡,开始了新生活。

从那时起,诺埃尔的生活就像新加坡同龄人一样典型。除了在新加坡法律下,他是一个私生子,这个状态可能会影响他的一生。

诺埃尔的双亲詹姆斯和肖恩是同志夫妻,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年才决定要孩子。为了保护孩子的身份,所有涉及的人名已被改变。

他们考虑过收养,但有亲身经历的人告诉他们,同性恋男子被允许收养孩子的事例很少见。虽然单身男子可以收养男孩,但他们不想以个人身份申请,也不想在收养过程中隐瞒双方的关系。所以他们想到代孕。

詹姆斯和肖恩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想要孩子的意愿越来越强烈”。(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在新加坡,代孕是非法的。这对双亲决定前往美国,因为很多伴侣之前也这样做。他们通过代理,挑选了一个别人捐献的卵子,通过体外受精(IVF)方式让卵子与詹姆斯的精子结合受精。

他们为代孕付了20万美元(约144,300英镑)。9个月后他们飞回美国,目睹了孩子的出生。詹姆斯对BBC说:“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感觉真是太超现实了。” “我们充满了爱和欢乐,突然觉得我们的生活有更多的意义。”他说:“当时不知道有任何禁止海外代孕的现行法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5, 2018 at 8:58 下午

新春将至,牛车水挂上“保家卫国”,红蚂蚁祝福“税增国强”

with one comment

卢凌之     2018-1-24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124-1101

“新年新气象,祝你在新的一年种族和谐、居安思危、安邦定国、保家卫国!”

今年牛车水农历新年的贺词装饰,因“居安思危”“保家卫国”等标语的出现,引起热议。(张丽苹摄)

试想在农历新年期间听到这样的祝福:“新年新气象,祝你在新的一年种族和谐、居安思危、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你会傻眼,还是觉得说出这番话的人华语没学好?

还有三周就迎来狗年,新年气氛浓厚的牛车水已经张灯结彩,准备迎接世界各地的访客。与往年有别,今年牛车水的装饰吸引了特别多的关注。除了以狗为主题的灯笼被批长相不喜庆像狼狗,悬挂的传统新年贺词也遭热议。

20180124-zhong zu he xie and Chinatown.jpg

“福星高照”紧跟“种族和谐”。(张丽苹摄)

红蚂蚁特意爬去桥南路看个究竟。“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吉祥如意”“大吉大利”这类连华语不好的人都会背的必备贺词自不用多说,今年更出现了“安居乐业”“团结奋进”“尊老爱幼”等非传统四字标语,夹杂在常见的祝福语之间,看着有些突兀。

最教人讶异的是,“居安思危”“种族和谐”“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也成了灯饰的一部分。是不是错把国庆日和过年弄反了?将学校公民教育课的内容搬到了大坡?还是回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就拿“居安思危”来说吧,意思是“处在安乐的环境中,要想到可能有的危险。指要提高警惕,防止祸患。”虽然今年大年除夕(2月15日)正好是全面防卫日,但叫人边过年庆祝边心理防卫,真真一刻也不能松懈啊!

在一片质疑声中,主办方出来解释了。负责这次牛车水新年装饰亮灯仪式的惹兰勿刹集选区议员梁莉莉医生告诉媒体,团队为符合今年“凝聚力”及“和谐”主题,才使用这些成语。牛车水农历新年庆祝活动筹委会主席陈祖坤则表示,这些“非喜庆”的祝语都是刻意安排的,与我国全面推行”全民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契合。

20180124-bao jia wei guo (last one).jpg

“保家卫国”被放在一众贺词的最后。(张丽苹摄)

红蚂蚁爬遍世界各地的唐人街,都没见过此等贺词。听了主办方解释,看来是我少见多怪,没有体谅官方为提升人民应对恐袭能力,抓紧一切机会引导公众的良苦用心。

既然今年是狗年,那么为了将功补过,红蚂蚁就顺着官方的思路,根据我国过去一年的社会经济情况,想出六个“非喜庆类新年标语”,和“居安思危”“种族和谐”“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一起凑成“十犬(全)十美”。(按首字拼音顺序排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4, 2018 at 9:08 下午

门当户对,物以类聚:阶级分化了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8-1-2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8/01/is-there-class-divide-in-singapore.html

政府尝试解释精英不问出身,但大家都明白,虽然精英的家庭背景不同,但都来自“名校”。王瑞杰当教育部长时,说每间学校都是好学校,人民只是一笑置之。近年来我参观了一些学校,可以肯定地说,名校的硬体设施与学习环境都比邻里学校优异得多。精英与农民的阶级分野在踏入中学门槛那一刻已经形成。

方以类聚,物以群分

在大中华区行行走走,不难发现门当户对的老建筑。“门当”俗称门墩,有方圆之分,方形为文官,象征砚台;圆形为武官,象征战鼓。“户对”是嵌在门楣上的一对六角形的装饰,户对的大小与官品大小成正比。有门当的住宅,必须有户对,这是建筑学的和谐观。

建筑学上的“门当户对”

将“门当户对”引申到日常生活上,根据百度的解释,门当是门第的概念,挣钱的门道相当,才能落户成亲。恋爱事小,只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则事大,牵涉到至少两个家庭。如果大家有相近的生活习惯,对事物的看法相近,两家人才会有更多共同语言,相处起来从容自在。

何谓物以类聚?根据百度的解释,“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出自《战国策•齐策三》《周易•系辞上》,比喻同类的东西常聚在一起,志同道合的人相聚成群。物以类聚是门当户对、志同道合的统称。

门当户对反映了人类社会对阶级的态度,物以类聚是人类与动物社会的常态。

阶级之分无处不在,我懂事以来,殖民地官员与平民,富人与穷人,老板与工人,上司与下属,男人和女人,皇帝与臣民,英校生与华校生,社会就是这样阴阳互现,各自寻找一方寸土,寻找和谐之道。走投无路,别无选择时,不惜通过斗争来换取和平。

小学时代的回忆:贫富的分化

40多年前,我在小学念书的时候,领教过因贫富所引起的阶级分化的滋味。小五的时候,一位从香港移民到新加坡的同学邀请我们三人到他的武吉知马的洋房打乒乓。屋子气势雄伟,放了张乒乓桌还绰绰有余。吃过晚饭后,同学的父母开车送我们回家。第一位是住在马里士他一带的唱片制作公司的小少东,再偏僻都拐到住家门口。接下来是我,过后才是第三位住在Mohamed Sultan Road的同学。他们执意要送我到家门口,知道了我的住处后,竟然耍起脾气,冲过两个交界才停下车来。

下午班放学后已经六点多,天色渐暗。碰到滂沱大雨,我只好在学校的骑楼下避雨。开车的老师走过,见到唱片行的少东在骑楼下等车,刻意走过来嘘寒问暖。“星唛”白色汽车来到校门口,还撑着伞送少东上车,跟他的父母挥手后才离开,对于我则只瞟了一眼就开车走了。

回忆起这些经历不是因为负面情绪,而是当时从作家老师那儿学到富在深山有远亲,先敬罗衣后敬人。似懂非懂的小心灵,咀嚼个中滋味,竟然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

青少年时代的回忆:语文的分化

1970年代的新加坡有华英校之分。当时我在裕廊的台湾投资的台隆造纸厂工作了将近半年筹学费,所做的是蓝领工作。同期打工的,有数名来自华义和东林工艺中学的华校生,来自女皇镇和立道中学的英校生,以及一对已经在那儿工作了一段日子的印籍母女。那位叫做Benjamin的英校生的英语非常动听,以对中文一窍不通而引以为豪。Benjamin就自己英文一流而以老大自居,发号施令,引起大家的不满,集体向人事部投诉。或许是台湾厂的关系,这位“老大”隔天就不见踪影了。

离开台湾厂,进入当年的新加坡工艺学院(如今的新加坡理工学院),英文环境成为许多华校生的苦差,我也不例外。班上的英校生来自传统贵族学校和现在所说的邻里中学。来自邻里中学的较能接受华校生,通过Singlish和方言沟通,逐渐打成一片。来自贵族学校的,一般上有自己的小圈子,对旁人顶多点点头。久而久之(其实也没多久),分化的局面已经成型。

后来我才了解到语文造成的阶级分化是普遍的社会现象,这些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过客只不过是社会的折视镜。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3, 2018 at 10:30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