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社会课题’ Category

全国青年理事会为擅自采用戏剧盒戏目表示歉意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9-8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907-sg-nyc/3820522.html

郭庆亮指出,全国青年理事会剧场不仅没有加入包容不同文化背景及多元化的元素,反而看似是在延续偏见及歧视。

戏剧盒(照片:The Drama Box/Matthew Wong)

戏剧盒指责全国青年理事会在近日所举办的剧目中抄袭该公司《一堂课》的概念,对此全国青年理事会总裁蔡大卫通过社交媒体向戏剧盒道歉,并强调他们非常尊重戏剧盒以及其搭档为艺术界的付出。针对蔡大卫的道歉贴文,戏剧盒艺术总监郭庆亮也给予回应,表示对这起事件的发生感到非常失望,并违反了《一堂课》(The Lesson)的创作初衷。

全国青年理事会星期四(1日)举办了剧场,因而促使戏剧盒发现剧目的结构与该剧团近日所举办的的《一堂课》非常相似。

戏剧盒艺术总监郭庆亮通过Facebook贴文表示,全国青年理事会并没有在举办剧场之前,向戏剧盒商讨或通知他们打算在活动中采用《一堂课》的结构。郭庆亮进一步说,他们是在节目结束后,才被告知这件事。

针对这起事件,全国青年理事会总裁蔡大卫通过Facebook向戏剧盒表示歉意,写道,“我是在不久前才获知这件事,因此我想为我的团队对《一堂课》的不尊重,表示抱歉。我们非常尊重戏剧盒以及其搭档为艺术界所呈现的优秀作品,并且在与本地青少年交流讨论较为复杂课题的方面上,仍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8, 2017 at 12:00 下午

VWO 改名为哪桩?

leave a comment »

老妈教会我的事      2017-7-23
http://blog.omy.sg/mingde/2017/07/23/VWO 改名为哪桩?/

有时需要改的不是名字本身, 而是附加在名字的误解和偏见。

VWO,

好名字!

“什么?!又要闹改名?!”

这是同业社工前辈的普遍反应。近几年每到NCSS(国家福利理事会,下称福理会)的年会,改名的议题总会再次被提起,我们这些差点“被改名”者其实都觉得“不知所谓”。

本地的慈善福利团体一般被称为“志愿福利机构”(Voluntary Welfare Organisation, VWO), 也有称为“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sation, NGO)或“非牟利机构”(Not-for-Profit Organisation, NPO)。自从我“出道”以来,尝试“正名“的呼吁始终没有间断;从”社区服务机构“(Social Service Organisation, SSO),到“社会企业”(Social Enterprise),甚至也有更酷更潮的“Social Service Tribes”(社会服务“群落”)都有。

那为什么“正名”了几十年,VWO 的原名依然不动如山呢?以我的愚见,约定俗成的名称自有其历史渊源和底气,能经得起“篡改风波”的自然有其自强不息的生命力。

那些要“干掉”VWO 的主要原因有两点:“Voluntary”(志愿)给人一种“义务义工”的感觉,不符合社会服务“专业化”的形象。而“welfare”则是“政治不正确”的代罪羊,新加坡一向来都致力于撇清“我们不是福利国”,因而“福利”就沾上了负面的标签。“志愿福利机构”即负面又不专业,因此改名的倡议就一直存在了。

这使我想起“社会工作者”Social Worker,似乎也是拥有相似的“原罪”:给人一种不专业,只是慈善义务工作性质。因此也有倡议为“社工”正名:Social Engineer(社会工程师),Social Doctor(社会医生)等等。但至今Social Worker 的称谓还是“屹立不倒”。倒是随着这些年的公众教育,大家对社工的理解程度提高了,也都知道社工不是义工而是专业。阅读全文»

新加坡式抗争 不让外国人参与Pink Dot负隅顽抗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新加坡式抗争 不让外国人参与Pink Dot负隅顽抗

7月1日,香港有数以万计市民上街游行,原来在新加坡,当天也有上万人集会。在香港,发起七一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呼吁港人穿黑衣上街,向访港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抗议;在新加坡,集会主办方号召公众身穿粉红色上衣,支持“有爱无类”,出席他们一年一度举办的“Pink Dot”集会。集会一如以往在芳林公园举行,洋溢欢腾气氛。不同的是,由于新加坡政府的各种举措,今年的公园外围架设了严密的围栏,Pink Dot不但禁止外国人参与,也禁止外国公司赞助。

今年7月1日,数千新加坡民众参加同性恋权利游行,支持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平等权益。(VCG)

不少港人也听过Pink Dot,这个源于新加坡的活动经本港学者John Erni(陈锦荣)引入香港并于2014年首次在港举办,主张性别多元共融。不过,今年的新加坡Pink Dot与过去有些不同,一道围栏沿着集会场地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外围架起,围栏之间设有7个安全检查站,由多达60名保安及警察驻守,并逐一检查进场人士的袋及身份证。只有新加坡人可以参与集会,警方一律禁止外国人进场。

今年Pink Dot集会的演讲嘉宾之一韩俐颖,她本身是一名自由新闻工作者,也积极参与社运。(受访者提供)

Pink Dot并非摆明车马的“抗议”

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Kirsten Han)是今年Pink Dot集会的演讲嘉宾之一,她接受《香港01》访问,分享她对Pink Dot的想法。她指出,在新加坡,大型公众集会及示威都是非常罕见,而Pink Dot是新加坡人拥有的每年最大型的一次集会。香港人可能会视之为新加坡人温柔的抗争,然而到目前为止,主办方都不会人说Pink Dot是一种“抗议”或“示威”,而是“庆祝”、“野餐”,为了“爱的自由”(freedom to love)聚集起来的活动。韩俐颖认为这对新加坡人更易“入口”,因有些人很可能因为太过“政治化”或太像抗议而不参与一些活动。 阅读更多 »

习惯性标签 选择性包容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早报/吴新慧(副总编辑)    2017-6-25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625-773938

南大作为高等学府,校园里的一切若真选择只限英文,对语言是一种怎样的姿态,向国内外师生释放的又是怎样的信息?为何会闹出食阁与超市业者的招牌只限英文,甚至是食阁摊主续约条件的风波,是校方需要对内外解释清楚的。

在泰国清迈的古城区游走,心里不免要问:因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而禁足韩国的中国游客,莫非都到清迈来了。

不仅街上和各饮食店、商店都有中国观光客,各店面和各式服务基本上都附有中文说明,一些还贴上“可用支付宝”或中国旅游搜寻网站的介绍。这和我五六年前到清迈的景观全然不同。

上网查找资料,这股“中国热”并非来自抵制“萨德”的效应。去年,泰国媒体和中国媒体都曾报道,近年到清迈旅游的中国游客每年达80万人次左右,约占当地外国游客总人次的30%;清迈官方还预计,2016年中国游客将突破80万至100万人次。

此外,随着直飞清迈的中国游客数量不断增加,从2011年的6万3000多人剧涨到2014年的42万1100多人,古城区作为当地热门旅游景区,区里的中文说明与中文招牌林立、不少服务人员都中英语皆通,就是一种自然催生的经济生态了。

市场力量驱动的作息和行为,不必过于解读和标签化为中国经济崛起的文化侵蚀现象,城市管理者当然更不必介入,要商家把中文招牌给拆了。语言和种族宗教一样,最忌标签化和政治化。这不只是在国与国之间,也在国内社会本身。

南洋理工大学传出校园里的食阁和超市被禁用中文招牌和餐牌,无论是否真是“一场误会”或是事出必有因,都令人错愕与百思不解。事件也反映了新加坡建国至今50多年,社会里仍有对华文华语的运用过度解读与标签化的现象。

华文作为新加坡华族间的沟通语言,或对母族语言文化的爱好与传承,应是自然和无可厚非的。如果市场力量驱动的语文选择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世界各地的基础服务设施和商家,也都在增添多语言的服务,本地摊贩或商家基于语言习惯和服务对象的需要使用中文招牌和说明,没理由会成为一种校方需要介入与规范的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6, 2017 at 1:36 下午

新加坡人想象中的“印度人”:梁智强新电影爆出的种族争议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6-21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37706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或许《新兵正传4》的试镜风波,仅只是这个政策溃败的冰山一角而已。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以《小孩不笨》闻名台湾的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其最新作品《新兵正传4》日前被爆出,在遴选演员时出现“种族歧视”。在当事人于脸书上贴出亲身经历后,数日间引爆新加坡社会舆论。

5月27日,根据新加坡籍的印度裔演员巴尔加瓦(Shrey Bhargava)的指控,他试镜的角色,是一个使用“Singlish口语、有着新加坡腔的军人”,但却被试镜导演要求要表现得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a full blown Indian man)。巴尔加瓦不满地对试镜导演说“不是所有在新加坡的印度人都说得一口浓厚的印度腔”。他的不满却换来如此的回应:

但那就是我们想要的,而且要做得好笑一点。

巴尔加瓦在脸书上表示,过程中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种族被简化成口音,并且只因为那样“比较好笑”。

电影中“象征少数”:当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

根据《新4》张贴于5月20日的试镜公告,制作单位希望征选五个角色:两位一男一女的军官,皆要华人;三个阿兵哥,其中两个是华人(一个要求是帅哥),另一个印度人或马来人皆可。

电影公司的征选要求不难理解,新加坡的主流电影(基本上就是指梁智强的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token minorities)的问题。“象征少数”指的是电影中“刻意”呈现出来的“少数族群”,如少数种族、少数语言、性少数等等。这种刻意的呈现,能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也能达成几个目的,例如:让制片方免于被少数族群批评(不会被批评都用主流群体)、让电影能不带羞耻地去开少数族群的玩笑(因为是透过少数族群自己的嘴巴)。

《新4》试镜公告的要求,再次凸显了“象征少数”带来的问题:制片单位要的只是一个少数族群,至于是马来人或印度人,都不是重点;而且既然已经砸了钱聘请少数种族当演员,那么,要让这笔钱砸得更值得的话——这个人要好笑。

在《少数族群在新加坡电影中形象》一文中,作者Kenneth Tan 观察到,马来人在电影中常以“滑稽”、“前现代”(原始)、“超自然”(迷信)的形象出现,而印度人是“不可理喻”、“可怕的”,或者用来展现“漫画式的喜剧效果”。在梁智强执导的《钱不够用》中,家属冲到加护病房中找病危的华人老太太,掀开棉被,却出现一个满脸胡须的印度男子遗体。Kenneth批评,找错病床的举动对于电影叙事本身,没有明确的意义,印度胡渣男大体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荒谬的笑料。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阅读更多 »

感恩!南洋理工大学现在又允许食物用华文名了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yongxuhuanwenmingle/

昨天,南洋理工大学要求North Spine 的Canteen A 将所有招牌更换为英文、删除中文字的消息一时激起千层浪,不仅摊主不解,学生无语,连吃瓜群众都觉得瓜要掉了:亚洲第一学府这是闹哪样?!

在昨天,NTU回复媒体询问时说,英语才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食阁运营者使用英文提供服务和信息,才能方便大家理解。

可能是引起的反弹过大,今天NTU居然发了新回应: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摊位是可以使用双语招牌的。

而NTU副教务长郭建文教授也出面回应:南大向大家保证,所有食阁的招牌可以使用华文,只要同样的信息也用英文展示。同时,他也提到校内会展开调查,寻找消息来源。

然而,NTU校内的食阁摊主可不认为这是一场“误会”:除了这次被要求整改招牌的North Spine食堂之外,NTU里至少还有两家食堂(包括Canteen 2),招牌已经全部改为纯英文!

这家面馆的所有菜品名称,都已经被要求换成了英文,然而,“Biang Biang Noodle”、“Rou Saozi”、“Su Saozi”、“Hui Ma Shi”……真的比中文要“国际化”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47 下午

亚洲第一学府NTU,居然容不下学校食阁用中文?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ntushigebuyongzhongwen/

最近,南洋理工大学(NTU)荣获QS排名亚洲第一,自然校友叫好、学子骄傲。不过,也就是这两天,一则南大的规定引发了不少争议:食阁里的招牌禁止使用中文!这个“被禁华文”的食阁位于南大North Spine,摊位不少。管理层最近要求所有摊主删除招牌上所有的中文字样,换成纯英文。而且,这一要求正式下达恰好在不少摊主续约之前,因此摊主们敢怒不敢言,只好多花好几百来更换招牌。

12个摊位里只有2个摊位招牌上没有中文字

North Spine 属于NTU北区,著名的CS专业(电脑科学)、机械学院、土木环境等专业都在这里。这个食阁还靠近NTU最大的李伟男图书馆,因此人流量特别大,去吃的学生特别多,饭点的时候简直挤爆。

校方的这个决定,一石激起千层浪。先是摊主们觉得无法理解:现在的招牌上并不是没有英语,即使有中文字也是双语,现在莫名其妙要删除,到底图个啥!

网友@C-12星人向新加坡眼提供图片,现在的招牌依旧是双语

而且来NTU交流的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不少,许多新加坡食物的英文名本地色彩太过浓郁,人家根本理解不了!就比如“Mee-hoon”(Bee-hoon),光看这名字,根本没法和“米粉”扯上关系,对方问个半天,摊主还得花时间解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3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