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言论自由’ Category

余澎杉哈佛演讲遭取消 主办方未解释原由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2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12-sg-amos/3881892.html

本地博客余澎杉。(照片:Youtube/视频截图)

本地少年博客余澎杉(Amos Yee)原本受哈佛大学一组学生邀请出席公开对话会,主办方今天却毫无缘由地宣布取消活动。余澎杉对此表示愤怒。

“哈佛开放校园倡议”(Harvard College Open Campus Initiative)今天(新加坡时间12日中午)在Facebook页面上临时宣布取消余澎杉的公开活动,并向计划前往的人士致歉。但帖文中并没有解释取消活动的原因。

尽管主办方没有公开解释活动取消的原因,余澎杉昨天(11日)却在YouTube上传一则视频指,主办方取消活动是因他早前,就最低合法性交年龄课题,发表极具争议性的言论。

他也在视频中解释,他认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若自愿与成年人发生性行为,应该被视为合法行为。他表示,此言论引起争议,许多人视其为提倡强奸和儿童暴力的言论。他也因此揣测主办方受舆论影响,以为他是一个主张暴力的人。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2, 2017 at 10:39 下午

发表在 言论自由

Tagged with ,

少年博客余澎杉 受哈佛大学学生团体邀请演讲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1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11-sg-amos/3880876.html

余澎杉。(照片:Youtube/Amos Yee视频截屏)

本地19岁的少年博客余澎杉(Amos Yee),最近受哈佛大学的一组学生邀请,到哈佛大学校园出席公开对话会。

据“哈佛开放校园倡议”(Harvard College Open Campus Initiative)的Facebook页面可见,该单位邀请到了余澎杉出席公开对话会,活动将在当地时间星期一(13日)举行,地点是在哈佛大学内的科学中心讲堂。

贴文表示,对话会当天将会有关于余澎杉身世的讨论,接着也会有与学生的公开讨论环节。

余澎杉也在YouTube上载视频,表示自己受邀出席演讲。他说:“他们为我订了酒店和机票,完全免费!”

余澎杉这次的讨论会,是对外开放的活动。他说:“活动很有趣,不会是我给一个小时半的演讲、观众被动聆听那种,如果是这样,我其实可以留着房间做视频就好,效果也会更好。我坚持活动要有80%至90%的问答环节,所以大部分的时间,我将与在这个特别的哈佛社群交流。”

他也说,自己没有公开演讲过,但他认为活动将会很有趣。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1, 2017 at 4:37 下午

我不在新加坡念博士的理由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0-26
https://www.facebook.com/wanahboytw/photos/a.468062560021517.1073741828.468057076688732/808327159328387/?type=3

我心目中,一所好的大学,除了可以把QS排名冲很高之外,更在乎的是大学能否自主,大学有没有独立的思想与作业空间,也就是,我不管在这个国家一般日常中,当局者政策是如何,但在大学里面,百分之百的言论与教学自由应该是获得保障的。

有很多事情会莫名其妙的在“团结国家”里头“被消灭”。

每次被问到“你还会再回新加坡念博士吗?”我都觉得好难回答。

台湾很多人到新加坡求个硕士学位,是为了能够留下来找工作,如果是按照这个路径,没什么太大问题。因为有新加坡念过书的经验,即便你月薪根本没有3600,还是很可能公司直接帮你弄到EP,拿EP要申请PR会容易很多。

但小弟我当初到新加坡,就是为了念硕士而念硕士,因为我爱的社会语言学在台湾是语言学界的大弱项,新加坡却是这块领域的个中翘楚。

到新加坡求学后,遇到了很多台湾和新加坡两国大学教育文化的差异,让我其实不是很能适应,我不想在这边公开的批评新加坡的高等教育,但总而言之确实有让我失望的现象出现,跟我认为“做学问”是什么有一段不小的落差,不过我都可以将这些事情归诸于国情不同,是我自己的问题。(老师是真的都很专业,这可以放心。)

这次回国大一趟,再次听到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比较不让我意外的是,社会科学院的某些系所穷到连新生茶会的点心都买不起,还要系主任从家里带茶点来,国际学生申请奖学金频频失利,高额的学费全部要自己负担。

新加坡重商轻人文的现象一向很严重,但我不认为能砸大笔钱让自己学校在QS排名频频冲到亚洲第一名的国家,会缺那一点钱略施小惠给人文系所,这个人文系所几乎快要穷死的状况我觉得发生在一个称不上穷的国家,是很离谱的。

我当然可以理解新加坡近几年经济衰退,也可以理解新加坡一向都很务实把资源投注在最有效的地方,但是大学毕竟是大学,我觉得如此资源不均未免真的让人觉得功利到不寒而栗。

(这边插播一个小故事,就是我在论文写作课报告我有关Singlish的研究计划,被一个台下学生直接举手问我,做这种没有产值和重要性的东西要干嘛。我整个台湾人问号???)

另外一件事情才是让我更坚信我绝对不会回去继续求学的原因。 阅读更多 »

第8功能与社区行动网络关于西兰·巴莱被捕的联合声明

with one comment

第8功能,社区行动网络    2017-10-4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840285242815118/?type=3

第8功能(Function 8)与社区行动网络(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对于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Seelan Palay)于2017年10月1日星期天在国会大厦外被逮捕感到极度困扰与难过。他于2017年10月2日获得保释。严厉的保释条件包括不准离开新加坡。

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只是纯粹在实践他的表演艺术。他的表演展示自由意志是不受空间,如芳林公园的局限。请看当天他的表演: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videos/10155815921176383/。他在表演中展现出他的自由精神。他从芳林公园泥泞的草地上开始表演,然后沿着桥南路走到政府大厦(现在的国家美术馆),接着走到国会大厦,也就是他被捕的地点。

沿途没有愤怒或暴力的群众。西兰•巴莱在整个表演过程中表现出他是一个严肃的艺术实践者。他除了简单地解释他的艺术和回答警方人员的问题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国宪法第14条保障人民言论、表达、集会与结社自由。我们看不出西兰•巴莱的表演会给新加坡造成任何伤害或损失。事实上,他的艺术表演会对打造新加坡成为艺术与文化城市做出贡献。可以肯定的,他不应该因为表演而被逮捕。

在场观看西兰•巴莱表演及他被逮捕的旁观者遭到警方人员的恐吓与骚扰。警方人员向他们索取身份证的资料。这是完全非法的,应即刻停止,因为新加坡目前不是处于战争或紧急状态。

我们呼吁新加坡警方停止骚扰和恐吓活动分子,并解除对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的所有限制。

相关链接: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5, 2017 at 8:44 下午

报格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7-9-30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向党国负责任的角色,帮助行动党前进;为了掩盖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谎言,言论自由的尺度越缩越窄。谢谢尚达曼!

素素认同尚达曼在贴文中所说的:“新加坡媒体不会等着接受指示,也不会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我认为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负责任的角色,帮助新加坡前进,但又避免发表分裂社会的言论。”

经过50多年的一党专政,如果“新加坡(主流)媒体”还要“等着接受指示”,那这些高官就不值得那百万年薪了(虽然,偶尔那些童子军将军们会找报馆高层茶叙)。这些年的汰旧换新,“新加坡(主流)媒体”已经完全可以进入自动导航模式,都深得上意,而不必费时揣摩上意。像白士德那类爱党爱到很出面的人物,已经不合时宜。现在出来的都是世界仔和二丑:

义仆是老生扮的,先以谏诤,终以殉主;恶仆是小丑扮的,只会作恶,到底灭亡。而二丑的本领却不同,他有点上等人模样,也懂些琴棋书画,也来得行令猜谜,但倚靠的是权门,凌蔑的是百姓,有谁被压迫了,他就来冷笑几声,畅快一下,有谁被陷害了,他又去吓唬一下,吆喝几声。不过他的态度又并不常常如此的,大抵一面又回过脸来,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点,摇着头装起鬼脸道:你看这家伙,这回可要倒楣哩!这最末的一手,是二丑的特色。因为他没有义仆的愚笨,也没有恶仆的简单,他是智识阶级。他明知道自己所靠的是冰山,一定不能长久,他将来还要到别家帮闲,所以当受着豢养,分着余炎的时候,也得装着和这贵公子并非一伙。(鲁迅《二丑艺术》)

即是二丑,又何必“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呢?岂不是露馅。 阅读更多 »

【禁不住的影像】陈彬彬:被禁后还能如何拍摄?

leave a comment »

蔡倩怡      摄影:部份图片由受访者、M+提供     2017-9-26
http://bkb.mpweekly.com/【禁不住的影像】陈彬彬:被禁后还能如何拍摄?

讨论电影当下的发展,技术普及以致门槛降低是常见的说法。但拍摄电影真的变得容易吗?没有说下去的,是电影仍受各种规范,如资金与审查。自由的空气,让影像肆意飘荡。但在某些国度,拍摄电影仍像秘密行动,拍摄者只能寻找独有的生存之道,也反复尝试跨越禁令。伊朗的麦马巴夫曾被囚禁,流亡他乡才能持续创作;新加坡鲜有的纪录片导演陈彬彬,从直述历史转向更迂回的叙事;还有我们熟悉的中国,赵亮的摄影机紧紧跟随上访的人民。每个闭锁的国度,也有关于禁绝与对抗的故事。

导演陈彬彬

陈彬彬在访问中很寡言,每道问题也只轻轻回应。她的作品,却在沉默中布满尖锐的刺,刺中政权之痛。她广为人知的,是前作《星国恋》(2013)。作品被新加坡政府列为禁片,不得在境内公开放映。沉默的新加坡人,连禁绝也显得稀少,因为长久也欠缺对威权政府的反响。然而,终于出现了眼前沉默的导演,以作品发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7 at 1:13 下午

批李光耀少年余澎杉在美国获释 新加坡网民眼不见为净?

with one comment

BBC中文网       2017-9-27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1410397

余澎杉从芝加哥一处移民部门拘留设施获释后对记者展露笑容。(图片版权 Reuters)

美国芝加哥一个移民事务法庭驳回联邦政府反对给与新加坡博主余澎杉(Amos Yee)政治庇护的上诉,当庭释放余澎杉。

18岁的余澎杉在2015年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后发表批评李光耀与新加坡政治的视频与博客文章,两度被当地法院判罪。

他在去年12月抵达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今年3月获得批准,但因美国国土安全部提出上诉而一直被收押。

美国移民上诉委员会上周裁定维持下级法院裁决,批准余澎杉的政治庇护,余澎杉在星期二(9月26日)获释。

余澎杉步出芝加哥的移民羁留设施后对媒体表示,他感到“喜出望外”。据美联社报道,他还表示已有计划发表新的视频,内容主要是批判新加坡政府,而且有可能“扩展我的作品(内容)到美国政治之上”。

余澎杉并在其Facebook上载一张与一名支持者合影的照片,宣示他已经是一位“自由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7, 2017 at 8:5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