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言论自由’ Category

李显龙侄儿FB质疑司法制度 惊动新加坡总检察署

leave a comment »

M中文网      2017-7-17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chinese/singapore/article/20170717-singapore-looking-into-fb-post-by-pms-nephew-criticising-court-sys

李绳武日前在面子书贴文,质疑新加坡的司法制度。(图取自李绳武面子书)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侄儿李绳武在社交网站贴文质疑该国的司法制度,总检察署表示已留意到有关贴文,已在研究此事。

现年32岁李绳武,是李显龙胞弟李显扬的长子。

据当地媒体报导,李绳武上周六在面子书 (Facebook) 的个人页面,转载了一篇美国《华尔街日报》有关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3名子女对故居去留问题纠纷的报导,李绳武指有关报导为这场“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的简述。

但他补充:“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导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

他同时附上一篇《纽约时报》2010年有关新加坡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

李绳武提到的《华尔街日报》报导,标题是《新加坡,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文章称,新加坡这个富裕的亚洲城市国家向以井然有序闻名,几十年来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事业有成的家族所统治。现在,这个让新加坡成为全球效率和管控榜样的家族,却因一栋百年老宅而大闹内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7, 2017 at 3:19 下午

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两人在facebook展开连场游击战,发表种种大多新加坡人民不会也未曾敢于公开发表的言论,成为全球各地国际新闻的焦点。

争议的导火线是位于欧思礼路(Oxley Road)38号的李光耀故居。(网络图片)

阅读新加坡的主流媒体与报章,如最大英文报章《海峡时报》,你会觉得新加坡社会纯是一片太平盛世。在这个新闻与言论自由相对匮乏的国度,社交媒体却打开盛世的缺口,呈现不一样的新加坡面貌,近日的李氏家族纠纷正是最好的例子。就此,《香港01》记者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当地的公务员、媒体工作者、以及社运参与者,望能藉此更为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桩事件。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

对于习惯活在“盛世”的新加坡人来说,这宗涉及当权者而罕有被公开谈论的家族纠纷实在令人震惊,部分人更为李显扬与李玮玲感到丢脸,认为他们令新加坡成为国际笑柄;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将权力制衡、言论自由等等新加坡人不敢触碰的议题放到台面。为更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件事,《香港01》记者书面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篇幅所限,3人的回复皆经剪辑。

《香港01》记者访问到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中)、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右)。(中、右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Q1. 在李氏家族的纠纷中,李显扬明显利用facebook而不是主流媒体去发表自己与李玮玲的意见,而李玮玲早前也结束了她在《海峡时报》的专栏,声称编辑不容许她行使言论自由。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亦在facebook表示新加坡的媒体被国家严重控制。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说法?

无关痛痒的家族私事

我觉得这是李家的私事,那么赤裸裸地被摆出来遭人唇舌固然让人感觉不好受,但总之不影响政府的运作,我觉得无大碍。再者,facebook 是美国的科技企业,新加坡政府是无法在facebook上消音的。李玮玲结束海峡时报的专栏应该是跟她之前抄袭他人文章有关。

公务员阿男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式抗争 不让外国人参与Pink Dot负隅顽抗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新加坡式抗争 不让外国人参与Pink Dot负隅顽抗

7月1日,香港有数以万计市民上街游行,原来在新加坡,当天也有上万人集会。在香港,发起七一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呼吁港人穿黑衣上街,向访港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抗议;在新加坡,集会主办方号召公众身穿粉红色上衣,支持“有爱无类”,出席他们一年一度举办的“Pink Dot”集会。集会一如以往在芳林公园举行,洋溢欢腾气氛。不同的是,由于新加坡政府的各种举措,今年的公园外围架设了严密的围栏,Pink Dot不但禁止外国人参与,也禁止外国公司赞助。

今年7月1日,数千新加坡民众参加同性恋权利游行,支持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平等权益。(VCG)

不少港人也听过Pink Dot,这个源于新加坡的活动经本港学者John Erni(陈锦荣)引入香港并于2014年首次在港举办,主张性别多元共融。不过,今年的新加坡Pink Dot与过去有些不同,一道围栏沿着集会场地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外围架起,围栏之间设有7个安全检查站,由多达60名保安及警察驻守,并逐一检查进场人士的袋及身份证。只有新加坡人可以参与集会,警方一律禁止外国人进场。

今年Pink Dot集会的演讲嘉宾之一韩俐颖,她本身是一名自由新闻工作者,也积极参与社运。(受访者提供)

Pink Dot并非摆明车马的“抗议”

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Kirsten Han)是今年Pink Dot集会的演讲嘉宾之一,她接受《香港01》访问,分享她对Pink Dot的想法。她指出,在新加坡,大型公众集会及示威都是非常罕见,而Pink Dot是新加坡人拥有的每年最大型的一次集会。香港人可能会视之为新加坡人温柔的抗争,然而到目前为止,主办方都不会人说Pink Dot是一种“抗议”或“示威”,而是“庆祝”、“野餐”,为了“爱的自由”(freedom to love)聚集起来的活动。韩俐颖认为这对新加坡人更易“入口”,因有些人很可能因为太过“政治化”或太像抗议而不参与一些活动。 阅读更多 »

继电动扶梯“粉红点”海报国泰电影娱乐城门口再贴大海报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6-10
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0610-sg-pinkdot/3738532.html

国泰电影娱乐城的门口贴上了“粉红点”海报。(照片:Facebook/Bjorn Yeo)

继国泰电影娱乐城(Cathay Cineleisure)电动扶梯上的“粉红点”(Pink Dot)海报引起争议后,有网民发现,该商场昨天(9日)在大门口再张贴了多一张大型的“粉红点”海报,十分引人注目。

网民Bjorn Yeo星期五(9日)上载的一张照片显示,工作人员正在玻璃门贴上“粉红点”活动宣传海报。Bjorn Yeo表示这张长达八米的海报,就贴在国泰电影娱乐城的前门。贴文也得到超过800人点赞,近400人转发。

标题引关注

据《今日报》报道,国泰电影娱乐城自5月31日,在电动扶梯贴上“粉红点”海报。不过,新加坡广告标准管理局(ASAS)之后要求商场管理层取出海报上的一句标语,也就是“Supporting the freedom to love”(支持爱的自由)。新加坡广告标准管理局昨天回复询问时说,该句标语“因为目前的课题,可能会影响公众的敏感情绪。”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1, 2017 at 12:56 上午

新加坡地铁上“无声抗议” 蒙眼翻书寻求30年前的正义

with 2 comments

ETNEWS新闻云     2017-6-6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70606/939037.htm

新加坡的捷运上出现无声抗议的人士。(图/翻摄自Kristen Han脸书)

新加坡近日出现一项抗议活动,7名男女从上星期六(3日)开始,在地铁上手拿刚出版的《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 ,将书本翻开作势阅读,有些人甚至把眼睛蒙起来,进行无声的抗议。社会运动人士范国瀚 (Jolovan Wham) 在脸书上传许多照片,其中可见许多抗议人士在地铁车厢内并排坐著或站立。

这群人针对30年前的“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 进行抗议,当时有22人被怀疑涉及马克思主义阴谋、企图推翻政府,他们未经审判就遭到逮捕,有些人甚至被关了3年。根据殖民时代的“国内安全法”(Internal Security Act),当时政府认为那群人预谋颠覆新加坡的社会和政治制度、建立共产主义国家,若不加以控制,则会造成国家混乱。

这些社运人士要向当局寻求正义,范国瀚表示,“政府从来没有证明当年那群人确实涉及任何阴谋,我们呼吁政府说清楚讲明白。”新加坡官方目前还未对此发表任何说明。根据《路透社》报导,新加坡法律规定,集会游行只能在特定区域进行,警方已经在周一对这起抗议事件展开调查。曾经在1987年被关押4周的Tan Tee Seng表示,“我不愿让自己的孩子住在一个政府能不审判就关押人民的地方。”

这些社运人士要寻求正义,呼吁政府对30年前的事件交代清楚。(图/翻摄自Jolovan Wham脸书)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7, 2017 at 1:11 下午

理想国的困惑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6-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15.html

如今尚穆根一句“丧心病狂”拿成了令箭,借网民之名,大肆人肉搜索、揭老底,“如鲨嗜血,群起攻击……说仗义执言可以,说替天行道也罢,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如同炫富般在另一个平台上,主客易位,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

歹势!一开始就要岔开谈点其他的事。最近看韩剧有了一些感悟,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咱们不是常听高官说,是因为国民不够“饥饿”,所以午餐才会被别人抢去吃吗?这段话似乎有点儿道理,但是再仔细想想,这难道是高官们刻骨铭心的体会吗?……又好像不是。这些人要不是出生有点儿家世背景,又或者很会读书,被钦点为精英接班人重点培养,几时饿过肚子?看了韩剧才知道,这是他们选狗腿时的习惯;他们享受位高权重的淫威,让下面的人为了一个狗腿位子,抢得是头破血流,他们就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选“冠军”,久而久之,以为国民也应该是这样了。

最近有件奇案,话说有名前空少因为就一名交警的死在自己的面簿上极尽嘲讽的能事,竟然引起尚穆根严厉谴责为“丧心病狂”。当然,“丧心病狂”是句形容词,法律上不能入罪,要是换作另一个场景,道貌岸然大谈“包容、容忍”的时候,也许就可以轻轻放下。可是就在他出言不逊之后二日(六月四日),竟在Mustafa偷香水被捕,翌日就被控上法庭,表面罪状成立。此外,还得还押心理卫生学院评估精神状态。照说按无罪推定原则(presumption of innocence),负责任的正派报章不能未审先判,而两家晚报则凭律政部长的一句话做后盾——披上斗篷替天行道、仗义执言起来,借网民的名义数落他是“人坏心也贪”,是个缺德男。

说它“奇”也要话分两头。老娘在网上驰骋少说也有三四十年,对于一些“人来疯”——爱出风头——嘴贱的人物从来都是避之惟恐不及,因为“生气就中他计”。而报纸说“恶毒言论遭网民围攻”,或许就止于那一帖吧,怎么老娘都没在别处看到?部长谴责网上某帖“丧心病狂”也诚少见,动机可疑。连古代“大风吹倒了梧桐树”都允许“旁人论短长”,更何况这个互联网时代,难道部长要倒退到一言堂时代,OB markers处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6, 2017 at 9:26 下午

【余澎杉2.0】新加坡重手打压最后异见者 韩慧慧寻政治庇护

leave a comment »

苹果日报/赵雅婷     2017-4-2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29/56627280

不凡的人,心愿只是活得平凡。整个东南亚、亚洲,社运战场近年烽火连天,看不见希望的孩子不再盲目去等,纷纷连结行动;只是独裁政权容不下异见,把挺直脊梁打至屈膝雕零,当中新加坡仅余的民运人士韩慧慧榜上有名。这位年轻女子因公开批评政府,面临最高18年入狱重罪,最终不单要公开道歉,更要寻求外国政治庇护。历史重演悲剧,最愿意为家园挺身的人,下场竟是成为永远的游子,终身无法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根。

现年25岁的韩慧慧2008年开始写博客,2010年半工读大学,拥有了第一个公积金户口,惊觉新加坡政策疏漏处处,遂于博客撰文,分析政策利弊。2013年,她因在博客批评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被当局以诽谤罪名起诉,最终庭外和解,谈到首次与政府交手的经历,她坦言当时“还很小,很害怕”。

自此,韩慧慧每个月都会到新加坡唯一合法公开集会的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参与不同主题的集会,由教育丶房屋丶医疗,到一向被政府推崇的中央公积金制度;韩慧慧批评政府以国民公积金投资,却无把利润回馈人民,因此在2014年9月27日组织“还我公积金”集会,多达6千人参与。

韩慧慧因此被控公开召集民众参与非法集会丶发表反对政府政策言论而构成公众滋扰罪,去年6月被判罪成。今年2月,她到高等法院申请上诉被拒,被要求即时缴交罚款坡币3,100元,又因未能即时缴交,被还柙8个小时。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9, 2017 at 4:3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