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言论自由’ Category

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翻译    2018-7-2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淡马亚强调在民主社会里,没有人应该为了支持或说出异议,就要担心失去工作,公民发言应视作很自然的人权,而不是勇敢行为。

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于去年9月接任民主党主席的淡马亚医生(Paul Tambyah),日前接受《亚洲新闻台》记者巴拉蒂专访,针对医疗课题、反对党和公民社会、人权等社会议题侃侃而谈,认为虽然眼前荆棘满途,但乐观看待狮城民主社会发展,深信一党独大终会迎来终结。

淡马亚医生是国立大学医学教授,也是国大医院传染病学部高级顾问。有着传染病学研究专业背景,引导他投入社会运动,参与新加坡爱之病行动小组(Action For AIDS),与其他社运份子一起,尝试减少对艾滋病的偏见和歧视。

他的政治觉醒也是从此过程而来。他发现,新加坡人只要对某事拥有强烈信念,据理力争足以影响政府决策。随后,淡马亚对社运更加投入,包括创办了人权倡议组织“尊严”“MARUAH”。

但他体认到,公民社会可以针对各种议题发声,但是操纵杆仍掌握在政府手上,要想作出有影响力的改变,“诚如前总理吴作栋所言,你必须参与政党政治。”

这是当前在我国情境下能做的,即使淡马亚不完全认同。他对比国外扮演更显着角色的社运份子,他们不阻碍且鼓励公民社会成长,甚至获得政府拨款,和政府相互拉锯,但却获得平等尊重。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法律不问琐事”?范国瀚,陈两裕因脸书贴文被控藐视法庭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1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法律不问琐事”?范国瀚陈两裕因脸书贴文被控藐视法庭/

“法律不问琐事”?范国瀚陈两裕 因脸书贴文被控藐视法庭

法律有句名言“法律不问琐事”(拉丁语:de minimis non curat lex),意即法律不过问对社会、他人财产、性命安危不构成威胁和损害的事项。不过,在我国就有社运人士,却因为一则只有33个赞的脸书贴文招惹官司,在《司法(保护)法令》下,被提控藐视法庭罪。

总检察署高级政府律师在本月17日,在针对社运份子范国瀚和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的公开审讯时,认为脸书贴文是否构成藐视法庭,取决于一般民众如何诠释该贴文内容,而不是依据作者原意图。

范国瀚是在今年4月,于脸书的贴文称,马来西亚法庭处理政治个案比新加坡司法更独立,而被总检察署指控藐视法庭。有关贴文也转载新闻:《当今大马挑战反假新闻法违宪》。

随后,新加坡民主党党要陈两裕在脸书为范国瀚抱不平,指出总检察署的举措,更加证实范国瀚的批评所言不虚。结果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不过,至今两人都仍未撤下被指藐视法庭的贴文。

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自去年10月生效,上述两人“抢了头香”,成为该法令生效以来首两位被指控藐视法庭的个案。

高级政府律师Francis Ng声明,范国瀚“没有可想象的理据”去挑出新加坡司法独立性的问题,范的言论等同向一般民众影射在马国进行的宪法挑战,若发生在新加坡必然败诉,是因为这里缺乏司法独立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0, 2018 at 4:33 下午

当心遭滥用 学者吁监督反假新闻立法

leave a comment »

公民在线/北雁    2018-6-2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6/当心遭滥用学者吁监督反假新闻立法/

右起:施仁乔、华伦、普杰立、陈圣辉以及托本斯提芬,议论打击假新闻法课题。

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院媒体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施仁乔(Cherian George)教授,警惕领袖、公民组织都要小心监督有关打击假新闻的立法过程和法令内容,因为当权者可以假借反假新闻法,进一步钳制新闻和言论自由,打压异议分子。

施仁乔说,他更愿意称呼假新闻为错误或虚假讯息,他承认不实讯息会对社会造成伤害和损失。

假消息引发信用和道德恐慌,人们很快就下定论必须立法保障社会免受伤害。施仁乔不否认法律对于遏制假消息散布的功能,立法可以是打击假新闻的方案之一,但是他更关注法律本身一视同仁,不遭当权者滥用。

政府说谎伤害更大

针对不实消息、指控,各国都有相应的法令,但我们需要确保法令定义更清楚,不应过于模糊,给予的惩罚应合理与罪行相对应,不可能部落客不小心转贴一则假新闻,就要重罚判监他10年。

再者,有关法律应是一视同仁的,不能只是针对民众、异议分子,政府要员也不能例外。历史显示,掌握国家机器的当权政府,发布假消息造成的伤害最大、影响更广泛。 阅读更多 »

举牌吁川普推动两岸和平 璩美凤一人集会险触《公共秩序法》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     2018-6-12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6/举牌吁川普推动两岸和平 璩美凤一人集会险触《公共秩序法》/

台湾政界闻人璩美凤于昨天下午3.20分,前往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下榻的瑞吉酒店外举牌,呼吁美国总统川普推动海峡两岸和平。

她向现场媒体声明,川普推动南北韩和平互动,然而中国大陆和台湾两岸的中华儿女却走向战争,若川普能让两岸和平,才能为美国、全亚洲带来最大的利益。

据《联合早报》在脸书专页分享的视频,她拿着一张写着:“Trump – Peace Korea, Trump – War Taiwan, Nobel Peace Prize?”字样的纸板,似乎要表达,川普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却加剧台海对立,质疑他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

璩美凤在发表言论约2分钟后,约2、3名警员趋前,吁请媒体站离路面,也间接暗示璩美凤结束公开言论,离开现场。


另一方面,一名69岁的南韩妇女金吉雍(译音)在今早于川金峰会会场嘉佩乐酒店附近,举大字报呼吁北韩归还他的父亲金永亿(译音)。金吉雍声称其父亲在1960年被北韩俘虏,至今生死未卜。她的声明由52岁的南韩牧师金九和(译音)翻译给现场媒体。随后二者也被警方请离现场,并未有任何冲突和逮捕行动。


不过,璩美凤和南韩妇女事先未向新国政府申请,发表公开言论,若换作是本国公民,可能有面对触法而被捕的风险。一些社运份子指出,若警方力劝璩美凤还不愿意离开,前者也可基于《公共秩序法》,直接采取强硬行动逮捕。

例如《网络公民》在去年10月曾报导,艺术家和社运分子施兰(Seelan Palay),在没有警方许可下,独自一人站在国会前,举着“一面画有图案的镜子,批判政府前国会议员谢太宝遭囚禁和软禁32年,进行无声抗议。在警方劝离不果而被当场逮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3, 2018 at 4:55 下午

媒体人善意提醒,4G领导班子火气怎么那么大?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6-6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606-1555

如果政府连一个媒体人的善意提醒和建设性批评都要强势回击,那么普通民众的反馈还能听得进去吗?还是说,有听,但没有听懂?这要怎么鼓励民众向政府说真心话呢?

(卢凌之制图)

新加坡天气最近热火朝天,幸好几场大雨帮红蚂蚁降降火气,还不至于多长痘痘。

但是官方部门不知咋滴,火气好像降不下去。《海峡时报》特别任务总编辑韩福光只不过给官方提了个醒,竟招致凶巴巴的回应。

韩福光在《海峡时报》发表一篇题为“部长们,请用直白的语言和人民沟通”的最新文章中,先是赞扬部长们过去两周在国会辩论中的发言“认真恳切且思考缜密”,然后指出美中不足的是,部长们没有很好的和普通民众沟通,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部长们讲过什么?

韩福光认为,除了因为新闻太多导致新闻寿命太短之外,部长们在演讲中涉及太多抽象的概念,例如经济、教育体系、精英、收入差距等等,当问题都用概念来呈现时,部长的发言就无法打动民众,普通民众也难产生共鸣。

20180606_parliament.jpg

(法新社)

韩福光举例说,当部长说要让新加坡人具备“环球视野和技能”,这对一个连饭碗都可能保不住的人来说,有多大意义?部长提到打造一个具备“多元路径和多重优点”的教育体系,这对一个很辛辛苦苦在帮孩子应付学业的父母来说,有多大意义?

韩福光认为,这些想法虽然重要,甚至将成为政策的重要元素,但领导人更应该用普通民众听懂的语言和他们沟通,民众必须相信你理解他的焦虑,他才会愿意聆听你的想法和计划。韩福光接着列举多个例子,教导部长们如何与民众沟通。

韩福光:部长发言应该说“大白话”

韩福光说:“当你必须说得很直白时,你会被逼去想清楚你到底想做什么?”他提醒部长们,发言的时候不应该有太多的冗词,这很重要,因为当今世界有太多噪音了,特别是网络世界。

他还传授部长秘诀说,可以这么和民众说:“我答应你们,如果你们辛勤工作,不管是什么工作,清洁工、保安人员、德士司机或者服务员,当你65岁退休时,你将能够过一个好的、体面的生活。我们保证这一点,你们不必担心那些细节或者我们会怎么办到。我们只希望你们尽本分认真工作。”

红蚂蚁举双手双脚赞成韩福光的观点。一个国民,不偷不抢、循规蹈矩、做牛做马勤奋工作一辈子,国家如果连退休生活承诺都给不了,那我们还谈什么打造“官民伙伴”关系?

讲话要看对象,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当对方是学者、官员、领导人这种精英阶层时,你大可尽情挥洒你资料库里的术语和你平常惯用的抽象逻辑思维来发言。但如果对象是普罗大众和全国选民时,拜托,用最简单直白的语言,甚至不妨用一些生动的比喻或者是生活中的例子来说明。

在红蚂蚁看来,韩福光这位资深媒体前辈只是给了部长们一个善意的提醒。不要忘了,媒体每天跟文字打交道,肯定掌握了一定的沟通技能,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企业甚至政府部门要聘用记者去当公关。韩福光那篇看来类似“沟通技巧1.0”的教科书文章,不只部长该学,任何处在一种辅导或领导位置的人,包括老师和家长都可以参考。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6, 2018 at 9:34 下午

新加坡艺术家单人抗议被控违法,本月底开庭预审

with 2 comments

关键评论    2018-5-21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6153

“单人集会也被视为非法是非常荒谬的”,新加坡社运组织CAN成员Rachel Zeng说,“这显示出当局对于异议与批判的高度不容忍”,根据Asia Times报导,她续而指出,谢太宝入狱以来从未获审判,如今当局提控声援他的Seelan Palay,其实是延续了司法不正义。

新加坡艺术家Seelan Palay 因为进行单人抗议而被捕,将在本月30日进行预审。(图为档案照,非当事抗议。)Photo Credit: Reuters /达志影像

上周五,新加坡一名33岁的艺术家Seelan Palay被控参与无证游行,违反了新加坡《公共秩序法》。

一旦罪成,初犯将被罚款最高新币3千元,累犯则最高罚款新币5千元。

上述所指的“无证游行”其实是发生于2017年10月1日,Palay发起了一项名为《盘问镜子:三十二年》的艺术行动,内容主要质疑新加坡政府为何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囚禁与软禁前国会议员谢太宝长达32年之久,当年,当局指控后者是颠覆政府的共产份子,一直到1998年谢太宝才重获自由。

这项艺术行动最早是在“芳林公园”开始,芳林公园是全新加坡唯一可以合法集会,不需许可证的地点,随后,为了凸显其批判意图,Seelan Palay先后在数个地点行动,如国家艺廊,最后一站则定于新加坡国会前,Palay也是在此行动半小时后被上铐逮捕。而他的“行动”,其实只是手持一个画有图案的镜子,独自站立在各公共空间,仅此而已。

阅读更多 »

应撤告批评法庭人士——修改藐视罪條文以允许评论司法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组织    2018-5-16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8/05/16/318115

社运人士范国瀚(中)庭审结束后走出初审法院,新加坡,2017年11月29日。©2017路透社/Edgar Su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新加坡当局应终止以藐视法庭诉讼对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判该国司法机关的两名异见人士。

社运人士范国瀚因为2018年4月27日在脸书上留言称“马来西亚法官处理政治性案件比新加坡更独立”而被控藐视法庭罪。在野的新加坡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随之在个人脸书评论范国瀚案“只能证明他所言不虚”,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

“发表有关新加坡司法机关的意见,不应被视为刑事犯罪,对范、陈二人的控告应被撤回,”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这些案件说明,凡是评论新加坡法院的言论,不论多么轻微或空泛,几乎都可被诠释为可能损害司法,进而使发言者沦为藐视法庭罪的被告。”

依据新加坡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发布任何指责法庭有不正当动机,或质疑法庭不正直、不适当或不公正,以致司法公信力可能因此受损的言论,即可构成藐视法庭。以往依据新加坡普通法,相关言论必须对司法公信力造成“真实危险”才能构成藐视法庭罪,但2017年10月生效的《司法(保护)法令》仅以造成“危险”为要件,不论这种危险多么轻微。范、陈两人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徒刑,且得并科新币10万元(74,500美元)以下罚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12:0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