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言论自由’ Category

“打假”不过是个伪命题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8-4-19

尚穆根有意图的“黑脸”表演,旨在杀鸡儆猴。所以听证会后,是不是弄出个“反假新闻法”,已不重要,重要的信息已然传递,恐惧早已深植国人心中:有孩子也绝对不让他去要研究历史了。当然,也有可能弄出个不汤不水的“反假新闻法”。

尴尬了!柔佛王储日前突然出现某超级市场,为当地居民购物买单,吃到甜头的民众当然高喊万岁。然而也诱发人的贪欲,食髓知味,于是谣言满天飞,到处有小道消息谓:还有第二、第三轮快闪买单。可是,主流媒体为了削足适履、对号入座,报道时“谣言满天飞”舍弃不用,改用“假消息”,因为谣言不曾以“新闻”的形式出席,只以口耳相传,勉强用个还可与“假新闻”呼应的“假消息”。

一些事物深究之下,有时会造成滑稽的效果。比如说要“打假”的话,就要有个权威的“真”来对照,Fact Check Singapore算啥东西?那岂不是要成立一个“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乔治•奥威尔的预言成真),出长该部的高官,必然是个博学通才,同时必须一眼就能辨识出“未知”的真伪。

有人去研究恐怖分子进行袭击的手法,发现这是个“本小利大”的行为,因为无论袭击成功与否,甚至胎死腹中,都会造成“反恐工作”更大的困扰。这就表现在机场通关时所需的检查程序逐年增加,大型群众聚会、民族庆祝年节时维安的繁复。这样一来,又加剧民众对“恐袭”的更多不安,进入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说恐怖分子发动恐袭,不在于要杀多少个人,而在于要加大你心中深植的恐惧。

邻国的“2018反假新闻法”出炉之后,经一番当地的评论文章之后,大家也渐渐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种“打假”其实是意在言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有位记者就写道

反假新闻法案实施之後,官方不见得立即会有动作,反正民众必定会自我审查。除了互相提醒少议论国是,连转贴、点赞亦可能出事,那大家还是安份一点,免得惹祸上身。自我审查严重妨害民间意见交流,但这是人们的自我保护,可见光是通过反假新闻法案,己伤害言论自由。然而,自我审查的确是人们的自发行为,很难怪在官方头上。於是,官方无须任何动作,便己成功压制部份民间言论。

这就让素素联想到覃炳鑫博士的遭遇。尚穆根对覃炳鑫6小时,还有之后找来政府部门对他的抹黑,质疑他的学术资格等,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称他为“挟洋自重”,我想还不如直接安他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这么拙劣的表演,难道冷眼旁观的吃瓜群众都看不出吗?其实就是要你看得出:老子要兴文字狱啦!——效果就请参考上面一段。因为大选可能就在明年,这样的震慑效果在2019大选前的边际效益最大。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国家如何对待学者?──从新加坡一场六小时的听证会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魏月萍    2018-4-13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4/13/1-61/

新加坡政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日前举办公开听证会接受公民组织和个人建言,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事后引发百多位国际学者连署,抗议听证会的审问方式,学者的诚信和学术信誉受到政治人物审查,恐对学界形成“寒蝉效应”,冲击新加坡的学术自由。当听证会转变为公审会,原来为收集各专业领域意见、听取建言与多方意见的公共论说场域,却成为“伪学术法庭”。这已经和假新闻议题或反假新闻法的制定毫无关联,而是一场以国家为名,对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抗衡行动,同时也是一场捍卫政治行动合法性的保卫战。

(来源:Phuket News)

网络假新闻(online fake news)猖獗流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新加坡政府从2018年3月14日至29日举办为期八天、由十人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公开听证会”(public hearing,以下简称听证会),渉及六十多个组织和个人提呈建言,备受大众关注。但本有公民谘询和审议意义的听证会,却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不过在看完六小时冗长的录影后,说辩论恐未甚贴切。在大多数以“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是还是不是”的主导口吻底下,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下图左)和旅英历史学者覃炳鑫(Thum Ping Tjin,下图右)的一来一往,说得轻一点,仿佛是“论文答辩”现场,说得重一些,俨然是“伪学术法庭”。

覃炳鑫虽然是旅英历史学者,多年来在自己经营的广播电台,讲述有关新加坡的历史,以学术介入现实。他同时也是牛津大学东南亚研究项目的主要协调人,并和自由撰稿人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创办立足于东南亚新视野的英文评论媒体New Naratif(《新叙事》)。覃炳鑫在呈交给听证会的陈情书中,虽然提出扩展媒体通识课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废除《报业与印刷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等具体方案以制止假新闻的过度扩张,但他抛出的两个核心议题,却是“直剿蜂巢”:一、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是假新闻的散播者;二、无论是1963年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其逮捕行动目的乃在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

(来源:Phuket News)

以上两个核心问题实互相关联,这是因为无论是1963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背后支持逮捕行动的合法性,乃在于认为当时一些左翼或地下组织,受到马共阴谋的唆使,试图进行不利于新加坡的政治活动。鉴于此,尚穆根和覃炳鑫“辩论”的核心便在于:在1950至19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的流布?其次,工会、华文中学、文化组织或左翼团体,是否受到共产主义阴谋论的影响,同时也是共产党统一战线(Communist United Front)的一部份?马共是否利用一些地下组织来宣传他们的理念,以及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cialist)是否被马共渗透等问题。 阅读更多 »

声援覃炳鑫博士与维护新加坡学术自由的公开信

leave a comment »

世界各地学者    2018-4-13
原文: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BMoUZwccZVGzLdmerIk4-wWGYC9X04ONTNcxTdGjNM9ueA/viewform

尊敬的张有福先生,

以下署名的是关注历史和/或新加坡的研究、或新加坡学术自由的全球学术界成员。我们谨此致函给您,对您的委员会对待我们的学术界同仁覃炳鑫博士的方式,以及此事对新加坡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的影响,表达深切关注。

您的委员会最近举行了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或所谓的“假新闻”的公开听证会。原则上,我们欢迎这种在新加坡并不寻常的做法。虽然对蓄意在网上散播信假息的担心是合理的,但在世界各国也有人高喊“假新闻”以压制不同的声音和限制媒体自由。因此,采取适当和合理的手段至关重要,与专家及社运团体进行公开商讨是确保这点的有益方式。

无论如何,您的委员会的行为表明,新加坡政府对限制公民自由,比防止所谓的“假新闻”更感兴趣。重要的社运活跃分子在等候了几小时后,在听证会上只有几分钟的时间陈述。另一方面,覃炳鑫博士却被一名部长审问了六小时。我们特别关注这件事。尽管您的委员会表示不是对“冷藏行动”进行调查,但是,那位部长却对覃炳鑫博士进行了盘问。在过程中,他以轻蔑的态度对待覃博士和他广受尊重的学术成就。听证会的明显目的不是确定“假新闻”的威胁程度,而是攻击和贬低一名对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历史论术提出批评的杰出学者。这可能对新加坡的言论和学术自由产生寒蝉效应。

对网络虚假信息的真正关注,而不仅是政治上的需要,也意味着对真相的关心。真相不是由政府勒令产生的,也不能在国会设立的委员会上被审讯。学者是通过严谨的调查研究寻找真相,然后将所发现的结果交由同行专家进行同行审评。覃博士在世界两所优秀的大学——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接受培训,他的研究成果经过上述过程。那个审讯覃博士的部长并没有经过任何这样的培训,他根本没资格对覃博士的研究进行同侪审评。 阅读更多 »

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8-4-1

也有人认为:假新闻和真新闻之战其实是“零和游戏”,素素不知道这么说有何理据,但至少说明一个相生相克的实况:“假新闻有生存空间,是因为真新闻还有很多待挖掘空间。知情权和知情欲告诉我们,我们可以知道100%,可你老兄却只吝啬的透露了30%,其他的70%能被臆想,创造出无限种的版本和可能。”

星期六早晨很幸运地看到亚洲新闻台播出的60分钟“听证会摘录”,让素素有个身临其境的经验。看后赫然发现:亲眼所见和报纸写的有很大的差别,这里有两点总结:

1、几乎所有的供证者都同意网络假信息的危害性不容小觑。

2、几乎所有的供证者都不同意立法打假新闻,或者说质疑立法的有效性。最令人侧目的要算是官媒的供证,因为连他们也担心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盖他们的职业天天都要跟各类信息打交道,然后又经他们的手传播出去,有了立法等于是天天游走在悬崖边缘,不知哪天会掉下去?

对于高台上的求证者和台下的供证者也有些观察,用素素习惯的语言这样表达:

1、高台上的求证者认为江湖是黑白分明的,不是名门正派就是魔教、邪派。高堂之上,只要用心求证,必能分辨谁忠谁奸,辟邪剑一出,天下臣服。

2、供证者认为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搞不好,我们还被你利用了。

再者,此次听证会也有个禁忌关键词,就是“打假新闻恐沦为打压异己”,没人敢在听证会内/外说/写出这个。即使覃炳鑫博士被“烤”6小时,也忍住不说。

最近,邻国也赶在大选前匆匆提呈《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那里的中文报天天都有新闻工作者写评论,一致担忧“打假新闻恐沦为打压异己”。这里的新闻人却对于本地听证会吱声不出。好不容易看到韩咏梅的《一场关于“必要之恶”的听证会》,却让人觉得此妞的世界观怎可如此扭曲?“必要之恶”是很聪明的一种辨白,“恶”当然是不好,然而“必要之”(无论是治国还是建国)就可以卸去90%的原罪。

早前,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也说了:“网络和社交媒体让操控者可以即时和速效的发布假消息或扭曲意见,也让他们同时在不同对象身上使用不同的伎俩。这种做法可以达到多种目的,如改变或加强一个人或某个特定群体的看法,或是加深已存在的偏见或先入为主的看法,从而达到激化矛盾,加剧分化,引起对立,动摇信心,加深猜疑,破坏信誉等等目的。”——如果把“网络和社交媒体”换成“官媒”,他们不也一样能操控人心?实在有够蠢的。 阅读更多 »

没来供证被批评 “人权观察”反指我国政府“讽刺又荒谬”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3-27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327-1310

人权观察是在去年12月发布《‘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Kill the Chicken to Scare the Monkeys)。(人权观察)

为了一份《杀鸡儆猴》的报告,我国政府与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展开隔空交锋。

律政部上周五发表声明,指“人权观察”一贯传达对新加坡具有偏见且不实的内容,该组织原本答应前来我国出席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但知道有关报告站不住脚,所以选择不到新加坡公开维护它的立场。

乍听之下,新加坡政府下了战书,人权观察却不敢接,似乎有点心虚?还是说,人权观察认定,新加坡政府大摆鸿门宴,所以不愿赴会?

(看过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如何对面簿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严加“拷问”吧?在尚部长面前,没有两三下子,肯定被问倒。)

在沉默几天之后,人权观察今天发声明,反指我国政府的指控“讽刺又荒谬”。

该组织在声明中提及三点:

一、人权观察没有派驻新加坡的职员,无法派代表来新加坡是因为新方很迟才敲定日期。

二、在发表有关报告前,人权观察曾经向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几位部长们征询意见,但没有收到回应。既然新加坡政府没有反驳,也没有就报告中的相关建议作出回应,新加坡律政部和人民行动党党员现在指人权观察不愿到新加坡维护它的立场,这是“讽刺又荒谬”的。

三、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不是出于好意要讨论人权观察所做的报告和建议,而是要进行荒谬又不相干的争辩,目的是打击报告的可信性和人权观察的信誉。

事件导火线:《‘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

我们先来看看,那个标题很有动感的报告到底说了些什么?

人权观察是在去年12月发布《‘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Kill the Chicken to Scare the Monkeys)。

据媒体报道,长达133页的报告称,新加坡是极度压抑的国家,有关和平言论及和平集会的刑事法律过于广泛,严重限制言论与集会自由。人权观察因此呼吁新加坡政府修正或完全废除这些它形容为用来“逮捕、骚扰和惩处批判声浪”的法律,包括煽动法令和公共秩序法令。

报告的资料搜集与撰写是在2015年8月至2017年11月间进行,访问了34名公民社会活跃分子、记者、律师、学者和反对党政治人物。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在组织网站上写道:“新加坡以现代化国家和经商好地方自居,但自称为民主国家的人民不应为批评政府或评论政治议题而担惊受怕。”

报告也称,新加坡政府近来更常调查和提控集会举办者和参与者,导致好些支持集会者都不敢到场参加,进而压制了言论自由。

人民行动党政策论坛批《杀鸡儆猴》传播不实内容

人民行动党政策论坛和以色列的观察组织NGO Monitor 上周五在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上都批评“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指《杀鸡儆猴》传播不实内容。

行动党政策论坛(PAP Policy Forum)代表、国会议员维凯上周五在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上供证。(Gov.sg视频截图)

据《联合早报》报道,行动党政策论坛在书面陈情中指出,人权观察引述的例子似乎是在指政治论说可利用不实指控。例如,在举出鄞义林诽谤李显龙总理的案例中,制造出鄞义林是因反政府的观点而被控诽谤的假象。而事实上,他是因不实指控总理挪用公积金公款而被起诉。

行动党政策论坛指出:“刻意散播假信息可严重影响民主、削弱国家体制,影响价值观……我们不能允许这类假信息散播,这类假信息可散播到很广的范围,尤其在数码时代。”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以法律吓阻言论、集会自由——停止压迫性的刑事检控、行政规管和民事诉讼

《‘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Kill the Chicken to Scare the Monkeys)

狮城致力打击网络虚假信息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笔锋     亚洲周刊 2018年4月1日第32卷12期
http://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21692448529&docissue=2018-12

监控网络信息,最理想是官民结合制定标准与方针,再由民间业者自行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新加坡近日举行一连串打击假信息听证会,集合多名政界、学界和宗教界人士,以及来自东南亚和欧美国家的“证人”,讲述关于假信息或假新闻造成的危害,并提出各自应对的观点以及关注的问题。这场公开听证会由官方主导,被外界视为当局有意制定网络言论管制法律的先声。

近年来,当地网民针对政府政策的批判声音不断,情况与世界各地网络言论类似,其中真假是非参半,由于狮城当局在很多公共事务上透明度不高,网上于是充斥臆测言论,当地知识界对公共事务一般不多发言,更造成社会缺少参照线索与观点,反过来导致各种臆测之话语让官方感到困扰。

国际上关于假新闻造成的政治混乱现象也增加了保守的狮城政府的忧虑。英国脱欧、美国总统大选都出现假新闻影响民意的现象,网络无远弗届,传统学界认定的自由市场可以相互制衡之说似乎面对越来越大的质疑。所谓“黄色新闻学”(yellow journalism),也就是只抢眼球的“标题党”,在言论的传播中其实更有威力,网络和社交媒体则强化其传送与分流力度。以近日一例观之,网上有人发出一张模糊不清的“海底”照片,指是几年前失踪的马航MH370客机,机壳上“布满弹孔”。虽然网上很快有人留言指出那是更早之前就出现的照片,但连着几天照片和消息已经传遍很多社交媒体甚至新闻网站,更附送加油添醋的“增值”。

监控网络信息或言论的行为,最理想的做法是由政府、业者和民间结合,制定标准、方针与条例,再由民间业者自行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尽可能减低政府动用法律的机会。这一方面是为了减少政治干预言论的机会,另一方面也避免舆论出现官民对立的偏激结果,进而逐步建立一个负责任的网络言论生态。然而相对私人的通讯软件由于涉及隐私和私人言论自由,应该有更广泛深入的探讨,不可与脸书或推特等公开的社交媒体相提并论,贸然“包裹”处理。

新加坡政府带头打击假信息,固然有围堵恐怖主义扩散的深刻用心,但当局过去也有不少箝制言论与异议的记录,因而民间甚至海外都不免带着质疑眼光看待这次听证会的结论和后续。

假新闻早在看报纸年代甚至更早已存在,民主国家却没有人认为应关闭报社,网络时代的假信息固然尤为混乱,监管与否、如何监管,则将验证立法者及民间对于自由与法制的平衡信念,和治理手段。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7, 2018 at 7:22 下午

“无知的面纱”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3-25

近年来,行动党政府在制定政策时,越来越是“好皇帝情结”(做皇帝我在行,我做皇帝比人强!),很明显地为民做主。高官不断地推出新法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把更多权力往自己的身上揽,美其名曰“为了你们好”。

尚穆根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外就是要攒更多的权力在自己身上,无关公义的什么事,甚至无关国家的安全。

现在我们知道,奥巴马是美国近代少见的正直、行事高尚的好总统,可是却没听说民主党人会提议修宪,好让他一直做下去;即便有人这么做,相信奥巴马夫妇也不肯。这边厢,在中国全国人大3月20日的闭幕会上,人大委员长栗战书说:“习近平同志是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掌舵者、人民的领路人。”因为在该会,几乎全体鼓掌通过修宪,让习近平无任期的任何限制。——这或许是西方和东方在政治哲学上的最大分歧。

西方重视规矩和逻辑,认为开了先例,害怕未来或无纠错机制。过度崇拜一位领袖,在中国其实殷鉴不远,不就是“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结果在他的晚年,给神州大陆带来十年的文革浩劫。依素素的妇人之见,不外两个因素:1、自以为是;2、好皇帝情结。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历史,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发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重要讲话(被称为“8•18讲话”),明确表示“任何领导干部的任职都不能是无限期的”。于是到了1982年9月的中共十二大,明文废止了实际上存在的领导职务终身制。邓小平制定这个政策的时候,眼中并没有特别的任何人,就是说他不管你如何英明神武,到时候了就得下来,这是规定。暗合了西方“正义论”的创论者罗尔斯所说的“无知的面纱”(“veil of ignorance”)正义原则:即只有当缔约各方都对于未来无知时,制定的游戏规则才合乎公平。

罗尔斯承认人的劣根性,他认为理性的人在任何环境中都会追求最大限度的利益。只有在“无知的面纱”作用下,才会妥协;打个比方说,在一场博弈中,只有无法掌握对方底牌和自己接下来会拿到什么牌的情况下,才会退而求其次,只求“小胜”的局面。具体来说就是:在人们商量给予一个集体里的不同角色的成员的正当对待时,最理想的方式是把大家聚集到一个布幕下,约定好每一个人都不知道在走出这个幕布后将会在集体里处于什么样的角色,然后大家讨论针对无论是市长还是清洁工的角色,大家应该如何对待他。这样的好处是大家不会因为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给出不公正的意见,即可以避免“屁股决定脑袋”的情况。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