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语文政策’ Category

掩耳盗铃的双语家庭比率增加

leave a comment »

隋紫艾    2018-7-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702-1635

教育部必须认真思考,除了华文一科,其他的人文科目,如中国文学或新华文学、历史、地理等人文科目,应该也用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唯有这样,才可能扩大学生的华文词汇、使用机会,进而提高他们的程度。舍此不为,而去做什么双语家庭比率增加的调查,只能让有识之士看笑话。这件皇帝的新衣披太久了,还是裸身面对现实吧。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联合早报)

朋友圈中有一些所谓特选中学或语特毕业生,其中更有结为夫妇的,两公婆的母语虽然不同,但是在职场以外的社交场合,都还是习惯在用华语交谈。

当中的好几对在为人父母后,却没有延续这个习惯,而是把孩子当洋人一般对他们说英语。这大概也不是什么再值得大惊小怪或嗤之以鼻的事情了,毕竟谁不望子成龙呢?他们的孩子在进入教育系统后,也就顺理成章使用这个“母语”和老师同学互动,在跟我们这些叔叔阿姨长辈被迫讲华语时就结结巴巴,词不达意。

看到5月28日《联合早报》的新闻报道说,教育部对小一新生入学时进行的调查显示,同时使用英语和母语作为沟通语的家庭,从1997年的83%,提升至去年的90%。报道于是得出结论说:“过去20年来,使用双语的本地家庭有增加趋势。”

我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影像就是这些不跟孩子讲华语的朋友。他们必然也属于调查所以为的那90%双语家庭吧。

这个由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教育部长王乙康透露的调查报告,延续了建国以来对于华文教育的态度。当年本地华教同左派学生运动、马来亚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千丝万缕的纠葛,使得华文教育成为了高度政治化的敏感课题,政府和社会从来都没有机会,好好地、理性地、专业地辩论它。尽管当事人陆续作古,课题的敏感性余威仍在。但是,再不走出这个阴影,结束毫无作为的现状,代价是会越来越高而且难以承受的。

20180702 learn mandarin 2.jpg

2017年8月19日在新达城举行的母语学习论坛上,学前刊物《小小拇指》和香港设计及文化研究工作室合作举办了两场“个个都好有趣”亲子工作坊,跟小朋友介绍竹子的妙用与趣事,通过游戏互动的方式让孩童学习中华文化。(联合早报)

我这里无意自己去戴上“华文沙文主义”的高帽,只是想请问教育部,关于双语教育的种种政策假设,是否立足于严谨的科学研究?教育部对于当前的华文华语教育成果(考试拿A但是生活里无法表达自如)满意吗?那种误以为人脑犹如电脑,装了华文就没位子装英文的无知,是否还继续主导我们的政策讨论?学术界最新的关于幼儿语言学习的研究发现,有多少被拿来作为决策根据?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8 at 10:49 下午

真正把新加坡族群和宗教凝聚起的语言,不是“英女皇英语”而是伟大的“Singlish”

with 10 comments

李慧敏    2018-4-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2

Singlish虽然亲切,非常具有新加坡特色,但它也相当粗糙。它的存在反映了我们的语言教育,甚至是整个教育体系所存在的一个严重缺陷。

Photo Credit: JON@Flickr CC BY SA 2.0

谈到新加坡的语言课题,绝对不能不谈Singlish!

我们的官方语言有四种:英语、华语(中文)、马来语和淡米尔语(Tamil,印度南方语言),而我们的国语是马来语。

不过真正把新加坡各个不同族群、不同种族宗教凝聚起来的,不是纯正的英语,也不是国语马来语,而是我们伟大的Singlish!

简单来说,Singlish是一种以英语为基础,混杂了新加坡中文、华族方言和马来文词汇的英语,就如加勒比地区的克里奥尔语和出现在巴布亚的皮钦语,以及旧上海带有中国口音的“洋泾浜英语”。

在早期的新加坡社会,多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没有真正学过英语,但却需要以这个语言来沟通,于是将就使用了混杂式的英语。

现在,在任何公共场所里,你都能听到Singlish,一些在这里居住较长时间的外国人,甚至还能说几句地道的Singlish呢。

很多人常认为,只要加上lah、leh等句末语助词就是Singlish了。社会语言学家虽然对这个语言现象做出不同的定义和解释,但由于Singlish不是一个规范的语言,所以大家都有不同的说法。

按我个人的观察,Singlish里有一些被广泛使用的词汇,不过不同种族新加坡人所说的Singlish却有些差别,马来人和印度人的Singlish就跟华人的Singlish有些不同。华人说的Singlish受到南方语言习惯的影响,而且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华文思维。

现在就举几个普遍听到的例句吧!

Why you lai (like) that?

翻译:你为什么这样?

说明:说话的人懒得把like完整发音,所以念成lai。

What he talking ah? I catch no ball!

翻译:他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说明:Catch no ball是直接从福建话“抓不到球”翻译过来,表示没抓到要点。

Want go makan?

翻译:要去吃饭吗?

说明:Makan的意思是吃,是马来语。

Ask so much for what? So kaypoh!

翻译:问那么多做什么?这么多管闲事!

说明:Kaypoh是“鸡婆”的福建话发音。

Singlish对新加坡人来说,已经成了很亲切的沟通语言,甚至已经开始成为我们身分的代表,但是这也成了新的矛盾体。 阅读更多 »

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leave a comment »

赵晓彤     2018-3-8
https://www.hk01.com/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封面图片:视觉中国

导演欧文杰在电影《十年》“方言”想象香港在十年后的城市语言环境变化:普通话才是香港最流通的语言,学不好普通话的人在生活与生计处处碰壁。“方言”是欧文杰对香港未来的想象,而另一华人人口甚多的地域新加坡,则自1979年实施“华人讲华语运动”,广东话以及其他中文方言从此在电台、电视、公营机构消失。英培安是新加坡的著名作家,母语是广东话,见证着新加坡的语言政策如何在三四十年间改变一个地域的语言环境。以下是记者与英培安的书面访问。

问:你对广东话有怎样的感情?

答:我的父母都是广东人,从小到大我和他们都是讲广东话,小时候住在旧楼的板间房里,同楼的邻居也是广东人,大家都讲广东话,所以,广东话不仅是我的母语,也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的生活语言。旧楼有装丽的呼声,我是听香港的广播剧、粤剧与广东流行歌曲长大的。那时候新加坡有个用广东话讲故事的李大傻先生,非常出名,我认识中国古典名著,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榜等,是听他在丽的呼声讲古开始的。我也听了不少他讲的武侠小说,如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女,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等。

小时候我很爱玩,不大读书,但作文还算不错,常在文章里引用一两句成语或古文,可能是喜欢听粤剧与李大傻讲古的缘故。所以推行讲华语运动的衮衮诸公认为,方言会影响学习华语,要学好华语必须要禁止使用方言,我认为是极荒谬的理论。这些读洋书的精英,其实是因为连方言都不会,所以没办法把华语学好。

推广讲华语运动,先是逐渐减少广播媒体上的方言节目,最后是完全禁止。1980年代初,官办的电视与电台已没有方言节目了,私营的丽的呼声虽已没有了香港广播剧,广东流行歌曲,每星期仍保留半小时由该公司的粤语话剧组提供的粤语广播剧。1978年我因为政治原因被内政部拘留过,释放后不能进入媒体工作,所以用孔大山这笔名卖文生活:在《南洋商报》写专栏,也替丽的呼声的粤语话剧组写广播剧。大概写了两年左右,方言节目终于全面禁止,粤语话剧组因此解散。广东话不仅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生活的语言,还曾经是我谋生的工具,我对它的感情如何,可以想见。 阅读更多 »

特选学校与启蒙班的存在意义

with 8 comments

庄永康    2018-3-5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特选学校是洪水猛兽吗?君不见,在新加坡整个政制建构中,比如青年节,比如国民服役,集选区制度,政府组屋的种族人口比例,宗教理事会等等,都围绕着种族和谐而建树良多。试问,要是这么多的国家建构都无法带来种族间的同心同德,那么主要以英语教学而只是多读点华文的特选学校,何故成为破坏团结的代罪羊?

华语里面并没有“吃饱没”这样的表达,但针对一部方言掺杂的本土电视剧,读者却在报上创意地表示,这是个 “吃饱没事干”的制作,低估了观众的智商。另一读者反映,电视剧还一再重播,浪费公众资源。

读者没提,这部被观众视为无厘头的电视剧,还参与红星大奖的角逐!

吊诡吗?不。深看一层,这其实牵涉了新加坡语言与政治的博弈和拉锯,是个很严肃的课题。处理不好,会影响我们华文华语的传习,以及它本应享有的官方语文地位。

护苗保根曾是重要考量

新加坡语言与教育政策的订定,自然要追溯到建国之初的李光耀时代。引进新科技与工业化的同时,也要保留各种族文化的根。同时也因为华人子弟分别来自英文源流与华文源流(后来还多了新移民子女的学生群),华文课程须特别设计。

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加坡教育的成效曾提呈给美国研究机构作专业检讨,得出的结论是,双语教育要是两头不到岸,后果是灾难性的——尤其是无法掌握通往理工与科技的英文。这促使了1987年新加坡全国学校统一以英文作为教学语文政策的出台。

尽管现在看来很仓促,但统一以英语教学的政策,是有段筹备期的。早在1979年,政府便在“华校被淘汰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的理由下,成立了九所特选学校。进入廿一世纪,南华与南侨也加入行列,特选学校数目达到11所。

特选学校,全称是“特别辅助计划学校”,英文简称为SAP,有“幼苗”、“胚芽”的意思。值得指出:护苗保根的构想,源自华社与华文教育界。同步推出的,是在这些传统华校中设立启蒙班学前教育。

“启蒙班”于1992年停办。而目前,虽然特选学校都成名校,但“特选”计划是否过期作废的辩论,正在全国上下,从国会到互联网,激烈展开。 阅读更多 »

来不及聪明就变笨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8-2-15

这些所谓的“双语精英”久而久之也着了自己的道儿,以为寡人真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真有点“高处不胜寒”了。既然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所想出来的“创意”,当然不介意和全世界交流了嘛。

戊戌狗年把新加坡华文华语拉出来溜一圈,看看这头土狗身上长了多少癞痢?去年讲华语运动口号果然一语成谶,多“渎”就可以,正所谓:笑话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新加坡的华文笑话,深究其因,程度低劣也是其一,难怪有人感叹其为“不可收拾”(Top up unavailable here),还有“小的更改也无法在这里”(Small change unavailable here)。然而,即使不识字的白丁也懂得“献丑不如藏拙”的粗浅道理,那么大剌剌地野人献曝,还真是前不见古人。素素认为真正的原因是没有“敬畏之心”,古人之所以敬天地畏鬼神,乃是在大自然和未知面前,知道自己的渺小,如荀子《劝学篇》:“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闻先王之遗言,不知学问之大也。”——好比新加坡有一位多元艺术家,根本不通古琴,竟也能“设计”古琴,道理是一样滴。原来笨者和勇者有一物相似:大家都无惧。

说起来,是行动党政府多年的言行身教,把这种“谵妄”的认知障碍植入新加坡人的DNA。行动党自1959年上台以来,就借助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框架,不断地制造新加坡神话。他们虽然自谦是东南亚的小红点,实则自恃是“马来海洋里的善泳者”。那些“猪哥、掘土”要超赶新加坡的成就,至少得耗上百年的光景。然而,环视我们的邻国,近几年来,在经济、民主方面的改革都和这里并驾齐驱,甚至在吸引中资方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李光耀认为中国需要新加坡“双语优势”的扶持才能与国际接轨。虽然低调说是赶搭顺风车,心里却认为只有他才有资格下指导棋,因为新加坡是资本主义的识途老马,兼手中掌握最尖端的科技管理理论云云,今日回首一看,才知是笑话一则。中国现阶段都要淘汰ATM,过渡到无现金社会,而新加坡的ATM到紧要关头还吐不出钞票,NETS听起来更像笑话……

说回华文华语,这里把那些略懂华文、英文的人称作双语精英,实则人家的文史哲丁点儿没去涉略。韩山元曾一度把“精英”和“精华”稍作曲解:精通英文叫做“精英”;精通华文叫做“精华”,乃是他读书太少的缘故(谷歌一下“含英嘴华”这一条)。因为他的曲解,不过是把人家的谎言/神话坐实:肯定了新加坡有语文精英这回事。而这些所谓的“双语精英”久而久之也着了自己的道儿,以为寡人真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真有点“高处不胜寒”了。既然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所想出来的“创意”,当然不介意和全世界交流了嘛。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5, 2018 at 11:36 上午

开花结狗,十犬十美

leave a comment »

陈定远      2018-2-11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27499/开花结狗,十犬十美

是的,华文“在这里(新加坡)不可收拾”,华文水平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在新加坡,精通华文确实是“没有增加钱”的机会,只有精英(精通英文的人)才有增加钱的机会。呜呼哀哉!

开花结狗,十犬十美,团圆有余,吠吠扬扬迎新春,这些所谓的吉祥语或祝词,是最近在网上疯传的笑话。新加坡为迎接即将到来的戊戌年(狗年),有人别出心裁,以为很有创意,于是商场挂出“开花结狗”和“十犬十美”,让人看了十分碍眼,感觉似乎有些不伦不类,有点“狗”屁不通。

而在新加坡的所谓“唐人街”,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华人聚居的牛车水,也到处竖立了有关戊戌年生肖狗的平面的或立体的词语图像:立体的狗,凶煞人也;平面的贺岁语,很多却变成了口号标语,例如保家卫国、尊老爱幼和居安思危等,而不是充满节日气氛的祝贺词语。这些不合时宜不合场面的词语图像,也遭到许多人的非议和批评。

而在马来西亚,也有人拿了某一国际知名品牌的购物袋,上面印了一个大大的狗字,招摇过市。这狗字代表的是什么?代表走狗?狗日的?还是狗娘养的?名牌购物袋上印有大大的一个狗字,是不是过于突兀?显示出他的无知?

生肖虽然是一种民俗文化符号,但是了解中文含义的人会知道,含狗字的词汇很少有褒义词,用到狗字的词汇绝大部份是贬义的,例如走狗、狗腿子、狗养的、狗日的、狗头军师、狗皮膏药、狗改不了吃屎。日本人也有姓犬养的,感觉听起来并不怎么好听。带狗字的成语也太多了,例如:狗仗人势、狗屁不通、打落水狗、斗鸡走狗、狗血喷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挂羊头卖狗肉、狐朋狗友、狼心狗肺等等,举也举不完。我在网上查了,带狗字的贬义词至少有一百多个,所以,切莫随意把一个大大的狗字印在购物袋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2, 2018 at 11:01 上午

新加坡政府不爱的“方言”,星式英语登入“新英语”殿堂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2-25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6130

新加坡政府一直想要让人民说着一口正确英语,进而推动了“讲正确英语运动”。只是,来自民间草根力道十足、揉进了马来语、福建话、广东话与华语元素的“星式英语”,才是新加坡人的最爱,就在最近,这个英语变体转身晋级成新英语了。

星(新)式英语(或译为星洲英语)是英语抵达新加坡后所衍生形成的英语变体,在英式英语与当地语言如马来语、福建话、广东话与华语等接触后,逐渐发生从句法、语音到词汇的结构性改变,并且稳定地成为一大群人的日常通用语言,语言学家称其为“克里奥语”(Creole language),这个语言不是只是改个口音,加个啦咧啰就好了,而是有一套自成一格的逻辑与规则。2000年,新加坡时任总理吴作栋发起讲“讲正确英语运动”(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认为新加坡既然作为一个国际性都会,新加坡人应当使用“文法上正确”的英语,才能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听得懂本地英语。

这个由政府带头做起的语言政策,实际上就是一个贬低“星式英语”的运动,英语离开其原生地(英国),来到世界上各式各样的地方,举凡美国、加拿大、澳洲、香港等,势必会与因应当地生活需求,产生不一样的模样,这是语言自然演变的铁律,几乎无人能阻挡,因此我们会知道世界上至少有美式英语与英式英语的差别,再者更有港式英语、澳洲英语、纽式英语、菲式英语、日式英语等等,百花齐放的沟通方式。

外国人真心听不懂才讨厌星式英语?

根据社会语言学的研究,星国政府声称外国人对于星式英语持有的负面态度,多半不是来自星式英语本身,更多的是关于本地人与外地人间的冲突,而这样的冲突与新加坡政府计划性地引进外来移民有直接的相关。

拿蓝领移工来说,McKay的研究指出,来到新加坡的移工多半是因为家乡贫穷,所以到达异地讨生活,其中不乏许多英语系国家,如印度与菲律宾,他们在访谈中,会将印度英语或菲式英语与星式英语相比,企图彰显自己国家的英语远远好过星式英语,这样的做法是为了翻转自己在星国被视为蓝领外劳的劣等位置,反过来用英语能力来证明自己并不逊于“高尚的”新加坡本地人。

如果是白领外国人,另外一份De Costa的研究,则针对一位中国留学生进行探讨。这位女孩的专业是设计,透过新加坡政府吸引外国人才的奖学金计划,她得以以专业白领的身分,来到新加坡求学。研究者参与在课堂的过程中,发现这位中国女孩刻意在课堂交流中坚持使用她认为的“标准英语”,而不要被本地同侪的星式英语给“带跑”,以企图维系她是星国政府政策支持下的“专业人才身分”,换言之,并不是因为星式英语难懂,而是她希望藉以区隔出自身的优越性。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