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身份认同’ Category

电影《疯狂亚洲富豪》展现的是真实新加坡吗?

leave a comment »

关键评论/吴象元 2018-4-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4474

有报导称这部电影为“给新加坡的一封情书”,毕竟它包括东南亚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如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饭店、滨海湾花园和鱼尾狮。

改编自关凯文(Kevin Kwan)畅销小说的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预告片最近发布,剧情描述新加坡富豪之子尼克,带着美国华裔女友瑞秋(由吴恬敏饰演)回乡参加好友婚礼所引发的一连串故事,而片中画面也引起“是否为真实的新加坡”的讨论。


《疯狂亚洲富豪》预告片

关凯文为出生新加坡的美国作者,他于星国接受教育直到11岁移民美国,其作品背景大多设定在亚洲,而《疯狂亚洲富豪》是其成名作,和《中国富女友》(China Rich Girlfriend)、《富人问题一箩筐》(Rich People Problems: A Novel)为三部曲。

报导称这部电影为“给新加坡的一封情书”,毕竟它包括东南亚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如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饭店、滨海湾花园和鱼尾狮,然而评论者表示,片中从男主角朋友到酒会客人,都是华人面孔,但事实上新加坡是亚洲最多民族的国家之一,拥有四种官方语言和大量移民:华人占其人口的74%,其次为马来人(13%)和印度人(9%),而预告片中唯一出现的非华人面孔,是替主角开门的两位泊车小弟。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 2018 at 2:51 下午

真正把新加坡族群和宗教凝聚起的语言,不是“英女皇英语”而是伟大的“Singlish”

with 10 comments

李慧敏    2018-4-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2

Singlish虽然亲切,非常具有新加坡特色,但它也相当粗糙。它的存在反映了我们的语言教育,甚至是整个教育体系所存在的一个严重缺陷。

Photo Credit: JON@Flickr CC BY SA 2.0

谈到新加坡的语言课题,绝对不能不谈Singlish!

我们的官方语言有四种:英语、华语(中文)、马来语和淡米尔语(Tamil,印度南方语言),而我们的国语是马来语。

不过真正把新加坡各个不同族群、不同种族宗教凝聚起来的,不是纯正的英语,也不是国语马来语,而是我们伟大的Singlish!

简单来说,Singlish是一种以英语为基础,混杂了新加坡中文、华族方言和马来文词汇的英语,就如加勒比地区的克里奥尔语和出现在巴布亚的皮钦语,以及旧上海带有中国口音的“洋泾浜英语”。

在早期的新加坡社会,多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没有真正学过英语,但却需要以这个语言来沟通,于是将就使用了混杂式的英语。

现在,在任何公共场所里,你都能听到Singlish,一些在这里居住较长时间的外国人,甚至还能说几句地道的Singlish呢。

很多人常认为,只要加上lah、leh等句末语助词就是Singlish了。社会语言学家虽然对这个语言现象做出不同的定义和解释,但由于Singlish不是一个规范的语言,所以大家都有不同的说法。

按我个人的观察,Singlish里有一些被广泛使用的词汇,不过不同种族新加坡人所说的Singlish却有些差别,马来人和印度人的Singlish就跟华人的Singlish有些不同。华人说的Singlish受到南方语言习惯的影响,而且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华文思维。

现在就举几个普遍听到的例句吧!

Why you lai (like) that?

翻译:你为什么这样?

说明:说话的人懒得把like完整发音,所以念成lai。

What he talking ah? I catch no ball!

翻译:他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说明:Catch no ball是直接从福建话“抓不到球”翻译过来,表示没抓到要点。

Want go makan?

翻译:要去吃饭吗?

说明:Makan的意思是吃,是马来语。

Ask so much for what? So kaypoh!

翻译:问那么多做什么?这么多管闲事!

说明:Kaypoh是“鸡婆”的福建话发音。

Singlish对新加坡人来说,已经成了很亲切的沟通语言,甚至已经开始成为我们身分的代表,但是这也成了新的矛盾体。 阅读更多 »

星洲政府强调正统排斥“劣质英语” 英国文化协会Singlish班撑多元

leave a comment »

明报新闻网/罗睿琪     2017-11-17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117/s00014/1510854903823

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开办星洲英语课程及茶叙,助参加者了解星洲英语及标准英语的分别,学习如何自如转换。图为上课情形。(网上图片)

新加坡向来视标准英语为正统,反对使用夹杂福建语、马来语等词汇或语法的星洲英语(Singlish)。不过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近年开办的星洲英语班与工作坊,令围绕星洲英语的争论再受关注。协会向本报表示,近年当地民众对了解星洲英语的兴趣有增无减。协会总监亦撰文称,星洲英语是各个社群的“粘合剂”,应与标准英语并行不悖,以保存当中蕴含的多元文化身分要素。

解释两者差异 助转换自如

“Don’t play play!”(不要玩玩,认真点!)一群在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聚首的民众,听罢这句典型的星洲英语不禁莞尔。这是协会主办的星洲英语课程的其中一幕,透过角色扮演、游戏与小测验,学员可了解星洲英语与标准英语的分别,学习自如转换。今年3月,协会亦为侨居星洲的外籍人士定期开办星洲英语茶叙,助其适应新加坡独特的语言环境。

新加坡英国文化协会研究及再行销经理德瓦萨加扬(Poovan Devasagayam)向本报表示,星洲英语班最初是应公营部门邀请举办,让部门员工了解商务环境中如何恰当应用两种语言。由于参加者反应和效果良好,协会开始面向公众开办同类课程。过去4年,参加星洲英语班的民众超过200人。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国族认同的几个层面

leave a comment »

纪赟     2017-9-2017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158911.html

我相信就像梁文福1990年代与2015年两个版本《新加坡派》中所展现的小我与大我,其中历史的沉淀与集体记忆,才是真正新加坡国族认同的核心所在。

国族认同这一概念在社会学界有不同的界定方式与内涵外延,就民族主义的立场而言,则一般认为国家作为一个制度性架构与实体性组织,它起到了维护具有国民特质的共同文化、生活方式,并实现物质与精神目标的作用。

因此,作为特定群体中的个体,就有一定义务认清自己所归属的群体,以获得合力并从中获得具体或抽象的利益,而国族认同也就在此过程中产生。

而自由主义学派则认为,国家是契约形成以保护其中个体私利,以防止其利益受到侵犯的政治共同体。因此,国家认同就是一种利益置换,即以国家能满足群体需要为前提,来认可国家的政治权威。也就是说,这种认同是以民主选举制为具体形式,所表现出来的意志选择的结果。

然而,由于现代社会崇尚多元化带来的必然利益区隔,因此自由派又会强调相互妥协、利益共享与求同存异,以此维护国族延续的共同体。在此并不强调文化、民族、宗教等共有属性,而是将遵守宪法与各项具体法律条文与公共道德,作为整个政治共同体的基础。从上面可以看到,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以规约的形式推行一个国族共同的认同底线。

就历史而言,新加坡的国族认同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形成过程。新加坡本身绵长的英属殖民地史,加上主体为移民社会的性质,更因为旧殖民当局分而治之的统治策略,所以长期以来本地居民的本地化国族归属意识本就淡薄。 阅读更多 »

“东……其实我们叫‘亚细安’啦”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9-21
https://www.facebook.com/wanahboytw/photos/a.468062560021517.1073741828.468057076688732/793375737490196/?type=3

如果李显龙作为一国领导人,在这个访谈中,没有那个语塞不到一秒的自我意识,而真的依了中国记者用了“东盟”这个词,那么讲华语运动就可以真的废了,直接把这个业务外包给中国的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就可以了。

李显龙应李克强邀请访问中国,新加坡网友纷纷嘲讽李显龙,只能获得中国第二重要的人(second man)来迎接他,新加坡与中国间的关系本来就很诡异,我没有要谈论李显龙此行的地缘政治意义,引起我注意的是他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的措辞。

新华社记者提到新加坡将是明年度“东盟”(ASEAN,台湾叫“东协”)的轮值主席国,将可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衔接中国与东南亚区域之上?

新加坡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作为一个官方语言包含华语的国家,李显龙在面对他国记者的提问时,守住了新加坡作为华语使用国家的尊严。

他差一点就同中国记者用了“东盟”这个词,他在前面两句话刻意避开,只说“我们作为协调国、我们作为主席国”,后来下一句话,真的需要把这个词说出来时,李显龙首先发出了“东”的音,然后顿了一下,说“其实我们叫‘亚细安’”,接着的所有的谈话,他都使用“亚细安”一词,而换成新华社记者再也没有提到ASEAN这个词。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1, 2017 at 1:11 下午

不以中国大陆为中心的“华人想象”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9-14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6764/不以中国大陆为中心的“华人想象”

香港《南华早报》新加坡专栏作家Wee Kek Koon在文章 “Why ethnic Chinese in Southeast Asia don’t owe their loyalty to China”,书写东南亚华人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心理距离,当中写下这样的一句,俨如告别中国大陆:

China is to most of us what Britain is to most Americans or Australians with British antecedents: the country of our ancestors, but not ours.


《双城对倒》提过,这种论调其实并不新鲜;1956年的《马来亚学生报》文章〈做一个堂堂正正的马来亚人〉便曾这样说:

有人根据马来亚华人和中国在文化上的联系(例如语言文字和风俗习惯等等)来诡辩说:华人只能够把马来亚当作第二故乡,不应当作祖国,其实,这也是很幼稚的说法。让我们把眼界放大一点,看看英国和美国,看看埃及和阿拉伯国家,或者看看中国和日本吧。谁能够武断说这些国家文化上没有密切的联系呢?他们在血缘上,人种上和地理环境上不是同样关系密切吗?可是它们却是各自独立的国家。由此可见,问题并不在于文化的联系和种族血缘的关系,主要的决定因素还是经济生活和政治的利益。除非华族不打算在马来亚过和平安静的生活,不然,他们就只好面对现实地效忠马来亚,把马来亚当作永久的故乡,作一个堂堂正正的马来亚人,才能谈得上争取本身的利益,并且为独立的事业而贡献一切!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藏画,写实派画家蔡名智1959年画的油画《国语课》,捕捉了一个时代的激情与狂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8, 2017 at 3:58 下午

华人与华侨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7-9-18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917-795956

前者在政治上是外国公民,尽管在文化上认同中华文化,但不会把自己视为中国的一部分。后者是旅居海外的华侨,在政治上效忠中国,思维定位以中国为参照点。

在新加坡,混居着不同阶段的华人华侨,各自群体都不小,有必要不时反躬审视自己的定位,对他人也要有多几分理解和体谅。(海峡时报)

上周,我到福州参加华文传媒论坛,有来自近60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位代表参加。两天下来,颇有感触。

从与会嘉宾在论坛上的讲话和文章可以看出,他们对华文传媒的定位与角色的论调基本分两种。一是主张“把自身定位为当地华人的本土媒体,而不是引进的中国媒体”;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上,它们愿意整合资源,协助开展招商、交流、考察合作,也愿意传播中华文化。

一是把自己定位为“祖国面向海外华人的一块舆论阵地,担当着宣传国内政策、引导舆论方向的重任”;对“一带一路”,主张大力宣传,讲好中国故事,配合建设项目的顺利实施。

持前一种态度的多是华人,而后者则多是华侨。两者的政治效忠对象不同,出发点也不同。前者在政治上是外国公民,尽管在文化上认同中华文化,但不会把自己视为中国的一部分。后者是旅居海外的华侨,在政治上效忠中国,思维定位以中国为参照点。

有趣的是,即便是华侨,对待中国和“一带一路”新闻也有不同的处理态度。

一种态度是“应特别杜绝‘内宣外用’的现象,应以消除当地民众疑虑,促进百姓理解为首要职责”;“要尊重对方治国理政的不同选择,对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同看法,在平等互利、开放包容的基础上建立全球命运共同体,最终达到全球共赢”。

但更多的是认为“我们华文媒体要发挥先锋作用,主动宣传,表彰中国和世界人民英勇奋斗、勤劳建设的可歌可泣的精神和事迹;要尽情讴歌‘一带一路’光辉灿烂的建设成就,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唱赞歌、谱颂曲”。

后一态度持有者自豪地举例,2014年李克强访问意大利时,中国驻意大利使馆特别要求某报“在领导人到达当天出版中意华文特刊,作为唯一一份华文报纸供国家领导人参阅”。该报社长兼总编辑认为,“这是我们面临的第一道重大考题”;该报“特刊出来后,反响很好,外交部和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给了我们很高的评价”。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8, 2017 at 3:5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