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奖学金得主只是读书厉害,凭什么享有工作特权?

with one comment

黄和栋      2017-10-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19-618

PSC奖学金得主的奖励制度,最大问题在于“护航”。如果我们要的是人才,而不只是“专”才,就不应该在职场评估时,给予这批PSC奖学金得主优待特权。他们既然被视为人才,本来就应该能人所不能,要比一般人出色,对他们要求高才是正确,所以应该特别为他们量身打造一套标准更高的评估系统,像现在这样,变相降低对他们的表现要求而进行保送,根本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谢静怡制图)

我们在职场上,尤其是政府部门,常会看到一些新人擢升得特别快,但实际上他表现可能并不是很出色,一问之下,哦,原来他是公共服务委员会奖学金(PSC scholarship)得主,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优质生”(scholar)。

这个行头在本地是很吃得开的,以职场新人来说,拿到手了之后就等于有比别人更高的机会受聘,而且只要工作时不行差踏错,还能扶摇直上,前途受保障。但时至今日,尤其政府不断强调“唯才是用”,这个数十年前开始实施的机制,有与时并进吗?

奖学金得主工作表现未必一定好

日前,我国校长学院(Academy of Principals)院长Belinda Charles在接受亚洲新闻台访问时,针对这个奖学金得主机制,提出置疑。

她说,当初政府启动这个机制,是因为开国初期,我国需要有卓越思考能力者,于是提供这批奖学金得主发挥所长的时间和空间,以期他们能在未来成为国家领导人。但或许是奖励过于优异,数十年来形成了一个观念:你是PSC优质生,就能确立被保送的前程,致使家长也将孩子学习的目标放在获取奖学金上面,甚至会尽可能让孩子报读“出产”PSC奖学金得主的学校。

她认为这个想法需要改变,而作为“罪魁祸首”的PSC奖学金所带来的奖励制度也应该改变了。不过,她并没有提出具体改变的方案。

在问到有人说PSC奖学金得主考取了好成绩,所以理应给予奖励,Belinda Charles回以疑问:但工作上的奖励是他们应得的吗?她举例,优质生被保送到学校教书,有些展现了能力,有些却差强人意,甚至完全不能胜任教书这份工作。那并不是智力的问题,他们是聪明的,但就是不会教书。

这一回答,与其说是突破盲点,倒不如说其实我们都明白,不明白的是为何政府一意孤行推行这样的以学业成绩为指标,决定一个人职业未来的政策。

学识渊博并不表示会传授知识

以Belinda Charles提到的教书工作来说,回想起当年大学上课的情景,所有系讲师都是博士级人马,却不是每个都教得好。有些一上课就拿出镇山之宝——那不知使用了多少年的讲义,然后一字一句照念,让学生闷到抽筋;有些上课时口沫横飞、口若悬河,却是不着边际地讲了一大轮与课业无关的闲事;还有拿着自己印制成书的博士论文当教材使用的,林林总总,各有各精彩。你说他们不行吗?绝对不可能,在他的领域里他是专家,学识渊博,但就是不懂得如何将他满腹知识有效地传递给莘莘学子们。

说穿了,这道理并不难懂,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专长,专长正因为是“专”的,才叫专长,同样的领域里也会再细分为不同的专长,所以你读书厉害,并不见得你教书就了得;你很懂得吃,并不表示你就能烧得一手好菜;你电影评论写得好,并不表示你就会导戏。就这么简单。反正就是不能一概而论,要懂得把适合的分配到适用的地方。这,就是PSC奖学金制度有待解决的问题。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本岛最后一个甘榜 村民对其前景感担忧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0-7
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1007-sg-kampong/3848352.html

甘榜罗弄万国的鸟瞰图。(照片:Nadarajan/TODAY)

甘榜罗弄万国(Kampong Lorong Buangkok)缓慢的节奏最近被打乱了,由于本周的国会对这个地方重燃兴趣,这里的村民也变得更为忙碌。

据《今日报》(Today)报道,在新加坡本岛这最后一个甘榜村落,村民已准备好迎接“入侵者”。一名记者本周早些时候前往甘榜罗弄万国,一名活泼的妇女走近记者并用华语问道:“什么事?又是记者?你要问我对这个甘榜的感觉,对吗?”

65岁的孙梅虹对甘榜罗弄万国的不同时代了如指掌——从1970年代中旬的大水灾到它目前令新加坡人和海外游客好奇的状态。

毕竟,她并非普通的村民。对一些村民而言,在这里住了62年的孙梅虹是他们的“头家”(老板);另有部分村民把她当成自己的房东,因她管理村子里的大小事务。她的父亲、已故孙朝坤在1956年买下这个甘榜目前所在的土地,并开始用低廉的价格出租给马来和华人家庭。

住在甘榜罗弄万国的数十年里,孙梅虹见过各式各样的访客,从游客到学生到总理本人。

对甘榜罗弄万国的26户人家来说,居住在新加坡最后一个甘榜是一项荣誉。

甘榜罗弄万国的景象与我国其他地方很不同。(照片:Raj Nadarajan/TODAY)

然而,他们纵使有真正的甘榜精神,欢迎每位访客,却不喜欢被看作是令人好奇的没落的部落族人,沦落为古色古香鱼缸里的展示品。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方式感到自豪,希望得到其他人的尊重。

不过,甘榜虽然一直都有大批访客,但现在的情况可能会让村民们更加忙碌。本周早些时候,在宏茂桥集选区议员殷丹博士就保留其负责选区惹兰加由(Jalan Kayu)的绿地和遗产提出休会动议之后,甘榜罗弄万国再次回到聚光灯之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8, 2017 at 9:34 下午

首任民选总统是谁?林瑞莲质疑政府诚信

with 2 comments

柏克乙      2017-10-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04-522

“主权在国会”符合新加坡的宪政精神,也是强有力的论据。只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修宪辩论时不强调这一点就好?政府拿出“听取总检察署建议”的说法,会让国人产生决定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个法律定义问题的印象。

(谢静怡制图)

我一个从事房地产中介的朋友喜欢引述业内的一句谚语: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misrepresentation,意思是警告经纪别为了完成交易而信口开河,最终因为陈述不实而惹上官非。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在国会提出名为《从黄金辉总统或王鼎昌总统算起,是政策决定还是法律问题?》的休会动议,引发她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之间的激辩,让我想起了这句话。

林瑞莲:政府称“听取总检察署意见”有误导国会和国人之嫌

林瑞莲质疑人民行动党政府在推动民选总统保留选举机制的修宪辩论时,有误导国会和国人之嫌。她表示,李显龙总理在解释为何首任民选总统从没有被国人投票选出的黄金辉算起,而不是由第一次选举所选出的王鼎昌时,提到了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从黄金辉任期算起。但是,当在2011年参加总统选举的候选人陈清木入禀最高法院,挑战政府把黄金辉作为首任民选总统,因而得以在2017年总统选举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合法性时,副总检察长哈里古玛却在庭上表示“总检察长无权告诉政府应从什么时候算起”,而总检察署的建议也与案件“无关”。

她指出,既然哈里古玛在法庭上明确表示,“总检察长无权告诉政府应从什么时候算起”,而总检察署的建议也与案件“无关”,那么政府在国会修宪辩论时,所提到的“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后”决定以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具有误导性的。换言之,首任民选总统到底是黄金辉还是王鼎昌,根本就不是貌似具有客观意义的法律定义,而是充满主观认定的政治决定。

尚穆根:主权在国会国会才有权决定谁是首任民选总统

尚穆根强烈反对林瑞莲的指责,极力表明“主权在国会”的立场,也就是说只有国会才有权力决定到底谁才是首任民选总统,连法庭也同意这个立场,所以才判决陈清木败诉。既然“主权在国会”,总检察署的建议当然也就无关紧要了;政府咨询总检察长听取意见,只是要确保没有任何违法的问题。尚穆根还刻意引述李显龙总理当时对国会的陈述,来总结他对林瑞莲的反驳:“我们听取了(taken) 总检察长的意见。我们将从第一个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总统算起,换言之,是黄金辉总统。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到了第五届民选总统了。我们也必须定义迄今为止所有民选总统的种族身份。这实际上不存在疑问,但作为法律问题,我们必须做出定义。”

修宪辩论时为何不强调“主权在国会”?

“主权在国会”符合新加坡的宪政精神,也是强有力的论据。只是很多人会问,为什么修宪辩论时不强调这一点就好?政府拿出“听取总检察署建议”的说法,会让国人产生决定黄金辉为首任民选总统是个法律定义问题的印象。事实是国会多数党组织政府,国会的决定也就是政府的决定,所以这是个主观的政治判断。况且,总检察长到底具体建议了什么,建议书至今还没有向国人公布。

尽管法庭已经就陈清木起诉案判政府胜诉,林瑞莲的休会动议所引发的辩论,恐怕会继续在司法以外的社会舆论延烧。在司法上,“主权在国会”不容挑战,但在政治上,政府在表明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时所给的陈述是否有不尽不实之嫌,或许就见仁见智了。阅读全文»

【禁不住的影像】陈彬彬:被禁后还能如何拍摄?

leave a comment »

蔡倩怡      摄影:部份图片由受访者、M+提供     2017-9-26
http://bkb.mpweekly.com/【禁不住的影像】陈彬彬:被禁后还能如何拍摄?

讨论电影当下的发展,技术普及以致门槛降低是常见的说法。但拍摄电影真的变得容易吗?没有说下去的,是电影仍受各种规范,如资金与审查。自由的空气,让影像肆意飘荡。但在某些国度,拍摄电影仍像秘密行动,拍摄者只能寻找独有的生存之道,也反复尝试跨越禁令。伊朗的麦马巴夫曾被囚禁,流亡他乡才能持续创作;新加坡鲜有的纪录片导演陈彬彬,从直述历史转向更迂回的叙事;还有我们熟悉的中国,赵亮的摄影机紧紧跟随上访的人民。每个闭锁的国度,也有关于禁绝与对抗的故事。

导演陈彬彬

陈彬彬在访问中很寡言,每道问题也只轻轻回应。她的作品,却在沉默中布满尖锐的刺,刺中政权之痛。她广为人知的,是前作《星国恋》(2013)。作品被新加坡政府列为禁片,不得在境内公开放映。沉默的新加坡人,连禁绝也显得稀少,因为长久也欠缺对威权政府的反响。然而,终于出现了眼前沉默的导演,以作品发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7 at 1:13 下午

李显龙黑白脸,行动党双簧戏:一手搞族群分裂,一手吁社会团结

with one comment

否极泰来    2017-9-29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9/blog-post.html

李显龙在总统直通车选举前,利用保留选举,国会/法庭推诿责任的方式,撕裂新加坡各种族间的和谐。直通车一过,李显龙就变脸,高声呼吁国人团结一致。这种迷惑新加坡人的套数,已经是一种惯例,屡见不鲜。

当然,演戏也要演全套。李显龙除了落力演出外,人民行动党的要员也要参加,一起唱双簧,这样才能取得最佳效果。因此,除了李显龙外,吴作栋和尚达曼也一起呼吁国人,团结的重要性。即使直通车上任总统,虽然有争议,但是新加坡人应该抛弃成见,我们现在和以前比较,有更多自由,害怕也减少。

这套双簧的黑白脸,表面上告诉国人,行动党是具有自我监督的能力。行动党党内,不是只有一种声音,因为,有些领袖也承认,总统选举制度的不完美,有争议。达曼说他并不认同,他同僚的每一个策略。更有部长说,这有风险和政治代价。

假自我监督,真集体迷思

但是,他们只有一个目的——一党独大。正如吴作栋说的,告不告,取决于是否有兄弟情。既然大家都是行动党同志,目标当然一致。什么自我监督,其实就是建立在集体思维上。不论,意见是否同步,大家的目的,就是要维护和继续一党独大。

而表面的自我监督,就是要迷惑选民,误导新加坡人,双簧戏里,行动党内部的确具有制衡的力量:最高领袖,也要听取其他领袖的不同意见。但是,说白了,所有的领袖,不论赞成还是反对,还是有些意见,最后,同志们还是集体迷失,集体迷思,有时唱双簧,有时扮演黑白脸,迷惑国人。

偏偏新加坡人看了双簧,见了变脸,还是依然相信,行动党精彩的一党独大演出。甚至,也跟主流媒体一样,参与演出。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9, 2017 at 7:40 下午

剧场《一堂课》和其启示录

with one comment

狮子岛上     2017-8-14
https://singaporeandiary.wordpress.com/2017/08/14/剧场《一堂课》和其启示录/

有两位来自中国的观众,在散场前讲出观后感:居民代表和观众的互动,为他们示范了在民主的环境之下,什么叫作聆听;聆听对方的心声,来肯定所将做出的决定。而聆听真是新加坡社会近年所缺乏,却是不可或缺的主要因素。

上个月初,我出席了由新加坡剧场之一的戏剧盒(Drama Box),所举办的参与性剧场(participatory theatre),《一堂课》。

海外的读者或许知道《一堂课》。在两年前的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初登场之后,这出戏剧分别在台湾和荷兰的鹿特丹演出。而上个月的十二场演出当中,分成三个星期,于三个不同的区域巡回公演。每一周的演出,分成两场英语,两场华语进行。而三个区域中,一个在繁华的Bugis,两个则在中产阶级的Toa Payoh和Hougang。有两晚的演出因为大雨,地点不适合演出而取消。

剧目是这样的:一个虚拟老旧市镇正要盖地铁站,区内的七个地点之一,为了这地铁站而需要被拆迁。这包括了:沼泽地、旧货市场、给草根家庭居住的租赁组屋(香港的公屋、台湾的国宅)、祠堂、供南亚劳工在周末聚集的电影院、湿巴刹(类似香港的街市)和为前嗜毒犯提供社会协助的中途之家。而市镇的居民代表(从十二名到十五名不等)和台下的百余名观众,被赋予了一种,令很多香港人羡慕不已的权利:投票。居民代表在每晚的戏剧开始,进行第一轮的普选,选出该拆迁的地点。观众也会在协调员的请求下,去心目中该拆迁的地点站立,便讲述为何要拆某个地点。紧张的剧情来了,居民代表经过最后的二十分钟讨论后,时而达到共识,时而达不到。如果达不到共识的话,他们就把地点拆迁的投票权力交给观众去。观众票数的百分比,一定要超过50%。如果没有的话,拆迁地点的决定权,就会交回给政府去定夺。顺便提一下,每晚的剧场都会找来专家,来分析拆迁地点的优点,为观众提供了思考的空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5, 2017 at 9:07 下午

新加坡两代总理同日讲话:李显龙聊糖尿病,吴作栋谈下代领导

leave a comment »

澎湃新闻/高行     2017-8-21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69900

8月20日,新加坡举行国庆群众大会和一系列庆祝活动。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前总理、荣誉内阁资政吴作栋分别发表讲话。在本届政府任期过半,且李显龙曾经宣布的退休年限——2020年即将到来之际,“未来”成为新加坡的两代领导人不约而同关注的主题。

不过,与李显龙主要关注教育、科技及国民健康等主题不同,吴作栋则谈及新加坡未来需要什么样的人来领导这个国家的问题。

一位在新加坡居住的华人告诉澎湃新闻,尽管新加坡法定的国庆日是每年的8月9日,但按照惯例,9日当天举行的一般都是庆祝性质的活动和仪式。而较为正式的、旨在阐述下一步政策的领导人讲话则选择在8月20日左右举行的群众大会和庆祝活动上发表。

李显龙演讲被指“大题小做”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在演讲中,李显龙把发展学前教育、发展智能科技、建设“智慧国”和对抗糖尿病作为主题。

李显龙表示,未来5年,新加坡政府将把用于推动学前教育发展方面的经费翻一番,达到17亿新元(约合人民币83亿元),并争取在2023年之前,让每三个学前儿童中就会有两个在政府或政府支持的学前教育中心就读。此外,专为5岁和6岁幼儿提供平价优质教育的教育部幼儿园将从15所增至50所。

在谈及建设“智慧国”时,李显龙表示,所谓“智慧国”不仅仅意味着电脑、高科技等“年轻人的玩意儿”,而是意味着要让不同年龄段的人群都从新科技的发展中受益,并充分利用信息科技的发展去制造就业机会、创造新商机、提高生产力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2, 2017 at 5:1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