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人权观察组织抨击新加坡言论自由进一步收紧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20-1-15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20/01/人权观察组织抨击新加坡言论自由进一步收紧/

人权观察组织(HRW)于昨日发文告,抨击新加坡政府对国内原已受限的言论自由,施加更多的钳制。

文告提及去年10月生效的《防假消息法》,让我国部长可以宣布某个网络贴文为“假消息”,并发出指示要求更正。若不遵从可招致刑事惩处。

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菲尔·罗宾逊(Phil Robertson)批评,新加坡长期来不容忍言论自由,而有关防假消息法恐将用以让异议人士沉默。仅仅是该法的存在,就足以让那些网络异议自我审查。

去年11月下旬,前进党毕博渊(Brad Bowyer)成为首位被政府援引上述法令,要求更正贴文的人士。紧接着,包括来自澳洲的脸书专页State Times Review (STR)、新加坡民主党和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律师,都相续被相关部门要求更正网络贴文。

此外,文告抨击新加坡当局也用现有法律来惩罚参与和平表达异见或参与集会者,诸如社运份子、律师、网络媒体都面对检控、刑事诉讼等,例如范国瀚和民主党党要陈两裕,因为脸书贴文于去年10月被判藐视法庭罪成立。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Human Rights Watch Report on Singapore 2020

“天然独”和“天然英”是师出同门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20-1-15

【同温层】

有人在脸书吹嘘,说大选前夕,台湾友人在网上发帖:拍胸脯保证韩国瑜一定赢,使得“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他难以苟同,因为他认为“造势不一定化为选票”……其实,临门一脚前的忐忑,这点小聪明谁会没有呢?只不过说出来会成笑话,否则“大热倒灶”这四字词就不必造出来了。连老奸巨猾的蓝营名嘴都会看漏了眼,他算老几啊,浩练!

韩国瑜这一路走来,不断有名嘴说:他不应在同温层里抱团取暖,而是要走出来拉拢中间选民——谈何容易!人是群居的动物,一生都是在同温层里打滚;无论成功、失败,快乐或者忧伤都要和人分享。真正能够做到遗世独立的,只有出世的修行者。不过,话说回来,只要你的政治理念能够符合大众的期待值,中间选民自然会向这个同温层靠拢(民进党人又何尝不是活在同温层里?)。台湾的确是风向变了,自2018年底的“讨厌民进党”到2020年初的“害怕共产党”,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纽约时报》有篇文章标题是《蔡英文的幸运  习近平的愚蠢》是很有道理的。

【“天然独”和“天然英”】

台独在台湾一路来都有市场,从党外的《美丽岛杂志》到民进党的成立,已经有40余年的历史。起初或许只是“讨厌国民党”,后来则是要一边一国。而近期这些台独分子从莘莘学子的课纲下手,从国文、历史、地理及公民四科的“微调”,剪断中华文化的脐带,造成年轻人的“天然独”,如今已然成气候。 阅读更多 »

追求民主自由的台湾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20-1-14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0/01/blog-post_14.html

一个生肖轮过去了,台湾人所崇尚的“民主自由,相信台湾”的信念没有改变。我也相信“全世界最爱台湾的,是台湾人自己”,台湾人身历其境,因此最明白。至于我们,始终只是身在局外的旁观者。

台湾有情

新加坡人喜欢到台湾旅游,寻找夜市小吃,这十多年来已蔚然成风。昔日我常到台湾的军事基地进行交流,见证早年老军人坚决“反攻大陆”到后来大幅度裁军的历程。离开相关行业后,我依旧喜欢到台湾感染当地的生活作息。

新加坡建军的时候,以色列协助武装部队建立陆军,台湾则培训空军和海军。1975年4月,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台湾行政院院长蒋经国签署“星光计划”,让新加坡武装部队到台湾进行军事训练。新加坡独立初期,台湾到鸟不生蛋的裕廊工业区投资设厂,珍珠坊的大星百货公司将台湾产品带到新加坡,新台的关系密切。

考完中四最后一张考卷,有将近半年的空档期,我在飞禽公园后面留芳路的台隆造纸厂工作,那是一家台资公司,台湾技师认真工作,不吝赐教的态度叫我大开眼界。

1949年,我素未谋面的堂伯父原在广州陈李济药行工作,决定跟着国民党度过台海,最终这名“外省人”在台北落地生根。41年后,我素未谋面的堂姐咏琪(堂伯父的女儿)手上拿着一份早已被夷为平地的旧地址,面对着早晨开始繁忙起来的车水马龙,感到十分无奈。她站在禧街的旧警察局前,随意问个过路客,是否认识信封上的名字。

咏琪在三百万人口的城市中寻找一个名不经传的普通人,形同大海捞针。但就是这么巧合,她问的是一位不舍得离开,每天都回来找寻记忆的老街坊。就凭这一问,她找到了我们的新地址登门造访。那个晚上,我认识了咏琪,也体会到台湾人的坚持。

咏琪患癌离开人间,走前的几个月活得很开心,还去了一趟梦寐以求的美国迪士尼乐园,圆了童年的梦想。

当然,咏琪只是代表我跟台湾曾经有过一段疏远的亲情。在台湾更深切感受到的是当地对中华文化的执着,社会充满民间自发的动力,教育普及化,公民意识高,人情味浓厚,整体感觉良好。

两党轮替

由于台湾跟中国关系的特殊性,总统选举的造势活动制造了广大民众亲中或台独的激情。2000年,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总统,开启政党轮替的格局。不论是蓝营的国民党或者绿营的民进党当家,台湾是个和谐的社会,这是台湾珍贵的包容性特质。

台湾出现蓝绿阵营的起源可追溯到1979年12月10日,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社会人士组织群众游行及演讲,提出民主与自由的诉求,最终引起警民冲突。被逮捕的党外人士如后来的高雄市长陈菊,副总统吕秀莲,以及辩护律师谢长廷、苏贞昌与陈水扁等,都成为数年后“非法成立”的民进党的核心。可以这么说,我们所看到的具有“包容性特质”的台湾,曾经经历过一场社会运动,最终打破早年国民党长年垄断政治权力的格局。阅读全文»

为何蔡英文赢新加坡人会难过? 网曝:几乎都韩粉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新闻网     2020-1-13
https://udn.com/news/story/12702/4285673

一名网友PO文提到,他在YouTube上看到一名新加坡YouTuber对于蔡英文能胜选感到非常不悦,甚至对于韩国瑜败选感到相当难过。记者季相儒/摄影

2020年总统大选才刚落幕,民进党的蔡英文以超过817万票成功连任,击败对手韩国瑜及宋楚瑜,但新加坡却有YouTuber对这样的结果感到不满。昨(12)日一名网友在PTT上PO文提到,这两天他在YouTube找韩粉网红,看看有哪些夸张的影片及说法,随后他便看到了一名新加坡YouTuber对于蔡英文能胜选感到非常不悦,因此好奇询问“为什么蔡英文赢了新加坡人不爽?”

原PO在文中PO出一段影片,并表示原本想找一些韩粉网红,看看有没有他们对于韩国瑜败选的说法,没想到YouTube演算法竟跳出了一位新加坡YouTuber分析台湾总统选举的影片。影片中可看见,一名中年新加坡男子对于韩国瑜落选感到相当难过,甚至以“蔡英文赢了,台湾输了”作为影片标题,还不断提到“蔡英文当选,台湾迟早会发生战争”等字眼,预言台湾未来是“凶多吉少”,影片最后还整个崩溃大哭,让原PO感到相当傻眼,因此询问广大网友“为什么新加坡人看到蔡英文赢成这样,要如此如丧考妣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4, 2020 at 1:21 下午

请马国大学生当清洁工 背后的猫腻比你想的还惊人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李国豪    2019-12-10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1210-3448

本地企业究竟为什么要以高于一般马国客工的薪资,以及一个非常暧昧的职称来招聘马国大学毕业生,还为他们申请比较“高级”的就业准证?在商言商,他们当然没有那么好心……

日前一间本地公司开出2400元的月薪招聘马国大学毕业生担任清洁工。(李国豪制图)

上周新马两地互联网疯传本地一家公司,开出2400元的月薪待遇,征聘具大学学历的马国人当清洁工的对话截图。

该公司的招聘贴文指出,他们打算于上周在马国新山的某个地点进行面试,并且还非常“贴心”地将薪资单位换算成令吉,一个月2400元的收入相当于7200令吉。

20191209 ads.jpg

(对话截图)

新闻一出,马国网民群情激愤,认为该公司聘请大学毕业生去当清洁工是有意羞辱。

20191209 comment 1.png

20191209 comment 2.png

根据本地时事网站“Mustsharenews”的报道,负责贴出该贴文的人士后来澄清,该项职缺的工作范围其实偏向为设施提供专业维护,不仅限于清洁工作。

他强调,该工作同时向国人和马国人开放,但大学学历的要求则仅限于马国应征者。

这则清洁工招聘广告引起如此巨大的争议,相信是该公司和负责招聘人士始料未及的。

2400元和大学学历是关键

事实上,2400元对有意到新加坡求职的马国人而言,绝对是一组令他们印象深刻的数字。只要打开马国人找寻新加坡工作的相关面簿社团,就会发现有一连串的招聘广告都有和上述广告类似的条件:

  • 月薪2400元
  • 必须具备大学学历

与此同时,这些面向马国人的工作职位通常都不是必须具备专业技能或高学历的工作。粗略估计,餐饮、销售等服务业性质的工作是大宗。

每周上班6天,每日工作10-12小时也是基本要求。

再者,这些要求马国应征者必须具有大学学历的职缺,职务名称都是管理培训生(Management Trainee)。所谓管理培训生,理论上应该是受聘者应聘后会被作为未来的管理阶层来培养,以便在累积足够经验后接任店长、主管或经理等管理职位。

20191209 job.png

20191209 job 2.png

20191209 job 3.png

20191209 job 4.png

20191209 job 5.png

这个“管理培训生”的名堂通常只是虚有其表的幌子。具大学学历的马国移工到本地投入工作后,会发现其工作内容和一般的服务生、销售员、厨房助手等基层工作无异,同时也无法得到管理培训生应有的培训,更甭说有任何升迁机会。

本地某知名连锁餐厅的消息人士告诉红蚂蚁,以管理培训生职位受聘的马国大学毕业生常常发现自己无法承受一周六天,一天动辄10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同时也无法胜任实际上和服务生无异的工作内容。

至少有10名在同一阶段入职的马国管理培训生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陆续离职。

隐藏在这一连串百分百相似背后的猫腻,其实都指向一个商业营运的重点,节省成本。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0, 2019 at 4:57 下午

从“华记星洲受难记”,看新加坡网民如何从同情黄丝到支持蓝丝

with 4 comments

吴劲宪    2019-11-22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7870

许多新加坡人一开始是同情香港反送中运动抗争者的立场的,然而随着六月后的暴力升级,许多新加坡网民开始转而批评香港人为暴徒。

11月20日,以鹰派言论著称的华记茶餐厅负责人、香港人杨官华在离开新加坡前,于樟宜机场的星耀樟宜商场,录制了一段长6分钟的短片。前半段是以英语赞扬新加坡警察部队在调查之后让他重获自由。从这段身陷囹圄的经历,他看到了人性的“善”——那群在新加坡帮华记的人,与“恶”——很清楚看到落井下石人们的真面目。华记也不忘以“half past six”(当地俚语,意思为不标准)的英语来说这段话:

新加坡是一个非常文明,治安法治非常好的国家。多谢新加坡。其实感激的说话是讲不完,各位帮过我的朋友,我会记在心中!感激感谢感动。


接着,杨官华在短片余下的时间用了广东话讲述,除了重复影片前半段的谈话外,还呼吁支持者星期日在香港区议会选举,出来投给提倡非暴力的建制派候选人,以入主区议会。这位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舆论领袖)还不忘点名香港的黄丝带,说支持者不能再让“暴徒(手足)”伤害香港,不能再被包括民主派在内的反对党政棍欺骗。香港已经遍体鳞伤,不能(再)承受这么多的伤害。

杨官华与入籍新加坡的前港人陈文平,于10月11日在后者位于新加坡滨海湾商业中心内的日式居酒屋举行的“于居住在新加坡的华人朋友表达下意见,对于目前香港的暴动事件看法”聚会后,被新加坡警方要求协助调查。警方是以两人没有申请准证举行公众集会为由,抵触了《公共秩序法令》而调查了41天,最终杨官华被当局限制不能入境新加坡。而提供“聚会”场地的陈文平,也以被警告做为结束。华记拿回了护照之后,马上搭飞机回香港,陈文平的动向则是未知数。

这段为期41天的“华记星洲受难记”到此结束。

杨官华来新加坡“与朋友聚会”,然后深陷触法疑云,这是新加坡人在香港爆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起的社会运动和暴动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香江的黄丝带(简称黄丝)和蓝丝带(简称蓝丝)两大派系的斗争,竟然会从虚拟世界与香港,蔓延至新加坡社会。而杨官华的这趟狮城之旅,是否会为给饱受抨击的黄丝——手足(勇武派)联盟,在新加坡民间网络言论界,带来正面的影响呢?

要了解新加坡人对香港的认知以及民意,首先要知道狮城人对自身社会的看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3, 2019 at 2:34 下午

星国前外长:香港像悟空变不出如来佛掌心?点出新加坡华文和英文社群对“中国”的差异看法

leave a comment »

林韦地     2019-10-9
https://udn.com/umedia/story/12906/4094438

今年七月底,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公开演讲时表示,香港像孙悟空变不出如来佛手掌心,认为香港社会不应将希望建立在有朝一日能争取独立自主权的幻觉上。

因为香港反送中抗议爆发以来,很少新加坡党政高层针对性发表意见或看法,所以杨荣文的言论,招来一定程度的关注,甚至有人感到失望对此做出批评。但其实杨荣文的言论并无新意,李光耀在世的时候就发表过相同的言论,杨荣文只是顺着李光耀当年讲的话说下去。

这样的言论在新加坡的英文菁英社群,其实有一定的代表性,不能说新加坡的英文菁英社群就完全不在意自由民主的价值,(先不论“自由”“民主”的定义),但更占据其中心思想的,其实是“务实主义”。

图为夜色下装扮得美轮美奂的北京天安门城楼。特派记者陈言乔/摄影

华文社群和英文社群对“中国”的看法,其实有很大的差异。

华文社群无论在政治上对中国采取何种态度,终究潜意识里会觉得中国的发展与自己的生活有种相关性,所以比较会有形塑中国的观念和想法,(这里的形塑包括激烈的对抗)。英文社群因为有语言差异的天然保护,西方社会文化的强烈输出,比较将“中国”视为一个“议题”,看要如何“处理”,中国自然就会长成那个样子,需要去面对,很少英文社群的人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中国。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