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半洋肠英超梦(下):新加坡运动员的身份认同

with one comment

李慧明    2018-7-18
https://jarvistower.wordpress.com/2018/07/18/半洋肠英超梦(下):新加坡运动员的身份认同/

当某天在新加坡体育城举办的足球国际赛,见到新加坡体校用国家资源培育出可以去英超球员,最后却选择穿红白蓝横间的球衣,将会是一件令新加坡人欣喜却尴尬的事情。

(图:Football Association of Singapore)

上回提到来新加坡体校学生因为得到英超新升班马富咸的全职合约,被新加坡军方拒绝延迟入伍服役申请。朋友也传来同一则新闻。他诧异,网上舆论一面倒希望小子离开新加坡,但支持他做第一个可以在英超落班的新加坡人,背后藏着什么逻辑。

对外来运动员的特事特办

新加坡自1993年开始有外地专材移民计划,亦一直是不同项目吸纳优秀运动员的捷径,但除了乒乓球队因此受惠得到奥运奖牌外,其他项目大都被传媒报导相关的劳资纠纷、纪律问题、成绩不达标等丑闻果困扰,黯然回国的其实也不少。

克罗地亚裔球员Mirko Grabovac 2002年得到国民身分,但因为家庭团聚理由在2008年放弃新加坡国籍,球员生涯曾经两度在体能测试不及格。今年回新加坡担任内政联领队时,被知道他黑历史的网友口诛笔伐。

巴西裔球员Edmar Gonçalves 2002年得到国民身份,但2007年因为表现不理想未能在新加坡找到球会落班黯然回国。

尼日利亚裔Abu Casmir 2004得到新加坡国民身份,2006年移民加拿大。他曾经被召回国家队,但因为他未经足总同意私自和一家印尼球会签约,被停国际赛一年及罚款2万新加坡元。同年得到国民身份的同乡Itimi Dickson 因为缺席国家队练习,被停赛6个月。

姑勿论运动员是否走捷径,但若入籍一刻已达成年,根据当地移民法,这些男运动员是豁免强制兵役的。但若你是新加坡人,为国际运动赛事练习比军训更辛苦,但军队仍然要你当兵缺席比赛影响世界排名;入籍运动员如此的训练态度,却叼走你的正选位置,心里会否是味儿?

相反,自小在新加坡念书长大的俄裔剑击运动员Lev Panfilov希望代表新加坡参与国际赛事,努力争取到全国排名第一,更因此自愿入伍服役,但在服役8个月时,入境部门拒绝了他的国民申请。现时他不能以新加坡国民身份申请该项目国际组织的运动员身份,也未能得到体院运动员资格,赶及2020东京奥运的排名资格赛。

特事特办者,是有时入境处和军队对国民、外国人和土生外借运动员的入境和兵役政策,特别得有点令人摸不着头脑。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马国变天“启发”新加坡人……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6-24

老实说,到现在素素还是看不出马哈迪是忠还是奸?因为有两个可能:一是如吴作栋所说的,马哈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侠义豪情;抑或者他知道,无论希盟或者国阵上台,他都有被“奸屁股”的可能,所以尽早选边站,结果阴差阳错让他当了头儿。

但是在新加坡就是有人要说成马哈迪竞选,主要目的是要剥新加坡的猫皮;取消GST又要内阁减薪,新隆高铁也不想玩了,他冲着新加坡来,所以要小心马哈迪的阴谋。因为“马哈迪是心理不平衡政客,他极度不服输却面对现实的无奈”,所以不按牌理出牌。还有两姐妹说他和特朗普一样,随时会U转,变来变去,故而要以史为鉴云云,目的就是要淡化509变天对新加坡人的“启发”。却选择不谈新政权免去消费税和终止所谓的“打击假新闻法”。

可是只要大家扪心想想,马哈迪接收的是个负债上兆的国家,国内贪腐严重,百废待兴,新加坡这块猫皮有那么了不起吗?所以咱们的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总编辑韩咏梅小姐就不惜危言耸听,她说:

马哈迪上一次主政时候,水供是一个掐住新加坡的“紧箍咒”。2002年7月开始的那一轮水价谈判,值得我们重温一遍。那年7月,马国提出把卖给我们的生水价格从每千加仑0.03令吉提高到00.6令吉,过后又调高到3令吉。马哈迪是谈判高手,他看出水是新加坡的痛点,他甚至要求提高到8令吉。

阅读更多 »

星国经验……不是不淹是不怕淹 加冷河改造拒绝水泥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报/郭政芬、洪敬浤、郑朝阳      2018-6-18
https://udn.com/news/plus/10172/3204196


以新加坡碧山宏茂桥公园加冷河为家的野生水獭家族,家族成员“碧山爸爸”(Bishan Dad)五月初离世,公园桥梁上挂著牠的相片,人们献花、哀悼之余,也赞赏高度都市化的新加坡,竟能拥有一条栖息野生水獭的河川。

加冷河(Kallang River)是新加坡最长的河流,全长约十公里,原本是笔直的水泥排水道,应付排洪需求,这是新加坡典型的河川样貌,台湾各都会区也常见,河川无法亲近,也阻挡了都市空间。

新加坡加冷河改造后,让河流转几个弯流进公园,原本只有十七到廿四公尺的河道,更大幅...

新加坡加冷河改造后,让河流转几个弯流进公园,原本只有十七到廿四公尺的河道,更大幅拓宽到一百公尺。记者黄仲裕/摄影

新加坡政府从二〇〇六年起,发起“活力,美丽,清洁”水计划(ABC计划),要改造新加坡的水资源利用与河川风貌,碧山宏茂桥公园旁的加冷河改造是旗舰工程,结合河道与公园空间,把原本的“三面光”河流,复育成自然蜿蜒的美丽河川。

走进加冷河,两岸是绵延的绿带,潺潺溪水在脚边转弯,光脚丫的孩子踏著溪,兴奋地想要抓鱼,不远处有人跑步健身,有情侣在河畔散步;更让人惊讶的,这里周边是十多万人的组屋区,河里更住著一整群的野生水獭家族。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1, 2018 at 4:37 下午

马哈迪认为,大马变天或能启发新加坡人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     2018-5-29
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427340

马来西亚在5月9日首次经历独立以来的政党轮替后,首相马哈迪认为,这种政治变化或许会让邻国新加坡人有所启发。

“我想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一定也厌倦了独立以来,面对同样的政府,同样的政党。”

马哈迪接受英国伦敦的《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访问,发表上述言论。

国阵和其前身联盟(Alliance)治理马来西亚长达61年,直至本月9日,才遭到希望联盟推翻。

同样的,新加坡自独立以来,也是一党独大的国家。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大选以来,一直掌权至今,长达59年。

与新加坡水火不容

《金融时报》形容,马哈迪“向来喜欢激怒邻国新加坡”。

马哈迪再度任相前,曾在1981至2003年期间,担任第4任首相。他和新加坡的关系向来水火不容。

不过,马哈迪在大选前夕,曾接受新加坡媒体《新明日报》的访问时,否认他对新加坡存有敌意。

反观,他提到他和已故新加坡资政李光耀的关系犹如“兄弟”,不过,双方会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而坚持己见。

马哈迪昨天表示,为了改善国家债务,正式宣布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基层种族主义顽固

除此之外,马哈迪相信,希盟新政府领袖较不受种族主义的感染。

不过他认为,尽管联邦政权已易手,基层的种族主义情绪仍根深蒂固。

“在最高(领导)层,这个政府较少有种族主义。”

“不过,在基层,种族情绪仍然高涨。”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8 at 9:28 下午

政府又要全国对话了 上次到底宰了几头圣牛?

leave a comment »

白丁    2018-5-21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521-1486

一个观察点就在于在权力交接的敏感过渡时期,第四代到底能大刀阔斧到什么程度,当中有谁敢公开否定上一代的政策,或者能够提出让人民信服的论述,让上一代不得不同意修改或不敢反对修改。这个人,才是下一任总理的当然人选。

财政部长王瑞杰。(海峡时报)

财政部长、第四代领导、下一任总理人选之一的王瑞杰,在国会辩论施政方针时宣布,将启动新系列的全国对话会,这次的对象更多是X世代(出生于六七十年代)、二战后婴儿潮以及建国一代的民众。

上一次的全国对话会是在2011年,人民行动党输掉阿裕尼集选区之后的震惊中展开。无独有偶,这一次对话会的开展,则是在一水之隔的马来西亚国阵输掉垄断了61年政权后的震惊中宣布。坦白说,在时间点上,这种容易让人们联想的因素,对新一轮对话会其实不是件太好的事情。

近60个来自各行各业、不同年龄层的新加坡人,2012年10月13日出席了首场由“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Our Singapore Conversation)委员会协调主办的公民对话。领导该委员会的是王瑞杰(右边站立者)。(联合早报)

要让新加坡人相信新一轮对话会的作用,或许要回顾上一次对话会,到底取得什么具体、重大的成果。还有谁记得,如火如荼展开的2011年“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事先被宣传为要“宰圣牛”,彻底检讨所有的政策,有错则改,结果有什么重大政策改变了?

除了建国一代配套这个大红包,唯一让人有印象的,是广开大门的移民政策有所改变,门缝缩小了,中小企业主叫苦连天,但是政府不为所动,改称企业必须提高生产力,否则就关门大吉。同时政府也大兴土木,加快了地铁、组屋和医院等公共设施的建设,逐渐舒缓了公共资源不足的窘境,也一定程度缓解了民怨。2015年全国大选,选民以近70%的选票,肯定了这些作为。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重大政策修改吗?关于70%得票率的对移民政策改变的肯定,当然也不能排除另外两大因素:建国50周年大肆庆祝所带来的正面情绪,以及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让不少选民缅怀行动党第一代领导人的功绩。所以只能说,上一次全国对话后发生的重大政策改变尽管不多,但只要足以让人民有感,还是会反映在选举成绩单上;至于反应的程度,可能还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

如今没有了建国50周年和李光耀因素,或许下一届的选举成绩,能更准确反映选民对重大政策因为全国对话而修改的态度。可是,如果对话会的结果是对既有政策的微调,恐怕就会出现“狼来了”效应,让人民对全国对话审美疲劳,原本要建立朝野互信的美意,因而适得其反。阅读全文»

从邻国选举反思“公民意识”,我们这一代少了什么?

leave a comment »

陈晞哲     2018-4-16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416-1386

不少大学毕业生甚至以为党国就是一体,每当面对关乎政治或民生的问题时都有一种“由政府操心就好”的心态,较年长的一辈则害怕政局有变会造成币值滑落,念兹在兹的都是个人利益,对政体的弊病和社会的不公义一派漠然,这对一个民主国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也不是一个公民社会应有的思维。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4月6日宣布解散国会,在购物商场的荧幕前,市民驻足观看电视直播。(法新社)

真正开始留意邻国政局,是从安华的那一只“黑目壳”(黑眼圈)开始,1998年“烈火莫熄”(Reformasi)这一神来之笔的音译在我心中激起千层浪,而那位警察总长这一记老拳不只狠狠挥在安华的左眼,也重重打在海内外稍有正义感的人的良心,让刚点燃的火苗几可燎原。

anwar black eye.jpg

安华当年被控鸡奸罪,眼睛还被打到“黑目壳”。(互联网)

曾经与马哈迪情同父子的安华,不但从天堂掉到地狱,还因“肛交案”缠身而深陷囹圄,两人之间的恩怨比台湾的本土剧还要狗血。没想到当年不共戴天的仇敌,如今竟然可以为了打倒纳吉而结盟,真正应验了“没有永远的敌人”这句老话,为了扳倒政坛共同的敌人,昔日的恨怨都可以暂时抛诸脑后。

马国华人展现“公民力量”

不过,今天并不是要讨论马来西亚下个月来临的大选,关注的也不是即将出狱的安华,更不是台面上那些政客怀里各自揣着的算盘,而是马国华人展现的“公民力量”。

在本地工作的马国人为了这次选举,不但个别打算请假回乡投下神圣的一票,也动员群体集合资源帮助其他同胞回国,网上纷纷有人贴文表示愿意自掏腰包“赞助”车票或飞机票,希望旅居本地的选民能回去反贪腐“救国”,期盼庶民手中的每一票能改变国家和后代未来的命运。

20180413_sg.jpg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公民抢票回乡投票。机票价格高涨,促使更多人选择乘搭长途巴士。(互联网)

新加坡人的公民意识极度贫乏

最近网上疯传一个视频,有人故意以华语访问本地青少年,得到的反应不出所料,一如往常极具“娱乐性”,对一些人来说很有悲哀的“笑果”。整个视频看起来就是为了再次凸显本地人语言的劣势,看过视频的人也大都倾向于抨击教育系统的缺陷,双语政策两头不到岸。


然而,除了一再令人唏嘘的语文弱势,我怕看到本地人受访的画面不只是因为词不达意,而是那些空洞又支吾的内容不只苍白得令人赧颜,往往暴露国人公民意识的极度贫乏。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6, 2018 at 4:43 下午

反面教材之李光耀故居:利益冲突、莫须有和历史真相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8-4-7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8/04/blog-post.html

李光耀故居的去留,无论结果如何,已经成了一个反面教材。它给我们留下的教育意义,比李光耀在世的时候,还要大。它的价值在于我们要如何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我们要勇于面对历史的真实,还是继续利用各种手段,来扭曲历史。

李光耀多多少少预料到,本身会成为一个负面教材。因此,不希望留下故居。因为,在政治上,当大家都喜欢你的时候,你是一个资产,当人们可以利用你做文章的时候,你就变成一个反面教材,一个负资产。作为创始人之一,留下故居,人民行动党在面对人民力量的正义转型时,就不得不与李光耀“同舟共济”了。

利益冲突,家丑外扬

不论谁对谁错,故居凸显李家的利益冲突。作为李光耀的接班人,李显龙为了政治目的而要求保留故居。尤其是,造神运动能够带来了巨大的选票。因此,李显龙字里行间,似乎说故居业主李显扬,如果把故居拆掉,就能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

这也是一场个人和国家利益的冲突。李显龙认为,他是基于国家利益才认为必须保留故居。而他的弟妹却认为,李光耀个人的精神价值,受到挑战。李光耀立下遗属,他们是执行者,有必要维护遗嘱的精神和价值。如果遗嘱不算数,那么很多基于这个法律原则而建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规范,就会受到破坏。

在巨大的利益冲突下,我们将会继续看到冲突的继续下去,演变下去。

这样的反面教材,到底告诫了我们什么?是不是为了本身的利益,就可以借用各种理由,政治、商业、国家和个人来表明自己的对,别人的错。

而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们到底看到的是假消息,假新闻,还是这就是事实。而且,对于政客来说,这就是事实的全部。当我们回顾过去,却似乎不是事实,而是一场莫须有。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0, 2018 at 12:0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