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星国经验……不是不淹是不怕淹 加冷河改造拒绝水泥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报/郭政芬、洪敬浤、郑朝阳      2018-6-18
https://udn.com/news/plus/10172/3204196


以新加坡碧山宏茂桥公园加冷河为家的野生水獭家族,家族成员“碧山爸爸”(Bishan Dad)五月初离世,公园桥梁上挂著牠的相片,人们献花、哀悼之余,也赞赏高度都市化的新加坡,竟能拥有一条栖息野生水獭的河川。

加冷河(Kallang River)是新加坡最长的河流,全长约十公里,原本是笔直的水泥排水道,应付排洪需求,这是新加坡典型的河川样貌,台湾各都会区也常见,河川无法亲近,也阻挡了都市空间。

新加坡加冷河改造后,让河流转几个弯流进公园,原本只有十七到廿四公尺的河道,更大幅...

新加坡加冷河改造后,让河流转几个弯流进公园,原本只有十七到廿四公尺的河道,更大幅拓宽到一百公尺。记者黄仲裕/摄影

新加坡政府从二〇〇六年起,发起“活力,美丽,清洁”水计划(ABC计划),要改造新加坡的水资源利用与河川风貌,碧山宏茂桥公园旁的加冷河改造是旗舰工程,结合河道与公园空间,把原本的“三面光”河流,复育成自然蜿蜒的美丽河川。

走进加冷河,两岸是绵延的绿带,潺潺溪水在脚边转弯,光脚丫的孩子踏著溪,兴奋地想要抓鱼,不远处有人跑步健身,有情侣在河畔散步;更让人惊讶的,这里周边是十多万人的组屋区,河里更住著一整群的野生水獭家族。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1, 2018 at 4:37 下午

马哈迪认为,大马变天或能启发新加坡人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     2018-5-29
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427340

马来西亚在5月9日首次经历独立以来的政党轮替后,首相马哈迪认为,这种政治变化或许会让邻国新加坡人有所启发。

“我想新加坡人民,就像马来西亚人民一样,一定也厌倦了独立以来,面对同样的政府,同样的政党。”

马哈迪接受英国伦敦的《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访问,发表上述言论。

国阵和其前身联盟(Alliance)治理马来西亚长达61年,直至本月9日,才遭到希望联盟推翻。

同样的,新加坡自独立以来,也是一党独大的国家。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大选以来,一直掌权至今,长达59年。

与新加坡水火不容

《金融时报》形容,马哈迪“向来喜欢激怒邻国新加坡”。

马哈迪再度任相前,曾在1981至2003年期间,担任第4任首相。他和新加坡的关系向来水火不容。

不过,马哈迪在大选前夕,曾接受新加坡媒体《新明日报》的访问时,否认他对新加坡存有敌意。

反观,他提到他和已故新加坡资政李光耀的关系犹如“兄弟”,不过,双方会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而坚持己见。

马哈迪昨天表示,为了改善国家债务,正式宣布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基层种族主义顽固

除此之外,马哈迪相信,希盟新政府领袖较不受种族主义的感染。

不过他认为,尽管联邦政权已易手,基层的种族主义情绪仍根深蒂固。

“在最高(领导)层,这个政府较少有种族主义。”

“不过,在基层,种族情绪仍然高涨。”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8 at 9:28 下午

政府又要全国对话了 上次到底宰了几头圣牛?

leave a comment »

白丁    2018-5-21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521-1486

一个观察点就在于在权力交接的敏感过渡时期,第四代到底能大刀阔斧到什么程度,当中有谁敢公开否定上一代的政策,或者能够提出让人民信服的论述,让上一代不得不同意修改或不敢反对修改。这个人,才是下一任总理的当然人选。

财政部长王瑞杰。(海峡时报)

财政部长、第四代领导、下一任总理人选之一的王瑞杰,在国会辩论施政方针时宣布,将启动新系列的全国对话会,这次的对象更多是X世代(出生于六七十年代)、二战后婴儿潮以及建国一代的民众。

上一次的全国对话会是在2011年,人民行动党输掉阿裕尼集选区之后的震惊中展开。无独有偶,这一次对话会的开展,则是在一水之隔的马来西亚国阵输掉垄断了61年政权后的震惊中宣布。坦白说,在时间点上,这种容易让人们联想的因素,对新一轮对话会其实不是件太好的事情。

近60个来自各行各业、不同年龄层的新加坡人,2012年10月13日出席了首场由“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Our Singapore Conversation)委员会协调主办的公民对话。领导该委员会的是王瑞杰(右边站立者)。(联合早报)

要让新加坡人相信新一轮对话会的作用,或许要回顾上一次对话会,到底取得什么具体、重大的成果。还有谁记得,如火如荼展开的2011年“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事先被宣传为要“宰圣牛”,彻底检讨所有的政策,有错则改,结果有什么重大政策改变了?

除了建国一代配套这个大红包,唯一让人有印象的,是广开大门的移民政策有所改变,门缝缩小了,中小企业主叫苦连天,但是政府不为所动,改称企业必须提高生产力,否则就关门大吉。同时政府也大兴土木,加快了地铁、组屋和医院等公共设施的建设,逐渐舒缓了公共资源不足的窘境,也一定程度缓解了民怨。2015年全国大选,选民以近70%的选票,肯定了这些作为。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重大政策修改吗?关于70%得票率的对移民政策改变的肯定,当然也不能排除另外两大因素:建国50周年大肆庆祝所带来的正面情绪,以及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让不少选民缅怀行动党第一代领导人的功绩。所以只能说,上一次全国对话后发生的重大政策改变尽管不多,但只要足以让人民有感,还是会反映在选举成绩单上;至于反应的程度,可能还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

如今没有了建国50周年和李光耀因素,或许下一届的选举成绩,能更准确反映选民对重大政策因为全国对话而修改的态度。可是,如果对话会的结果是对既有政策的微调,恐怕就会出现“狼来了”效应,让人民对全国对话审美疲劳,原本要建立朝野互信的美意,因而适得其反。阅读全文»

从邻国选举反思“公民意识”,我们这一代少了什么?

leave a comment »

陈晞哲     2018-4-16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416-1386

不少大学毕业生甚至以为党国就是一体,每当面对关乎政治或民生的问题时都有一种“由政府操心就好”的心态,较年长的一辈则害怕政局有变会造成币值滑落,念兹在兹的都是个人利益,对政体的弊病和社会的不公义一派漠然,这对一个民主国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也不是一个公民社会应有的思维。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4月6日宣布解散国会,在购物商场的荧幕前,市民驻足观看电视直播。(法新社)

真正开始留意邻国政局,是从安华的那一只“黑目壳”(黑眼圈)开始,1998年“烈火莫熄”(Reformasi)这一神来之笔的音译在我心中激起千层浪,而那位警察总长这一记老拳不只狠狠挥在安华的左眼,也重重打在海内外稍有正义感的人的良心,让刚点燃的火苗几可燎原。

anwar black eye.jpg

安华当年被控鸡奸罪,眼睛还被打到“黑目壳”。(互联网)

曾经与马哈迪情同父子的安华,不但从天堂掉到地狱,还因“肛交案”缠身而深陷囹圄,两人之间的恩怨比台湾的本土剧还要狗血。没想到当年不共戴天的仇敌,如今竟然可以为了打倒纳吉而结盟,真正应验了“没有永远的敌人”这句老话,为了扳倒政坛共同的敌人,昔日的恨怨都可以暂时抛诸脑后。

马国华人展现“公民力量”

不过,今天并不是要讨论马来西亚下个月来临的大选,关注的也不是即将出狱的安华,更不是台面上那些政客怀里各自揣着的算盘,而是马国华人展现的“公民力量”。

在本地工作的马国人为了这次选举,不但个别打算请假回乡投下神圣的一票,也动员群体集合资源帮助其他同胞回国,网上纷纷有人贴文表示愿意自掏腰包“赞助”车票或飞机票,希望旅居本地的选民能回去反贪腐“救国”,期盼庶民手中的每一票能改变国家和后代未来的命运。

20180413_sg.jpg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公民抢票回乡投票。机票价格高涨,促使更多人选择乘搭长途巴士。(互联网)

新加坡人的公民意识极度贫乏

最近网上疯传一个视频,有人故意以华语访问本地青少年,得到的反应不出所料,一如往常极具“娱乐性”,对一些人来说很有悲哀的“笑果”。整个视频看起来就是为了再次凸显本地人语言的劣势,看过视频的人也大都倾向于抨击教育系统的缺陷,双语政策两头不到岸。


然而,除了一再令人唏嘘的语文弱势,我怕看到本地人受访的画面不只是因为词不达意,而是那些空洞又支吾的内容不只苍白得令人赧颜,往往暴露国人公民意识的极度贫乏。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6, 2018 at 4:43 下午

反面教材之李光耀故居:利益冲突、莫须有和历史真相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8-4-7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8/04/blog-post.html

李光耀故居的去留,无论结果如何,已经成了一个反面教材。它给我们留下的教育意义,比李光耀在世的时候,还要大。它的价值在于我们要如何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我们要勇于面对历史的真实,还是继续利用各种手段,来扭曲历史。

李光耀多多少少预料到,本身会成为一个负面教材。因此,不希望留下故居。因为,在政治上,当大家都喜欢你的时候,你是一个资产,当人们可以利用你做文章的时候,你就变成一个反面教材,一个负资产。作为创始人之一,留下故居,人民行动党在面对人民力量的正义转型时,就不得不与李光耀“同舟共济”了。

利益冲突,家丑外扬

不论谁对谁错,故居凸显李家的利益冲突。作为李光耀的接班人,李显龙为了政治目的而要求保留故居。尤其是,造神运动能够带来了巨大的选票。因此,李显龙字里行间,似乎说故居业主李显扬,如果把故居拆掉,就能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

这也是一场个人和国家利益的冲突。李显龙认为,他是基于国家利益才认为必须保留故居。而他的弟妹却认为,李光耀个人的精神价值,受到挑战。李光耀立下遗属,他们是执行者,有必要维护遗嘱的精神和价值。如果遗嘱不算数,那么很多基于这个法律原则而建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规范,就会受到破坏。

在巨大的利益冲突下,我们将会继续看到冲突的继续下去,演变下去。

这样的反面教材,到底告诫了我们什么?是不是为了本身的利益,就可以借用各种理由,政治、商业、国家和个人来表明自己的对,别人的错。

而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们到底看到的是假消息,假新闻,还是这就是事实。而且,对于政客来说,这就是事实的全部。当我们回顾过去,却似乎不是事实,而是一场莫须有。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0, 2018 at 12:05 下午

这是世界上最争强好胜的国家吗?

with 2 comments

BBC英伦网/莎拉•基廷 (Sarah Keating)      2018-4-4
http://www.bbc.com/ukchina/simp/vert-tra-43642173?SThisFB

Getty Images

我在新加坡仅仅待了几个月时间就经历了第一次“怕输主义”(Kiasuism)。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天气炎热,我在购物中心逛了几个小时后,推着婴儿车带着两个疲惫的孩子前往地铁站回家。

车站人满为患,我想上电梯到站台,电梯门前已经有十几个人在排队。当电梯到达时,人们突然都奋勇上前挤进电梯,当他们最后一个人挤进去后,门”叮”的一声关上了,只留下我和孩子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在此之前,我在新加坡还没有遇到过这种完全不顾他人的现象。当我推着婴儿车路过建筑工地附近时,建筑工人会停止敲打工作担心会吵醒熟睡的婴儿;下雨时,在车站等车会有人帮我打伞。为什么在车站上电梯时,会出现这种争先恐后,“适者生存”的现象呢?

我后来知道了,那就是所谓的怕输心理。

莎拉•基廷在新加坡才住了几个月就经历了怕输文化(图片来源: Marco Brivio/Getty Images )

Kiasu是闽南话里的一个词,Kia的意思是“担心、害怕”,su是输掉,所以Kiasu就是“惊输”,意思就是“怕输”。2007年,这个词被收进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将其解释为“一种贪婪而自私的态度”。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政策学习研究所(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资深研究员梁振雄博士将Kiasu解释为是一种幸存本能。他说,这个只有53年历史的微小国家在东南亚地区地位十分脆弱,被一些文化传统非常不同的邻国所包围。

“新加坡人永远都牢记一定要自力更生,靠自己,要未雨绸缪,那种一定要争先的心理已经成为新加坡社会精神的一部分。”他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5, 2018 at 8:35 下午

如果不是“真新闻”太烂,“假新闻”怎能横行霸道?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3-23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323-1298

政府最终很可能通过法律途径来夺回网络“维稳”的管控权。什么鬼“剑桥分析”滥用面簿用户数据的行为被揭发,无疑是给政府送上一份大礼,让官方在敏感的言论自由和舆情管控问题上,有更充分的理由去推动立法。 必要的时候,就用法律逼迫社交媒体取下政府判断为不当的信息。

在昨天长达三小时的“拷问”中,尚穆根部长(左)和面簿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Simon Milner)激烈交锋。(海峡时报)

一家资料分析公司通过不正规渠道获得面簿用户大量的资料,竟然能够左右一场选举结果。这个消息连日来在多个国家掀起轩然大波,大家把矛头指向这家叫做“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政治咨询公司和社交媒体巨无霸面簿(Facebook)。

剑桥分析是在2014年滥用大约5000万个面簿用户的数据,以用户上网的习性为依据,精准地向他们投放政治广告,帮助好些国家的政治人物赢得选举,其中包括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

厉害。剑桥分析不应该叫自己做“分析”公司,它应该自诩为“史上最强攻心术广告公司”,造势能力比星球上任何一家党机器都强。

“剑桥分析”搞搞阵,面簿在2015年就知道了,却没有据实公布。东窗事发后,连日来被多国政府和网民骂翻天。就这么巧,新加坡这个时候正在举行网络假信息听证会,我们那位律师出身的尚穆根部长昨天就跟面簿的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Simon Milner)精彩过招。

在长达三小时的拷问中,尚部长几乎就把老外“烤”成沙爹了,那交锋热度令西蒙先生不得不直呼,“听听别人怎么说吧,咱俩需要休息一下”。西蒙先生口中的“别人”,就是一字排开、共同列席的推特、谷歌和亚洲互联网政策组织的代表。

面簿、谷歌和推特等科技公司代表出席网络假信息听证会。(Gov.sg)

剑桥盗取面簿用户数据引发的风波,可大可小。它散播的“假新闻”不再只是瞎传某个部长或某个明星死去那么简单,这种新闻虽然带有恶搞成分,但不足以持续煽动民众情绪。剑桥使用的伎俩显示,借助于高科技,网民的信息可以被用来发动“攻心战”,对准网民口味、挑起某种情绪甚至是仇恨,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更不要说冲击一个国家的选举了。

面簿用户信息外泄冲击选举 隐私问题成政治问题

个人隐私问题成了赤裸裸的政治问题,政治问题当然就要政治解决。接下来,由十人组成的新加坡国会特选委员会将做出什么措施建议呢?红蚂蚁和大家一样都等着看。

这几天,网络上好多人公开宣扬抵制面簿,什么“#deletefacebook”的运动一大堆。但这么做有效吗?全球信息现在基本上通过网络满天飞,还有多少人是每天准时打开电视机看新闻,一早起身吃早餐配一份报纸的?现在都是网!网!网!

如果不用面簿,那就改采WhatsApp或Twitter或Instagram等等社交媒体吧。那红蚂蚁就好奇了,面簿的用户信息可以被滥用,其他平台是建了一道特别厉害的铜墙铁壁吗?它们的用户信息就不会被滥用吗?即使防得了“剑桥分析”,谁能担保不会冒出什么“牛津分析”、“哈佛分析”、“斯坦福分析”?

媒体生态改变 社交媒体反成信息源头

要不然,就一切打回原形吧。大家都不要上网,不要玩社交媒体,快快恢复原始生活,尽可能摆脱手机和电脑,人人身体健康,寿比南山。但说的比做的容易啊。科技不断把我们的生活带向未来,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怎么可能回归传统?

红蚂蚁从平面媒体转向数码媒体谋生,几个月下来基本看到一个趋势:传统媒体有不少新闻是从网上摘取的,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或新闻网站先报了一个消息,然后全部网站一起报,接着几家报纸一起跟风,社交媒体几乎成了主要新闻来源。特别是那些很“立体”的新闻,如咖啡店两方人马瞪眼酿打架、妇女野蛮霸占停车位、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这些特别需要配上视频才有看头的新闻,网民在新闻现场第一时间录下视频后挂上面簿,其实是帮了媒体一个大忙。

3月16日,一名女子被指在购物商场停车场“抢占”一家五口等候的家庭停车位,遭对方质问时,还傲气“炫富”,直言“每个人都知道我有三辆车”。这则消息最先在社交媒体上传出,传统媒体之后再跟进。(互联网)

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