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新加坡接班人王瑞杰浮出枱面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2018年12月9日第32卷48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43462207600&docissue=2018-48

新加坡执政人民行动党公布,财政部长王瑞杰将出任第一助理秘书长,根据行动党传统,意味着他将是党秘书长的接班人,也就是总理李显龙的接班人。贸工部长陈振声出任第二助理秘书长。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

新加坡政治领导层更新的局面最近终于在外界少许意外的情况下明朗化。

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近日公布中央执行委员会职务名单,财政部长王瑞杰出任党第一助理秘书长,本来备受看好的贸工部长陈振声则担任他的副手,出任第二助理秘书长。根据传统,第一助理秘书长意味着党秘书长(即总理)的接班人。

两人在十一月二十三日共同主持记者会,宣布党内这项重要的人事变动。总理李显龙没有出席记者会,显示放手由两人所代表的第四代领袖主持大局。根据《联合早报》报道,王瑞杰在记者会上表示:“年轻部长推选我为他们的领导人,我也接受了这个职务。能为新加坡服务是我的荣幸,我也非常清楚我将肩负起的重大责任,带领行动党和治理新加坡是庞大而复杂的重任。”

同样面带笑容的陈振声则强调将“全力以赴配合瑞杰,还有我们的团队一起,为新加坡打造更美好的未来”。

根据行动党传统,总理人选并不由总理指定,而是由新一代领导班子商议决定。王瑞杰在记者会上公开这一过程时表示,他与陈振声并没有参与之前的多次讨论,而是在大约一个月前大伙做出决定认定他为领头羊之后告知他,他随即找了陈振声商议并要求对方当他的副手,“振声很快就答应了,我们之后便着手讨论需要做的事”。

据知,参与讨论并作出决定的第四代领导班子共十六人,其中,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表示,新一代领导团队在整个商议过程中,没有拉票、投票,而是在“非常和气,没有党派斗争,没有火花”的情况下达成共识。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9, 2018 at 6:19 下午

一句“没有差劲的士兵,只有差劲的领袖”,梁建鸿比郭木财有担当多了

with one comment

沈广业     2018-11-1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1119-2139

这件事情给新加坡人的教训是:我们的用人唯才制度,必须是真正唯才方任用,而不是根据18岁A水准的那张文凭。只有不断克服难关,立下功劳,或者有效完成工作指标的人,才能一步步晋升,而不是认定要晋升才给予表现机会,倒果为因。从这两位将军的表现说明一个事实:我们的制度的确可以锻造人才,却也可以捧起庸才甚至蠢材。

都是三军总长,梁建鸿(左)今年8月1日正式取代郭木财(右),担任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曾庆祥制图)

没有差劲的士兵,只有差劲的领袖。
(There are no poor soldiers, only poor leaders)

这句话出自一位曾经的三军总长口中,你应该相信这位统帅是懂得打仗的人。上周末看新闻看到这句话,令人忽然有种感动,感觉新加坡的地铁似乎遇到救星了。

neo kian hong ST.jpg

11月16日,SMRT集团首席执行长梁建鸿在金泉车厂与媒体会面,分享他上任三个月来对公司的观察,以及公司的改组计划。(海峡时报)

上星期本地媒体报道新任SMRT总裁梁建鸿的访问,仿佛让人看到了一点信心――嗯,有一点就不错了啦。

上任三个月 梁建鸿勤跑前线

话说这位8月才上任的新总裁,为了履行新职务,不但把汽车卖了,还特地搬家到接近地铁站的地方,就是为了天天搭地铁上班

根据新闻报道,他上班时间不好好呆在冷气办公室,却天天跑去不同的地铁站视察,亲自掌握前线作业的情况和问题,了解工作人员的辛劳和想法,包括每个礼拜两三个晚上探视也督促大夜班工人的工作,慢慢越来越了解实际的问题,例如晚上在隧道里面不能开大风扇,因为声音太大居民会投诉。

而天天搭地铁也让他体会到搭客投诉的各种问题究竟是什么意思,例如有臭味啦,有杂音啦,闷热啦。他讲得出这些问题,你几乎可以相信他真的搭过很多次地铁。

梁建鸿:我不同意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这件事

然后他说,经常到前线的经验非常重要,在办公室里讨论(运作和维修)问题没有意义。他说,他从前线人员的眼神里感觉到,员工都非常热忱,非常勤奋,对工作提出很多改善建议,都希望把工作做好,“我们的人都想把工作做好,我个人相信这点。我不同意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这件事,因为这不是我在前线接触的经验”。

neo kian hong ZB.jpg

desmond kuek ZB.jpg

SMRT前任总裁郭木财。(联合早报)

看到这里,加上前面那句“没有差劲的士兵”,大家一定明白他言下之意,根本是针对SMRT前任总裁、被社会骂到臭头才肯离开的郭木财。

一年多前,郭木财针对地铁频繁的故障问题,跟社会交代的理由重点就包括公司内部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很多人为错误,需要时间去处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9, 2018 at 4:00 下午

我的“亚洲富豪婚礼”:关于新加坡“上流社会”的记忆,与跨越阶级背景的真挚友谊

leave a comment »

Lukas Niu      2018-11-7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938&nid=10906

周末午后的一通电话,突然牵起了我的高中岁月──电话那头,是我在新加坡就读高中时的老朋友 Sean ,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我要结婚了!”并兴奋地邀请我务必去新加坡参加他的婚礼。

我开玩笑地说:“你难道是因为最近看了上映的《疯狂亚洲富豪》受到启发,才决定结婚的吗?”他大笑着回:“你一定要来,来了就知道了!”

脸上仍挂着笑容挂上电话,不少五味杂陈的回忆,却也顿时一次涌现⋯⋯。

《疯狂亚洲富豪》剧照。图/电影官方网站

高中时赴新加坡交换,意外见证“阶级分明”的门第差距

第一次自己出国时我16岁,就是到新加坡当交换学生念书一整年──当时懵懂的我,只知道有机会就想出去看看世界,却根本连自己要去念哪一间新加坡的学校都不清楚。

命运就像抽签一样,随意地抽起那张印有未来学校的名字,也就这样把我送到“新加坡华侨中学”(Hwa Chong Institution)念书。还记得收到讯息的当下,只觉得自己学校的名字相较于前往“维多利亚学院”、“莱佛士学院”,怎么听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威风?

后来才知道,这间历史悠久的学校,几乎是全新加坡优秀学生的首选中学之一:它每年录取的对象,是小六会考中总分最高的前3%考生;也是牛津、剑桥大学在英国本土以外最大的新生来源地之一,可说从小建构了新加坡的菁英人才库。

新加坡的“华侨中学”四字名称,几乎说完了它的历史沿革:早在20世纪初(1913年),当时的华社领袖、商业巨子陈嘉庚先生,为了新加坡华裔青年的教育需求,就倡议在当地成立一所初中,成为今日华侨中学的前身。作为传统华校,华侨中学早期一直使用中国课本、用中文教学,学生和老师都是早年的中国移民或移民后代;到了1980年代,政府决定在全新加坡推行英语教学,华侨中学也开始转型。尽管如此,该校至今仍然有浓厚的传统文化背景,学生也大多来自于仍保有传统中华文化的家庭。

在念书的期间,我很快就发现在学校使用的语言,有时候代表了你来自的家庭背景与行事风格,同时也暗示了新加坡相差甚巨的“门第阶级”:

校园里,有说着完美英文,从小受到西方菁英教育的一群人。他们每天坐着黑头车来到学校,下了课则去从事打网球、高尔夫球、骑马等“上流社会的运动”;也有另外一群来自比较传统华人社会的学生,大部分说着华文(新加坡通常称中文为“华文”或“华语”,以下沿用之),每天手上抱着作业跟书,战战兢兢地准备考试,深怕自己的成绩哪一天又会被超越;当然也有我这种,从另外一个国家来的交换学生,似懂非懂地半只脚踏在这个生态圈里,努力适应着这一切。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7, 2018 at 6:29 下午

斧标驱风油与新明日报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8-11-2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8/11/blog-post.html

不过时的风油

大坡大马路的梁介福总行

大坡大马路(桥南路, South Bridge Road),老人家俗称“漆木街”,也就是靠近芳林公园的地方,有一栋“斧标驱风油”老招牌标志的建筑物。麦波申路也有一座斧标驱风油的建筑。

麦波申的梁介福工厂

后来我弄懂了。大坡大马路的“斧标驱风油”是行政总行,麦波申的“斧标驱风油”是工厂与栈房。

大家对风行多年的斧标驱风油不会陌生,以前有人回乡(远在中国的家乡),总会随身携带斧标驱风油作为手信。在寄银信、寄包裹回乡接济亲人的年代,斧标驱风油是必备品。上世纪90年代我的中国亲戚来新加坡游玩,回国前特地买了斧标驱风油,他们说这些风油好用,头晕头痛蚊虫蚁咬都适用。他们还说新加坡是原产地,新加坡的斧标驱风油肯定是原装货。

斧标驱风油这个品牌对国人来说,就像是成长记忆的一部分。标签青白相应,印上斧头的透明小玻璃瓶是家居良药。风油以前多数是用来舒缓头痛伤风等症状,如今已经成为电脑上网、长时间使用手机的年轻一代低头族的随身用品。梁介福药业的生意版图拓展开来,在中国多个城市建立起行销网络,告别了购买驱风油当手信的时代。

梁润之来自顺德,那个年代顺德的丝绸缫丝业几乎支撑着整个广东的经济,梁润之也不例外,在广州裕泰祥丝绸店打工,被派到新加坡发展业务。他过后自立门户,碰上1920年代丝绸业不景,才改卖药物。

梁润之跟虎标万金油的胡文虎一样,深知广告的重要性,于是将民间小故事和珍闻趣事打印在传单上。口碑传开来,人们认识了斧标驱风油。

早年的斧标驱风油广告。图片来源:陈来华

斧标驱风油打入回教徒市场

梁介福药业于1928年成立,创办人梁润之从德国医生Schemidler手中获得配制驱风油的药方,以手举起斧头的图案作为商标,做起风油生意。

斧标驱风油除了在华人圈风行外,也推介到其他族群。第二代的梁庆经发现到许多回教徒乘船前往麦加朝圣,除了遇上风浪晕船外,还得在陆路长途跋涉。漫长的旅途上难免会头痛感冒,被蚊叮虫咬,于是上船把风油派送给回教徒,开辟了广大的新市场。阅读全文»

吴作栋:李光耀与行动党老一代领袖拒绝把安顺联络所交给惹耶勒南

with one comment

作者:Jewel Stolarchuk    译者:新国志    2018-10-29
原文:http://theindependent.sg/goh-chok-tong-says-his-pap-cohort-wanted-to-give-anson-cc-to-jb-jeyaretnam-but-lee-kuan-yew-and-old-guard-rejected-idea/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最近发布的传记中说,他在人民行动党内的同侪想把安顺联络所的控制权交给J.B.惹耶勒南,当时惹耶勒南成为独立后第一个当选议员的反对党人。但党内由前总理李光耀领导的老一代领袖拒绝了这个想法。

由白胜晖撰写的授权传记《高难任务:吴作栋传》讲述了吴作栋1990年成为新加坡第二任总理之前的生活。传记下卷预计将涵盖吴作栋在接替李光耀出任政府首脑后的生活和职业生涯。

除了撰写传记的前言和后记外,吴作栋还回答了作者在传记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前《海峡时报》记者白胜晖询问他与李光耀的关系,以及作为行动党第二代成员的感受。

在1976年的新加坡大选中,35岁的吴作栋作为行动党候选人当选为国会议员。他被任命为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1981年,他被提升为贸易与工业部长,后来又担任其他职务,包括卫生部长和国防部长。

1985年,吴作栋成为第一副总理,并开始在一场精心安排的领导交接中承担率领政府的责任。

吴作栋向他的传记作者承认,在1976年的大选中,他没有预见到自己会成为党内一名表现优异的人,也没有预见到自己会成为内阁部长。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31, 2018 at 4:19 下午

新加坡乒总会长竞选内幕

with 2 comments

陈开国(乒乓球教练,前新加坡乒乓球国手)   2018-9-16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520377541441164&set=a.437352059743723&type=3

为了在新加坡乒乓总会改选中蝉联,前人民行动党国会议员李玉云罔顾新加坡乒乓球运动的前景,不择手段打击竞争对手以求获胜,前乒乓球国手陈开国为我们揭开竞选内幕。

前言

2010年莫斯科乒乓世锦赛女子团体决赛,清一色由原中国籍球员组成的新加坡队,以3-1击败中国队,首夺冠军荣衔,光辉一时。

很快的随着主将李佳薇与王越古结婚离队,虽有坐冷板凳多时的于梦雨顶上,实力终不如前,最要命的是新加坡乒乓总会没有一个长期的全盘发展计划,加上打压本土球员,这两个大错误政策加起来导致我国乒乓运动开始出现滑坡现象。

年复一年,国家队的实力越来越弱,参加乒乓运动的人越来越少,如果让这种不良情况续继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可奇怪的是乒总的财政每年都有巨额盈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3H的横空出世

前国家少年队员卓建南博士一路来都非常关心乒乓球运动,眼看着我国乒运正走在败亡的道路上,他考虑了相当长的时间,终于决心挀臂而起,招集一群志同道合而又有能力的同道中人,组成一支3H队伍,准备参与乒总的竞选,希望能够挽救颓落的乒运。3H代表Head-Heart-Hand(智慧、热忱,实干)。

战鼓响起

去年3H阵营经过几次慎重会议后,决定在今年2月高调宣布将在9月参与乒总竞选,此举正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引起国内外体坛的高度关注。

很快,在一名官员的陪同下,现任乒总会长李玉云律师与卓博士见了面,应该是李发出的邀请,希望双方见个面,了解一下情况,要说双方携手合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可惜这次的会谈似乎是不愉快的,我猜李就是在这个时候决定对3H痛下杀手,一个不留。

李出狠招,把事情政治化

或许李觉得她是刚卸仼的国会议员,卓只是基层领袖,在官阶上来讲,这是以下犯上的行为,为党规所不允许。

不知是谁向卓的“上面”投诉,为何会同意卓这个违规的动作。事情麻烦了,原本只是体育总会竞选会长的一件体育事件,竟然转変成政治事件,卓遇上大麻烦了!

大概3月中旬,卓在《联合早报》宣布“为了能够专心一致在工作之余奉献乒运,我辞去所有义务工作,包括已服务超过15年的基层领袖职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6, 2018 at 9:18 下午

狮城同志平权前高官发声

leave a comment »

韩千依       亚洲周刊2018年9月23日第32卷37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36808779776&docissue=2018-37

新加坡宗教界向来属于敏感区域,从李光耀开始,执政党虽然长期垄断政治,却从来不愿挑战宗教界的道德观,甚至曾经发生基督徒国会议员因为处事疏忽,引起华人宗教界的不满,劳动李光耀亲自出面安抚。然而正因为这股势力对此课题长期的定型观念,加上社会教育匮乏,因此虽然近年年度的“粉红点”(要求维护同性恋权益的活动)声势浩大,同性恋课题的理性讨论甚至学理讨论,始终在大众传媒缺位。 

狮城年度维护同性恋权益的活动“粉红点”(图:欧新社)

同性恋平等课题过去一周又在新加坡成为焦点,而且连重量级人物也加入,引发更多关注。然而一场临时发起的联署反对行动迅速浇熄同志支持者的热情,实实在在让人看到这个富裕的弹丸小国民间对这件事的高度保守心态。

同为英殖民地的印度最高法院上周裁定,刑法三百七十七条款禁止男性之间肛交的性行为违反宪法,换言之,同性恋不再被视为犯罪行为,这条一百五十年前订立、因时代变迁而缠讼经年的法律自此被废,全球媒体广泛报道印度同性恋与支持者的欢呼。

新加坡有几乎相同的刑法三百七十七A,多年来受到同志界及其同情者的抨击,虽未听说男同志因闺房里的性行为被捕的案例,但他们将这一刑法条款的废除视为对自身权益与尊严的维护。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院长陈西文(Simon Chesterman)在脸书上转发《纽约时报》对印度的报道,恭贺他在印度的老同学及“其他很多人”。眼尖网民发现帖子下面一个留言是新加坡资深外交官许通美(Tommy Koh)所写:“我鼓励我们的同志圈提出集体诉讼,挑战刑法三百七十七A是否违宪。”

许通美曾是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长期活跃在国际外交界的国际法权威,对国内事务很少表态。此次他对事件的发言立即引起当地媒体广泛报道。网民在他的留言下回应,表示几年前已经有人提起诉讼被驳回,他回应说:try again(再试试)。

律政部长尚穆根对印度法院的裁决迅速表达狮城官方的观点,根据《海峡时报》,尚穆根同意,法律是否合宪,不由民意决定,必须依法论法,然而一条法令的存废或修订是行政与立法部门的事,而这通常就涉及民意。他说:“这个议题在新加坡高度分化,多数人反对改变这一现状,反对废除。”然而他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少数人希望废除,“政府(的立场)在中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3, 2018 at 6:2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