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总理调高退休、重新雇佣年龄 淡马亚揶揄形同鼓励“工作致死”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8-1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8/总理调高退休、重新雇佣年龄淡马亚揶揄形同鼓励“工作致死”

今早,《联合早报》以《承前启后克服天地局限》为题,报导总理李显龙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讲。总理阐述将在2021年起,逐步提高年长雇员公积金缴交率、未来100年气候暖化问题以及政府将确保学前教育费减低。

针对总理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新加坡民主党很快就录制视频回应,该党主席淡马亚揶揄调高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形同鼓励“工作致死”。

他说,国人原本期待总理能提出强而有力的建议,应对当前瞬息变幻社会和地缘政治的挑战,但不幸的是国人再次失望。

他表示,总理声称国人要工作到70岁,但是根据新加坡移民关卡局2018年的统计,因主要死亡原因去世,华裔的死亡年龄中位数(median)为78.3%、巫裔71%以及印裔68.7%。

淡马亚反问,总理也没有拿出理据,能够证明新加坡人难道真得并无意享受退休生活?没有探讨国人究竟愿不愿意花时间享受他们奋斗的果实、含饴弄孙、去做义工或者是有闲暇时间去旅行、玩玩麻将等等。

“反之,我们的总理和部长们坚持要我们一直工作到70岁。”

淡马亚说,曾经询问过前任人力部长,是否放心让一个已年届70岁的脑科医生做手术?还是搭由70岁老司机驾驶的公共巴士?但是该部长坚称,这些年长雇员可以接受在培训。

但是,淡马亚曾询问这些巴士司机和脑科医生,他们不认为自己到了那岁数还能再学习新事物,他们更希望能领取足以填补公积金的退休津贴。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9, 2019 at 6:46 下午

基层领袖疑似抢功劳 毕丹星酸:人民协会是PA(P)

with 2 comments

红蚂蚁/李国豪    2019-7-30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90730-3022

毕丹星批评一些居民委员会和公民咨询委员会的主席或委员其实是人民行动党的干部:“有些人纯粹为了打击反对党,散布虚假信息,唯恐天下不乱。”

毕丹星发文批评人民协会和行动党走得太近。(李国豪制图)

人民协会(People’s Association)的英文简写是“PA”,不过工人党秘书长,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给人民协会的基层领袖取了另一个称号——PA(P)基层(PA(P) Grassroot)。

毕丹星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当然,也很酸!

让毕丹星为此特地于昨日(29日)发面簿文讽刺的起因,是阿裕尼集选区旗下的友诺士基层组织在其面簿账号“Simply Eunos”的一篇贴文。

毕丹星放上两张贴文和留言的萤幕截图,揭发友诺士两位基层领袖疑似邀功的行为,并藉此批评基层组织和人民行动党千丝万缕的关系。

20190730 pritam singh 1.jpg

毕丹星发文批评基层组织和行动党的过度连结。(联合早报)

友诺士基层组织疑似“抽水”抢功劳

“Simply Eunos”昨早(29日)发布了一篇贴文,声称两位基层领袖在勿洛水池路大牌602座组屋发生一起火患后,赶往现场:

我们的基层领袖Mr Kwek和Ms Alice接到新加坡民防部队手机应用程式myResponder App的警示后,前往勿洛水池路大牌602座组屋处理一场火患。


该贴文接下来说,火患在民防部队抵达前就被扑灭了:

那里的垃圾槽起火,幸好在民防部队抵达前就被扑灭了。

贴文最后提醒民众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温馨提醒大家,别将还未扑灭或还在燃烧的物品丢进垃圾槽里。

乍看之下,这样的说话难免让人有上述两位基层领袖抢在民防部队抵达现场前,就已扑灭火势的错觉。

simple eunos post original.png

(“Simply Eunos”面簿截图)

居民留言打脸称基层领袖抢功劳

不过一名自称是大牌602座组屋居民的网友很快在“Simply Eunos”的贴文底下留言打脸,质疑他们抢功劳:

当我看到烟雾从垃圾槽里冒出时就联络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没过多久,几名清洁人员就赶来并赤手空拳把一楼的垃圾桶拉出,扑灭了火势。


该网民也称当时有两部警车和一台消防车前去检查火患起因,自己一直也关注现场情况,并强调现场只有几名好奇围观的路人:

我确定除了清洁人员,没有其他人前来处理这起事故。这篇贴文具误导性,想把功劳送给基层领袖,以达到为人民行动党增光的目的。


该网民最后也提醒大家切勿忘记,该区是工人党的选区,而他们的快速反应才是火势迅速被安全扑灭的原因。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0, 2019 at 11:01 下午

新马华社的褒马贬李

with 2 comments

游黎     2019-4-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6852&mesgdir=messages&year=2019&month=04

华社褒马贬李,很大程度源自华社对马哈迪李光耀跟中国的关系。大马的种族结构,使马哈迪有足够的政治资本灵活变通对中国的态度,政策,审时度势,可善可恶,有时亲近,有时疏远。李光耀在华人占绝对多数的新加坡,就没有如此的伸缩空间。新加坡的邻居都是猜疑妒忌,有排华历史的非华族主配的国家。因此顾虑,李光耀治国一生,极力与共产中国保持距离,拘谨得体。不少受华文教育的新加坡华人,把这看成文化上的数典忘祖,政政治上的亲西反华。

李光耀在新马仍是一家时的20世纪50年代已开始活跃于新加坡政坛,比马哈迪早十多年冒出头。要简单的说出他们一生的政治生涯共同点,那便是:两者都是利用种族情绪为政治资本的马基雅维利权术高手。

李,马针锋相对的开始,当推大马成立后。李光耀通过马来西亚计划后门,走进吉隆坡国会,希望取代陈修信马华公会的华族代表地位,躲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面纱后,挑战中央政府的马来中心主义。马哈迪正是此时崛起的马来土族特权的少壮派代表人物。

李光耀无法取代马华,退其次保住统治占人口~70%的新加坡李氏王国这条生存底线。吊诡的是,吉隆坡东姑政权在李光耀击败岛内反对派势力,取得新加坡政治权这桩事业上,帮了不小的忙。从假借恐共反共,华人沙文主义等等污篾抹黑,到引用内安法打压逮捕反对党,都得到中央的默许支持。从马哈迪角度看,李光耀不仅忘恩负义,东姑也对李过于手软。可以想象,如果当时马哈迪是中央首相,他会叫李跳进柔佛海峡,那会有个新加坡李氏王国管治那么春风得意。

如果李光耀没有~70%华人当筹码,东姑不会轻易放弃马来亚最大贸易大城新加坡。所以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其实是李光耀征用华人憎厌马来土族特权的情绪,用来表达“我们华人也要一份蛋糕”的代号,只是李光耀没说的那么,粗俗,露骨。

如果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李63-65的代表作,那与其相庭抗礼的则是马哈迪的“马来人的困境”。马哈迪前任当相期间的种种土特政策的根据,便是出自于马来人困境的理论根据和心态。可怕可憎的是,GE14重任首相的马哈迪,一丝没改他的种族主义思维,情绪。 阅读更多 »

为什么何晶必须披露她的薪酬

with one comment

作者:肯尼思·惹耶勒南      译者:新国志     2019-7-4
https://kenjeyaretnam.com/2019/07/04/why-ho-ching-must-declare-her-salary/

7月1日,马来西亚国会通过一项议案,要求所有议员及其妻子和孩子申报财产。尽管该法案尚未通过成为法律,但议员、他们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必须立即开始遵守该法案,否则将因做出虚假声明而受到惩罚。马来西亚法律事务部长表示,将在下次国会开会时提呈该法案。有关申报将于反贪污委员会网站公布。

李氏家族和人民行动党总是利用其他国家的腐败来为自己的独裁统治辩护。就在今天,为《经济学人》撰稿的记者韦婷(音译)在推特上不假思索脱口说出了标准颂歌(就像说上帝是伟大的!):

虽然低度贪腐大体上不存在(公平地说,同新加坡人均GDP水平一样的大多数发达国家也没有太多低度腐败),但证据的缺失并不表明没有贪腐,特别是在这个外汇储备规模和政府资产总值仍然是国家机密的国家。在缺乏信息的情况下,韦婷不能假定腐败程度低,但这是行动党和西方世界为李氏家族的绝对控制和威权统治辩解的标准论据的一部分。

事实上,有大量证据表明,高层存在腐败。总理任命或允许妻子被一个受制于他的委员会任命为主权财富基金的主管,像李显龙处理何晶的任命,在大多数国家会被视为腐败,也显然违反良好治理和法治的基本原则。尽管近十年来我一直呼吁将何晶的薪酬公之于众,但我们仍未得到答案。最近,在我的一番敦促下,工人党在国会就淡马锡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三名高管的薪酬提出了质询。黄循财(新国志按:财政部第二部长)提出了一个令人反感而又滑稽的论点:这些公司都是私营企业,因此没有义务披露它们付给高管的薪酬。虽然新加坡人对总理的薪酬继续感到愤怒,但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总理的薪酬可能比他妻子的还要低,后者的薪酬可能高达数十亿元。此外,我们还应该被告知,她是否得到其他好处,比如使用淡马锡子公司新科宇航(ST Aerospace)拥有的湾流(Gulfstream)商务机。 阅读更多 »

前记者忆述曾询问何晶薪资引总理发脾气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蓝桑    2019-5-2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5/前记者忆述曾询问何晶薪资引总理发脾气/

《亚洲新闻台》(CNA)前记者哈喜娜(Haseenah Koyakutty)分享了一篇由革新党领袖肯尼斯(Kenneth Jeyaretnam)撰写的博客文章,文中他再次质疑淡马锡控股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李显龙总理夫人何晶的薪金秘密。

哈喜娜表示,她很高兴肯尼斯仍然执着于她多次试图挖掘的问题。

她解释说,在2004年李显龙即将升任总理前,她曾向总理请教有关其夫人何晶的薪资,但是他显然“不喜欢”这个问题。“我直白地说这当中有利益冲突。”

她说,后来一名公务员友人告知她,总理在媒体访谈后好像生气了。她补充当时总理没有正面回答有关的问题。

哈喜娜表示,“我感谢那名公务员作为朋友身份告诉我这事,不过如果当时总理没有发脾气,而是好好回答问题,也许今天他就不会陷在困境里?”

她随后也拿近几年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自我赋权的行径,与总理作比较。

网络公民也针对哈喜娜的陈述,请求总理署办公室作出回应。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9, 2019 at 6:36 下午

一个巴掌拍不响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9-4-15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9/04/15/一个巴掌拍不响/

保姆的两难就在于,孩子终究要长大,之后也就无需过去的那种照顾方式。然而保姆国家却可能形成一种惯性,一边是政府始终放不下,把人民当长不大的孩子,另一边则是人民一有困难或要求,想当然地找政府解决。

农历新年期间,陆续在手机聊天群收到过节的信息,其中一则是某选区的庆祝活动,跟牛车水的官方仪式一样,现场同时放了好几串红鞭炮,非常有过年气氛。我在群里以开玩笑的语气写了“州官放火”,立即引起不少赞同。尽管不是完全没道理,这个评语当然也简化了问题。现有法律是禁止放鞭炮的,反对者认为这削弱了过年气氛。可是不难想象,一旦解禁,如果出现因乱放鞭炮而发生的火患,或者邻居之间为噪音而反目,或由此而起的其他纷争,根据现有的社会行为模式,要求政府出面禁止的民间呼声几乎必定出现,而且结果大概不会让人意外。

西方媒体一度形容新加坡是“保姆国家”“拥有死刑的迪士尼”,其中有基于意识形态分歧的不满,可是也并非全然无的放矢。如果剥除背后的意识形态,“保姆国家”捕捉了部分新加坡的精神面貌。独立时的一党独大历史,延续至今超过半个世纪;虽然批评者抨击人民行动党高压,但它每一届选举都在公开透明的情况下连任。其得到选民委托,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出色的政绩,这一点是连西方媒体也不得不老实承认的。除了推动经济发展和国家建设,行动党的政绩之一是微观治理,不放过民生课题的任何细节,真的就如一个尽责的保姆一样。

西方记者赞许新加坡是个女性可以放心独自夜归的城市,八成以上的居民住在设备齐全的组屋,去政府部门办事的效率奇高,连从组屋走到巴士车站都建设能遮风挡雨的有盖走廊……这种无微不至的管理方式,近乎是一种“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方位覆盖。个人若选择安分守己,在这样的环境里是能够过上安定舒适生活的。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政府担心部分国人不善理财而无法养老,不断调整退休后公积金的领取办法,前阵子就引发了争议和质疑。

保姆的两难就在于,孩子终究要长大,之后也就无需过去的那种照顾方式。然而保姆国家却可能形成一种惯性,一边是政府始终放不下,把人民当长不大的孩子,另一边则是人民一有困难或要求,想当然地就找政府解决。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1, 2019 at 2:48 下午

反殖的年代:从林戴伟谈起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9-4-19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9/04/blog-post_19.html

当时马泰边区的游击队中很多是马泰的左倾青年,马共怀疑这些人中有特务,于是展开大规模肃反,召开“森林审判会”,会上公布“特务”名单,出席审判会的每个人都必须举手表决。在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下,每人都用支持判决和死刑来表明自己的立场,无人敢为受审者辩护。而那些“特务”则常常在神经差不多已经错乱的情况下,牵连无辜的人士来自保。

最近在国家博物馆做培训活动,有人问起泛星工友联合会和林戴伟的一些事迹。这个问题比较冷门,我翻阅了一些书籍,并向一些参与过那个年代的斗争的人士求证,做了这份记录。

林戴伟是1950年代泛星工友联合会的受薪秘书,1958年被遣返大陆。林戴伟以马来亚为祖国,坚持自己的马来亚(新加坡)身份,为反殖而斗争。文革的年代他受中央委派,潜伏回勿洞森林,结果并非死于政府军的枪弹下,而是死于内斗,连葬身之地都是个谜,成为“无主孤魂”。

1957年的大逮捕

就从1957年8月22日的大逮捕说起。大逮捕由时任首席部长林有福发出命令,拘捕35名马共人士(当时不论是马共、支持马共、同情者或是思想左倾都被视为马共),其中包括5名人民行动党左翼中委与13名支部的职员与党员,无形中为人民行动党扫除了来自党内的威胁。

或许林有福万万没想到,这次的逮捕行动为他人铺路,自己的劳工阵线却失去民心。

有关这次大逮捕原因,林有福政府发表白皮书说是防止共产党接管行动党和职总。[1] 不过,可能更重要的原因是阻止左派工会跟由辞职的首席部长马绍尔组建的工人党之间的合作。当时共产党把他们对人民行动党的支持转移到工人党,在他们的支持下,工人党在选举必将取得好成绩。

根据当时的时势,这场逮行动捕也有可能是为了确保左翼人士不会在九天后8月31日马来亚宣布独立时制造麻烦。

话说大逮捕前约三个星期,1957年8月4日,行动党第四届党员大会在羽球馆举行,除了中委改选,也通过了确定“建立一个独立、民主、非共社会主义的马来亚”的党的纲领。改选的结果出炉,12位中委中被视为左派的中委有6人:TT拉惹(律师)、陈从今(会计)、吴文斗(工会)、陈贡元(烧焊技工)、陈世鉴(工会)、王才安(书记)。其中有三位原中委落选,包括行动党主要领导人之一的王永元。

李光耀与另外5位中委拒绝出任党职,只保留中委地位,六位左派中委在协商不果的情况下,选出TT拉惹出任秘书长,陈从今为主席。

这6位当选的左派中委,除了TT拉惹之外,在8月22日的大逮捕全部被扣留。同时被捕的还有13名行动党支部委员,13名泛星工联及工运人士,以及亲行动党报章《新报》的4名职员。林戴伟也在这次逮捕行动中被扣留。[2]

奎笼聚会(奎笼事件)

李光耀回忆录中,称这场党内左派筹划夺权的行动为“奎笼聚会”。

1957年5月,新加坡首席部长马绍尔辞职。6月补选过后,行动党两派裂痕进一步加深,7月中,行动党中宣委和支部负责人举行一场中委选前聚会,参与者有二十多人:两位中委吴文斗和陈从今、中宣委员和各支部主要负责人陈志成、刘波得、钟文灵(田流,及其爱人许禄娣)、黄巩元、许荣华、陈贡元、王才安、戴秋生、段文华、陈木庭、卓中华、邢福源,另有林戴伟、吴宗泽等人。

当时李光耀因为宪法谈判结果受到质疑,回应马绍尔的挑战,辞去丹绒巴葛选区议席进行补选,以林戴伟为代表的一组左翼人士强力支持工人党,可是马绍尔却在最后关头放弃竞选。李光耀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票再次当选。

根据《陈贡元回忆录》及其他人的说法,林戴伟是党外人士,直言直语,属于激进左派。奎笼聚会上,林戴伟表示李光耀在宪法谈判上采取软弱和妥协的态度,反对李光耀的正统领导,号召行动党支部出来组织新政党。与会者多数认为应该避免行动党分裂,左翼运动应继续以行动党为中心。

奎笼聚会是否跟夺权有关各有各的说法,陈贡元表示没有此想,研究左派历史的陈剑则提出疑问:为何行动党的聚会竟然有党外人士参与?[3]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