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参赛者必须中文流利?新马“好声音”惹争议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7-5-13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908931

“The Voice 决战好声”由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制作。

风靡全球的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即将推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本,但参赛者必须会唱中文歌,还要讲流利的中文普通话。这一要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本月初,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宣布,“The Voice”节目的新马版(中文名为“决战好声”)即将开始海选。

主办方在节目网站上说:“我们欢迎任何十六岁以上,通晓中文并能演唱中文歌曲的选手一起前来发掘自己无限的潜能。”

尽管主办方说非华裔也可以参加,但必须“能以流利的中文交谈并演绎中文歌曲”。

许多当地人认为,“决战好声”的中文要求实际上对非华裔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构成了歧视,也与这两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特性不符。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口构成相当多元,除了华人以外,还有马来人、印度人等等。

尽管新加坡的华裔人口占多数,但该国最通用的语言是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的泰米尔语也被列为官方语言。

在马来西亚,最普遍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马来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3 下午

官话四则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5239&mesgdir=messages&year=2017&month=05

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先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可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礼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尚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阅读更多 »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5/145271.html

其实,以新加坡的现实来讲,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钱不是问题,所以他们要的是最好的(超标准也无妨),要是将来医学上胚胎能够改基因,他们会是第一个报名,这是基本心态。用这样的心态来治国,国民就会跟得很辛苦(很多东西瞬间就消失了),口袋的破洞也会越来越大,只能时时等待他们的施舍。

最近由行动党自导自演的《奶粉茶煲》看得众人是眼花缭乱,但是,诧异的是有只政府的看门狗却怎么也没出现在镜头前——那就是“取缔暴利委员会”(Committee Against Profiteering)。这下老娘就明白了,原来“取暴”只是用来对付小贩、小商家;比如说你卖的炒粿条一碟4元,查实本钱才需5角钱,别人都在卖3元,哦!那你是谋取暴利。而大商家像奶粉商,一罐奶粉80元,查实本钱才10元,却不能说他们是在谋取暴利,因为家家都一样,他们创造了“附加价值”。报纸不断地重复说:“由于本地消费者对奶粉品牌忠诚度高,以及偏向购买‘优质品牌’的喜好,制造商通过各种营销手段打造‘优质品牌’形象,也通过科研来强化这样的形象,在产品中加入家长希望孩子食用后可达到某种成效的新成分,因此把奶粉价格给推高。”——却没人告诉我们:一罐他们到底赚了多少?或许即便是有这样的开支,仍是他们盈利的冰山一角。

还有消息说,奶粉商为了抢攻医院“第一口奶”的市场,不惜长期免费供应“水奶”给医院。更有奶粉商为拉拢“接生王牌”,不仅赞助医生全家到欧美旅游,还帮忙打点机票和酒店,甚至策划行程,提供一条龙服务。更有制造商懂得投其所好,知道某医生喜欢到国外打高尔夫球,就赞助他免费到马来西亚或中国打球。竞争局的报告也透露,“婴儿食品业可赞助医疗专业人士出席研讨会,或与医疗、保健、教育相关的活动”。虽然赞助事项一般限于伙食费和注册费,但如果活动在海外举办,业者也可赞助住宿和旅行费。——这样的新闻看下去,随便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是一门有暴利可图的生意,正所谓:不怕你不喝奶,只怕你不喝我们家的奶。

为了了解这个问题,让我们细说从头,从一个禅门公案说起。有个公案是这样说的: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在以前,煮饭和照明用的都是火,本是同源的东西,但是分开使用久了,有些人却产生它们不是同一样东西的错觉。配方奶粉(infant formula)本是母乳的替代品,换句话说,在婴儿得不到母乳的方便供应时,就只好使用替代。与普通奶粉相比,配方奶粉去除了部分酪蛋白,增加了乳清蛋白;去除了大部分饱和脂肪酸,加入了植物油;加入乳糖,含糖量接近母乳;降低了钙等矿物质的含量以减轻婴儿肾脏负担;添加了微量元素、维生素以及某些氨基酸等,使之更接近母乳,所以价格当然会比较昂贵。 阅读更多 »

新书推荐:《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leave a comment »

第8功能 (Function 8)    2017-5-11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771229696387340/?type=3

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2017年5月21日是可耻的“光谱行动”30周年的日子。当时政府逮捕和监禁了16名无辜者。这些无辜者当年努力要把新加坡建设成一个更好的家园。他们都被行动党政府标签为共产党人,后来又被定性为马克思主义者,并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起来。

当时这16名被捕者是在协助外来劳工——就像目前的“情义之家”(HOME)、“客工亦重”(TWC2)以及一个政府机构所做的一样。他们也反对制定更多严厉的法律,并通过戏剧为那些没有基本人权的人发声。

1970年代有超过400多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经历这严酷的压制,1980年代初期,新加坡公民社会开始复苏。一个月后,又有6个人被捕。

2017年5月21日到Projector戏院了解更多这段黑暗的历史。

Jason Soo的影片《1987: 阴谋反追溯》(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将于当天下午两点正放映。影片结束后,“光谱行动”下被捕的数名受害者将与观众进行对话。有意出席者请到这个网站报名:https://www.eventbrite.sg/e/debunking-a-30-year-old-conspiracy-tickets-34384318422

当天,我们也将发行一本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加坡人如果要了解我们的过去,这是一本必读的书。这本书收录了30多篇文章,作者都是与那个年代息息相关者。这本书已经开始在Pagesetters Services Pte Ltd、AGORA和城市书房等书局出售。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7 at 2:44 下午

全球背景下的新加坡史构建

with 8 comments

纪赟    2017-5-11
http://www.sgwritings.com/112902/viewspace_158168.html

时至今日,新加坡已然独立半个世纪,但我们还处在族群自我打造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新加坡史的构建就是重要一环,而这个处在马来半岛南端,与印度南部文化密不可分,而且有着中国南方沿海文化根基的年轻国家,其历史从来都是区域大历史中的一员。

18世纪的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卢梭曾说过,国族构建是一项从内向外的过程。也就是说,我们先要追求的是内在的族群本质,而外在影响则相对次要。这也是一种传统的国族构建与国族历史书写途径。但随着全球化的浪潮,这种内倾的学术与政治潮流显然受到严重的冲击,在历史学界也概莫能免。

比如德国史学家奥斯特汉默尔(J. Osterhammel)2014年出版了《变化中的世界:19世纪的全球史》一书,在学界产生了很大影响。当时病休中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读完这1000多页的皇皇巨著后,马上亲自打电话邀请他在自己60岁生日会上演讲。对这种急切之情,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作为一位来自东德的总理,又在其大力主张引进移民的开放性心态驱使下,这部历史著作在某种意义上是对默克尔政策的历史合理性背书。

但这种全球主义的历史观,在各地保守主义、族群主义甚至民粹主义大力回潮的背景下,逐渐失去前几年的光芒。在刚刚尘埃落定的美国大选中,“美国人优先”成了某种新的政治正确。在我们身边,我们大概还记得上两次大选中的“新加坡人优先”吧?我们确实没有必要在左翼哲学的簇拥之下,把一切这种某某当地族群优先的口号都贴上民粹的标签,因为毕竟任何一个族群或国族,都需要外在的张力来维护其内在的一致性与群体认同构建。

然而,作为一个国际化、商业化程度极高的城市国家,走向内敛之路起码并不是商人基因的最佳选择。因此,无论是政府还是国民自身,新加坡从来都是在一个全球化背景之下来理解自己的过去。以本地中学的历史教学为例,我们的孩子是以周边文明史来开始自己建国史的论述的。

他们首先要学的是印度河谷文明与中国的商文化,接着还将学习扶南王国与室利佛逝帝国的兴衰,尤其是要求掌握这些文明间的联系。此后才开始学习早期新加坡历史的考古与其他资料。然后,我们的历史教学又再次扩展到全球史的背景下,讲述欧洲,尤其是英国殖民地拓展与新加坡贸易枢纽的确立。此后才是对新加坡立国的历史书写。但我们要注意,本地历史书还是特别关注国际事件,比如苏伊士运河的开通对本地的影响等。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3, 2017 at 7:03 下午

我们放弃自由后取得更多经济增长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区伟鹏    译者:新国志    2017-1-8
原文:https://yawningbread.wordpress.com/2017/01/08/did-we-get-more-economic-growth-by-giving-up-our-freedoms/

如果我们看看新加坡的经济表现,在过去九年它并没有“突飞猛进”。尽管台湾和韩国发生民主动荡、示威、罢工、总统遭弹劾和监禁,但我们的表现并不明显优于它们。我们看起来比它们好,是因为我们一直通过移民增加人口,而伴随而来的是社会压力。

pic_201701_05

“新加坡经济表现超出预期”,《海峡时报》于2017年1月5日报道。“根据贸易和工业部的预测估计,”据说“2016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8%,2016年全年的增长率为1.8%……”

在未质问之前的预测从何而来的情况下,报章写道:“去年的增长远远高于贸工部早前公布的1.0%至1.5%的预测。”我不得不怀疑,该部很早之前就以降低人们的预期来为最新的宣布作铺垫。他们年复一年这样做,已经是老套了。

一二十年前,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8%会被认为是可怕的。当然,这样的回顾比较是不受欢迎的。同样的,指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的增长率也是不受欢迎的,在经济大衰退时期,我们的经济滑落了0.6%。如今,1.8%会被视为值得庆祝的(“表现优异”),并进一步证明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能力。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我们应该看看,同我们的贸易邻国,特别是那些收入和技术水平大致相同的国家比较,新加坡表现如何。然而,目前为时尚早,因为其他国家可能还没有公布其2016年的估计。

九年的GDP数据

作为替代,我决定观察长期数据。从世界银行的网站,我获得了下表的数字(台湾除外,有关数字来自台湾政府统计网站)。

pic_201701_03_480w

这些国家按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组。传统的观点是,较不发达国家更容易实现较高的GDP增长率——尽管我不知道这一信念的理论基础有多坚实——因此在比较分析中,我们将采用这种方式分组。

在我们离开上表之前,我想请你注意九年期间GDP复合增长(右二栏)。新加坡与同一收入阶层的其他经济体相比,表现特出(复合增长54.4%),虽然同较贫穷国家相比差别不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7 at 4:52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