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国际特赦:新加坡死刑改革有瑕疵

leave a comment »

中央广播电台      2017-10-11
http://www.rti.org.tw/m/news/detail/?recordId=373428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今天(11日)表示,新加坡虽然已对动用死刑作出改革,但仍有瑕疵,有些犯下涉及毒品行为较轻的人,请求宽大处理,却依然被送上死刑台。

在受到人权团体多年来的指责之后,新加坡在2013年修改法条,放宽对若干贩毒和谋杀案件的“唯一死刑”判决,让法官可以有裁量权的判处“附鞭刑的无期徒刑”或“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在一份最新的报告中,承认新加坡被送上死刑台的人数已经减少,但仍表示,在法庭可以展现较多宽大精神的情况下,依然判处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的死刑问题顾问桑乔治(Chiara Sangiorgio)表示,新加坡2013年实施的改革,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让某些人避开了死刑;但在关键部分,他们从一开始就有瑕疵。

桑乔治举例说,运送毒品者虽然在调查中与当局有实质性的合作,仍然会被法官判处无期徒刑。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2, 2017 at 7:25 下午

发表在 法律, 人权

Tagged with , ,

【少年林俊辉涉嫌非礼后坠楼案】家属网上筹款 计划起诉教育部及警察部队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0-12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012-sg-benjamin-lim-crowdfund/3853108.html

涉嫌非礼女童后坠楼的14岁男生林俊辉。(照片:Give.asia)

本地14岁男生林俊辉涉嫌非礼女童后坠楼的案件发生至今已超过一年半,林俊辉的家属现在计划起诉教育部和新加坡警察部队,并正通过众筹网站筹集律师费。

林俊辉的家属在众筹网站Give.asia写道,他们“希望为林俊辉讨回公道”。他们表示,已经聘请一名律师并为案件筹集了约1万5000元。不过他们相信案件非常棘手,最终费用可能高达数十万元,因此希望寻求公众的支持。

“我们收到意见,指这起案件提出了许多令人困扰的问题,例如学校在照顾学生上的义务,以及警方所应给予公众的照顾等。因此我们促请那些关注事件的市民支持我们。”

众筹活动的筹款目标是20万元,目前筹得约1900元。

事件回顾

林俊辉是在去年1月26日坠楼身亡。他因涉嫌非礼一名11岁的女生,而从学校被带到警局接受问话。他下午回到家后就坠楼身亡。

这起事件在我国引起了广泛关注。民众对校方和警方在处理未成年人罪案时所采取的程序,提出许多疑问。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2, 2017 at 7:18 下午

地铁服务大中断时如何舒缓人流量?交通专家:选择有限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0-10
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010-sg-mrt-disruptions-ease-crowds/3850624.html

星期六(7日)地铁服务中断后,碧山地铁站对面的巴士车站出现大批等待搭乘免费接驳巴士的乘客。(照片:TODAY/Najeer Yusof)

上个周末地铁南北线服务中断造成交通陷入混乱,分析家指出,这暴露了当局在应对公众对其他公共交通工具需求暴增时,所能提供的选择有限。

据《今日报》报道,交通专家表示,只有等过几年新的地铁线如:汤申—东海岸线和环线的新站投入服务后,这样的情况才能有所缓解,因为当地铁服务出现严重故障导致乘客需求暴增时,巴士、德士和私召车在缓解乘客需求所能提供的服务有限。

新跃社科大学交通经济学家特瑟拉(Walter Theseira) 指出,每当我国两条最早通行的地铁线——南北线和东西线——的服务中断时,所带来的问题尤其难以解决,因为本地缺乏能为大量受影响乘客提供另一种选择的替代性交通工具。

上个星期六(7日)傍晚,因地铁隧道积水和轨道旁的一起小火,导致宏茂桥和滨海南码头之间13个地铁站的列车服务一度暂停;宏茂桥到纽顿站之间的服务甚至到隔天下午才恢复运作。好几个地铁站外都出现了大批通勤者在寻找替代性交通工具继续路程。

特瑟拉博士表示,理论上,当局可以沿着地铁路线,开放高载客量的巴士服务以备不时之需;但这将需要大笔资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1, 2017 at 7:14 下午

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说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10-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9438

基于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认知规律来判断,正确的新加坡历史事实,正好是和官方与媒体之叙述情况,完全相反。因此,根据这一个反向思维原则,可以重新认识真实的新加坡国家历史。

当下的新加坡主流历史论述是由两段历史衔接而成。首先,从新加坡开埠直到二战前后是由英国人撰写的英国殖民地新加坡历史。之后,是由李光耀杜撰的新加坡故事给予延伸。李光耀有先见之明,也自知理亏,所以技巧性的偷龙转凤,把新加坡故事模糊的等同为新加坡历史。实质上,这一类观点都属于政治正确而叙事不正确的历史纪述。

Carl A Trocki (1990)《鸦片与帝国:殖民地新加坡之华人社会1800-1910》开宗明义的指出,英国人撰写的新加坡历史,对英国人贩卖鸦片的黑暗历史避而不谈。李光耀以共产党罪名清算政治竞争对手之际,自己却与马共密谋结盟合作。中国外交部的解密文档,亦揭露李光耀积极寻求中共给予政治支持。明显的,李光耀也是避而不谈自己的黑暗政治勾当。

就是在政治正确颠覆历史正确的大环境下,新加坡官方和媒体在不断的复制错误的历史论述。这类犯错例子不胜枚举。比如:2017年9月12日,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驳斥《纽约时报》指责新加坡政府压制国人使用华人方言。大使米尔普里的反驳说:我国一直都允许播放方言节目。历史事实真相如何?根据李光耀回忆录 (1965-2000) 页177-178:新加坡也取消了电视台和电台所有的方言节目。

驻美国大使的这一篇驳斥,充满了对历史和社会人文的谬误。可以如此程度的扭曲国家历史,确实令人叹为观止。政府高官在国际媒体公然撒谎,不仅丢人现眼,更是严重的损害了全体新加坡国民的诚信和尊严。米尔普里把华人方言的消失归咎于祖父母都不想孙辈学习方言,如同在政策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是极不负责任的说法。祖孙之间不能沟通是华人文化断层的根本因素,因为家庭教育是方言族群文化薪火相传的最重要媒介。显然的,政府高官对华人社会在民族传统语文上的困境,一无所知。人文素质如此恶劣的官员,岂不贻笑大方?

其实,学术界有不少这一方面的研究著述可供参考,所以这一事实的真相不难厘清。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1, 2017 at 11:49 上午

交通部“救火队长”许文远吕德耀一冷一热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0-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10-566

水淹地铁隧道那天(7日),许部长的面簿没有任何动静贴文,8日一整天也没有更新。这个时候,面簿的最新信息停留在7日早上,部长图文并茂发了他在巴拿马与当地官员就物流业发展交换心得的收获。9日晚上,许部长终于发贴了,但谈的不是地铁,而是印度族的蹈火节。

(谢静怡制图)

一场大雨淹了地铁隧道,抽水泵又出故障,导致地铁服务中断20个小时,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地铁事故之一。陆交局和SMRT无人出面召开记者会说明情况。交通部长也没有站出来讲话,甚至在面簿上发个关于隧道积水的只字片语都没有。

官方集体不露面发声,这样给公众的观感会好吗?

当然我们可以说,这是几十年一遇的大雨,防不胜防的天灾因素大于技术性人祸。我们也可以说,现在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时候,不是露面作秀的时候。但是,如果有数以万计或数十万计的乘客受影响,瘫痪时间长达20小时,官方难道不应该出面向民众交代清楚吗?这还不是追究谁该负责的问题,只是要求信息更透明罢了。

突然杀出一个抽水泵坏掉的说法,新加坡人还是第一次听见吧。那么我们就要问了,那个可怜的泵,有没有规定多久维修一次?实际情况是多久没有维修了?有没有监督和检查程序?地铁站有没有后备泵?公众对技术问题不甚了了,心中又好多疑问,但就是无人解答啊。

如果是历史遗留的问题,那也应该说清楚吧。如果一时半刻还无法掌握整个状况,那一旦信息收集得较详尽后,是不是应该向公众交代一声?地铁三天两头这么个坏法,又没有政府官员出面给个完整的说法,只可能造成两种后果。一、时间久了,民众忘了,直到下一次大面积故障发生为止,怨气再来。第二、难保民众不会先对公共交通工具失去信心,接着对政府部门失去信心,最后对整个体制失去信心,骨牌就这么一张张倒下。

地铁坏了早已成为不怎么新的“新常态”,这几年来新加坡的交通部长也确实难为,交通部几乎成了“即将引退部”。林双吉从2006年至2011年担任交通部长,之后退出政坛。吕德耀2011年接棒,2015年大选来临前,宣布“因个人原因”引退。接着,烫手山芋交到许文远部长手中。

许部长上任初期,舆论相当看好,因为他在2003年担任卫生部长期间,处理过沙斯(SARS)危机,在国家发展部的时候,又处理过当时棘手的房屋问题。本地英文报章称他为“搞定先生”(Mr Fix-It),用大白话讲就是“救火队长”。

许部长2015年还没有正式上任,就已经发了好些篇博文,明确工作方向,认为必须加强地铁系统维修方面的投资,并且要增聘和留住更多技术人员,给人相当高的期待。不过,随着地铁事故频率越来越高,人们也留意到许部长的作风和前任吕德耀部长不太一样。

水淹地铁隧道那天(7日),许部长的面簿没有任何动静贴文,8日一整天也没有更新。这个时候,面簿的最新信息停留在7日早上,部长图文并茂发了他在巴拿马与当地官员就物流业发展交换心得的收获。9日晚上,许部长终于发贴了,但谈的不是地铁,而是印度族的蹈火节。

仔细游览许部长的近期面簿,不难发现部长比较喜欢发积极正面的信息,一般可归类为四大类:交通、宗教、选区、出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0, 2017 at 2:37 下午

地铁水淹瘫痪谁该负责?

with 2 comments

沈广业     2017-10-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09-554

一场豪雨就出事,过去可以解释成“几十年一遇”,但接二连三就会慢慢失去社会的信任,该维修的有没有认真维修,该监管的有没有认真监管,事情发生后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辩解显得多余。

地铁列车底下的轨道已被积水完全淹没。(海峡时报)

南北线地铁因为前天傍晚的一场雨导致碧山站隧道淹水而出现瘫痪20个小时的现象,跨越星期六和星期天,算是破了本地地铁瘫痪史的纪录。陆路交通管理局在星期天指出,淹水是因为隧道抽水系统失灵的关系。

列车停在黑漆漆隧道内的照片,虽然水淹没有很深(民防部队照片显示水淹大概在抢救人员的小腿位置),仍然“触目惊心”,令人想到久病难愈的地铁顽疾,已经从不时涌现在地面的灾情渗透入地底变成地下情了是吗?

(民防部队面簿)

就像每次地铁故障一样,网上总是又骂又酸,扰攘一片,地铁公司高层照旧不会出面道歉,相关政府部门也一样。据说这是为了不作秀,是严肃的政治文化,只要埋头苦干解决问题。这说法以前很有说服力,但是埋头苦干了那么久,高层照样年年加薪,问题却没有解决咧。

SMRT董事会有没有向高管做出问责?

这就逼得人家要问:到底这样的公共设施过失状况,有没有人应该负责?很多次的地铁故障事故后,监管单位都对地铁公司SMRT施以罚款,但是SMRT有没有做出内部惩处?SMRT是负有重大公共交通责任的上市公司,董事会应该清楚认识这是公司最原始的任务,而不是追逐盈利或其他商业模式,然后说“向股东交代”。如果不能接受公司赚钱少、股东分红少的人,应该主动离开这家公司董事会,也不应该买这家公司的股票。

每一次重大事故以及遭遇处罚之后,SMRT董事会有没有向高管做出问责?这些都是SMRT广大股东想知道的,一家公司决策者和高管如果能力不足又尸位素餐,长久下来必然动摇企业士气,进而反映在营运的失误方面。

运输服务不稳健  SMRT主管人员何以继续任职?

做生意的人都知道,如果是私人企业,这样的人必定难以向老板交出符合公司目标的成绩单,不可能长期处在管理位置。但SMRT虽是上市公司,却长期不能有效达成公司存在的首要目标——提供良好稳健的运输服务,其主管人员为什么可以继续任职?董事会基于什么理由不给予问责?这是SMRT小股东必须提问的。

这次地铁隧道淹水是什么原因,由于隧道已经归政府所有,责任因此在政府,有关方面没有理由不彻底回答外界的疑惑。阅读全文»

陈清木:尚穆根关于民选总统的发言自相矛盾

leave a comment »

陈清木医生     2017-10-7
https://www.facebook.com/TanChengBock/posts/1618730661534796

10月3日,林瑞莲议员在国会辩论中的动议,我的观察和意见

对于林议员很好的动议,我有二个观察意见。

首先,尚穆根部长在回复林议员的提问时作出以下声明:

“……我被问的问题是‘假如连续五届民选总统都没有一位是来自某个种族,何时能启动保留选举制?’我的回复是什么?最直接的答案是‘政府可以决定。当我们提出修改民选总统法时,我们可以说从何时算起。这是一个政策决定。’亚洲新闻网(CNA)报道过,是有记录的……我曾被报道说,我不介意人们出示我发言的其他部份……我说话时是十分清楚与小心的。对我可能说过的其他东西我乐意面对质问。”

部长引用亚洲新闻网于2016年9月16日的新闻报道(记者Linette Lim题为《有关陈清木,混合种族的候选人:新加坡人对于民选总统制的检讨发出严厉的询问》的报道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on-tan-cheng-bock-mixed-race-candidates-singaporeans-ask-tough-q-7788466

既然部长乐意接受质问,我就把当时部长在亚洲新闻网报道的其他谈话重复一遍:

“但是其中还有一些有关民选总统制的法律问题及定义等,所以我们咨询过总检察长的意见。我们一旦收到意见,就会发放出去。肯定的,当修正案提交国会时,也就是10月份,相信到时我们就会有定案,并且会对外宣布。目前有几个法律问题……包括修改后的条例是否与宪法中有关种族平等的条款保持一致,如何起草,是否所有总统都算在一起,还是从民选总统算起,然后决定谁是第一位民选总统——还有几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9, 2017 at 12:11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