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公民团体烛光声援范国瀚,促新国政府撤控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黄凯荟    2017-12-9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04928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新加坡社运分子范国瀚面对新加坡政府司法打压之际,大马公民团体昨晚在吉隆坡举办烛光会,跨海声援范国瀚,力促新加坡政府撤销起诉。

这场烛光会在中央艺术坊捷运站外的长廊举行,约有15人出席,其中包括业余者、赵明福民主基金会、独立新闻中心(CIJ) 等多个公民团体的代表。

集会者手举大字报面对着苏丹街来往的车辆,大声高喊诉求。这些大字报写着“跟范国瀚站在一起”、“和平集会不是罪”等。

随后,他们点燃蜡烛及轮流发表演说,并高唱《人民之声》(Surara Rakyat),并在30分钟后解散。

警方也派驻多名警员全程监督,惟并未介入。

声援新国异议人士

赵明福基金会执行长黄业华表示,新国应停止政府打压异议分子,并修法促进言论及集会自由。

“我们今天站出来,不仅是声援范国瀚,我们也声援其他受新加坡政府打压的异议分子,例如艺术家西南巴莱(Seelan Palay)、韩慧慧及其他社会运动者。”

“我们要求新加坡政府撤除对范国瀚所有提控,并修法保障新加坡的言论及集会自由,以确保新国达到国际人权的水平。”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9, 2017 at 1:20 下午

佘雪玲转投工人党 东海岸集选区活动

leave a comment »

新明日报/刘玮琳     2017-12-8
http://www.zaobao.com.sg/znews/singapore/story20171208-817265

2011年大选,当时代表国民团结党的佘雪玲魅力十足,她在散场时与支持者握手,获得如明星般的接待。(档案照)

前国民团结党美女候选人佘雪玲转投工人党,在东海岸集选区活动,还撰写工人党创党60周年纪念特刊的部分内容。

在2011年大选中,马林百列集选区首次有反对党竞选议席。当时的团结党新星佘雪玲年仅24岁,大受年轻人欢迎,成为大选焦点话题之一,令团结党获得43.36%得票率。

佘雪玲在2014年宣布退出国民团结党后,一直在泰国曼谷发展事业。不过,在上届大选前,她公开在面簿夸工人党的何廷儒是一位聪明的人,并表示欣赏工人党的“明确程序”,要成为党员或候选人都有一定的程序,没有任何“快速通道”。

参与撰写工人党纪念特刊

《海峡时报》报道,佘雪玲在2015年大选后,就加入工人党当义工,今年初开始与工人党走访东海岸集选区,在勿洛分发食物给居民。据知,她也参与工人党为创党60周年推出纪念特刊的部分撰写工作。

工人党在上届大选的东海岸集选区团队由原非选区议员严燕松带领,队员包括贝理安、吴佩松和法洛兹。

对此,工人党昨证实佘雪玲是该党义工,而佘雪玲则不愿受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8, 2017 at 4:26 下午

可以死不可以病?政府控制医生收费瞻前顾后

leave a comment »

薛青牛     2017-12-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04-881

只要市场逻辑不被否定,任何措施最终将是治标不治本,民众“能死不能病”的抱怨还将继续。

(ISTOCKPHOTO)

卫生部将在明年初委任独立委员会,可能会从明年起逐步就各种手术公布收费标准,希望提高医生收费的透明度,供病人求医与医疗业者制定收费时参考。卫生部希望这能有效管理医疗成本,加强医疗财务资源的可持续性。这套收费标准适用于公共医院和私人执业医生,但仅供他们参考,他们自己也可斟酌是否调整收费。

按照市场逻辑,医生看病,病人付费,天经地义。但是费用多少,却可以按照医术、口碑等所导致的供需规律来决定。但这也未必准确。新加坡著名外科医生林美丽于2007年为文莱皇室成员看病,7个月疗程竟然索要2400万元天价,最后得面对医疗理事会94项专业行为不当的指控。此案当中或有不当之处,但也反映所谓看病行情的主观性。

按照市场逻辑,治病的优先顺序不是根据病情的严重程度,而是根据病人口袋深浅。有钱的随时要检查什么马上进行,几乎不会发生延误治疗的情形。没钱的拿政府津贴,急症可能也要等上数个小时,病床一度更是僧多粥少,要扫描器官可能也得经年累月地排队,皆因公共医疗资源供不应求,奈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7, 2017 at 3:11 下午

联署声明:谴责新加坡政府无理提控,大马人声援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马来西亚公民团体    2017-12-6
https://www.facebook.com/amateursaid/photos/a.1195191207180005.1073741828.1193844110648048/1746463578719429/?type=3&permPage=1

虽然,新加坡在国际多项指标位居第一,却无视人民的言论和集会自由,以高压手段对付异议,令人失望。我们支持范国瀚和其他新加坡的人权斗士,谴责新加坡政府以严刑峻法对付异议,并呼吁新加坡总检察长撤销对范国瀚的所有起诉。

我们是一群关心新加坡人权和公民社会状况的大马公民团体。对于新加坡社运工作者范国瀚(Jolovan Wham)被控7项罪,我们感到惊讶与失望。

范国瀚因“无准证举办集会”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控三项罪:他被指在樟宜监狱外为将被绞刑的大马死刑犯普拉巴卡兰(Prabagaran Srivijayan)举行烛光会;在地铁上组织“无声抗议”活动,以及通过skype与香港社运分子黄之锋进行连线对谈时,无准证举行室内集会。

在地铁上的无声抗议活动中,范国瀚与其他八人在车厢里沉默站着,拿起《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一书阅读,抗议新加坡政府在1987年发动的“光谱行动”。范国瀚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他也因数次拒绝签署警方的口供声明,而被控触犯刑事法典。

范国瀚是新加坡知名社工和社运人士,长期无畏无惧为新加坡各种族、阶级和性别弱势发声,甚至获得新加坡总统在2011年颁发“有为社工奖”(Promising Social Worker Award)。他担任移工人道组织“情义之家”(HOME)执行长期间,竭力为被雇主虐待的移工谋取福利,多次与无良雇主和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斡旋;同时,他也是反对死刑和无审讯拘留的人权斗士,积极争取司法正义。

范国瀚长期关注亚洲各地如大马和香港的人权状况,并在新加坡发起连带声援活动,例如支持香港2014年的民主运动。而在2013年大马全国大选后,他在新加坡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举办“新加坡人声援大马”活动,抗议选举不公,跨界支持大马民主进程。他也在新加坡声援净选盟集会,以及如普拉巴卡兰等被判死刑的大马人。 阅读更多 »

李显龙侄子被控藐视法庭,新加坡总检察署赴美递文件遇挑战

leave a comment »

澎湃新闻/刘乐凯      2017-12-5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93328

被问及为什么当时没有配合新加坡总检察署删文和道歉,避免可能到来的司法麻烦,李绳武表示“不能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道歉”。随后,在被追问为何不为自己辩护时,他说道:“如果有灰色地带,我或许会去为自己辩护。但事情简单明了,那么交给律师处理就好了”。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李绳武(海外网资料图)

本周,新加坡“第一家庭”成员的动向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李绳武被新加坡总检察署提控、涉嫌藐视法庭一案,新加坡最高法院高庭(The High Court)于当地时间12月4日早晨举行了审前会议。

李绳武是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之子,目前正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初级研究员,他并未回国出席当天的会议,而是委任了律师代为处理。

而高庭允许新加坡总检察署赴美向李绳武递交法律文件的举动也面临挑战,李绳武委托的律师事务所以法律文件过多需要时间研究为由,要求暂时搁置这一法院指令。

在今年夏天的新加坡“第一家庭”的纷争中,李绳武因为在社交媒体发表的一番言论而被卷入其中。新加坡检方随后获法院批准对李绳武展开藐视法庭的诉讼程序。

李绳武脸书评家族纠纷,被控藐视法庭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5日报道,李绳武辩护律师所属的律师事务所4日发表声明称,律所将向高庭提出申请,要求搁置高庭允许新加坡总检察署派员前往美国、亲自把法律文件递交给李绳武的指令。

该律所表示,已经告知高庭这一申请意向,并向其解释了理由:新加坡总检察署的法律文件超过1300页,律所需要更多时间,对总检察署为何有权在新加坡司法管辖权范围外递交法律文件进行研究并作出回应。

高庭则在会议上要求,李绳武的辩护律师须在12月22日之前提交这份申请,并告知下一次审前会议定于明年1月4日举行。

对此,新加坡《联合早报》4日称,若这项要求搁置庭令的申请成功,这意味着总检察署向李绳武发出的法律文件与原诉传票(originating summons)均无效。

新加坡总检察署曾在8月21日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表示,高庭已在前一日(20日)批准总检察署的申请,对李绳武展开藐视法庭的初级聆讯。总检察署接下来会向高庭提出具体的拘押令申请,李绳武将接获聆讯通知。“根据法庭条例,总检察署会把所有必要的文件递交给李绳武,让他能作出回应。若他到时人在国外,总检察署会申请把文件递交出境。”

12月4日审前会议举办前,新加坡总检察署已经派人前往美国,亲自将法律文件递交给了李绳武。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6, 2017 at 1:48 下午

质疑王赓武南洋大学历史叙述(五)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12-2
https://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9882

王赓武说报告书要用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眼光看待教育。是的,的确应该如此,但是,问题是南洋大学已经是一间重视和强调多元文化的大学,而非王赓武诬蔑的单一华人文化的大学。

南洋大学课程审查委员会的官方规定工作范畴是:检讨课程之编排及各科内容,按社会需要修正课程。但是,语文问题却是王赓武报告书的一个重要焦点。即便是在多年后,王赓武就有关报告书课题的三次谈话,都是始终离不开南洋大学和语文教学之间的纠葛问题。

为此,有必要先了解王赓武说了些什么,所为何事?还有,王赓武说法是如何的脱离事实?

王赓武与博士生(2017)的访谈指出,前两份报告书时,新加坡还只是个殖民地,之后,当他们做关于南大的报告书时,新加坡已经建国正式参与了马来西亚。因此看远一点,马来语是国语,不能不学,因此才会在报告书里对马来语强调颇多,……。

王赓武与谢诗坚(2003)谈话。大意是说,南大强调单一语文教育不符合国情,不容易与国际接轨,南大若强调双语或能培育出三语人才,便可以拥有它的优势,因为新大推行的是单语教育。我们的整个原意是把南大打造成与新大相同地位的大学。用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眼光看待教育。我们没有从改变南大的教学媒介语,让它成为一间英文大学这个角度看问题,但应该作适当的调整,让毕业生能够直接与外国的大学沟通和衔接。毕竟英文是国际用语。

王赓武接受《学苑》(1986)访谈说,马来亚的母语是马来语,非英语,故报告书提议南大成立马来语系,……因为大家都是华校学生,华语不成问题,这是我们当时的信心。……不管在商业(英文可能也重要)或在政治上,马来语力量很大,一定要懂。

《学苑》对于南大由一所中国人的大学,或是保存中国文化为宗旨的大学,转为一所近似英式的大学的质疑,王赓武的回答是:“这点并非报告书的原意,报告书是以华文为主要的教学语言,但是我们为追求双语教学,这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但我们的意思是绝对保留华文的,华文是南大的基本语文,报告书亦有此意。我们亦把英语系取消,以为可以不太看重英语,以华语为主,利用语言中心,加上马来语系鼓励同学。当日懂英文的人不少,华校亦念英文,所以我们以为他们的英语应有把握。而马来语的注意则太少,所以鼓励同学重视大马的国语。所以我们基本上没有把华语撇开,重英轻中。但后来何以形成这个现象呢?那是新加坡独立之后的事,……。”

简言之,王赓武是在说,一,南大必须学习马来文,因为马来文是国语。二,南大必须强调英文,因为英文是国际语言。三,南大不必重视华文,因为华校生已经掌握华语文。

1、王赓武拿马来文说事,是乌贼伎俩利用混淆视听来模糊焦点和节外生枝。事实上,王赓武报告书和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无关,马来文是国语之说似是而非。对比历史事实,王赓武的观点是不折不扣的胡说八道。历史教授竟然可以如此的胡扯历史,确实令人大开眼界。

《杨贵谊回忆录》南大的马来文:在马来文系(1968-1974年)未正式开办之前,即从1958年开始,现语系已经设有两年制的马来文选修课程,课程分为马来文一和马来文二。全校各系学生都可以修读。学生们对这门课程的反应非常热烈。据统计,选修者高达全校学生人数的一半以上。阅读全文»

请声援曾在狮城声援占中的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阎靖靖(自由撰稿人)      2017-12-4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71204/57539554

新加坡社运人士范国瀚被指多次在未经许可下举办集会而被起诉。(互联网)

范国瀚是谁?他就是Jolovan Wham。如果你听说过,2014年10月1日,曾有400余名新加坡人举办集会,点亮烛光并齐声高唱《海阔天空》,声援香港雨伞运动,那次声援活动,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黄之锋因为Skype视频参与新加坡的一次研讨会,而被控“未事先向警方申请许可”,那次研讨会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有一群新加坡人在地铁车厢里手捧《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书静默阅读,有些甚至黑布蒙眼,纪念三十年前“光谱行动”中遭受政治打压的人,那次沉默抗议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有些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因为声援祖国的Bersih(要求杜绝选举舞弊的民主运动)而遭移民局取消工作签证,曾有新加坡人在芳林公园组织集会,为他们发声,那场活动也是Jolovan办的,并且他还是少数强调非本国公民在新加坡亦应享有言论自由的新加坡人。

2010年,我曾在新加坡访问过他,向他请教中国籍劳工在新加坡的状况与困境——Jolovan长年从事外籍劳工救助,他所服务的HOME曾为数不清的外劳提供过住宿、膳食、医疗和法律援助。他对各类案例了若指掌,如数家珍。他的Instagram上,常常见到他与各种肤色的劳工在一起聚会、庆祝各族节日。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5, 2017 at 5:1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