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陈维德:美术馆可成问题讨论平台

leave a comment »

澎湃新闻/黄松    2017-8-9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56286

2017年8月8日,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长陈维德来到上海中华艺术宫,与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就两馆合作做进行了沟通。两人从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计划在2019年举办的林风眠大展借展谈起,谈及华人艺术研究、以及向世界介绍中国艺术的多样性等话题。而作为目前藏有最多吴冠中作品的两馆(中华艺术馆110件,新加坡国家美术馆128件)也计划利用自身馆藏资源,拟共同开展对吴冠中的艺术研究。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 对话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长陈维德,他认为,美术馆应该变成一个可以讨论争议性、文化社会问题的平台。

由最高法庭与市政厅改建而成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2015年11月落成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是新加坡最重要的两家公立美术馆之一。它的建筑前身是新加坡最高法庭与市政厅,历史上,日本曾在此处投降,李光耀也此宣誓就职。

然而建筑只是美术馆的一部分,新加坡自1965年建国之际,便开始收藏东南亚艺术品,并按英国殖民时期、日据时期、隶属马来西亚的动荡时期进行分类,而这些国家收藏如今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得到了永久展示和收藏的空间。

除了常设展和馆藏之外,新加坡国家美术馆亦与法国蓬皮杜、泰特英国美术馆、中国美术馆和中华艺术宫等各国大型公立美术馆合作,推出一系列常设展,这些展览关注自19世纪中期至今东南亚的文化与艺术变革。

2017年8月8日,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长陈维德来到上海中华艺术宫,与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就两馆合作做进一步沟通。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 专访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长陈维德时,他认为,美术馆应该变成一个可以讨论争议性、文化社会问题的平台。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馆长陈维德

阅读更多 »

敬业乐业的前提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7-7-31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7/07/31/敬业乐业的前提/

当前国人对工作的消极态度,是不是因为各行各业都流行外包,而且价低者得。资深员工的经验和技术不再是资产,他们的薪资反而被视为是高成本的负担。公务员体系至今还能幸免,但是一些公共服务的廉价外包,是否也是地铁瘫痪、电梯失灵现象越来越常见的肇因?

庄米雪对国人得过且过的工作心态感到不解。

本地艺人庄米雪日前在社交媒体贴文,批评国人对工作得过且过的心态。她说:“他们不检查自己的工作,不关心做出来的结果如何,不会费心去精益求精,不愿意把工作做得更好。那是一副‘关我何事?我又不是为此拿高薪’,或‘干嘛多付出?也没有给我加薪’的态度。我并不是说我们没有或不会犯错,但为何不对我们的工作多一些自豪感呢?”

贴文引发了热议,很多人同意她的观点,并分享自己日常生活碰到的情形,无论是工作上遇到不上心的同事,或者作为消费者“遇人不淑”,所购买的服务或商品货不对办。一些更质疑为何国人无法像日本人那样敬业乐业,如德国人那样精益求精。地铁最近继续频频误点,组屋电梯操作失常甚至致死乘客的新闻,似乎也印证了这种漫不经心的工作态度所带来的恶果。

但是也有人不完全赞同庄米雪的说法,特别是她说:“因为这不应该完全是为了钱,对吧?金钱上的回报当然是很好的,但是我更明白当观众喜欢我们为他们所准备的节目,我就有成就感。”有批评者指出,庄米雪认为金钱回报不重要,似乎有些“何不食肉糜”的味道,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像她那么幸运,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更多人只是为了养家糊口而被迫工作,无法奢谈工作成就感。

庄米雪所反映的国人对工作缺乏责任心的现象,尽管不应该以偏概全,但是说它不普遍,好像也不尽正确。如果认为这是个值得关注的现象,首先要问的当然是原因何在;而答案必然就见仁见智了。就如很多人赞同庄米雪的抱怨,但也有人持保留意见一样,对于国人工作伦理的流失,恐怕不易简单概括。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新加坡人不为工作感到自豪?庄米雪贴文疯传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5, 2017 at 4:04 下午

被拆掉的52年,新加坡快变“新假坡”?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10-126

往后,我们的历史是不是只能在博物馆才找得到?

国家剧场。(资料图)

“拆那”,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形容神州大地不停拆这拆那的景象,像一个停不下来的推土机,永远在工地里干活。

新加坡还不至于拆这拆那,但在我们52年的建国历程中,已经把一些传统的标志性建筑物拆得所剩无几。

国家图书馆、国家剧场、旧国家体育馆、水族馆、咖啡山(武吉布朗)部分坟场、丹戎巴葛火车站月台不见了……天福宫的旧名匾不知所终,粤海清庙庭园变小,最早的华校之一的萃英书院(创立于1854年)只剩下正门一面墙。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拆除建筑物和老街是为了国家发展和城市重建所需,民众即使不高兴,顶多也只是发发牢骚,大家都知道,政府决定拆的,最终还是会拆。因为社会上下布满“务实”“理性”这对双胞胎DNA,我们的人文历史在国家发展的宏大目标下愈发显得渺小,几代人的集体记忆快丢失掉。

今年六月,涉及政治遗产问题的李光耀故居拆或不拆惊动了国会辩论。两相对照,更突显结霜桥旧货市场在民间不舍声中结束的无奈。往后,我们的历史是不是只能在博物馆才找得到?我们就不懂得欣赏旧的气质和韵味,只一味向往人工翻新所带来的青春快感?

讽刺的是,我们一面拆掉现实生活中的“真旧”东西,又一面制造供人欣赏的“假旧”事物,莫非真要成为“新假坡”?例如,《新明日报》报道称,樟宜机场新大厦设置了固定的传统文化区,展示19世纪80年代至上世纪50年代的店屋外观,就连厕所也采用了娘惹地砖与南洋式吊灯,充满本土娘惹特色与英殖民地风格。

位于当史丹福路的国家图书馆相信是每个“70后”心中永远的记忆。念中学时,每当学校有小组作业时,我经常与同学到国家图书馆去讨论分工、采集资料。在记忆中,这幢建于1954年的红砖建筑就像个不说话的老师,很严肃、超厉害,什么资料都有。1999年,当国家图书馆要让路给公路隧道的计划公布时,引起民间很大反弹,但终究难敌公路建设的“圣旨”。回头看,国家图书馆被拆,仅是为了一条500公尺不到的福康宁隧道,到底值不值,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5, 2017 at 4:00 下午

周末二题——“马来”总统·高材生治国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8-14

素素认为,在颁给哈莉玛“马来人”这个归属时,这次可不可以不打马虎眼,拿出委员们的真本事和雄辩之才,摆事实讲道理,向国人解释:为什么哈莉玛一定是马来人?同时,也说明一下,她可不可以也代表印裔?他们的判断最后是否得到马来社群的认同,还是委员会说了算?又或者干脆坦白从宽:承认是要选一位穆斯林总统。

【“马来”总统想一遍】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几乎同时爆发领导人族裔血统的争论议题,谈的都是马来人的血统。不过结论却大相径庭,彼岸舆论要求无视种族课题,领导人混多少血都没关系,而新加坡却三申五令要选出一个“马来人”的总统。在新加坡,这鉴定的任务要交给谁呢?一个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这个委员会过去已经四次鉴定哈莉玛为全国大选集选区的马来族议员,所以结论应该也是一样。问题是,最近才浮上台面,她的父亲是印裔穆斯林的问题,这个committee过去是怎么解决的呢?没人知晓。

其实我们自建国以来不大谈种族课题,因为稍嫌敏感,所以认识不深。可是根据彼岸《东方日报》的一篇文章,其实印穆还可以细分为四大类:

1、一为已与马来族通婚的巫印混血儿(Jawi Peranakan),也被马来人接受为马来人的。虽然,他们也可能保留一些本源与特色,如在名字后,男性有Merican或Mydin类的。只是总体上言,他们在语言、文化与习俗上已马来化。除了体征上有些不同外,依然被视为马来人的一个族或部份;

2、儘管尚未与马来人通婚,可在日常语言、生活习惯上已完全马来化的印穆。这一类人,也通常以马来人自居,同时也被马来族视为马来人的一部份。

3、他们虽是穆斯林,可是语言、文化、生活方式上,依然保有印裔(多为泰米尔人)的特色。这一类人,通常不被视为马来人。他们也未自视为马来人。伸言之,也不是全部印穆均是自视或被视为马来人。既然不是马来人,当然也与土著沾不上边。有趣的是,也有一些印穆以其来源地自我標榜为另类印穆,如来自印度喀拉拉邦(Kerala)的印穆有不少自称为Malabar人,以示与眾不同。

4、在马六甲,还有一类印度裔虽与本地人通婚,可却如华人峇峇一样,保留本身的仪式,称为印度峇峇(Ceti)。

另有一种说法:作为印裔穆斯林,加上父母之一方是马来人,那就是Mamak,属於马来人的一种(尽管Mamak在主流马来社会中,或被视为血统没那麽纯正”的马来人,但至少还是被认可)。

哈莉玛的父亲到底属于哪一类?没人知晓。至于族群委员会的成员,如果遇到上述几种人,会怎么分类呢?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无现金公交遭遇反弹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7-8-13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8/12_13.html

还有两个多礼拜,新加坡的11个地铁站的乘客服务柜台将率先取消现金充值服务,不再接受乘客以现金为储值卡充值。这些地铁站为海军部、勿洛、武吉班让、波那维斯达、花拉公园、港湾、后港、湖畔、巴西立、实龙岗及油池。

这意味着,你要是在这些地铁站发现自己的乘车易通卡没钱了,你得使用电子转账、信用卡或借记卡充值。不过,通联售票柜台(营业时间有限)和机器充值还是支持现金,类似7-11和Cheers这样的便利店也支持现金充值。

不仅是这11个地铁站,几年后,所有公共交通站点现金充值都将取消,无论是搭乘巴士还是储值卡充值,都不再接受现金。

目前,新加坡的地铁站都有乘客服务中心,人们可以递上现金,为易通卡充值。这项服务取消,据称是新加坡走向“智慧国愿景”的必要步骤。但此举立即在新加坡引发强烈的争议。

最主要的不满是关于老年人。很多人认为,老人们文化成都较低,甚至很多老年人不识字,要他们在机器上充值,无论是现金还是电子转账,都是非常之难的。

此言不虚,你要是去银行看一眼就明白了。尽管新加坡的银行有着网银系统,以及功能强大的自动存取款机,但柜台服务还是人满为患。毕竟,不愿意接受机器服务的还是大有人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4, 2017 at 1:25 下午

不要抛弃他们

leave a comment »

两只脚走的猫       2017-8-13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7/08/blog-post_13.html

我们身边健在的长辈在一日日老去的过程中经验着巨大的陌生化,在我们眼里稀松平常的constant,会否是带给他们莫大压力的change,只是他们不说, 或者说了也于事无补?这座城市依旧是新加坡,可是景物变化已经超乎他们的理解程度。

图片取自网络

朋友在我脸书墙上留言,告诉我她母亲的话:”ah girl 我以后不可以出门因为我不会喂卡吃饭了……”

当下,我的眼泪就要溃堤了。“不会喂卡吃饭”的Aunty还有我的朋友可以帮她,我妈当然也有我能够为她效力,可是外面那么多无依无靠的老人家们呢?谁帮他们?那些嘴里说着堂而皇之的话的人来为老人开设维持不下去的银行户口之后呢?以“提升技能”、“终身学习”为名要求我们的银发族学这个、学那个,配合我们的社会步伐,甚至到达光速的话语,听在老人家耳里有多么恐怖,我们知道吗?

他们曾经是现在的“我们”,在他们那个奋斗的年代,他们吃过好多好多的苦,就为了让我们在今天享有一切,而不是给予我们资格抛弃无法“与时并进”的他们。

真的,我们没有资格抛弃他们,但我们已经一次一次放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4, 2017 at 1:12 下午

新加坡突驱逐华裔专家向北京释放了什么信号

leave a comment »

多维新闻/编译:东坡        2017-8-13
http://news.dwnews.com/global/news/2017-08-13/60006577.html

新加坡8月4日认定华裔教授黄靖试图为外国政府影响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宣布将其驱逐。新加坡突然驱逐一名华裔中国通背后有何玄机呢?

香港《南华早报》8月12日发表题为《驱逐中国通黄靖,新加坡想表达什么》的文章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到亚洲之外的地方旅行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关于他们的国家的地理位置上的无知问题。“你来自新加坡?那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作为大中华区外唯一的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同时新加坡还没有一个城市大,一些关于新加坡地位的疑惑是可以理解的。52年后,新加坡发现,它仍然需要教育教育这个世界,那就是它是一个主权共和国。

文章称,一个星期前,新加坡又给世界上了一课。8月4日,新加坡宣布以对方试图为匿名的外国政府影响这个城市国家的外交政策为由,驱逐一名华裔美籍教授。黄靖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中美关系专家,被指控向新加坡高级官员提供“机密信息”,以影响他们的决定。

新加坡的突然举动是否会影响中新关系呢(图源:新华社)

新加坡的声明说:“他(黄靖)同外国情报机构合作做这些事情。这相当于颠覆和外国干预新加坡的内部政治。”

文章称,新加坡虽然没有透露黄靖是为哪个国家效力,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那是中国,他出生的国家。这起事件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和猜测。因为这样的驱逐行为总是具有象征意义的,那么问题是新加坡想要传达什么呢。

文章说,要把这次举动放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来解读。许多专家称,新加坡有许多行为让北京不快。黄靖也列举了一些他认为是战略错误的行为。虽然新加坡敢于面对问题,但是有很多清晰的迹象表明,新加坡对于一些言论极为敏感,那就是它在处理对华关系上或许犯了一些错误。在这个背景下,黄靖的被驱逐可以被视为政府的一个毫不含糊的警告,它不会让人多误事的现象出现在新中关系上。另外一个针对的关键目标就是那些来自中国大陆、在新加坡机构的潜在舆论制造者。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