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新加坡再不多收外国学生后果堪虞

leave a comment »

张翠山    2018-7-6
http://www.sgwritings.com/117721/viewspace_160744.html

美国特朗普政府最近又向前任奥巴马的一项善政开刀,废除了确保大学学生种族多元化的招生政策。奥巴马任内鼓励大学招生应考虑种族因素,根据美国最高法院2016年的裁决,学校有权将种族作为招生的考虑因素之一,但没有规定种族因素占多大比重。特朗普对这个开明政策很感冒,必除之后快。美国民主党和自由派人士认为,政府的做法削弱了平权法案。一些公民权益组织则表示,少数族裔学生往往因为不能获得最优质的基础教育资源而在申请进入高等学府时处于不利地位,特朗普政府树立的新风向标恐将扩大各族裔间的差距。

特朗普的“美国人优先”,骨子里却是“美国白人优先”,他的种族主义情绪时不时都会在政策中表露出来,最近在他新的移民政策上,硬是拆散落户美国多年的外来移民的家庭,把移民年幼孩子遣送回国的不人道做法,连他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看了都于心不忍,而叫他临时刹车,他还假惺惺地说了一番“感人”的话。

多元化本来就是美国之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因素之一,美国大学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不少人才通过教育而融入美国社会,美国的大熔炉模式,其他国家难以复制,就因为缺乏美国的优势和条件。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7, 2018 at 3:47 下午

检证大屠杀是谁干的 ?

with one comment

林少彬(怡和世纪编委)    2018-7-5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76年过去了,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大屠杀”这段历史?被害方的我们越来越少人知道和关心这段历史,然而加害方可从来没有忘记啊!看看那金金发亮的神主牌吧!看看那膜拜战犯的鲜花吧!后港的日本人墓地,曾几何时变成了“新加坡靖国神社”呢!

拜读了周维介在《怡和世纪》第33期的力作《一次沉重的挖掘》后,心中涌起了悲愤之火!这到底是谁干的?76前的新加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了让读者(特别是年轻读者)能够更深一层地了解这宗名列“世界三大屠杀”之一的事件,笔者翻查和翻译了几本日军史料及历史学者的著作,整理如下,并且给出场人物加上编号,方便阅读。

杀人区

首先,要出动军队开枪杀人,要有军令。当时,能发出这道军令的只有山下奉文的顶头上司南方军总司令寺内寿一大将(编号1),拿到令箭的山下奉文中将(编号2)要按照他的参谋辻政信中佐(编号3)所拟定的杀掉“半数华人”计划的话,必须吩咐他最得力的左右手分头去干。那么,谁是山下的左右手呢?

这里,让我先简单地介绍山下奉文帐下三个师团的历史背景和他们在新马侵略战中所扮演的角色:

(1)1888年在广岛创立的第5师团,皇军秘号为“鲤”,由松井久太郎中将(编号4)带领。该师团曾参加过第一次中日战争,八国联军,日俄战争,卢沟桥事变后的太原战,徐州会战,广东作战等,战斗经验丰富。“鲤”就是在12月8日夜晚登陆泰南的宋卡,过后只用一天就攻破了被英军自称为三个月不倒的日得拉碉堡防线,他们也正是在1942年1月11日攻陷吉隆坡,和在新加坡猛攻武吉智马山地的皇军主力。

(2)1907年在福冈县南的久留米市创立的第18师团,皇军秘号为“菊”,由牟田口廉也中将(编号5)带领。这朵菊花,是日本皇族的族徽,能够被赐予的绝不可能是泛泛之辈,他们曾经攻打过青岛占领战,杭州湾登陆战和南京攻城战,被日本人称为“最强军团”。侵略马来亚时,“菊”就是从哥打达鲁登陆,南下攻打关丹,丰盛港的皇军,凶残的这团人,就是在2月14日冲进亚历山大医院屠杀了200名英军伤兵和医护人员的凶手。

大检证受害人后代谢昭思在”听证会“上叙述家人受害的经过。

(3)1891年在东京皇宫创立的近卫师团,皇军秘号为“宫”,由西村琢磨中将(编号6)带领。他们原本是日本天皇的卫兵,后来逐步被调派战场,参加过第一次中日战争之后的台湾镇压战,日俄战争,卢沟桥事变后的广东和南宁战等。在鲤和菊的眼中宫是不会打仗的“公仔兵”。他们从越南的西贡出发,途经柬埔寨和泰国进入马来亚参战,就是那一群骑脚踏车,从瓜拉雪兰莪南下攻打马六甲、麻坡、巴株巴辖的皇军。 阅读更多 »

掩耳盗铃的双语家庭比率增加

leave a comment »

隋紫艾    2018-7-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702-1635

教育部必须认真思考,除了华文一科,其他的人文科目,如中国文学或新华文学、历史、地理等人文科目,应该也用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唯有这样,才可能扩大学生的华文词汇、使用机会,进而提高他们的程度。舍此不为,而去做什么双语家庭比率增加的调查,只能让有识之士看笑话。这件皇帝的新衣披太久了,还是裸身面对现实吧。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联合早报)

朋友圈中有一些所谓特选中学或语特毕业生,其中更有结为夫妇的,两公婆的母语虽然不同,但是在职场以外的社交场合,都还是习惯在用华语交谈。

当中的好几对在为人父母后,却没有延续这个习惯,而是把孩子当洋人一般对他们说英语。这大概也不是什么再值得大惊小怪或嗤之以鼻的事情了,毕竟谁不望子成龙呢?他们的孩子在进入教育系统后,也就顺理成章使用这个“母语”和老师同学互动,在跟我们这些叔叔阿姨长辈被迫讲华语时就结结巴巴,词不达意。

看到5月28日《联合早报》的新闻报道说,教育部对小一新生入学时进行的调查显示,同时使用英语和母语作为沟通语的家庭,从1997年的83%,提升至去年的90%。报道于是得出结论说:“过去20年来,使用双语的本地家庭有增加趋势。”

我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影像就是这些不跟孩子讲华语的朋友。他们必然也属于调查所以为的那90%双语家庭吧。

这个由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教育部长王乙康透露的调查报告,延续了建国以来对于华文教育的态度。当年本地华教同左派学生运动、马来亚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千丝万缕的纠葛,使得华文教育成为了高度政治化的敏感课题,政府和社会从来都没有机会,好好地、理性地、专业地辩论它。尽管当事人陆续作古,课题的敏感性余威仍在。但是,再不走出这个阴影,结束毫无作为的现状,代价是会越来越高而且难以承受的。

20180702 learn mandarin 2.jpg

2017年8月19日在新达城举行的母语学习论坛上,学前刊物《小小拇指》和香港设计及文化研究工作室合作举办了两场“个个都好有趣”亲子工作坊,跟小朋友介绍竹子的妙用与趣事,通过游戏互动的方式让孩童学习中华文化。(联合早报)

我这里无意自己去戴上“华文沙文主义”的高帽,只是想请问教育部,关于双语教育的种种政策假设,是否立足于严谨的科学研究?教育部对于当前的华文华语教育成果(考试拿A但是生活里无法表达自如)满意吗?那种误以为人脑犹如电脑,装了华文就没位子装英文的无知,是否还继续主导我们的政策讨论?学术界最新的关于幼儿语言学习的研究发现,有多少被拿来作为决策根据?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8 at 10:49 下午

没戏的戏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8-7-1

新马水供协定出自李夫人柯玉芝的手笔,要闹上国际法庭肯定是没戏。可是,华文媒体集团却偏偏有办法让这个戏一直延续;一来当然是为了报纸销量,因为新加坡人有些对马来西亚一向很感冒,这个话题很触动敏感神经。二来,为了马国变天“启发”新加坡人的效应减至最低,就有必要为大家塑造一个共同敌人:马哈迪。说白了就是“心理防卫”,紧紧贴近了“国策”。

4G政治领袖最新一轮的公关灾难莫过于国会议员的全岛停车费。事因教育部决定要教师停在校内的轿车还月票,总审计署说否则不符合”裸薪”的准则,却让好事者查出国会议员到国会大厦开会、喷口水原来也是“无料”(日语免费)的。这当然是他们精英想所未想的新鲜事儿,因为他们如此为民服务,盖座堂皇富丽的国会大厦供他们在里面吃喝拉撒睡,“竟然”还要他们“有料”!急忙间就拉出国家发展部为他们挡枪,于是就拉扯出“国会议员每年支付365元的停车年票,就可在进行公务时把车停放在全岛任何建屋发展局的停车场,并且也能抵消他们到国会大厦办公时的停车费用。”理由是:“由于议员没有在选区内的建屋局停车场全天停车或停过夜,他们支付的停车费,是现有建屋局停车月票收费的约三分之一。”

此话一出,却引起更大的哗然。其中“并且也能抵消他们到国会大厦办公时的停车费用”,一看就知道是牵强附会的鬼扯,此其一。其二、新加坡国会议员单单津贴月入一两万(更遑论部长高官),是国民家庭收入中位数(不到一万)的几倍,为什么要给他们优惠?其三、新加坡有很多拥车人士,因为工作、生意或探亲的缘故都维持两张月票的费用,他们也不一定全天停车或过夜,为什么建屋局不提供一个“冚巴冷”的月票给这类公众人士?不是说“亲家庭”吗……

所以说,干脆认个错,责自己“眼大睇过笼”更好。据说有“讲华语”的部长经常和华文报业高层茶叙下指导棋,所以这个话题也只能留在网络,官媒一样鸭过水无痕。 阅读更多 »

拿救济金买4D:“脱贫”的争拗

leave a comment »

明德专栏     2018-6-30
https://samuelmingde.wordpress.com/2018/06/30/拿救济金买4D:“脱贫”的争拗

我和那个因为个案买4D而气馁的社工说,“换一个角度,他也是在买一个希望。与其很严厉的警告切断援助金,倒不如以同理的角度,协助他逐步减少买4D,把重心放在工作和孩子身上。“

近期社工界掀起了“脱贫”热议。先是社会学家张优远(Teo You Yenn)以纵深角度诠释“社会不平等“的贫穷现象,再来有资深社工Sudha Nair 以“临时住宿”的项目为例,提出贫困家庭要脱贫的关键在个人的心态和选择,例如用救济金去买香烟和电视机等“奢侈品”就是错误的选择。资深社工论述的重点在于解决贫穷之道在于“个人的责任”。这和政府一贯强调帮助贫穷户“自力更生”,建立自身的“韧性”(resilience)不谋而合。

随后就有社工联名提出另一种“脱贫”解读,认为“脱贫”也要考虑外在环境的因素,贫穷户面对的是复杂而强大的“制度障碍”,住房的限制,工作的低薪和剥削,医疗健康的匮乏,孩子教育的大幅度落后等等;这些制度面更是妨碍他们脱贫的藩篱和鸿沟。这种论调其实源自西方自由派的社会学术门派,强调“外在的环境“因素是造成贫穷的主因。

与此同时,出身社工教授的政治领袖孟理齐博士也提出他的看法,认为政府在扶贫的制度面已经做了很多,他举例去年政府推出”Fresh Start”,就是制度上的破格,让低收入户有多一次机会购买组屋。此外政府也方方面面提供了有健全的社会援助网络,到头来还是个人必须承担自身选择的结果。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 2018 at 3:13 下午

国会议员的停车收费

leave a comment »

草民    2018-6-30
http://www.sgwritings.com/71802/viewspace_160710.html

国家发展部发言人说,国会议员每年支付365元的停车年票,就可在进行公务时,把车停放在全岛任何建屋发展局的停车场,并且也能抵消他们到国会大厦办公时的停车费用。

目前,建屋发展局的最低停车费是每小时1.2元,国会议员年付365元,每天一元,也就是说,以不到一小时的停车费,就可到全国各地的组屋区停车。国家发展部对议员的慷慨津贴,另人费解。

国家给于国会议员每月享有近两万元的津贴,以新加坡的工作环境,这项津贴,交通费用,肯定是主要的考虑因素之一。因此,既然领取了巨额津贴,有需要再给于这项津贴吗?

教师免费在学校停车,总审计署说不符合”裸薪”的准则,那么,国会议员的巨额津贴之外,再给于如此慷慨的津贴,则有重复之嫌。

能够进入国会殿堂是一种荣誉,巨额津贴是一种认可,国会议员需要的是人民的支持,不是物质上,尤其是金钱上的优待。因此,我们的行政机构,在给于国会议员任何物质上,或金钱上的优待或津贴时,有需要秉公处理,避免留人话柄。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0, 2018 at 10:12 下午

水供再成话题 马新关系转凉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8年7月8日第32卷2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30156501742&docissue=2018-26

马哈迪质疑马国向狮城供水价太低;马新关系变幻,可上溯马哈迪与李光耀多年政治心结。

马来西亚变天后,首相马哈迪的言行一直受到新加坡官方与民间密切关注。他近日再次提到马国柔佛州供应原生河水给新加坡的价格太低,马国向新加坡回购净水的价格又太贵,顿时在狮城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沸腾。事关供水问题在马哈迪以前担任首相期间也曾成为马新外交课题,折腾多年,狮城外交部立即表态,指出两国都必须遵守这份一九六二年签订长达九十九年并在联合国备案的水供协定。

马国水供可说是新加坡最主要的命脉,从李光耀开始即严肃对待,除了极力经营与水供河流所在的柔佛州王室的关系,新加坡军事战略之一也是以深入柔州保护水供为考量,这是公开的秘密。

此前,马哈迪在选后即针对吉隆坡和新加坡的高铁问题表达取消的意见,就让外界觉得马新关系已经不再像纳吉时代那样如沐春风,而可能会进入湿冷的雨季。之所以如此,可以追溯到马哈迪与李光耀两个人在政治上数十年的心结。

马哈迪以马来民族主义起家,但有务实一面,李光耀则在种族问题上刻意保持族群比例平衡。双方在执政期间有不少政策上的竞争,但显然差距也逐渐拉开,期间马哈迪曾经提出不少在新加坡看来属于刁难的课题,狮城唯有沉着应对,其中一招就是站稳国际法的脚跟。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0, 2018 at 9:3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