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个人崇拜

韩咏梅和黄鼠狼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44.html

综论韩咏梅的文章,“就是剩下立场,没有是非了。”
最后这段值得玩味,她说:“希望他的后人拿出智慧处理好这件事,过去一周那一连串深夜突袭,已经把一个父亲不需要让外人知道的一面公诸于世,将来大家都会懊悔的。”——莫非是在说李光耀晚期……

【韩咏梅】

韩咏梅的练习曲《令人难过的一周》,一方面要说李家纠纷微不足道,另一方面又承认影响深远,自我一直矛盾下去,让人读来兴味盎然。

她说:“我相信以他们(指李玮玲和李显扬)的智力和资历,这些动作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在坚定的意志底下做出的决定。/我们谁都不可能弄清楚别人家事,所以古人才有‘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样的说法……在我从事新闻工作这20年里,除了……没什么新闻让那么多新加坡人感到难过和关注,在联合早报面簿上许多网友点了‘愤怒’和‘难过’的表情符号,有个留言说,建国总理的遗愿是什么?不需要白纸黑字的遗嘱,全国人民都懂,就是“国家永远兴盛,国民团结一致”。这位网友希望这起事件别再公开闹下去,‘给国家留点颜面’。/新加坡人普遍把这件事当成一场悲剧,有报贩说这几天报纸买气很旺,但是这个钱他赚得心痛。我们每天在跟进报道,也一样难受。接踵而来的内容,看得心惊肉跳,三更半夜在面簿上发贴文,过了报纸截稿时间不处理又指‘媒体受管制’,网络上只好全天候即时跟进。一场家庭纠纷,有至于此吗?”——由此来证明:“新加坡人经历了震惊、难过,甚至是愤怒的一周。”

首先,在《早报网》留言的就代表全体新加坡人了吗?报纸好卖,难道不是新加坡人喜大普奔,细思恐极的反应吗?——皇帝心狠手辣,对自己的亲弟妹都下得了重手,更何况非亲非故的政敌!?嗯……过去的传闻果然被证实,今天总算亲眼得见。香港一名直播客就断言,这场纠纷,一开始李显龙就输了,因为要打倒姓李的,唯有另一个姓李的。

咏梅说:“把兄弟姐妹之间的纠纷放到社交媒体上公开讨论,这样的讨论不会让事情越辩越明,只会让家人感情越来越坏,无异于”大街上洗dirty laundry。“一个房子拆与不拆,在社会上还有没有共识的现在,这个问题有到亟需处理的程度吗?如果为了家庭内部的分歧,或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不和谐,就把问题提升到国家层次,甚至把国家的基本价值和体制也提出质疑,无疑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令人痛心。”

所以这是家事……然而,她又引述日本经济新闻的中野贵司:“随着李家私人争端的表面化,新加坡社会的动揺令人担心。在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认为外国人导致房地产价格暴涨、正在夺走就业岗位等不满十分强烈。此前,只要努力就能取得成功的价值观成为新加坡国策,如果这点发生动摇,国民不满可能加剧。”——是根导火线,所以是国事?

邻国《星洲日报》郑丁贤就分析得很好,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已然是个政治图腾,大有利用价值。“至于李显龙有没有搞个人崇拜,我认为,看看上次新加坡大选就好。执政党当时大打李光耀牌,简直是以李老爷子作为竞选旗帜,新加坡选民在缅怀感恩的浓郁情怀感召之下,纷纷把票投给了执政党,哦,应该说是投给了死去的李光耀。这种操作手法,至少在这一代还会有效,也还可以继续发挥。人们能怪总理和执政党吗?别傻了,他们是政治人物,也是政治动物,只要能多赢得选票,那就值得去做,何况,这也没有违法。”——可见李显龙游走于灰色地带,生怕别人忘了他是李光耀的儿子,而韩咏梅只是故作不懂罢了。 阅读更多 »

政治图腾之欧思礼路38号

with one comment

星洲日报/郑丁贤(副执行总编辑)     2017-6-16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53360/政治图腾之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治国方式,在政治学的意义范围内,人们可以说他缺乏民主风范,但是,在人格层面,他却把自己放在一个凡人的位置,这其实也是民主的一种风范。

欧思礼路38号

新加坡李氏家族成员的争执,可以确定的是,它不完全是家庭内部问题,也包括治国哲学以及人格的思考。

一切可以从欧思礼路38号,李光耀故居说起。

李光耀生前遗愿,要拆除老屋,避免后人将它作为个人崇拜的工具。

李显龙和他领导的政府,没有遵照李老爷子的交代。欧思礼路38号保留下来,总理夫妇还一度想要搬进去住。

总理的弟弟显扬和妹妹玮玲觉得很不妥当,说这个哥哥违背父亲遗志,是基于个人的政治目的。

因为只要人们看到欧思礼路38号,就会想到李光耀,连带的会对他的继承者产生信心。

他们说,这么做显然是要利用李光耀的光环,达致巩固政治权力的目的。

我想起政治图腾学的论述。统治者必须要建立一个权力的象征,进行思想的教化,以及控制。

过去的帝王时代,那是大兴土木,建得愈雄伟愈好,像是埃及的金字塔。进入民主时代,不好明目张胆搞个人崇拜,要做得含蓄一些,却也只是换个包装。

欧思礼路38号,就是一座政治图腾;只要它在那里,就会有人膜拜。 阅读更多 »

国家与个人之间――谈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宅的去留和建国元勋纪念馆的筹建

with one comment

王昌伟    2016-6-15
怡和世纪 2016年6月–9月号 总第29期

由于纪念馆的设置,不关乎选民最关注的切身问题,可以预见的是,最后谁有资格名列其中,必然是由现任政府说了算。政府可能在一些比较次要的方面,例如地点的选择,或者纪念的形式等等,采取从善如流的态度,但在最关键的,涉及执政党当初取得政权的过程与合理性的方面,很难想象政府会同样采取开放的态度。最后,能名列纪念馆的,必然就只会是“亲(执政)党“元勋。

14652738206026-1-066

去年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辞世,国丧期间新加坡人的表现,充分说明李先生在国人心中无可取代的地位。李先生辞世当天,我在北京开会,与会者只要知道我来自新加坡,一定会跟我谈起他们对李先生的景仰。我是直到那一刻,才算是真正理解李先生的国际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关于建立李光耀纪念馆的提议和建馆的波折

所以,当部分国人出于对李先生的感恩之心与追思,向政府提议建立一座李光耀纪念馆,我是十分赞成的。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是在搞个人崇拜,但如果我们是以纪念一位本国历史上的伟人的方式去筹建这样的一座纪念馆,自然就能理直气壮。毕竟,无论褒贬,李先生的历史地位毋庸置疑。

当然,这取决于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眼光和胸襟,真正从历史的角度看待过去的人与事。

俗话说,盖棺论定,其实并不准确,因为“论”,是会随着历史语境的改变而改变的。过去一直流传着有关周恩来的一则轶事:据说在1970年代,曾经有人问周恩来,法国大革命对世界产生了什么影响,周恩来的回答竟然是,现在下定论还太早。当然,当年周恩来是否真的曾经这么回答,已经无法证实,但无论真相如何,这个答案其实是相当睿智的,因为人们对发生在大约两百年以前的法国大革命的评价,至今都还未定型,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肯定这一历史事件的重要性。

对李先生的历史地位的认知,应该也可以采取同样的方式。纪念馆的设立,不必以评论李先生的是非功过为前提,而应该采取历史的态度,首先尽量客观如实地把史实呈现出来,然后秉持开放的精神,允许多视角与多层次的诠释。

纪念一名历史伟人最好的方式,并不是去把他塑造为圣人或者先知,而应该是呈现他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复杂性。唯有如此,才能把李先生留给我们的丰富的历史遗产完全继承下来。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做好随时根据时代的变化、新材料的发现,以及社会文化观点的改变,而对诠释做出调整的准备。换言之,我们也应该把纪念馆的建立和发展,视为一历史的过程而不是终点,摒弃“盖棺论定”的思维,让纪念馆的意义,随着时间的流动而流动。

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对李光耀纪念馆的建立,我是乐见其成的。

问题是,因为李先生生前个人的坚持,让这个原本可以相对单纯的决定,平添波折。事缘李先生生前一再强调他反对个人崇拜,尤其是对他的崇拜,而现任总理又是他的长子,自然必须“不改父之道”。但身为总理,李显龙先生又不得不认真看待主流民意,谨慎处理民间普遍要求建立纪念馆的诉求。

更让李总理为难的是,有许多民众希望政府能把李光耀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故宅列为国家保护单位,甚至改建为纪念馆,但李先生在生前却有明确的指示,说明他希望房子能在其长女搬离后拆除。人民的意愿与建国总理的意愿之间,政府的决策与个人的决定之间,分寸应该如何拿捏,是一门考验李总理的智慧的大学问。 阅读更多 »

李家兄妹争吵引发新加坡反思纪念李光耀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黄晓恩       2016-4-12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2016/04/160411_world_lee_family_spat

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是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儿子。

如何纪念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李光耀家族内自己人之间的拌嘴,引发新加坡广大民众的关注和探讨。

去年去世的李光耀不仅一直被新加坡民众所景仰,他的几个孩子也都是新加坡上层社会里受人尊敬的人物。他的儿子李显龙,是现任新加坡总理。

以前李氏家族对外都是众口一词,但最近几天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却公开反对对李光耀长达一年的纪念活动。李玮玲在新加坡不仅是一位业内杰出的医生,还是一名报纸的专栏作家。

李玮玲同时指责他哥哥李显龙领导的现任新加坡政府,借纪念她的父亲李光耀来谋求自己的政治资本。当然,她的这个观点受到她哥哥、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驳斥。

不过,这兄妹俩之间的交锋让新加坡人大跌眼镜。新加坡社会上层之间的任何公开争论,在这座言论受到严密控制的城市里极其少见,更别提这场争论的双方来自同一个家族、等同于英国王室或美国肯尼迪家族的新加坡第一家族。

在纪念活动中,有众多新加坡民众参加烛光守夜。

这场争论也涉及到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那就是如何纪念李光耀:一个深受喜爱的领袖但痛恨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2, 2016 at 10:51 上午

媒体操作的建国论述

leave a comment »

廖佩雯    2015-8-9
http://www.nanyang.com/node/716563?tid=490

大马华人或许对种族和谐日称赞连连,的确,新加坡没有操弄种族主义,但很明显在操弄个人偶像崇拜,或更确切说,伟人膜拜,其结果都一样指向同一目的,巩固执政集团的政权。

新加坡今日举行建国五十周年的国庆大典。自小观看新加坡电视节目,受新加坡建国论述的熏陶已有数十年。记得有一年,由于电视台宣传国庆表演节目很成功,我在国庆日当天就守候在电视机旁,等待观看现场直播的盛大表演;有一年还因为错过期待很久的表演,而责怪父母太晚带我回家。

多年没有观看新加坡电视台,今年留在新山家乡,无论听电台和看电视,都是新加坡933和8频道,无时无刻都深切接收新国根据建国五十的主题,释放海量资讯的宣传节目和广告。

笔者观察近期新国电视节目,短短一小时的晚间八频道,看到戏剧《我们的家园》展现建国初期新加坡的怀旧之情,通过剧中主角柔性解说当时政府实施一些政策的原因。虽用戏剧表现,但像极了国家政策宣导广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5 at 12:18 上午

Remember Ozymandias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5-4-2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4/143033.html

雪莱的十四行诗《奥兹曼迪亚斯》

我遇见一位来自古国的旅人
他说:有两条巨大的石腿
半掩于沙漠之间
近旁的沙土中,有一张破碎的石脸
抿着嘴,蹙着眉,面孔依旧威严
想那雕刻者,必定深谙其人情感
那神态还留在石头上
而私人已逝,化作尘烟
看那石座上刻着字句:

“我是万王之王,奥兹曼迪亚斯
功业盖物,强者折服”
此外,荡然无物
废墟四周,唯余黄沙莽莽
寂寞荒凉,伸展四方。

(杨绛译文)

在网上看到有人批评新加坡人,他说:“其实新加坡人非常的不快乐。他们一边骂PAP,一边用自小被PAP灌输的价值观来看世界;口里骂政府,心里却怕政府怕得要死,最后都赖在外国人身上。”——觉得十分到位。没错,新加坡党媒在国丧期间就是把PAP……或者说李光耀的价值观再重复一遍,启动深埋国人脑中的密码,居然让很多国人“觉今是而昨非”;就算那些平时属“中间偏左”,像黄宏墨,甚至有点“基”因的粉红吴庆康都写出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文章。素素有名亲戚,几十年来骂李光耀不曾间断,家宴遇上,与我总是一唱一和。那几天看了数十小时的电视之后,居然去排8个钟头的队瞻仰遗容,唉,以后姐妹俩见面不知要谈什么了……

李光耀的哲学核心就是功利主义 (Utilitarianism)——提倡追求“最大幸福”(Maximum Happiness),认为实用即至善的理论,相信决定行为适当与否的标准在于其结果的实用程度。李光耀从政初期,遵行行为功利 (act-Utilitarianism) 和规则功利 (rule-Utilitarianism)。行为功利主义在探讨一个行为的对或错时,会以“当下该行为”是否能产生最大效益来进行判断。 而规则功利主义则认为人们若能因为遵循某种规则而达到最大效益,则遵守规则就会是对的行为,违反规则则是错的。表面看起来像中华文化的法家,实则赤裸裸的功利主义。中后期则把自身、自家族和自党的利益捧为最高,认为并且相信唯有这样才能涓滴给万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2, 2015 at 9:31 上午

拆李光耀故居 朝野深刻反思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5年4月26日 第29卷 16期
http://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29156437854&docissue=2015-16

朝野须在信息开放的环境下,研究及反思史料和文件,才能准确继承李光耀的政治遗产。

LKY house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近一个月,民众和政客纷纷讨论如何纪念他。对于各方的建议,总理李显龙保持著克制与谨慎态度,没有即刻投入评价父亲的工作中。

李光耀曾在二零一三年立下遗嘱,坚持他死后拆除住家,即使不拆,也不对外开放。对于政府来说,这是一个两难抉择:一个是尊重李光耀的决定,另一个则必须考虑到对新加坡人所传达的信息。

李光耀刚过世不久,尽管拆除居所按照他本人的意愿,政府并无需承担历史责任,但即刻拆除,社会必会感到震荡,也会对李光耀坚持将房子夷为平地感到不解。那是人民行动党成立的据点,具有重要历史价值,而当时创党领袖之一、后来被李光耀冠以共产党员罪名的林清祥也曾在那里出席集会。

虽然李光耀表示房子消失后,该区土地将会更有价值,但是将高楼兴建在原址上,将那块土地变成为政府赚钱的工具,国家价值观将越加显得薄弱。因此,宣布李光耀女儿李玮玲将居住于此,给了政府缓冲的空间来考虑更周全的处理方式。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