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中国

来不及聪明就变笨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8-2-15

这些所谓的“双语精英”久而久之也着了自己的道儿,以为寡人真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真有点“高处不胜寒”了。既然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所想出来的“创意”,当然不介意和全世界交流了嘛。

戊戌狗年把新加坡华文华语拉出来溜一圈,看看这头土狗身上长了多少癞痢?去年讲华语运动口号果然一语成谶,多“渎”就可以,正所谓:笑话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新加坡的华文笑话,深究其因,程度低劣也是其一,难怪有人感叹其为“不可收拾”(Top up unavailable here),还有“小的更改也无法在这里”(Small change unavailable here)。然而,即使不识字的白丁也懂得“献丑不如藏拙”的粗浅道理,那么大剌剌地野人献曝,还真是前不见古人。素素认为真正的原因是没有“敬畏之心”,古人之所以敬天地畏鬼神,乃是在大自然和未知面前,知道自己的渺小,如荀子《劝学篇》:“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闻先王之遗言,不知学问之大也。”——好比新加坡有一位多元艺术家,根本不通古琴,竟也能“设计”古琴,道理是一样滴。原来笨者和勇者有一物相似:大家都无惧。

说起来,是行动党政府多年的言行身教,把这种“谵妄”的认知障碍植入新加坡人的DNA。行动党自1959年上台以来,就借助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框架,不断地制造新加坡神话。他们虽然自谦是东南亚的小红点,实则自恃是“马来海洋里的善泳者”。那些“猪哥、掘土”要超赶新加坡的成就,至少得耗上百年的光景。然而,环视我们的邻国,近几年来,在经济、民主方面的改革都和这里并驾齐驱,甚至在吸引中资方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李光耀认为中国需要新加坡“双语优势”的扶持才能与国际接轨。虽然低调说是赶搭顺风车,心里却认为只有他才有资格下指导棋,因为新加坡是资本主义的识途老马,兼手中掌握最尖端的科技管理理论云云,今日回首一看,才知是笑话一则。中国现阶段都要淘汰ATM,过渡到无现金社会,而新加坡的ATM到紧要关头还吐不出钞票,NETS听起来更像笑话……

说回华文华语,这里把那些略懂华文、英文的人称作双语精英,实则人家的文史哲丁点儿没去涉略。韩山元曾一度把“精英”和“精华”稍作曲解:精通英文叫做“精英”;精通华文叫做“精华”,乃是他读书太少的缘故(谷歌一下“含英嘴华”这一条)。因为他的曲解,不过是把人家的谎言/神话坐实:肯定了新加坡有语文精英这回事。而这些所谓的“双语精英”久而久之也着了自己的道儿,以为寡人真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真有点“高处不胜寒”了。既然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所想出来的“创意”,当然不介意和全世界交流了嘛。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5, 2018 at 11:36 上午

从商鞅变法说起

leave a comment »

莊永康    2018-1-27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回头细想,哈维尔游圣淘沙,当晚所见的倒有几分真实:那些披上锦袍蟒靠、串珠罗衣的蜡像,塑有头脸却无法思想,开出口舌却不能说话,然而,最后倒是风风光光地,老老实实地完成吸引游客赚取外汇的光荣任务——你说,这是不是新加坡人,尤其是华人的一个形象写照?

前不久,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一名特聘讲座教授,被当局指为“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与他国勾连损害新加坡利益,取消了他与太太的永久居留权。据此,外交部长维文发表严厉声明,强调新加坡不能对其他国家言听计从。

网上看,只知这位从中国到美国深造的国际学者,曾在深圳卫视上批评过李显龙总理。但驱逐他的政府文告,并未说明他所“代理”是哪一国。中国、美国,还是其他?扑朔迷离。

本文无意“炒作”这段新闻,毕竟,有资格请人到李光耀政策学院讲学的,也只有政府,老百姓毋庸置喙。只不过,据闻新加坡华人人口占大多数,被视为一种“原罪”。近代历史上的本地华人群体,也确曾因中国的“革命输出”而受牵连。

更在今天,在政府高调支持中国“一带一路”政策,中国央视海外台CCTV4成为新加坡家家户户付费电视的一种选择,而连卫生保健刊物也在此发表评论说“钓鱼岛属于中国”时,我们新加坡华人该怎么自处,才能避免受到“agent of influence”的影响,不损害新加坡利益?

本地华人应知己知彼依

我看,捆索虽多,解套只有:第一、庄敬自强;第二、提升独立思考能力;第三、知己知彼。

先说“知己”。新加坡华人应该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属于“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的一个国家,享有本地公民的一切权利,包括每五年一次国会选举的投票权。新加坡政制来自英国巴力门(parliament),与中国制度不同,尽管一党专政,国会中的反对党议员并不等同于中国的政协委员。

此外,华文华语是四种官方语文(语+文)之一,政府有责任确保其法律地位与有效传习。学好中文,则是知己知彼的要素之一。

“知彼”,是指须关心国际大事,了解别国的人文历史,意识形态,甚至哲学思想。本文范畴内,主要指须了解中国——不止舌尖上的,而且是脑袋里的中国。且看,如今南洋大学、东亚哲学研究所这些机构都不复存在;芸芸大众最着紧的,是手机上追看小贩中心辱骂老汉那对男女下场如何,碰面就问你装了WhatsApp 吗,或许干脆一句jiak bah buey(吃饱没)。

如今已如水过无痕的一条消息,是今年7月13日,中国作家兼人权运动家、《〇八宪章》主要起草人之一、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拘留中罹癌,保外不久逝世。香港作家陶杰曾在《苹果日报》专栏写下一篇《普刘米修士之死》,分析说,〇八宪章以悲剧告终,是因为中国人不受这一套,自古以来他们都是受商鞅、秦始皇的严刑峻法统治的,小农思想,人人只顾自保。中国不会出现马丁路德和文艺复兴,习惯长期的黑暗,对于一人之后的集体传灯,完全没有兴趣。

大家看原文,就会晓得陶杰的论点。这里我想指出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不是也有很多读书人吗?为什么刘晓波这类宪政、人权、民主、自由的观点,会被视为异类;而一提起商鞅这种以苛政来“强国”的古代人物,就歌功颂德起来,并让民众觉得这是普世的真理?

购自牛车水的一套绝版丛书,让我瞄出了一点门道。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军方今年未循例邀台湾国防部长参观航空展引发关注

leave a comment »

法广世界之声/陈民峰      2018-1-18
http://cn.rfi.fr/新加坡军方今年未循例邀台湾国防部长参观航空展引发关注

台湾国防部长冯世宽(CNA News)

台湾国防部长,历年来都经由新加坡军方邀请,以参观“新加坡航空展”的名义前往新加坡访问,但下个月六日即将举行的这项航空展,却没有邀请台湾现任国防部长冯世宽,引起台湾国安系统的关注。

联合报今天报导,两年举办一次的新加坡航空展,订下个月六日至十一日,在新加坡樟宜机场举行。消息人士透露,今年新加坡并没有按照往例,邀请台湾国防部长冯世宽前往参观。

“新加坡航空展”是世界三大航空展之一,展览主题除了航空产业,还包括防务技术展与机场设备技术展,规模愈来愈大。

2012年2月,民进党立委薛凌曾透露,国防部长高华柱应新加坡军方邀请,以参观航空展的名义秘密前往访问;在此之前,双方已经很久没有进行国防部长级的军事交流。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8, 2018 at 5:49 下午

新马互看:新加坡人怕输,马来西亚人“乱乱来”?

with one comment

马来熊      2018-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109-1060

两地百姓有些互看不顺眼,有些互相羡慕,有些自卑,有些自傲,简言之就是复杂的情感关系。

(谢静怡制图)

马来西亚才子黄明志去年11月29日在YouTube的个人频道上载了《六件新加坡人会羡慕马来西亚人的事》的视频。

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在视频里接受黄明志采访,谈了六件新加坡人会羡慕马来西亚人的事:

一、风景优美,资源充沛;
二、美食天堂,多元多变;
三、市场较大,人才济济;
四、物价偏低,消费便宜;
五、语言天才,保护文化;
六、直来直往,待人诚恳。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一个聊不完的话题,聊开了有爱有恨,有笑有泪,有羡慕有嫉妒,有时又带一点酸酸的感觉。两地百姓有些互看不顺眼,有些互相羡慕,有些自卑,有些自傲,简言之就是复杂的情感关系。

看过这样一个笑话:

一个新加坡人到马来西亚度假,在酒店餐厅吃早餐时,点了咖啡、牛角面包配牛油和果酱。一个嚼口香糖的马来西亚人坐下来和他聊天。

马来西亚人:“你们新加坡人吃完整个土司面包?”

新加坡人:“当然。”

马来西亚人:“我们不这么吃,我们只吃白色部分,面包皮收集起来再循环,做成牛角面包卖到新加坡。”

马来西亚人又问:“新加坡人吃面包配果酱?”

新加坡人:“当然。”

马来西亚人:“我们不这么吃,我们只吃新鲜的水果,剩下的果皮、种子收集起来再循环,做成果酱卖到新加坡。”

这一次轮到新加坡人发问:“马来西亚人做爱吗?”

马来西亚人:“当然。”

新加坡人:“你们做保护措施吗?”

马来西亚人:“当然,我们戴安全套。”

新加坡人:“用过的安全套你们怎么处理?”

马来西亚人:“我们当然是把它丢掉。”

新加坡人:“我们不这么做,我们政府把用过的安全套收集起来再循环,做成口香糖卖到马来西亚,这也是新加坡禁止口香糖的原因所在。”

从这个笑话可以看出新马两地人有些互看不顺眼的地方,单单是口香糖就有说不完的故事。

不少新加坡人到马来西亚游玩,第一件事是买口香糖,在马来西亚旅行时大嚼特嚼,有的还买一大盒带回新加坡,却在关检时被发现,结果选择只有两个:当场吃完或丢进垃圾桶。

新马各有羡艳

新加坡人羡慕马来西亚人的多元美食,马来西亚人羡慕新加坡人的社会治安。马来西亚看不起新加坡人的怕输,新加坡人看不起马来西亚人的杂乱无章。

同事Z的姐姐远嫁到雪兰莪州,回到新加坡娘家坐Z的车外出时,总叫Z有位就停,别固执于一定要停在停车格里。对新加坡人来说,把车子停在停车格里已是一种惯性,但对马来西亚人来说,车子太多了,有位就可以停,假如执着于非停车格不可,可能会在找停车格这一件事上浪费很多时间,而时间其实可以花在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诚然,马来西亚人因为环境的缘故,处事往往比较圆滑变通。新加坡人因为守规矩,已成习惯,甚至可说成了一种自然反射,为人处事往往局限于无形的框框里。当然,这不是说新加坡人就不敢乱来。事实上,不少新加坡人开车北上度假寻找美食,车子一上南北大道就开始超速。

新加坡人爱吃,对马来西亚美食是情有独钟,所以全岛都可以找到马来西亚美食,圣淘沙名胜世界和裕廊坊甚至有马来西亚美食城。

新加坡人最爱马来西亚榴梿,柔佛州不少榴梿园主要供应新加坡市场,猫山王价格的起落牵动新加坡人的味蕾神经。榴梿的供需可说是新马在方方面面关系密切的一个缩影。

马来西亚吉隆坡的榴莲节。(新华社)

阅读全文»

新加坡有什么文化传统?——从拟签非遗公约谈起

with 9 comments

黄子明(新加坡自由撰稿人)     2017-11-28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03562

要是以新加坡一般华人现代的文化认同为取向,推崇地方戏曲,或许还不如在学校里教唱“新谣”和华语音乐剧来得踏实?通俗的文化是不断糅合而演变的,近来象野米剧团的剧作家Alfian Sa’at将《西游记》、《白蛇传》之类的民间故事题材改编成英语喜剧或音乐剧上演,都深受观众欢迎。

什么是新加坡文化?若要用打趣的口吻来说,有些人会回答:怕输、怕死。

什么意思呢?读书的,怕成绩不好以后找不到工作。工作的,怕网上随便发表意见,可能职位都不保。有家庭的,怕职位不保就供不了房子,又怕孩子小学毕业 PSLE分数不够高,上不了名校读书。生命就是这么战战兢兢地周而复始。其余什么知书达理,陶冶性情之类的话,恐怕就比较不合时宜了。

现今的社会,所谓“文化”,往往不再是价值观的问题,而是一种产业的概念。就此而言,新加坡是科技发达、瞬息万变的大都会,剧院、博物馆等文化设施比很多地方都来得好,政府给予艺术团体的资助也不少。

但一个国家在政治与经济方面经过半个世纪的独立发展,是否自然而然就能形成独特的“文化品牌”呢?这种品牌又应该以东方传统,还是以西方现代的标准来衡量呢?

非遗可分五大范畴

新加坡文化部长傅海燕最近宣布,政府正考虑签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目前仍处于研究的阶段,拟和社群、专家等合作,设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库”,范围包括祭奠仪式、习俗、歌曲、食物等。这是否将是一般民众采取积极行动,维护传统母语文化的大好机会呢?

根据2003年制定的公约,能够实行保护措施的非遗可属五大范畴,即(1)口头传统与相关表现方式及语言;(2)表演艺术;(3)社会实践、仪式、节庆活动;(4)有关自然界及宇宙的知识和实践;(5)传统手工艺。

就中国的情况,最早列入代表名录的有古琴和昆曲等传统艺术,后来也包括了书法、篆刻、剪纸,还有针灸、珠算、帆船制造的技术、妈祖的信仰习俗、二十四节气等等。印度方面,有梵文的诵经和戏剧,还有各种民间舞蹈,印尼则有Batik蜡染艺术、Keris短剑等。

列入非遗,并不等于其属于国家所有,只是显示国家重视文化保护,同时也向外界展示自身文化的一些符号,借此促进文化交流。目前马来西亚比较尴尬的情况是,Mak Yong一早就被列入名录,但这种马来戏曲在其发源地吉兰丹却至今仍被禁。 阅读更多 »

星国近40年的“讲华语运动”,不但让当地方言消退,连邻近马国新山都遭殃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7-11-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2980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1979年开始实施的“讲华语运动”,虽然现在回头看是赋予了该国人民口说中文的能力,但却也造成了华人文化中的福建话、潮州话与广东话使用比例大幅降低,连邻近的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山当地华人也受到影响。

(Photo Credit: 新加坡讲华语运动2009年宣传影片)

在一堂“语音学与声韵学”的课堂上,来自上海、入籍新加坡的老师,发现我名字的拼写方式后(不是汉语拼音),请我示范“惊输”的Tai-gi / Taiwanese(他用的词)发音,他要同学注意的是“惊”(kiann)这个发音中的鼻音,而不是新加坡年轻人看着本地英语单字 kiasu(怕输)所发出的没有鼻音的 kia。老师随后请我示范更多的台语词汇发音,我却开始显得捉襟见肘,让他发现我根本不会说台语,在我表明我事实上来自客家文化后,他再试图请我示范客家话发音,没想到我的客家话比闽南语更烂。

他看着我,然后说:“这是非常令人难过的,我到现在都仍坚持跟我的小孩说上海话,不管是发生在台湾还是新加坡的事情,都是很遗憾的。”

是什么原因,让“惊输”这样一个新加坡语汇,竟然没有一个新加坡同学能够念出其福建话发音?

袭卷狮城的华语

1979年,中国即将改革开放,配合本地的教育改革,新加坡政府嗅到了庞大的经济动能,遂而启动“讲华语运动”(Speaking Mandarin Campaign)。

这个运动在初期将华语和其他中国语言塑造成对立面,比如宣传片中,就刻意使用菜市场作为背景,然后一群讲着各种方言的菜篮族七嘴八舌讲着同一种菜,老板却无法理解,随后,华语的引进让广告中的菜市场变成一片和谐。

这种丑化方言的推广华语方式,据信是受到了台湾国民党“国语运动”的启发,实际上是要强化新加坡接轨中国市场的潜力,或者团结华人社群的好处,这让李光耀碰到正在一反过去“国语运动”而改推动本土化运动的李登辉时,感到不能理解也不能认同。

国民党在台湾强推国语运动,是因为这个政权是由外来者所构成,而台湾本地使用的各种语言,听在他们耳里,完全是无法理解人民到底在说什么的“土语”,为了符合反共的政治需求,达成对台湾的全面控制,“国语运动”应然而生。

而新加坡,却完全有着相反的历史背景。 阅读更多 »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卸任 曾是“外国代理人”黄靖的上司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1-6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106-733

据媒体报道,马凯硕在写给学院的一封信中说,他退休后的计划是,“拿九个月的学术长假,以扩大和深化我的研究和写作领域”。马凯硕也说,他将“把重心放在新事业上,花更多时间阅读、思考和写作”,以便把写作“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级”。如果马凯硕所言属实,他只会话更多、写得更多,粉丝不用担心他从此封口封笔。

(每日新闻)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将在今年底退休。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新闻较多。马凯硕退休不算大新闻,最具爆炸性的是,该院的外国籍学者黄靖在8月间被指为是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而被迫离境,永久不得入境。

年底卸任院长一职 2019年完全退休

据早报网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是在今天(6日)下午发文告宣布,69岁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将在今年12月31日卸下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一职,他担任院长已有13年之久。国大将开始物色新院长人选,并从明年1月1日起委任代院长。另据《海峡时报》报道,马凯硕会继续担任国大教员,直到2019年完全退休。

马凯硕为新加坡外交服务33年后,于2004年8月受委担任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他为新加坡外交服务期间,曾被派驻柬埔寨、马来西亚、华盛顿等地,并二度担任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以及出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

马凯硕和他所领导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今年两度分别因为“小国外交姿态”和“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而成为城中热门话题。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8月爆出外国学者涉“间谍疑云”

8月初,该院特聘讲座教授黄靖被指是一名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都被取消,必须在限定时间内离开新加坡,且永久不得入境。因为上诉失败,黄靖和妻子在9月6日的期限之前,已经收拾包袱离开新加坡。

黄靖原籍中国,毕业自四川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拥有复旦大学历史学硕士和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他和太太都是美国公民。

黄靖将“保密信息”提供给学院“一名资深成员”

黄靖被指有意识在暗地里推进另一个国家的议程,包括提供“保密信息”给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一名资深成员”,希望后者将信息转达新加坡政府。内政部没有说明,黄靖是为哪一国充当“代理人”,也没有说明“保密信息”到底是给了哪一位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资深成员。这两道谜题外界一直都在猜,但估计那些爱当神探的网民已经从各种蛛丝马迹中拼凑出自己心中的答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7, 2017 at 11:58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