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中国

星国模式在中国:“新加坡仍然是唯一一个被中国领袖选为仿效对象的国家”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思贤(Kenneth Paul Tan)      译者:邝健铭      2020-5-5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4624

法国外交部技术顾问崔仁(Remi Curien)在近期研究指出,新加坡人口以华人为主,奉行一党独大政治体制,令中国对“新加坡模式”很感兴趣。

时至今天,“新加坡模式”已营销至世界不同角落——新加坡在中国建设工业园、协助印度发展城市、为亚洲领袖与具影响力者提供公共政策教育、为世界各地提供技术与教育支援。但在美国《纽约时报》访问中,李光耀不忘提醒各国,指“新加坡模式”衍生自某一特定历史脉络,各国未必能轻易复制。论者其实甚至可以说,一地之政制类型会决定政策被成功复制的机会。反民主观点会续指,“新加坡模式”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新加坡执政党政府独大、拥有霸权地位,官员因而能够不太受经济、社会、选举压力影响,可以推行有利国家长远发展但不受民众欢迎的政策。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一直对“新加坡模式”极感兴趣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虽然在过去数十年中国社会与经济发展进步神速,但中国仍然积极向新加坡学习,甚至希望与新加坡建立更紧密外交关系。中国记者赵灵敏曾说:

新加坡仍然是唯一一个被中国领袖选为仿效对象的国家。在中国历史之中,这是史无前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不曾如此全心向某国学习,且至今学习热情仍未减退。


公共房屋、重保育生态的都市发展哲学(eco-urbanism)、水资源管理都是他国可从“新加坡模式”学习之事。法国外交部技术顾问崔仁(Remi Curien)在近期研究指出,新加坡人口以华人为主,奉行一党独大政治体制,令中国对“新加坡模式”很感兴趣。中国特别希望学习新加坡的现代化、城市发展、建构国家品牌之经验,并视新加坡为重要合作伙伴。城市被严格管制、住宅与工商区紧密结合、创新科技应用于城市基建之中、整个国家绿意盎然且洁净都是“新加坡模式”的重要特征。按崔仁分析,对中国而言,“新加坡模式”的魅力在其稳定、具远见、重务实、格局恢宏、基建精良的城市规划与发展经验。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1, 2020 at 6:56 下午

星马欢迎美军,背后忧虑的是中共与“大中华胶”的崛起

with 6 comments

许剑虹(Samuel Hui)    2020-5-20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4382

既希望让解放军帮自己攻下马来西亚,或者让更多大陆移民进到马来半岛冲掉马来人的人口,都不是促进华人权益的想法。“大中华胶”的想法越激进,就越会强化马来西亚人民对中共的敌视,美军在星马两地区的存在自然会更加受到欢迎。

美国海军美利坚号两栖突击舰 (Photo Credit: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Kristina Young)

美国自川普上台执政以来,一反常态的走起单边主义的路线,肆意得罪北约和日韩等盟国,反而让俄罗斯与中共谷底翻身,重新获得世人肯定。

尤其是这次爆发新型冠状病毒之初,俄罗斯与中共更是抢在美国前面,积极为义大利及日韩等盟国提供协助。甚至就连立场向来亲美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不得不忧虑美国这次怎么不站出来带领大家对抗病毒威胁。

当世人怀疑美国在欧洲和亚太的地位,即将为俄罗斯及中共取代的同时,美军五艘航舰又遭到病毒袭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趁机派出辽宁号航空母舰,多次经由东海与巴士海峡进入南海,引起日本、台湾、菲律宾、新加坡还有马来西亚的注意。

解放军海军的扩张性行为,对中共好不容易靠着向海外输出医疗物资建立的良善形象带来破坏,至少在东南亚是如此的。

尤其是在4月16日当天,中共又派出海警与探勘船进入与马来西亚之间有领土争议的北康暗沙活动,引起马来西亚方面紧张。

为了反制中共,美国海军也派出美利坚号两栖突击队和邦克山号飞弹巡洋舰进入争议海域,执行自由航行任务。美利坚号两栖突击舰上,至少部署了五架F-35B战斗机,对中共的嚣张气焰想必带来了很大的压制。

不过最让笔者注意的,是在美利坚号两栖突击舰的Facebook页面上,出现大量马来西亚网友给美国海军鼓掌叫好。

李显龙虽然在是否该以“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称呼新型冠状病毒一事上,没有选择跟着川普一起挑起种族纷争,但却仍将樟宜港提供给季佛兹号(USS Gabrielle Giffords)与蒙哥马利(USS Montgomery)号驻防,显见星马两国还是不乐见中共将军事力量投射到南海。

这张辽宁号的照片,远看还真的有旧日本帝国海军的味道,让人想起二战时后的日本军国主义。(Photo Credit: 许剑虹)

星马何以惧怕共军?

与其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欢迎美军,倒不如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惧怕共军还更符合当今东南亚的地缘政治。

在深入讨论此话题之前,笔者采用“美军”和“共军”,而不是“美国”与“中共”,目的就是要厘清新加坡及马来西亚所害怕的仅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然而从经贸与文化交流的角度来看,恐怕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取代当前中共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地位。

但是从军事角度上来看,惧怕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可不只是星马两国,几乎已经成为了整个东协的共识。尤其是如果解放军控制了整个南沙群岛,意味的是整个南海成为解放军海军的内海,每一个东协国家的专属经济海域甚至领海都将被垄罩在中共的军事威胁之下。

新加坡并没介入南海主权争夺战,却从权力平衡角度出发,并不乐见任何单一强权掌控南海。 阅读更多 »

论“新加坡学”——新加坡模式的五大启示

with one comment

邝健铭     2020-5-1
https://www.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論-新加坡學-新加坡模式的五大啟示/

于全球化体系之中、在民主政体渐受质疑的时代,陈思贤的观点其实颇具启发性。按此观点,新加坡政府的霸权地位并非丝毫不受任何挑战,民众并非全然被动,新加坡威权政体并不如外界所想象般牢不可破。陈思贤特别指出,新加坡拥有双重身份,既为全球城市,也是国族国家这种国家双重发展定位已引发种种社会矛盾,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之魅力已不如前。

Photo by Hu Chen on Unsplash

(编按:本文是作者为陈思贤(Kenneth Paul Tan)新书《新加坡模式——城邦国家建构简史》所写的导读之一)

在华文世界,“新加坡模式”经常引发争论,对其爱恨者皆有。从“新加坡模式”歌颂者角度看,“新加坡模式”不乏神话色彩——在强人李光耀的领导之下,精英政府能强政励治,故此新加坡虽为小国,但仍享有极高的国际声誉及影响力,其国民生活富裕,人人安居乐业。由是观之,“新加坡模式”乃善治模范,为民众福祉着想,各国家领袖都应复制“新加坡模式”。厌恶“新加坡模式”的论者却认为,新加坡奉行家长式管治,社会自由被践踏,民众意志不被尊重,故此“新加坡模式”不可取。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新加坡模式”想象并非全无道理,但仍不足以完整呈现“新加坡模式”的本貌。具体而言,上述“新加坡模式”想象问题有三:第一,这些想象仅从新加坡管治精英的角度去理解新加坡,民众一概被视为满意政府所有作为、毫无情绪的被动追随者,他们在“新加坡模式”之中的角色因而甚少被认真探究;第二,新加坡独立建国至今已逾五十年,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一直能够一党独大,且在可见的将来,这种国家政治局面仍会延续下去。问题是,政府拥有威权力量、能使民众屈从并非新加坡威权政治史之全部;第三,“新加坡模式”面对何种威胁?为何如此?有何解方?这同样是上述“新加坡模式”想象无法解答的问题。

从《新加坡模式——城邦国家建构简史》看新加坡威权管治神话

陈思贤(Kenneth Paul Tan)所著的《新加坡模式——城邦国家建构简史》(下文简称《新加坡模式》),是有助于破除“新加坡模式”神话迷思、从新加坡在地视角透彻认识“新加坡模式”不可多得的入门读本。陈思贤是新加坡本土政治学者,活跃于新加坡公民社会,曾为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前副院长。有别于一般想象,陈思贤在书中的基本观点,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之所以能够长期执政、一党独大,首要倚重的并非政府所拥有的威权力量,而是能说服大众接受执政党家长式管治的“新加坡故事”论述。可以说,“新加坡故事”论述之建构,其实也是新加坡城邦国家建构工程的核心一环。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国家细小,欠缺资源,生存基础脆弱,时刻面对各种威胁,故此需要强势精英政府居中协调与善用资源,若非如此,社会便会分裂与动荡。为求国家生存,新加坡政府以实用主义哲学(pragmatism)与用人唯贤精神(meritocracy)这两大原则行事。这种管治哲学强调两点:第一,国家之生存不应受某一特定意识形态与道德价值观所羁绊;第二,国家必须广纳“人才”。

于全球化体系之中、在民主政体渐受质疑的时代,陈思贤的观点(即“论述为新加坡建国根基”)其实颇具启发性。按此观点,新加坡政府的霸权地位并非丝毫不受任何挑战,民众并非全然被动,新加坡威权政体并不如外界所想象般牢不可破。陈思贤特别指出,新加坡拥有双重身份,既为全球城市(global city),也是国族国家(nation-state)。这种国家双重发展定位已引发种种社会矛盾,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之魅力已不如前。正因为此,近年来新加坡政府努力修正论述、调整官民关系,例子有二:第一,在二〇一二年,新加坡政府举行全国对话,广邀民众就国家发展目标与策略各抒己见;第二,近年新加坡政府重新诠释实用主义哲学与用人唯贤精神,希望藉此减少民怨。 阅读更多 »

后香港时代 台新“第一中西代理人”的争夺战

leave a comment »

黎蜗藤(旅美学者)     2020-4-15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85292

台湾和新加坡的产业并非完全竞争的关系。但在作为“中西代理人”的问题上,关键之处不在于具体的产业,而是一种国际定位,一种国民心态(mindset),以及一种国际观感(perception)。(汤森路透,合成图片)

日前,新加坡第一夫人何晶(总理李显龙的夫人)在脸书上以“Errrr”回应台湾捐赠新加坡口罩一事,引发台湾新加坡两地传媒和网上的骂战。新加坡媒体联合早报跟着批评“台湾网民对谭德塞种族歧视”,进一步引发骂战。

何晶此举表达对台湾的不屑

毋庸置疑,何晶此举表达对台湾的不屑,这是她此后如何“洗白”都无法否认的。她这样做的直接原因,或正如有人说:新加坡有口罩生产厂家在台湾,但口罩被台湾统一征用管制,所以属于新加坡生产的口罩反而无法自由地运回新加坡。应当承认,出现这种情况确令人恼火,正如在中国生产的美资口罩制造商,在前几个月无法把口罩运回美国一样。

新加坡第一夫人何晶(总理李显龙的夫人)在脸书上以“Errrr”回应台湾捐赠新加坡口罩一事,引发台湾新加坡两地传媒和网上的骂战。(网路截图)

但过于注重这种直接原因,反而容易忽略了事件背后更深刻的背景,即台湾和新加坡之间的直接竞争关系。具体而言,在香港倒掉之后,台湾和新加坡将竞争“第一中西代理人”的角色。对一些国家而言,在民族主义高涨和脱钩化的年代,类似竞争或会上升到“你死我活”的高度。

无论对中国大陆政权持何种政治见解都难以否认,虽然中国还戴着“发展中国家”的帽子,现在中国已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国家。中国拥有世界第一的人口(虽很快会被印度超越)、全球第二的GDP,世界第一制造业产能,世界第一对外贸易额,数一数二的消费市场,正在力争上游的科技发展,还有名列世界前列的政治外交军事能量。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国际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关系中占据重要地位。

从大航海时代开始,中西关系就依赖“代理人”。西方和其他文明交往中,代理人通常必不可少,但很少像中国一样,需要发展出一个专门的地缘政治实体作为代理人。

香港曾是唯一的中西代理人

代理人的雏形是贸易港。中国历史上长期只开放少数贸易口岸。广州是唯一在大部分时间都开放的贸易港。泉州在宋朝一度超越广州,但到明朝“倭寇之乱”,广州重新占据贸易港首位。到了满清中期,广州还成为唯一对外开放的贸易港。广州原先是综合贸易港,在明朝中期一分为二,面对国内贸易的角色继续留在广州,海外贸易的第一站从广州的外港黄埔港移到澳门,但代理人依然在广州十三行。鸦片战争后,英国获得香港这个殖民地,各国在中国也获得租界。香港和上海租界取代广州成为最大的代理人。中共建制后到九十年代之前,香港是唯一的中西代理人。

现在代理人的意义不仅在于贸易中介,还包括文化和政治。这种角色的需求是双向的。

西方国家认为中国庞大、复杂、与西方文化异质程度太大,不可靠,很难直接打交道,于是要找一个能和中国沟通,又能和西方同声同气,获得西方认同的代理人。这个代理人要“即像中国,又不中国”。基于中国政治和法律的现实,代理人还必须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治实体(最好还是地理上独立的实体),是不能被中国管辖或至少不被中国直接管辖的“法外之地”,作为进军中国的桥头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7, 2020 at 11:07 下午

新加坡模式崩溃

leave a comment »

超越新闻网     2020-4-2
https://beyondnews852.com/20200402/65757/

(摘选自《美國航母淪陷,英國首相確診,新加坡模式崩潰,這是一場席捲全球的世界大戰》有关新加坡的部分。)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在对抗新冠病毒方面,世界卫生组织(WHO)曾赞扬过的国家只有两个,一个是中国,一个是新加坡。

全球唯一可以媲美中国模式的,就是新加坡模式。

新加坡卫生部组建了一支由140名接触者追踪员组成的专门团队,密切追踪确诊病例的所有行动轨迹。

然后采用刑侦模式,动用警方力量来追寻所有和确诊病例有过接触的人,并全部隔离。

再加上多年以来新加坡一直建设的公共卫生系统(PHPC系统),让区区570万人口的新加坡拥有900多家诊所,相当于北京发热门诊的十几倍。

这些诊所分布在各个社区,可以第一时间发现疑似患者。

早在1996年,新加坡的人均GDP就达到了2.4万美元,从而被划入了发达国家的范围。

新加坡人口是武汉的一半,面积只有武汉的1/10,地处热带,气温高达30°。

再加上强大的经济以及严密到极点的城市管理系统,导致新加坡在理论上完全有可能做到在不封城的情况下,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

所以新加坡领导人公开宣称新冠病毒只是个小问题,国民完全不需要担心和恐慌。

能保护经济,又能遏制病毒,新加坡模式简直就是西方发达国家最喜欢的模型。

新加坡人民对政府的这一套非常有信心,根本不在意新冠病毒的威胁。

新加坡模式也确实是比较有效的,足足2个多月以来,病毒并未在新加坡大规模流行,增长速度非常缓慢。

但最终事实证明,新加坡模式最多减缓病毒蔓延的速度,但不会改变最终结果。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4, 2020 at 3:19 下午

《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究竟什么是成功?新加坡仍在苦思摸索”

with 2 comments

刘晓鹏(政大国发所教授兼亚太研究英语学程主任)   2020-3-12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232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达志影像

李光耀…主政期间,新加坡从一个疟疾横行的英国贸易中转站崛起为一个耀眼的经济传奇。(《华尔街日报》,2015年3月22日)

 

新加坡什么都没有,蔬菜水果都没有,现在却是东协的钻石,老天给新加坡最大的礼物是伟大的领袖李光耀。(韩国瑜,2017年5月6日)

 

对许多读者,包括台湾的读者而言,新加坡在“伟大的领袖李光耀”出现前,仿佛只是一个村落,不存在有意义的历史。《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这本书最大的贡献,就是作者以其海洋研究的训练,用一半以上的篇幅与轻松的笔调,叙述新加坡在李光耀出现前的发展。作者从海洋民族的角度切入,叙述过去当地繁荣的贸易与统治遗迹,指出今天的新加坡,与“大约7百年前在此地蓬勃兴旺的先人,其实没有太大的差异”。

新加坡后来的发展虽然中断,但经过英国1819年后的刻意栽培,加上地理优势与苏伊士运河开通,使其成为19世纪亚洲重要的运输与贸易枢纽,吸引了来自各方的移民,因此19世纪末人口就到达30万。到了1930年代,汽车、冰箱与电力就已十分普遍,支持殖民者的优渥生活。坚实的政治与经济基础使英国再增加投资,1938年更以“一个伟大的海军基地闻名全球”。其政经中枢地位解释了为何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时,新加坡是其在东南亚的首要目标。就算是战后初期,新加坡的生活也不差,因为“新加坡原本人均所得和生活水平就比邻近地区高,反映出在殖民时期百年来建立的经济基础,就基础设施和体制而言都相当稳固”。

总之,新加坡在李光耀1959年执政前很久,就不仅仅是一个村落或中转站,肆虐的疾病早已控制,已经是东南亚的钻石。1965年新加坡正式独立时人均GDP约5百美金,常被拿来当作当年贫穷的象征。但是贫富是比较出来的,台湾同年人均GDP仅约2百美金。台湾有蔬菜水果,新加坡当然也有蔬菜水果。

Mr. Lee Kuan Yew 李光耀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 (1923-2015) (Photo Credit: AP/达志影像)

新加坡发展论述为何常被集中在李光耀身上,在本书的下半段也可看出端倪。李光耀在1950年代全球反殖反帝的背景中崛起,与许多“共产党”如林清祥等人成为同志,也在他们的支持下取得政权。但执政之后与老同志冲突加深,1963年再逮捕这些“一直未经法院认证成立”的共产党,“林清祥因长期坐牢,政治生命自此终结,而此次行动从此消灭了对人民行动党有组织的反对势力,使人民行动党此后主导政坛,且权力一直紧紧把持在李光耀手中。” 阅读更多 »

新加坡邓鸿森掌WIPO 引发美中代理人疑云

with 3 comments

许光辉      亚洲周刊 2020年11期(2020/3/16-3/22)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新加坡邓鸿森掌WIPO 引发美中代理人疑云

新加坡人邓鸿森当选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总干事,反映新加坡专业形象受认可,新方反驳被视为美国代理人的说法。

邓鸿森当选WIPO总干事

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局长邓鸿森(Daren Tang)近日获得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提名出任总干事,预料将在五月上旬的全体会员大会中获得确认。

广受关注的是,邓鸿森是在此前两轮投票中击败另外五个国家代表,最后更以五十五票对二十八票的绝对优势力压中国提名的候选人王彬颖。王彬颖从二零零六年就出任助理总干事,两年后升任副总干事,中国对此次的提名本来志在必得。

邓鸿森的胜出意外掀起中美角力的小波澜。华盛顿近两年在贸易战的烽火中攻击北京的炮火之一就是中国政府涉嫌长期盗窃美国和外国企业的知识产权,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陈旭则批评美国在此次的选举中打压王彬颖。于是国际上亲中舆论瞬间冒出一种调子,认为邓鸿森是新加坡安排附和美国运作争夺WIPO领导权的棋子。

狮城退休外交高官比拉哈利(Bilahari Kausikan)指出,这是个令人震撼的胜利,但不是美国特朗普政府试图塑造的“美国候选人胜出中国候选人”那样,他说事实很清楚,因为新加坡宣布其候选人的时间点比中国早很多(意即根本不知道中国会竞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第一时间祝贺邓鸿森,表达美国政府愿意和他一起合作保卫知识产权。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由八十三个成员国组成的WIPO协调委员会投票支持邓鸿森表达感谢,并表示这是第一次有新加坡人出任联合国机构的领袖职务,而这场成功背后靠的是新加坡知识产权局上下人员、外交部、律政部、贸工部等集体努力的成果。邓鸿森也透露新加坡官方经过“许多个月”的努力运作才争取到这一成绩,他说:“参与竞选的候选人资格都非常好,这是个公开透明的过程,这(多人竞争)也显示WIPO对全球社会是多么的重要。”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哪来的“盲目自信”?又哪来的“佛系成功”?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20-3-10
https://www.yan.sg/foxichenggong200309/

哪来的盲目自信?

谈何佛系成功?

只不过是世途昧履

蕞尔小国如履薄冰

砥砺而行

从1月23日新加坡出现首例确诊到三月初,中文网络世界上对新加坡抗疫的舆论,如同坐了过山车,跌宕起伏。第一波舆论:

“盲目自信”。

“有限责任政府”。

“新加坡沦陷”。

“变成第二个武汉”。

然后,画风一转:

“佛系抗疫成功”。

“各国纷纷抄作业”。

这不是华丽转身。而是绚丽戏法。

再然后,三月上旬新加坡连续出现几个双位数新增,网络上的舆论一下子又反转了。

“继续别戴口罩!千万别戴!!永远别戴!!!”

“600人歌唱老师晚宴!200人防疫聚餐!”

“2020年迷惑行为大赏”

有意思的是,这些过山车式的舆论,主要存在于中文网络世界。新加坡本身并没说过自信,没说过佛系,没说过成功,更没说过“各国纷纷抄作业”。
只有不争气的学生才整天想着抄作业。

只有新晋学霸才整天纠结其他同学怎么不来抄自己的作业。

这两者,新加坡都不是。

新加坡自始至今说的,只有一条:“疫情严峻,提高警惕,做好防范,尽可能照常生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落到实处的,新加坡有几个大方面的具体措施:

一、保证医疗系统正常运作,集中资源保证医疗人员和危重病人;

二、在尽可能照常生活的前提下,减少病毒在社会上传播,包括征用公共空间为隔离中心、提高边控、追查密切接触者、减少不必要的大型活动、勤洗手;三、及时、准确、充分地向公众沟通疫情,包括澄清或反驳谣言、交代最糟情景及应对措施等。四、出台纾解民生和经济的政策和措施,尽可能保住经济和就业,不要前门拒狼,后门进虎。对这些措施,《新加坡眼》已写过不少,本文不再赘述。本文要谈的,是新加坡对待疫情的态度,以及为什么是这个态度。

这一切,都得放在“小红点新加坡”这个地缘政治的角度,才能有一些较为客观、现实的认识。

新加坡哪来的“盲目自信”?又哪来的“佛系成功”?

亲商和信誉

大家都知道,自由贸易是新加坡的基本国策。作为自由港,新加坡对往来的货品不征税,除了极少数品种如烟、酒、汽油等。其他如外汇管控、市场准入等,也极其宽松。

新加坡与世界各地执行的自由贸易协定有20多个,仅仅跟中国大陆有关的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就有3个。

新加坡哪来的“盲目自信”?又哪来的“佛系成功”?

现代经济中“自由贸易”的概念与范围早已远远超越商品贸易。它通常还包括服务贸易、投资、物流、人才流动、资金流动、知识产权等等方面的互联互通。

现代新加坡的一切,全建立在国际互联互通之上,就连跟中国最新最大的合作,也是契合“一带一路”“西部大开发”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11, 2020 at 7:1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