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中国

新中关系好 张志贤访问中国没触动舆论兴奋点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7-6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706-1684

关系冷、新闻热;关系热、新闻冷。新闻的温度和两国关系的温度呈逆向行走的态势。但是“新闻冷”不等同于“冷新闻”,张副总理这次访问中国还是有不少值得关注的看点。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右二)昨天在访华行程最后一站兰州,连同随行的外交部兼贸工部高级政务次长陈有明(左起)、社区及青年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次长马炎庆以及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接受媒体采访。(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我国领导人到中国访问九天,马不停蹄走了六个省份(包括三个直辖市),横跨7000公里,从中央到地方,时间之长、地域之广,按理说应该引来不少两国舆论的关注。

但这一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访张志贤华,“七千公里云和月”的行程都结束了,似乎仍没引起太多人围观。也难怪,毕竟oBike欠用户49.90,纳吉被捕被控,房地产降温措施出台,世界杯争霸赛,这些“热血”新闻已经足以让人嗨翻天。

张志贤7月4日参观重庆果园港码头。果园港是中国内河最大的铁路、公路、水路综合联运枢纽港,是“一带一路”倡议和长江经济带在重庆实现互联互通的枢纽。新加坡和中国将在果园港码头西侧建设一个多式联运示范基地,将其打造成长江上游最大的多式联运综合交通枢纽和物流贸易集散中心。(中新社)

新闻淡淡地来好好地去,一般不会是什么好新闻。但就新中国关系而言,这绝对是好事。新闻少人关注,说明两国关系稳定,领导人互动交流,谈谈合作项目再正常不过,网民不去上下打量,在舆论场上也就不会引起骚动。

还记得吗?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当两国关系陷入低潮时,任何一个新闻细节,关于领导人访问(或不访问)的新闻、一个部长的肢体语言、一句话,都会被外界拿放大镜去解读,引来超乎寻常的检视。

关系冷、新闻热;关系热、新闻冷

我们不妨来对比一下。早报网刊登的新中关系相关新闻在新浪微博上的反应,关系好和关系僵,有很大的差别。

适逢新中关系回到正轨,张志贤九天访华新闻难激起涟漪。像这则“张志贤:新中是一带一路长期发展的自然伙伴”,在微博上只引来3个转发、11个点赞。

(新浪微博截图)

这则“张志贤参访重庆主要港口果园港拟打造智能化多事联运中心”,引来5个转发,12个点赞。

(新浪微博截图)

“张志贤:愿新中深化执法安全合作”,3个转发,14个点赞。

(新浪微博截图)

相比之下,其他新闻热点反而能吸引到两位数的转发和至少两位数的点赞。

与中美贸易战相关的“华为总裁:中国要把与美国差距缩小到‘能活下来’”,有406个转发,6个留言,175个点赞。不太符合中国网民口味的新闻,肯德基停止供应吸管也在新浪微博上引来16个转发、36个留言和38个点赞,热度比张副总理访华还要高。

再回看前年底,当新中关系因为坦克车事件而冷却时,大家对新中关系新闻的关注度明显热火朝天,留言超多。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掩耳盗铃的双语家庭比率增加

leave a comment »

隋紫艾    2018-7-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702-1635

教育部必须认真思考,除了华文一科,其他的人文科目,如中国文学或新华文学、历史、地理等人文科目,应该也用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唯有这样,才可能扩大学生的华文词汇、使用机会,进而提高他们的程度。舍此不为,而去做什么双语家庭比率增加的调查,只能让有识之士看笑话。这件皇帝的新衣披太久了,还是裸身面对现实吧。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联合早报)

朋友圈中有一些所谓特选中学或语特毕业生,其中更有结为夫妇的,两公婆的母语虽然不同,但是在职场以外的社交场合,都还是习惯在用华语交谈。

当中的好几对在为人父母后,却没有延续这个习惯,而是把孩子当洋人一般对他们说英语。这大概也不是什么再值得大惊小怪或嗤之以鼻的事情了,毕竟谁不望子成龙呢?他们的孩子在进入教育系统后,也就顺理成章使用这个“母语”和老师同学互动,在跟我们这些叔叔阿姨长辈被迫讲华语时就结结巴巴,词不达意。

看到5月28日《联合早报》的新闻报道说,教育部对小一新生入学时进行的调查显示,同时使用英语和母语作为沟通语的家庭,从1997年的83%,提升至去年的90%。报道于是得出结论说:“过去20年来,使用双语的本地家庭有增加趋势。”

我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影像就是这些不跟孩子讲华语的朋友。他们必然也属于调查所以为的那90%双语家庭吧。

这个由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教育部长王乙康透露的调查报告,延续了建国以来对于华文教育的态度。当年本地华教同左派学生运动、马来亚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千丝万缕的纠葛,使得华文教育成为了高度政治化的敏感课题,政府和社会从来都没有机会,好好地、理性地、专业地辩论它。尽管当事人陆续作古,课题的敏感性余威仍在。但是,再不走出这个阴影,结束毫无作为的现状,代价是会越来越高而且难以承受的。

20180702 learn mandarin 2.jpg

2017年8月19日在新达城举行的母语学习论坛上,学前刊物《小小拇指》和香港设计及文化研究工作室合作举办了两场“个个都好有趣”亲子工作坊,跟小朋友介绍竹子的妙用与趣事,通过游戏互动的方式让孩童学习中华文化。(联合早报)

我这里无意自己去戴上“华文沙文主义”的高帽,只是想请问教育部,关于双语教育的种种政策假设,是否立足于严谨的科学研究?教育部对于当前的华文华语教育成果(考试拿A但是生活里无法表达自如)满意吗?那种误以为人脑犹如电脑,装了华文就没位子装英文的无知,是否还继续主导我们的政策讨论?学术界最新的关于幼儿语言学习的研究发现,有多少被拿来作为决策根据?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8 at 10:49 下午

从峰会看新加坡小国生存策略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8-6-17
https://www.facebook.com/KwongKinMing/photos/a.1052788994819878.1073741835.1027813447317433/1698236653608439/?type=3&theater

新加坡举行峰会,背后的外交思维及小国生存策略,与瑞士或北欧国家芬兰并无二致。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共通点,都是以中立形象,透过推动世界和平,增加国际联系,提高国家威望与影响力,进而方便参与全球事务。

美朝历史性峰会,在新加坡举行。新加坡如何成为举办地,有何小国生存之道,北韩能否复制“新加坡模式”,峰会如何影响中新关系,都是值得探究的有趣问题。

峰会选址敲定前,按新加坡《海峡时报》报导,其他选项还包括板门店、蒙古、印尼、泰国、瑞士,当中瑞士的条件,与新加坡不相伯仲。今年4月,瑞士外长访华时,便放风说瑞士愿举行峰会,而按《海峡时报》所列的选址考虑标准,包括保安安排、中立性、与平壤距离、与美朝两国关系、对全球媒体吸引度等,瑞士与新加坡条件一样。

最后选址新加坡,原因有四:一,美方人员希望能建立较强势形象,故此不希望在板门店举行峰会;二,瑞士与北韩距离较远,构成保安问题;三,美国孰意在新加坡举行峰会,某程度上反映新加坡是美国较信任的亚洲国家;四,按新加坡官方说法,北韩不抗拒新加坡的两个原因,是北韩在新加坡设有大使馆,双方也有贸易关系。此外,新加坡人创立、为北韩提供企业培训的非政府组织北韩交流中心(Choson Exchange),亦增加了新加坡对朝软实力。

新加坡举行峰会,背后的外交思维及小国生存策略,与瑞士或北欧国家芬兰并无二致。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共通点,都是以中立形象,透过推动世界和平,增加国际联系,提高国家威望与影响力,进而方便参与全球事务。历史学家Beatrice Veyrassat认为瑞士外交成功之处,在于其灵活与实用主义的特点,这些赞词同样适用于新加坡。1954年、韩战停战后一年,南北韩、中国、苏联、美国代表曾在瑞士日内瓦会议,讨论韩战后续问题。至近年,瑞士也有透过机构瑞士发展与合作署(Swiss Agency for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SDC)援助北韩。 阅读更多 »

一本万利:新加坡应为“特金会”结帐吗?

with one comment

沈旭晖     2018-6-12
http://www.ir-basilica.com/一本万利:新加坡应为“特金会”结帐吗/

新加坡主办全球瞩目的“特朗普-金正恩峰会”,总开支二千万坡元,全数由新加坡政府支付,官方解释是“乐于为区域和平略尽绵力”。事实上,除了由新加坡结帐,选择也不多,北韩确实没有自费大规模出席峰会的预算,美国为北韩付帐除了于理不合、也可能牴触制裁,让中国来付,美国则不会愿意,结果李显龙就自然而然,尽其东道主责任。

有个别新加坡舆论认为,主办这样的峰会过度扰民,不应该由公帑埋单,让得到好处的企业赞助就是。然而从国际关系角度算这笔账,除了是公关费,也是保护费、维稳费、交际费、项目前期“运作”经费,对新加坡而言,这类性质的开支从来不少。例如主权基金淡马锡投资美国业务,是否每一宗都是纯商业决定,有多少个二千万坡元是用来变相展示两国关系友好,就难以说清。相较下,这二千万用得更值得,杠杆几乎是一本万利。

无论最终美朝能否达成协议,新加坡举办国际重要会议的能力,包括交通、卫生、安全、服务、通讯、乃至维稳等范畴,这次都得到全球肯定,如此“国际盛事中心”的地位,是其他竞争对手如杜拜、多哈、香港、上海等无论花多少钱,都不能取代的。对民主国家、独裁国家还是跨国企业,新加坡筹办“特金会”的能力,都是他们需要的,可以想像这次会议后,新加坡的国际盛事数目会进一步增加,除了反映国际地位的提升,也是无数商机的展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3, 2018 at 1:36 下午

“特金会”背后的新加坡:小国大野心

leave a comment »

赵灵敏    2018-6-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7995

新加坡做任何决定都从自身利益出发,谈不上笼统的“反华”或“亲华”。任何两国间,亲近的前提是利益的契合。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历史性会见在新加坡举行,能PK掉一众强劲对手取得主办权,是新加坡国际影响力提升的明证。而能在短期里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不出差错又尽量不扰民,则彰显了这个国家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执行力。

而无论会谈成果如何,特金两人是否会不欢而散,新加坡都是此次会谈的大赢家。从1994年的汪辜会谈到2015年“习马会”再到2018年的“特金会”,新加坡作为东道主见证了一系列历史性时刻。如果说前两个会谈的影响力还主要限于东亚的话,“特金会”则是全球关注的国际顶级盛会,能被美国和朝鲜同时相中,说明新加坡的影响力正在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而考虑到新加坡是一个面积只有广州的1/10,人口只有560万的弹丸之地,这一成就就让人尤为印象深刻。

只忠于自己的新加坡

“特金会”能在新加坡举行,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美国和朝鲜在新加坡都有大使馆,而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并不多。目前,朝鲜和世界上160多个国家有外交关系,但设立的驻外使领馆只有40多个,这是因为朝鲜多年来面临国际制裁,经费有限,开办使领馆不仅是一项外交功能,还是创收的需要。2016年叛逃的朝鲜驻英国公使太永浩就曾经披露了自己作为驻外使节的窘迫生活。韩国《东亚日报》也曾经报道称,朝鲜将一些驻外使馆出租来牟利,朝鲜驻华沙大使馆里落户了40多家朝鲜企业和团体来开展活动,驻保加利亚大使馆则将大使官邸租给当地企业用作结婚礼堂,拍摄杂志照片,开派对,K歌演唱会,放烟花等活动,朝鲜驻印度大使馆地下室里甚至开设了肉铺。

而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和亚太贸易、金融中心的地位,对朝鲜很有吸引力。早在1967年5月,朝鲜和新加坡之间就建立了贸易办公室,1969年11月更升级为外交关系,比中国和新加坡建交还早了21年。目前,新加坡公民可以在免签的条件下赴朝鲜旅游30天。在政治上,新加坡对朝鲜态度温和,未曾激烈批评其内政;在经贸上,根据公开报道,此前新加坡聚集了由几十名朝鲜外交官和商人组成的团队,他们通过各种商业活动,源源不断地将财富、燃料和货物运送回国。2016年,新加坡还是朝鲜的第八大贸易伙伴,双方的经贸关系直到2017年11月才在联合国制裁的压力下停止。而直到今年上半年,还有两家新加坡公司因为向朝鲜贩卖葡萄酒和烈酒而被联合国点名。

新加坡和美国的关系自不用说。新加坡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美国的超强国际地位,使得两国之间能做到各取所需。根据新美2000年签署的协议,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为美军第7舰队及航母等大型船只提供后勤补给和维修服务,这大大拓展了第7舰队的控制范围。 阅读更多 »

为时代而歌——独立前的本土歌曲创作

leave a comment »

周维介    2018-5-27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随着时间流逝,记忆也流失,活在滑指便能攫取种种信息的当下,我们未必能感知七八十年前本土曾经的抗日歌曲,以及人们为时代理想而作的歌。那年头的青春是飞扬的,火热而直白,把这些旋律摊放在安逸的环境里,那种表述根本无法虏获人心。毕竟,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节奏、品味和诉求,但这些歌都孵化于本土,敲打出那时代的声音,它存在着,铁一般的事实,不容你否定它不是我们的歌。

1960代新加坡市区鸟瞰图照。(Courtesy of Singapore National Archives.)

在电视还未普及的年代,人们消遣时间的摩登方式,是听广播。那一方小盒子,不管是覆盖全岛的官方电台,还是在人口密集地区才能收听到的“丽的呼声”,所播放的新闻、戏曲、广播剧,都有它庞大不挑食的听众群,像王道、黄正经、李大傻的闽南潮州广府方言讲古,那是明星级的广播大咖,拥趸不可计数。

1963年底电视登陆新加坡,信息传播与消闲娱乐有了新渠道,那是惊天动地的变化,声影结合的休闲模式颠覆了人们平静的生活。而今半世纪过去,我和老华校聊起这段往事,大家津津乐道的,不是青涩的黑白电视影象,而是聆听广播的点点滴滴。那段听歌的岁月,穿街走巷的歌曲是如此紧扣着人们的生活,它舒缓了压力、慰藉了心灵、丰富了生活的内容。毕竟消闲方式有限,扭开收音机,它播放曲艺、新闻、体育、土产行情等等节目,人们都不介意——不论是被视为靡靡之音的流行歌曲;传统美声的艺术歌曲、民歌与西洋歌剧;或是源于大江南北的方言戏曲。声音从盒子里流出了,就入耳。即便是宗教节目“天国之声”插播的神歌圣曲,也不排斥。

因着这样的背景,那代人听歌的范围广,中外左右、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的旋律都有接触,觉得不同乐种,有各自的好。另一方面,由于社会处于政治活跃的阶段,工团的聚会或抗议活动,学校的叙别会或野餐等等场合,以歌抒意是凝聚力量、激发情感的有效方式。于是,热火朝天的环境里,各式各样的歌曲声声入耳,人们的脑海便留住了时代的多元旋律。

二战前后,新马华人的认同意识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生活在殖民地土地上,人们在政治上认可中国,文化上吮吸着母国的乳汁,本土华人社会与中国的关系仍是密不可分,各种形式的文化都呈现自然承接的状态,音乐也不例外。这种文化的主脉支流共生现象,从初始的紧密联系,到后来的疏而不弃,没有断流。

上世纪民国初建,中国国难重重之际,冼星海与聂耳这两位中国现代音乐的指标性人物与新马挂了勾。

《黄河大合唱》的作曲者冼星海在新加坡度过了七年的童少岁月。1911年,星海他娘带着他从广东来新加坡讨生活,就读于大坡的养正学校,被老师挑选进入军乐队训练,他就此踏上了音乐之路。1934年,聂耳所创作的电影主题曲《毕业歌》由陈波儿唱红大江南北,这位陈波儿,与新加坡有点关联。本土诗人槐华回忆他四十年代念四年级时就爱听这首歌,后来才知道陈波儿是“潮州姿娘”,她的父亲是大坡二马路(今之新桥路)44号“四顺耀记”的老板。比这种人地关系更重要的,是早期本地华校与中国教育的直接挂勾,从学校的制度操作到教科书的采用,都源于一个系统,中国音乐教育的内容也因此直接移植本地,形成内在共生关系。

日本侵华刺激了本地抗日歌曲创作

中国与新马音乐的内在联系,随着政治形势迅速演变而更为具体。三十年代,日本对脆弱的神州大地狼窥虎视,七七卢沟桥事变引发了中华抗日的决心,歌乐瞬间成了激起同仇敌忾意识的利器。抗日,七十年前中国土地上一次浩大的集体国民行为,也在海外华人社会荡出波澜,形成华侨社会关心母国安危的主旋律。新加坡的“爱华音乐社”、“爱同校友会合唱团”与“铜锣合唱团”等新兴音乐团体,正是在这种抗日氛围中诞生,它们以文化的鼓槌,奋力击响时代的战歌。

侨领陈嘉庚组织了南洋华侨,以大量的筹款活动作为三十年代华社抗日的主轴。他邀来成员逾百的“武汉合唱团”到南洋演出,成功赢得华侨对抗日的认同与支持,此行也让更多音乐人才聚集星洲,播下音乐的种子。武汉合唱团在中国成立时,团名的提议者李豪女士后来也落户新加坡,为本地音乐奉献了超过半世纪的光阴。前不久,九十五岁的知名华商郭鹤年出版自传,第二章“武汉合唱团”便道出1938年该团在一年多时间里,到各城镇演出的强烈反响。他本人因为“看过多次演出,并与乐队队长夏之秋成为了好朋友。”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眼睛看大马变天

leave a comment »

凌志渊     亚洲周刊 2018年5月27日第32卷20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26527577937&docissue=2018-20

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种族平等精神,为何大马不可以?大马和平变天,也予新加坡启示,如何透过选举的力量,制衡傲慢的权力。

连接新加坡与大马的长堤:两国关系密切

新加坡怎么看大马变天?香港《信报》五月十五日的林行止专栏赫然出现“星马合并时机再现”的文章,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建立一种如“一国两制”的合并,绝非妙想天开。但熟悉两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星马两国也没人谈论。新加坡只有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提过两国可商议再合并,但现任总理李显龙在任十四年间从未提过,而重掌大马首相职的马哈迪当年也与新加坡关系不佳。

更重要的是,马新两国立国理念南辕北辙,新加坡重视不分种族的平等,大马则是马来人优先,写在宪法上。加上两国经济水平差距太大,合并是天方夜谭。

但这样的言论,对大马的民主发展是一大启示,也就是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它的内部种族平等精神,没有法律的歧视,不会在“土著优先”的名义下,将赤裸裸的种族偏见“合法化”,让大马很多的华人都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浩叹。事实上,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估计至少有几十万,他们这次大部分都有请假回大马投票,参与变天,自然也会在胜利喜悦之后,反思为何新加坡可以种族平等,而大马不可以?

不容否认,对马国变天忧虑最深莫过于新加坡。下台的大马首相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关系良好,连带马新两国发展也一帆风顺,未来则需要新加坡更多经营。然而对李显龙的执政党来说,最大隐忧是变天背后对新加坡人的启示。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异议人士近年遭受打压时有所闻,人民多不愿触碰敏感政治课题,反对党平时也温顺。然而马国“造反”成功,若施政能出现清新局面,包括马国移民在内的许多新加坡人就难免更大胆,发出更多对执政人民行动党的挑战。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