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中文

“东……其实我们叫‘亚细安’啦”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9-21
https://www.facebook.com/wanahboytw/photos/a.468062560021517.1073741828.468057076688732/793375737490196/?type=3

如果李显龙作为一国领导人,在这个访谈中,没有那个语塞不到一秒的自我意识,而真的依了中国记者用了“东盟”这个词,那么讲华语运动就可以真的废了,直接把这个业务外包给中国的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就可以了。

李显龙应李克强邀请访问中国,新加坡网友纷纷嘲讽李显龙,只能获得中国第二重要的人(second man)来迎接他,新加坡与中国间的关系本来就很诡异,我没有要谈论李显龙此行的地缘政治意义,引起我注意的是他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的措辞。

新华社记者提到新加坡将是明年度“东盟”(ASEAN,台湾叫“东协”)的轮值主席国,将可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衔接中国与东南亚区域之上?

新加坡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作为一个官方语言包含华语的国家,李显龙在面对他国记者的提问时,守住了新加坡作为华语使用国家的尊严。

他差一点就同中国记者用了“东盟”这个词,他在前面两句话刻意避开,只说“我们作为协调国、我们作为主席国”,后来下一句话,真的需要把这个词说出来时,李显龙首先发出了“东”的音,然后顿了一下,说“其实我们叫‘亚细安’”,接着的所有的谈话,他都使用“亚细安”一词,而换成新华社记者再也没有提到ASEAN这个词。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1, 2017 at 1:11 下午

南大的交代

leave a comment »

大腹豪    2017-8-10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3516

南大校方记得你们第一次回应媒体时是怎么说的吗?你们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又是英语,所以要求食阁经营者只使用英文是合理的。后来大概你们发现事情大条了,才又二改声明,也因此惹来嘘声不断;那证明了你们校方高层其实也完全不了解自己所谓的语言政策嘛,或当时根本就只是为了应急而丢出的敷衍说法,那诚意何在呢?

(网络图)

绝对不是我事后孔明大放马后炮,但自从南大校方就食阁禁中文事件表示会成立5 人委员会彻查,要给关心事件的公众一个交代后,我就预料到这交代就只是“交代交代”而已。

我所预料的“交代”会是:1. 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内部的某负责人,与校方无关;2. 负责人的错误决策全是因为误会;3. 校方将内部处分该负责人;4. 保证以后绝不再犯。结果,事件的澄清居然也照着我虚构的剧本走。

日前调查报告终于出炉,我说“终于”,因我实在不明白6月时事件已发生,为何耗时甚久至8月才有调查结果。照逻辑程序来说,不过就是把下达指令的当事人找出来,然后问他到底在搞甚么冬冬,就此而已,一个星期都办不了吗?

好吧,毕竟调查工作的而确地是进行了一个月以上,所以我想象南大校方应该是有很详尽的资料需时整理,以给公众一个全面解惑的报告,或者慎密地编筹一个天衣无缝的说法来圆场。结果校方不过只给了一个如我之前所料1.2.3.4.式的“交代”,所以实在令人失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56 下午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少了华文字就比较美?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7-7-1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857

这些年来,不时的有人提起一些商业建筑的食阁转变成全英文招牌,一点华文字都没有。

已经是很多很多年了,有些人也不时的拿一些看到的怪异的翻译作例子当笑话,但没什么人炒热话题。

那时,已有人提到那些都是传统华商的公司,开设的餐饮场所却没有华文,其实,我们都习惯了这类人的存在。

不值得骂,也懒得骂。

因为我是在等,等着看好戏。

因为现在网络的传播速度,比以前快很多,而且常有许多人一起挖底,爆料的范围广,个个举起相机,做亏心事的人根本招架不住。

但这次是传统华文报把南大的亏待华文的事曝光之后,民众才又把其他地区所见所闻一起透露出来。

趁着这样的机会,我们可以见识到许多人硬狡辩时的各种理由借口,总是想方设法隐瞒,结果是越辩就越碰壁。

有什么好辩的?

其实,人海战术的实际情况就是这样,反正我们就是继续看热闹,一个一个来。

华文有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差不多就是这样,虽然我们不是在报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 2017 at 5:04 下午

感恩!南洋理工大学现在又允许食物用华文名了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yongxuhuanwenmingle/

昨天,南洋理工大学要求North Spine 的Canteen A 将所有招牌更换为英文、删除中文字的消息一时激起千层浪,不仅摊主不解,学生无语,连吃瓜群众都觉得瓜要掉了:亚洲第一学府这是闹哪样?!

在昨天,NTU回复媒体询问时说,英语才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食阁运营者使用英文提供服务和信息,才能方便大家理解。

可能是引起的反弹过大,今天NTU居然发了新回应: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摊位是可以使用双语招牌的。

而NTU副教务长郭建文教授也出面回应:南大向大家保证,所有食阁的招牌可以使用华文,只要同样的信息也用英文展示。同时,他也提到校内会展开调查,寻找消息来源。

然而,NTU校内的食阁摊主可不认为这是一场“误会”:除了这次被要求整改招牌的North Spine食堂之外,NTU里至少还有两家食堂(包括Canteen 2),招牌已经全部改为纯英文!

这家面馆的所有菜品名称,都已经被要求换成了英文,然而,“Biang Biang Noodle”、“Rou Saozi”、“Su Saozi”、“Hui Ma Shi”……真的比中文要“国际化”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47 下午

亚洲第一学府NTU,居然容不下学校食阁用中文?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ntushigebuyongzhongwen/

最近,南洋理工大学(NTU)荣获QS排名亚洲第一,自然校友叫好、学子骄傲。不过,也就是这两天,一则南大的规定引发了不少争议:食阁里的招牌禁止使用中文!这个“被禁华文”的食阁位于南大North Spine,摊位不少。管理层最近要求所有摊主删除招牌上所有的中文字样,换成纯英文。而且,这一要求正式下达恰好在不少摊主续约之前,因此摊主们敢怒不敢言,只好多花好几百来更换招牌。

12个摊位里只有2个摊位招牌上没有中文字

North Spine 属于NTU北区,著名的CS专业(电脑科学)、机械学院、土木环境等专业都在这里。这个食阁还靠近NTU最大的李伟男图书馆,因此人流量特别大,去吃的学生特别多,饭点的时候简直挤爆。

校方的这个决定,一石激起千层浪。先是摊主们觉得无法理解:现在的招牌上并不是没有英语,即使有中文字也是双语,现在莫名其妙要删除,到底图个啥!

网友@C-12星人向新加坡眼提供图片,现在的招牌依旧是双语

而且来NTU交流的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不少,许多新加坡食物的英文名本地色彩太过浓郁,人家根本理解不了!就比如“Mee-hoon”(Bee-hoon),光看这名字,根本没法和“米粉”扯上关系,对方问个半天,摊主还得花时间解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34 下午

文化遗产保护的对话平台

leave a comment »

黄子明(德国文化遗产学博士)     2017-6-19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views/story20170619-772367

一个国家或族群要是缺乏探讨与衡量历史文化遗产的对话平台,上一代的珍贵记忆很可能就此流失。

新加坡作为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要在维持社会凝聚力的同时,仍旧确保各族群文化的薪火传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继马来传统文化馆和印度文化馆之后,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上个月也开幕了,这可说是象征了总理李显龙所说的一种本土的“文化自信”,也是年轻一代重新认识本地文化遗产的契机。

据报道,国家文物局目前在收集公众的反馈,探讨如何有系统地记录和保护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让国人参与拟定新加坡明年出炉的文化遗产计划 (Heritage Plan) 总蓝图。政府也鼓励宗乡会馆,通过社交媒体来吸引年轻人为文化的传承尽一分力。

笔者认为,若要提高本地文化遗产保护的意识,就需要更多这方面的公开平台,以促进公众对于历史文化的认识与交流。而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国家规划的总方向与民间诉求的主动力之间,找到一种有机的互动模式。

以华社的诉求来说,可以加强的环节,一方面是面向其他族群的话语,另一方面,包括了华社本身在不同社团之间要寻求的共识,也包括了年轻与年长两代人的交流。追根究底,最大的障碍,不论过去或将来,还是离不开语言问题。

英文在新加坡是主要的工作语言,这在我们的社会环境里,已是不争的事实。为了达到沟通的效果,有关历史文化的资料就不得不靠翻译。有时又难免顾此失彼,比如四五月间的新加坡文化遗产节,印刷了精美鲜艳的传单,来介绍100多项户内户外的各族文化活动,可惜只见英文版本,即便网站里也只有几项活动加注了中文介绍。老一辈只懂中文的,恐怕轻易就错失了难得的怀旧机会。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1, 2017 at 3:0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