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主流媒体

被讥傀儡总统 反对派拟静坐抗议

leave a comment »

文汇报     2017-9-13
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9/13/GJ1709130008.htm

新加坡在总统选举中首次启动“保留机制”,限制只有马来人参选,引起争议,如今哈莉玛更在毫无竞争下自动当选,令舆论更为不满。虽然主流媒体普遍低调处理反对声音,但网上骂声连连,有网民质疑哈莉玛不符合财政管理经验要求,甚至形容她是为了执政人民行动党政治目的而诞生的“傀儡总统”。

新加坡政治分析员林义明说,新加坡总统既然是“民选”总统,就必须获得选民委托,如今少了选举这个过程,不符合每个选民的愿望。

不少新加坡人在社交网络以“#NotMyPresident”(不是我的总统)抗议哈莉玛缺乏民意认受,著名反对派人士吴家和亦发起周六下午在芳林公园静坐抗议。在新加坡8频道新闻的facebook专页上,不少网民留言批评当局做法,用户Eugene Kang说:“选举证实了行动党彻底的腐败到极点。”也有网民认为,出现这个情况应归咎于大部分新加坡选民在国会选举中支持人民行动党。

相关链接:

静坐抗议——#不是我的总统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4, 2017 at 12:21 下午

哈莉玛出马选总统 她将不战而胜或遇多角战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9-116

政治一天都嫌长,目前还不知道是否会像上一届总统选举那样,跑出“前体制中人”打乱整个局。一般相信,若无意外,哈莉玛可创造多个“第一”:第一位民选马来总统、第一位想住(但未必可以住)在组屋的总统、第一位女国会议长。

不说不说,还是终须一说。卖关子卖了好几个月的哈莉玛,终于在8月6日的马西岭区国庆晚宴上宣布参选总统。

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国政府自去年宣布来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后,“哈莉玛”三个字就出现在全岛多个咖啡店名嘴的名单中。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有幸成为“陈大仙”,今年二月在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时,两次称呼哈莉玛为“总统女士”,是部长先生有卜卦能力还是另有原因就不清楚。

除哈莉玛外,迄今公开表明有意参选的马来族候选人还有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67岁)和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62岁),但两人都不符合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必须达至少五亿元的条件。

明眼人都知道,处在体制内的哈莉玛是执政人民行动党属意的人选。前阵子,舆论就“何谓马来族”问题吵个不休,并因为哈莉玛的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马来人而质疑她的马来族身份。有本地主流媒体发文为哈莉玛背书说,马来族的定义是:一个属于马来社群的人,不论是否属于马来族,必须自认是马来社群的一分子,并且普遍被马来社群所接受。

事有凑巧,邻国马来西亚近日也因大选逼近而挑起血统课题,前首相马哈迪被现任副首相阿末扎希指拥有印度族血统,并非纯正马来人。阅读全文»

小市民谈民选总统:Halimah 或 Hareema?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5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5-108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咖啡店对话:

Uncle A:今年又要选总统了。
Uncle B:报纸说,今年要选马来人。
Uncle A:他们讲那个Second Chance的老板要出来选。
Uncle B:Second Chance 没有 Chance。有没有看到Halimah最近很忙,她出来选的话,包中。
Uncle A:可是他们讲Halimah是印度人。
Uncle B:她是Marsiling GRC的MP,是马来人MP,什么印度人?
Uncle A:orrh……你说是就是lor。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今年的民选总统选举将首次启动“保留机制”,只让符合资格的马来族候选人参选。不过,看似定义简单的“马来族”原来颇为复杂。

哈莉玛的父亲是印族回教徒,网络舆论因此质疑她到底是属于哪一个族群?甚至有网站开玩笑说,在哈莉玛人头像上打上Hareema这个看似印族的名字。

不只是哈莉玛,另两位表态参选的潜在候选人都有“身份”问题。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 (Farid Khan,62岁)的身份证上写着的是,巴基斯坦裔。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 (Mohd Salleh Marican,67岁)有印度血统,马来话也被媒体批讲得不流利。换句话说,三位潜在候选人都“不够马来人”,这是何等的尴尬。

于是乎,互联网上网民抛出了各种猜想:如果印族回教徒可以竞选总统,那么华人回教徒是否也可以?采取“保留制”的民选总统到底要保留给某个族群?还是某个宗教?甚至有人建议,让曾经红极一时的足球金童范迪阿末参选总统,并称他没有“马来族性”的问题,但又有人反驳,范迪阿末的资历过不了官方定下的高门槛,他只能角逐足球总会主席。阅读全文»

被打屁股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8, 2017 at 10:57 上午

李玮玲李显扬7月6日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李玮玲,李显扬     2017-7-6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38oxley/news/story20170706-776961

我们爱新加坡。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亲用尽一生建设新加坡,为这个国家付出。我们希望新加坡获得最好的。要信守他的价值观,就要尊重他和他的精神遗产。

这封信为2017年6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提供背景,并回应前几天国会上出现的一些说法。

背景

2015年4月12日,在我们父亲的遗嘱宣读当天,显龙与我们发生争执。他隔天要在国会上表明我们的父亲已改变主意,没有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必要。我们自然无法同意,因为那不是真的。他也因玮玲能毫不受约束地继续住在故居而生气。他向我们大喊,并威逼我们。这让我们走上不归路。他自此没有再与我们说话。

不久后,显龙写信告诉我们,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黄鲁胜)处理,还问我们的律师是谁。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是手足,一起讨论父亲的故居,却得各自聘请律师。不久后,显龙停止与我们直接沟通。在我们父亲逝世后的首个农历新年团圆饭,我们的哥哥邀请了所有亲戚,除了我们。

我们在过去两年尝试通过各种中间调解人与他对话。我们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声明不久后私下尝试和解,但却碰壁。因此,对于显龙在2017年7月4日声明表示希望和我们私下处理争执,我们欢迎。我们期待与他在没有律师或政府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洽谈。

6月14日至今

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我们写道李显龙反对我们父亲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意愿,滥用作为总理的权力,并且利用国家机关追求自己的个人目标。当时,一些新加坡人对这些指责表示怀疑——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新加坡?

自那以后,你们已见证所有三项指责的证据。李显龙称他回避参与,但却对由自己的部长组成的一个秘密委员会作广泛建议。他寻求挑战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意愿,并且在宣誓声明中宣称李光耀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执行遗嘱。显龙的公开声明与私人声明自相矛盾。显龙以总理的身份获取文件,并把它们用在自己的私人法律纠纷上。他滥用总理公署权力追求他的一己私欲。(我们也发表另一份文件简要总结至今的证据。)

在国会上,你已看到李总理和何晶曾有保存、翻新和搬进父亲故居以继承政治资本的意愿。李光耀签署翻新计划不意味着他接受故居应该被保存。显龙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我们已出示多封电邮证明这点,这些电邮可在附上的总结中找到。)

有后备方案应对不代表一个人希望或接受某种情况发生。若有人说:“如果我的书本着火,请联络我的保险公司”,他并非因此接受书本应该被烧。

在此之上,你已看到国家机关急于协助李显龙的一幕。受严格管制的新加坡媒体不停地做出不客观的报道。部长们急于对事情“负责”,这些事情明显是在显龙指示下进行,目的就是不愿承认我们父亲的遗嘱。政府机构在三更半夜介入,为总理和何晶找借口。

李显龙是双面人。他在公共场合表现为一名行事光明磊落的儿子,寻求家中和谐。私底下,他用公权和他的下属暗中破坏李光耀的遗愿,攻击那些发声的人。 阅读更多 »

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两人在facebook展开连场游击战,发表种种大多新加坡人民不会也未曾敢于公开发表的言论,成为全球各地国际新闻的焦点。

争议的导火线是位于欧思礼路(Oxley Road)38号的李光耀故居。(网络图片)

阅读新加坡的主流媒体与报章,如最大英文报章《海峡时报》,你会觉得新加坡社会纯是一片太平盛世。在这个新闻与言论自由相对匮乏的国度,社交媒体却打开盛世的缺口,呈现不一样的新加坡面貌,近日的李氏家族纠纷正是最好的例子。就此,《香港01》记者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当地的公务员、媒体工作者、以及社运参与者,望能藉此更为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桩事件。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

对于习惯活在“盛世”的新加坡人来说,这宗涉及当权者而罕有被公开谈论的家族纠纷实在令人震惊,部分人更为李显扬与李玮玲感到丢脸,认为他们令新加坡成为国际笑柄;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将权力制衡、言论自由等等新加坡人不敢触碰的议题放到台面。为更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件事,《香港01》记者书面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篇幅所限,3人的回复皆经剪辑。

《香港01》记者访问到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中)、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右)。(中、右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Q1. 在李氏家族的纠纷中,李显扬明显利用facebook而不是主流媒体去发表自己与李玮玲的意见,而李玮玲早前也结束了她在《海峡时报》的专栏,声称编辑不容许她行使言论自由。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亦在facebook表示新加坡的媒体被国家严重控制。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说法?

无关痛痒的家族私事

我觉得这是李家的私事,那么赤裸裸地被摆出来遭人唇舌固然让人感觉不好受,但总之不影响政府的运作,我觉得无大碍。再者,facebook 是美国的科技企业,新加坡政府是无法在facebook上消音的。李玮玲结束海峡时报的专栏应该是跟她之前抄袭他人文章有关。

公务员阿男

阅读更多 »

公主彻夜未归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32.html

其实龙皇帝会认为自己就是李光耀2.0,因为根据李光耀价值观,这是唯一且合理的发展。所以当玮玲公主和扬亲王担忧自己的地位不保时,只好诉诸全国人民的力量,号召大家起来造皇帝的反,至少让他的声誉掉漆。所以“不宜当总理”、“李家下一代停止从政”之说都浮上水面,谁当皇帝都好,就是不要龙皇帝。

玮玲公主和扬亲王联合发动的逼宫戏码,深具宫闱剧的机关算尽。选在龙皇帝前脚踏出国门去度假,而玮玲公主后脚也嘻嘻哈哈跟友人到苏格兰高地旅游,只有扬亲王留守官邸,三人分隔三地,让负责监视的太监们心头放下大石,一时不察倒头大睡。

定在丑时(夜半一时至三时)发难,时间上掐得准准的,因为新加坡时区是在格林威治时间+8小时,时值三更半夜,而龙皇帝最喜欢的度假地——北海道时区还要加多一小时,届时应已入寝。若是没太监秉烛通报,还有五六小时才到天亮,到时谁也阻挡不了,全世界都知道声明的内容了。而玮玲公主的所在地(英国)还是星期二(13日)下午的下班时间(六时),社交媒体才刚刚要热络,第二天的报纸也赶得及出版。若论纽约,则是午餐刚刚结束,还有大半天的时间让面簿和推特消息到处流传。

而本地官报则刚刚编完送印,主编们到家正要上床,电话就来了,赶紧驾车回报社。虽知道是玮玲公主和扬亲王的真实面簿户口,也不敢贸然行事,只好打电话到军机处求证。军机处值班官员睡眼惺忪,看到这条消息,心里一沉:乖乖咙地咚!冒着砍头的危险,打电话到龙皇帝的避暑行宫。那时龙皇帝大概还躺在晶皇后的温柔乡,好不容易弄醒之后,看了消息,大喊三声:“朕被他们骗了!”

官媒的二丑们拖到星期三(2017年6月14日)上午8时45分才发布第一条消息。而总理公署的文告则迟至10时23分才出现,龙皇帝和晶皇后一概否认弟妹的指控,认为一切子虚乌有。照说此时诽谤已经罪成,以前吴作栋曾经说过,内阁成员如果轻轻放过恶意诽谤,则治国的权威荡然无存。可是玮玲公主多次指责龙皇帝都没事,乃是家天下的最佳明证。因为“亲疏有别”,刑不上大夫,皇亲国戚更另当别论,龙皇帝要表现其“忠孝两全”的美好面目,不愿将来背上骂名。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