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主流媒体

从一帧漫画说起

with 3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4-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81.html

人们只要够理性,使用像谷歌的“事实核查”功能多方斟酌,又何必大老爷的严刑侍候呢?权势者真正怕的是有关他们“负面消息”(negative news)的传播……说到这里,诸位可能有点乱了,“假新闻”到底是什么?那就要看出自谁的口:特朗普口中的Fake New没人认可;negative news也不一定是假新闻;而自他们那里天天制造的假新闻,光明正大地说谎,却死也会不承认就是假新闻。

王锦松先生是新加坡很努力的漫画家,几乎每隔一天就有作品出现,并且不止本地,也登上欧美的报章、网站等。他的漫画很少是莫愁看不懂的,就今天这帧,老实说还浮想联翩。

漫画上,转角处有两名成人在尾随一名报童,而报童是《木偶奇遇记》里的匹诺曹(Pinocchio)所扮演,后面一名身穿制服的成人(执法者?)说了句:“假新闻!”——这到底为什么?是匹诺曹在贩卖“假新闻”,还是因为匹诺曹的“身份”让人认定他的一定是“假新闻”?

“假新闻”主要就是欺骗,借用星期天《早报周刊》董农政的那篇《收藏三骗》的说法,不外:1、被骗;2、骗己;3、骗人。特朗普名望下跌,归咎主流媒体,说它们充斥着Fake New,以此来骗己、骗人。但是贵为一国总统,坐上权力的高位,却来责怪记者,似乎有违常理,因为美国国父林肯曾经说过:

It is true that you may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eve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欺骗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某些人,但是你不能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所有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9, 2017 at 1:56 下午

因批评李光耀被关的星国少年》余澎杉获美政治庇护 移民法官:他是一名政治异议者

with one comment

风传媒/林璟昕    2017-3-25
http://www.storm.mg/article/238964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18岁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自2年前开始,就因拍片辱骂“开国总理”李光耀、柴契尔等政治人物,而先后遭囚精神病房,甚至吃上牢狱之灾。去年12月他持旅游签证入境芝加哥,并向移民官员寻求政治庇护,如今在被拘留超过90天后,美国移民法官终于在24日裁定余“因其政治与宗教意见,而遭新加坡政府迫害”,因此予以政治庇护。

判定余遭“政治迫害” 美国提供政治庇护

在长达13页的判决书中,芝加哥移民法官寇尔(Samuel Cole)表示,余澎杉(Amos Yee)在去年底抵达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时,曾表示他害怕回到新加坡。寇尔认为,即便余澎杉在社群网路上所发表的言论与影片确实使人不快,但美国并没有因此拒绝提供他政治庇护的理由,除此之外,有鉴于余澎杉曾因其政治意见而受到新加坡政府骚扰的过去经验,他对于回国的恐惧并非没有理由。 阅读更多 »

事实和真相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27.html

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这篇《特朗普给我们出的几个思考题》,不过是借美国总统的酒杯浇自己块垒,跟她想谈的“事实”和“真相”还差几里地咧。破绽在哪里呢?她说:“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奇怪了,莫愁怎么想起“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相”这句老话。接着她说:“然而,碰到人们逢体制必反时,对体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为真。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人们有言论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论的自由,但我坚信不同的选择最后的共同点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实。”——现而今的美国,特朗普就代表了体制,她怎么说反了呢?

要人民团结在“体制”的周围“共同对抗啥啥啥”,还不如教会人们如何分辨是非。最近行动党高官频频不点名批评美国,好像他们所坚信的和美国千差万别,其实行动党政府和特朗普没两样,都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差别只在表皮而已。而这个表面之所以能够维持,乃是紧紧握住主流媒体的咽喉之故;主流媒体不敢有贰心,遇事奉御旨不敢有立场,提供给全国人民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另类事实”,只有韩咏梅才认为自家报馆提供的是100%有机的“事实”和“真相”。

让贫尼说点最近看电视的感悟。星和的日本台有个很有趣的纪录片节目,叫做《The Before and After》(“前与后”)。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有许多七八十年的老旧房子,地面面积仅有两三百平方公尺,有时里头还住着三代人,有些甚至是伤残、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或老人,经济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可是电视台却找来一些愿意接受挑战的建筑师帮忙,在屋主应付得了的预算之内,帮他们整修房子。说到这儿,大概有人会以为是慈善节目,其实不是,这些具善心的建筑师除了照顾了他们的特别需要和基本要求(阳光、空气、抗震和保暖),甚至还抱着保留该地建筑风貌的人文野心,让屋子恢复昔日的辉煌。

莫愁最记得节目主持说过的一些话,他说:“歪果仁看了这个节目,大概不理解这样的房子,有什么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还拍成电视节目。”——这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能够保持匠人工艺几百年的原因,也引发贫尼的连串思考题。首先,主持人口中的“外国人”,当然包括新加坡人,在没看这个节目之前,大概会按照行动党政府教给我们的逻辑,认为这种烂房子有什么好保留的,建些廉价组屋让他们搬进去,不是更符合“经济效益”?第二、我们大概会开始“评估”这些人是不是值得帮?帮了能有多少人受益?第三、有能力做这种节目的本地媒体,大概要衡量会不会和现行政策冲突?怕很多人们看了会开始怀旧,起而反抗一些现有做法——这样我们就不期然的跌入一种“锱铢必较”的窠臼,我们的“另类”在于连我们自己都不自觉。而看了节目之后,则像打通任督两脉,通体舒畅,知道“真相”不止一个,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阅读更多 »

集体盲思是李光耀政治遗产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1-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950

毋庸置疑,医治新加坡集体盲思的最佳良方是政治上的改朝换代,其次,至少要彻底消灭李光耀的劣质政治遗产。说白了,救治新加坡的政治良方,是尽快的实行去李光耀化,以确保李光耀的幽灵不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再次的危害社会安宁。

权力会带来腐败,绝对权力会导致绝对腐败。

诚然,新加坡集体盲思的政治病态,就是李光耀留下的最显着劣质政治遗产。李光耀的绝对权力造成了绝对腐败的政治现实,而集体盲思是一个绝对腐败政治生态之最鲜明表征。

实际上,李光耀之高薪养奴的金钱利诱下,内阁成员与政府高官包括媒体高管的个人金钱利益远远优先国民利益,必然的,会造成唯命是从之奴才现象的滋生与蔓延。当高薪利益是官僚个人所得,但国家损失则由全民分摊之际,那么,在官僚个人利益,远远超过官僚作为国民个人损失的情况下,政府政策的素质,合理,道德与成败都不会是官僚关切的事宜。这一种奴才现象是造就集体盲思的根本。说白了,集体盲思政治生态现象,就是奴才官僚现象。

按詹尼斯的说法,集体盲思是一个集体一致性做出的错误决策。这是由于群体压力导致其各个成员因为害怕他人的反对,而不愿意提出自己的见解和创意。于是群体在没有被受到挑战之共同意识情况下,达成了一个错误决策。换言之,集体盲思是通过群体商议方式,以排除个人独立意见,从而取得一致认同的治理方案,其特色是缺乏个人创意,与个人责任承担。

另外,詹尼斯的集体盲思说有八项诱发因素,可以将之形象的通过主子与奴才关系去理解。

奴才抱团取暖本性有高度群体凝聚力;奴才永不反驳所以没有必要接受外界资讯与分析;奴才全面接受主子命令式领导;奴才言听计从所以无需决策的规范条理;奴才群体成员背景和价值观皆相似;奴才害怕背叛主子的政治代价;奴才信服与崇拜主子的智慧与伟大;奴才投靠主子可以提高自尊心与身份。阅读全文»

王乙康南大历史论是无齿之言?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1016-12-3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917

回头来看,谴责网络信息等同虚假消息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虚假消息并非网络媒体的专利,新加坡官媒上的虚假消息更是无日不有。此外,更不要以为只有网络言论会造谣做假,新加坡的政客与党棍更是造谣做假的个中能手。其实,能够把虚假新闻和消息包装在真实事件中的第一能手,非李光耀莫属。

ong-ye-kung

王乙康

近日,官方媒体很努力的在敲打网络舆论,其中的一篇言论大意是说:网上虚假消息无日不有,虚假新闻和消息又经常包装在真实的事件中,或是报道中加入很多个人评论和意见,让读者分不出真假。因此,政治人物有必要积极参与社交媒体,随时驳斥网上的妖言惑众,恶意捏造的新闻和消息。

按这种谴责网络言论的说法,其相对的意思是实体报章不会刊登妖言惑众,使读者分不出真假的不实言论,政治人物更不会造谣撞骗,无中生有的在实体报章上编制谎言。报章果真如此言行一致?

为此,不妨检验官媒刊登的两篇政客论述,是不是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事实评论?又或者,是迷惑社会大众,扭曲历史事实的虚谎言论?

其一,2011年11月29日《联合早报》的《李光耀新加坡为何实行双语政策》

当华文小学和中学已转而使用英文时,保留“南大”或南洋大学来提供华文高等教育是没有意义的。报读南大的学生的素质急速下降,但大学却让他们毕业。我征询了毕业于南大的国会议员的意见,包括庄日昆、何家良及其他人,问他们我应该怎样避免浪费这些年轻人的生命。他们要求我把南大改变成一个讲英语的环境。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长期以华语执教的教师,尽管有从美国大学考取的博士学位,已经丧失了英语能力。阅读全文»

五十步笑百步?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1-5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1/blog-post.html

是的,网络上常有假消息或谣言等等,但今天报章媒体的报导又能保证准确无误以及不偏不私吗?如果有关文章作者自己不能做到“一日三省吾身”以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言论对普罗大众除了没有说服力,来到“打假”,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今天在《联合早报》言论版上看到标题《必须加大网络打假力度》的文章。

其实来到所谓的“打假”,不只是舆论消息,假货,假文凭,假食品等等等等……就连那些行为道德有问题的假“贤人”都应该“打”?!关键是不能有双重标准,也不能帮亲不帮理。

网络是个自由的草莽世界,同时也是个良莠不齐的所在,难免有许多言不及义和胡言乱语,但其间也有许多逆耳忠言和好人好事,这些逆耳忠言和好人好事以往时常基于某种原因被压下而无法见诸于报端。如今无论真假福祸,有了网络,言论还是有了前所未有的一片蓝天,至于信与不信,就只能看个人的选择和性格取向。而人性就和天空里的鸟儿一样种类复杂,环境有时也因而变得险恶莫测。但只要是“良禽”(或有良知的人),一般也懂得择木而栖,这也是一种追求自由所必须有的智慧。

在没有网络的年代,人们要得到信息除了从收音机电视机听和看新闻就是阅读报章。以前的人比较相信报章媒体,因为那时的报章媒体相对比今天更具可信度以及可读性,报人一般也更有专业使命感,正义感和骨气。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5, 2017 at 8:42 下午

鱼目混珠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2-3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2/144956.html

请恕莫愁鲁钝,实在不明白groupthink为何可以翻译成“集体盲思”?

首先,“盲思”是个杜撰的词儿,字典都不收,意义不明。并且,“group”是个比“集体”(collective)小的单位,按中共的习惯说法,大概就是“一小撮”吧。“Think”是指一种思维模式、想法,没有“盲目”(blindness)的指向……慢着,那么collective blindness合起来不就是“集体盲思”吗?这和groupthink是同一个概念吗?像日本潮语“下流老人”可以直接拿来中文用那样吗?

实际上,这两个词儿不是同一个概念,甚至是由不同的人提出的。“Groupthink”大白话就是“一小撮人按既定看法做出的决策”,由美国心理学家提出,有完整的学术论述。而“collective blindness”则是解读现象的一个形容词,比如说目前的中国网民……还有就是911之后,中情局炮制的“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伊拉克,欺骗了全世界,引起短暂的collective blindness。

那么,陈振声是用对了groupthink还是用错了呢?应该是用对了。贫尼认为,groupthink类似“本位主义”,俗称“屁股决定脑袋”,是一个含有贬义色彩的用语。它并非如一般的主义那样指一套有系统的思想,而是泛指一种态度和心理状态,它通常是指一种放大了的小团体主义或个人主义。为何早报二丑们要偷换概念把它变成collective blindness呢?这就要追溯他们的奴才本性——为尊者讳,是他们的天职。陈振声用groupthink带有自我警惕的意思,也就是暗示内阁(一小撮人)的决定有时也会错,“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而早报二丑则认为这会折损“白衣白裤圣人”的高大帅,宁愿用“智者千虑或有一失”来开解,并且把国人也一并拖进来,成了“集体”——圣人的错也就是国民的错,大家不分彼此,一起“盲”是也。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