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主流媒体

市镇会案:工人党三巨头未免破产开始募款 前官委议员批主流媒体报道不客观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10-25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1025-2070

这个方法能筹得多少款项,能争取到多少民意支持和同情,媒体和网民一定紧密追踪。有意思的是,昨晚很快就有网民留言说,“我很快会把(政府给的)共享增长花红(SG Bonus)捐出去”,似乎有意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市镇会官司缠身的工人党三巨头刘程强、毕丹星、林瑞莲通过专设博客募款,以应付可能破产的局面。(In Good Faith博客)

(更新:根据“In Good Faith”博客,截止今晚(25日)10点,捐款总额达:47万7653元。捐款者有2832人。也就说,每个人平均捐了168元。这是阿莲阿强阿星发动募款行动约24小时候后的反响。)

两个市镇理事会分别起诉工人党三巨头林瑞莲、毕丹星与刘程强等人的诉讼案开打进入第14天,阿莲阿强阿星三人开始向公众募款,以应付讼费以及可能破产的情况。

据慈母舰(Mothership)引述工人党媒体小组主席吴佩松说,截止昨天午夜已筹得10万元。工人党三巨头在短短六小时内就筹到这笔数额。根据“In Good Faith”博客,截至昨晚10点筹得6万5196元。

吴佩松:与工人党无关众筹是合法的

吴佩松也告诉亚洲新闻台,这个募款行动是合法的,因为“In Good Faith”博客网站是属于刘程强、毕丹星和林瑞莲三位答辩人,和工人党无关。

本地媒体曾报道称,这次市镇会追讨的款项高达3370万元。10万元距离3370万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刘程强等人最终败诉,他们可能因无法偿还市镇会而宣告破产,并且失去下届角逐大选的资格。这对工人党来说,将是沉重的打击。

前管委议员:筹3000万不是不可能

不过,前官委议员郑恩里(Calvin Cheng)认为要筹得3000万元不是不可能。他按选票计算法,勾勒出一个可能的情景:

上一届大选有75万选民(30%)投票给反对党,其中25%是反对党死忠支持者,这大概是62万5000人。如果每个人都捐个50大元,那就能筹得3000万。

阿莲阿强阿星三人是在昨晚开始,陆续通过In Good Faith博客中发出英语、华语和马来语三种语言的博文,呼吁公众捐款。

文中讲述,如果打输官司,又无法赔偿巨额损失,他们将面临破产的后果。他们也称,至今没有动用到工人党的钱打官司,而是动用自己的储蓄和朋友的资助来支付律师费。单是法庭开庭前的准备工作,就已经花了60万元的律师费,并称“几乎已经掏空了我们个人的经济资源”。

文末,三人还表示,公众捐款之后,如果方便可以留下电子邮件地址,以便答谢。

能争取多少民意支持有待观察

这个方法能筹得多少款项,能争取到多少民意支持和同情,媒体和网民一定紧密追踪。有意思的是,昨晚很快就有网民留言说,“我很快会把(政府给的)共享增长花红(SG Bonus)捐出去”,似乎有意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简称AHTC)与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简称PRPTC)分别起诉林瑞莲(工人党主席)、毕丹星(工人党秘书长)与刘程强(工人党前秘书长)以及另外两名市镇会理事失责造成损失,要他们赔偿这两个市镇理事会。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翻译    2018-7-2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淡马亚强调在民主社会里,没有人应该为了支持或说出异议,就要担心失去工作,公民发言应视作很自然的人权,而不是勇敢行为。

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于去年9月接任民主党主席的淡马亚医生(Paul Tambyah),日前接受《亚洲新闻台》记者巴拉蒂专访,针对医疗课题、反对党和公民社会、人权等社会议题侃侃而谈,认为虽然眼前荆棘满途,但乐观看待狮城民主社会发展,深信一党独大终会迎来终结。

淡马亚医生是国立大学医学教授,也是国大医院传染病学部高级顾问。有着传染病学研究专业背景,引导他投入社会运动,参与新加坡爱之病行动小组(Action For AIDS),与其他社运份子一起,尝试减少对艾滋病的偏见和歧视。

他的政治觉醒也是从此过程而来。他发现,新加坡人只要对某事拥有强烈信念,据理力争足以影响政府决策。随后,淡马亚对社运更加投入,包括创办了人权倡议组织“尊严”“MARUAH”。

但他体认到,公民社会可以针对各种议题发声,但是操纵杆仍掌握在政府手上,要想作出有影响力的改变,“诚如前总理吴作栋所言,你必须参与政党政治。”

这是当前在我国情境下能做的,即使淡马亚不完全认同。他对比国外扮演更显着角色的社运份子,他们不阻碍且鼓励公民社会成长,甚至获得政府拨款,和政府相互拉锯,但却获得平等尊重。

阅读更多 »

没戏的戏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8-7-1

新马水供协定出自李夫人柯玉芝的手笔,要闹上国际法庭肯定是没戏。可是,华文媒体集团却偏偏有办法让这个戏一直延续;一来当然是为了报纸销量,因为新加坡人有些对马来西亚一向很感冒,这个话题很触动敏感神经。二来,为了马国变天“启发”新加坡人的效应减至最低,就有必要为大家塑造一个共同敌人:马哈迪。说白了就是“心理防卫”,紧紧贴近了“国策”。

4G政治领袖最新一轮的公关灾难莫过于国会议员的全岛停车费。事因教育部决定要教师停在校内的轿车还月票,总审计署说否则不符合”裸薪”的准则,却让好事者查出国会议员到国会大厦开会、喷口水原来也是“无料”(日语免费)的。这当然是他们精英想所未想的新鲜事儿,因为他们如此为民服务,盖座堂皇富丽的国会大厦供他们在里面吃喝拉撒睡,“竟然”还要他们“有料”!急忙间就拉出国家发展部为他们挡枪,于是就拉扯出“国会议员每年支付365元的停车年票,就可在进行公务时把车停放在全岛任何建屋发展局的停车场,并且也能抵消他们到国会大厦办公时的停车费用。”理由是:“由于议员没有在选区内的建屋局停车场全天停车或停过夜,他们支付的停车费,是现有建屋局停车月票收费的约三分之一。”

此话一出,却引起更大的哗然。其中“并且也能抵消他们到国会大厦办公时的停车费用”,一看就知道是牵强附会的鬼扯,此其一。其二、新加坡国会议员单单津贴月入一两万(更遑论部长高官),是国民家庭收入中位数(不到一万)的几倍,为什么要给他们优惠?其三、新加坡有很多拥车人士,因为工作、生意或探亲的缘故都维持两张月票的费用,他们也不一定全天停车或过夜,为什么建屋局不提供一个“冚巴冷”的月票给这类公众人士?不是说“亲家庭”吗……

所以说,干脆认个错,责自己“眼大睇过笼”更好。据说有“讲华语”的部长经常和华文报业高层茶叙下指导棋,所以这个话题也只能留在网络,官媒一样鸭过水无痕。 阅读更多 »

当心遭滥用 学者吁监督反假新闻立法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6-2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6/当心遭滥用学者吁监督反假新闻立法/

右起:施仁乔、华伦、普杰立、陈圣辉以及托本斯提芬,议论打击假新闻法课题。

香港浸会大学传播学院媒体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施仁乔(Cherian George)教授,警惕领袖、公民组织都要小心监督有关打击假新闻的立法过程和法令内容,因为当权者可以假借反假新闻法,进一步钳制新闻和言论自由,打压异议分子。

施仁乔说,他更愿意称呼假新闻为错误或虚假讯息,他承认不实讯息会对社会造成伤害和损失。

假消息引发信用和道德恐慌,人们很快就下定论必须立法保障社会免受伤害。施仁乔不否认法律对于遏制假消息散布的功能,立法可以是打击假新闻的方案之一,但是他更关注法律本身一视同仁,不遭当权者滥用。

政府说谎伤害更大

针对不实消息、指控,各国都有相应的法令,但我们需要确保法令定义更清楚,不应过于模糊,给予的惩罚应合理与罪行相对应,不可能部落客不小心转贴一则假新闻,就要重罚判监他10年。

再者,有关法律应是一视同仁的,不能只是针对民众、异议分子,政府要员也不能例外。历史显示,掌握国家机器的当权政府,发布假消息造成的伤害最大、影响更广泛。 阅读更多 »

天黑请闭嘴:新加坡的附庸式“新闻自由”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8-5-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115247

当局似乎预设了,新加坡现在的建国二代、三代、四代,会愿意如建国一代那样,对故障的地铁,或是日渐拥挤的城市等问题闭上他们的眼睛——相忍为国,然后享受“非关政治”的媒体娱乐。只不过,在新闻自由化的浪潮下,现在的新加坡,还是李光耀时代、那个乖乖闭嘴跟随政府的新加坡吗?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美联社

4月初,马来西亚率先全球通过禁止“假新闻”的法案,未来在知情情况下制造、散布“假新闻”者,最高可能面临6年有期徒刑,而在大马旁边的“狮城”新加坡,也如火如荼展开对于“假新闻”的打击。尽管这个岛屿国家从未停止对于新闻内容的审查,不过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对于这个新闻学者认为,网路媒体业本就不比马来西亚发达的国家来说,恐怕是雪上加霜。

“社会稳定”一向是新加坡治国的基本逻辑。今年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脸书上指出“假新闻”对于社会秩序的危害,提及1969年马六甲就曾因谣言而造成数百人死亡的种族暴动;星国国会不久也通过决议,设立“线上蓄意假消息”的10人特选委员会来处理这个议题。

在3月22日的公听会中,特选委员会找来Google、Facebook等多家科技公司的代表出席,征询他们对于打击线上假消息的作法。Facebook 代表认为,新加坡已经有诸多法令限制“仇恨言论”、“毁谤”及“假新闻散布”,若再制订新的法律,可能会阻碍社群媒体平台透过自身机制来解决相关问题的现有渠道。

不过,比起接受Facebook代表的谏词,新加坡内务部长尚穆根却“老辣”地连结起当时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将场子变成星国阁员训斥Facebook亚太区高层米尔纳的法庭讯问,把资料外泄一事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模糊焦点,引发网友热议。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图/美联社

接着在29日的公听会上,尚穆根再次杠上牛津大学的新加坡籍历史学者覃炳鑫。覃炳鑫指控,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就是制造“假新闻”的元老——李光耀政府——于1960年代,打击异议分子的“冷藏行动”,透过制造“假新闻”,将政敌塑造为共产主义份子,打压言论自由、逮捕异议份子。随后,尚穆根为此与覃炳鑫展开长达6小时的马拉松式辩论,话题再度失焦。 阅读更多 »

听殷阿姨讲故事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8-4-22

所以说“全球遴选”根本是谎言一句,你这个“老人会所”不收“老人”收谁?“同属军人背景纯属巧合”更是睁眼说瞎话;许文远都公开赞扬过港铁和台北捷运,为什么不去那里猎人头(以郭木财的薪金为基准,恐怕大家挤破头都要来),却去找个管理经验等于〇的丘八?呸……

上个星期官媒上出现的假新闻要数这两则:《佘文民谈SMRT新总裁:梁建鸿具领导才能且有心服务》和《新总裁同属军人背景郭木财:纯属巧合》。SMRT主席佘文民说:“经过全球搜寻及严格的遴选过程,我们决定把公司总裁的工作,交给一个具备很强领导能力、又很有心服务SMRT和乘客的新加坡人。”结果《红蚂蚁》的卢凌之搞了张《道听图说》,题目是《“全球”找总裁,结果是这样……》,正所谓“不比不知道,比了吓一跳”。而这边厢郭木财则辟谣说:新总裁同属军人背景纯属巧合——为什么一个路人皆知的事实,他们要假装“纯属巧合”呢?

主流媒体也摆出一副很不解的姿态,到底是做给读者看,还是给上头看的呢?这里就让殷阿姨说个故事给大家听。

话说武装部队奖学金得主,有一种叫做双轨制的职业规划。也就是说在他们军人生涯的下半场,他们可以自由选择离开武装部队,过去行政部门服务,以适应不同的工作环境。比如最新的准SMRT总裁梁建鸿原本在军中担任三军总长,于2013年退伍任教育部常秘,之后转任国防部常秘,再来才是SMRT的总裁。

最早的三军总长朱维良中将,命没那么好,混了几年外交官的生涯,最后才当上公积金局副主席,油水当然没那么滋润。

那之后几任的三军总长/海陆空总长的足迹,就可以看出这种“犒赏”传统的延续。主要是这些军事高官知道的机密忒多,要他们从最高位置退下来,若不是“老有所养”薪水越来越多的话,恐怕会起贰心转投敌营,对执政者是不利的。所以一些国营大机构就成了这类的“老人会所”。他们的去向主要是两种:一等的转向政治,出来当部长高官(如陈振声、黄志明);二等的转向企业,做很少事拿很高薪。比如去海皇、新传媒、报业控股、SMRT等。 阅读更多 »

晴时追尾雨翻船,抱残守缺遭雷劈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1-22

新加坡时局已经进入十分微妙的境界,在许仙看管下的公共交通,不仅人怨,如今还牵涉更高的存在:天怒。而李显龙还是一如既往,继续其抱残守缺。

自从许仙出言不慎,得罪了向来陪跑的主流媒体,虽然他们也没怎么样,不过有关地铁新闻都报得巨细靡遗,图表、历年记录齐出,唯恐报迟了,已经让有关当局相当的“吃力”。而《联合早报》新成立的子公司《红蚂蚁》传媒,也像尝试了新的高分子聚合体超薄卫生巾,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自由。

李显龙的治国理念,由于过度强调“任人唯贤”,变异成“官官相护”,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诚如他自己说的,他们要汲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进;实际上,“汲取教训”在国人耳中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磨出老茧,哪儿有汲取教训啦?哪儿有轻装前进啦?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认为:地铁可靠度、民选总统制的改革,甚至是李总理与家人的争端等,这些关键议题都需要时间解决或平息。毕竟,要解决问题,第一步是承认有问题,就先谈民选总统制和李家纠纷两项,有解决吗?非但没有,如今还把自己的侄子控上法庭,你以为全国老百姓都是瞎的吗?所以话转回来,以为把两个议题拿到自己主场——国会wayang一番,就是透明治国,这根本就是否认(denial)状态下的守缺。

地铁“姑丈”,李显龙和许仙都说过“这些事件不应该发生”,这里给它个深究其义。为什么“不应该发生”呢?还不是因为有“贤人”在位。那么还是发生了怎么办呢?当然还是要“贤人”来搭救啊。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