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主流媒体

李玮玲李显扬7月6日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李玮玲,李显扬     2017-7-6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38oxley/news/story20170706-776961

我们爱新加坡。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亲用尽一生建设新加坡,为这个国家付出。我们希望新加坡获得最好的。要信守他的价值观,就要尊重他和他的精神遗产。

这封信为2017年6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提供背景,并回应前几天国会上出现的一些说法。

背景

2015年4月12日,在我们父亲的遗嘱宣读当天,显龙与我们发生争执。他隔天要在国会上表明我们的父亲已改变主意,没有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必要。我们自然无法同意,因为那不是真的。他也因玮玲能毫不受约束地继续住在故居而生气。他向我们大喊,并威逼我们。这让我们走上不归路。他自此没有再与我们说话。

不久后,显龙写信告诉我们,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黄鲁胜)处理,还问我们的律师是谁。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是手足,一起讨论父亲的故居,却得各自聘请律师。不久后,显龙停止与我们直接沟通。在我们父亲逝世后的首个农历新年团圆饭,我们的哥哥邀请了所有亲戚,除了我们。

我们在过去两年尝试通过各种中间调解人与他对话。我们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声明不久后私下尝试和解,但却碰壁。因此,对于显龙在2017年7月4日声明表示希望和我们私下处理争执,我们欢迎。我们期待与他在没有律师或政府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洽谈。

6月14日至今

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我们写道李显龙反对我们父亲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意愿,滥用作为总理的权力,并且利用国家机关追求自己的个人目标。当时,一些新加坡人对这些指责表示怀疑——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新加坡?

自那以后,你们已见证所有三项指责的证据。李显龙称他回避参与,但却对由自己的部长组成的一个秘密委员会作广泛建议。他寻求挑战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意愿,并且在宣誓声明中宣称李光耀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执行遗嘱。显龙的公开声明与私人声明自相矛盾。显龙以总理的身份获取文件,并把它们用在自己的私人法律纠纷上。他滥用总理公署权力追求他的一己私欲。(我们也发表另一份文件简要总结至今的证据。)

在国会上,你已看到李总理和何晶曾有保存、翻新和搬进父亲故居以继承政治资本的意愿。李光耀签署翻新计划不意味着他接受故居应该被保存。显龙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我们已出示多封电邮证明这点,这些电邮可在附上的总结中找到。)

有后备方案应对不代表一个人希望或接受某种情况发生。若有人说:“如果我的书本着火,请联络我的保险公司”,他并非因此接受书本应该被烧。

在此之上,你已看到国家机关急于协助李显龙的一幕。受严格管制的新加坡媒体不停地做出不客观的报道。部长们急于对事情“负责”,这些事情明显是在显龙指示下进行,目的就是不愿承认我们父亲的遗嘱。政府机构在三更半夜介入,为总理和何晶找借口。

李显龙是双面人。他在公共场合表现为一名行事光明磊落的儿子,寻求家中和谐。私底下,他用公权和他的下属暗中破坏李光耀的遗愿,攻击那些发声的人。 阅读更多 »

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两人在facebook展开连场游击战,发表种种大多新加坡人民不会也未曾敢于公开发表的言论,成为全球各地国际新闻的焦点。

争议的导火线是位于欧思礼路(Oxley Road)38号的李光耀故居。(网络图片)

阅读新加坡的主流媒体与报章,如最大英文报章《海峡时报》,你会觉得新加坡社会纯是一片太平盛世。在这个新闻与言论自由相对匮乏的国度,社交媒体却打开盛世的缺口,呈现不一样的新加坡面貌,近日的李氏家族纠纷正是最好的例子。就此,《香港01》记者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当地的公务员、媒体工作者、以及社运参与者,望能藉此更为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桩事件。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

对于习惯活在“盛世”的新加坡人来说,这宗涉及当权者而罕有被公开谈论的家族纠纷实在令人震惊,部分人更为李显扬与李玮玲感到丢脸,认为他们令新加坡成为国际笑柄;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将权力制衡、言论自由等等新加坡人不敢触碰的议题放到台面。为更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件事,《香港01》记者书面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篇幅所限,3人的回复皆经剪辑。

《香港01》记者访问到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中)、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右)。(中、右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Q1. 在李氏家族的纠纷中,李显扬明显利用facebook而不是主流媒体去发表自己与李玮玲的意见,而李玮玲早前也结束了她在《海峡时报》的专栏,声称编辑不容许她行使言论自由。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亦在facebook表示新加坡的媒体被国家严重控制。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说法?

无关痛痒的家族私事

我觉得这是李家的私事,那么赤裸裸地被摆出来遭人唇舌固然让人感觉不好受,但总之不影响政府的运作,我觉得无大碍。再者,facebook 是美国的科技企业,新加坡政府是无法在facebook上消音的。李玮玲结束海峡时报的专栏应该是跟她之前抄袭他人文章有关。

公务员阿男

阅读更多 »

公主彻夜未归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32.html

其实龙皇帝会认为自己就是李光耀2.0,因为根据李光耀价值观,这是唯一且合理的发展。所以当玮玲公主和扬亲王担忧自己的地位不保时,只好诉诸全国人民的力量,号召大家起来造皇帝的反,至少让他的声誉掉漆。所以“不宜当总理”、“李家下一代停止从政”之说都浮上水面,谁当皇帝都好,就是不要龙皇帝。

玮玲公主和扬亲王联合发动的逼宫戏码,深具宫闱剧的机关算尽。选在龙皇帝前脚踏出国门去度假,而玮玲公主后脚也嘻嘻哈哈跟友人到苏格兰高地旅游,只有扬亲王留守官邸,三人分隔三地,让负责监视的太监们心头放下大石,一时不察倒头大睡。

定在丑时(夜半一时至三时)发难,时间上掐得准准的,因为新加坡时区是在格林威治时间+8小时,时值三更半夜,而龙皇帝最喜欢的度假地——北海道时区还要加多一小时,届时应已入寝。若是没太监秉烛通报,还有五六小时才到天亮,到时谁也阻挡不了,全世界都知道声明的内容了。而玮玲公主的所在地(英国)还是星期二(13日)下午的下班时间(六时),社交媒体才刚刚要热络,第二天的报纸也赶得及出版。若论纽约,则是午餐刚刚结束,还有大半天的时间让面簿和推特消息到处流传。

而本地官报则刚刚编完送印,主编们到家正要上床,电话就来了,赶紧驾车回报社。虽知道是玮玲公主和扬亲王的真实面簿户口,也不敢贸然行事,只好打电话到军机处求证。军机处值班官员睡眼惺忪,看到这条消息,心里一沉:乖乖咙地咚!冒着砍头的危险,打电话到龙皇帝的避暑行宫。那时龙皇帝大概还躺在晶皇后的温柔乡,好不容易弄醒之后,看了消息,大喊三声:“朕被他们骗了!”

官媒的二丑们拖到星期三(2017年6月14日)上午8时45分才发布第一条消息。而总理公署的文告则迟至10时23分才出现,龙皇帝和晶皇后一概否认弟妹的指控,认为一切子虚乌有。照说此时诽谤已经罪成,以前吴作栋曾经说过,内阁成员如果轻轻放过恶意诽谤,则治国的权威荡然无存。可是玮玲公主多次指责龙皇帝都没事,乃是家天下的最佳明证。因为“亲疏有别”,刑不上大夫,皇亲国戚更另当别论,龙皇帝要表现其“忠孝两全”的美好面目,不愿将来背上骂名。

阅读更多 »

从一帧漫画说起

with 3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4-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81.html

人们只要够理性,使用像谷歌的“事实核查”功能多方斟酌,又何必大老爷的严刑侍候呢?权势者真正怕的是有关他们“负面消息”(negative news)的传播……说到这里,诸位可能有点乱了,“假新闻”到底是什么?那就要看出自谁的口:特朗普口中的Fake New没人认可;negative news也不一定是假新闻;而自他们那里天天制造的假新闻,光明正大地说谎,却死也会不承认就是假新闻。

王锦松先生是新加坡很努力的漫画家,几乎每隔一天就有作品出现,并且不止本地,也登上欧美的报章、网站等。他的漫画很少是莫愁看不懂的,就今天这帧,老实说还浮想联翩。

漫画上,转角处有两名成人在尾随一名报童,而报童是《木偶奇遇记》里的匹诺曹(Pinocchio)所扮演,后面一名身穿制服的成人(执法者?)说了句:“假新闻!”——这到底为什么?是匹诺曹在贩卖“假新闻”,还是因为匹诺曹的“身份”让人认定他的一定是“假新闻”?

“假新闻”主要就是欺骗,借用星期天《早报周刊》董农政的那篇《收藏三骗》的说法,不外:1、被骗;2、骗己;3、骗人。特朗普名望下跌,归咎主流媒体,说它们充斥着Fake New,以此来骗己、骗人。但是贵为一国总统,坐上权力的高位,却来责怪记者,似乎有违常理,因为美国国父林肯曾经说过:

It is true that you may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eve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欺骗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某些人,但是你不能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所有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9, 2017 at 1:56 下午

因批评李光耀被关的星国少年》余澎杉获美政治庇护 移民法官:他是一名政治异议者

with one comment

风传媒/林璟昕    2017-3-25
http://www.storm.mg/article/238964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18岁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自2年前开始,就因拍片辱骂“开国总理”李光耀、柴契尔等政治人物,而先后遭囚精神病房,甚至吃上牢狱之灾。去年12月他持旅游签证入境芝加哥,并向移民官员寻求政治庇护,如今在被拘留超过90天后,美国移民法官终于在24日裁定余“因其政治与宗教意见,而遭新加坡政府迫害”,因此予以政治庇护。

判定余遭“政治迫害” 美国提供政治庇护

在长达13页的判决书中,芝加哥移民法官寇尔(Samuel Cole)表示,余澎杉(Amos Yee)在去年底抵达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时,曾表示他害怕回到新加坡。寇尔认为,即便余澎杉在社群网路上所发表的言论与影片确实使人不快,但美国并没有因此拒绝提供他政治庇护的理由,除此之外,有鉴于余澎杉曾因其政治意见而受到新加坡政府骚扰的过去经验,他对于回国的恐惧并非没有理由。 阅读更多 »

事实和真相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27.html

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这篇《特朗普给我们出的几个思考题》,不过是借美国总统的酒杯浇自己块垒,跟她想谈的“事实”和“真相”还差几里地咧。破绽在哪里呢?她说:“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奇怪了,莫愁怎么想起“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相”这句老话。接着她说:“然而,碰到人们逢体制必反时,对体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为真。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人们有言论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论的自由,但我坚信不同的选择最后的共同点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实。”——现而今的美国,特朗普就代表了体制,她怎么说反了呢?

要人民团结在“体制”的周围“共同对抗啥啥啥”,还不如教会人们如何分辨是非。最近行动党高官频频不点名批评美国,好像他们所坚信的和美国千差万别,其实行动党政府和特朗普没两样,都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差别只在表皮而已。而这个表面之所以能够维持,乃是紧紧握住主流媒体的咽喉之故;主流媒体不敢有贰心,遇事奉御旨不敢有立场,提供给全国人民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另类事实”,只有韩咏梅才认为自家报馆提供的是100%有机的“事实”和“真相”。

让贫尼说点最近看电视的感悟。星和的日本台有个很有趣的纪录片节目,叫做《The Before and After》(“前与后”)。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有许多七八十年的老旧房子,地面面积仅有两三百平方公尺,有时里头还住着三代人,有些甚至是伤残、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或老人,经济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可是电视台却找来一些愿意接受挑战的建筑师帮忙,在屋主应付得了的预算之内,帮他们整修房子。说到这儿,大概有人会以为是慈善节目,其实不是,这些具善心的建筑师除了照顾了他们的特别需要和基本要求(阳光、空气、抗震和保暖),甚至还抱着保留该地建筑风貌的人文野心,让屋子恢复昔日的辉煌。

莫愁最记得节目主持说过的一些话,他说:“歪果仁看了这个节目,大概不理解这样的房子,有什么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还拍成电视节目。”——这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能够保持匠人工艺几百年的原因,也引发贫尼的连串思考题。首先,主持人口中的“外国人”,当然包括新加坡人,在没看这个节目之前,大概会按照行动党政府教给我们的逻辑,认为这种烂房子有什么好保留的,建些廉价组屋让他们搬进去,不是更符合“经济效益”?第二、我们大概会开始“评估”这些人是不是值得帮?帮了能有多少人受益?第三、有能力做这种节目的本地媒体,大概要衡量会不会和现行政策冲突?怕很多人们看了会开始怀旧,起而反抗一些现有做法——这样我们就不期然的跌入一种“锱铢必较”的窠臼,我们的“另类”在于连我们自己都不自觉。而看了节目之后,则像打通任督两脉,通体舒畅,知道“真相”不止一个,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阅读更多 »

集体盲思是李光耀政治遗产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1-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950

毋庸置疑,医治新加坡集体盲思的最佳良方是政治上的改朝换代,其次,至少要彻底消灭李光耀的劣质政治遗产。说白了,救治新加坡的政治良方,是尽快的实行去李光耀化,以确保李光耀的幽灵不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再次的危害社会安宁。

权力会带来腐败,绝对权力会导致绝对腐败。

诚然,新加坡集体盲思的政治病态,就是李光耀留下的最显着劣质政治遗产。李光耀的绝对权力造成了绝对腐败的政治现实,而集体盲思是一个绝对腐败政治生态之最鲜明表征。

实际上,李光耀之高薪养奴的金钱利诱下,内阁成员与政府高官包括媒体高管的个人金钱利益远远优先国民利益,必然的,会造成唯命是从之奴才现象的滋生与蔓延。当高薪利益是官僚个人所得,但国家损失则由全民分摊之际,那么,在官僚个人利益,远远超过官僚作为国民个人损失的情况下,政府政策的素质,合理,道德与成败都不会是官僚关切的事宜。这一种奴才现象是造就集体盲思的根本。说白了,集体盲思政治生态现象,就是奴才官僚现象。

按詹尼斯的说法,集体盲思是一个集体一致性做出的错误决策。这是由于群体压力导致其各个成员因为害怕他人的反对,而不愿意提出自己的见解和创意。于是群体在没有被受到挑战之共同意识情况下,达成了一个错误决策。换言之,集体盲思是通过群体商议方式,以排除个人独立意见,从而取得一致认同的治理方案,其特色是缺乏个人创意,与个人责任承担。

另外,詹尼斯的集体盲思说有八项诱发因素,可以将之形象的通过主子与奴才关系去理解。

奴才抱团取暖本性有高度群体凝聚力;奴才永不反驳所以没有必要接受外界资讯与分析;奴才全面接受主子命令式领导;奴才言听计从所以无需决策的规范条理;奴才群体成员背景和价值观皆相似;奴才害怕背叛主子的政治代价;奴才信服与崇拜主子的智慧与伟大;奴才投靠主子可以提高自尊心与身份。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