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主流媒体

晴时追尾雨翻船,抱残守缺遭雷劈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11-22

新加坡时局已经进入十分微妙的境界,在许仙看管下的公共交通,不仅人怨,如今还牵涉更高的存在:天怒。而李显龙还是一如既往,继续其抱残守缺。

自从许仙出言不慎,得罪了向来陪跑的主流媒体,虽然他们也没怎么样,不过有关地铁新闻都报得巨细靡遗,图表、历年记录齐出,唯恐报迟了,已经让有关当局相当的“吃力”。而《联合早报》新成立的子公司《红蚂蚁》传媒,也像尝试了新的高分子聚合体超薄卫生巾,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自由。

李显龙的治国理念,由于过度强调“任人唯贤”,变异成“官官相护”,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诚如他自己说的,他们要汲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进;实际上,“汲取教训”在国人耳中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磨出老茧,哪儿有汲取教训啦?哪儿有轻装前进啦?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认为:地铁可靠度、民选总统制的改革,甚至是李总理与家人的争端等,这些关键议题都需要时间解决或平息。毕竟,要解决问题,第一步是承认有问题,就先谈民选总统制和李家纠纷两项,有解决吗?非但没有,如今还把自己的侄子控上法庭,你以为全国老百姓都是瞎的吗?所以话转回来,以为把两个议题拿到自己主场——国会wayang一番,就是透明治国,这根本就是否认(denial)状态下的守缺。

地铁“姑丈”,李显龙和许仙都说过“这些事件不应该发生”,这里给它个深究其义。为什么“不应该发生”呢?还不是因为有“贤人”在位。那么还是发生了怎么办呢?当然还是要“贤人”来搭救啊。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报格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7-9-30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向党国负责任的角色,帮助行动党前进;为了掩盖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谎言,言论自由的尺度越缩越窄。谢谢尚达曼!

素素认同尚达曼在贴文中所说的:“新加坡媒体不会等着接受指示,也不会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我认为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负责任的角色,帮助新加坡前进,但又避免发表分裂社会的言论。”

经过50多年的一党专政,如果“新加坡(主流)媒体”还要“等着接受指示”,那这些高官就不值得那百万年薪了(虽然,偶尔那些童子军将军们会找报馆高层茶叙)。这些年的汰旧换新,“新加坡(主流)媒体”已经完全可以进入自动导航模式,都深得上意,而不必费时揣摩上意。像白士德那类爱党爱到很出面的人物,已经不合时宜。现在出来的都是世界仔和二丑:

义仆是老生扮的,先以谏诤,终以殉主;恶仆是小丑扮的,只会作恶,到底灭亡。而二丑的本领却不同,他有点上等人模样,也懂些琴棋书画,也来得行令猜谜,但倚靠的是权门,凌蔑的是百姓,有谁被压迫了,他就来冷笑几声,畅快一下,有谁被陷害了,他又去吓唬一下,吆喝几声。不过他的态度又并不常常如此的,大抵一面又回过脸来,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点,摇着头装起鬼脸道:你看这家伙,这回可要倒楣哩!这最末的一手,是二丑的特色。因为他没有义仆的愚笨,也没有恶仆的简单,他是智识阶级。他明知道自己所靠的是冰山,一定不能长久,他将来还要到别家帮闲,所以当受着豢养,分着余炎的时候,也得装着和这贵公子并非一伙。(鲁迅《二丑艺术》)

即是二丑,又何必“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呢?岂不是露馅。 阅读更多 »

被讥傀儡总统 反对派拟静坐抗议

leave a comment »

文汇报     2017-9-13
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9/13/GJ1709130008.htm

新加坡在总统选举中首次启动“保留机制”,限制只有马来人参选,引起争议,如今哈莉玛更在毫无竞争下自动当选,令舆论更为不满。虽然主流媒体普遍低调处理反对声音,但网上骂声连连,有网民质疑哈莉玛不符合财政管理经验要求,甚至形容她是为了执政人民行动党政治目的而诞生的“傀儡总统”。

新加坡政治分析员林义明说,新加坡总统既然是“民选”总统,就必须获得选民委托,如今少了选举这个过程,不符合每个选民的愿望。

不少新加坡人在社交网络以“#NotMyPresident”(不是我的总统)抗议哈莉玛缺乏民意认受,著名反对派人士吴家和亦发起周六下午在芳林公园静坐抗议。在新加坡8频道新闻的facebook专页上,不少网民留言批评当局做法,用户Eugene Kang说:“选举证实了行动党彻底的腐败到极点。”也有网民认为,出现这个情况应归咎于大部分新加坡选民在国会选举中支持人民行动党。

相关链接:

静坐抗议——#不是我的总统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4, 2017 at 12:21 下午

哈莉玛出马选总统 她将不战而胜或遇多角战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9-116

政治一天都嫌长,目前还不知道是否会像上一届总统选举那样,跑出“前体制中人”打乱整个局。一般相信,若无意外,哈莉玛可创造多个“第一”:第一位民选马来总统、第一位想住(但未必可以住)在组屋的总统、第一位女国会议长。

不说不说,还是终须一说。卖关子卖了好几个月的哈莉玛,终于在8月6日的马西岭区国庆晚宴上宣布参选总统。

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国政府自去年宣布来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后,“哈莉玛”三个字就出现在全岛多个咖啡店名嘴的名单中。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有幸成为“陈大仙”,今年二月在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时,两次称呼哈莉玛为“总统女士”,是部长先生有卜卦能力还是另有原因就不清楚。

除哈莉玛外,迄今公开表明有意参选的马来族候选人还有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67岁)和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62岁),但两人都不符合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必须达至少五亿元的条件。

明眼人都知道,处在体制内的哈莉玛是执政人民行动党属意的人选。前阵子,舆论就“何谓马来族”问题吵个不休,并因为哈莉玛的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马来人而质疑她的马来族身份。有本地主流媒体发文为哈莉玛背书说,马来族的定义是:一个属于马来社群的人,不论是否属于马来族,必须自认是马来社群的一分子,并且普遍被马来社群所接受。

事有凑巧,邻国马来西亚近日也因大选逼近而挑起血统课题,前首相马哈迪被现任副首相阿末扎希指拥有印度族血统,并非纯正马来人。阅读全文»

小市民谈民选总统:Halimah 或 Hareema?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5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5-108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咖啡店对话:

Uncle A:今年又要选总统了。
Uncle B:报纸说,今年要选马来人。
Uncle A:他们讲那个Second Chance的老板要出来选。
Uncle B:Second Chance 没有 Chance。有没有看到Halimah最近很忙,她出来选的话,包中。
Uncle A:可是他们讲Halimah是印度人。
Uncle B:她是Marsiling GRC的MP,是马来人MP,什么印度人?
Uncle A:orrh……你说是就是lor。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今年的民选总统选举将首次启动“保留机制”,只让符合资格的马来族候选人参选。不过,看似定义简单的“马来族”原来颇为复杂。

哈莉玛的父亲是印族回教徒,网络舆论因此质疑她到底是属于哪一个族群?甚至有网站开玩笑说,在哈莉玛人头像上打上Hareema这个看似印族的名字。

不只是哈莉玛,另两位表态参选的潜在候选人都有“身份”问题。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 (Farid Khan,62岁)的身份证上写着的是,巴基斯坦裔。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 (Mohd Salleh Marican,67岁)有印度血统,马来话也被媒体批讲得不流利。换句话说,三位潜在候选人都“不够马来人”,这是何等的尴尬。

于是乎,互联网上网民抛出了各种猜想:如果印族回教徒可以竞选总统,那么华人回教徒是否也可以?采取“保留制”的民选总统到底要保留给某个族群?还是某个宗教?甚至有人建议,让曾经红极一时的足球金童范迪阿末参选总统,并称他没有“马来族性”的问题,但又有人反驳,范迪阿末的资历过不了官方定下的高门槛,他只能角逐足球总会主席。阅读全文»

被打屁股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8, 2017 at 10:57 上午

李玮玲李显扬7月6日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李玮玲,李显扬     2017-7-6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38oxley/news/story20170706-776961

我们爱新加坡。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亲用尽一生建设新加坡,为这个国家付出。我们希望新加坡获得最好的。要信守他的价值观,就要尊重他和他的精神遗产。

这封信为2017年6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提供背景,并回应前几天国会上出现的一些说法。

背景

2015年4月12日,在我们父亲的遗嘱宣读当天,显龙与我们发生争执。他隔天要在国会上表明我们的父亲已改变主意,没有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必要。我们自然无法同意,因为那不是真的。他也因玮玲能毫不受约束地继续住在故居而生气。他向我们大喊,并威逼我们。这让我们走上不归路。他自此没有再与我们说话。

不久后,显龙写信告诉我们,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黄鲁胜)处理,还问我们的律师是谁。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是手足,一起讨论父亲的故居,却得各自聘请律师。不久后,显龙停止与我们直接沟通。在我们父亲逝世后的首个农历新年团圆饭,我们的哥哥邀请了所有亲戚,除了我们。

我们在过去两年尝试通过各种中间调解人与他对话。我们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声明不久后私下尝试和解,但却碰壁。因此,对于显龙在2017年7月4日声明表示希望和我们私下处理争执,我们欢迎。我们期待与他在没有律师或政府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洽谈。

6月14日至今

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我们写道李显龙反对我们父亲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意愿,滥用作为总理的权力,并且利用国家机关追求自己的个人目标。当时,一些新加坡人对这些指责表示怀疑——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新加坡?

自那以后,你们已见证所有三项指责的证据。李显龙称他回避参与,但却对由自己的部长组成的一个秘密委员会作广泛建议。他寻求挑战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意愿,并且在宣誓声明中宣称李光耀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执行遗嘱。显龙的公开声明与私人声明自相矛盾。显龙以总理的身份获取文件,并把它们用在自己的私人法律纠纷上。他滥用总理公署权力追求他的一己私欲。(我们也发表另一份文件简要总结至今的证据。)

在国会上,你已看到李总理和何晶曾有保存、翻新和搬进父亲故居以继承政治资本的意愿。李光耀签署翻新计划不意味着他接受故居应该被保存。显龙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我们已出示多封电邮证明这点,这些电邮可在附上的总结中找到。)

有后备方案应对不代表一个人希望或接受某种情况发生。若有人说:“如果我的书本着火,请联络我的保险公司”,他并非因此接受书本应该被烧。

在此之上,你已看到国家机关急于协助李显龙的一幕。受严格管制的新加坡媒体不停地做出不客观的报道。部长们急于对事情“负责”,这些事情明显是在显龙指示下进行,目的就是不愿承认我们父亲的遗嘱。政府机构在三更半夜介入,为总理和何晶找借口。

李显龙是双面人。他在公共场合表现为一名行事光明磊落的儿子,寻求家中和谐。私底下,他用公权和他的下属暗中破坏李光耀的遗愿,攻击那些发声的人。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