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亲中国

为何蔡英文赢新加坡人会难过? 网曝:几乎都韩粉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新闻网     2020-1-13
https://udn.com/news/story/12702/4285673

一名网友PO文提到,他在YouTube上看到一名新加坡YouTuber对于蔡英文能胜选感到非常不悦,甚至对于韩国瑜败选感到相当难过。记者季相儒/摄影

2020年总统大选才刚落幕,民进党的蔡英文以超过817万票成功连任,击败对手韩国瑜及宋楚瑜,但新加坡却有YouTuber对这样的结果感到不满。昨(12)日一名网友在PTT上PO文提到,这两天他在YouTube找韩粉网红,看看有哪些夸张的影片及说法,随后他便看到了一名新加坡YouTuber对于蔡英文能胜选感到非常不悦,因此好奇询问“为什么蔡英文赢了新加坡人不爽?”

原PO在文中PO出一段影片,并表示原本想找一些韩粉网红,看看有没有他们对于韩国瑜败选的说法,没想到YouTube演算法竟跳出了一位新加坡YouTuber分析台湾总统选举的影片。影片中可看见,一名中年新加坡男子对于韩国瑜落选感到相当难过,甚至以“蔡英文赢了,台湾输了”作为影片标题,还不断提到“蔡英文当选,台湾迟早会发生战争”等字眼,预言台湾未来是“凶多吉少”,影片最后还整个崩溃大哭,让原PO感到相当傻眼,因此询问广大网友“为什么新加坡人看到蔡英文赢成这样,要如此如丧考妣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4, 2020 at 1:21 下午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