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亲中

为何蔡英文赢新加坡人会难过? 网曝:几乎都韩粉

with one comment

联合新闻网     2020-1-13
https://udn.com/news/story/12702/4285673

一名网友PO文提到,他在YouTube上看到一名新加坡YouTuber对于蔡英文能胜选感到非常不悦,甚至对于韩国瑜败选感到相当难过。记者季相儒/摄影

2020年总统大选才刚落幕,民进党的蔡英文以超过817万票成功连任,击败对手韩国瑜及宋楚瑜,但新加坡却有YouTuber对这样的结果感到不满。昨(12)日一名网友在PTT上PO文提到,这两天他在YouTube找韩粉网红,看看有哪些夸张的影片及说法,随后他便看到了一名新加坡YouTuber对于蔡英文能胜选感到非常不悦,因此好奇询问“为什么蔡英文赢了新加坡人不爽?”

原PO在文中PO出一段影片,并表示原本想找一些韩粉网红,看看有没有他们对于韩国瑜败选的说法,没想到YouTube演算法竟跳出了一位新加坡YouTuber分析台湾总统选举的影片。影片中可看见,一名中年新加坡男子对于韩国瑜落选感到相当难过,甚至以“蔡英文赢了,台湾输了”作为影片标题,还不断提到“蔡英文当选,台湾迟早会发生战争”等字眼,预言台湾未来是“凶多吉少”,影片最后还整个崩溃大哭,让原PO感到相当傻眼,因此询问广大网友“为什么新加坡人看到蔡英文赢成这样,要如此如丧考妣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4, 2020 at 1:21 下午

从“华记星洲受难记”,看新加坡网民如何从同情黄丝到支持蓝丝

with 4 comments

吴劲宪    2019-11-22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7870

许多新加坡人一开始是同情香港反送中运动抗争者的立场的,然而随着六月后的暴力升级,许多新加坡网民开始转而批评香港人为暴徒。

11月20日,以鹰派言论著称的华记茶餐厅负责人、香港人杨官华在离开新加坡前,于樟宜机场的星耀樟宜商场,录制了一段长6分钟的短片。前半段是以英语赞扬新加坡警察部队在调查之后让他重获自由。从这段身陷囹圄的经历,他看到了人性的“善”——那群在新加坡帮华记的人,与“恶”——很清楚看到落井下石人们的真面目。华记也不忘以“half past six”(当地俚语,意思为不标准)的英语来说这段话:

新加坡是一个非常文明,治安法治非常好的国家。多谢新加坡。其实感激的说话是讲不完,各位帮过我的朋友,我会记在心中!感激感谢感动。


接着,杨官华在短片余下的时间用了广东话讲述,除了重复影片前半段的谈话外,还呼吁支持者星期日在香港区议会选举,出来投给提倡非暴力的建制派候选人,以入主区议会。这位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舆论领袖)还不忘点名香港的黄丝带,说支持者不能再让“暴徒(手足)”伤害香港,不能再被包括民主派在内的反对党政棍欺骗。香港已经遍体鳞伤,不能(再)承受这么多的伤害。

杨官华与入籍新加坡的前港人陈文平,于10月11日在后者位于新加坡滨海湾商业中心内的日式居酒屋举行的“于居住在新加坡的华人朋友表达下意见,对于目前香港的暴动事件看法”聚会后,被新加坡警方要求协助调查。警方是以两人没有申请准证举行公众集会为由,抵触了《公共秩序法令》而调查了41天,最终杨官华被当局限制不能入境新加坡。而提供“聚会”场地的陈文平,也以被警告做为结束。华记拿回了护照之后,马上搭飞机回香港,陈文平的动向则是未知数。

这段为期41天的“华记星洲受难记”到此结束。

杨官华来新加坡“与朋友聚会”,然后深陷触法疑云,这是新加坡人在香港爆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起的社会运动和暴动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香江的黄丝带(简称黄丝)和蓝丝带(简称蓝丝)两大派系的斗争,竟然会从虚拟世界与香港,蔓延至新加坡社会。而杨官华的这趟狮城之旅,是否会为给饱受抨击的黄丝——手足(勇武派)联盟,在新加坡民间网络言论界,带来正面的影响呢?

要了解新加坡人对香港的认知以及民意,首先要知道狮城人对自身社会的看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3, 2019 at 2:34 下午

爱屋及乌:北京与李光耀的友谊,1954-1965

with 2 comments

刘晓鹏(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兼亚太研究英语硕士学程主任)   2019-11-2
http://www.taipeiforum.org.tw/print/P_561.php

北京在新加坡建国的过程中扮演的是正面角色,李光耀数次取消访问中国也显示,中国只是他处理内部敌人与对抗吉隆坡的工具,并非主要敌人。但由于李利用共党威胁论达成独立,中国在当今人民行动党的论述中,只能永远是建国时的敌人。

前言

学界常怀疑1950与1960年代李光耀建国时,北京藉族群联系操作新加坡共党暴动,因此中国身份认同往往也被认为有损新加坡的国家建构。虽然中共介入巅覆活动的证据薄弱,但众多相关论述占主流地位,使许多反对李光耀的政治人物被指为“共党”。这些“共党”未经审判即遭监禁多年,至今未得平反,诸多族群与意识型态考量也衍生出当今新加坡的语言与种族政策。

不过,虽然李光耀从1950年代末开始反共,中共照理应当时就反对李光耀,然而,对他的批评却始于1960年代末期。时间差表示中国操纵新加坡共党的论述值得重新思考。从大结构来看,北京在韩战后努力向中间地带的国家与政府争取友谊,鼓励海外华侨减少与祖国的政治连繋。新加坡当时正努力摆脱殖民,反美气氛浓厚,也与中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1959年是中国第十大贸易伙伴,1960年代成为中国仅次于香港的第二大外汇来源),中国似乎没有理由藉华人的民族意识,在新加坡发动共产革命。

新加坡第一任首席部长马绍尔(David Marshall)访问中国留下的纪录中,中国关心新加坡反殖运动远超过共党革命。韩素英与Geoff Wade也指出北京并未利用海外华人对抗李光耀,周恩来甚至支持李领导马来西亚。本文以中国外交部开放至1965年的资料为基础,认为李光耀在意识形态与身份认同上向中国靠陇,让北京觉得他要建立一个亲中国家,因此默许李镇压政治对手、配合李对抗吉隆坡,并积极游说印尼承认新加坡独立,北京事实上支持李光耀,其做为也有助新加坡建国。

李光耀与北京的那些“第一次”

主流论述的新中关系,多依李光耀的自传,指1965年8月9日独立后一直到1970年代初,和北京并无外交接触。但实际上新加坡甫独立,8月18日派高德根(时任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就赴香港见新华社副社长祁烽,向北京传讯。9月29到10月1日间,由杜进才副总理、教育部长王邦文,与外交部长S. Rajaratnam,也在肯亚与坦桑尼亚拜会中国大使王雨田与何英,向北京传讯。

独立后就有此层级接触,可见独立前即有基础。双方的第一次联系纪录是在1957年12月8日,由李光耀透过Alex Josey (李的秘书,世界第一本李光耀传的作者,另一说是英国军情六处的特工)联络在苏联的贝却敌(Wilfred Burchett),通知中国外交部情报司长龚澎,说明李光耀希望访问中国。此后的连繋由Alex Josey与中国人民外交协会处理。1958年4月3日,协会收到通知李光耀将于9月访问中国,但4月17日又收到通知取消。

李光耀首次派人正式访问中国是于1959年10月26日。易润堂与陈翠嫦经中国驻丹麦使馆与香港中国旅行社安排,访问中国一周。前者是李光耀的秘书与立法议员,后来也出任不同内阁职务。后者是王邦文的妻子,也是立法议员。接待他们的是廖承志,廖当时虽然主管华侨事务,但却是以亚非团结协会主席身份接待。 阅读更多 »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新媒:中新关系处于十字路口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7-1-7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1/7_8.html

随着近来中新关系的备受关注,《海峡时报》刊登了澳大利亚金融顾问迈克(Michael Tan Ngee Tiong)与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钟伟伦(William Choong)的评论,呈现读者对中新关系的未来发展的不同看法。

迈克以《新加坡与美国保持距离的时候到了?》(Time for Singapore to move away from Uncle Sam’s embrace?)为题,指出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相对衰弱的局势变化,并认为新加坡应该向菲律宾一样,为外交政策开启新篇章。

钟伟伦则以《与所有大国保持友谊对小国最好》(Staying friends with all powers works best for small nations)”为题,指出新加坡不应完全倒向中国,而是在新局势中继续维持大国之间的平衡。

两位作者都认同,新加坡“与所有大国做朋友”的政策对其生存非常重要。

但迈克认为,该政策的效果似乎有所变化。这是因为,新加坡如今被视为与美国过于亲密,而对中国不太友好。

去年8月份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访美期间表示,海牙仲裁庭的裁决对各国的主权声索做出了“强而有力的定义”。另外,《环球时报》也指责新加坡试图于9月份在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及南海问题——新加坡对此表示否认。这些行为都引起了中国对新加坡的不满。

迈克认为,中国对新加坡的反应和不满都算是克制和低调。但是他也补充道,这依然呈现出了中新双边关系的负面性。

迈克提及新加坡9辆装甲车完成台湾的训练后被运回新加坡,途中经香港港口时被当地海关扣留。他认为,这件事无论是不是由北京批准,都不能否认一个事实,即中国如果想伤害新加坡,它是具备这个能力的。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