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人口白皮书

香港争议:中国可否借鉴新加坡管治模式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林祖伟    2019-8-29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9419481

香港和新加坡是亚洲两大国际金融中心,多年来经常互为竞争对手。两座城市人口接近,同样面对贫富悬殊以及地少人多引申出的房屋问题。两地在西方学者的角度里,均不是完全民主自由的社会,选举制度倾向建制,而香港享有比新加坡更大的言论、集会等政治自由。

位于滨海湾旁的新加坡金融区(Reuters)

香港《逃犯条例》争议爆发之后,商界对香港前境充满忧虑,一方面担心中国的影响力削弱香港的自由度和独特性,一方面担心香港示威升级令企业面临更大的风险。早前已有声音传出,部分企业考虑到香港未来的不确定性而考虑迁往新加坡。

香港面对主权移来以来最大的管治危机,BBC中文采访香港和新加坡的观察人士,他们认为香港难以实行新加坡的“家长式”统治,因为本身的自由、法治等均是香港的独有优势,而中国如果谋求想香港变得稳定,需要在政策上更尊重香港的本土意识,而并非将其“污名化”并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主权事关身份认同

新加坡是独立主权国家,香港是中国“一国两制”制度安排下的特别行政区,没有独立主权。政治地位的差异令两个政府的问责对象不同。

邝健铭曾经出书《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在书中用新加坡的故事,去反思香港的未来和管治方式。

他对BBC中文说,新加坡政府的服务对象很清晰,就是新加坡的国民。但香港政府的服务对象则是中国政府和香港本土社会,港府被人诟病,其服务对象的天秤倾向中国政府。

邝健铭举了多个例子,例如港府把中环海滨用地划作军事用地,高铁实行“一地两检”,以至近期《逃犯条例》争议也是想解决中国治外法权的问题。

这些考量亦会影响民生议题,在供水方面,新加坡为了避开受马来西亚的制衡,而发展海水淡化技术,但香港迟迟未朝这个方向发展,原因不是成本或技术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在人口老化和少子化的问题上,新加坡2013年发布一份甚具争议性的人口白皮书,被批评可能吸纳太多外来人口,但当时,新加坡的从政者可以再三强调,新加坡人是国家发展的根本,希望新移民建立新加坡的本土意识。

香港接收大量大陆来港新移民,据港府数据,2019年年中比去年同期增长7.3万人,当中4.4万人是单程证持有人。和新加坡不同的是,港府没有打算让他们成为“香港人”,更不会强调本土意识,反而是希望推行国民教育、国歌法及普通话教学等政策,希望香港人增加国家认同感。 阅读更多 »

彰往考来——看我国人口老龄化与老年护理问题

leave a comment »

林沛(怡和世纪编委)    2018-6-10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引言

人口老龄化乃世界趋势,问题的聚焦所在及其复杂性因各国特殊国情而异。新加坡本是一个年轻国家,由于移民社会的背景、建国过程的公共政策以及高速经济成长对生活方式与就业形态带来的影响,人口增长率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直线下降,新加坡社会无可避免地日趋老龄化。政要重话提醒严防老龄化问题演变为分化社会的银发海啸,老龄化与老年医护课题被推上了国家议事日程,一时成为牵动人心的热点议题。本文根据现有资料追述新加坡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与根源,尝试梳理政府近年来出台的有关促进人口增长率以及应对老年医护的一连串政策与措施,同时综合各方针对老龄化(特别是老年医护课题)的调研与建议。论述或许未尽完善,旨在引发各界对议题的进一步探讨。

居民人口变化及老龄化趋势的形成

生育、国家政策和移民,是公认影响人口结构的三大因素。

(一)人口的变化

二战以前,新加坡人口增长主要来自移民。随二战结束出现“战后婴儿潮”的生育高峰,新加坡居民人口(居民人口,在公民与永久居民体制未建立前,指在地人口)在介于1947年与1970年的二十四年期间几乎倍增。1947年至1957年,人口增长率年均达84.7%;至1970年,达90.8%。

至此,为因应高失业率、住房短缺等民生问题,国家政策于是介入。譬如1966年新加坡计划生育与人口委员会成立,1970年左右推行以“两个就够了”为主要口号的节育计划,并伴随施政理念推出与其相关的诸如组屋、学额分配公共政策等。从1970年代开始,人口的增长开始显着放缓。

1970年至1980年,人口增长率降为13.3 %;此外,1975年以降,新加坡的生育率退低至2.1%的人口替代水平以下,长期不得恢复。

下来三十余年,人口相关政策开始并陆续出现方向性逆转。1983年出台“大学毕业母亲计划”,1986年发起“三个或更多(只要能负担)”运动,2001年开始实行“婴儿花红”与“第三胎有薪产假”的奖励生育计划等;另一方面,社会发展、教育普及与(从1970年代就逐渐发生的)生活方式与就业形态变迁的日益深化,进一步改变了人民对婚姻、生育、子女抚养的观念,形成迟婚、不婚或婚后节育的普遍现象。

两股力量的相互拉扯,反映在居民人口变化上,人口增长率(和1970年至1980年的低潮期比较)虽略见回升,但持续呈现相对迟缓的速度。

新加坡1990年代放宽移民政策,并一定程度开放永久居留权与国籍的申请,其影响部分体现在1990年至2000年期间居民人口相对较高的增长速度,部分体现在总人口中非居民人口的增加,从1990年的10.2%逐年增加到2014年的29.3%。

(二)老龄化趋势的形成

生育率降至2.1%的人口替代率以下,是人口老龄化的主要导因之一。在新加坡,1975年就是这么一个相关的转折点,促使“中位年龄”(median age)在往后逐步攀高。从1970年的19.5上升至2017年的40.5;官方根据趋势估算,截至2030年“中位年龄”将达47.0。

随着“中位年龄”拉高,新加坡的“老年支持率”(old-age sup- port ratio)即工作人口(20至64岁)对老年人(65岁及以上)的比率(反映每一名老年人可获得多少名工作人口的“支持”),也相应逐步下调,从1970年的13.3降到2017年的5.1。

根据联合国新定的衡量标准,65岁及以上人口在人口中的占比达到7%,就意味着相关国家进入老龄化的人口结构。1999年新加坡65岁及以上人口为23.5万,占居民人口的比率达7%,开始迈进老龄化社会。另外,2013年1月新加坡政府发表《人口白皮书》指出:“新加坡公民人口在2012年面临转捩点,第一批婴儿潮人口步入65岁;从当时到2030年,新加坡将经历前所未有的人口结构转变,90万名以上婴儿潮人口(超过当时公民人口的四分之一),将成为(65岁及以上的)银发族。” 阅读更多 »

台星语言战争,那些新加坡的外来劳力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2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221643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空间与条件时,在这场“本地” vs. “外来”的战争中,语言就成了互相攻击的利器。图/美联社

前所未见,今年1月开始,新加坡保全公司“策安保安机构”(Certis Cisco)将来台招募拥有大学学位,以及基础英语沟通能力,年龄落在20至40岁的役毕人士;需求共120人,月薪2700新币(约6万台币)——这些人力,将成为新加坡的“辅助警察”(Auxiliary Police Officer, APO)。这是首次新加坡招募非星籍或马籍之外国人口作为警察人力,因此引发星国内部激烈讨论。

基于历史与地缘因素,Certis Cisco 旗下3500余名辅助警察中,除了新加坡本地人以外,有不少马来西亚籍人士,但这次指定招募台湾籍人力,却是第一次,因此格外引人注目。该公司在受访时,表示没有招募台湾以外的其它国家人才的打算,但为何特别向台湾征才,也没有回答。

新加坡长期面临人力短缺的困境,“辅助警察”协助正规警察执行诸如反恐任务、边境管制(含闸口的交通与人流管理)等重要安全检查工作,不仅是常态,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能填补警力空缺。但新加坡向来严禁外国人干预内政(比如集会管制),“辅助警察”的外国籍身分本也因此成为两难的争议。

然而这起招募台湾籍保全人士的争议,却是在一个很诡谲的氛围中发酵。

最近星台军事合作出现不少插曲:先有新加坡装甲车离台后在香港遭北京方面拦截,后又有新竹居民抗议要求星光部队撤出。而新加坡网上早已出现要求政府不要触怒两岸议题的言论氛围,加上星国近年就业市场紧缩,国内逐渐兴起排外主义,这次的海外人力招募似乎触怒敏感神经,让新加坡网友备感错愕,不满的情绪于是以某种论战出现,其中之一便是——质疑台人英语能力。 阅读更多 »

难解的人口危机:新加坡随时有“翻船”之虞

leave a comment »

霍娜   2016-10-2
http://global.dwnews.com/news/2016-10-02/59772962.html

对于当下的新加坡,人口危机尚未完全找到应对办法,大量新移民推动的国家转型却在加剧,在两种压力推挤下,这个小小的城市国家的确随时有“翻船”的可能。

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在访日期间表示,新加坡正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老一辈没有忘记过去,而新生代却不太确定未来。”这位子承父业的新加坡总理在东京说,“在今后50年或者更久的将来,新加坡人必须为自己创造未来,选择属于自己的方向和方针,使得我们的国家能够立足于新世界并取得成功。”

新加坡一贯被认为是亚洲甚至世界性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奇迹,这个领土面积极其有限的亚洲小国突破了曾经被认为难以逾越的多层藩篱,立足东方传统而汲取西方经验,在短短几十年里即跻身全球发达国家之列,并且至今仍在亚太地区占有经济和外交层面的关键位置。为何李显龙会提出,新加坡当前“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

当然,李显龙的论断可能包含很多方面的影响因素,但确定无疑的是,新加坡日益严峻的人口问题势必名列其中。新加坡是全亚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在全球也仅次于摩洛哥,其国土面积仅有700余平方公里,人口却高达560万,高质量、低成本的人力资源曾是新加坡经济起飞时最关键的优势条件之一,但新加坡历经半个世纪发展至今,曾充当国家迅速发展的关键前提的人口,迄今却面临着种种严峻挑战。

2013年,新加坡政府发布《人口白皮书》,开宗明义地承认,新加坡人口现状至2012年达到了一个拐点,这是因为,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初新加坡“婴儿潮”中出生的超过90万人,自2012年起开始逐渐超过了65岁的老龄人口界线,而与此同时,新加坡国内出生率和人口增长率均多年保持在1%-2%之间。这意味着,新加坡将在从2012年到2030年的至少十八年里,面临空前的人口年龄结构转变,在2000年就已经开始的老龄社会,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迅速发展。 阅读更多 »

“690万”这份草稿草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6-1-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w79d.html

所以说,新加坡现在搞的纯粹以经济利益为目标的人口引进增长方式破坏了“自然人口”结构。这是新加坡将国家以公司形式发展所带来的问题。这种国家公司的经营模式可以在短期内达到很好的效果,但经营公司和治理国家的根本点是不同的,一个是以利为本,一个要以民为本。经营公司当然是老板和高级管理人员得利,在公司里普通员工可以择优录用,不好的就踢走,但治理国家的时候,对于不够优秀的国民往哪里踢呢?

2013年新加坡发布人口白皮书,提出人口远景:要在2030年达到人口690万。而这一远景却在一露头就遭遇全方位乱棒,被打得满头肿胀,工人党的铁锤更是虎虎生风扑打之下毫不留情。俺狼某人好歹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却也被这690万的突发奇谈惊得一声长啸。

1)什么是自然人口

人口问题本身就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而人口引进则是其中较为敏感的方面之一。从人口学的角度来说,人口引进也必须紧紧围绕“自然人口”这样一个总蓝图为目标,这个目标不设定或者不明确就一定会出现大问题。无论是出于好心还是贪心,人口引进不自然就会造成不良后果,我们看到德国在宣布接受90万难民成为新移民后带来这么多的麻烦,就是一个可以借鉴的例子。

所谓自然人口,就是一个完整的社会生物链,也就是说要在以相同背景人口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大体能够支撑起社会完整运转的体系,这样的人口组成才是自然人口。而新加坡的劳动力组成非常复杂,虽然最大的相同背景的人群还是本土公民,不过,要形成一个完整的社会生物链,完全依仗现有的新加坡本土公民是无法满足需要的,简单的说就是无法拉动内需,基于这种考虑,690万人口的设想才会被新加坡一些学者和决策者提起。

2)690万欠缺了什么

要说690万这种提法是胡说八道也是不对的,要形成一个能够通过拉动内部动力来满足社会的基本运作需要,690万人口其实是一个经过科学论证而得出的数据。我想那些总理和学者们也不可能会弱智到像老百姓所骂的那样是在满嘴放炮。那么,为何这690万人口白皮书一出现,除了那些心怀宏大事业的政坛领袖,便遭遇举国民众的一致反对呢?原因不复杂,这是因为白皮草稿完全忽略了”自然人口“这个要点,因而让这份草稿显得像是在糟搞。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当然不会关注什么自然人口,他们只是被这突然提出庞大的数字所困惑,而真正原因是这数据的来源有问题。这690万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增长远比数字本身要重要得多。今天我再次旧话重提这690万,并非是想在乱棒之中再加一板砖,而是要揭示一个有可能被忽视的,不管690万还是960万都必须遵守的一个游戏规则,也就是说人口必须尽可能的以自然的方式进行增长。自然增长不是说一定要自己生才算自然,引进人力也是一个重要方面。特别对于新加坡来说,两者结合才是正确的方向。也就是说自己生要生的自然,从外国引进也要引的自然。但目前我们看到的状况是生也生的不自然,引进也引的不自然。

3)新加坡的自然人口临近危点

根据最新的官方公布的数据资料显示:

2000年时新加坡人口400万,在之后的16年时间总人口总数提升至约554万。事实上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分别为338万和53万,另外163万为非居民。其中65200学生证, 179300EP, 179300SP, 733500WP。非居民和永久居民加在一起就是216万,这里归化的新公民没有计入,在338万的公民里保守估计有20万的归化公民。那么这236万的在十多年里涌进来的外国人为新加坡营造了怎样的景象呢?用数据说话,236万占了554万多大比例?算一下是42.5%。那么这个数据又表明了什么?

这种比例关系显然违背了社会稳定所需要的基本条件,也就是自然人口的格局被破坏了。这一点我在《非华裔总理靠谱吗》这篇文章里谈了类似的问题。这不仅适用于种族关系,也适用于各类族群之间的相互关系。因为失去了单一族群的绝对优势,社会问题就会不可避免的出现。

从公共设施的不堪负重,到民众的排外情绪日渐升高等等迹象看来,新加坡目前将要或者正在面临这样的问题。通过一路高歌人力引进而在短期内推高的经济增长率的做法仿佛是打了强心针,疲软是之后肯定会出现的问题,但带来疲软的不是人口引进本身,而是人口引进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产生的反作用。也就是说,过多的以工作状态而非生活状态进入的外籍人员,威胁到了以本土公民为单一族群原本所占的绝对优势。

4)690万这份草稿

我们现在来看看这张690万的草稿到底草成了什么样:要达到维持自然人口,7比3是一个非常稳定的格局,达到6比4问题就来了,如果比列继续接近到5.5比4.5,那么就彻底乱了套,就算引发革命也不足为奇。那么要让690万人口构成自然人口,就必须达到483万的本土公民外加207万的外国劳力才能实现,也就是7比3。到时候本土公民要在目前的338万增加到2030年的483万,14年需要增加的公民人数为145万,每年的增加人数为9万零625人,而这个目标几乎是没有可能达到的。目前新加坡每年新生儿只有3万名左右,也就是说只有每年新增加新移民公民数约6万多才能达到目标,而这同样也是不可能的,那么如何实现这个690万的远景呢,只能大力增加外劳数量。

按照目前的生育率和新公民引进计划,每年新增的公民数只有4到5万左右,减去去世的老公民,净增长也就三万多,经过14年的增长估计可增加约42万,那么以690万的总人口计算,公民人口只有约380万,那么所需要的外劳就必须达到310万,但这时的外劳人数已经达到或超过总人口的45%。这种比例足以全面颠覆自然人口构架,也就是“种族和谐所需要的力量配比格局”。这简直就是690万的草泥马在狂奔呀!实际上还有一点必须指出的就是,如果这690万中70%是公民,政府也不愿意看到,因为对于政府来说,公民越多其实也意味着负担越重。阅读全文»

难解的人口问题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5-10-8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5/10/08/难解的人口问题/

毋庸讳言,吸纳新移民必然会产生所谓的“融入”的问题,尤其是当新移民数量增加得太快太猛,让社会产生“消化不良”的矛盾;更需思考的,或许还是长远而言会否出现“鸠占鹊巢”的现象。2015年大选结果公布后,坊间就浮现所谓的“新公民因素”的影响。虽然经不起推敲,却反映了社会的某种焦虑。

在被李显龙总理称为“分水岭”的2011年大选之后,政府于2012年9月展开了约一年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全国性民意收集活动,全面检讨各项重大政策的民意基础。在对话会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政府却在2013年1月公布了《人口白皮书》,其中关于在2030年为690万人口做规划的说法,犹如一颗震撼弹,引爆了民意的激烈反应。约2000名公众在2013年2月16日冒着大雨,在芳林公园集会抗议,表达对白皮书的不满。虽然政府事后一再强调,690万并非实际政策目标,但民间的不安情绪似乎并没有完全消散,690万也不幸形成了某种刺激国人政治情绪和想象力的符号数字。

国会在芳林公园集会前一共花了五天时间审议白皮书,近70名议员参与了激烈的辩论。最后,在执政党议员动议修改白皮书,删去“人口政策”字眼,清楚写明2020年后的人口预测,是为了供土地资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作参考,并非人口增长目标,同时表明政府将在2020年对人口政策展开中期检讨,才在2月8日以77票赞成,13票反对及一票弃权的结果,在国会通过;八位包括执政党在内的议员,在这场记名投票中缺席。

商界在接下来的几年,无不切身感受到移民政策收紧的苦果,依赖人力的餐饮和零售业首当其冲,一些业者因为招聘不到足够的员工,被迫缩小营业规模甚至停业。然而,民间对移民政策的不满却没有完全消除。2011年12月15日地铁南北线大瘫痪,2015年7月7日南北和东西两大干线同时瘫痪,都被反对增加人口的一派,视为外来人口导致基础建设不胜负荷的佐证。尽管新医院加紧开工建设,投入服务,公共医疗资源供需是否失衡,仍然陷入被正反两派做“水杯半空/半满”的争辩。

意外的是,人口问题并没有在今年9月的全国大选中,对执政党造成太大的伤害。同选前网络与坊间不时传出的不满移民的怨言对比,移民问题并没有成为选举的主轴。尽管主要反对党工人党在群众大会上,不时会让个别候选人就此发表演说;另一个比较有组织的新加坡民主党,也提出了相对完整的人口替代政策,移民问题却似乎并非决定选民投票倾向的关键因素。反而,那些操作排外情绪的小党,得票率都不超过三成。结果,执政党全国总得票率非但没有继续上一届下滑的趋势,反而逆势回升,猛增了近10个百分点,人民行动党更从工人党手中,夺回在2013年补选中丢失的榜鹅东单选区。阅读全文»

新加坡大选:外来即原罪,外人的民意

leave a comment »

潘婉明    2015-10-6
http://www.pfirereview.com/20151006/

在新加坡的语境里,只有“当地人”,没有“在地人”。国人把土生土长挂在嘴边,出生地的正当性远大于在地认同,也普遍没有在地关怀的概念,因为新加坡一直是务实而趋利的社会。这样鲜明的国家/国民性格制造了恶性循环:趋利的国家只能规训出势利的国民,势利的国民只能用功利的心眼猜忖外来人口的动机,而这样的社会往往也只能吸引或吸收擅长计算的外来者。正是这样的趋利的思维造就了更大的裂痕。

911当晚8点半,我怀抱着跟2013年505一样的热情和期待守候电视。大约11点,我关了电视改滑平板,这样比较能平息内心的翻腾。

本届新加坡大选最讽刺却又充满喜感的是,人民行动党开出连自己都傻眼的漂亮成绩。这次投票结果之所以出乎意料是因为选前选后仅仅一夕之间,无论在整体氛围、坊间预测或民众的感受和感情,都不能衔接。大家很难接受,这些凝聚了四年多的情绪仅仅是30%的民意。

执政党胜算在握,没有下野的危机,但从选前各种荒腔走板的发言和举动看来,似乎很担心可能会栽在自己设计的集选区制度,力求在结构性优势中险胜。而反对党面对这样的结果,虽然从容展现风度但内心错愕。只有革新党秘书长肯尼斯(Kenneth Jeyaretnam)说得坦率:这样的结果表示,这种政府是新加坡人应得的,他不要再听到任何抱怨了!(原话:Singaporeans get the government they deserve, I don’t want to hear anymore complains!)

投票率未反映民间怨怼

的确,选前种种乐观的预测,结果不只不中还背道而驰!而选后分析,种种因素都不能充分解释。过去四年多,社会及舆论普遍不满政府施政,民间团体频频抗争,其中人口白皮书和公积金提领限制都产生相当反响。公民社会一再声援异议人士,民众对国家暴力也有更多反省。公共交通收费再三调涨而地铁系统故障不断造成全民受累,公共空间拥挤、物价高涨、房价居高不下也都引起民怨。

这些不满累积经年,在上一届大选就有先兆,却没有反映在本届大选的投票率上。论者分析认为这个成绩综合了各种因素,其中包括:李光耀病逝所召唤的怀念与感恩之情;欢庆SG 50所凝聚的荣耀感与爱国心;选前大发建国配套、医疗保险、组屋及生育津贴等红包凑效;亲执政党首投族及新移民左右选情;中间选民面对不同形式的恐惧产生畏惧,包括:唯恐新加坡的发展因出现更多反对意见而停滞;担忧反对党没有治国经验与能力而令新加坡的经济衰退;观照邻国处境自我投射,力主社会稳定,选择安于现状拒绝付出民主代价;不少选民不信任投票保秘原则,怀疑票投反对党会损害自我权益,如申请不到组屋。

此外也有针对反对党选情失利所进行的分析。一般认为反对党不够壮大、数量过多而没有结盟,连避免三角战的努力也没能完全达成。有人指反对党并未提出更优质的替代政策或解决方案,反而祭出最低薪资且外劳比照之类政纲,政治理想有余但不讨喜,结果适得其反。但更吊诡的是,反对党失败的原因兼备了声势浩大与势单力薄,因为首次登上官媒的造势场面,其惊人的程度据说吓走了不少中间选民。

新加坡的“民意”让人一整个纳闷。当我们还来不及消化这样诡谲的结果,马上就有人把茅头指向新移民。愤怒的30%斥责亲政府的“新移民”扭转了结 果,这不能代表新加坡“本土”民意。官媒社论称这是“沉默的大多数”国人交付给执政党的委托,无独有偶,新移民网站也发文表达“沉默的少数”对政府的支持。

大家竞相以“沉默”自居,结果“沉默”大胜,很是呼应了选前执政党冷清的场面。由于“沉默”很低调没有露面,因此这场大选的关键字变成“外来”。选前各造势场合,无论执政党或反对党都不能绕过他们对外来人口政策的立场,但说辞各有技巧。执政党在“人手”和“人口”之间打模糊战,同时集中火力猛攻最低工薪的建议将损及国家及个人经济利益,一贯以发展优先压榨有理的短视来取悦选民;各反对党则不约而同提出国人优先来牵制外来者,但欠缺有说服力的提案。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