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人文

保护新加坡文化资产人人有责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899

一个国家丢失了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文物,就如同丢失了国家文化内涵的压舱石,必将沦落为一个没有文化方向之迷失人性的国家社会。这可不就是当下新加坡的文化困境?

事不过三。李显龙霉运当头祸殃新加坡,岛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件看似无关,却有共通性的反社会现象。一是,李光耀旧居的去留,二是,南洋理工大学之中文招牌的去留,三是,结霜桥旧货市场的去留。四是,新加坡华人文化历史文物的去留。这四件事的内容全然不同,而共同之处却是历史认知,历史保留,和历史文物去留的问题。

此时此刻,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之际,新加坡很有必要重新认识,并且反省本土人文文化根基,以便在即将快速降临的新国际格局下,重新设定新加坡国家内涵。新加坡唯有立即重新自我定位,否则将会丧失做为一个国

家的存活空间。这是燃眉之急,并非危言耸听之说。

有创见,有自信,有国际视野的中国学者,正在积极构建中国模式框架下的世界话语权,在一带一路的大时代背景下,向全世界讲述由中国人撰写的中国故事。在全新世界格局的现实压力下,原本高高在上的西方学者正尽快修整自己的理论,寻求一套既能够解释为何中国崛起,也同时解释为何西方衰败之新的国际政治论说,来配合中国快速发展的新趋势,以便保留一席之地,有足够话语能力继续的参与到国际事务的研究和探索。

中国模式的王道政治哲学,正在全力挑战支配世界的西方霸道政治思维。一个崇尚仁义公正反对强权暴力的新世界观,必然会彻底颠覆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实质上,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是一个缺乏生命力的虚构假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形象的说,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如同一盆盆栽,是靠铁线和剪刀,用强力规范和大力修剪而成。盆栽毕竟是盆栽,只能形似自然界的古树参天。

2017年6月14日,将会被历史界定为新加坡政治发展里程碑上的单一最大拐点,那,不是后李光耀时代的结束,而是后人民行动党时代的开始。李显龙传承的人民行动党政权,正在内忧外患的双重重大打击下分化。最终,极度僵化的人民行动党,必将逐步的自我瓦解。

在这一种划时代背景下,新加坡国民有必要认真反思在新政治格局下,未来国家的人文内涵,因为国家人文界定国家的未来大方向。在有什么样输入就会有什么样结果的定律下,什么样的新加坡人文社会,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新加坡国家。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真与伪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6-2-2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69.html

严孟达的这篇《话说“伪昭南”》,咋看很有道理,细看高山滚鼓。想不到,严老写政评几十年,也会在这么窄的阴沟里翻船。

严孟达说“昭南”这个名应该前缀一个“伪”字,以示“不予认同”,立论如下:

且说1931年9月18日,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发动“九一八事变”后,占领中国东北的满洲,建立“满洲国”,领土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蒙古东部,以及河北省承德市,扶植傀儡政权,通过签订《日满协定书》,正式把“满洲国”当作殖民地,从1932年3月1日到1945年8月18日,长达13年多。/不论是中华民国政府还是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都不承认这个所谓的“满洲国”,而称之为“伪满洲国”,其傀儡政权则是“伪满政权”。一个“伪”字不只表达了“不予承认”的立场,更是一种痛恨和批判。

让人觉得他很取巧,以为真实的历史果然如此。其实,称之为“伪”,乃是有“真”的存在,根据《礼记•丧服四制》:“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国无二君,家无二尊。”,有溥仪的“伪满”,才可以对照孙逸仙的“真中华”的存在;有南京的“汪伪政权”,才可以凸显重庆的“蒋真政权”的正当性。以昭南岛为例,原本殖民者的英国将领早已桃之夭夭,只剩下被当作俘虏的红毛兵,那3年零6个月真的是大日本帝国的昭南特别市没错,关“伪”什么事?

还有人讨论把昭南岛的历史放在“展览馆”(gallery)就是表示对侵略者的认同,怎么没看到gallery是个单数词,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展览厅而已,所以雅国部长在2月19日前才会吃惊:反应怎么会这般强烈!因为“展厅”只是一个更大集合(galleries)的小部分,无论是在同一屋檐下或者星散各地,才能构成一个纪念馆或者博物院这样的范畴。(后来,雅国为馆名公开道歉,莫愁也是满激赏的,要是换作许文远,大概会告诉我们另一个民间传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6, 2017 at 1:34 下午

专访李楚琳:别让艺术和时尚模糊了界线

with one comment

林琬绯     2016-8-3
怡和世纪 2016年6月–9月号 总第29期

大家看在经济面上,会觉得文化艺术领域还是值得开拓的。在这个前提下,对艺术的关注度提高了,投资更多了,空间更大了,可以做的事情更多了……
但是这种观念当然也充满了隐藏着的局限。凡是由金钱利益带动的发展,无论是文化,或保健,或饮食,或地产,甚至经济,都有弊病的。最明显的就是这种原动力常造成短暂的潮流,一旦过时了,人的兴趣就会因而消失,明明是必须长远经营的盛事因为人的口味改变而夭折。

14652738206026-1-013

与这位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历来首位女馆长坐在国家美术馆咖啡座里做访问,从我们所在的这座最新的文化座标,谈到国家整体文化艺术的建设,可以处处感受到她在认可之余一再流露的焦虑。

对于国家美术馆,李楚琳有一种“终于等到了”的欣慰。“我们的先驱画家或第二代艺术家的作品,也许称不上世界第一流水平,但毕竟是新加坡艺术发展的代表,作为国家单位的博物馆或艺术画廊,是有责任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有系统地呈现出来。而现在我们总算有了这么一个空间,让民众有机会多接触多了解。”

一如我国用心打造的任何庞大的建设项目一样,她强调,国家美术馆就建筑结构和硬体设施来说,绝对是令人叹为观止的,从装潢格局、到家具摆设,“该做到的都点到了”。但艺术馆毕竟有别于豪华酒店,艺术和时尚之间的界线还是应该有所区分。“国家美术馆的项目其实让我有感于新加坡已渐渐意识到艺术也可以当成一种时尚来经营了。从过去觉得搞艺术不赚钱,到现在开始懂得做艺术其实也可以跟时尚结合起来,是思维上的改变。可是这终究还是停留在时尚的层面,并不是深入到生活、到文化的整个运作,来看待艺术这回事。”

李楚琳大学毕业后就加入博物馆当研究员,先后参与或负责历史博物馆、亚洲文明博物馆、土生华人博物馆的策展工作,并于2003年成为国家博物馆115年来的首位女馆长,率领博物馆展开历史性大翻新;她前后在各所国家级博物馆积累了近三十年的丰富研究与策展经验。在她看来,艺术馆最为重要是馆藏、展览内容与呈现方式,是不是能把丰富有价值的馆藏呈现给观众,让观众可以在舒适自我的空间里学会欣赏和珍惜展览内容。

国家美术馆策展团队的专业与用心,李楚琳是认可也是有所期待的。只不过一些细节上的疏漏,可能会对观众造成不必要的干扰,影响了展览的素质,让她觉得有些遗憾。

其中一个例子是文字说明的呈现效果是不是清晰。“画作挂起来之后,必须确保展板上的文字说明也能在某种室内的灯光效果下看得到。美术馆采用的呈现方式是灰底白字,在光线不够亮的情况下会完全看不清,这就给观众在赏画的时候造成很大的不便。怎么不采取白底黑字来呈现呢?再怎么单调,也还是有它实用的价值。”

她提到的另一点,对于公众一些不适当举动如与画作靠得太近甚至用手触摸,在展厅里值勤站岗的管理员视若无睹,既达不到教育观众的目的,也无法维护对艺术作品应有的尊重。

“观众来看画,展示牌、灯光、展厅的设计应该怎么配合,很多细节都要兼顾,才能达到协助观众加深认识、提高鉴赏能力的目的。我们在硬体方面做得很好。可是软体方面,包括组织和态度,都还有待加强。

这其实也恰恰反映了整个社会对艺术的价值观:艺术是不是我们切身的问题,或者只是一种物质上的表现。我们今天经济发达、国家高度发展,以第一世界的姿态挺身而出。可是往往因为一些小细节的疏漏,就暴露了不足之处。” 阅读更多 »

从政治传播看新加坡大选

with one comment

廖珮雯    2015-9-20
https://www.nanyang.com/node/724259?tid=490

所有的元素都等同:李光耀=建国五十=美好家园=个人生活=PAP。在一种符号等同,宣传集中软性生活、家园、人民、国家、国族共同体=政党,去历史性、去政治性之下,恐惧由此诞生,投反对票,等于反对PAP、反对国家,甚至毁坏自己目前拥有的家园。

新加坡大选已经过一星期,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大胜出乎许多政治评论员的意料之外,尤其观察许多选民出席反对党群众大会,感受到反对党选前的声势庞大,因而选举成绩让人意外,选举结果与选前氛围反差甚大。

作为大马边城新山的公民,笔者有幸到新加坡感染新加坡大选氛围,本身也有一些新加坡土生土长的朋友,以及选择成为新移民的马来西亚中学同学(他们多就读新加坡大学,之后在新就业定居,成为公民)。

基本上,有新加坡本土的朋友在面书上明确表达不会再投票给执政党,理由是希望下一代生长在一个重视人文更甚于GDP的国家;有者指出人民都是纳税人,政府本应给予人民应有福利,但人民却被政府威胁,住房政策也不得民心;有者认为人民一直被执政党欺负;有者直指新加坡人被政府养成只重物质享乐,却毫无灵魂的人;有者对于新移民口中频繁重复“感恩论”,深表反感。

这些是笔者从新加坡友人面书留言获得的资讯,当然,大选结果显示,这也许只是小部分民众的心声,较倾向反对党的民意,最终只形成约30%选票。

此外,一些成为新移民或已是新加坡永久居民的亲戚、同学,则反映出截然不同的看法。

有者在新加坡打拼数十年,对李光耀感恩之情甚深,认为目前生活富足的一切,都是李光耀给予的;有者认为,是人民行动党给予他们改变贫穷生活的机遇;有者指,政府那么好为什么要换?

有者道出,如果不是因为人民行动党,他也不会选择移民新加坡。这些理由看似言之成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