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人民行动党

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1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42

虽然民选总统还未举行,但是,结果会是如何,大多数的老百姓皆已心中有数。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一个丢失了诚信的政府,要如何带领新加坡国民从风云莫测的恶劣国际格局中,走出一条活路?

李显龙祸不单行,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的最佳写照。被李玮玲指责动用国家机器的纠纷还未完全落幕,这边厢又上演,陈清木挑战启动保留总统选举机制的合法性。

一般老百姓原本对国家机器是什么一个政治概念,没有多大的认识,却因为李光耀旧居的争议,而明了法律是干预私有产权的政府行政工具。如今,社会大众再度见识到,政府可以单方面的,通过修宪而随时,任意和合法的,改变游戏规则。

更严重的是,高庭裁定,国会的选择是政策决定,而这政策决定是在法庭司法范围之外。也就是说,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是政策决定,所以改变游戏规则的行政是否合法,是不在法庭审讯的权力之内。白话文是说,法庭无权审讯政府的政策决定。

对那些相信新加坡是三权分立之民主政体的懵懂国民而言,这一个新的司法认知是不是当头一棒?政府行政决定不受司法审核的真相,在根本上,颠覆了新加坡依法执法的美丽传说。

李光耀旧居的纠纷,盘根错节,不容易清楚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相比之下,审讯保留总统选举机制合法性的司法过程,清晰明白,可以从中一览人民行动党,如何动用国家机器来改变游戏规则的真实个案。

2016年1月, 陈庆炎在总统国会施政方针提及,对现有政治制度进行检讨。

2016年2月10日,李显龙针对2017年总统选举,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

2016年3月10日,陈清木宣布有意参加2017总统选举。在记者会回答问题时指出:总统是无关政治的 (apolitical)。如果总统是政治性的,或者你想将总统职位政治化,那我们可就有麻烦了。作为总统,我必须尝试确保新加坡现有的所有政党,有一天能看到他们坐在一起,不玩政治拉拢,大家一起吃顿饭,轻松简单地交谈。在我的选举团队中,不去看是什么政党。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一个新加坡。阅读全文»

保护新加坡文化资产人人有责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899

一个国家丢失了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文物,就如同丢失了国家文化内涵的压舱石,必将沦落为一个没有文化方向之迷失人性的国家社会。这可不就是当下新加坡的文化困境?

事不过三。李显龙霉运当头祸殃新加坡,岛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件看似无关,却有共通性的反社会现象。一是,李光耀旧居的去留,二是,南洋理工大学之中文招牌的去留,三是,结霜桥旧货市场的去留。四是,新加坡华人文化历史文物的去留。这四件事的内容全然不同,而共同之处却是历史认知,历史保留,和历史文物去留的问题。

此时此刻,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之际,新加坡很有必要重新认识,并且反省本土人文文化根基,以便在即将快速降临的新国际格局下,重新设定新加坡国家内涵。新加坡唯有立即重新自我定位,否则将会丧失做为一个国

家的存活空间。这是燃眉之急,并非危言耸听之说。

有创见,有自信,有国际视野的中国学者,正在积极构建中国模式框架下的世界话语权,在一带一路的大时代背景下,向全世界讲述由中国人撰写的中国故事。在全新世界格局的现实压力下,原本高高在上的西方学者正尽快修整自己的理论,寻求一套既能够解释为何中国崛起,也同时解释为何西方衰败之新的国际政治论说,来配合中国快速发展的新趋势,以便保留一席之地,有足够话语能力继续的参与到国际事务的研究和探索。

中国模式的王道政治哲学,正在全力挑战支配世界的西方霸道政治思维。一个崇尚仁义公正反对强权暴力的新世界观,必然会彻底颠覆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实质上,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是一个缺乏生命力的虚构假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形象的说,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如同一盆盆栽,是靠铁线和剪刀,用强力规范和大力修剪而成。盆栽毕竟是盆栽,只能形似自然界的古树参天。

2017年6月14日,将会被历史界定为新加坡政治发展里程碑上的单一最大拐点,那,不是后李光耀时代的结束,而是后人民行动党时代的开始。李显龙传承的人民行动党政权,正在内忧外患的双重重大打击下分化。最终,极度僵化的人民行动党,必将逐步的自我瓦解。

在这一种划时代背景下,新加坡国民有必要认真反思在新政治格局下,未来国家的人文内涵,因为国家人文界定国家的未来大方向。在有什么样输入就会有什么样结果的定律下,什么样的新加坡人文社会,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新加坡国家。阅读全文»

新加坡应公开讨论其家族政治问题

leave a comment »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      译者:隆祥     2017-7-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26

李显龙与家族成员的纷争要私下解决,这将让新加坡错失一个良机。对家族的政治作用展开公开讨论有助于国家进步。

眼下看来,审慎似乎占了上风——但新加坡经历了一个痛苦、混乱的公共时刻。新加坡开国领导人李光耀(Lee Kuan Yew)之子、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的行为,受到了自己同胞手足的质疑,由此引出了最重纪律和规矩的新加坡政治中一个最敏感的问题。

李显龙的弟弟和妹妹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李显龙拒绝按照父亲遗愿,拆除父亲故居,反映了他“对权力和个人声望的追求”,并指李显龙有扶植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在奉行精英治理的新加坡,一个家族王朝正在形成——这一说法从李氏家族内部曝出更加具有爆炸性,且让人很难置之不理。由此带来的问题,在正常情况下将立即引发诉讼,正如李显龙在议会中承认的那样。但他表示,自己不会起诉弟弟和妹妹,因为这将“进一步破坏我父母的名声”,并称他们的指责毫无根据,不值得由调查法庭或议会委员会进行调查。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回应称,如果此类指控可以让一个普通公民走上法庭,那就应该举行一场适当的听证。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0, 2017 at 2:57 下午

一党独大之下的李家闹剧

leave a comment »

黄婉玮      2017-7-7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60543/一党独大之下的李家闹剧

李家闹剧让我们见到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之下,国家与社会严重缺乏互动的事实。笔者想起提出“文明冲突论”的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有一句名言:“人类可以无自由而有秩序,但不能无秩序而有自由。”这句名言被支持东亚“威权模式”的学者和政治精英奉为政治道理,可是不能否认,有秩序而无自由产生的国家与社会的畸形关系,在东亚国家也比比皆是。

李家闹剧爆发后,社会舆论较多围绕在李家兄妹身上,评论谁较有道理,因此各方讨论的结果最后都还是回到“清官难断家务事”作为结束,而直接批评威权体制的社会舆论并不多见。

其实李家闹剧中促发一个很重要的思考点是“新加坡的价值”,李家兄妹的控诉书,也以“新加坡的价值观怎么了”为标题。只不过,他们心目中认定的价值观应该是指李光耀和整体的李氏家族,而李显龙政府此时此刻也在塑造新加坡的价值观,导致兄妹出现价值观分歧。

新加坡的价值观可以说是由李家塑造的。从李光耀所处的60年代,是新加坡的建国初期,为回应世界现实潮流的需要,而建立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李光耀为新加坡建立一套融合东方儒家秩序和西方法治精神的价值观,是应用于个人家庭、社会及国家各范畴,成为新加坡集体的价值观。而今李显龙所处的时代,是新加坡已经高度发展,也面对比以前更严峻的挑战。在国内,人均收入已经促成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可以跟政府分担公共领域的治理,也正是李显龙推动转型的时机,故此他的治国方式也在渐渐的产生变化,一些观察者已经发现他跟从前的政府有不同之处。

李显龙针对自己的家人,仁慈而不采取压制手段,放任对方恶言攻击政府团队的形象,乍看之下,似乎真的已经有民主化转型了。可实际上,社会的讨论是很涣散的,没有任何对政府和李氏家族形成压力的舆论,大多数的言论都跟随权贵家庭的言论,在两边之中选一边站立。 阅读更多 »

欧思礼路38号:古厝乱斗,新加坡李氏大宅门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7-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62874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的惯性及发展主义思维。图/欧新社

上个月中(6月15日),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凌晨无预警的在脸书上,炮火猛烈攻击李显龙,洋洋洒洒六页指控他罔顾已故父亲李光耀的遗愿,拒绝拆除故居“欧思礼路38号”。对此,李显龙否认不尊重父亲遗愿,声明将不参与故居存废的决策,转交由国会处置。于是,7月3日,新加坡国会针对“欧思礼路38号”进行辩论,这出“家事变国事”的“长寿剧”,引起国际媒体高度关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是李光耀一家在二战后首先承租而后买下的房子,房屋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PAP)秘密会议地点,见证了该党的诞生。1948年,李光耀在剑桥大学当选律师会副主席时,《海峡时报》就曾以“新加坡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先生”来指称这位人物。

这座房子,不论作为李光耀私宅,还是人民行动党的作战处,对向来以李光耀为首的新加坡政治而言,都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也由于李光耀在世前居住于此,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李光耀曾多次公开或在著作中提及,不希望故居以后成为人人皆可进出拍照的“废墟”,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屋龄超过百年,结构脆弱,若要保存会需要一笔花费,若拆除,反而可以透过都市计划的解套,让此地段向上发展,土地价值更能进一步看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秘密会议地点。图/欧新社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图/路透社

这次李家三兄妹阋墙的主要的争议,在于三人对李光耀遗志的分歧。李光耀的遗嘱多达七个版本,最终版本的遗嘱重拾前两版本删除的“拆除欧思礼路38号”部分,这让该版本的遗嘱是否真为李光耀的最后遗志成为谜团。李玮玲与李显扬也指控,李显龙滥用权力,筹组秘密委员会来左右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在国会辩论时,认为政府本来就有责任评估历史袭产的公共价值,法律也赋予国家权力来公告限制,或甚至征收这些建物。他强调:

政府非但有执行的权力,更有义务来决定怎么做。政府不能把决策责任外包。

但欧思礼路38号是李家的私事?还是国家的公共财产?欧思礼路38号作为一个见证新加坡独立的文化资产,当它以一个建筑物的身分,而不是李家遗产纠纷的物件现身时,该怎么理解整个争议? 阅读更多 »

李家纷争说明会

leave a comment »

老伟随笔    2017-7-5
http://anchorvalecove.blogspot.sg/2017/07/blog-post.html

李家的纷争最恰当的解决地方就是法庭。李总理如果坚信自己在这起事件中没有不对的行为,就应该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旦胜诉的话,不但能重新建立国人对他和国家体制的信心,同时也能挽回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声誉。

李总理召开的“国会辩论”

国会针对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故居处置问题所引发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弟妹的失和,以及妹妹李玮玲医生和弟弟李显扬对哥哥李总理滥权的指控所进行的国会“辩论”终于落幕了。

其实,这不能说是国会辩论,只有正方陈词没有反方辩驳,又怎能称之为辩论呢?这顶多只能说是一场“说明会”,自说自的,就算对天发誓自己所讲的都是真话,也没有人知道是不是实情,因为,真正知道实情的人(玲、扬)不在国会现场。所以,用两天的时间在国会召开“说明会”老实说是有点浪费时间和资源,而国会议员们应该还有很多重要的事儿要做,倒不如把要说明的讲话录成视频向全国广播,并通过各大报章、传媒加以宣传,这样应该会更省时省事,也好让议员们能好好的在家休息,不必在国会里“闭目养神”。

李氏三兄妹,左起:显龙、玮玲、显扬

总的来说,说明会分两个部分——家事和国事。家事嘛就是李氏兄妹对父亲留下的房子如何处置意见分歧。国事嘛就是总理的弟妹指控当总理的哥哥在处理父亲故居的问题上滥用职权。指控一国最高的领导人滥用权力是很严重的事儿,如果没有足够确实的证据证明,是可以构成严重的诽谤罪的。

看了听了两天的国会说明,我个人还是觉得整个事件疑点重重,好像阅读没有结局的悬疑小说一样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因为除了李家的人外,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没有人可以确定到目前为止到底谁说实话谁撒谎。老实说,国人更关心柴米油盐和日益高涨的生活费所带来的压力,没有人对李家的家事有太大的兴趣。而关心国事的国人比较关注的,主要是李总理弟妹对总理涉嫌滥用职权的指控,这样的指控不只对李总理本人及双亲的名声造成损害,也让国家在国际社会里的声誉遭受打击。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提问

许多国人包括在野党议员都认为李总理应该诉诸法律行动,来向国人及国际社会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在国会里自说自话的开说明会。李总理到目前为止还是犹豫不决,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对弟妹采取法律行动,理由是这会对双亲的声誉造成更大的伤害。就有人认为,这根本就是一个借口,总理双亲的声誉在事件一开始就已经受到伤害了,现在应该是“国誉”比“家誉”更为重要。李玮玲和李显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而且身居高位多年,应该知道指控一国总理滥权所将面对的法律后果,这不排除他们背后有很强的律师团为后盾,而总理不提控弟妹是因为有所顾忌,不知道弟妹手里还有什么底牌没亮出来,因此不敢打没把握的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6, 2017 at 1:09 下午

李光耀故居争夺战演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Richard C. Paddock     2017-7-4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704/lee-kuan-yew-house-singapore/
英文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17/07/04/world/asia/lee-kuan-yew-house-singapore.html

新加坡前任总理李光耀故居。他不希望在自己死后让这里变成一座纪念馆。

新加坡前任总理李光耀故居。他不希望在自己死后让这里变成一座纪念馆。(Edgar Su/Reuters)

去世两年来,新加坡没有为李光耀立纪念碑、雕塑,也不曾以他的名字命名街道。正是这个人将这个城市国家确立为现代国家,将它建成了一个能展现其观念的繁荣的窗口,这个观念就是有限的政治自由最适合亚洲的价值观。

现在,就他那朴素的住宅发生的一起充满怨恨的公开家庭纠纷,破坏了新加坡作为有序的威权主义典范的形象,同时也暗示出这个国家的政治未来存在着更深层的分歧。

李光耀三个子女中的弟妹指控他们的兄长、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滥用职权,违背父亲的意愿,执意保存故居。他们表示,他的目的是以此支撑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并培养自己的儿子,最终建立起一个王朝。

表面看来,这是一场不堪的财产争夺战,但因为这些指控演变成了一场国家危机,令外界质疑这个岛国的治理情况,质疑执政党连续58年统治的基础,以及这个国家选择领导人的方式。

在一个博客作者会因批评政府而入狱的地方,公开传播来自备受尊敬的建国家族内部的怨愤情绪完全是非同寻常的举动。

“这些是关于滥用权力、不按程序办事、任人唯亲和裙带关系的指控,”活动人士及新闻工作者韩俐颖(Kirsten Han)在一个很有人气的博客上写到。“如果是真的,它们肯定会颠覆新加坡精心塑造的纯洁无暇、不存在腐败的形象。

“此外,对新加坡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她继续写道,“它们会揭开‘A队’的真实面目,A队成员数十年一直让民众觉得他们是治理这个国家的最佳人选,实际上却正利用选民赋予他们的权力达成自己的个人目的。”

现年65岁的李显龙(Lee Hsien Loong)总理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并于周一在国会的一场特别会议上加以驳斥,上演了一出利害攸关的大戏。

“待这起不愉快的事件尘埃落定后,人们必定知道政府的运作是透明、公正和得当的,”他说。“知道在新加坡,就连李先生的故居和他的愿望都是接受法律管辖的。”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