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人民行动党

晴时追尾雨翻船,抱残守缺遭雷劈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11-22

新加坡时局已经进入十分微妙的境界,在许仙看管下的公共交通,不仅人怨,如今还牵涉更高的存在:天怒。而李显龙还是一如既往,继续其抱残守缺。

自从许仙出言不慎,得罪了向来陪跑的主流媒体,虽然他们也没怎么样,不过有关地铁新闻都报得巨细靡遗,图表、历年记录齐出,唯恐报迟了,已经让有关当局相当的“吃力”。而《联合早报》新成立的子公司《红蚂蚁》传媒,也像尝试了新的高分子聚合体超薄卫生巾,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自由。

李显龙的治国理念,由于过度强调“任人唯贤”,变异成“官官相护”,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诚如他自己说的,他们要汲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进;实际上,“汲取教训”在国人耳中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磨出老茧,哪儿有汲取教训啦?哪儿有轻装前进啦?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认为:地铁可靠度、民选总统制的改革,甚至是李总理与家人的争端等,这些关键议题都需要时间解决或平息。毕竟,要解决问题,第一步是承认有问题,就先谈民选总统制和李家纠纷两项,有解决吗?非但没有,如今还把自己的侄子控上法庭,你以为全国老百姓都是瞎的吗?所以话转回来,以为把两个议题拿到自己主场——国会wayang一番,就是透明治国,这根本就是否认(denial)状态下的守缺。

地铁“姑丈”,李显龙和许仙都说过“这些事件不应该发生”,这里给它个深究其义。为什么“不应该发生”呢?还不是因为有“贤人”在位。那么还是发生了怎么办呢?当然还是要“贤人”来搭救啊。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MRT整天坏GST又要起 行动党下届大选有多少票?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1-2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20-793

如果说,老天爷在上一届大选帮人民行动党创造一个好的吸票时机,那么下一届选举要如何在战略和战术上扩大优势,就要看行动党的政治智慧和判断,以及党内部能有多团结,能否上下一条心“做好政治”了。

李显龙总理在行动党大会上以秘书长身份出席并演讲。(联合早报)

终于,李显龙总理在11月发表了一场迟来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

8月份的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以糖尿病、学前教育和无现金交易为三大主题,让许多关心时政的新加坡人大跌眼镜。总理昨天(19日)在人民行动党两年一度的党大会上大谈国家大事,这一场的内容才更符合国庆群众大会演说的格局,红蚂蚁和大家一样,有一种走入时光隧道的错觉。

李显龙总理与夫人何晶在大会上与工会成员合影。(海峡时报)

总理也是行动党秘书长,他从外交到内政谈了六大点,有两点最抢眼,一个是首谈闹得民怨沸腾的地铁故障;另一个是明示将增加税收,一个可能是增加消费税(GST)。

MRT和GST将成“票房毒药”

在红蚂蚁看来,这两项是彻头彻尾的“票房毒药”。要不要打赌?民众骂完MRT整天坏之后,接着一定大骂政府是吸血鬼,加完水价,现在又要增加GST,简直是夭寿啦,PAP不愧是Pay & Pay。所以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的蚁族大胆预测,下一届大选不会那么快来,至少明年不会来,大家不用猜,蚂蚁肯定对。《联合早报》的报道也说,总理以华语致辞时说,距离下届全国大选仍有两三年时间,但“努力的时间是现在”。

下一届全国大选最迟必须2021年初举行。GST越快提高对政府越有利,没有一个政府会傻到在选举年或选举之前的一年增税。假设政府明年提高GST,那么“白衣白裤人”还有大约两年的时间去消化GST的冲击。MRT + GST,蜡烛两头烧,大选估计要拖到最后阶段才举行,然后选前的惯用伎俩是,给选民一些回扣之类的甜头,看看能不能安抚情绪。

《海峡时报》一篇分析稿认为,总理把演说重点放在“信任”两字。文章进一步分析指出,信任很重要,因为只有人民信任政府,才能减轻不受欢迎的政策如增加税收对政府所造成的冲击。《联合早报》则转述总理的话说,“行动党几经艰苦才赢取人民的信任,不能把人民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或把它挥霍掉”,要同时落实几项政策,就必须“做好政治”,让人民能支持和信任行动党,“知道行动党关心他们,竭力改善他们的生活。”

做好政治!有信任才有票

传统媒体喜欢这些“高大上”的内容和“九曲十三弯”式的表达手法。在红蚂蚁听来,总理说了一大堆,其实就想问一问在场的2000名党员:“选民在下届大选中还投不投票给行动党?”什么信任不信任只是华丽的辞藻,只是外衣,脱掉外衣,内在核心就是,有没有票?信任了会怎么样?信任就投票给PAP啊,不信任就不投啊,就这么简单。所以总理向党员疾呼:“做好政治!”精英不能与民众脱节,主流政党必须代表普罗大众的利益。

行动党在下一届选举会有多少票呢?这个问题问得还太早,但我们不妨先看看总理昨天晾晒的“中期考”成绩单,有哪些是加分,哪些减分?

总理谈的六大要点:

一、地铁事故不应发生须彻底纠正

总理表示,上个月碧山地铁隧道积水和几天前两地铁列车在裕群站碰撞的事故不应发生,各方必须从事件中汲取教训,“追根究底、彻底纠正”。总理还说,数据显示,地铁延误和失灵的情况其实已有改善,但他能明白民众感观不同的原因。“一个理由是,在公众的意识中,像碧山积水和裕群碰撞事故是严重的问题,深刻破坏了他们的信心。

11月15日上午8点20分,两列地铁在裕群站发生碰撞事故,导致36人受伤。(海峡时报)

阅读全文»

工人党要准备成为替代政府 新加坡有可能实现两党制吗

with one comment

姜擎天    2017-1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109-746

两党制的民主机制无法凭空运行,它不是靠选举一人一票就可以达成,而必须有一系列的配套。换一个说法,行动党在执政以来,特别是李光耀时代,已经奠定了一党独大体制的基础,遏制反对力量的壮大。只要一党独大体制继续,两党制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性。

谢静怡制图

配合工人党成立60年出版的《与新加坡同行》,讲述工人党1957年创党至今的发展历程,当中收录了秘书长刘程强的访谈,其中他多次使用了“替代政府”一词。

刘程强说:“我们已成功建立一个人才基础,让党采取下一步,进入下一个组成潜在替代政府的阶段。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党若要成立一个替代政府,首先必须拥有组织能力。你必须拥有以团队为基础的运作模式,一个人们可以运作的体系。这就是基础,而我认为我们具有这样的组织基础,让人们了解运作。我们有扩大规模的潜力,但这也取决于人民的支持程度。除非人民行动党变得腐败,否则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所以我们最终是否会成为一个替代政府,我不敢肯定。”

“副驾驶”策略奏效 获选民青睐

刘程强所领导的工人党之所以能够获得选民青睐,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副驾驶”策略,摆明工人党无意取代人民行动党,仅在国会扮演监督制衡的角色。他在访谈中再次强调了这个观点(“我不认为选民要一个替代政府”),这个判断是否继续有效,是决定工人党能否在他明年卸任后走出一条新路的关键。

新加坡不具备实现两党制条件 行动党控制社会重要资源

我认为领导工人党16年的刘程强的政治嗅觉还是敏锐的,新加坡人并不要行动党下台,除非它变得腐败。要取而代之,工人党首先必须先在国会赢得至少20席,能够提出不同于行动党的政策论述,并且推出影子内阁名单。唯有这些条件具备,才算是有了两党制的雏形,也才能讨论替代政府的可能性。但是,我觉得新加坡并不具备实现两党制的条件。

第一个原因当然是行动党的执政能力。尽管地铁丑闻开始暴露出体制的某些弊病,但行动党在长期策划和有效执行方面的实力还是有的。只要这个不变,新加坡人就没有要推翻它的动机。 阅读更多 »

工人党将进入后刘程强时代?

leave a comment »

张翠山     2017-11-4
http://www.sgwritings.com/index.php?action/viewspace/itemid/159204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刘程强放弃领导权之后,就不大可能主导该党的发展方向,“后刘程强”的工人党可能会变得很不一样,就像惹耶勒南把该党交给刘之后,该党转型似乎在一夜之间完成。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该党创党60周年的宴会上隆重宣布在明年的党中委选举中让贤,不再竞选秘书长一职,这个消息肯定会在新加坡政坛引起广泛的关注。

自刘程强在2001年从惹耶勒南手中接过棒子以来,工人党在举步维艰的环境中稳扎稳打,2011年大选中赢得反对党的第一个集选区,使工人党的成长突破瓶颈,也让希望看到新加坡出现两党制的选民看到了反对党的春天。

作为一个华校生,刘程强能够在以英语为强势语言的政治环境中取得目前的成就已是难能可贵。尽管他的英语能力不断进步,甚至很多时候能够以英语在国会中跟部长以及其他行动党议员较劲,但他的“华校生英语”始终是他发挥更大号召力的障碍。

自他成为工人党领袖以来,他也的确努力延揽人才,平心而论,他在这方面的表现比其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一个原因是,他比惹耶勒南中庸得多,不为反对而反对,他不搞对抗政治的立场曾经获得建国总理李光耀的赞许。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7, 2017 at 4:35 下午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10-5

悄悄5年过去了,郭木财那支笛依然在吹,可见是个勤奋或者能力的问题。看他随着吕德耀道歉,然后又随着许文远道歉,5年来个人银行户口是进账了千万,最后怎么会变成站在下属旁边,“监督”他人道歉呢?他在哪方面长进了?!行动党人向来只会怪罪底层的小兵小卒,故而把问责制破坏殆尽。

政治问责是个道德选项,其初衷就是认为居高位者必然有道德,故以“道德”求之,必获全面的报答。维基百科说:问责制(accountability)是代议制政府基石之一;没有问责制,就有可能造成社会长期不稳定。一个有问责制之政治制度,是政府必须尽最大之努力去对选民负责之制度。

然而,路人就说啦:像美国那样的一流民主不也是选出个三流的特朗普来。可见,问责制的致命伤就是上头的人没廉耻。如顾炎武先生所说:

古人治军的原则,没有不以廉耻为本的。《吴子》说:“凡是统治国家和管理军队,必须教军民知道守礼,勉励他们守义,这是为了使之有耻。当人有了耻,从大处讲就能战攻,从小处讲就能退守了。”《尉缭子》说:“一个国家必须有慈孝廉耻的习尚,那就可以用牺牲去换得生存。”而太公望对答武王则说:“有三种将士能打胜仗,一是知礼的将士,二是有勇力的将士,三是能克制贪欲的将士。因为有礼,所以列朝治军者和粗野的武夫,都能遵循文王后妃的教化行事;难道还有欺凌平民、抢劫牛马,而对百姓实行残暴手段的么?”《后汉书》上记载:张奂任安定属国都尉,“羌族的首领感激他的恩德,送上马二十匹,先零族的酋长又赠送他金环八枚,张奂一起收了下来,随即召唤属下的主簿在羌族众人的面前,以酒酹地道:‘即使送我的马多得像羊群那样,我也不让它们进马厩;即使送我的金子多得如粟米,我也不放进我的口袋。’把金和马全部退还。羌人的性格重视财物而尊重清廉的官吏,以前的八个都尉,大都贪财爱货,为羌人所怨恨,直到张奂正直廉洁,威望教化才得到了发扬。”唉!自古以来,边疆局势的败坏,岂有不从贪求财货开始的么!我对辽东的事件不能无感。(《廉耻》)

行动党人贪财不知廉耻,故而把问责制破坏殆尽,此其一也。

问责制的最高表现当然就是切腹自杀——Seppuku, (Japanese “self-disembowelment”) also called hara-kiri,因为失职的人把自己贬低到不配生存的地步,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是太“虐”了。其二是“罪己”,作为最高领导,不管是谁做的“好事”,只要是祸延老百姓,都会把责任扛起来,而不是把它层层往下推。像古代,不管是天下大旱或者大涝,皇帝都要给自己下个“罪己诏”,诏告玄天上帝,责任由他扛。美国杜鲁门总统的“The buck stops here。”——足见中西亦有相通之处。

SMRT自2011年底爆发南北线大瘫痪,说明一间全国最大的交通公司被苏碧华完全搞砸,郭木财当时临危受命,就是冀望他能大刀阔斧,有政府作后盾,采取了许多措施和金钱的投入来加强维修机制和员工培训,但为何这样荒唐的事情还照旧发生? 阅读更多 »

分析:刘程强继任者任重道远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4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1104-sg-low-analysis/3873968.html

工人党昨天庆祝建党60周年。(照片:Today)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昨天(3日)宣布将在明年卸下秘书长一职,但声称这是一项进步的举动,标志着工人党认真看待领导层更新问题。对于他的这个决定,政治分析家表示惊讶。

据《今日报》(Today)报道,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刘程强卸下他自2001年担任的党秘书长职务,他的继任者可说任重道远,一定要在下一届大选领导工人党前进。下届大选务必要在2021年1月15日以前举行。

现年61岁的刘程强昨天在工人党庆祝建党60周年的晚宴上表示,他将不会在明年的党中委选举中竞选连任秘书长一职。

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蓝璐璐指出,虽然刘程强并非工人党创办人,这个政党是由曾在殖民时期担任新加坡首任首席部长的大卫•马绍尔(David Marshall)创办的,但却是在刘程强一手带领之下,成为继执政党人民行动党之后的第二大党。

她说,工人党也是新加坡“最可信的反对党”。

在刘程强领导下,工人党在2011年的大选首次攻下集选区,并在过去两届大选推出一批资深党员和新面孔竞选。

蓝璐璐表示:“在刘程强领导下,工人党确实成长了……它不是一个传统的政党。他们尝试要改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4, 2017 at 5:42 下午

刘程强:对2015年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票数差距感意外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0-31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1031-sg-low-thia-kiang/3870550.html

工人党为纪念创党60周年出版书籍《与新加坡同行》。(照片:工人党)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在纪念创党60周年的书籍中表示,虽然有信心工人党能够在2015年的大选中夺下阿裕尼集选区,不过他坦言,对于以50.95%的得票率险胜人民行动党,感到意外。

工人党在2015年的大选中派出阿裕尼集选区的原议员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莫哈默费沙和陈硕茂捍卫该区。团队由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领军。他们当时以50.95%的得票率,也就是2612张选票,险胜人民行动党的团队。

根据《今日报》(Today)的报道,刘程强在工人党创党60周年纪念书籍《与新加坡同行》(Walking With Singapore)的一篇访问中表示,对于当年的结果感到意外。

“我有信心我们会胜选,我知道我们的得票率可能会下滑,不过没有想到差距那么小。”

当被问及是否有被结果吓到,他表示自己一直都做好准备接受任何结果。

“我只是觉得很累。我已经在政坛那么多年,所面对的压力并没有把我击垮。我一直都觉得要顺其自然,这是政治的一部分,这就是人生。”

61岁的刘程强也说,工人党在2011的大选中,成为历来首个夺下集选区的反对党,是历史性的一刻。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