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人民行动党

总检察署去年收到400封国会议员求情信件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2-8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207-sg-mp-letters/3954308.html

一名退休的国家法院法官Low Wee Ping向《海峡时报》投函表示,当他担任初庭司法常务官时,时任大法官的黄宗仁指示,无视这些国会议员的信函,不要把它们交给法官,并且把它们退回给行动党党督。

蓝彬明的接见选民活动。(照片:Lam Pin Min/Facebook)

近日有法官提出,一名议员为选民求情的信函具误导性,也有公众向报章投函,质疑这样的做法。总检察署(AGC)受询时证实,去年收到大约400封国会议员代选民求情的信件。

据《亚洲新闻台》了解,国会议员的信件,一般来说,涉及广泛的课题,而这些信是根据选民的个人情况所写。

据了解,总检察署没有记录多少信件是来自人民行动党(PAP)或工人党议员。《亚洲新闻台》已经向两个政党查询,了解更多。

近日,卫生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兼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医生为居民Tang Ling Lee所写的一封求情信,被高等法院法官施奇恩提出质疑。据报道,该居民涉及一场严重的交通车祸,导致受害者Vikaramen A Elangovan多处骨折,在两个月内须动十多次手术,留医69天。不过在蓝彬明的信函中,他却指Tang Ling Lee只是轻微擦撞到摩托车,导致骑士受轻伤。

法官说,这些陈述如果正确地反映了Tang Ling Lee向国会议员传达的话,是具误导性的,令人遗憾。

“他们也不符合她所承认的SOF(事实陈述)。看起来他们试图不公平地减轻事故的严重性,减少受害者实质性受伤的真实程度。”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9, 2018 at 7:15 下午

冷藏行动——一个有虐待狂的政治精神病患者的所为

with one comment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2-2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128451363957927&set=a.187144434755296.44973.100003792230386&type=3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2/02/the-hands-of-a-sadistic-political-psychopath-behind-operation-coldstore/

作为政客,李光耀是老奸巨滑的。作为一个人,他是一个有虐待狂的政治精神病患者,因为他无缘由并刻意地摧毁了许多人的一生。

2018年2月2日是新加坡冷藏行动55周年纪念日。1963年2月2日凌晨,新加坡内部安全委员会(ISC)未经审讯,命令逮捕107名来自左翼反对党、社会民间组织、工会会员和学生的政治领袖。这个所谓的“保安”行动为李光耀巩固自己的权力铺平道路,因为人民行动党当时面对来自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社阵)的巨大挑战。

尽管左翼力量被“冷藏行动”摧毁,社阵和被拘留者被指为亲共分子,在1963年9月22日的大选中,他们仍然在51个席位中赢得了可观的13席。

1963年2月2日是新加坡的政治分水岭,就在接下来的五年,新加坡成为了一党专政国家,一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正如《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李光耀企图否认必须对冷藏行动负责,并将一切责任归咎于马来亚首相和英国人。当时他们与新加坡共同组成内部安全委员会(这是1959年新加坡取得内部自治的宪制安排)。

近年来不少引用英国档案馆资料的著作暴露了李光耀是一个玩弄政治的两面人。在政治上,他不希望被视为参与了压迫左翼的行动,以及在不经审讯下监禁具代表性和有超凡魅力,得到公众大力支持的林清祥。李光耀恐怕失去选民的支持,在1963年2月4日《海峡时报》的一篇报导中他说:“如果要由新加坡政府采取这项行动,我们是想都不会想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 2018 at 1:38 下午

新马互看:新加坡人怕输,马来西亚人“乱乱来”?

with one comment

马来熊      2018-1-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109-1060

两地百姓有些互看不顺眼,有些互相羡慕,有些自卑,有些自傲,简言之就是复杂的情感关系。

(谢静怡制图)

马来西亚才子黄明志去年11月29日在YouTube的个人频道上载了《六件新加坡人会羡慕马来西亚人的事》的视频。

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在视频里接受黄明志采访,谈了六件新加坡人会羡慕马来西亚人的事:

一、风景优美,资源充沛;
二、美食天堂,多元多变;
三、市场较大,人才济济;
四、物价偏低,消费便宜;
五、语言天才,保护文化;
六、直来直往,待人诚恳。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一个聊不完的话题,聊开了有爱有恨,有笑有泪,有羡慕有嫉妒,有时又带一点酸酸的感觉。两地百姓有些互看不顺眼,有些互相羡慕,有些自卑,有些自傲,简言之就是复杂的情感关系。

看过这样一个笑话:

一个新加坡人到马来西亚度假,在酒店餐厅吃早餐时,点了咖啡、牛角面包配牛油和果酱。一个嚼口香糖的马来西亚人坐下来和他聊天。

马来西亚人:“你们新加坡人吃完整个土司面包?”

新加坡人:“当然。”

马来西亚人:“我们不这么吃,我们只吃白色部分,面包皮收集起来再循环,做成牛角面包卖到新加坡。”

马来西亚人又问:“新加坡人吃面包配果酱?”

新加坡人:“当然。”

马来西亚人:“我们不这么吃,我们只吃新鲜的水果,剩下的果皮、种子收集起来再循环,做成果酱卖到新加坡。”

这一次轮到新加坡人发问:“马来西亚人做爱吗?”

马来西亚人:“当然。”

新加坡人:“你们做保护措施吗?”

马来西亚人:“当然,我们戴安全套。”

新加坡人:“用过的安全套你们怎么处理?”

马来西亚人:“我们当然是把它丢掉。”

新加坡人:“我们不这么做,我们政府把用过的安全套收集起来再循环,做成口香糖卖到马来西亚,这也是新加坡禁止口香糖的原因所在。”

从这个笑话可以看出新马两地人有些互看不顺眼的地方,单单是口香糖就有说不完的故事。

不少新加坡人到马来西亚游玩,第一件事是买口香糖,在马来西亚旅行时大嚼特嚼,有的还买一大盒带回新加坡,却在关检时被发现,结果选择只有两个:当场吃完或丢进垃圾桶。

新马各有羡艳

新加坡人羡慕马来西亚人的多元美食,马来西亚人羡慕新加坡人的社会治安。马来西亚看不起新加坡人的怕输,新加坡人看不起马来西亚人的杂乱无章。

同事Z的姐姐远嫁到雪兰莪州,回到新加坡娘家坐Z的车外出时,总叫Z有位就停,别固执于一定要停在停车格里。对新加坡人来说,把车子停在停车格里已是一种惯性,但对马来西亚人来说,车子太多了,有位就可以停,假如执着于非停车格不可,可能会在找停车格这一件事上浪费很多时间,而时间其实可以花在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诚然,马来西亚人因为环境的缘故,处事往往比较圆滑变通。新加坡人因为守规矩,已成习惯,甚至可说成了一种自然反射,为人处事往往局限于无形的框框里。当然,这不是说新加坡人就不敢乱来。事实上,不少新加坡人开车北上度假寻找美食,车子一上南北大道就开始超速。

新加坡人爱吃,对马来西亚美食是情有独钟,所以全岛都可以找到马来西亚美食,圣淘沙名胜世界和裕廊坊甚至有马来西亚美食城。

新加坡人最爱马来西亚榴梿,柔佛州不少榴梿园主要供应新加坡市场,猫山王价格的起落牵动新加坡人的味蕾神经。榴梿的供需可说是新马在方方面面关系密切的一个缩影。

马来西亚吉隆坡的榴莲节。(新华社)

阅读全文»

第四代的挑战

with 3 comments

联合早报/陈迎竹(编辑组副主任)    2018-1-7
http://www.zaobao.com.sg/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80107-824917

行动党长期施行的党中央精英领导体制,对擅长规划协调与发号施令的领导者来说,如鱼得水;但不擅长洞察人心民意、缺乏深刻历史与人文素养的领袖,却可能在这温暖的体制中,犯下难以逆转的错误。

我国第四代领导团队日前发出一份罕见声明,表示会在适当时候从他们当中推选出一名领导人。

第四代领袖其实指的就是新加坡第四位总理。这个近日越来越受到热议的话题,随着日前第四代16人领导团队的一份罕见声明的发出,以及下届大选越来越近,民众应该更进一步做深入思考,提出看法和要求,而不是继续流于咖啡店的闲谈扯淡。因为在新加坡一党独大的特殊情况下,政治领袖的各种特质,除了牵涉到他任用什么样的人,也决定整个政府的素质和效能,进而与国家机制、发展方向和民众生活息息相关。

由于在野阵营长期无法在政治主张和行动上超越甚至接近行动党,争取到选民信任,因此在可见的未来,也就是两三届大选之内,行动党继续执政甚至选举中继续获得垄断性胜利几乎毫无疑问。所以谁出任行动党领袖关乎全民——无论是不是行动党支持者——他的思维和人格特质也将影响新加坡未来的政治格局和政策走向。

按照行动党说法,总理接班人要由内阁同僚间自行决定;坊间舆论所看好的几个人选,在政坛的时间都不算长,其实外界——尤其是民间——了解真的不多,甚至都是表面印象。根据本地政治文化,这对于最终的那个人选影响不大,但对民众来说,这是未来10到20年甚至超过一代人的抉择。这是为什么我们应该谈论未来总理人选,而不能仅仅交付内阁或国会来决定。

政治机器的运转有时候不由得人(尤其是机器核心以外的人)的意志转移些微。换句话说,现有人选是行动党机器运转的结果。由于是老字号加上独家经营,新加坡没有别家的经验可供比较,出位者只要先萧规曹随,再根据各方面环境的需要,做出适当调整,理论上不会出现太大状况。也正由于行政与政治上全方位的优势,没有太大政治压力,行动党长期施行的党中央精英领导体制,对擅长规划协调与发号施令的领导者来说,如鱼得水;但不擅长洞察人心民意、缺乏深刻历史与人文素养的领袖,却可能在这温暖的体制中,犯下难以逆转的错误。而后两者正是领袖能否审时度势、引领时代并留下好名声的关键。

奥巴马刚当选美国总统时,很少人看好他,因为他不过是参议员出身,没有做过州长之类能累积丰富行政经验的岗位,然而八年下来,他成了美国众多史家和民众心目中排名很靠前的总统。其中关键之一,正是他的许多言行都能扣动人心,充满浓厚的人文关怀,立足宏观视野,充分体现美国精神。这些都不仅仅是名校毕业生、表现卓越的行政官员所可以比拟。

行动党外人士谈论第四代总理的条件和资格显然不甚实际,至今为止,第二和第三任总理的选拔和任命都有一定的政治轨迹,第四任则显得比较仓促。无论如何,行动党如果能保持过往那样,以团队形式支持和将第四任人选送上马,相信不难维系政权的强势。问题是上任后面对挑战的能力与思维。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7, 2018 at 9:53 下午

下一任新加坡总理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7, 2018 at 9:40 下午

2018年PAP以拗护贪1月8号国会首演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8-1-3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8/01/2018.html

以贪开年,2018行动党将继续以拗护贪。

吉样宝贝在美国与巴西行贿被逮到,地铁宝宝在国内爆贪污案,连一个小小的培训津贴的制度也可以让纳税人的钱被骗4千万,还有内阁部长的高达5.5个月的年终花红,新加坡真的好多贪字。不是贪污,就是合法的贪钱,而且从最高领导做起。

2017年,新加坡人已经被人民行动党政府硬拗了一整年。原本以为2018年,可以看到一丝阳光,看样子,不但没有阳光,还被贪字纠缠。开年第一天,就是阴雨绵绵;第二天,雨还没下完,地铁事故就来了。

对于行动党和李显龙来说,不论是围堵,还是解围贪污和贪钱行为,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继续硬拗下去。在国会,他们将出尽法宝,用一个又一个的硬拗来为吉祥宝贝,地铁宝宝,培训津贴等等出包的事情护航。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社交媒体,当然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的大护航,大硬拗下去。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7, 2018 at 9:35 下午

那些曾经让你深信不疑的神话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8-1-5

《新国志》的这篇《〈活在新加坡神话中〉绪论》文章真的振聋发聩,过去很多想不通的事情,一下子——彷佛若有光——就举一反三了。有时与老朋友闲聊时局,这些老友都事业有成,汽车、洋房都有啦,鉴于少年时的经历,总不爱明说支持行动党。所以酒酣耳热之际,听到小女子批龙鳞,不予苟同之时,总会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假若当年不是行动党上台,现在会是怎么样?——当然,没人能完满回答这样一个假设性的问题,于是“凡存在必合理”,他们又悄悄占了上风。读了《神话》才明白,原来他们是打从骨子里服膺了行动党这么多年来所炮制的神话:没有行动党就没有新加坡,不然的话,至少也得走多几十年的弯路。

【壹】

那天看到这则新闻,不免心里犯嘀咕:“这样也可以啊!”

马哈迪近时改弦易辙,屁股指挥脑袋,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大肆批评当政者。于是对于曾经是“执政者”这个身份所犯下的事,当然要求大家“水过鸭背”,“认低威”一次,忘了他是阿谁。这种便宜行事,在本地中文报退休的二丑们身上也很常见。当年他们领着高薪为执政者制造神话,小心护航,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样。如今退了下来,坐在自家公寓的阳台看着云起云落时,突然“又回过脸来,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点,摇着头装起鬼脸道:你看这家伙,这回可要倒楣哩!”不甘寂寞的他们,于是在报纸开专栏,又或者是找个千万富翁俱乐部出本华文刊物,说些尽人皆知的不堪往事(如华文华语的没落),不外就是要整出一副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模样出来,以小妹看来,和老马“不认错的道歉”没差。

【贰】

最近杨荣文的新闻又见报了,原来是他的老婆大人患癌,去波士顿求医,他和家人也到那里全程陪太太治疗,然后张志贤又去那里探望他们,好温馨的一则报道啊。其实这则新闻背后,说的却是一名千万富翁家人求医的奢华生活(没钱没闲根本就做不到)。

“行动党精英必属佳品”这个神话由来已久,且深入人心。不过,这项“佳品”并没有做到任人唯贤的海纳百川,它只是选择那些愿意投靠它的角色,“认家己人”是最大的瑕疵。就好比SMRT无论做到多烂,大家好像还是以为只有许文远和郭木财能解救,从来没想要从港铁或者台湾捷运挖个总裁过来。政府委员会出现什么肥缺,也总是“行动党精英”回锅的多,“凭什么?他们能胜任吗?”——不曾在国人脑海里出现过。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5, 2018 at 1:0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