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人民行动党

吴资政捍卫部长高薪引网民怒火 全球最高薪仍不足?

with 3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吴资政捍卫部长高薪引网民怒火 全球最高薪仍不足?/

网民KH NGAI:所谓“部长薪资不足”,早在李光耀仍任总理时就提出,但近十载我国部长薪资已是全球最高!但是人民行动党还是招揽许多“合格”专业医生、纸上将军、律师和会计师等,成为被党操控的扯线木偶部长和议员!很简单,谁会愿意去做较低薪资的工作?他们基本上就是贪婪!

吴资政捍卫部长高薪引网民怒火 全球最高薪仍不足?

关于部长“高薪养廉”议题,早前就已引起人们非议。各大网络新闻近期报导,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一则谈话音频中,批评居民建议部长减薪乃民粹主义做法,致使部长薪资争议在社交媒体空间重燃,问责我国部长表现,是否与他们的高薪相符?

有关对话是在本月2日,于职工总会中心举行的东南区研讨会上,吴作栋回答基层居民的提问。当时,70岁的布莱德岭居民委员会成员阿都阿兹说,年长者为了生存,即使入古稀之年也不能退休,还要继续工作,令他感到忧虑。他询问吴资政,为何不从国防开销和部长薪资中,提取一部分来改善年长者的生活?

吴资政部属提供完整对话逐字稿,本社在昨日翻译还原完整对谈内容

吴作栋首先询问居民阿都阿兹,如果年长者不从事打扫清洁工作,还有谁愿意去做?如果请外劳又可能引发外劳泛滥问题,年长者也失去增加收入机会。他感谢阿都阿兹关心年长者情况,惟不认同削减国防开销,因为要捍卫小红点,需要有先进雷达来提前侦测来犯敌机,这些都要花钱。

“你说的对,得从哪里拿钱。如果你建议起消费税2%,来支付年长者退休金,我必须大大表扬你。但你说的是,砍国防部预算,100%也可以。此外,你要砍部长薪资。这是很民粹的,我告诉你,部长薪水还不够;再现实一点,你是否知道,现在公务员赚得都比部长多?再减薪会导致没有人愿意为政府效力。”

吴作栋也举例,现任律政暨卫生高级部长唐振辉,在当部长前的年收入超过两百万,为了服务人民毅然放弃高薪;如果有人在外头都没办法赚到百万收入,却要成为部长,他也不会聘请,因为这样只会招来非常平庸之人。

有者对吴资政言论表示失望,也批评他在谈话中一味捍卫部长高薪和国防预算,但是对如何改善年长者低收入劳动的处境,着墨太少,没有提出具体建议。

网民江金顺(译音)在新加坡时事论坛脸书专页《议论政策论坛》留言感慨,过去第一代开国元勋,如吴庆瑞博士、杜进才博士、拉惹勒南、EW巴克等,都是任劳任怨为民服务,即使只有区区数千元却从没有嫌薪水太低。

“他们高尚的品格、正直廉明,还能够把小红点打造成“亚洲四小龙”之一。”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8, 2018 at 12:11 下午

新加坡人对马哈迪当政的反应

leave a comment »

Blackbox Research    2018-7-20
http://www.blackbox.com.sg/youknowledge/2018/07/20/singaporeans-react-to-mahathirs-new-malaysia/

马哈迪成为“新的”马来西亚的掌舵人之后,对最靠近的邻国新加坡造成一些政治冲击,这是因为新隆高铁和供水等课题再次成为争论焦点。

虽然新加坡人在很大程度上赞成马哈迪当政——83%的人认为这位前首相的胜利对马国人民来说是正面的结果,而82%的人认为这次选举是民主的胜利——超过五分之三(61%)认为马来西亚新政府上台可能预示新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不太友好。

马哈迪“以弱胜强”的胜利也激发了五分之四(80%)的新加坡人更密切检视他们自己的第四代领导人,而70%的人认为,马来西亚选举结果会让更多新加坡人考虑他们是否应该在下次选举中投票给执政党。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5, 2018 at 5:04 下午

上有所好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7-29

韩总编辑的意思大概是说:这是社会的错,幸好有个高瞻远瞩的精英部长给指了出来,接下来应该宰杀圣牛救赎大家。素素倒认为是政治领袖作出了坏榜样,才会有的“下必甚焉”;“楚好细腰,宫人饿死。吴好剑客,民多疮痏”。

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总编辑韩咏梅以为自己读懂了王部长乙康先生的训话,有点儿沾沾自喜,文章一泻千里,题目叫做《走出“努力通胀”的陷阱》。事因咱们的教育部长“对于这种过度注重应付考试和入学竞争的拼学心态,他提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词汇:努力的通胀(effort inflation),也就是付出越来越多的精力,但学到的知识未必更多,甚至更少。因此,教育部下来要检讨如何抑制这种恶性竞争的蔓延,让学生重新找回学习的乐趣。”

可是,为了评论的所谓“持平”,她故意写了这段:“王乙康这次提出‘努力的通胀’,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他借用经济学‘通货膨胀’的概念说明补习泛滥,效果却过犹不及的荒诞。”——至于哪里“荒诞”和“过犹不及”了?她却没说。


可是总没人怀疑:这一堆精英到底哪一点比人强啦?

然后她又很懂事地说:“王乙康部长是政治人物,说话总要客气些,用了比较抽象的概念,其实很直接地说,过度的怕输反而是浪费精神,白费力气。”——原来“努力的通胀”就是“怕输”,批判“怕输”绝对政治正确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9, 2018 at 2:31 下午

淡马亚人物专访——倡议多党多元声音 “一党独大如恐龙般将灭绝”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2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淡马亚人物专访——倡议多党多元声音“一党独大如恐龙般将灭绝”

淡马亚表示,历史已经向大家证明:例如墨西哥、台湾,到邻国马来西亚,都显示一党独大的政局不可能长治久安,一党专政会如同恐龙一般灭绝。

民主党主席淡马亚认为,要为民众提供可负担的医疗福利,新加坡应该回归更为公平、进步的税务系统。目前,外资或投资者,在狮城都不需缴遗产税、不需缴资产利得税、也不需缴股息税,定期存款利息也免税。

他不认为在这些事项征税,会减少新加坡作为金融管理枢纽的竞争力,因为我们有卓越人才和完善基础设施,外资在这里投资,或资金寄存于此,即使要求他们多付些代价,并不会让他们感到不满。

另一个淡马亚关注的课题,就是我国公共住房政策已经偏离宗旨。居住本是基本人权,结果政府推出资产增值政策,组屋变成了增加财富和投机的工具。

“应该鼓励民众如果有余钱,比较适合投资在私人房地产,现有的组屋增值说法是误导民众。”

他说,国家发展部也承认了组屋屋契的限制(屋契到期价值归零,且只有4%组屋能获选参与重建计划),他认为,政府最终必须面对和解决这问题,这可是个政治计时炸弹,可能他们会延长将到期的屋契。 阅读更多 »

误判大马海啸影响乃“愚蠢失误” 行动党还能再战30年?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1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误判大马海啸影响乃“愚蠢失误” 行动党还能再战30年?/

何光平

悦榕集团执行主席何光平指出,因为马国变天,就得出新加坡人民“和大马人一样厌倦政府”,以为行动党政府也会步国阵后尘的结论,乃是“愚蠢的失误”。

何光平认为,虽然新马两国有一些相似的情境,例如人民行动党和国阵一样都是自独立以来就执政至今,但不代表前者会和国阵一样遭受相同命运。

如果因大马变天,就以为行动党的倒台迫在眉睫,说明大家还没吸取真正的教训。

“国阵败北并不是因为缺乏民主机制、人权议题、打压异议或威权式政治,而是纳吉政府下的庞大贪腐问题。”

华侨银行于本月12日主办“毁坏时代中的新加坡政治与企业”论坛,何光平在致词中认为,新马两国最大差别在于,大马前朝政府领导涉及过于明目张胆的贪腐,导致国阵倒台。

希盟在509胜选后一周,敦马曾对《经济时报》评述,大马变天可能冲击新加坡证据,因为新国人民和大马人一样,已经厌倦同样的政府执政。

认为2、30年后才变天

何光平估计,至少2、30年后,人民行动党可能会走下执政舞台。他分析,当前,新加坡仍由第二代领导人主导,他们仍谨守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治国理念。

历史上,后独立建国政党的初衷理念和诚信至少能维持三代,之后才因为狂妄和腐败,开始陷入困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6, 2018 at 9:20 下午

大马政治海啸会否引发新加坡余震?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    2018-7-10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33587

大马政治变天或引发新加坡政治海啸;政治生态与处境与纳吉相似,李显龙恐惧失政权

今年5月9日,马来西亚政治海啸淹没了国阵60年政权。如今,与柔佛一水之隔的南方小岛也感受到了这股余震。

美国政治学者碧利洁(Bridget Welsh)今天在《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撰文指出,希盟在马来西亚取得的大选胜利,已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率领的人民行动党(PAP)拉响警报。

她指出,随着国阵在马来西亚败北,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如今已成为东南亚掌权最久的政党。

“它不再有一个不民主的邻国。希盟在马哈迪领导下取得的胜利,反映了人民行动党最深沉的恐惧,即他们有可能吞败仗。

“更糟的是,国阵败选的一些因素同样出现在新加坡。首先是,领导层世代交替的挑战。过去30年,人民行动党一直深陷在第4代领袖中,谁应取代66岁的李显龙出任总理之争斗。”

不接地气的第四代

碧利洁(见图)目前在约翰卡波特大学担任政治学副教授。

她分析,三名呼声最高的领袖为贸工部长兼前陆军部队总长陈振声、财政部长兼前金融管理局局长王瑞杰、以及教育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

不过,她说,众领袖的问题在于他们属于“不接地气”的第四代。

“他们身处高度精英化的政党,多半跟新加坡平民脱节。国阵面对的问题,同样缠绕着这批第四代领袖,即他们均身在体制内。

“由于他们从党和政府,尤其军队内部崛起,他们不仅来自体制,也被视为替体制服务。人民行动党和官僚政府之间的交缠造就了单一的议程,而与选民渐行渐远。” 阅读更多 »

余音未了——“第55条”

leave a comment »

林清如(怡和世纪总编辑)   2018-6-30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指出,“不经审判的拘押是一种极端措施,在国际法上很难站得住脚。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政府能证明相关人员造成直接威胁且没有其他措施足以应对,但仍须由法院或其他独立法庭进行即时和定期审查,才能避免任意拘押。”

1963年安乐岛暴动后,镇压暴动队押送岛上的拘留犯。 (Courtesy of Singapore National Archives.)

什么是《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第55条”?它指的是不经审判的刑事拘留权力,部长有权不经审判拘留被认为可能危害我国公共安全或社会治安的人士。这个每五年更新一次的法令,本来明年10月20日才到期,政府去年底提出修正案,扩大法令涵盖的犯罪活动,同时提前审议把法令有效期再延长五年。总部设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于今年1月31日致函给新加坡国会议员,吁请他们否决修正案,让这个被他们认为是违反人权的法令在明年到期时自动失效。

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向国会说明保留这项法令的重要性,它主要是用来对付私会党、瓦解犯罪集团使毒品情况受控制、对付非法放贷活动和拘禁犯罪集团成员,确保证人和他们家人安全。部长强调,“新条列只不过是反映现有的做法,并不剥夺司法审查权。”2月7日国会一连三读,顺利通过了修正案。

《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叶鹏飞为文指出,“本次国会对该法令的辩论只是这场探索之旅的中途而非终站。既有的社会条件决定了当下最大的共识是延续‘第55条’,因为这符合多数人对公共利益的认知。但这不会也不应当是最终的结论,随着社会条件的不断变化演进,新一轮的辩论应该也必须到来。”(《仁智互见“第55条”》(《早报星期天》25-02-2018“想法”版))。笔者绝对认同叶文的观点。

“第55条”与本地政治的深层次纠结

在新加坡,不经审判的拘留权力(Detention Without Trial)起源于70年前英国殖民政府为了延续其统治而颁布的《紧急法令》。在该法令下,马来亚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后上山展开武装斗争,法令授予警方逮捕并无限期拘禁被认为是共产党的人或嫌疑人士。《紧急法令》原须每年更新,1955年福利工潮过后,殖民政府颁布永久性的《公安法令》,引进《紧急法令》里不经审判而拘留的条款,成为对付反对殖民主义左翼人士的主要武器。当时正值人民行动党欲借助左翼势力崛起,党领袖李光耀批评法令不民主,并且三番几次在立法议院里严词抨击:

我们要么相信,要么不相信民主,要是相信的话,我们必须毫无减损地断然地说,除了依据现行的法律,决不允许任何一个民主程序受到制约。你要是相信民主,你必须毫无条件地相信它。

要是在没有提供任何罪证的情形下,把一个人逮捕与拘留不算极权,那我们对法西斯政权里的一切职责,该做如何解析?要是我们要做为一个民主国家而生存,原则上我们就必须给予我们的敌人,得到我们想要的同样的宪法权利,不论我们是多么地不同意他们的看法。

镇压会积久成习。听说就像做爱一样,第二次总是容易些。第一次你会有良心责备、犯罪感,一旦不断重复,你就会变得毫无忌惮的去做。

《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的最初版于1955年颁布,原来不具不经审判而拘留的权力,法令旨在为那些通过陆路或水路提供物资品给柔佛海峡对岸共产党游击分子者定罪。后来本地私会党活动猖獗,不同派别之间的血腥格斗与日俱增;殖民政府于1958年提出修正案,把不经审判的刑事拘留权力引进该法令(俗称“第55条”),目标瞄准私会党活动。政务部长在提出修正案时强调,正常的司法程序已经不足以应付局势,必须辅以行政权力。他强调法令属于暂时性措施,一旦情况好转,将予废除。

有异于他在1955年高声反对《公安法令》那样,李光耀在1958年全力支持把不经审判的拘留权力带进《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1959年上台后,行动党政府进一步把法令有效期延长5年,然后引用《公安法令》与“第55条”左右开弓,确保行动党政府在政治上的持续稳定。由英、新、马三方组成的内部治安委员会继续行使《公安法令》的职权以钳制左翼势力,而对于三番五次在选举期间介入政党活动(特别是干扰行动党基层)的私会党分子,新政府引用“第55条”大举扫荡,并把他们送到安乐岛的集中营去。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