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人民行动党

分析:受委行动党“第二把交椅”者料将是未来总理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9-28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927-sg-4g-leader/4140796.html

谁将是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行动党新届中委会选举估计会有答案。(照片:Koh Mui Fong/今日报)

政治观察家估计,人民行动党将在今年迟些时候的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中,委任至少一名到两名助理秘书长。到时,下一届总理人选料将浮上台面。

接受《今日报》访问的政治分析员认为,两名助理秘书长中的一人将成为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新任助理秘书长出炉,意味着总理接班人的可能名单将进一步缩小。目前三位领跑者分别是陈振声(48岁)、王瑞杰(57岁)和王乙康(48岁)。

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早前就暗示,应留意行动党年底的中委会选举,留意明年的职务调动。有关言论再次引发谁是下位总理的讨论。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庆文表示,三名领跑者中哪一位能获委助理秘书长,将是“非常有力的指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也认为,他们必须接掌有关党职,以为领导党和政府做准备。

目前行动党的第一、第二助理秘书长,分别是张志贤和尚达曼,他们同时也是我国副总理。而作为领导层更迭的一部分,陈庆文预料,他俩可能会卸下现有党职,并分别出任主席和副主席一职。行动党主席目前是许文远,副主席则是雅国博士。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尚穆根教大家看懂新加坡政治:下届选举是对未来总理的信任投票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沈泽玮     2018-9-25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925-1952

2016年第34届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新当选的其中11名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在台上带领党员呼口号。(海峡时报)

下一任总理人选千呼万唤始不出,咖啡店阿伯快没耐性了。

就在这个时候,59岁的3G领导班子大将、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提醒大家一件事——留意年底中委会选举、留意明年的职务调整。

shanmugam internet.jpg

第三代领导班子的老臣子尚穆根给大家上新加坡政治课。(互联网)

尚部长昨天在第九届“新加坡企业治理周”开幕活动上漏出这个口风。作为还没有达退休年龄的3G班子成员,尚穆根相信是辅佐4G上位、协助人民行动党领导层完成交接的老手之一。

尚老师给大家上上课,教大家如何看懂新加坡政治。

什么是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CEC)?

尚部长口中的中委会就是人民行动党的中央执行委员会,它是党内最高决策机构。

这一届中委会由18名成员组成,他们在2016年12月的中委选举中产生。总理李显龙任党秘书长,两位副总理张志贤和尚达曼分别担任第一助理秘书长和第二助理秘书长。

行动党干部大会2016 SM.jpg

2016年第34届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新当选的其中11名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在台上带领党员呼口号。(左起)陈川仁、哈莉玛、陈振声、雅国、尚达曼、许文远、李显龙、张志贤、傅海燕、颜金勇和维文。(新明日报)

第一个重点: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向来都担任总理职务,这个秘书长相当于议会制国家的党魁,而助理秘书长一般由副总理担任。

新加坡今年最有看头的“小圈子”选举:行动党中委选举

行动党将在今年底举行干部大会选出新一届的中委会。在中委选举之后,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相信将受委出任党内更高领导职务。尚穆根说:

留意那些当选的中委。留意他们的党职,那将说明领导层更新进展。

明年是重要的一年,因为总理说他将在四年内卸任。

留意一下中委会名单,留意明年的(职务)变化。

所以,准备开“猜猜总理是谁”赌盘的大叔们注意人民行动党中委选举的结果了。

第二个重点:一旦看到有陈振声(48岁)、王瑞杰(57岁)或王乙康(48岁)的名字出现在助理秘书长那一行,那么真命天子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

根据行动党章程,中委会最多可以有18名成员。除了得票最高的12人以及增补的两人之外,按照惯例,中委会举行复会时,还可以增补多达四名中委。中委会名单和内阁名单基本相呼应。

中委会选举不开放给所有党员投票,只允许干部投票。根据《联合早报》2016年的报道,现任中委会是由近2000名干部投票选出的。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现任中委会名单:

主席:许文远

副主席:雅国

秘书长:李显龙

第一助理秘书长:张志贤

第二助理秘书长:尚达曼

财政:林瑞生

助理财政:尚穆根

组织秘书:颜金勇、陈振声、王乙康

成员:傅海燕(妇女团主席)、王瑞杰、陈川仁(乐龄行动小组主席)、维文、司徒宇斌、马善高、穆仁理、杨莉明

(注:王乙康、司徒宇斌、马善高和杨莉明通过增补方式进中委。)

上述名单并不新,但可以此推测未来的人事变动。

陈振声基层经验占优王乙康可能先Out

新加坡家喻户晓的三位总理接班人领跑者,“双陈一王”都是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陈振声和王乙康还是党组织秘书。但一个很大的差别是,王乙康是通过增补方式进去的,不是高票当选。

ong ye kung ST.jpg

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陈振声一样是党组织秘书。差别在于,王乙康是通过增补方式进去的。(海峡时报)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去年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曾这么分析:“下任总理人选须先有党职的擢升,才会反映在官职的擢升。他也须获得党干部的大力支持,直接高票当选,而不是以增补的方式进入中央执行委员会。”阅读全文»

圣牛再不宰 就继续千刀凌迟

leave a comment »

莫天钦   2018-9-1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19-1936

如今的情形是每隔一段时间,部长高薪这头圣牛就会被拖出来当众凌迟,而每凌迟一遍就疏离官民情感更远,长此以往,对执政党的伤害将是难以估量的。

李显龙总理与现任内阁成员开会。(李显龙总理面簿)

才两个星期不到,部长年薪又被舆论拿出来劏多一遍。

事缘政府网站Factually为了更正网络舆论的错误,特意澄清总理的年薪实际数目,并指网上流传总理年薪450万元是“假信息”。Factually解释说,总理的年薪是220万元,而且包括花红。不过,因为没人评估他的常年表现,总理所领取的花红并不包括个人表现花红,而是国家表现花红和常年可变动花红。

450万是假,220万是真。

这220万已经是包山包海了,把所有的的花红都包进去了。政府澄清了“假数据”,以正视听。但很多普通小市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因为我们的高官去年领取的花红平均有四个月那么高。

《联合早报》9月11日报道说,我国担任政治职务者过去五年所领取的个人表现花红,介于三个月至六个月。2017年的个人表现花红平均为4.1个月,这还是五年里最低的。去问问本地的打工仔,有多少人这五年有领取过4.1个月的花红?更别说这个平均数还是五年最低。

这条新闻的另一个关键点是,信息的透露是因为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在国会询问,李显龙以书面方式答复。如果没有人问,国人也许就不知道这条信息了。

Leon Perera.jpg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互联网)

2011年行动党在大选中尝到败绩后,曾经信誓旦旦地要“宰圣牛”,检讨所有的现行政策。不断为国人诟病的部长百万年薪也在检讨之列,最后在检讨了七个月后的2012年1月公布了《一个能干并具奉献精神政府的薪金》报告书,建议总理年薪减36%至220万元,总统年薪减51%至154万元,而初级部长的年薪标准比2010年减少37%至110万元,在国会辩论后通过。

但是这头圣牛显然跟很多同伴一样,并没有被完全宰掉——只要看看行动党要员对部长年薪所表现的委屈,以及所引爆的舆论反应,就不难看出政府和民间的双重不满。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2, 2018 at 3:35 下午

尚穆根的“禁忌(No No)”是我们政治毅力的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9-8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301376339998761
英文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08/shanmugams-no-no-is-a-test-of-our-political-will/

为什么8月30日四名新加坡人和一名流亡者同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的会面,会造成新加坡执政党的惊慌失措?

会面的背景再简单不过了。该会面由我召集,经马来西亚资深活跃份子和作家希沙姆汀安排,并得到马哈迪医生的批准。我们见了面,并谈了80分钟。

我有四个目的。

首先是提呈一个新成立的组织“东南亚复兴力量”(FORSEA)的宣言:《东南亚人民宪章》。在场的人当中,只有希沙姆汀和我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其次,邀请马哈迪医生作为FORSEA首个研讨会的主题演讲者。

第三,了解马哈迪医生对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长远关系的想法,并研究如何进一步改善目前的关系。

最后,提呈一份改善柔佛关卡过境人流状况的建议。

由于这类性质的会面是史无前例的,我要让年轻同胞们分享这一特殊待遇。我邀请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参加,并将这邀请开放给其他有兴趣者。我构想的方式让每位新加坡访客能向马哈迪医生发出任何问题。覃炳鑫博士,记者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以及社会工作者和活跃份子范国瀚皆以个人身份出席。

希沙姆汀和我在与马哈迪会面之前向四位新加坡人介绍了会面的方式。在会议室里,马哈迪医生的两名助手作记录。在整个会面中,并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都在场。

我代表FORSEA向马哈迪医生发表讲话,并邀请他出席预定2019年举行的大会并以主题演讲者身份发言。恰恰和新加坡部长要公众相信的情况相反,包括覃博士在内的四名新加坡人都没有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的政治。

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向新闻界介绍了FORSEA大会的情况。新闻发布会由包括亚洲新闻台在内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媒体摄制。媒体的报导明确显示,覃炳鑫博士和即将举行的大会无关。他在新闻会上没有说了些什么足以被解释为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内政的话。报章有关会面的标题告诉了读者,我邀请马哈迪医生在一场有关东南亚民主的大会上发言。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人民行动党律政部长在没有证据基础的情况下怀疑覃炳鑫博士或韩俐颖的爱国情操,并滥用他的职权,针对他们发起莫须有的攻击,说道:“但我认为我们不该邀请某一外国政客来干预我们的内政。我认为这是绝对的禁忌。” 阅读更多 »

放火与点灯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7

既然老吴深明大义,为何题目还是叫做《但愿我们不会有“再次独立”》?原来用选票推倒“贪污腐败,也专制独裁,剥夺了人民的民主和自主”的政府,不适用在人民行动党的身上,这是护主心切。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国会特选委员会代主席谢健平9月1日发文说:“我很意外覃博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为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可能因为如此,他认为让马来西亚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国事是可容许的。”

覃炳鑫曾在8月31日于Facebook上,祝前马来亚联邦的人民“独立日愉快”,并祝新加坡人“非正式独立日愉快”。谢健平因此说:“在我看来,覃炳鑫很明显的是对新加坡不安好心。”

根据过去《联合早报》的报道习惯,既然政治人物——谢建平对于“马来西亚”或“马来亚”傻傻分不清楚,报纸就会推出一个《历史小词典》在新闻的旁边,解释什么是马来西亚、什么是马来亚?不过,却没有。

接着,我国内政部长善穆根在接受记者访问时,他是如此看待此事的:“我(对覃炳鑫拜访敦马)感到失望和遗憾,我们可以有不同意见,这是人民的权利,但我们不应邀请外国人来干预我国内政。这是肯定不行的。”“他邀请马国首相敦马,在东南亚人权和言论自由课题,扮演领导角色。我想,这很清楚是什么意思。”

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的《但愿我们不会有“再次独立”》

这几位异议人士的言行实在令人惊异。他们选择在马国的国庆日那么做那么说,到底意欲何为?他们似乎在暗示,新加坡的独立并不是真独立,新加坡应是马来亚的一部分。他们似乎也想借用外力来改变新加坡的政治现状。而他们明示的则是新加坡没有民主自由。因为,既然说是要在东南亚推动民主自由,但没有说不包括新加坡,那新加坡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了。

很明显,这是讼棍律师(ambulance chaser)经常把自己的意思强加给对方,把字句放进对手口中的技俩。而老吴的文章竟也神似,似乎是上有“旨意”;目的就是要安一个里通外国的“叛国”罪名。

《网络公民》给起了个很有墨水的题目《只准部长陪正恩,不许百姓见敦马》,不啻很点题。在这个地球村的网络时代,世界哪个角落发生的任何事,哪有禁止国人表态的道理?既然你们可以谈“一带一路”所带来的各种影响,为什么人们就不能谈论509变天所带来的鼓舞呢?再说“民主”这个课题,既然《早报》二丑们最喜欢的题材:美式民主竟选出一个特朗普、民主最终会是互相扯后腿的平庸……为什么百姓就不能羡慕马国“再次独立”的民主成就?《诗》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这有错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7, 2018 at 1:48 下午

不平等的讨论与精英二字

with one comment

黄伟曼     2018-9-6
怡和世纪季刊 第36期 2018年7月

如今看第四代领导更多讲“集体领导”与“合作理念”,更多主张与体制外的精英对话,避免集体盲思,也许也可解读为一种将“精英治国”理念扩展至政治阶层以外的尝试。

“精英”二字近成热点议题应对社会不平等现象,最近被定调为国家“眼下刻不容缓的重点工作”。不过,尽管大家开始放宽来谈贫富差距与社会分层僵化的问题,许多讨论却似乎始终离不开“精英”这两个字。

若追踪报章与网络舆论,也不难发现一般百姓对精英阶层的负面情绪与根本上的反感正在发酵。原来是“房间里的大象”,如今却越来越多人谈,当然是好事,但我们却也得有所警惕,不应让这个舆论导向模糊了整个不平等对话的焦点,忽视真正问题所在。

值得玩味的是,此次把这只“大象”放出来的,其实也是李显龙总理本人。他不久前在国会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谈及名校生源单一化,就讲述了教育部长王乙康向他反映的情况:本地最受欢迎的学校之一莱佛士书院生源的多元化有下降趋势,尽管有53%的学生住在政府组屋里,但一些家长抱着先入为主的想法,因担心孩子不能融入富裕学生的圈子,而不让他们报读该所学校。

于是莱佛士书院再次成为了这次围绕精英主义讨论中,大家尝试深入剖析与解构的名校“样本”。《海峡时报星期刊》以一名父亲是私召车司机的成绩优异生为例,尝试凸显在莱佛士书院就读的学生,不一定来自经济状况优越的家庭,但由于仅这一例子无法完整体现名校实况,报道立即遭来网民抨击;莱佛士书院校长则采取了防守姿态,强调学校目前非常重视社会对它的观感,它将极力“去精英化”,也希望人们改变莱佛士书院是精英学校的想法。

他说:“你一用精英这个词,你是在分化,你是在区别,你是在隔离。我觉得这毫无助益。”

其实,客观来说,莱佛士书院这几年来都没有回避精英学校的问题。2015年,前校长曾宝明就在校庆演讲中,主动提出莱佛士书院不能越来越封闭,并且也承认学校开始出现学生来源固化的问题。因此,更值得探讨的是,国家领导人这次在讲话中将莱佛士书院放置到讨论的中心,是否预示着政府更多是要解决国人在看待精英主义时的观念问题?透过此次有关社会不平等的全国对话,它会宰杀哪些“圣牛”,或是要达到什么成效?

另外,对于新加坡人来说,莱佛士书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象征?对于这类“精英名校”的负面观感,是否会最终延伸为大家对国家政治精英阶层的敌视,也许正是领导人如今所关心的重点问题之一。 阅读更多 »

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透过司法、控制媒体、以及恶法打压异议份子,藉此牢牢掌控政权。新加坡属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政体,但是有形无实,使他成为一个“自由主义专制国家”(liberal authoritarian state)。

历史学者覃炳鑫

历史学者覃炳鑫认为,新加坡当权政府人民行动党对国家公器的使用和社会结构操控,都有别于马来西亚。他从历史进展过程和体制角度,分析新马两国的不同之处,阐述新加坡当权者,拥有极度倾斜的选举游戏规则、高度集中的权利,还有近乎包山包海的社会文化控制,成为新加坡变天的层层阻碍。

从社会经济层面,国阵并没有如人民行动党一般,集中式地垄断政权。“1955年选举,国阵横扫51席。不过在一些地方议会却败给反对党(而后国阵索性取消掉地方议会选举,直到今天仍未回复)。在此后选举,也无法掌控一些州属政权,如吉兰丹和登嘉楼。

“1969年,513事件爆发,当时国阵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悬空国会,推出新经济政策、国家五大原则等有利国阵政权的政策。在1974年,说服民政党和伊斯兰党加入国阵。”

覃炳鑫是在本月18日,出席在邻国柔佛举行的“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时事论坛上,列出处以上历史事实,让出席者了解马新两国、国阵和人民行动党之间的差异,从而得知两国面对的不同处境。

他说明,国阵从未如行动党般,享有过绝对论断的政权,马国幅员较广、社群多元,政治体制分为多层次。

相对下,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取得政权后,马上废除地方议会、市镇会选举,权力集中,取消各独立组织,或以新组织取而代之,例如直接由总理管辖的人民协会。

再者,破坏新闻独立,把所有媒体由国家掌控。至于可能成为异议分子温床的律师公会、宗教团体、工会和独中等,不是被收编就是被废除。

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