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人民行动党

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with one comment

作者:施忠明     译者:新加坡民主频道     2019-6-15
https://democraticsg.wordpress.com/2019/06/15/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以下内容译自新加坡运动份子施忠明(Martyn See)的一篇题为《哪个才是民主社会?》的脸书贴文:

说来好笑。

我们都是前英属殖民地区,都是面积极小的岛屿,都是华人占多数的社会,且都是物质挂帅的消费市场经济社会。

但我们的共同点就仅止于此。

————————

新加坡人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公民,但却缺乏掌控自己命运的途径。我们让行动党内最聪明的那些人掌控我们的生命。我们以保姆城市为荣。

香港并非主权国家,但她的居民愿为其自治权极力抗争,试图谱写自己的命运。

————————

新加坡人可以通过选举选出自己的国家领袖,但我们对投票站以外的民主进程鲜少参与。

香港人无法选举自己的政府部会,但他们尽可能行驶并尽全力捍卫他们所拥有的民主自由权利。

————————

新加坡人宣誓“建设民主社会”,但我们完全不顾,且并未真正明白其真正意义。

香港人则走上街头,愿拼死拼活地维护民主精神社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9 at 1:13 下午

王瑞杰呼吁以人口曾至一千万的情况作规划;新加坡民主党并不认同,且提出替代移民方案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6-8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34

头条新闻充斥着本土PMET(专业人士、经理、执行人员和技师)占被裁员的比例越来越大”(《海峡时报》,2019年3月15日)和PMET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工作”(《商业时报》,2018年11月29日),难怪新加坡人对目前的移民政策感到愤怒。

更糟糕的是,待任总理王瑞杰竟表示对新加坡这个岛国有一千万人口的想法持开放态度。

新加坡人已经感受到城市过度拥挤的影响。外国人的涌入更加剧了城市压力及生活成本高昂的问题。

新加坡民主党将于2019年6月8日发布移民与人口增长的替代政策,我们将提出对国家与人民生活质量产生重大影响的解决方案。

此发布会是自我们今年1月启动竞选备战活动以来的第四个系列课题。较早推出的前三项政策是:

  1. 生活成本——全民过上更好的生活:保持可承受的新加坡生活成本,
  2. 住房——国民住房:合理家居的整体政策,与
  3. 医疗健保——新加坡民主党国家医疗健保方案:全民关爱。

新加坡民主党将不懈的提出能推动新加坡前进的替代想法,争取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反对党。我们希望给选民一个投新加坡民主党的机会,而不是仅仅为反对人民行动党而反对。

反之,人民行动党则抄袭了我们的想法——或至少是引用类似我们提案的修辞。切记,他们的效仿是对我们最真诚的恭维。

这是我们相信自己走在正确轨道的原因之一,也是我们不断通过向同胞们提出替代方案来推动改革的动力。

希望大家积极参与我们的发布会

活动:“增强国民:健全政策,确保未来”发布会

日期:2019年6月8日(星期六)下午2点

地点:新加坡民主党(SDP)办公室:宏茂桥62街3号,#02-30. Link@AMK

此活动为公众开放,欢迎大家莅临。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8, 2019 at 2:09 下午

原憧憬李光耀口中平等正义 光谱行动前拘留者:被捕时大梦初醒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5-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5/原憧憬李光耀口中平等正义 光谱行动前拘留者:被捕时大梦初醒/

“过去行动党宣传共产分子会破坏我们的国家,但最终我即不是共产主义者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为何我也被捕?”但是当当权者有既得利益需要找你当代罪羔羊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必定可以为你编造个罪名给群众交代。

32年前的5月21日,有16人在清晨时分,在当权者的代号”光谱行动“中,以内安法令未经审讯下被扣留。政府指他们涉及“马克思主义阴谋”,企图颠覆和夺取政权。

被捕者包括天主教义工、社工、大学毕业生和专业人士等。一个月后,又有另外六人落网。逮捕发生后,人权机构、教会、外国政府、国内外个人、媒体等都表达抗议,被扣者亲友也反驳官方指控。

在1988年4月,九名被拘留者发表声明,驳斥政府对他们的指控,并确认他们曾经受到虐待。其中八人在隔天即被重新逮捕。

独立导演苏德祥(Jason Soo),在2015年创作了记录片《1987解开阴谋》(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中,由当年被拘留者娓娓道来当年被拘留的情节,以及他们所遭受的不公待遇。

为让群众紧记当年逮捕事件的黑暗,本地独立影院The Projector在前日重映《1987解开阴谋》纪录片,映后还请了三名前拘留者:刘月玲、陈智成和曾志成,也受邀参与与观众问答,分享那一段苦难经历和对现今时政的观点。

刘月玲表示,年轻时关注社会正义,所以求学时也曾积极参与学生运动,即便踏入社会也仍投身社会工作。她对于近期马芸偷拍事件发表看法,认为打自近年来政府打压校园学生运动后,如今的大学院方就连在对话会应付学生也显得笨拙,即便学生也未能提出有意义的交流。究竟我们的社会怎么了?

“在宪法中保障公民的言论和结社自由,但如今这些权益怎么了?在国会执政党占大多数议席,几乎可以通过任何法律,例如辩称《防假消息法》是为了捍卫民主。”

刘月玲倡议积极的公民参与,不应对社会时事过于被动、也不要轻信政府的宣传。

曾志成则分享,当年的逮捕就是把被拘留者丢在一个脆弱、容易崩溃的情境,让拘留者认罪,即便他们根本没做错事、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者。

有观众询问,是否曾发生让拘留者与九人联合声明相矛盾的事?对此陈智成表示,就在重新被逮捕发生后,未联署声明的拘留者,被请到内政部总部,遭审问有关联合声明的事宜。他被审问了六小时。阅读全文»

权大无责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5-19

刚刚学来的这四个字,赶快就用在标题上了。

《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POFMA)对于资深新闻记者转学术界的默乐(Bertha Henson)女士来说,有五个问题想知道答案:

A. (POFMA)何时/如何成为刑事起诉的案件?

B. 什么是“误导性的事实陈述”(多次提问未得答复)

C. 法律在颁布时是否会追溯已在其中流传的“谎言”?请指出一些案例。

D. 是否有其他国家接近新加坡处理假信息的方式?无论是在执行权方面,还是对付一些不公开的网络平台?

E. 与其他法律相比,使用POFMA打击假信息,对政府来说,政治成本会更高吗?

如果这些问题都没敢回答的话,人民行动党的部长们岂不是无法无天的“权大无责”了吗?

其实,照行动党政府当初的规划来说,他们原本是要安排一个“做水水”的过程。他们先似模似样搞了一个听证会。起初还有点诚意,找来许多国际专家来供证,岂料没一个人说一句好话,尚穆根、唐振辉和张有福就开始有点恼羞成怒。尤其到了烤历史学者谭炳鑫那段,不惜撕破脸,对人家学历、职称找茬,简直就像照妖镜一样,把他们的司马昭之心,公诸于世。幸好新加坡的“替代媒体”已渐渐成熟,致使整个听证会不被主流的声音所淹没。不过那之后,由于他们的自尊心受损,就决定一意孤行;先要官媒挡住所有外来的舆论,再来,就是让二丑们轮流写文章收买人心。可是,要从什么角度让人心服口服呢?总不能一味要大家相信政府,或者胡乱举些外国不相干的例子……最诚实的做法,就是有人能够回答上面的五个问题。可惜没有! 阅读更多 »

李光耀:我要把新加坡造成一个“没有新闻”的地方

with one comment

陈加昌    2019-5-19
http://www.yan.sg/meiyouxingweidedifang/

李光耀与媒体报人的关系是交集在爱与恨之间?

在“爱与恨”间

上世纪60年代初,他说过,头脑好的人学医,其次学法律,再来就是当新闻记者。当时有报人向他指出他的内阁里就有五六位阁员是新闻记者出身的。李光耀没有回答(自1965年建国至1986年,就有两位总统是新闻记者出身的)。

李光耀登上总理高位之前与后,对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所发表的公开谈话,显示他在这方面的立场,前后有极端的差别。而且,他后来对媒体报界应该在建国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期望,也和一般上人们认为媒体在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所肩负的督促施政、反映民意的第四权的任务,大相径庭(当然也有人忘了国情的不同),各种思想自由交流的构想也成了空谈。

早一代的报人记得,1959年上半年之前,人民行动党尚未成为执政党时,李光耀公开表明“言论自由是不应受限制的”,但是他也强调在行使这项自由时,不应违反法律。1955年4月,李光耀第一次当选立法议员后不久,作为反对党议员,他曾多次主张政府不应该限制言论、出版等自由。当时马共及左翼分子还在滋事,李光耀强力主张废除“紧急法令”,鼓吹自由交流,百花齐放。

1959年,仅仅四年后,人民行动党成为执政党后,李光耀对言论自由所持的观点,就与过去还未上台时的观点有越来越大的距离。在同年的5月18日,距离大选还有12天,他似乎已经肯定自那天以后他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会赢得政权。于是他说,他的政府“在5月30日之后,任何报馆如果破坏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的关系,包括合并取得独立的政策,或者使两岸关系紧张,将要面对颠覆罪。任何编辑、评论员或记者如果追随这种媒体的路线,在政府维护公安法令条例下,我们将会扣留他和关禁他(We shall put him in and keep him in)” 。

那一天,李光耀在红灯码头举行的行动党中午竞选群众大会作如此之申明后,《海峡时报》欧亚裔总编辑霍夫曼立即作出激烈反驳。之后将近一个星期,《海峡时报》与李光耀口舌之战不停,恐吓、威胁、互相指责,高潮迭起。西欧方面,英国的《每日镜》报指斥李光耀意图压制新闻言论自由。霍夫曼更专程飞去柏林参加在那里召开的国际新闻学会(IPI)大会,在会上指出人民行动党在恫吓他主持的报纸,使新加坡新闻自由感受威胁。霍夫曼也说即使1942年日本军占领新加坡时,新加坡的报业都未尝面对如此严重的威胁。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9, 2019 at 2:28 下午

包青天情意结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5-12

为何行动党会一步步走向目的论,为了达标而不择手段呢?老鸨认为是“包青天情意结”。自从建党初期,他们决定要穿白衣白裤出席公开场合开始,他们对于“圣贤”境界就开始上瘾了。选举是“选贤与能”,所以他们必定是贤才也是能才。他们做的每一件都是为了“公共利益”,包括内举不避亲;认为怀疑他们动机的人都是喊“狼来了”的坏孩子,有损“公共利益”。

江启东于5月9日发表在《红蚂蚁》的那篇文章《扼制假新闻不等于打压异议 不信者恒不信反映政府危机》,虽然代表的是主流的观点,不过却找到一个很巧妙的切入点,让一些网民能够消受得下——那就是先得骂骂政府。他说:“但是法令通过,政府得到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一片质疑,我只能说,这代表了令人担心的公信力危机。从政府的解释看,法令针对的是假新闻,对政府的批评等异议不受影响,可是人民偏偏不相信。我认为这跟政府‘记录不良’有关,包括自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以来,对付异议分子打压的历史,导致民间普遍怀疑政府任何扩权的动作。”最后还扯到“修复朝野互信是第四代最重要的挑战”云云。

当然,江启东也不忘卖花赞花香:

就事论事地说,政府制定这条法令思考得相当周密,从假新闻的性质开始(传播速度快,因此应对方式也必须快刀斩乱麻——这也引发了国会辩论时“先斩后奏”的讥讽),如何最有效地精准打击(要求信息源头刊登更正,严重的话立即取下,否则面对刑责;传播者没有连带责任),以及补救措施(不服者可以针对部长禁令提出司法复议,而且过程便利、廉宜)。

要是你一时不察,“买了”他的观点,那么接下来你就不得不承认,“民间”之所以反对,皆因意识形态作祟,“防假法”定然是“新病毒”的解药,也是救得了“近火”的近水了。

不过,老娘对江先生倒有两点怀疑:

1、难道江先生对于新加坡之外的一些传媒、人权组织、专家、学者等的评论文章一篇都没看过吗?要是有的话又装作不知,那就更坏了。

2、江先生对于法律的知识,比我这个专靠看美日电视剧学法律的老虔婆还不如。

阅读更多 »

反对“打假”法案!刘程强轰政府不择手段,称推法案是为保护执政党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9-5-7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90507-2747

虽然政府说法庭才是最后的裁定者,但这恐怕只是理论而已。在资源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小市民要和政府打官司无异于以卵击石。因此,设计这样的法案,不是一个声称为了保护民主,捍卫公众利益的政府所应有的表现,而更像是一个不择手段,想要掌握绝对权力的独裁政府的所作所为。

——刘程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左)今天在国会上讲了两个小时,说明政府为何要推新法案打击假信息,工人党大佬刘程强(右)则炮轰法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郭跃男制图)

国会复会第二天终于闻到一些火药味。“波马”和“波哈”是今天辩论的重点,反对党工人党针对“波马”向行动党接连发炮。

什么是“波马”和“波哈”?

新加坡人如果还不知道“波马”和“波哈”就out了。两个都是法案的名字,“波马”(POFMA,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的中文全名是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波哈”(POHA, Protection From Harassment Act)的中文全名是防止骚扰(修正)法案。国会今天辩论这打假的“双波”二读法案。

20190507 social-media-2.jpg

我国政府有意立法应对网络假信息,舆论担心将抑制言论自由。(互联网)

自新法案上月在国会提出一读以来,有不少人担心部长的权力过大,将抑制言论自由,同时引发噤声的“寒蝉效应”。也有舆论担心法案会被滥用,被政府用来打击政敌。

谁应该当假新闻的第一裁定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在国会上讲了两个多小时,除了阐述政府立场及回应舆论关切,也透露了立法之后的上诉程序。这些细节,我们稍后再说,先看看国会上的小战火。

20190507 PS screenshot.PNG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表明,工人党反对“打假”法案。(视频截图)

尚穆根讲完之后,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先起身表明工人党的立场:反对!

别搞错,工人党不是反对立法对付利用网络假信息,而是反对政府由内阁部长做为假信息的第一裁定人。也就是说,工人党和行动党之间最大分歧是,谁应该当假新闻的第一裁定人?

工人党反对由内阁部长充当假信息第一裁定人

根据行动党政府推出的法案,内阁部长是第一裁定人,个人或组织如有不满,可以向法庭上诉。工人党则认为,部长/行政权不应该是假信息的第一裁定人,不应该把关系到人民论政自由的基本权利交给部长作判断,同时决定如何施行惩罚。应该先由部长向法庭作出投诉,然后由法官作出判断什么是假新闻,背后又是否存在不良动机。

毕丹星:悬在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毕丹星发言时开宗明义说:

在假信息问题上,工人党不同意行政权作为第一个裁定人。第二、部长单凭个人的主观意见断定什么是对民众有害的假信息,并决定要颁布更正或撤销令等,而行政机构就按照部长的判断去执行,我们不支持。

虽然政府必须有合法权力去阻断恶意散播假信息的行为,但在执行之前应先获得法庭授权。事实上,‘打假’委员会指出,行政机构本身散播假信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全体新加坡人应该想一想,这个以行政机构作为裁决人的法案,对新加坡到底好不好。

我认为,对那些不支持政府论述或政府立场的人,“波马”很容易成为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90507 LTK2 screenshot.PNG

工人党大佬、前秘书长刘程强:工人党对法案感到非常失望和惊讶。(视频截图)

工人党大佬、前秘书长刘程强用华语发言时,炮轰政府提呈的法案,他火力全开用词强烈。

刘程强说,工人党同意有必要立法对付利用网络制造假信息,破坏我国现有的政治体系和多元种族社会的人,制止外国人通过网络影响选举结果,也应该强制网络科技公司撤下可造成社会分裂的言论。

刘程强:立法真正目标是保护执政党并进行政治垄断

不过,对于政府提呈国会的法案,工人党“感到非常失望和惊讶”。

刘程强说:

在工人党看来,政府提出这个法案,不单单只是为了应付以上的挑战,其背后的动机,是为了对社交媒体的批评者起阻吓的作用。

这个法案一提呈国会,主流媒体就已经先声夺人,法案的严刑重罚是报道的重点之一。政府往后只要选择性的惩罚一些触犯者,就可以达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令人不寒而栗,自我审查言论。这就是政府要通过这个法案,达到保护执政党,进行政治垄断的真正目标!

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