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余澎杉

【余澎杉2.0】新加坡重手打压最后异见者 韩慧慧寻政治庇护

leave a comment »

苹果日报/赵雅婷     2017-4-2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29/56627280

不凡的人,心愿只是活得平凡。整个东南亚、亚洲,社运战场近年烽火连天,看不见希望的孩子不再盲目去等,纷纷连结行动;只是独裁政权容不下异见,把挺直脊梁打至屈膝雕零,当中新加坡仅余的民运人士韩慧慧榜上有名。这位年轻女子因公开批评政府,面临最高18年入狱重罪,最终不单要公开道歉,更要寻求外国政治庇护。历史重演悲剧,最愿意为家园挺身的人,下场竟是成为永远的游子,终身无法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根。

现年25岁的韩慧慧2008年开始写博客,2010年半工读大学,拥有了第一个公积金户口,惊觉新加坡政策疏漏处处,遂于博客撰文,分析政策利弊。2013年,她因在博客批评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被当局以诽谤罪名起诉,最终庭外和解,谈到首次与政府交手的经历,她坦言当时“还很小,很害怕”。

自此,韩慧慧每个月都会到新加坡唯一合法公开集会的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参与不同主题的集会,由教育丶房屋丶医疗,到一向被政府推崇的中央公积金制度;韩慧慧批评政府以国民公积金投资,却无把利润回馈人民,因此在2014年9月27日组织“还我公积金”集会,多达6千人参与。

韩慧慧因此被控公开召集民众参与非法集会丶发表反对政府政策言论而构成公众滋扰罪,去年6月被判罪成。今年2月,她到高等法院申请上诉被拒,被要求即时缴交罚款坡币3,100元,又因未能即时缴交,被还柙8个小时。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9, 2017 at 4:31 下午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政治庇护和国家政治文明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4-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403

是什么样的国家会如此赶尽杀绝一个孤身作战的少年政治反对者?这是何种政治文明?

政治庇护是指一个国家的国民因为宗教,政治,结社,个人价值观的因素,在国内受到逼害以致其基本人权受到严重侵犯,而唯有逃亡到另一个国家寻求司法保护个人的生命安全。

从定义来看,政治庇护涉及政治文明程度有着相对落差的两个国家,受害者必定是从一个政治文明有问题的国家,逃往一个相对有政治文明的国家。换言之,受害者是从一个基本人权没有保障的国家,逃亡到基本人权有所保障的另一个国家。可见,透过政治庇护案例,可以理解一个国家的政治文明程度,以及,国家对国民基本人权的保护实况。

基于此,余澎杉成功获得美国政治庇护的个案,提供了一些客观上的政治现实:一,新加坡是一个政治文明有问题的国家,二,新加坡国民的基本人权没有得到政府的尊重与保证。三,美国司法依据当地政治文明价值观的审判,否定了新加坡是一个西方民主模式的国家。

其实,除了从政治庇护的定义了解新加坡的政治文明实况之外,也可以从余澎杉的个人实际遭遇,也就是说,新加坡官方如何侵犯受害者的基本人权,去明白新加坡政体的确实属性。

此外,不妨从其政治过程看个究竟,那是依法执法?还是拉大旗作虎皮?或者说,是杀一儆百的政治伎俩,以彻底杜绝国民利用网络空间,发表不利政府的批评言论?从媒体的综合报导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新加坡当权者是如何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来对付一个刚从中学毕业,桀骜不驯,乳臭未干的孤独少年。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0, 2017 at 8:33 下午

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leave a comment »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    2017-4-7
https://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余澎杉、鄞义林、韩慧慧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Amos Yee)早前获美国芝加哥移民法院批出政治庇护,虽然随即迎来美国政府当局的上诉,令他是否能成功获得庇护添上不确定因素;然而,早年的特首称香港可以参考“新加坡模式”的言论言犹在耳,如今新加坡的一位青年却因为发表意见而要申请政治庇护,令人忧虑,那“新加坡模式”用在香港,香港人的表达自由又是那些光景?

新加坡的“那些”模式

新加坡和香港均于早年被称为“亚洲四小龙”,其城市发展度和规模相若,不少人均不其然将两者比较;诚然,新加坡政府于保障市民适足住屋权等方面或许比香港政府稍胜一筹,然而,对于表达自由,新加坡政府却重重设限。

余澎杉被控以“意图伤害宗教感情”等八项控罪只是一个比较为人熟悉的例子,然而,新加坡已不同法例起诉异见人士,已屡见不鲜;早年,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因多次批评执政人民行动党而被控诽谤;2006年他因为从事“无准证演讲”而被罚款,后来因难以缴款而面临入狱。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7, 2017 at 9:35 下午

新加坡人很好骗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4-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72.html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近来急着要修订这么多有关“言论”的法律呢?主要就是内安法、煽动法已经越来越不好用了,随着互联网的崛起,要对付异议者,法律惟有越来越精致化,不让它有机会成为国际笑话。

在文章开头,让我们重温一段李语录:

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可是,内阁的鹞鹰——尚穆根却处处显露出PAP knows best的智慧。因为他一眼就知道什么是假新闻和知道什么时候警方被诬告,现在只欠一个法,让他在心证成立时立即捉人严惩。

同一天,《联合早报》也有一则《英研究对策制止假新闻继续泛滥》的新闻:“法新社报道,英国国会认为这种(假新闻)现象‘对民主构成威胁’,因此成立委员会研究对策,包括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此外,英国的新闻学院已开始调整它们的教材;英国广播公司则制作了特别节目,向孩童讲解什么是假新闻以及辨别新闻的真伪。”——人家是选择从教育方面着手(新加坡国会则是塞给内长一支匕首),并且从长计议“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因为人家担心会否遏制言论自由,造成冤狱和法令被有心人所利用。

从黄伟曼的国会观察《反恐打假的成本承担》的一段话,莫愁只能用家乡话说她是“头壳袋屎”。她说:“在政府检讨如何对付假新闻传播者后,要向这类网站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要如何确保这不会为其他负责任的网站带来不必要的限制?”——好像是探讨问题的两面,其实都是代表甲方的利益。换成白话就是说:“要向异议者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同时要确保官媒不必蹚浑水。”

早报匿名社论《多管齐下制止假新闻蔓延》以为把坏事说尽,就可以顺理成章支持这种恶法的成立:“假新闻的误导性固然令人担忧,但假新闻背后的商业利益侵入了政治领域,更让许多国家感受到安全威胁。互联网时代孕育了不少新闻网站以及公民记者,它们大部分是通过点击率及广告牟利。为了盈利,有些新闻网站不惜编造虚假新闻以吸引眼球。去年,在澳大利亚运作的‘真实新加坡网站’,便因煽动罪而遭关闭。这家网站的广告收入超过50万元。”——既然他们自己都说了,有煽动法可用,何必又叠床架屋乃至于黄袍加身呢? 阅读更多 »

余澎杉后又一例? 传新加坡异见者韩慧慧赴欧寻求政治庇护

leave a comment »

立场新闻     2017-4-3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余澎杉后又一例?传新加坡异见者韩慧慧赴欧寻求政治庇护/

韩慧慧(网络片段截图)

因为博客发言被新加坡检察当局提出六项指控的异见者韩慧慧,据称已前往欧洲国家寻求庇护。新加坡人权组织主席、本身是韩慧慧友人的梁实轩表示,韩慧慧目前已离开新加坡,但未有透露韩的目的地。

梁实轩昨晚在社交网站公布有关消息,并形容韩慧慧是他见过最勇敢的女孩子,一直以其他人无法想象的方式持续抗争。

而早前因被指网上言论伤害宗教感情,两度陷狱的新加坡异见少年余澎杉,目前已获美国移民法院批准政治庇护申请,但因美国国土安全部有意上诉而继续被羁押。

因网上言论被指藐视法庭 一度面临起诉

新加坡去年通过加重“藐视法庭”刑罚的新法例,韩慧慧一度可能成为首个被控以该罪的新加坡人,最终以韩慧慧公开道歉作罢。

新加坡总检察署上月公布,韩慧慧多次在网上发表文章,指控法官撒谎、让她受到政治迫害,构成藐视法庭,若不在七日内撤走所有相关文章及影片,并发表公开的道歉声明,否则将向韩慧慧采取法律行动。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3, 2017 at 2:31 下午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with 2 comments

否极泰来     2017-4-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4/blog-post.html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