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傅海燕

为何直播国会辩论这么难啊?

with one comment

沈泽玮     2018-1-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104-1050

红蚂蚁想起了小时候听家中长辈说,工人党的惹耶勒南在1981年安顺区补选中获胜后进入国会,因为他能言善道,思辨能力强,国会辩论才开始有点小热闹。由此联想到,除了官方说的少人看之外,不全程直播国会辩论或许还有两个原因?一是执政党对自己信心不够(担心辩才不如人),二是对选民信心不足(担心素质差的选民会助长议员做秀)。

国会领袖傅海燕(左)致函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右),指他质疑新传媒蓄意剪辑国会录像一事是“扭曲事实”,要求他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谢静怡制图)

行动党和工人党再为国会录像剪辑不当一事过招,风波升级至一方要求另一方道歉的地步。

新年伊始,国会这么快就要上演道歉戏码啦?看来2018年不太平静。

国会录像剪辑惹风波“白衣人”和“蓝衣人”交锋

新加坡国会大厦。(路透社)

上回是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大战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这次轮到国会领袖傅海燕上阵,对象同样是贝理安。傅海燕指贝理安的指控“扭曲事实”,若不纠正将误导国会,傅部长还要求贝理安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贝理安扭曲了什么事实,又做了什么虚假指控?

白衣人和蓝衣人一来一往,口水多过茶。快快讲就是,贝理安去年2月20日电邮新传媒询问,为何找不到2月间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的部分录像。(潜台词是,为何电视台漏播部分国会辩论画面。)新传媒在同天回复他,解释是“技术故障”影响了录像,并称完整录像已在2月18日上载到网上,即贝理安发出电邮的两天前。但是,贝理安不知怎么的,去年11月7日在国会上却说,新传媒是在接获他的信函之后,才“改正并上传不同的录像”。

所以,争议点是:新传媒是主动修正,还是被动修正?新传媒是自己发现录像不完整,于是赶紧主动修正,然后再发出完整录像。还是说,新传媒是接获贝理安的信函之后,发现不妥才被动地去修正?

红蚂蚁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暗藏什么玄机,但如果单纯地看,未必如网民猜想得那么复杂。一个合理猜测是,贝理安在2月18日之前,就看到新传媒发出的录像,发现有部分片段没有播出,心里有些不满,但他没有马上给新传媒发电邮。新传媒发现录像不完整,自己修正了,并在2月18日将完整录像上载到网上,但是贝理安没有发现修正版已上网,2月20日还给新传媒发信函。

2月18日是一个什么神奇日子呢?

红蚂蚁查了一下,2月18日是一个星期六啦。因为是周末,大家都休息了,但电视台一年365天都在工作,工作人员也就在这神奇的星期六悄悄地将完整录像挂上网。但贝理安没有发现,还在两天后给新传媒写信。然后呢?然后就掀起了2018年国会第一场骂战。

网络舆论分成两派

在面簿上扫过一圈,果然就分成两派声音。行动党支持者要工人党勇于认错,不要整天只想着歪曲事实,捞取政治资本。工人党支持者反咬行动党企图模糊焦点,因为工人党议员将在1月8日国会复会时针对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贿赂案提问,所以行动党搬出陈年往事来反制。

新传媒、工人党、人民行动党三方都应好好解答网民心中的疑问。新传媒不妨清楚说明,所谓“技术故障”是什么故障?这种故障虽然没有地铁故障那么扰民,但已经严重到足以掀起政治骂战,那拜托讲清楚。贝理安如果记性不好,就麻烦去查一查记录,自己到底是哪一天发信函给新传媒,如果真搞错了,请在国会上清楚交代来龙去脉,然后道个歉。政府也请说清楚,为何就是坚持不做国会直播呢?到底是避忌什么东西?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4, 2018 at 9:26 下午

新加坡有什么文化传统?——从拟签非遗公约谈起

with 9 comments

黄子明(新加坡自由撰稿人)     2017-11-28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03562

要是以新加坡一般华人现代的文化认同为取向,推崇地方戏曲,或许还不如在学校里教唱“新谣”和华语音乐剧来得踏实?通俗的文化是不断糅合而演变的,近来象野米剧团的剧作家Alfian Sa’at将《西游记》、《白蛇传》之类的民间故事题材改编成英语喜剧或音乐剧上演,都深受观众欢迎。

什么是新加坡文化?若要用打趣的口吻来说,有些人会回答:怕输、怕死。

什么意思呢?读书的,怕成绩不好以后找不到工作。工作的,怕网上随便发表意见,可能职位都不保。有家庭的,怕职位不保就供不了房子,又怕孩子小学毕业 PSLE分数不够高,上不了名校读书。生命就是这么战战兢兢地周而复始。其余什么知书达理,陶冶性情之类的话,恐怕就比较不合时宜了。

现今的社会,所谓“文化”,往往不再是价值观的问题,而是一种产业的概念。就此而言,新加坡是科技发达、瞬息万变的大都会,剧院、博物馆等文化设施比很多地方都来得好,政府给予艺术团体的资助也不少。

但一个国家在政治与经济方面经过半个世纪的独立发展,是否自然而然就能形成独特的“文化品牌”呢?这种品牌又应该以东方传统,还是以西方现代的标准来衡量呢?

非遗可分五大范畴

新加坡文化部长傅海燕最近宣布,政府正考虑签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目前仍处于研究的阶段,拟和社群、专家等合作,设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库”,范围包括祭奠仪式、习俗、歌曲、食物等。这是否将是一般民众采取积极行动,维护传统母语文化的大好机会呢?

根据2003年制定的公约,能够实行保护措施的非遗可属五大范畴,即(1)口头传统与相关表现方式及语言;(2)表演艺术;(3)社会实践、仪式、节庆活动;(4)有关自然界及宇宙的知识和实践;(5)传统手工艺。

就中国的情况,最早列入代表名录的有古琴和昆曲等传统艺术,后来也包括了书法、篆刻、剪纸,还有针灸、珠算、帆船制造的技术、妈祖的信仰习俗、二十四节气等等。印度方面,有梵文的诵经和戏剧,还有各种民间舞蹈,印尼则有Batik蜡染艺术、Keris短剑等。

列入非遗,并不等于其属于国家所有,只是显示国家重视文化保护,同时也向外界展示自身文化的一些符号,借此促进文化交流。目前马来西亚比较尴尬的情况是,Mak Yong一早就被列入名录,但这种马来戏曲在其发源地吉兰丹却至今仍被禁。 阅读更多 »

傅海燕的错误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7-15

傅海燕作为讲华语运动的主宾也发表文告,指出这(把“读”误植为“渎”)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更何况用错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她说:“讲华语运动的团队已向我保证,将加强现有程序,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这就错了,她以为那个团队犯的是一个高级的错误,实则只是一个低级的错误,那是语文程度的问题,绝对无法保证“类似事件不再重演”。

宋沈括《梦溪笔谈》:“宋宣献博学,喜藏异书,皆手自校雠,常谓:‘校书如扫尘,一面扫,一面生。故有一书每三四校,犹有脱谬。’”——指的是一种文人的错误(高级错误)。因为读书人认字是从笔划、象形而来,会写白字、错字,通常是因为引述、两可、未规范化而致。而一般贩夫走卒的文盲,则是从发音来知道那个字,所以同音不同字往往就会难倒他们。

让莫愁来举几个例子。咖啡店售卖的冰柠檬茶,正确的英文名是iced lemon tea,可是跑堂的咖啡店助手无法正确发音,所以就用了本地的地名Clementi(金文泰)代替,渐渐也就积非成是,现在你只要说Clementi,或者福建话发音的“金文泰”,人家都知道你点的是冰柠檬茶。

以前莫愁的老祖母遇到“圣公会”三个字就会卡住,她老人家一定要说“圣荣公会”,好好地把人家基督教改成不知名的宗教了。

保健促进局将活动误译为“推广跌倒意识运动”(左)后,网民制作创意海报(右)调侃当局。

再来,最近十年一些老华校生热衷于玩脸书、WhatsApp等等,在这些平台上用中文书写,玩得不亦乐乎。偶尔也议论时政、国际局势,可是需要用上政治人物的名字时,就可以看出这些人的语文程度。一些引述中文名的也会犯错误,因为他们一直记得发音,却从来不看字,中文输入时,同音不同字那么多,就随便tikam咯。至于国际政治人物,虽说翻译无定法,却也有些约定俗成的用字。这些人天天在纸媒、电子媒体的跑马灯上看到,也无法进脑,都是按个人喜恶来选字,让人看了一头雾水。

新加坡近年来出现的中文笑话是语文程度普遍低落的象征;一大票经手人看了都不知道,一出街就被奚落得无地自容。傅海燕以为多检查两遍就会查出,那她作为主宾,又刚好站在“渎”字后面,应该当时就拒绝上台嘛。所以说,以为是“讲华语运动的团队”,多“加强现有程序”,就能“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做梦!

相关链接:

傅海燕:讲华语运动团队将加强检查程序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5, 2017 at 6:14 下午

为了这个字,新加坡全民生气!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7-12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7/12_12.html

7月11日,新加坡人全民生气,就因为一件事!

事情发生在7月10日深夜,社交媒体上出现一张“2017年讲华语运动推介仪式”的照片,其中推介仪式的标语牌却大出洋相。标语牌原意是“华文华语,听说读写,多用就可以”,结果“读”写成了亵渎的“渎”,让人大呼不可思议。

而且,照片上“渎”后面赫然在目的竟然是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

照片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新加坡社交媒体社群,人民感到震惊甚至愤怒。单是在《南洋视界》Facebook上,就涌入大量网友表达意见,几乎众口一词抨击主办单位。

可以这么说,在新加坡社媒社群中,这个“渎”字达到了刷屏的效果,这在新加坡实在是非常少见的现象。

根据推广华语理事会官网,该理事会是由新加坡的私人机构以及政府部门单位的代表所组成,并由新加坡国家文物局负责有关秘书处事项。政府背景相当明显。

一位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尤其是来自‘讲华语运动’。”

众多网民用“丢脸”一词形容自己的感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2, 2017 at 10:43 上午

新大陈庆文的攻击让人震惊

leave a comment »

黄淑仪(新加坡民主党主席)       2016-5-10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85

我们深深感到困扰的是,陈庆文教授对徐博士无理取闹的批评脱离事实,也不讲道理,更像是出自于个人血海深仇的炮轰。

陈庆文

《新报》在5月9日刊登了一则该报记者所发表的报道《最佳成绩,可徐博士去留何从》(Best showing, but should Dr Chee be going)。报道中以醒目的篇幅报道了学术界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 (SMU) 陈庆文的言论。陈庆文也曾是一名官委议员。

此外,《新报》也以《法律教授:徐欠缺留任理由》另一篇辅助主文的补充报道中转述了陈庆文教授的观点。

鲜少人会对诸如《新报》这类小报的新闻水平有不切实际的要求。可是,对于一名学术人士连续在两份报道中,发出充满偏见以及未经证实的言论是学术界不容的行为。

以下是陈教授一些奇异的指责:

例子一:“[徐博士]试图博取选民的同情。他本质上是要巩固他被迫害的形象——受害者不单是他本人而已,也包括他的全家人,也就是为什么他应该获得人民的支持。”

徐博士为了推动新加坡的民主运动,在过去24年里被人民行动党抹黑、控告、监禁以及被搞至破产。他与他的家人为这一切付出了巨大的个人代价。可是,他并没有利用这些作为选民支持他的理由——更遑论在这次武吉巴督补选的竞选活动中。

徐博士本身就呼吁竞选活动的焦点放在人民关注的课题上。人民行动党的傅海燕却以徐博士无业为理由,指责他没有资格管理市镇理事会。

这段话引来了新加坡人的反驳。他们认为傅小姐的攻击是不公平的。徐博士跟着便解释他没有选择离开到其他国家继续他的学术事业,是为了留在新加坡继续他的政治战斗。

因此,说徐博士是为了“博取同情”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也是对这些年来守护着他、支持着他的家人的一种侮辱。 阅读更多 »

不配

with 3 comments

韦春花      2016-5-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398.html

行动党的选战策略是旧事重提来(完全)抹黑徐顺全的人格,可是却反指徐顺全制止党员发言揶揄行动党王金发是“虚伪”的行为。国人在读官媒时一点都不感觉他们在自相矛盾,这就是酱缸最伟大的作用。

长公主在这次补选中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不配” (not fit) 。虽然长公主指控自己的兄长“滥用职权”企图建立“王朝”,其实自己也是帝制的产物,否则怎会认为在民主社会中,无凭无据竟有“不配”这个阶级观念呢?——“要和我平起同坐?”你不配!“要和我议论国是?”你不配!“要让我赞同你?”你还不配!!

春花也觉得很奇怪,补选就是王金发偷吃Wendy引起的,整个选战的策略应该就是借批判这个民选代表的操守开始(就像当年李显龙批工人党饶欣龙那样),然后剑指人民行动党。然而,这只过街老鼠却变成不可宰杀的圣牛,有两点为证:

  1. 李显龙说:“民主党群众大会的演讲者向王金发开炮,徐顺全最后上台时说:‘你不应该对一个落魄的人落井下石,这是非常恶劣的’。这完全就是虚伪。”
  2. 李玮玲指出,在上星期的民主党群众大会上,徐顺全的支持者在演讲时攻击武吉巴督区前议员王金发,然后徐顺全本人上台时又假装宽宏地说不应该攻击品格。

可见在李显龙兄妹的心目中,这名本党王姓同志根本没有“不配”的问题,他只是逼于形势,“经过慎重考虑,我相信你作出辞职的决定,是最有利于你的选民、所属政党、你的家庭和个人。”——而顺民和愚民们立即接受后主和长公主的讯息,又把行动党候选人选进来。

此外,李玮玲虽然看得出她兄长的改变——滥用权力、建立王朝。却一点也不关心徐顺全的长进,所以她所说的有关徐顺全的故事,完全是由官媒匙喂 (spoon fed) 的陈年往事(其他的行动党人也大致如此,对于徐顺全提出的失业保险,也没人交锋:钱从哪里来?)。并且还因此下了个道德判断:“尽管他现在利用家庭,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 阅读更多 »

徐顺全:停止龌龊政治,把焦点放在武吉巴督选民身上

leave a comment »

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2016-5-1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2016_5_1/41-1-0-1583

徐顺全2016年5月1日在武吉巴督补选群众大会的演讲全文:

再次地跟大家问声好。谢谢光临!

出席群众大会总是一个难忘的体验,因为到场的人可以同时听到两边政客怎么互相评论。

坦白说,我讨厌“政客”这个名词。每当听见有人称呼我为政客时,我会觉得厌烦。可能是因为那个词已经等同于“虚伪”——嘴里说出的是一套,做的却又是另一套。

但是,我遵守自己说过的话——我们不会陷入低三下四的政治沼泽里。那个王金发的故事就告一个段落。我们上一场群众大会的其中一位演讲嘉宾好像拿王金发开了一个玩笑。我已十分明确地通知了我其他同事——就到此为止。今晚,我们的演讲嘉宾都没提到王金发对吧?我们接下来的竞选路向也会是如此。

那么现在,轮到我质问李显龙先生。那他和他的同事是否从现在起就会遵守尚达曼较早前的约定,马上停止龌龊的政治,把焦点聚焦在真正关切到武吉巴督选民的课题上吗?

可是,有时候我觉得那简直是在对牛弹琴。这种行为似乎已经植入了他们的基因里。

每当在野党提到我们被扣留的公积金、政府投资公司 (GIC) 和淡马锡控股缺乏透明度、高涨的生活费等课题时,人民行动党知道自己难以为这些措施辩驳。

不过,人民行动党就是那个样的。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是如何比他们的政治对手更优秀。他们只会通过抹黑的竞选手段来告诉你他们的政治对手是如何的不堪,让你自动投选人民行动党。

他们从不照镜子检讨自己虚伪的一面。让我在这里给你们举出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傅海燕试图把我们描绘成种族主义者。就找一个例子来证明民主党有丝毫歧视其他种族的证据吧。况且在今时今日(的科技年代里),要找出证据并不是什么难事。就上网搜寻,然后告诉我们,我们是否说了什么含有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

然而,傅海燕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徐顺全以福建话道出“羞愧”一词),对她自己党内议员发表种族歧视的声明完全听而不闻。记得朱为强吗?他曾说小印度黑漆漆的,因为那里有很多印度人。另一名人民行动党议员则说一车子上的马来幼儿园学生很像恐怖分子实习生。还有最近的一件事,那就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潘丽萍被迫为她贬低小印度外籍劳工的言辞而道歉。甚至是李光耀也同样因为说了一些藐视马来同胞的评语而道歉。

然而,傅海燕居然可以站在那里,面不改色地隐射民主党歧视其他种族?

还有,哈莉玛•雅各布说新加坡人是亚洲人,所以我们尊敬我们的长辈。可是,新加坡又确实是让我们的年长者去干那种抹桌子、洗厕所工作的唯一亚洲国家。

我有一些海外朋友和亲戚到访新加坡目睹我们的阿婆、阿公必须通过如此耗体力的工作来糊口时,都不只一次表示震惊。尊敬我们的长辈?真的吗?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