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傅海燕

傅海燕的错误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7-15

傅海燕作为讲华语运动的主宾也发表文告,指出这(把“读”误植为“渎”)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更何况用错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她说:“讲华语运动的团队已向我保证,将加强现有程序,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这就错了,她以为那个团队犯的是一个高级的错误,实则只是一个低级的错误,那是语文程度的问题,绝对无法保证“类似事件不再重演”。

宋沈括《梦溪笔谈》:“宋宣献博学,喜藏异书,皆手自校雠,常谓:‘校书如扫尘,一面扫,一面生。故有一书每三四校,犹有脱谬。’”——指的是一种文人的错误(高级错误)。因为读书人认字是从笔划、象形而来,会写白字、错字,通常是因为引述、两可、未规范化而致。而一般贩夫走卒的文盲,则是从发音来知道那个字,所以同音不同字往往就会难倒他们。

让莫愁来举几个例子。咖啡店售卖的冰柠檬茶,正确的英文名是iced lemon tea,可是跑堂的咖啡店助手无法正确发音,所以就用了本地的地名Clementi(金文泰)代替,渐渐也就积非成是,现在你只要说Clementi,或者福建话发音的“金文泰”,人家都知道你点的是冰柠檬茶。

以前莫愁的老祖母遇到“圣公会”三个字就会卡住,她老人家一定要说“圣荣公会”,好好地把人家基督教改成不知名的宗教了。

保健促进局将活动误译为“推广跌倒意识运动”(左)后,网民制作创意海报(右)调侃当局。

再来,最近十年一些老华校生热衷于玩脸书、WhatsApp等等,在这些平台上用中文书写,玩得不亦乐乎。偶尔也议论时政、国际局势,可是需要用上政治人物的名字时,就可以看出这些人的语文程度。一些引述中文名的也会犯错误,因为他们一直记得发音,却从来不看字,中文输入时,同音不同字那么多,就随便tikam咯。至于国际政治人物,虽说翻译无定法,却也有些约定俗成的用字。这些人天天在纸媒、电子媒体的跑马灯上看到,也无法进脑,都是按个人喜恶来选字,让人看了一头雾水。

新加坡近年来出现的中文笑话是语文程度普遍低落的象征;一大票经手人看了都不知道,一出街就被奚落得无地自容。傅海燕以为多检查两遍就会查出,那她作为主宾,又刚好站在“渎”字后面,应该当时就拒绝上台嘛。所以说,以为是“讲华语运动的团队”,多“加强现有程序”,就能“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做梦!

相关链接:

傅海燕:讲华语运动团队将加强检查程序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5, 2017 at 6:14 下午

为了这个字,新加坡全民生气!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7-12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7/12_12.html

7月11日,新加坡人全民生气,就因为一件事!

事情发生在7月10日深夜,社交媒体上出现一张“2017年讲华语运动推介仪式”的照片,其中推介仪式的标语牌却大出洋相。标语牌原意是“华文华语,听说读写,多用就可以”,结果“读”写成了亵渎的“渎”,让人大呼不可思议。

而且,照片上“渎”后面赫然在目的竟然是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

照片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新加坡社交媒体社群,人民感到震惊甚至愤怒。单是在《南洋视界》Facebook上,就涌入大量网友表达意见,几乎众口一词抨击主办单位。

可以这么说,在新加坡社媒社群中,这个“渎”字达到了刷屏的效果,这在新加坡实在是非常少见的现象。

根据推广华语理事会官网,该理事会是由新加坡的私人机构以及政府部门单位的代表所组成,并由新加坡国家文物局负责有关秘书处事项。政府背景相当明显。

一位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尤其是来自‘讲华语运动’。”

众多网民用“丢脸”一词形容自己的感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2, 2017 at 10:43 上午

新大陈庆文的攻击让人震惊

leave a comment »

黄淑仪(新加坡民主党主席)       2016-5-10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85

我们深深感到困扰的是,陈庆文教授对徐博士无理取闹的批评脱离事实,也不讲道理,更像是出自于个人血海深仇的炮轰。

陈庆文

《新报》在5月9日刊登了一则该报记者所发表的报道《最佳成绩,可徐博士去留何从》(Best showing, but should Dr Chee be going)。报道中以醒目的篇幅报道了学术界人士新加坡管理大学 (SMU) 陈庆文的言论。陈庆文也曾是一名官委议员。

此外,《新报》也以《法律教授:徐欠缺留任理由》另一篇辅助主文的补充报道中转述了陈庆文教授的观点。

鲜少人会对诸如《新报》这类小报的新闻水平有不切实际的要求。可是,对于一名学术人士连续在两份报道中,发出充满偏见以及未经证实的言论是学术界不容的行为。

以下是陈教授一些奇异的指责:

例子一:“[徐博士]试图博取选民的同情。他本质上是要巩固他被迫害的形象——受害者不单是他本人而已,也包括他的全家人,也就是为什么他应该获得人民的支持。”

徐博士为了推动新加坡的民主运动,在过去24年里被人民行动党抹黑、控告、监禁以及被搞至破产。他与他的家人为这一切付出了巨大的个人代价。可是,他并没有利用这些作为选民支持他的理由——更遑论在这次武吉巴督补选的竞选活动中。

徐博士本身就呼吁竞选活动的焦点放在人民关注的课题上。人民行动党的傅海燕却以徐博士无业为理由,指责他没有资格管理市镇理事会。

这段话引来了新加坡人的反驳。他们认为傅小姐的攻击是不公平的。徐博士跟着便解释他没有选择离开到其他国家继续他的学术事业,是为了留在新加坡继续他的政治战斗。

因此,说徐博士是为了“博取同情”是没有事实根据的,也是对这些年来守护着他、支持着他的家人的一种侮辱。 阅读更多 »

不配

with 3 comments

韦春花      2016-5-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398.html

行动党的选战策略是旧事重提来(完全)抹黑徐顺全的人格,可是却反指徐顺全制止党员发言揶揄行动党王金发是“虚伪”的行为。国人在读官媒时一点都不感觉他们在自相矛盾,这就是酱缸最伟大的作用。

长公主在这次补选中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不配” (not fit) 。虽然长公主指控自己的兄长“滥用职权”企图建立“王朝”,其实自己也是帝制的产物,否则怎会认为在民主社会中,无凭无据竟有“不配”这个阶级观念呢?——“要和我平起同坐?”你不配!“要和我议论国是?”你不配!“要让我赞同你?”你还不配!!

春花也觉得很奇怪,补选就是王金发偷吃Wendy引起的,整个选战的策略应该就是借批判这个民选代表的操守开始(就像当年李显龙批工人党饶欣龙那样),然后剑指人民行动党。然而,这只过街老鼠却变成不可宰杀的圣牛,有两点为证:

  1. 李显龙说:“民主党群众大会的演讲者向王金发开炮,徐顺全最后上台时说:‘你不应该对一个落魄的人落井下石,这是非常恶劣的’。这完全就是虚伪。”
  2. 李玮玲指出,在上星期的民主党群众大会上,徐顺全的支持者在演讲时攻击武吉巴督区前议员王金发,然后徐顺全本人上台时又假装宽宏地说不应该攻击品格。

可见在李显龙兄妹的心目中,这名本党王姓同志根本没有“不配”的问题,他只是逼于形势,“经过慎重考虑,我相信你作出辞职的决定,是最有利于你的选民、所属政党、你的家庭和个人。”——而顺民和愚民们立即接受后主和长公主的讯息,又把行动党候选人选进来。

此外,李玮玲虽然看得出她兄长的改变——滥用权力、建立王朝。却一点也不关心徐顺全的长进,所以她所说的有关徐顺全的故事,完全是由官媒匙喂 (spoon fed) 的陈年往事(其他的行动党人也大致如此,对于徐顺全提出的失业保险,也没人交锋:钱从哪里来?)。并且还因此下了个道德判断:“尽管他现在利用家庭,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 阅读更多 »

徐顺全:停止龌龊政治,把焦点放在武吉巴督选民身上

leave a comment »

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2016-5-1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2016_5_1/41-1-0-1583

徐顺全2016年5月1日在武吉巴督补选群众大会的演讲全文:

再次地跟大家问声好。谢谢光临!

出席群众大会总是一个难忘的体验,因为到场的人可以同时听到两边政客怎么互相评论。

坦白说,我讨厌“政客”这个名词。每当听见有人称呼我为政客时,我会觉得厌烦。可能是因为那个词已经等同于“虚伪”——嘴里说出的是一套,做的却又是另一套。

但是,我遵守自己说过的话——我们不会陷入低三下四的政治沼泽里。那个王金发的故事就告一个段落。我们上一场群众大会的其中一位演讲嘉宾好像拿王金发开了一个玩笑。我已十分明确地通知了我其他同事——就到此为止。今晚,我们的演讲嘉宾都没提到王金发对吧?我们接下来的竞选路向也会是如此。

那么现在,轮到我质问李显龙先生。那他和他的同事是否从现在起就会遵守尚达曼较早前的约定,马上停止龌龊的政治,把焦点聚焦在真正关切到武吉巴督选民的课题上吗?

可是,有时候我觉得那简直是在对牛弹琴。这种行为似乎已经植入了他们的基因里。

每当在野党提到我们被扣留的公积金、政府投资公司 (GIC) 和淡马锡控股缺乏透明度、高涨的生活费等课题时,人民行动党知道自己难以为这些措施辩驳。

不过,人民行动党就是那个样的。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是如何比他们的政治对手更优秀。他们只会通过抹黑的竞选手段来告诉你他们的政治对手是如何的不堪,让你自动投选人民行动党。

他们从不照镜子检讨自己虚伪的一面。让我在这里给你们举出几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傅海燕试图把我们描绘成种族主义者。就找一个例子来证明民主党有丝毫歧视其他种族的证据吧。况且在今时今日(的科技年代里),要找出证据并不是什么难事。就上网搜寻,然后告诉我们,我们是否说了什么含有歧视其他种族的言语。

然而,傅海燕一点也不觉得羞愧(徐顺全以福建话道出“羞愧”一词),对她自己党内议员发表种族歧视的声明完全听而不闻。记得朱为强吗?他曾说小印度黑漆漆的,因为那里有很多印度人。另一名人民行动党议员则说一车子上的马来幼儿园学生很像恐怖分子实习生。还有最近的一件事,那就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潘丽萍被迫为她贬低小印度外籍劳工的言辞而道歉。甚至是李光耀也同样因为说了一些藐视马来同胞的评语而道歉。

然而,傅海燕居然可以站在那里,面不改色地隐射民主党歧视其他种族?

还有,哈莉玛•雅各布说新加坡人是亚洲人,所以我们尊敬我们的长辈。可是,新加坡又确实是让我们的年长者去干那种抹桌子、洗厕所工作的唯一亚洲国家。

我有一些海外朋友和亲戚到访新加坡目睹我们的阿婆、阿公必须通过如此耗体力的工作来糊口时,都不只一次表示震惊。尊敬我们的长辈?真的吗? 阅读更多 »

为什么,几乎没有行动党部长、议员批评李伟玲的“滥用权力,建立王朝”论?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5-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5/blog-post.html

自从李伟玲批评他哥哥李显龙“滥用权力,建立王朝”以来,我们几乎没有看到行动党部长、议员出来指正李伟玲的不是。这可以说是家事,但是,政治人物的家事,就不可能当成一般家事来看待,而要把它当成国家大事来处理。

奇怪,行动党部长、议员似乎一点立场也没有。他们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李伟玲的说法?或许,这是明哲保身的做法。无声胜有声,无声的默认,还是无声的抗议?

那么,他们在国家大事上,是否也是如此?真令人害怕,担心这个国家的前途,掌握在一群……

李显龙被妹妹批评,是一项很严重的指控,行动党部长、议员沉默是金的美德,令人为新加坡的将来担心?因为,他们在国家有难的时候,也很可能明哲保身,沉默是金,一点立场也没有;在忽略制衡的同时,很可能让李伟玲的论点成立。还是他们已经默认,而不敢出声?

武吉巴督选民,您们看到这个危机了吗?

我们的行动党部长和议员,在大是大非面前,一点立场也没有。他们不敢说话,害怕两头不到岸,坏了自己的前途。

人民行动党武吉巴督候选人——阿穆,难道会比现有的行动党部长、议员有所差别,敢说真话吗?他当然加入明哲保身,沉默是金的行动党队伍,一言不发。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 2016 at 12:52 下午

自我膨风的行动党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6-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381.html

【这题不得不写——李显龙很“高处不胜寒”的华文】

李显龙力挺穆仁里,乘周末走访武吉巴督选区,这里老娘引用报纸的原话,免得人家说奴家生安乱造:

李总理解释:“其实要改过自新,第一步就是要承认、了解、认识到所做的事不对,应该做得更好,才可以从头做起,想办法做一个更好、更完善的人。如果你不‘悟已往之不谏’,就不可能‘知来者之可追’。”

——好了,于是官媒就把这个头条命为《不悟已往不谏,不知来者可追》。问题来了,为什么读来总是怪怪的?理由有五:

  1. 二丑的华文也很B:这段话出自《归去来兮辞》:“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可以总结成八个字:往者不谏,来者可追。说白了是句宽慰人的话:认为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已无法挽回弥补;重点是放眼未来,转正方向继续前进。

  2. 李显龙把它错误理解成:不知对过去的悔改,就没有将来——何止十万八千里?

  3. 刘家昌老师的歌不是有在唱:
    “我往那里去
    才能找到自己
    过去 已成回忆
    我迷失在痛苦里
    我往那里去
    才能找到自己
    过去 让他过去
    我不再迷失这里
    我再不要 彷徨痴迷
    我再不要 黯然无依
    啊……
    我找到失落的过去”

  4. “不悟”和“不知”二句并列,首先就犯了文言文修辞的忌讳,这是任何读过《千字文》或《龙文鞭影》的垂髫小子都懂得的事。承前启后的两句话开头都用了“不”字,破坏了对仗公整。尤其是第一句,李显龙说“不悟已往之不谏”,使用了双否定,会演变成什么意思,相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反过来说,正是徐顺全博士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才这么越挫越勇,不是吗?

  5. 过去徐顺全的形象,应该负责的正是行动党和官媒,是他们把他弄得如此不堪(春花又想起那个死鬼白士德)。利用权势对他进行政治抹黑,要悔改的人大把,但肯定不是他。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