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傅海燕

新加坡内阁将重组,新名单大预测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8-3-23
http://www.yan.sg/xinmingdandayuche/

新加坡这两年来一直在讨论“第四代”领导班子。总理李显龙宣布,近期将重组内阁,“我会调派他们到不同岗位。这是建立新团队、让他们扩大接触面的重要一步。”

相信总理很快会宣布新内阁组成。新加坡眼在此先对现有一些部长和高级政务部长的可能动向作一分析。

新加坡政府部门分三大类,安全与外交领域(如国防部、内政部、外交部等),经济领域(如:贸工部、国家发展部、交通部等)、社会领域(社会与发展部、教育部、卫生部、环境与水源部等)。

李显龙所谓“调派他们到不同岗位“,指的主要就是不同领域的岗位,因此,我们相信,陈振声下一步应该是执掌经济领域部门,很可能是贸工部或财政部,也可能是交通部,毕竟这是一个很棘手很考验部长能力的部门;例如王瑞杰,则很有可能调去安全与外交领域历练历练。

下图是新加坡眼的简单分(推)析(测),大家姑妄听之: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林瑞莲不道歉不撤言论没受罚 气球之辩谁最“漏气”?

with 3 comments

沈泽玮     2018-3-8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308-1258

这次朝野攻防很刺激,最让外界不解的是,行动党政府如此大动作逼迫林瑞莲撤回言论是图什么呢?红蚂蚁猜测,主要是出于精英的“道德洁癖”思维。

(左起)傅海燕、林瑞莲与王瑞杰。(谢静怡制图)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但国会两位女将没时间庆祝,她们一早就忙着在国会里过招。

早上十点国会开会,反对党工人党主席、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林瑞莲第一个起身发言。出乎外界所料,她斩钉截铁地表明,拒绝收回有关“气球论”的言论,更不要说向国会道歉。

林瑞莲上周在国会上质疑,政府去年底在调涨消费税问题上释放“探风气球”,要是没有引起舆论负面反应,或要是没有被之前的话”困住”(副总理尚达曼说过政府在这10年内有足够资金),政府有可能就会立刻调高消费税。

林瑞莲:对政府的质疑“有可能不正确” 但不是毫无根据

工人党主席、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林瑞莲。(视频截图)

她今天在国会上承认,当初对政府的质疑“有可能不正确”(may have been wrong),但她坚持,她的质疑不是毫无根据的。她反问:“如果政府已明确说明2021年之前不会调高消费税,为何大众会这么担心,为何经济师会在总理于行动党大会上的发言后预测,消费税会在本次预算案中提高?难道他们都是不诚实和虚伪的吗?”

林瑞莲也坚持,自己是在履行宪法赋予国会议员的职责,要政府向人民有所交代,所以她不道歉。

林瑞莲强调,她在双方展开激辩时提出了疑问,但没有指控政府不诚实,也没有这个意思。她反指行动党议员

基于他们自己的解读或过度想象(over imagination)及过分敏感,而对自己早前的言辞和意图“过度定性”(over characterization)。

律师出身的林瑞莲果然伶牙俐齿,还去引述李显龙总理的谈话反驳行动党。她说,李总理在”欧思礼路38号“国会辩论总结时说,如果议员认为有事情出现问题,议员有职责查清事实,以自己之名做出指控,而就算不完全确定,应该在国会上与政府对质,要求解释和答案。

林瑞莲质疑政府是否在对于议员的行为要求上实施双重标准,“在李光耀故居去留一事上采取一种标准,在调高税收上又采取另一种标准。”

(阿莲言下之意是:总理说过的话,你们都忘了?不要以为我阿莲一开口讲话,就隐射你行动党政府不老实。政治敏感度要有,过分敏感就不好。要道歉的话,那全新加坡咖啡店阿伯和那些经济师都要一起向你政府道歉?)

傅海燕:在国会发言须先查核事实 林瑞莲及其政党水平低

国会领袖、裕华单选区议员傅海燕。(视频截图)

国会领袖、人民行动党籍议员傅海燕起身回应时,还一度以为林瑞莲拒绝道歉,但愿意收回言论。后来林瑞莲起身强调拒绝收回言论之后,傅海燕表示“极度失望”,她认为林瑞莲的行为是“可悲的”(deplorable),并指林瑞莲的行为显示她及其所代表的政党水平低。

傅海燕说,虽然林瑞莲否认自己指责政府不诚实,但当时她作出这些指控时并没有任何证据,而林瑞莲的说法也相当于指控政府“说一套、私底下做另一套”,这些指控破坏了李显龙总理、尚达曼副总理及财政部长王瑞杰他们的名誉。

傅海燕强调,议员有义务和责任代表人民在国会里发言,但是在国会里提出看法、假设、意见和民怨之前,必须查核事实。林瑞莲本身已经承认之前没有查证。傅海燕说:“这也是议员在国会里发言,以及经济学者和分析师等在国会外发言的不同之处。”

(国会领袖言下之意是:未经查证的话,阿莲你不要在国会上乱讲,对别人做出没有证据支撑的质疑,会变成不实指控。)

傅海燕警告,倘若林瑞莲再犯,再次行为不正直、滥用国会特权,她会反映给国会特权委员会,由委员会展开调查。按照程序,特权委员会在调查后,若国会议员的行为确实不当,有可能被罚款甚至坐牢。

(这是整场辩论的焦点:阿莲只被警告,没有被送交国会特权委员会处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8, 2018 at 7:39 下午

错误的汽球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6, 2018 at 3:43 下午

为何直播国会辩论这么难啊?

with one comment

沈泽玮     2018-1-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104-1050

红蚂蚁想起了小时候听家中长辈说,工人党的惹耶勒南在1981年安顺区补选中获胜后进入国会,因为他能言善道,思辨能力强,国会辩论才开始有点小热闹。由此联想到,除了官方说的少人看之外,不全程直播国会辩论或许还有两个原因?一是执政党对自己信心不够(担心辩才不如人),二是对选民信心不足(担心素质差的选民会助长议员做秀)。

国会领袖傅海燕(左)致函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右),指他质疑新传媒蓄意剪辑国会录像一事是“扭曲事实”,要求他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谢静怡制图)

行动党和工人党再为国会录像剪辑不当一事过招,风波升级至一方要求另一方道歉的地步。

新年伊始,国会这么快就要上演道歉戏码啦?看来2018年不太平静。

国会录像剪辑惹风波“白衣人”和“蓝衣人”交锋

新加坡国会大厦。(路透社)

上回是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大战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这次轮到国会领袖傅海燕上阵,对象同样是贝理安。傅海燕指贝理安的指控“扭曲事实”,若不纠正将误导国会,傅部长还要求贝理安收回“虚假指控”,并向国会道歉。

贝理安扭曲了什么事实,又做了什么虚假指控?

白衣人和蓝衣人一来一往,口水多过茶。快快讲就是,贝理安去年2月20日电邮新传媒询问,为何找不到2月间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的部分录像。(潜台词是,为何电视台漏播部分国会辩论画面。)新传媒在同天回复他,解释是“技术故障”影响了录像,并称完整录像已在2月18日上载到网上,即贝理安发出电邮的两天前。但是,贝理安不知怎么的,去年11月7日在国会上却说,新传媒是在接获他的信函之后,才“改正并上传不同的录像”。

所以,争议点是:新传媒是主动修正,还是被动修正?新传媒是自己发现录像不完整,于是赶紧主动修正,然后再发出完整录像。还是说,新传媒是接获贝理安的信函之后,发现不妥才被动地去修正?

红蚂蚁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暗藏什么玄机,但如果单纯地看,未必如网民猜想得那么复杂。一个合理猜测是,贝理安在2月18日之前,就看到新传媒发出的录像,发现有部分片段没有播出,心里有些不满,但他没有马上给新传媒发电邮。新传媒发现录像不完整,自己修正了,并在2月18日将完整录像上载到网上,但是贝理安没有发现修正版已上网,2月20日还给新传媒发信函。

2月18日是一个什么神奇日子呢?

红蚂蚁查了一下,2月18日是一个星期六啦。因为是周末,大家都休息了,但电视台一年365天都在工作,工作人员也就在这神奇的星期六悄悄地将完整录像挂上网。但贝理安没有发现,还在两天后给新传媒写信。然后呢?然后就掀起了2018年国会第一场骂战。

网络舆论分成两派

在面簿上扫过一圈,果然就分成两派声音。行动党支持者要工人党勇于认错,不要整天只想着歪曲事实,捞取政治资本。工人党支持者反咬行动党企图模糊焦点,因为工人党议员将在1月8日国会复会时针对吉宝岸外与海事公司贿赂案提问,所以行动党搬出陈年往事来反制。

新传媒、工人党、人民行动党三方都应好好解答网民心中的疑问。新传媒不妨清楚说明,所谓“技术故障”是什么故障?这种故障虽然没有地铁故障那么扰民,但已经严重到足以掀起政治骂战,那拜托讲清楚。贝理安如果记性不好,就麻烦去查一查记录,自己到底是哪一天发信函给新传媒,如果真搞错了,请在国会上清楚交代来龙去脉,然后道个歉。政府也请说清楚,为何就是坚持不做国会直播呢?到底是避忌什么东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4, 2018 at 9:26 下午

新加坡有什么文化传统?——从拟签非遗公约谈起

with 9 comments

黄子明(新加坡自由撰稿人)     2017-11-28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03562

要是以新加坡一般华人现代的文化认同为取向,推崇地方戏曲,或许还不如在学校里教唱“新谣”和华语音乐剧来得踏实?通俗的文化是不断糅合而演变的,近来象野米剧团的剧作家Alfian Sa’at将《西游记》、《白蛇传》之类的民间故事题材改编成英语喜剧或音乐剧上演,都深受观众欢迎。

什么是新加坡文化?若要用打趣的口吻来说,有些人会回答:怕输、怕死。

什么意思呢?读书的,怕成绩不好以后找不到工作。工作的,怕网上随便发表意见,可能职位都不保。有家庭的,怕职位不保就供不了房子,又怕孩子小学毕业 PSLE分数不够高,上不了名校读书。生命就是这么战战兢兢地周而复始。其余什么知书达理,陶冶性情之类的话,恐怕就比较不合时宜了。

现今的社会,所谓“文化”,往往不再是价值观的问题,而是一种产业的概念。就此而言,新加坡是科技发达、瞬息万变的大都会,剧院、博物馆等文化设施比很多地方都来得好,政府给予艺术团体的资助也不少。

但一个国家在政治与经济方面经过半个世纪的独立发展,是否自然而然就能形成独特的“文化品牌”呢?这种品牌又应该以东方传统,还是以西方现代的标准来衡量呢?

非遗可分五大范畴

新加坡文化部长傅海燕最近宣布,政府正考虑签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目前仍处于研究的阶段,拟和社群、专家等合作,设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库”,范围包括祭奠仪式、习俗、歌曲、食物等。这是否将是一般民众采取积极行动,维护传统母语文化的大好机会呢?

根据2003年制定的公约,能够实行保护措施的非遗可属五大范畴,即(1)口头传统与相关表现方式及语言;(2)表演艺术;(3)社会实践、仪式、节庆活动;(4)有关自然界及宇宙的知识和实践;(5)传统手工艺。

就中国的情况,最早列入代表名录的有古琴和昆曲等传统艺术,后来也包括了书法、篆刻、剪纸,还有针灸、珠算、帆船制造的技术、妈祖的信仰习俗、二十四节气等等。印度方面,有梵文的诵经和戏剧,还有各种民间舞蹈,印尼则有Batik蜡染艺术、Keris短剑等。

列入非遗,并不等于其属于国家所有,只是显示国家重视文化保护,同时也向外界展示自身文化的一些符号,借此促进文化交流。目前马来西亚比较尴尬的情况是,Mak Yong一早就被列入名录,但这种马来戏曲在其发源地吉兰丹却至今仍被禁。 阅读更多 »

傅海燕的错误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7-15

傅海燕作为讲华语运动的主宾也发表文告,指出这(把“读”误植为“渎”)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更何况用错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她说:“讲华语运动的团队已向我保证,将加强现有程序,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这就错了,她以为那个团队犯的是一个高级的错误,实则只是一个低级的错误,那是语文程度的问题,绝对无法保证“类似事件不再重演”。

宋沈括《梦溪笔谈》:“宋宣献博学,喜藏异书,皆手自校雠,常谓:‘校书如扫尘,一面扫,一面生。故有一书每三四校,犹有脱谬。’”——指的是一种文人的错误(高级错误)。因为读书人认字是从笔划、象形而来,会写白字、错字,通常是因为引述、两可、未规范化而致。而一般贩夫走卒的文盲,则是从发音来知道那个字,所以同音不同字往往就会难倒他们。

让莫愁来举几个例子。咖啡店售卖的冰柠檬茶,正确的英文名是iced lemon tea,可是跑堂的咖啡店助手无法正确发音,所以就用了本地的地名Clementi(金文泰)代替,渐渐也就积非成是,现在你只要说Clementi,或者福建话发音的“金文泰”,人家都知道你点的是冰柠檬茶。

以前莫愁的老祖母遇到“圣公会”三个字就会卡住,她老人家一定要说“圣荣公会”,好好地把人家基督教改成不知名的宗教了。

保健促进局将活动误译为“推广跌倒意识运动”(左)后,网民制作创意海报(右)调侃当局。

再来,最近十年一些老华校生热衷于玩脸书、WhatsApp等等,在这些平台上用中文书写,玩得不亦乐乎。偶尔也议论时政、国际局势,可是需要用上政治人物的名字时,就可以看出这些人的语文程度。一些引述中文名的也会犯错误,因为他们一直记得发音,却从来不看字,中文输入时,同音不同字那么多,就随便tikam咯。至于国际政治人物,虽说翻译无定法,却也有些约定俗成的用字。这些人天天在纸媒、电子媒体的跑马灯上看到,也无法进脑,都是按个人喜恶来选字,让人看了一头雾水。

新加坡近年来出现的中文笑话是语文程度普遍低落的象征;一大票经手人看了都不知道,一出街就被奚落得无地自容。傅海燕以为多检查两遍就会查出,那她作为主宾,又刚好站在“渎”字后面,应该当时就拒绝上台嘛。所以说,以为是“讲华语运动的团队”,多“加强现有程序”,就能“确保类似事件不再重演”,做梦!

相关链接:

傅海燕:讲华语运动团队将加强检查程序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5, 2017 at 6:14 下午

为了这个字,新加坡全民生气!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7-12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7/12_12.html

7月11日,新加坡人全民生气,就因为一件事!

事情发生在7月10日深夜,社交媒体上出现一张“2017年讲华语运动推介仪式”的照片,其中推介仪式的标语牌却大出洋相。标语牌原意是“华文华语,听说读写,多用就可以”,结果“读”写成了亵渎的“渎”,让人大呼不可思议。

而且,照片上“渎”后面赫然在目的竟然是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

照片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新加坡社交媒体社群,人民感到震惊甚至愤怒。单是在《南洋视界》Facebook上,就涌入大量网友表达意见,几乎众口一词抨击主办单位。

可以这么说,在新加坡社媒社群中,这个“渎”字达到了刷屏的效果,这在新加坡实在是非常少见的现象。

根据推广华语理事会官网,该理事会是由新加坡的私人机构以及政府部门单位的代表所组成,并由新加坡国家文物局负责有关秘书处事项。政府背景相当明显。

一位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尤其是来自‘讲华语运动’。”

众多网民用“丢脸”一词形容自己的感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2, 2017 at 10:43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