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光谱行动

国家如何对待学者?──从新加坡一场六小时的听证会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魏月萍    2018-4-13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4/13/1-61/

新加坡政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日前举办公开听证会接受公民组织和个人建言,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事后引发百多位国际学者连署,抗议听证会的审问方式,学者的诚信和学术信誉受到政治人物审查,恐对学界形成“寒蝉效应”,冲击新加坡的学术自由。当听证会转变为公审会,原来为收集各专业领域意见、听取建言与多方意见的公共论说场域,却成为“伪学术法庭”。这已经和假新闻议题或反假新闻法的制定毫无关联,而是一场以国家为名,对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抗衡行动,同时也是一场捍卫政治行动合法性的保卫战。

(来源:Phuket News)

网络假新闻(online fake news)猖獗流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新加坡政府从2018年3月14日至29日举办为期八天、由十人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公开听证会”(public hearing,以下简称听证会),渉及六十多个组织和个人提呈建言,备受大众关注。但本有公民谘询和审议意义的听证会,却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不过在看完六小时冗长的录影后,说辩论恐未甚贴切。在大多数以“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是还是不是”的主导口吻底下,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下图左)和旅英历史学者覃炳鑫(Thum Ping Tjin,下图右)的一来一往,说得轻一点,仿佛是“论文答辩”现场,说得重一些,俨然是“伪学术法庭”。

覃炳鑫虽然是旅英历史学者,多年来在自己经营的广播电台,讲述有关新加坡的历史,以学术介入现实。他同时也是牛津大学东南亚研究项目的主要协调人,并和自由撰稿人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创办立足于东南亚新视野的英文评论媒体New Naratif(《新叙事》)。覃炳鑫在呈交给听证会的陈情书中,虽然提出扩展媒体通识课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废除《报业与印刷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等具体方案以制止假新闻的过度扩张,但他抛出的两个核心议题,却是“直剿蜂巢”:一、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是假新闻的散播者;二、无论是1963年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其逮捕行动目的乃在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

(来源:Phuket News)

以上两个核心问题实互相关联,这是因为无论是1963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背后支持逮捕行动的合法性,乃在于认为当时一些左翼或地下组织,受到马共阴谋的唆使,试图进行不利于新加坡的政治活动。鉴于此,尚穆根和覃炳鑫“辩论”的核心便在于:在1950至19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的流布?其次,工会、华文中学、文化组织或左翼团体,是否受到共产主义阴谋论的影响,同时也是共产党统一战线(Communist United Front)的一部份?马共是否利用一些地下组织来宣传他们的理念,以及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cialist)是否被马共渗透等问题。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亚太图书的背后——林利国理想主义余温未尽

leave a comment »

邹文学   2018-3-25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林利国以坚定的眼光看着我们说:“这次的经历是我人生的转捩点。每次回顾人生历程的时候,当年那位号召公众支持木屋区居民反抗逼迁的马来大学生的样子,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林利国

亚太图书是本地颇有名气的双语出版社,34年来出版书籍逾千种,绝大多数是漫画版故事书,而创办人林利国本身更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见识穷困的含义

林利国在海星女中完成中学教育后,1972年进入新加坡大学(国大前身)社会科学系。那天接受《怡和世纪》访问时,她说父亲希望她能掌握双语,因此她进新大不进南大,无形中给她造成很大的学习压力,幸好她还能刻苦应付,在大学第二年时,在各方面都能赶上其他同学。

那时候新大的学生活动蓬勃,项目也多,她在大学第三年加入新大中文学会华乐队,从此扩大了生活圈子。

1974年第三学年开始,她参加学生会发起的赈济孟加拉水灾灾民活动,同学们穿街走巷,分组到多个组屋区收集旧衣物,活动也得到社会人士的热烈支持,几天内便筹集到42卡车的衣服。也就是在这次活动里,她结识了学生会主席陈华彪。

不久,邻国马来西亚新山市郊的达昔乌打拉地区,发生百多户马来家庭被迫迁的事件,因为发展商要把那里发展成高尔夫球场。她与一百多名新大同学前往支援村民,反对逼迁。

“那天,我真正认识到穷困的含义,他们拥有的算是什么住家!木板屋是那么的简陋破烂,而无良的建筑商还把屋顶拆除。我看到一大群马来妇女、老人和小孩,哭成一团,多么凄惨的景象,可是大批警察称他们为非法居留,还挥舞着木棍赶人。”

林利国以坚定的眼光看着我们说:“这次的经历是我人生的转捩点。每次回顾人生历程的时候,当年那位号召公众支持木屋区居民反抗逼迁的马来大学生的样子,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with one comment

韩俐颖(Kirsten Han),汤姆怀特(Tom White),覃炳鑫(Thum Ping Tjin)    2018-3-12
https://pnn.pts.org.tw/main/2018/03/12/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英文原文: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remembering-coldstore-singapores-former-detainees-speak/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至今已经55年了。在这场大规模逮捕行动中,有超过110人被捕,当中包括活跃参与反对英殖民统治的人士、职工运动者、学生和党派人士。

逮捕行动以“反共”的名义,严重打击新加坡左翼反殖民运动,并摧残了当时的主要在野党——社会主义阵线(社阵当年在立法议会的51席位中占有13席。由时任总理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占有25席)。在行动中被捕的人士当中,有些从未经过司法程序,被扣押长达10余年之久。“冷藏行动”仍是新加坡史上最大一场逮捕和拘留行动。

在过去数十年,有关左翼分子的活动事迹,在新加坡官方叙述中大部分被遮掩或磨灭。根据2015年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是最被新加坡人遗忘的历史事件。不过新加坡老左异仍然牢记着这段历史:每年的农历新年,“老左”都会举行团聚午餐会。对于他们而言,这个聚餐会是与战友相聚和回顾当年的场合。

今年 New Naratif 在新加坡“老左”的农历新年聚餐会上,借机采访了一些前政治拘留者,与他们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并附上他们的照片。在访谈文章里我们同时并列了政治部,也就是当年“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Singapor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的档案资料评注。该会当时由7人组成:英国最高专员公署和2名高级的英国殖民地官员,包括李光耀在内的3名行动党政要,及马来亚联合邦内政安全部长,敦・伊斯迈尔医生 Tun Dr. Ismail。“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就是负责政治逮捕行动和拘留的决策机构。New Naratif 提供的政治部解密资料取自英国国家档案馆

蔡炜伴

蔡炜伴被拘留时仅23岁,当年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会员。(Tom White)

他们要我签署文件“背弃”共产主义;他们说(政治部)如果拒签,就不会释放我。

我当时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的成员。我被监禁大约10年。我在不同的监狱里待过。其中包括樟宜监狱、女皇镇监狱、中央警署、樟宜明月湾中心(一所设在樟宜监狱内、专门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现在已经关闭)。我并没有受虐待;但是,我被单独监禁了3个月。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主义份子

最先接触共产主义思想是在中正中学求学期间,后来是新加坡中学学生联合会的活跃分子。1956年新加坡中学联被封禁时,由于涉及学校的亲共活动而被开除。

于1959年第一次进入纺织工友联合会成为受薪秘书。或许是按照马来亚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指示,在1959年大选时,由于行动党领导层出现分裂,主张亲共工会领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与大选的推动者之一。但不知何故,虽然已经敲定一些候选人,不过终究没有提名参选。

1960年6月,他在亲共的泛星职工联合会担任更重要的职务:负责该工会《泛星报》刊物的出版工作,同时特别积极地训练工会干部,灌输共产主义理论。1961年11月,他担任新加坡书报印务 阅读更多 »

当代新加坡的“顽抗者”——访社运工作者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苏颖欣    2018-2-27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13569

范国瀚坦言,大部分新加坡人会认为,新加坡得以成为区域内最成功的国家,威权主义是推手,也是“必要之恶”。而像他这样的“顽抗者”,在当代新加坡不仅要面对庞大的国家机器,或许更困难的,是面对无法理解民主社会“顽抗”之必要的舒适公民。

他今年37岁,成长于新加坡经济起飞的1980年代。那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治理下的岛国,从“第三世界”向“第一世界”迈进的经济关键期。同样在1980年代,新加坡华文教育在英语至上的政策下面临困境,由新马华人合力筹建的南洋大学走入历史;而李光耀力倡的“讲华语运动”进一步让各籍贯方言没落,也连带影响整个大马华人社会的语言使用。

同样在1980年代,新加坡政府发动1987年“光谱行动”,在内安法令下逮捕22名被指控有“马克思主义颠覆阴谋”的新加坡公民。当然,当时只有7岁的他,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和许多新加坡人一样,在正规教育体制下成长的他,也不会知道“光谱行动”背后的故事。然而,30年后,他却辗转因“光谱行动”而被政府提告。

他是范国瀚(Jolovan Wham),数月前被新加坡政府提控7项罪名,其中一项即是手拿“光谱行动”政治犯出版的《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一书,和其他8人在地铁上“无声抗议”。他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声援“光谱行动”政治犯的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

很快的,范国瀚成为当代新加坡异议分子的代表。政府在列数他七条罪状时,更给了他一个新的标签——顽抗者(recalcitrant)。范国瀚欣然接受,更在面子书封面照上洋洋洒洒地写上“fabulously recalcitrant”(惊人地顽抗),夺回话语权,不让政府专美。

一脸稚气的范国瀚,早已是社运老手。他说,自己早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我从事社运工作超过十年了,曾多次被传召调查,你不可能毫无准备。我家人知道我做的是高度敏感的事……所以当我到警局,他们说要逮捕我,我只说:喔,好的。”

一脸稚气的他,早已是社运老手。他说,自己早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阅读更多 »

联署声明:谴责新加坡政府无理提控,大马人声援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马来西亚公民团体    2017-12-6
https://www.facebook.com/amateursaid/photos/a.1195191207180005.1073741828.1193844110648048/1746463578719429/?type=3&permPage=1

虽然,新加坡在国际多项指标位居第一,却无视人民的言论和集会自由,以高压手段对付异议,令人失望。我们支持范国瀚和其他新加坡的人权斗士,谴责新加坡政府以严刑峻法对付异议,并呼吁新加坡总检察长撤销对范国瀚的所有起诉。

我们是一群关心新加坡人权和公民社会状况的大马公民团体。对于新加坡社运工作者范国瀚(Jolovan Wham)被控7项罪,我们感到惊讶与失望。

范国瀚因“无准证举办集会”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控三项罪:他被指在樟宜监狱外为将被绞刑的大马死刑犯普拉巴卡兰(Prabagaran Srivijayan)举行烛光会;在地铁上组织“无声抗议”活动,以及通过skype与香港社运分子黄之锋进行连线对谈时,无准证举行室内集会。

在地铁上的无声抗议活动中,范国瀚与其他八人在车厢里沉默站着,拿起《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一书阅读,抗议新加坡政府在1987年发动的“光谱行动”。范国瀚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他也因数次拒绝签署警方的口供声明,而被控触犯刑事法典。

范国瀚是新加坡知名社工和社运人士,长期无畏无惧为新加坡各种族、阶级和性别弱势发声,甚至获得新加坡总统在2011年颁发“有为社工奖”(Promising Social Worker Award)。他担任移工人道组织“情义之家”(HOME)执行长期间,竭力为被雇主虐待的移工谋取福利,多次与无良雇主和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斡旋;同时,他也是反对死刑和无审讯拘留的人权斗士,积极争取司法正义。

范国瀚长期关注亚洲各地如大马和香港的人权状况,并在新加坡发起连带声援活动,例如支持香港2014年的民主运动。而在2013年大马全国大选后,他在新加坡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举办“新加坡人声援大马”活动,抗议选举不公,跨界支持大马民主进程。他也在新加坡声援净选盟集会,以及如普拉巴卡兰等被判死刑的大马人。 阅读更多 »

请声援曾在狮城声援占中的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阎靖靖(自由撰稿人)      2017-12-4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71204/57539554

新加坡社运人士范国瀚被指多次在未经许可下举办集会而被起诉。(互联网)

范国瀚是谁?他就是Jolovan Wham。如果你听说过,2014年10月1日,曾有400余名新加坡人举办集会,点亮烛光并齐声高唱《海阔天空》,声援香港雨伞运动,那次声援活动,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黄之锋因为Skype视频参与新加坡的一次研讨会,而被控“未事先向警方申请许可”,那次研讨会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有一群新加坡人在地铁车厢里手捧《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书静默阅读,有些甚至黑布蒙眼,纪念三十年前“光谱行动”中遭受政治打压的人,那次沉默抗议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有些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因为声援祖国的Bersih(要求杜绝选举舞弊的民主运动)而遭移民局取消工作签证,曾有新加坡人在芳林公园组织集会,为他们发声,那场活动也是Jolovan办的,并且他还是少数强调非本国公民在新加坡亦应享有言论自由的新加坡人。

2010年,我曾在新加坡访问过他,向他请教中国籍劳工在新加坡的状况与困境——Jolovan长年从事外籍劳工救助,他所服务的HOME曾为数不清的外劳提供过住宿、膳食、医疗和法律援助。他对各类案例了若指掌,如数家珍。他的Instagram上,常常见到他与各种肤色的劳工在一起聚会、庆祝各族节日。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5, 2017 at 5:10 下午

新加坡地铁上“无声抗议” 蒙眼翻书寻求30年前的正义

with 2 comments

ETNEWS新闻云     2017-6-6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70606/939037.htm

新加坡的捷运上出现无声抗议的人士。(图/翻摄自Kristen Han脸书)

新加坡近日出现一项抗议活动,7名男女从上星期六(3日)开始,在地铁上手拿刚出版的《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 ,将书本翻开作势阅读,有些人甚至把眼睛蒙起来,进行无声的抗议。社会运动人士范国瀚 (Jolovan Wham) 在脸书上传许多照片,其中可见许多抗议人士在地铁车厢内并排坐著或站立。

这群人针对30年前的“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 进行抗议,当时有22人被怀疑涉及马克思主义阴谋、企图推翻政府,他们未经审判就遭到逮捕,有些人甚至被关了3年。根据殖民时代的“国内安全法”(Internal Security Act),当时政府认为那群人预谋颠覆新加坡的社会和政治制度、建立共产主义国家,若不加以控制,则会造成国家混乱。

这些社运人士要向当局寻求正义,范国瀚表示,“政府从来没有证明当年那群人确实涉及任何阴谋,我们呼吁政府说清楚讲明白。”新加坡官方目前还未对此发表任何说明。根据《路透社》报导,新加坡法律规定,集会游行只能在特定区域进行,警方已经在周一对这起抗议事件展开调查。曾经在1987年被关押4周的Tan Tee Seng表示,“我不愿让自己的孩子住在一个政府能不审判就关押人民的地方。”

这些社运人士要寻求正义,呼吁政府对30年前的事件交代清楚。(图/翻摄自Jolovan Wham脸书)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7, 2017 at 1:1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