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光谱行动

新加坡地铁上“无声抗议” 蒙眼翻书寻求30年前的正义

with 2 comments

ETNEWS新闻云     2017-6-6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70606/939037.htm

新加坡的捷运上出现无声抗议的人士。(图/翻摄自Kristen Han脸书)

新加坡近日出现一项抗议活动,7名男女从上星期六(3日)开始,在地铁上手拿刚出版的《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 ,将书本翻开作势阅读,有些人甚至把眼睛蒙起来,进行无声的抗议。社会运动人士范国瀚 (Jolovan Wham) 在脸书上传许多照片,其中可见许多抗议人士在地铁车厢内并排坐著或站立。

这群人针对30年前的“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 进行抗议,当时有22人被怀疑涉及马克思主义阴谋、企图推翻政府,他们未经审判就遭到逮捕,有些人甚至被关了3年。根据殖民时代的“国内安全法”(Internal Security Act),当时政府认为那群人预谋颠覆新加坡的社会和政治制度、建立共产主义国家,若不加以控制,则会造成国家混乱。

这些社运人士要向当局寻求正义,范国瀚表示,“政府从来没有证明当年那群人确实涉及任何阴谋,我们呼吁政府说清楚讲明白。”新加坡官方目前还未对此发表任何说明。根据《路透社》报导,新加坡法律规定,集会游行只能在特定区域进行,警方已经在周一对这起抗议事件展开调查。曾经在1987年被关押4周的Tan Tee Seng表示,“我不愿让自己的孩子住在一个政府能不审判就关押人民的地方。”

这些社运人士要寻求正义,呼吁政府对30年前的事件交代清楚。(图/翻摄自Jolovan Wham脸书)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7, 2017 at 1:11 下午

《1987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导论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张素兰     译者:林康    2017-5-22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5/22/
原文:http://www.nandazhan.com/zj/cons010.htm

我们希望本书的出版,能让新加坡人了解1987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而自行判断一个导致必须采取“光谱行动”,抓捕22人及两名被捕人代表律师的所谓对国家安全的威胁,究竟是否真实存在。

前言

1987年凌晨逮捕16人的消息传开,举国为之震惊。以“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为代号,援引内部安全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进行的大逮捕,宣称是一项维护国家安全的举措。尽管如此,在行动中却没有搜获任何武器与炸药。破晓时分一举拿下16人,仿佛这还不足以震慑国人,一个月后另有六人落网。这六人遭难,只不过因为公开发言反对第一次逮捕或参与营救被捕者的运动。

被扣者面对的指控十分奇特。他们被指责有共党联系(见《海峡时报》1987年5月22日报道),意图利用合法与正当注册的团体(含政治性与非政治性的团体),来达到建立马克思主义国家的目的。政府宣称被捕者其中有多人,也企图利用罗马天主教会来“颠覆新加坡既有的社会与政治体制,采取共产统战策略,目的在建立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奇怪的是,在长时间的侦讯与刑求下,许多被扣者最终被迫承认他们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受友人“利用”。更奇怪的是,根据官方后来的披露,让政府感到不满的其实是四名天主教神父,而不是16个被捕的人。

逮捕发生后,让新加坡政府始料不及的是,来自人权机构、教会、新加坡国外的政府与个人、国际媒体的声明,以及对新加坡虐待囚徒的控诉竟如雪片飞来,使他们逐日、逐周、逐月为驳斥这些而疲于奔命。被扣者的朋友迅速建立起世界性的网络,进行反驳官方指控,为被扣者的人格作证,揭露被扣者遭受肉体刑求与精神虐待这一类的工作。新加坡驻外使馆和新航办事处,不断因此事面对质疑与抗议。美国、日本与欧盟国会持续关注与这次逮捕相关的信息。新加坡驻外大使与部长们,无法逃避针对官方如何对待囚犯、以及同民主国家法治相抵触的在不经审判情况下强行拘押等问题的质问。

官方分批释放了被扣者,但释放的条件是被扣者必须同意先上电视,接受事前彩排好的所谓访问。截至1987年12月底,除了钟金全(Vincent Cheng Kim Chuan),所有其他人都获释了。 阅读更多 »

回首1988年4月19日在惠德里路拘留中心的经历

with one comment

作者:张素兰      译者:人民论坛,新国志       2017-5-6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5/06/(中英文版)回首1988年4月19日在维特里路whitleyroad拘留中心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4/04/19/back-at-whitley-26-years-ago-on-19-april-1988/

1987年,新加坡政府以“马克思主义阴谋”的指控,未经审讯拘留了22人。这些人包括天主教义工、社工、剧场工作者和专业人士。律师张素兰是其中一名被捕者。1988年4月,获释的其中九人,包括张素兰发表联合声明,指责政府在拘捕期间虐待他们。他们否认参与任何阴谋,并声称是被迫招供。过后,九人中有八人再次遭到监禁。

“他们在我的家门口”。这是电话另一端黄淑仪的声音。她问:“我怎么办?”他们已经来到家门口了,我们还能够做些什么?

说来也奇怪,我们不是有探讨过在发表联合声明后将会重新被捕的吗?或许没有。又或者是我们患了失忆症?我不知道。当“他们”已经来到家门口时,我们又能做什么?假设拒绝开门,那么,他们将会破门而入。事情就这么简单。假设开门,那么,你就只能绝望地坐在那儿看着他们翻查你的文件和物品,拿走一切他们所要的东西。接下来就被他们带上在外面等候的车子。车子将载你到蓝色的闸门里。

在我接到黄淑仪的电话后不久,“他们”也已经在我的办公室大门外了。当然,不让他们进来是没用的。来的是一大群人。他们无法单独应付文明人。他们之所以这样粗暴,是因为上级告诉他们,他们对付的是恐怖分子。

一如既往,他们搜查了我的文件夹、书本和文件,然后把这一切都扔进一个黑色垃圾袋。他们甚至翻查了我的废纸箩。

26年前的今天,他们第二次把我带到惠德里路拘留中心。这回他们对我比较和善了。他们不在凌晨时分把我带走。他们跟踪我到办公室,然后再逮捕我。接着,又把我从办公室带回家进行第二轮的搜查。真是浪费时间。

在拘留中心,我经过了盖手指印、拍照和更换犯人囚衣等正常的程序。接着,我光着脚板和不准穿内衣情况下被带到一间装有冷气的审讯室。我是一个“死硬分子”。因为没有吸取教训,我将面对更加严酷的处罚。在这个冷气审讯室里呆上近20多个小时,接着被关进一间肮脏、充满灰尘和蜘蛛网的小牢房三到四小时已经成为例行的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0, 2017 at 1:18 下午

新书推荐:《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leave a comment »

第8功能 (Function 8)    2017-5-11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771229696387340/?type=3

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2017年5月21日是可耻的“光谱行动”30周年的日子。当时政府逮捕和监禁了16名无辜者。这些无辜者当年努力要把新加坡建设成一个更好的家园。他们都被行动党政府标签为共产党人,后来又被定性为马克思主义者,并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起来。

当时这16名被捕者是在协助外来劳工——就像目前的“情义之家”(HOME)、“客工亦重”(TWC2)以及一个政府机构所做的一样。他们也反对制定更多严厉的法律,并通过戏剧为那些没有基本人权的人发声。

1970年代有超过400多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经历这严酷的压制,1980年代初期,新加坡公民社会开始复苏。一个月后,又有6个人被捕。

2017年5月21日到Projector戏院了解更多这段黑暗的历史。

Jason Soo的影片《1987: 阴谋反追溯》(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将于当天下午两点正放映。影片结束后,“光谱行动”下被捕的数名受害者将与观众进行对话。有意出席者请到这个网站报名:https://www.eventbrite.sg/e/debunking-a-30-year-old-conspiracy-tickets-34384318422

当天,我们也将发行一本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加坡人如果要了解我们的过去,这是一本必读的书。这本书收录了30多篇文章,作者都是与那个年代息息相关者。这本书已经开始在Pagesetters Services Pte Ltd、AGORA和城市书房等书局出售。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7 at 2:44 下午

一场刻意张扬的阴谋——纪录片《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与威权国家的想象

leave a comment »

杨鸣宇    2016-10-23
http://www.pentoy.hk/一場刻意張揚的陰謀-紀錄片《1987-untracing-the-conspiracy》與威/

180023-2

《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是我在新加坡独立电影院the Projector观看的第一部影片。这是一部讲述1987年新加坡“光谱行动”的纪录片。在解释为何这部纪录片会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之前,先简单介绍一下这起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

在1987年,22名新加坡公民被新加坡内部安全局逮捕,理由是怀疑他们阴谋以共产主义颠覆国家政权。前流亡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会主席Tan Wah Piow被认为是事件背后的主谋,而天主教会工作人员Vincent Cheng则被认为是Tan在新加坡的代理人。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这22名新加坡公民遭受到诸如暴力殴打、剥夺睡眠和困禁在冰冻的房间等折磨。在愿意认罪的情况下,他们还被要求在电视上公开承认。部份人其后获得释放,但也有一部份比如Vincent Cheng遭到三年囚禁,并在释放后的五年内被禁止和天主教会以任何方式进行联系。而由于长期而来,新加坡社会只接受到政府对事件单方面的宣传,大多数人并不清楚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导演Jason Soon的目的就是希望纪录片能够提供非政府的,以当事人为中心的叙事视角,从而重新审视事件对于今天新加坡社会的意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31, 2016 at 9:19 下午

他们用众筹在新加坡开了一间独立电影院—the Projector的故事

leave a comment »

杨鸣宇    2016-10-23
http://www.pentoy.hk/他們用眾籌在新加坡開了一間獨立電影院——the Projector的故事

168209-11

2007笔者首次到新加坡旅游,第一印象亦不是那令人骄傲的整洁市容和井井有条的城市规划,而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民那股不能言语的压抑感。后来才明白原来新加坡的贫富差距非常严重,2015年的坚尼系数高达0.463!即便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排于前列。在繁重的生活压力下,人们都忙于讨生活,自然感受不到生活的乐趣。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笔者偏好人文和文化创意类的旅游项目,而新加坡恰好是个很少和文创联系在一起的地方,因此这次旅游没能让我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感受。

差不多十年过去,笔者得以以访问学者的身份重访故地,发现狮城虽然贫富悬殊的情况未有改善,文创方面却发生了令人感到惊喜的变化。作为一名电影爱好者,更发现电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切入角度,因此一连两篇文章,我将通过自己的观察,分享在新加坡的见闻。

不过,第一篇文章的主角不是某部电影,而是一间专门放映独立电影的电影院─—the Projector。发现这个地方完全是出于偶然,话说笔者刚到一周就电影瘾发作,于是上网搜寻电影的排片,看到一部名字独特的作品叫《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这是部讲述1987年新加坡“光谱行动”的纪录片,当年有22名新加坡公民因为被控企图以共产主义颠覆国家政权而被捕(这部纪录片将会是我第二篇文章要讨论的内容)。显然题材已经决定了这不会是商业电影,直觉告诉我放映的地方不太可能是商业院线(之后证明这个猜想是正确的),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心去看看新加坡的独立电影院长什么样。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26, 2016 at 8:54 下午

漫画看新加坡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leave a comment »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编译者:黄维德    2016-3-19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5252
英文全文:http://www.economist.com/news/books-and-arts/21694495-touching-thoughtful-meditation-singapores-relentless-progress-lion-city-march

新加坡漫画家刘敬贤,担任过DC和漫威画家的他以《陈福财的艺术》试探新加坡敏感的历史问题。

图片来源:丘剑英

新加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吉伯森 (William Gibson) 曾在1993年以《附带死刑的迪士尼乐园》,严苛地批评新加坡,认为那是个没有灵魂、消费主义至上、威权统治的废土。

对大多数发展中世界来说,新加坡有如模范;新加坡的政治稳定、地理政治独立、生活水准高,亦拥有民主的表相。

一如其他国家,在不同的人心目中,新加坡所代表的意义也不同。批评者同意新加坡是个安全、运作完善、进展飞快的国家;拥护者也会承认,新加坡的公民自由有限,其进步有利亦有弊。

刘敬贤 (Sonny Liew) 的《陈福财的艺术》(The Art of Charlie Chan Hock Chye),则藉由虚构角色、漫画家陈福财的职涯,以图像小说的形式,探索新加坡的历史,并思考进步的利与弊。本书由一系列陈福财的访谈组成,而在刘敬贤的描绘之下,温和又坚强、善于观察又自豪的陈福财,就像是个真实存在的人物。

陈福财的第一部作品是相当标准的科幻故事,描述一位男孩和他的小狗找到了藏在山洞中的机器人。但政治意涵也很快就现身,主角发现自己身处反殖民示威游行之中,英国警察攻击没有武器的学生,只听得懂中文指令的机器人则成了众人的救星。

于1954年创立人民行动党的李光耀,也早早就出现在陈福财的作品之中,而随着时间进展,陈福财作品中的李光耀,也一步步朝着马基维利主义者前行。

到了1983年,李光耀在陈福财笔下成为新加坡墨水公司的董事长;他把公司新讯的作者扔进扫具橱柜,只因为作者写出了令人不快的真相。

此外,这位董事长还强迫员工承认参与“理查马克思主义阴谋”。这是在隐射新加坡的“光谱行动”,当时,16位新加坡人遭逮补,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遭受拘禁,罪名为参与“马克思主义阴谋”;此事至今仍旧极具争议性。

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取消了《陈福财的艺术》的奖励,理由为此书可能会伤害新加坡政府的权威和法统。

这本书并未回避新加坡历史中的争议性时期,不过,新加坡并未禁止它出版,这也让人不禁猜想,李光耀是否也会如此仁慈;但2016年的新加坡已经与1983年或1950年代不同,变得更成熟也更有自信。

相关链接:

新加坡图书奖:漫画家刘敬贤的《陈福财的艺术》获年度图书奖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6, 2016 at 8:3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