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公共交通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
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地铁屡屡出故障 会给乘客赔偿吗?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6-10-25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10/blog-post_92.html

mrt-breakdown

据报道,新加坡地铁在去年发生了超过80起地铁故障事故,拖延了乘客的通勤时间。今年,地铁的服务中断事故更多。

在澳大利亚某城市,地铁故障延误5分钟,地铁公司就会给乘客免费乘地铁一天。这样的好康会不会来到新加坡?

尽管去年和今年,新加坡地铁发生了十几次地铁暂停运作的延误事故,但是赔偿的数额有限,又没有明确的地铁退票政策。

新加坡地铁公司有时会作出赔偿,有时又无动于衷。问题来了,地铁故障赔偿是否有统一标准?还只是“随心所欲”?

据了解,受到延误事件影响的乘客,在符合资格的情况才获得有关公司的退款。关于这种情况的数据非常有限。

报道指,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和Transitlink提供了公交车发生故障后的退款方式,就如陆路交通局 (LTA) 表示,公交车运营商同意在地铁发生故障而暂停服务期间,提供免费公交车接驳服务。

在今年4月,南北线、东西线以及环线曾经发生电源跳闸造成列车运作延误,一些乘客受困在车厢内长达半小时。SMRT在那次曾实施让乘客退票的措施。同样的在去年7月,发生了列车专线的大规模的中断服务,长达3多小时,SMRT同样采取退票措施。

去年10月,新捷运 (SBS Transit) 因东北线列车出现2小时的服务中断事故,而退款给乘客。

看来,在发生比较严重的地铁故障事故,地铁公司才会做退款措施。在一般不太严重的情况下,SMRT的乘客不会得到任何的赔偿损失,不过免费的公交车接驳服务依然提供,体现出地铁公司的“用心”。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25, 2016 at 10:13 下午

勿视民脂民膏为理所当然,应解决武吉班让轻轨系统问题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民主党    2016-10-16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5

考虑停用武吉班让轻轨系统的建议,是现任政府萎靡不振、缺乏方向的典型做法。

无法跳出现有的思想框框寻求实际的解决方案,人民行动党只能选择浪费公款,舍弃耗资将近三亿元建造的交通系统。

由陆交局管辖的SMRT则借故说武吉班让轻轨系统已接近20年产品生命周期的尾声,所以理应舍弃不用。

这是违背常理的做法。实际上,世界各地拥有比武吉班让系统更旧的列车系统。其中一些甚至是早在19世纪时期建造,早期运作时还使用蒸汽机拉动木制车厢。

然而,它们的列车继续运作至今,因为富有创新精神的人们不断地改造并改善列车系统。这些地方的人们对工作秉持着精益求精的精神,而这正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领导显然所欠缺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8, 2016 at 12:09 下午

来到了轨道的尽头……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9, 2016 at 3:27 下午

讦谯三题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8-1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8/144646.html

【程序公正】

人们对“妨碍司法公正”大概耳熟能详,不过对于“司法公正”的议题却不甚了了。其实“司法公正”包括三个方面,即立法公正、司法公正和执法公正。首先,如果立法无法实现程序公正的话,那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长公主李玮玲就捉到要害:

These are very serious penalties for someone who may just want to speak out against an unfair judge and/or an unfair government. …… Now being on the side of the government, Minister Shanmugam seems to see justice only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the government and the AGC always being right(这对仅仅要向一个不公平法官/一个不公平政府提出抗议的人是非常严重的惩罚。……现在站在政府的这一边,尚穆根部长似乎认为只有政府和总检察 长的观点才是对的)。

如果我告诉你,有条法律规定某类案件唯一证人就是部长,而法庭必须无条件采信证人的证词(只有他才是对的),等于强权即是公理,你说这样的法律还定来干嘛?

新加坡有关藐视法庭的法律不够完善,还是其惩罚对于执政者来说是到喉不到肺,未能过瘾?有人就找出5年前的一桩案件:76岁的英国作家亚伦•沙德瑞克是在去年(2010年)7月18日被新加坡警方逮捕的。这天早上八点,警察闯入了他下榻的酒店,将睡梦中的他从床上拖出来带走,理由是涉嫌刑事诽谤和其他罪名。……(2011年)5月27日,新加坡最高法院上诉庭传来消息,英国作家亚伦•沙德瑞克藐视法庭罪名成立。之前,他被判6周监禁,罚款2万新元。他提出上诉,结果维持原判。

于是长公主引用了一个很形象的说明,她说强权就好比呛鼻的印尼烟雾,初闻很受不了,久了虽然味道还在,不过已经习惯,让我想起“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这句话。对于70%的新加坡选民来说,这绝对是恰如其说的类比。 阅读更多 »

地铁公司除牌的名实混乱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6-7-24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6/07/24/地铁公司除牌的名实混乱/

这种名实之间的混乱,恐怕也是本地地铁服务问题的一部分。当初把SMRT挂牌上市,成为了public的公共公司,好像同社会集体的公共利益不相违背,但是回头审视地铁服务的重大问题,几乎都是在挂牌之后发生的。

负责投资新加坡国家储备的淡马锡控股,在政府宣布以约10亿元,收购地铁公司SMRT地铁列车和信号系统等固定资产,以便公司能专注于经营地铁服务和维修列车后,随即以SMRT最大股东的身份,宣布用11.8亿元来全面收购SMRT,并准备把公司从新加坡交易所除牌。媒体在报道这则消息时,多以“SMRT将私有化”来形容。淡马锡表示,献议收购的用意不在于增加淡马锡的股权,而是把SMRT私有化,但这不意味着地铁服务的国有化。

很多人在读了新闻后想必一头雾水。尽管法人身份为注册公司,淡马锡控股的唯一股东是财政部。控股成立的原因是按照自由市场的商业原则,管理并投资新加坡政府的资产,让财政部得以专注于制定政策。因此,虽然以商业公司的身份在市场活动,淡马锡的资产均为政府所有。一旦淡马锡全面收购了SMRT,后者就完全是政府的资产了;把这一举措形容为“私营化”,自然容易引起认知上的混乱。

“SMRT将私营化”的说法,是从“除牌”这一结果引申出来的。在交易所挂牌的上市公司的法人身份,英文统称为“公共挂牌公司”(publicly listed company),因为大众(包括外国基金)可以经由持有公司股票,而成为其股东,因而让公司具备了“公共”性质。这是相对于“私人”(由家族或少数个别股东所拥有)的公司。挂牌的“公共”公司必须遵循上市的严格标准,包括公司的重大人事任命、会影响股价的商业决策、季度业绩等,都必须保持公开透明。在这个意义上,公司除牌,相对而言自然就是“私营化”了。

可是,淡马锡说除牌后的SMRT不意味着地铁服务国有化,同样容易造成混淆。因为淡马锡虽然是商业公司,其主人却是代表新加坡政府乃至全体公民的财政部。说淡马锡所拥有的资产不是国有,的确挑战了人们的常识。这中间或许也存在翻译上的问题。英文的nationalisation可以同时指“国有化”“国营化”。SMRT除牌后,还是作为一家企业、按照市场逻辑经营的公司,在这个意义上说它不是“国营”尚可,但它也绝对不是一家“私有”的公司。

这种名实之间的混乱,恐怕也是本地地铁服务问题的一部分。当初把SMRT挂牌上市,成为了public的公共公司,好像同社会集体的公共利益不相违背,但是回头审视地铁服务的重大问题,几乎都是在挂牌之后发生的。首先,挂牌后并非所有国人都是股东,有一小部分的股份为外国基金所持有。SMRT作为上市公司,必须为股东“创造价值”,成为资本的摇钱树。阅读全文»

地铁公司私有化的政治考量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7-20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7/blog-post_20.html

(新国志按:淡马锡控股已在7月20日正式提出献议,全面收购SMRT企业。)

行动党不论在国会内外,都是我行我素。只有自己监督自己,别人插不进来。政府想要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回答。反对党议员在国会的提问,政府可以避重就轻的回答,主流媒体更加可以选择性报道。把地铁公司私有化,就是把这个公开的管道给拔掉。

主流媒体传言,在股市上市的新加坡地铁公司,将被淡马锡私有化。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将是基于政治考虑,而非商业考量。

淡马锡目前拥有地铁公司大约54%股权,而不久前,政府也宣布将以10亿元购买地铁公司的资产,表面看来,好像地铁公司中了马票,发了一笔横财,淡马锡肥水不流外人田,私有化就能增加淡马锡的净利。

一般上,有潜力的公司,如果被私有化,就是说将来,这家公司的净利会上升,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做法,有其合理性。就像一家上市的地产公司,知道将来手上的地皮会起价,趁着现在没人发现,快快私有化。过不久,就会净利大增。

当然,私有化还有一个好处,不需要对外公布账目,不需要向交易所报告交易或者不利消息。自然而然,股民和公众也不能向被私有化的公司索取资料。这家公司将来如何经营,给公司管理层发多少薪金,也不需要向人民交代了。

从淡马锡手握几千亿的投资金额,地铁公司在它的整体投资组合中,只不过是一个小咖。即使政府倒贴10亿来购买地铁资产,所增加的利益,也不会对淡马锡整体表现做出巨大影响。

因此,结论只有一个:政治考量。

政府重组地铁管理层,派了一组军人去提升地铁的管理,维修,等等。几年过去了,似乎没有起色。最近又闹出车厢偷偷运回中国维修的不利消息。这显示地铁问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现在,离大选还有4、5年时间,把地铁公司私有化,有很多不利消息就可以不需要向股民、公众报告了。

不需要报告,自然就有好处了。如果,地铁公司继续上市,它的一举一动,就要有所交代,其中包括将来的盈利预计,政策,薪金,维修,等等。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淡马锡献议11.8亿收购SMRT

工人党对淡马锡控股收购SMRT企业表示担忧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