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公器私用

民族总统撼动新加坡国家根基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81

总的来看,马来总统是为了继续当权者的政治利益,除了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得巨大金钱好处,尤其是总统在任期间的千万元金钱收入,社会上的普罗大众,必将为即将到来的社会败坏付出不菲的社会代价。

李显龙为了确保政权完整性而力推执行2017年马来总统选举,是饮鸩止渴的不明智政治决策,势必让整体新加坡人民付出惨重的社会代价。首先,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其次,司法制度政治化,挑战新加坡司法独立的民主根本。其三,高薪养奴政策加剧制度僵化,让社会成本变本加厉。

一、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国家信约的根本宗旨,是要通过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来团结一个缺乏共同历史人文记忆的移民社会,共同构建一个整体的,一个国民、一个新加坡,之国民意识。在此处,构建社会凝聚力是新加坡国家信约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彼此不分种族的真实意义,正是在于排除以各别种族价值观,作为判断是非黑白的人文标准。

在一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共同意识下,社会不再有牺牲少数服从多数,或者说,牺牲多数服从少数的社会政治现象。这是构建一个同舟共济,和睦共处,四海之内皆兄弟;一个理想的,新加坡多元种族文明社会。

一个民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是一个包容性,而不是排他性的社会。因此,硬性规定何族可以,何族不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实质性的在分裂一个种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架构。

从这一个基本的建国准绳来看,新加坡宪法规定的国家总统作为共和国象征,必须跨越政党,超越种族。因此,新加坡总统是一个新加坡共和国全体人民,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总统。明显的,新加坡总统绝对不是个别马来,印度,华人,欧亚种族的总统。事实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求有不同的马来人总统,印度人总统,华人总统,欧亚人总统,来分别代表各个民族意识?这不仅仅是画蛇添足,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破坏了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根本。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民主是和平政权转移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5-10-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5185

要维护新加坡的民主政治,仅仅停留在盲目的呼吁少数服从多数,那是无济于事。新加坡要有实质性的民主政治,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现有的政治体制,以确保选举之后的胜利者,可以凭借人民的委任,无所约束的由前政府手上,全面的接管政府的行政与对国家资源的治理。

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之说,只是民主精神的其中一个层面而非全面,盲目的毫无条件的要求少数服从多数,是既不明智,也不民主。政治结果固然重要,但是,导致这一个结果之政治过程的本身却更为重要。没有民主的政治过程,何来民主的政治结果?不民主的政治结果又何以要求得到尊重?

在一个文明的法治社会,既便是商业性契约的达成,也讲究双方的共识必须是在一个公正,平等与合理的环境下达成。因此,任何通过垄断,误导,威胁等等的不平等,不公正,不合理的手段而达致的商用契约,是可以也应该被推翻的。

同样的道理,政府与人民之间的社会契约,却更是必须坚持要通过一个平等,公正,合作与包容的协商政治过程而获得。强扭的瓜不甜。一个在不平等,不正义,无协商,无包容之强权下的社会契约,岂能要求少数服从多数的契约履行?

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是一党专政,执政党垄断了国家资源,可以毫无顾忌的公器私用。由这一种徒有形式而没有实质性政党竞争而取得的选举结果,不会是一个民主政治过程的合理结果。一个有违民主精神的政治过程,挑战了少数服从多数的合理性。

什么是民主的选举?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约束条件下的一人一票选举制度。

有朝一日,当新加坡恢复到其原始的一人一票选举制度,届时,少数服从多数之说确实是,应该也必须得到尊重。在这一个日子到来之前,任何要求少数服从多数的言论,不仅仅是对民主精神的无知,更是对民主精神的亵渎。阅读全文»

从客观事实解读大选结果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5-9-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5107

大选结果反映了一个事实:人民行动党政府利用国家机器强化自身的政治利益,与此同时,国家机器也被利用来削弱反对党的政治利益。这一个格局的结果是:执政党的被强化与反对党的被弱化,进一步拉开了政治角力上的强弱差距。

新马与两岸三地的华文媒体对新加坡大选进程有着详尽的报道,选后更是兴致勃勃的对选举结果做出了林林总总的分析。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各有各的说法,有实有虚,其中亦不乏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甚至于,天马行空之说。

新加坡官方以总理效应来解释执政党的胜利:“李显龙总理形象亲民,深受人民爱戴,通讯及新闻部长雅国博士认为,这是人民行动党在本届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的原因之一。”总理效应之说,是新加坡的新一轮造神运动,纯属杜撰,无以为信。

其实,当权者充分掌握新加坡社会的种种战略性资讯,必然对形成大选结果的实质性缘由有十分的了解。然而,人民行动党与新加坡政府,对这些被滥用来掌权之政治资本,却是缄口不言;是不愿为外人道的信息。

可是,空穴来风事必有因。先从制度的本质上,了解当权者设计之政治资源掌握机制,如何的操作新加坡实体政治运行之实际过程,就能理解执政党是如何建立与选民的关系。之后,应该也就可以明白,行动党的选票票源是如何与来自何方?

在错综复杂层层交织的政治组织架构中,有两个主要的机制扮演了关键性角色。其一,由总理公署直接管辖的官方机构,人民协会;这是一个实体核心组织,用来统筹与支配执政党的政治资源。此外,行政架构上的人民请愿与申诉体制,更是执政党用来累计政治资本的有效渠道。

新加坡的社区基层组织,比如,居民组织与商贩组织,其成员是由人民协会委任与领导,是人民行动党在社区基层的政治堡垒,与第二道政治防线。

在执政党选区,人民行动党议员必然也是社区基层组织的领导,因此,社区基层组织与议员历来合作无间。肥水不流外人田;在反对党选区,其议员并非社区基层组织的领导。事实上,反对党选区之社区基层组织,是由执政党的选区代理人领导。阅读全文»

行动党的《用间篇》?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5-8-5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5/08/blog-post.html

《孙子兵法》第十三篇是《用间篇》。有人说这是最重要的一篇,因为只要花钱,就能够把对方的人收买,为自己所用。说到钱,新加坡哪一个政党能够和人民行动党相比,说到国家资源的操控,其他政党更加是望尘莫及, 连闻的机会都没有。

在这样背景下,行动党有没有可能不用“用间计”呢?一党独大,何必用间计呢?这种情形在神算的辉煌时代,光耀的年代,行动党诸葛亮的操盘下,当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但是,在李显龙出任总理以来,大选成绩越来越不如意的情形下,没有理由不利用行动党庞大的势力,人脉来进行这个高回报的生意。

电影里有很多无间道,行动党有没有在反对党里安插无间道呢?为什么我们没有觉察到,看不到?是不是这些人都是高手,让人捉摸不定。而反对党本身,是否有这个警觉性?

孙子说打一场战,要花很多钱,很多资源,如果是持久战,国家的资源会被花光。

凡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费千金;内外骚动,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

所以,行动党早就计算好,选区先划好,竞选期达到最低天数,不可以花费太多竞选费用,全部都要向选举局报账。这表面看来是很公平,但是,公家的宣传只对行动党开放,又不用花钱,这对行动党来说,可以省下很多钱。这是典型公器私用的例子。

这是公开的,例常的行动党策略。不是用间计。

孙子在谈到如何选用“用间”人才时,特别指出,只有最好的人才,才可以担任间谍的工作。不是普通人就可以随随便便担任这个重要的工作。这个人必须是奇才,上等智慧的人, 才能完成任务。

故惟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

因此,这人必须属于“上智”才可以担任这项艰巨的工作。难怪,我们比较少看到,听到行动党的无间道。因为,他们都是无形的高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6, 2015 at 9:5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