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公民社会

“公民抗命”的深层思考

with one comment

黄伟曼      2018-3-13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即使是“水土不服”,或是“不合时宜”,“公民抗命”在任何社会是否仍然有其存在意义?我们是否能跳脱“合不合法”的思维模式,以更哲学的方式探讨“公民抗命”的理论和实践,以此在崭新的社会组织结构中,寻求支持或反对它的更好理由?

不合作运动的身体力行者印度圣雄甘地。

“公民抗命”的一般认知

在新加坡,很多人对公民不服从的概念没有太多认识,更多人则可能觉得那与自己无关,只要自己守法就好,不需要懂。在新加坡,很多人也应该不认识范国瀚。

若在网上搜索有关公民社会运动人士范国瀚(Jolovan Wham)的消息,会立即出现一张七名男女戴着眼罩,并排站在地铁车厢内的照片。他们手上拿着《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这本刚在今年出版的书籍,七人据知一度也翻开书本坐在车厢内阅读,针对30年前“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这起大规模逮捕事件进行无声抗议;在一些地方,民众也许很轻易地就会把这类行为归为某种表演艺术,但在这里,艺术与政治总一线之差,看到这样的照片,许多新加坡人恐怕政治敏感神经马上被挑起,第一时间就会问:“这合法吗?”

当然,“合不合法”是最直接也是合理的问题,只不过套在“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这课题上时,若只局限于这层讨论就不够全面了。然而,人民的反应却也几乎是反射性的,记得较早前在面簿个人页面分享一篇芳林公园静坐抗议的消息,朋友圈里马上有人留言问“合不合法”的问题,可见即使是面对公园演说角落这种特设的“安全空间”,大家对于言论与行为的自由表达还是抱着忐忑与不确定的心情。

在地铁车厢无声抗议行动中,范国瀚是七名参与者之一。11月29日,范国瀚因多次在无准证情况下举办集会,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控。警方在文告中形容他“屡次公然无视法律”,并列举他至今举办非法集会的事例。这包括2017年7月13日,在面簿上召集众人参加樟宜监狱中心外的一场烛光晚会,以及2016年11月26日,召开室内公共集会,邀请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海外人士担任主讲者一事。

另一边厢,香港《南华早报》在起诉事件后随即做了跟进报道,以耸动的标题给范国瀚贴上“徐顺全二号”的标签,探讨他会不会是继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领导人徐顺全后“另一根必须被拔起的刺”,以显示新加坡法律对公民不服从行为的不容忍,以儆效尤。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当代新加坡的“顽抗者”——访社运工作者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苏颖欣    2018-2-27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13569

范国瀚坦言,大部分新加坡人会认为,新加坡得以成为区域内最成功的国家,威权主义是推手,也是“必要之恶”。而像他这样的“顽抗者”,在当代新加坡不仅要面对庞大的国家机器,或许更困难的,是面对无法理解民主社会“顽抗”之必要的舒适公民。

他今年37岁,成长于新加坡经济起飞的1980年代。那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治理下的岛国,从“第三世界”向“第一世界”迈进的经济关键期。同样在1980年代,新加坡华文教育在英语至上的政策下面临困境,由新马华人合力筹建的南洋大学走入历史;而李光耀力倡的“讲华语运动”进一步让各籍贯方言没落,也连带影响整个大马华人社会的语言使用。

同样在1980年代,新加坡政府发动1987年“光谱行动”,在内安法令下逮捕22名被指控有“马克思主义颠覆阴谋”的新加坡公民。当然,当时只有7岁的他,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和许多新加坡人一样,在正规教育体制下成长的他,也不会知道“光谱行动”背后的故事。然而,30年后,他却辗转因“光谱行动”而被政府提告。

他是范国瀚(Jolovan Wham),数月前被新加坡政府提控7项罪名,其中一项即是手拿“光谱行动”政治犯出版的《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一书,和其他8人在地铁上“无声抗议”。他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声援“光谱行动”政治犯的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

很快的,范国瀚成为当代新加坡异议分子的代表。政府在列数他七条罪状时,更给了他一个新的标签——顽抗者(recalcitrant)。范国瀚欣然接受,更在面子书封面照上洋洋洒洒地写上“fabulously recalcitrant”(惊人地顽抗),夺回话语权,不让政府专美。

一脸稚气的范国瀚,早已是社运老手。他说,自己早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我从事社运工作超过十年了,曾多次被传召调查,你不可能毫无准备。我家人知道我做的是高度敏感的事……所以当我到警局,他们说要逮捕我,我只说:喔,好的。”

一脸稚气的他,早已是社运老手。他说,自己早已做好坐牢的准备。

阅读更多 »

联署声明:谴责新加坡政府无理提控,大马人声援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马来西亚公民团体    2017-12-6
https://www.facebook.com/amateursaid/photos/a.1195191207180005.1073741828.1193844110648048/1746463578719429/?type=3&permPage=1

虽然,新加坡在国际多项指标位居第一,却无视人民的言论和集会自由,以高压手段对付异议,令人失望。我们支持范国瀚和其他新加坡的人权斗士,谴责新加坡政府以严刑峻法对付异议,并呼吁新加坡总检察长撤销对范国瀚的所有起诉。

我们是一群关心新加坡人权和公民社会状况的大马公民团体。对于新加坡社运工作者范国瀚(Jolovan Wham)被控7项罪,我们感到惊讶与失望。

范国瀚因“无准证举办集会”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控三项罪:他被指在樟宜监狱外为将被绞刑的大马死刑犯普拉巴卡兰(Prabagaran Srivijayan)举行烛光会;在地铁上组织“无声抗议”活动,以及通过skype与香港社运分子黄之锋进行连线对谈时,无准证举行室内集会。

在地铁上的无声抗议活动中,范国瀚与其他八人在车厢里沉默站着,拿起《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一书阅读,抗议新加坡政府在1987年发动的“光谱行动”。范国瀚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他也因数次拒绝签署警方的口供声明,而被控触犯刑事法典。

范国瀚是新加坡知名社工和社运人士,长期无畏无惧为新加坡各种族、阶级和性别弱势发声,甚至获得新加坡总统在2011年颁发“有为社工奖”(Promising Social Worker Award)。他担任移工人道组织“情义之家”(HOME)执行长期间,竭力为被雇主虐待的移工谋取福利,多次与无良雇主和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斡旋;同时,他也是反对死刑和无审讯拘留的人权斗士,积极争取司法正义。

范国瀚长期关注亚洲各地如大马和香港的人权状况,并在新加坡发起连带声援活动,例如支持香港2014年的民主运动。而在2013年大马全国大选后,他在新加坡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举办“新加坡人声援大马”活动,抗议选举不公,跨界支持大马民主进程。他也在新加坡声援净选盟集会,以及如普拉巴卡兰等被判死刑的大马人。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中邪电车:保母国家也救不了的地铁事故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1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822489

新加坡政治有两个定律,第一定律是“星国政府不允许政治上有任何见缝插针的可能,势必要填补每个空隙,全方面控制所有的政治议程”;第二定律则是,任何“公民发起的动作都将遭到政府力量上不对等的强力反击”。
长久下来,这样的政治氛围造就了今日地铁的现况:即便发生再多次的地铁故障,有关当局都会以运输专业语汇来回应公众的疑虑;即便新加坡网民几乎把整个国家的创意都发挥在网路恶搞SMRT上了,但地铁照跑、人照搭、部长继续做、营运商继续赚。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旅客行程大乱。图/路透社

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就在上班时间9点前的尖峰时刻,新加坡东西线的端点站——裕群站(Joo Koon)——发生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地铁碰撞意外”,造成地铁系统停摆,多处站点挤得水泄不通——“又来了”。

新加坡地铁频频故障已经不是新闻,但这次却让星国人民跌破眼镜,因为地铁列车相互碰撞这种事情,已经超过容忍范围。

事故的发生是因为一辆在裕群站故障的列车正在进行检修,后方列车先是按照预期停驶在故障列车后,随后不知什么原因,竟突然向前移动,直接撞上前方故障列车,乘客因站立不稳而在车厢内跌倒碰撞,造成包含检修人员两名在内,一共28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有骨折与关节脱位情形,需要留在医院观察。

事发后,《联合早报》和多家媒体欲到裕群站月台进行连线,却纷纷被新加坡地铁(SMRT)站务人员以“地铁站内禁止直播”为由,驱赶到楼下车站大厅;而离开医院的受伤维修人员,也拒绝接受采访。SMRT以其一贯大事化小的风格,试图扑灭所有可能的公关危机,但殊不知,这样的处理方式,正是新加坡国民最无法接受的公关方式。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p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图/路透社

负责东西线营运的SMRT与主管机关陆路交通局(LTA)召开联合记者会,指出事故原因是前方故障列车的保护软体因“误删”,导致信号系统误判此辆列车是一个三节车厢的列车,而非真正的六节车厢,使得后方列车系统误以为前方仍有空间前进,最终导致两辆列车发生“接触”(came into contact)。

不过,谁在乎是什么系统错误删除,SMRT和陆交局出来讲再多“菁英术语”,都无法压住新加坡人民对地铁系统不堪的怒火,媒体也纷纷在官方用语“接触”上,打了引号标题维持地铁“碰撞”(collision)。

晚间,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接受采访,脸面沉重而疲惫地向所有受到影响的通勤民众道歉,他说:

今天是可怕的一天。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阅读更多 »

剧场《一堂课》和其启示录

with one comment

狮子岛上     2017-8-14
https://singaporeandiary.wordpress.com/2017/08/14/剧场《一堂课》和其启示录/

有两位来自中国的观众,在散场前讲出观后感:居民代表和观众的互动,为他们示范了在民主的环境之下,什么叫作聆听;聆听对方的心声,来肯定所将做出的决定。而聆听真是新加坡社会近年所缺乏,却是不可或缺的主要因素。

上个月初,我出席了由新加坡剧场之一的戏剧盒(Drama Box),所举办的参与性剧场(participatory theatre),《一堂课》。

海外的读者或许知道《一堂课》。在两年前的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初登场之后,这出戏剧分别在台湾和荷兰的鹿特丹演出。而上个月的十二场演出当中,分成三个星期,于三个不同的区域巡回公演。每一周的演出,分成两场英语,两场华语进行。而三个区域中,一个在繁华的Bugis,两个则在中产阶级的Toa Payoh和Hougang。有两晚的演出因为大雨,地点不适合演出而取消。

剧目是这样的:一个虚拟老旧市镇正要盖地铁站,区内的七个地点之一,为了这地铁站而需要被拆迁。这包括了:沼泽地、旧货市场、给草根家庭居住的租赁组屋(香港的公屋、台湾的国宅)、祠堂、供南亚劳工在周末聚集的电影院、湿巴刹(类似香港的街市)和为前嗜毒犯提供社会协助的中途之家。而市镇的居民代表(从十二名到十五名不等)和台下的百余名观众,被赋予了一种,令很多香港人羡慕不已的权利:投票。居民代表在每晚的戏剧开始,进行第一轮的普选,选出该拆迁的地点。观众也会在协调员的请求下,去心目中该拆迁的地点站立,便讲述为何要拆某个地点。紧张的剧情来了,居民代表经过最后的二十分钟讨论后,时而达到共识,时而达不到。如果达不到共识的话,他们就把地点拆迁的投票权力交给观众去。观众票数的百分比,一定要超过50%。如果没有的话,拆迁地点的决定权,就会交回给政府去定夺。顺便提一下,每晚的剧场都会找来专家,来分析拆迁地点的优点,为观众提供了思考的空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5, 2017 at 9:07 下午

新书推荐:《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leave a comment »

第8功能 (Function 8)    2017-5-11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771229696387340/?type=3

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2017年5月21日是可耻的“光谱行动”30周年的日子。当时政府逮捕和监禁了16名无辜者。这些无辜者当年努力要把新加坡建设成一个更好的家园。他们都被行动党政府标签为共产党人,后来又被定性为马克思主义者,并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起来。

当时这16名被捕者是在协助外来劳工——就像目前的“情义之家”(HOME)、“客工亦重”(TWC2)以及一个政府机构所做的一样。他们也反对制定更多严厉的法律,并通过戏剧为那些没有基本人权的人发声。

1970年代有超过400多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经历这严酷的压制,1980年代初期,新加坡公民社会开始复苏。一个月后,又有6个人被捕。

2017年5月21日到Projector戏院了解更多这段黑暗的历史。

Jason Soo的影片《1987: 阴谋反追溯》(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将于当天下午两点正放映。影片结束后,“光谱行动”下被捕的数名受害者将与观众进行对话。有意出席者请到这个网站报名:https://www.eventbrite.sg/e/debunking-a-30-year-old-conspiracy-tickets-34384318422

当天,我们也将发行一本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加坡人如果要了解我们的过去,这是一本必读的书。这本书收录了30多篇文章,作者都是与那个年代息息相关者。这本书已经开始在Pagesetters Services Pte Ltd、AGORA和城市书房等书局出售。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7 at 2:44 下午

结霜桥的故事:狮城旧市集时光

with one comment

黄子明    2017-5-4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381156

不知多少社会记忆里,深埋着的辛酸故事,有心人若要发掘出来,恐怕也要趁早了。有些历史的遗产,真的是无法标价。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新加坡小坡三马路(即 Queen Street,奎因街)的尽头,离甘榜格南皇宫和苏丹回教堂不远,是星柔快车的起点站。那里隔着一条淡水河,就是已有八十年历史的结霜桥旧货市场。

多年以来,这是新加坡硕果仅存、无需执照的跳蚤地摊所在,不少外国游客喜欢来这里淘宝,也有某某名人白手起家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卑微的街头见到转机。

这市场说要赶搬,不知说了多少回,都侥幸逃过危机。但自从这两年建了地铁站后,警钟再度响起,眼看只剩两个月的光景了。

宛若走进时光隧道

走入跳蚤市场,感觉就像走入极度扭曲的时光隧道一样。地摊摆出来的,有旧式手表和古董钟,有似幻似真的明清“通宝”钱币,也有一大堆半旧不新的手机部件。有半个世纪前本地谐星王沙、野峰的方言唱片, 也有十多年前的S.H.E.华语专辑。原来岁月真的不饶人,怎么不想长大,人也都是会苍老的。

早在五十年代,川行至新山的绿色巴士,就已经在这一带设立车站,可想而知,这个市场的人气也是靠大马人的光顾而兴旺起来。过去全盛时期,什么五金杂货店铺都有,水道岸边还有结霜桥因而得名的一家制冰厂。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