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公民社会

新书推荐:《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leave a comment »

第8功能 (Function 8)    2017-5-11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771229696387340/?type=3

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2017年5月21日是可耻的“光谱行动”30周年的日子。当时政府逮捕和监禁了16名无辜者。这些无辜者当年努力要把新加坡建设成一个更好的家园。他们都被行动党政府标签为共产党人,后来又被定性为马克思主义者,并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起来。

当时这16名被捕者是在协助外来劳工——就像目前的“情义之家”(HOME)、“客工亦重”(TWC2)以及一个政府机构所做的一样。他们也反对制定更多严厉的法律,并通过戏剧为那些没有基本人权的人发声。

1970年代有超过400多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经历这严酷的压制,1980年代初期,新加坡公民社会开始复苏。一个月后,又有6个人被捕。

2017年5月21日到Projector戏院了解更多这段黑暗的历史。

Jason Soo的影片《1987: 阴谋反追溯》(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将于当天下午两点正放映。影片结束后,“光谱行动”下被捕的数名受害者将与观众进行对话。有意出席者请到这个网站报名:https://www.eventbrite.sg/e/debunking-a-30-year-old-conspiracy-tickets-34384318422

当天,我们也将发行一本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加坡人如果要了解我们的过去,这是一本必读的书。这本书收录了30多篇文章,作者都是与那个年代息息相关者。这本书已经开始在Pagesetters Services Pte Ltd、AGORA和城市书房等书局出售。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7 at 2:44 下午

结霜桥的故事:狮城旧市集时光

with one comment

黄子明    2017-5-4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381156

不知多少社会记忆里,深埋着的辛酸故事,有心人若要发掘出来,恐怕也要趁早了。有些历史的遗产,真的是无法标价。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新加坡小坡三马路(即 Queen Street,奎因街)的尽头,离甘榜格南皇宫和苏丹回教堂不远,是星柔快车的起点站。那里隔着一条淡水河,就是已有八十年历史的结霜桥旧货市场。

多年以来,这是新加坡硕果仅存、无需执照的跳蚤地摊所在,不少外国游客喜欢来这里淘宝,也有某某名人白手起家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卑微的街头见到转机。

这市场说要赶搬,不知说了多少回,都侥幸逃过危机。但自从这两年建了地铁站后,警钟再度响起,眼看只剩两个月的光景了。

宛若走进时光隧道

走入跳蚤市场,感觉就像走入极度扭曲的时光隧道一样。地摊摆出来的,有旧式手表和古董钟,有似幻似真的明清“通宝”钱币,也有一大堆半旧不新的手机部件。有半个世纪前本地谐星王沙、野峰的方言唱片, 也有十多年前的S.H.E.华语专辑。原来岁月真的不饶人,怎么不想长大,人也都是会苍老的。

早在五十年代,川行至新山的绿色巴士,就已经在这一带设立车站,可想而知,这个市场的人气也是靠大马人的光顾而兴旺起来。过去全盛时期,什么五金杂货店铺都有,水道岸边还有结霜桥因而得名的一家制冰厂。 阅读更多 »

小国新加坡如何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土地

leave a comment »

作者:Samanth Subramanian     译者: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4-25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425/how-singapore-is-creating-more-land-for-itself/

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新加坡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新加坡西部的一个填海造地项目,未来这里将建成一大片集装箱码头。

裕廊岛是座人工岛,位于新加坡南部海岸。它的面积只有楠塔基特岛的四分之一,被完全用于发展石油化学工业,上面密集分布着细高的裂解塔和矮胖的石油储存罐,一眼望去,岛上尽是看不太清的品牌名——BASF(巴斯夫)、AkzoNobel(阿克苏诺贝尔)、Exxon Mobil(埃克森美孚)和Vopak(孚宝)。然而,这座岛最具特色的一个地方却不易察觉:储存着1.26亿加仑原油的裕廊岛地下储油库(Jurong Rock Caverns)。要到达那里,你需要乘工业电梯进入地下325英尺(约合99米)深的地方,来到施工隧道里,那是一个如教堂般高耸的曲面空间。隧道十分长,工人们要骑自行车往来。里面温度高、湿气大,安全护目镜会因此模糊;凝结着水滴的岩石墙面很潮湿,看起来十分柔软,像是用勺子挖出来的巧克力冰淇淋。这是人们所能到达的最深处,即便是工人们也不例外。这座储油库本身还要再深入海平面之下100英尺(约合30米):从裕廊岛延伸出来的两个封闭的圆柱形地下储库。它们于2014年开始运营。明年将建成三个新储库。接下来,如果一切顺利,还会再建六个。

作为一种概念,地下储油库并不新鲜。瑞典自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建造这种储油库;哥德堡港有一对储油库,其容量十分巨大,可以储存3.7亿加仑石油。所以与其说裕廊岛是一个技术奇迹,不如说它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焦虑。新加坡是全球第192大的国家,面积比岛国汤加还小,只有纽约市的五分之三。长久以来,它一直为自身先天的微小身形而苦恼。“更大的国家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裕廊岛及裕廊地下储油库的建造者、政府机构裕廊集团(Jurong Town Corporation)副总裁戴维•谭(David Tan)说。“我们一直深切地意识到自己面积狭小。”

戴维•谭表示,设计地下储油库的目的是腾出地面上的空间。我顺便说道,我所采访的新加坡规划者们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腾出土地”这个词。他笑了起来。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自52年前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以来,新加坡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从224平方英里增加到277平方英里。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with one comment

李佳佳(电视节目主持人、制片人,专栏作者)    2016-10-2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872#ccode=iosaction

虽然中国与新加坡关系降温,但集西方制衡制度和东方威权于一体的“新加坡模式”,对中国远未过时。

http-_i-ftimg-net_picture_4_000060264_piclink

自邓小平时代以来,新加坡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得到中国四代领导人首肯、表态需要学习的国家。其经济高度发达、政府清廉高效、环境葱郁整洁、民众温良礼让的治理奇迹几乎满足了中国朝野对于美好社会的全部想象。

然而最近一个月,由于南海问题导致的后续争议,中国与新加坡的双边关系降至二十多年少见的冰点。在民族主义情绪下,对于新加坡的指责乃至辱骂不断见诸官媒和网络,“弹丸小国”、“美帝走狗”等字眼频频出现,曾经备受热捧的“新加坡模式”似乎已经时移世易。

那么,“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新加坡模式的前世今生

1978年11月,邓小平第一次访问新加坡,看到曾经认为是“南蛮”的地方发展得如此现代化而震撼不已。李光耀回忆,当时他曾对邓小平说:“我们大多数是中国南方没有土地的农民的后代,你们完全可以发展得更好。”在四天的访问结束后回国的第二个月,邓小平便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改革开放。

尽管彼时便初初开启学习之门,但“新加坡模式”真正开始被中国朝野上下津津乐道却是1990年两国正式建交之后的事情。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将对于新加坡的称赞具体化:“经济秩序好、管得严,我们要借鉴他们的做法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由此开始,全国掀起了学习新加坡的热潮。1997年起,中国市长协会开始组织一些市长赴新加坡参加“中国市长高级研修班”。1998年,南洋理工大学开始专门设立以中文授课、招收中国学员为主的管理经济学硕士学位班,并在后来成为了度身定制课程培训中国官员的基地,逐渐有了“海外党校”之称。从2001年起,中组部和教育部也先后开始向新加坡选送学员。

被中国官方选定为学习对象长达二十余年热情不减,“新加坡模式”的核心被认为在于其治理模式证明了威权政治并不必然导致腐败,相反其严格和高效对于发展中国家可能还是一件好事。简而言之,在中国官方眼中,学习新加坡模式即为学习“现代化威权 (authoritarian modernity)”。其中最令他们感兴趣的三个基本元素在于:惩治腐败、增加政府专业性以及更好地回应民意。

为何中国政府将新加坡视为可学习的模板?

首先,新加坡所代表的“亚洲威权”统治所取得的成功展示了经济现代化和长期一党执政可以同时并存、相得益彰,并对于以政党竞争轮替为标志的西方自由民主的普世性提出了挑战。

其次,为了巩固其官方话语体系,新加坡政府和中国政府都严格控制着对于影响民众意识形态至关重要的机构:包括博物馆、教育体制,以及最为重要的——新闻媒体。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不是容易看懂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 »

曾柏文(端传媒评论总监,华威大学社会学博士)    2016-9-23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728973

本文是《赤道上的极地:新加坡微民族志》的推荐序。《赤道上的极地》是台湾学者吴易叡刚出版的文集。他曾在新加坡当客座教授。根据对岛国周遭的人和事的细致观察,在书中记录了狮城鲜少为人注意的一面。

新加坡不大,却不是一个容易看懂的地方。

这种理解上的阻碍,部分来自于其历史轨迹的独特——其是一个始于英国殖民经略,结合当地土著、中国码头工、印度军队、多国政商菁英的“不自然”人口组合,在战后亚非解殖浪潮中想并入马来亚联邦未果,在创伤中被迫独立,并在“人少国小,没有天然资源”巨大的生存焦虑中努力站起来的蕞尔小国。

为了这个“站起来”,新加坡执政者大胆采用了,许多罕见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作法——例如强势国族建构工程;持续在后殖民时期拥抱殖民符号;大规模以政府组屋回应居住需求,并以住宅供给作为种种社会工程的手段;扶植国家资本,让政联企业垄断多数主要产业,并在总体经济中占有高比例;拥抱在纳粹主义后被视为禁忌的优生学(eugenic) 论述作为政策基础;严密的社会与政治控制;与高比例仰赖外来劳动力等等。

前述每个政策轴线,都有其光彩的一面,与争议甚或幽暗的一面;但或许也正源于站起来的生存焦虑,新加坡对“外界评价”显得十分敏感,新国政府也在致力展现前者的同时,或多或少不乐意外界对后者的凝视。

因此,新加坡光彩的书店中,罕见对新国历史社会批判讨论的书籍;其影响媒体的企图,也早不限于对国内媒体的控管,更及于对国外媒体关系的戮力经营。即便新国每年迎来大量外籍旅客,其中绝大多数足迹也都局限在包含中国城、克拉码头、滨海湾、布吉士、小印度等光鲜打造的历史景点的核心地区,多数连八成国民居住的HDB(政府组屋)都不曾履及,更不用说藏身在岛屿角落的移工宿舍。

而在新加坡外籍学者圈内经常私下流传的两个话题,分别是研究新加坡本身在取得资料的困难,以及没有人真的清楚画在哪里 OBMarker——意指某种万一越界 (out of bound) 就可能会惹麻烦的红线。

这些,都更增加了前述理解的阻碍。

二〇〇八年我第一次到新加坡,当时原本预计停留几个星期,完成十几个访谈。结果一位我欣赏的青年学者回信拒绝,质疑我对新加坡“怎么可能以为短暂停留,做几个访问就以为能理解新加坡?”

他说的对!正是在那次停留,我才意识到自己原先对新加坡存在多少刻板印象,所以后来不仅那次延长停留,隔年又安排到新加坡国大为期三个月的访问。二〇一二―一三年间,复又回到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 (ISEAS) 从事博士后研究,并借机试图深化自己对新加坡的理解。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3, 2016 at 7:56 下午

50年独立自主的回顾与展望

leave a comment »

怡和世界/谢声远     2015-11-15
怡和世纪 2015年10月–2016年2月号 总第27期

《怡和世纪》编委会内部座谈
日期:2015年7月12日
参与者:林清如,陆锦坤,谢声远,王如明,南治国,李秉蘐,谢声群
整理:谢声远

14441875033385-p7-11-000

1965年8月9日出世的孩子,有幸与共和国同庆50诞辰,而那些在1959年6月3日自治后出生的兄姐,也乐见当年自治邦邦歌、邦旗,邦徽,终于晋升为国歌、国旗、国徽。回顾新加坡建国之路,实现新马统一或争取新加坡独立,都可能成为抉择。即便没有马来西亚的“给力”,新加坡也一样要从自治走向独立。

金禧年当前,《怡和世纪》同仁聚首畅叙,大家敞开心扉,回顾新加坡立国50年来走过的不平凡的历程。同仁南治国以为,政治虽早有亚圣孟子所谓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精辟论断,后又有现代美国文学家马克吐温的“政治是肮脏的游戏”的恶评,但生活在社群组织之中,政治始终是我们周遭之“空气”,喜欢,或不喜欢,政治总是存在。他希望在新加坡立国50周年、社会各界为国家前途展开深层次思考、反思与展望之际,《怡和世纪》编委同仁也能以“书生”自许,追寻那“一股或隐或现的清流”,为新加坡社会的公正和谐与繁荣进步尽一己之绵力。基于对群体共同记忆达到共识的重要性,座谈会从新加坡历史切入,交流看法。

历史认知 不可或缺

新加坡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3世纪。出版于1349年的《岛夷志略》和1365年的《爪哇史颂》,称之为“淡马锡”(或单马锡),而在新加坡出土的13世纪碑铭,也出现过相应的字眼。16世纪以后,她又以“新加坡拉”亮相在史籍和地图上。1612年出版的《马来纪年》还绘声绘影地描写了“狮子城”的一段光荣史,我们竟然与成立于1402年的马六甲王朝扯上关系。马六甲王朝声名赫赫,同期新加坡却默默无闻。但只要是金子,埋藏多深,总是要崭露头角,放射光芒的。

对新加坡的历史而言,莱佛士只是偶然人物。英殖民者为了攫取海外利益,肯定要把槟城、马六甲、新加坡、马来半岛各州,一个接一个沦为它的殖民地。从1819年至1959年,大英帝国统治新加坡近140年(期间大日本帝国统治新加坡3年余)。日本南侵,英军投降,各族人民认清英国其实并没有真正保护新加坡的能力和决心。二战结束后,要求独立的呼声响彻云霄,英殖民主义者被迫作出让步。

大英帝国重返马来亚,于194年颁布《马来亚新宪制白皮书》,遭到反对。翌年推出《马来亚宪制报告书》(蓝皮书),硬要把新加坡抛弃在建议中的马来亚联合邦之外。蓝皮书倡议的立法议会形同虚设,且投票权操在少数英籍民手中。以陈祯禄为首、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泛马联合行动理事会”和“马来人联合阵线”、以及新加坡民主同盟、总工会、中华总商会奋起反对,声势浩大,罢市浪潮席卷新马两地。它们更于1947年7月起草《人民新宪章草案》(鼓吹新马一家、责任制自治政府和普遍公民权),但是,英殖民主义者一意孤行,于1948年2月1日断然实施换汤不换药的蓝皮书修订版《宪章建议修正书》。两股力量针锋相对,矛盾激化,英国人于同年6月18日在马来亚联合邦,2天后继在新加坡宣布实施紧急法令,马来亚共产党跑进森林进行游击战。形势所逼,成立于1945年12月的英语社群政党“新加坡民主同盟”宣布自动解散。新马两地公开合法的求自主、争独立的斗争,顿时陷入凄风苦雨、白色恐怖之中。

反殖运动 风起云涌

直到1954年新加坡爆发华校学生“5•13事件”,接着学运、工运蓬勃发展,人民行动党宣告成立。1955年颁布的林德宪制设有民选首席部长及其他部长,但是总督仍操大权。有行动党“双雄”之称的林清祥和李光耀,在这次的立法议会选举中崭露头角,反殖运动一时风起云涌。1956年4月劳工阵线领袖马绍尔率领各政党代表团前往伦敦谈判,要求给予新加坡完全自治,英殖民部对于新加坡强大的左翼势力有所担心而不愿让步,谈判遭遇挫折。马绍尔下野,在殖民部与亲英集团部署下,林有福继任首席部长。他上台后做了两件事,其一遵循英国人的意愿,大举逮捕反殖志士,并因此引发全岛暴动;其二是重启宪制谈判,从伦敦带回一个“三须古”的自治宪制(内部治安权仍操在英国人手中)。

自治宪制施行前,1957年12月新加坡举行市议会(City Council)选举,人民行动党获胜后掌管市议会。市长王永元大刀阔斧地推行改革,雷厉新政:叫停允许殖民地官员拿取丰厚薪酬而退休的马来亚化计划、数月内完成大量公共设施(包括300多个供水站、600盏街灯、200个候车亭、7个诊所、3个托儿所、20个运动场)、降低居民电费、开展三反运动(反对随地吐痰、乱抛垃圾、防治害虫)、建立每周接访制度、设公共投诉局取缔官员渎职和贪污等、社会面貌和风气焕然一新。

1959自治宪制开始施行,在新宪制下举行的大选,人民行动党获得压倒性胜利,组织自治邦政府,李光耀任自治邦总理。这是继1957年市议会选举后不断高涨的全民反殖和争取独立运动的直接结果。

时任外交部长的拉惹勒南当年对市议会选举后的那段历史有极高的评价:“人民行动党从此成为新加坡历史上第一个群众性质的政党,第一个有能力组织和动员群众行动的党。”现在的国歌其实是作曲家朱比赛 (ZubirSaid, 苏门答腊移民)于1958年为市议会正式开幕而写的。自治年代人民高歌“前进吧,新加坡”,刚毅而自信;那时候设计的邦旗,以新月表示要建立的新国家,旗帜上的五角星分别代表民主、公正、和平、进步、平等五大理想,独立后顺理成章成了我们的国旗。还有一虎一狮拥着象征旗帜的盾牌,下方是Majulah Singapura(前进吧,新加坡)的横幅,庄严神圣,那便是我们今天的国徽。回顾这段历史,能加深我们对今天新加坡的认识。1959年11月30日《新加坡邦徽、邦旗、邦歌法》获得通过,并正式实施。拉惹勒南曾说,它们是“新加坡人希望和理想的象征……,她带给新加坡人自尊、自重”。

原是移民群体,新加坡华人社会除了在经济与教育方面的贡献,在新加坡宪制进展过程也做出不可抹杀的贡献。华社领袖为20多万华侨争取到公民权,这股力量是人民行动党在上世纪50-60年代几次选举致胜的重要原因之一。

1961年,原籍荷兰的发展经济学家温思敏(Albert Winsemius)率联合国经济考察团来新,他提出的经济发展计划,对自治乃至独立后的新加坡经济转型和提升、失业浪潮的遏制和新就业职位的创造,贡献殊大。早在独立之前,新加坡便开始从转口贸易向劳工密集的制造业(主要生产成衣和睡衣)和工业化转变(他协助引进Shell,建立炼油业)。温思敏配合当时政府的民生至上政策,鼓励推行大规模的公共建屋计划。他与李光耀、吴庆瑞、吴作栋保持密切联系,咨询服务持续至1981年,功不可没。公共建屋计划和“居者有其屋”政策,让许多新加坡人受惠。 阅读更多 »

1987: 阴谋反追溯

with 4 comments

Jason Soo Teck Chong    译者:新国志       2015-10-30
http://1987untracing.wix.com/1987untracing

引言

1987年,22人被新加坡内部安全局在代号光谱行动的保安行动中逮捕。他们被指参与马克思主义阴谋“意图推翻政府,建立共产主义国家”,许多被拘留者在讯问时遭到酷刑,大多数人被迫做出公开招供。

截至今日,新加坡政府仍坚持有所谓马克思主义阴谋的存在,并辨称未曾发生过酷刑或强迫招供的事。除了公开招供——其可靠性可说是仍值得怀疑——任何有关阴谋的证据从未出现。政府反而在没有公开审判的情况下,指控被拘留者是颠覆分子,并把“蛀蚁”和“癌细胞”等嘲弄的字眼加诸他们身上,最后,还把他们同被定罪的“罪犯、反社会分子、非礼儿童犯、强奸犯、共产主义者或共产主义同类者”毫无差别地归为一类。[新加坡国会报告,1987年7月29日]。

虽然现在有些网上访谈和几本书,提供了一些前被拘留者对事件的简短叙述,但大多不知情的公众,对整个事件仍然所知无几,或更糟的,是有所误解。因此,这部纪录片的目的是要从现在的角度回头探究光谱行动,让前被拘留者,通过他们在1987年被诬蔑时使用的同样视听媒介,告诉大家故事的另一面。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