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公民社会

联署声明:谴责新加坡政府无理提控,大马人声援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马来西亚公民团体    2017-12-6
https://www.facebook.com/amateursaid/photos/a.1195191207180005.1073741828.1193844110648048/1746463578719429/?type=3&permPage=1

虽然,新加坡在国际多项指标位居第一,却无视人民的言论和集会自由,以高压手段对付异议,令人失望。我们支持范国瀚和其他新加坡的人权斗士,谴责新加坡政府以严刑峻法对付异议,并呼吁新加坡总检察长撤销对范国瀚的所有起诉。

我们是一群关心新加坡人权和公民社会状况的大马公民团体。对于新加坡社运工作者范国瀚(Jolovan Wham)被控7项罪,我们感到惊讶与失望。

范国瀚因“无准证举办集会”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控三项罪:他被指在樟宜监狱外为将被绞刑的大马死刑犯普拉巴卡兰(Prabagaran Srivijayan)举行烛光会;在地铁上组织“无声抗议”活动,以及通过skype与香港社运分子黄之锋进行连线对谈时,无准证举行室内集会。

在地铁上的无声抗议活动中,范国瀚与其他八人在车厢里沉默站着,拿起《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一书阅读,抗议新加坡政府在1987年发动的“光谱行动”。范国瀚也因当时在地铁上贴上两张A4纸而被控破坏公物。他也因数次拒绝签署警方的口供声明,而被控触犯刑事法典。

范国瀚是新加坡知名社工和社运人士,长期无畏无惧为新加坡各种族、阶级和性别弱势发声,甚至获得新加坡总统在2011年颁发“有为社工奖”(Promising Social Worker Award)。他担任移工人道组织“情义之家”(HOME)执行长期间,竭力为被雇主虐待的移工谋取福利,多次与无良雇主和新加坡人力资源部斡旋;同时,他也是反对死刑和无审讯拘留的人权斗士,积极争取司法正义。

范国瀚长期关注亚洲各地如大马和香港的人权状况,并在新加坡发起连带声援活动,例如支持香港2014年的民主运动。而在2013年大马全国大选后,他在新加坡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举办“新加坡人声援大马”活动,抗议选举不公,跨界支持大马民主进程。他也在新加坡声援净选盟集会,以及如普拉巴卡兰等被判死刑的大马人。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中邪电车:保母国家也救不了的地铁事故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1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822489

新加坡政治有两个定律,第一定律是“星国政府不允许政治上有任何见缝插针的可能,势必要填补每个空隙,全方面控制所有的政治议程”;第二定律则是,任何“公民发起的动作都将遭到政府力量上不对等的强力反击”。
长久下来,这样的政治氛围造就了今日地铁的现况:即便发生再多次的地铁故障,有关当局都会以运输专业语汇来回应公众的疑虑;即便新加坡网民几乎把整个国家的创意都发挥在网路恶搞SMRT上了,但地铁照跑、人照搭、部长继续做、营运商继续赚。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旅客行程大乱。图/路透社

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就在上班时间9点前的尖峰时刻,新加坡东西线的端点站——裕群站(Joo Koon)——发生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地铁碰撞意外”,造成地铁系统停摆,多处站点挤得水泄不通——“又来了”。

新加坡地铁频频故障已经不是新闻,但这次却让星国人民跌破眼镜,因为地铁列车相互碰撞这种事情,已经超过容忍范围。

事故的发生是因为一辆在裕群站故障的列车正在进行检修,后方列车先是按照预期停驶在故障列车后,随后不知什么原因,竟突然向前移动,直接撞上前方故障列车,乘客因站立不稳而在车厢内跌倒碰撞,造成包含检修人员两名在内,一共28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有骨折与关节脱位情形,需要留在医院观察。

事发后,《联合早报》和多家媒体欲到裕群站月台进行连线,却纷纷被新加坡地铁(SMRT)站务人员以“地铁站内禁止直播”为由,驱赶到楼下车站大厅;而离开医院的受伤维修人员,也拒绝接受采访。SMRT以其一贯大事化小的风格,试图扑灭所有可能的公关危机,但殊不知,这样的处理方式,正是新加坡国民最无法接受的公关方式。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p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图/路透社

负责东西线营运的SMRT与主管机关陆路交通局(LTA)召开联合记者会,指出事故原因是前方故障列车的保护软体因“误删”,导致信号系统误判此辆列车是一个三节车厢的列车,而非真正的六节车厢,使得后方列车系统误以为前方仍有空间前进,最终导致两辆列车发生“接触”(came into contact)。

不过,谁在乎是什么系统错误删除,SMRT和陆交局出来讲再多“菁英术语”,都无法压住新加坡人民对地铁系统不堪的怒火,媒体也纷纷在官方用语“接触”上,打了引号标题维持地铁“碰撞”(collision)。

晚间,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接受采访,脸面沉重而疲惫地向所有受到影响的通勤民众道歉,他说:

今天是可怕的一天。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阅读更多 »

剧场《一堂课》和其启示录

with one comment

狮子岛上     2017-8-14
https://singaporeandiary.wordpress.com/2017/08/14/剧场《一堂课》和其启示录/

有两位来自中国的观众,在散场前讲出观后感:居民代表和观众的互动,为他们示范了在民主的环境之下,什么叫作聆听;聆听对方的心声,来肯定所将做出的决定。而聆听真是新加坡社会近年所缺乏,却是不可或缺的主要因素。

上个月初,我出席了由新加坡剧场之一的戏剧盒(Drama Box),所举办的参与性剧场(participatory theatre),《一堂课》。

海外的读者或许知道《一堂课》。在两年前的新加坡国际艺术节初登场之后,这出戏剧分别在台湾和荷兰的鹿特丹演出。而上个月的十二场演出当中,分成三个星期,于三个不同的区域巡回公演。每一周的演出,分成两场英语,两场华语进行。而三个区域中,一个在繁华的Bugis,两个则在中产阶级的Toa Payoh和Hougang。有两晚的演出因为大雨,地点不适合演出而取消。

剧目是这样的:一个虚拟老旧市镇正要盖地铁站,区内的七个地点之一,为了这地铁站而需要被拆迁。这包括了:沼泽地、旧货市场、给草根家庭居住的租赁组屋(香港的公屋、台湾的国宅)、祠堂、供南亚劳工在周末聚集的电影院、湿巴刹(类似香港的街市)和为前嗜毒犯提供社会协助的中途之家。而市镇的居民代表(从十二名到十五名不等)和台下的百余名观众,被赋予了一种,令很多香港人羡慕不已的权利:投票。居民代表在每晚的戏剧开始,进行第一轮的普选,选出该拆迁的地点。观众也会在协调员的请求下,去心目中该拆迁的地点站立,便讲述为何要拆某个地点。紧张的剧情来了,居民代表经过最后的二十分钟讨论后,时而达到共识,时而达不到。如果达不到共识的话,他们就把地点拆迁的投票权力交给观众去。观众票数的百分比,一定要超过50%。如果没有的话,拆迁地点的决定权,就会交回给政府去定夺。顺便提一下,每晚的剧场都会找来专家,来分析拆迁地点的优点,为观众提供了思考的空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5, 2017 at 9:07 下午

新书推荐:《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leave a comment »

第8功能 (Function 8)    2017-5-11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771229696387340/?type=3

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

2017年5月21日是可耻的“光谱行动”30周年的日子。当时政府逮捕和监禁了16名无辜者。这些无辜者当年努力要把新加坡建设成一个更好的家园。他们都被行动党政府标签为共产党人,后来又被定性为马克思主义者,并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起来。

当时这16名被捕者是在协助外来劳工——就像目前的“情义之家”(HOME)、“客工亦重”(TWC2)以及一个政府机构所做的一样。他们也反对制定更多严厉的法律,并通过戏剧为那些没有基本人权的人发声。

1970年代有超过400多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经历这严酷的压制,1980年代初期,新加坡公民社会开始复苏。一个月后,又有6个人被捕。

2017年5月21日到Projector戏院了解更多这段黑暗的历史。

Jason Soo的影片《1987: 阴谋反追溯》(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将于当天下午两点正放映。影片结束后,“光谱行动”下被捕的数名受害者将与观众进行对话。有意出席者请到这个网站报名:https://www.eventbrite.sg/e/debunking-a-30-year-old-conspiracy-tickets-34384318422

当天,我们也将发行一本新书《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周年》(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加坡人如果要了解我们的过去,这是一本必读的书。这本书收录了30多篇文章,作者都是与那个年代息息相关者。这本书已经开始在Pagesetters Services Pte Ltd、AGORA和城市书房等书局出售。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4, 2017 at 2:44 下午

结霜桥的故事:狮城旧市集时光

with one comment

黄子明    2017-5-4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381156

不知多少社会记忆里,深埋着的辛酸故事,有心人若要发掘出来,恐怕也要趁早了。有些历史的遗产,真的是无法标价。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新加坡小坡三马路(即 Queen Street,奎因街)的尽头,离甘榜格南皇宫和苏丹回教堂不远,是星柔快车的起点站。那里隔着一条淡水河,就是已有八十年历史的结霜桥旧货市场。

多年以来,这是新加坡硕果仅存、无需执照的跳蚤地摊所在,不少外国游客喜欢来这里淘宝,也有某某名人白手起家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卑微的街头见到转机。

这市场说要赶搬,不知说了多少回,都侥幸逃过危机。但自从这两年建了地铁站后,警钟再度响起,眼看只剩两个月的光景了。

宛若走进时光隧道

走入跳蚤市场,感觉就像走入极度扭曲的时光隧道一样。地摊摆出来的,有旧式手表和古董钟,有似幻似真的明清“通宝”钱币,也有一大堆半旧不新的手机部件。有半个世纪前本地谐星王沙、野峰的方言唱片, 也有十多年前的S.H.E.华语专辑。原来岁月真的不饶人,怎么不想长大,人也都是会苍老的。

早在五十年代,川行至新山的绿色巴士,就已经在这一带设立车站,可想而知,这个市场的人气也是靠大马人的光顾而兴旺起来。过去全盛时期,什么五金杂货店铺都有,水道岸边还有结霜桥因而得名的一家制冰厂。 阅读更多 »

小国新加坡如何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土地

leave a comment »

作者:Samanth Subramanian     译者: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7-4-25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425/how-singapore-is-creating-more-land-for-itself/

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新加坡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新加坡西部的一个填海造地项目,未来这里将建成一大片集装箱码头。

裕廊岛是座人工岛,位于新加坡南部海岸。它的面积只有楠塔基特岛的四分之一,被完全用于发展石油化学工业,上面密集分布着细高的裂解塔和矮胖的石油储存罐,一眼望去,岛上尽是看不太清的品牌名——BASF(巴斯夫)、AkzoNobel(阿克苏诺贝尔)、Exxon Mobil(埃克森美孚)和Vopak(孚宝)。然而,这座岛最具特色的一个地方却不易察觉:储存着1.26亿加仑原油的裕廊岛地下储油库(Jurong Rock Caverns)。要到达那里,你需要乘工业电梯进入地下325英尺(约合99米)深的地方,来到施工隧道里,那是一个如教堂般高耸的曲面空间。隧道十分长,工人们要骑自行车往来。里面温度高、湿气大,安全护目镜会因此模糊;凝结着水滴的岩石墙面很潮湿,看起来十分柔软,像是用勺子挖出来的巧克力冰淇淋。这是人们所能到达的最深处,即便是工人们也不例外。这座储油库本身还要再深入海平面之下100英尺(约合30米):从裕廊岛延伸出来的两个封闭的圆柱形地下储库。它们于2014年开始运营。明年将建成三个新储库。接下来,如果一切顺利,还会再建六个。

作为一种概念,地下储油库并不新鲜。瑞典自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建造这种储油库;哥德堡港有一对储油库,其容量十分巨大,可以储存3.7亿加仑石油。所以与其说裕廊岛是一个技术奇迹,不如说它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焦虑。新加坡是全球第192大的国家,面积比岛国汤加还小,只有纽约市的五分之三。长久以来,它一直为自身先天的微小身形而苦恼。“更大的国家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裕廊岛及裕廊地下储油库的建造者、政府机构裕廊集团(Jurong Town Corporation)副总裁戴维•谭(David Tan)说。“我们一直深切地意识到自己面积狭小。”

戴维•谭表示,设计地下储油库的目的是腾出地面上的空间。我顺便说道,我所采访的新加坡规划者们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腾出土地”这个词。他笑了起来。土地是新加坡最宝贵的资源,也是这个国家最昂贵的志向。自52年前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以来,新加坡依靠坚持不懈的填海造地,已将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从224平方英里增加到277平方英里。政府期待,至2030年新加坡的面积能接近300平方英里。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with one comment

李佳佳(电视节目主持人、制片人,专栏作者)    2016-10-2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872#ccode=iosaction

虽然中国与新加坡关系降温,但集西方制衡制度和东方威权于一体的“新加坡模式”,对中国远未过时。

http-_i-ftimg-net_picture_4_000060264_piclink

自邓小平时代以来,新加坡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得到中国四代领导人首肯、表态需要学习的国家。其经济高度发达、政府清廉高效、环境葱郁整洁、民众温良礼让的治理奇迹几乎满足了中国朝野对于美好社会的全部想象。

然而最近一个月,由于南海问题导致的后续争议,中国与新加坡的双边关系降至二十多年少见的冰点。在民族主义情绪下,对于新加坡的指责乃至辱骂不断见诸官媒和网络,“弹丸小国”、“美帝走狗”等字眼频频出现,曾经备受热捧的“新加坡模式”似乎已经时移世易。

那么,“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新加坡模式的前世今生

1978年11月,邓小平第一次访问新加坡,看到曾经认为是“南蛮”的地方发展得如此现代化而震撼不已。李光耀回忆,当时他曾对邓小平说:“我们大多数是中国南方没有土地的农民的后代,你们完全可以发展得更好。”在四天的访问结束后回国的第二个月,邓小平便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改革开放。

尽管彼时便初初开启学习之门,但“新加坡模式”真正开始被中国朝野上下津津乐道却是1990年两国正式建交之后的事情。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将对于新加坡的称赞具体化:“经济秩序好、管得严,我们要借鉴他们的做法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由此开始,全国掀起了学习新加坡的热潮。1997年起,中国市长协会开始组织一些市长赴新加坡参加“中国市长高级研修班”。1998年,南洋理工大学开始专门设立以中文授课、招收中国学员为主的管理经济学硕士学位班,并在后来成为了度身定制课程培训中国官员的基地,逐渐有了“海外党校”之称。从2001年起,中组部和教育部也先后开始向新加坡选送学员。

被中国官方选定为学习对象长达二十余年热情不减,“新加坡模式”的核心被认为在于其治理模式证明了威权政治并不必然导致腐败,相反其严格和高效对于发展中国家可能还是一件好事。简而言之,在中国官方眼中,学习新加坡模式即为学习“现代化威权 (authoritarian modernity)”。其中最令他们感兴趣的三个基本元素在于:惩治腐败、增加政府专业性以及更好地回应民意。

为何中国政府将新加坡视为可学习的模板?

首先,新加坡所代表的“亚洲威权”统治所取得的成功展示了经济现代化和长期一党执政可以同时并存、相得益彰,并对于以政党竞争轮替为标志的西方自由民主的普世性提出了挑战。

其次,为了巩固其官方话语体系,新加坡政府和中国政府都严格控制着对于影响民众意识形态至关重要的机构:包括博物馆、教育体制,以及最为重要的——新闻媒体。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