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公积金

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with one comment

作者:施忠明     译者:新加坡民主频道     2019-6-15
https://democraticsg.wordpress.com/2019/06/15/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以下内容译自新加坡运动份子施忠明(Martyn See)的一篇题为《哪个才是民主社会?》的脸书贴文:

说来好笑。

我们都是前英属殖民地区,都是面积极小的岛屿,都是华人占多数的社会,且都是物质挂帅的消费市场经济社会。

但我们的共同点就仅止于此。

————————

新加坡人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公民,但却缺乏掌控自己命运的途径。我们让行动党内最聪明的那些人掌控我们的生命。我们以保姆城市为荣。

香港并非主权国家,但她的居民愿为其自治权极力抗争,试图谱写自己的命运。

————————

新加坡人可以通过选举选出自己的国家领袖,但我们对投票站以外的民主进程鲜少参与。

香港人无法选举自己的政府部会,但他们尽可能行驶并尽全力捍卫他们所拥有的民主自由权利。

————————

新加坡人宣誓“建设民主社会”,但我们完全不顾,且并未真正明白其真正意义。

香港人则走上街头,愿拼死拼活地维护民主精神社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9 at 1:13 下午

1379门槛:最幸福国家的老人

with 2 comments

潘婉明    2019-5-31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9/05/31/1-177/

新加坡经常名列前茅,荣登种种如最景气、最宜居、最昂贵、网速最快等等未必有普遍性甚至相互矛盾的排行榜。然而这样一个富裕、繁华、充满活力、竞争力和战斗力的国家,为何兼顾不到年长者的生存?新加坡政府和民间,普遍存在着高度一致的菁英思维和步伐,对弱势群体缺乏同理与同情,对弱者的实际处境难有真正的理解,对结构性困境的多元性尤其掌握不住,更遑论包容。如今新一代国人,距离跟国家共体时艰的年代远矣,人民与政府的互信关系趋弱,终于到了最切身的民生利益逐渐浮现的时刻。

(来源:Human Life

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日前在网路上发表一支长约11分钟、以福建话发言的录影,就晚近几年政府各方面的施政提出他的看法和批评,尤其着力于新加坡社会日益白热化的老人就业及贫穷问题。

徐顺全用浅显的语言和亲民的方言发表谈话有其针对性。他向选民及社会大众分析,当今越来越多老人被迫面对滞留在职场上不能退休的困境,乃出自于过去政府政策的反复和失误所致,其中组屋产值下跌、公积金提领条例的限制以及生活水平飙升和物价高涨的问题尤为严重。

5月22日公布的《新加坡年长者需要:家庭预算报告》正好为公众提供数据。该报告指出,每一名65岁以上的单身人士,每月需要1379元才足够应付生活开销,而一对65岁以上的夫妇,则需要2351元来维持每月用度。这项研究计划针对103名来自不同背景和阶层的参与者,根据他们共同认定的项目及意见计算出结果,可喜的是,除了衣、食、住、行等必需品,其他如偶尔外出用餐、舒适安全的居住环境以及每年约500元的近距旅游消费等一般认为“非必要”的项目也被包含在内,不过汽车、冷气以及较高额度的医疗支出却未被纳入。

这份报告也指出,年长国人可能无法依靠子女奉养,或依赖公积金入息来维持日常支出,如果个人没有足够的储蓄来应付晚年生活,唯有延后退休时程,持续工作来换取薪资。根据人力部部长在国会答询时指出,新加坡有高达74%已届满65岁的公积金会员,每月可领取入息不超过500元。

新加坡在《2019年全球幸福报告》中排名第34名,仅次于台湾成为亚太地区最幸福的国家。无独有偶,国际非政府组织拯救儿童基金会在5月29日才公布的报告也指出,新加坡蝉联第二年荣获为全球最适合儿童居住和成长的国家。这份报告根据儿童死亡率、营养不良、失学、童工、童婚、青少年怀孕、流离失所以及儿童遇害等8项指标来计分和排名,新加坡以989分(满分为1000分)脱颖而出。

新加坡经常名列前茅,荣登种种如最景气、最宜居、最昂贵、网速最快等等未必有普遍性甚至相互矛盾的排行榜。然而这样一个富裕、繁华、充满活力、竞争力和战斗力的国家,为何兼顾不到年长者的生存?晚近10年,老人负债、失养、拾荒、自杀、犯罪、从事低薪工作、无家可归的问题一一浮现,遍布在食阁收拾碗盘、在百货公司打扫清洁、在警卫亭看更巡守、在路上捡拾纸皮和瓶罐、在地铁站卖纸巾卖唱弹琴拉二胡,以及在组屋底层空间呆坐或窝居的老人,已经多到无法视而不见,也无法再用华丽的包装纸遮掩起来。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民主党的替代医疗保健政策将减轻新加坡人民的财务负担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5-2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33

民主党建议推行一项名为“国家卫生投资基金”。每人只需每月在公积金户口里存放50新元(金额取决于个人收入水平)。此数额比现今的终身健保保费还低。

SDP Healthcare Plan launch

废除保健储蓄(MedSave),健保双全(MediShield)以及保健基金(MediFund),并为新加坡的医疗保健体系推出单一支付保险方案。

这是今天下午新加坡民主党(SDP)医疗保健计划所推出的主要企划。

民主党主席保罗•淡比雅教授和中执委委员江伟贤在发布会上称,现今的医疗保健系统不能满足新加坡人民的需求。

江先生指出,大部分的保健储蓄资金来自于人民的公积金存款。这更进一步削减退休所需的储蓄。根据最新统计,保健储蓄的储备金为880亿新元。

终身健保也不完善,其免赔额最高可达3千新元,因而加重低收入患者的负担。该项计划无法为新加坡人民提供足够的保险,使政府必须规定人民必须维持约5万新元的基本保健存款(备注:政府在2019年把基本保健存款调高至5万7千新元)。

随着政府推出许多临时性的辅助配套如“立国一代”和“建国一代”配套,这足以证实了我国医保系统目前所面临的问题。

保罗教授表明新加坡民主党的政策将废除现今的三项保健计划,并把保健储蓄内的存款归还人民的公积金账户。

取而代之的,我党建议推行一项名为“国家卫生投资基金”。每人只需每月在公积金户口里存放50新元(金额取决于个人收入水平)。此数额比现今的终身健保保费还低。 阅读更多 »

王瑞杰亮相职总 如何满足民间期待?

leave a comment »

谢启明    2019-5-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502-2727

行动党目前的最大危机,是跟民众的互信不足。当中的原因是复杂的,包括之前一系列公共事件,特别是地铁大瘫痪以及大瘫痪之前有关机构的傲慢姿态,都累积了相当的民怨。生活费上涨以及就业前景不明朗等,同样影响了民众对行动党的观感。就不知道王瑞杰是否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问题。

王瑞杰在5月1日升任副总理,当天首次以行动党第四代领军人物身份,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联合早报)

王瑞杰在受委副总理后,在五一劳动节亮相职总的纪念活动。因为大选脚步逼近,如今台面上的一举一动,都不可能不引起相关政治联想。职总是行动党的选举动员机器,下一届大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王瑞杰担任未来总理的信任投票,所以王瑞杰在大会上的言行自然备受关注。

行动党连续执政超过半个世纪,最主要的秘诀就是政绩,尤其是推动经济发展和转型,为新加坡人带来好的就业机会和生活品质的提升。管理好经济,工会的配合相当关键,因此劳资政三方协调机制、行动党与职总的共生关系等“富新加坡特色”的制度安排,就显得很重要。

20190502 HSK ST.jpg

副总理王瑞杰5月1日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海峡时报)

20190502 May Day ZB.jpg

5月1日,我国政治领导人、工运领袖,以及企业代表等1600多人出席在白沙乐怡度假村举行的劳动节集会。(联合早报)

王瑞杰在演讲中强调重视工人的利益,自然是再正确不过的调子。但是这也是必须的,因为全球化所带来的巨大挑战,加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对未来就业的威胁,都是新加坡政府要赢得民心所必须克服的问题。

按照过去的经验,经济表现是一把双刃剑,当经济出现危机时,新加坡人本能会团结在行动党周围。这是因为行动党政府在几次重大经济危机时,都能够化险为夷,所以政绩备受民众肯定。于是,自然的结论是只要行动党能够解决经济问题,特别是新加坡人的就业期待,大选大概就赢了过半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 2019 at 5:52 下午

真理的化身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9-4-5

国外滥用公权力以打击政治异己的例子难道还少见吗?执政者耍起流氓来,不是法庭能够管得住的,更何况若要照着法律来,条条都是护着他们的。

本已拟好一个文章题目,叫做《期盼真理部的早点成立》,因为俄罗斯在苏联时期,其党报也叫做《真理报》。哪知道读了易华仁的讲话,才知道咱们的百万部长原来就是“真理”的化身,套句封建的语境,这叫做“天赋异禀”。

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说,各部长将是判断虚假信息的最佳人选。他说,假信息传开时,相关领域的部长在其部门官员的协助下,是判定虚假事实及它对公共利益的影响的最适合人选。之后,部长会同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内的主管当局(Competent Authority)合作,研究要对假信息源实施什么指示,包括更正、通信限制指示等。不过,各部长在大选期间无法执行政府职务,因此法案规定,大选召开前,部长们须任命一名政府官员来执行这项任务。

其实春花认为,大选期间也不应该随便找个不适任的人来代劳,因为“天赋异禀”者百年难求。

“防假”法令在国会提出一读,尾巴一翘,各路人马马上知道是要拉屎拉尿:

1、人权观察亚洲副主任菲尔•罗伯逊称该法案“将成为人权灾难”,并表示该法案中“宽泛而不明确”的定义将赋予政府官员自由裁量权,针对“挑战新加坡所青睐的政治叙事的新闻”采取行动。

2、亚洲互联网联盟重申,他们的立场和其他专家相同,即在应对假消息这个极度复杂的课题上,立法不应被视为优先的解决方案。“我们也高度关注新加坡政府获得充分酌处权,来判定消息真伪。这是迄今为止类似立法中权限最广的,过度的干预恐怕会威胁言论自由,不论对新加坡或全球各地都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3、政治工作者毕博渊撰文:在乔治奥威尔的惊悚小说《1984》中,虚构的大洋国政府有四大管理部门,其中之一就是主管新闻、娱乐、教育和艺术的”真相部“。这个特定群体的官员,会决定什么是真相、什么是假的,并且对拒绝服从者采取行动。2019年,我国政府有意立法赋权少数几位部长,拥有裁决消息真伪的权利,且也可对不服从者采取行动。这批部长来自一个曾承诺55岁公民领取公积金、却不断跳票的政党团队;他们曾告诉你公共组屋会增值,但如今却承认屋契到期屋价归零;四任民选总统可以增至五任(第一任从黄金辉前总统算起),而原本宣称是印度裔,现任总统可以一夜之间变成马来裔。

4、独立电影制作人李成琳(Lynn Lee):大家,人民行动党试图授权自己,成为真相的仲裁者。如果这还不足以令你惧怕,试想想也是这个政党,当年以“马克思主义阴谋”的谎言,使得无辜者未经审判就被监禁,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则帮忙粉饰谎言。这个政府很乐意修饰词意,来符合自己的议程。所以,一个人也可以构成非法集会,室内的Skype视讯交流,也算是“公共集会”,艺人独自拿着镜子在街上走,等同“非法游行”;拍张照片也算是抗议;在捷运上贴两张A4纸,就算是“破坏公物”。行动党不会满足于无所忌惮地大放厥词。不会。他们要阻止我们说出他们不爱听的话。为了确保我们清楚谁才是老大哥,该法案草案赋予部长权力,可以免除任何人受到该法案的制裁。这似乎有点无耻和自私。何况今年可能会选举,这样的布局太方便了。表面上是”为我们好“。律政部强调政府并非遏制言论自由,反之是鼓励”健康和稳健的公公讨论“,以及维护”社会和民主进程“。是的,“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大家好,欢迎来到1984年。

5、《红蚂蚁》:【Ownself check ownself?】部长在大选时也是候选人,也就是利益攸关方,由他们来决定什么是可能影响选情的假新闻,会不会有利益冲突之嫌呢? 阅读更多 »

公积金和公共组屋的计时炸弹

with 2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9-3-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3/公积金和公共组屋的计时炸弹/

人民之声党成员毕博渊(Brad Bowyer),将我国中央公积金制度,和德国及丹麦的养老金制度作比较。

他指出,德国的养老金基金总额达到2千680亿美元,虽然略低于我国,但该国有8千240万人口,其中25巴仙超过65岁。

“虽然人民平均的储蓄缴交率只有18.7巴仙(而且还是雇员和雇主对半),德国养老金仍能至少给出1千175欧元(约1800新元)的入息。”

毕博渊质疑,何以比我国规模稍小的德国养老基金,却能回报给更多会员们5-6倍的回酬?

至于丹麦人口有575万,和新加坡差不多。不过他们的养老基金只有1千600亿美元。当地雇员一方面缴税,也要缴交平均12巴仙的养老金。但是退休雇员至少可以领回每月4千元的入息。

《财经时报》前总编提醒部分公积金转到房产上

毕博渊的观点一出,也引来正反双方网民积极参与辩论。有者感谢毕博渊道出了我国公积金制度的不足,不过《财经时报》(Business Times)前总编Mano Sabnani则提醒,公积金的终身入息只是一小部分,事实上,公积金的储蓄很大部分也倍转换成房地产——被用来买房子。

Sabnani指出,公积金会员在55岁可以提出最低储蓄额以外的钱,但是如果会员还有买房子,那么留在公积金里的储蓄就更少,如果如此可以领取的终身入息也不会很多。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7, 2019 at 4:47 下午

歹心做坏事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2-26

明明是歹人心机深,党报四妞又何必枉作丑人,以讹传讹来离间收入族群呢?

《红蚂蚁》甫出世就自诩“咬人很痛”,也确实有过那么一小段日子。近来大概“上面”的压力太大,渐渐就兑变成标题党;题目确实起得很耸动,料就那么一点点而已。

看沈泽玮用“好心做坏事”好像好几回了,关键词当然就是“好心”,而具“好心”的当然是“好人”咯。

党报四妞好像很努力塑造一种既定看法:她们之所以不平则鸣,主要是替底层的人民不值,因为政府的“好心”,“便宜”都让高收入的占了(很社会主义):

韩咏梅说:在准备过退休生活的亲友,关心的是自己的钱什么时候提取最好;经济能力较强的人,乐得把CPF当成自己其他投资和储蓄的另一个退休保障。

杨浚鑫说:年满70岁仍未领取每月入息的人士,大多来自高收入群体,其储蓄已足够应付退休生活。有部分人士因此选择将钱继续存放在退休户头中,以赚取每年高达6%的利息,待过世后再将这笔钱遗赠给下一代。

洪奕婷说:政府也不见得希望有经济能力又懂得利用公积金优厚利息的会员,永无止境地把大笔钱留在公积金里,到头来本意是通过强制存款和较高利率让低收入者受益更多的制度,反而让有钱人的投资变成零风险而成为最大赢家。政府通过政府投资公司对公积金存款进行长期投资,向来取得不俗的预期回报,所以一直能给予高于一般银行或债券利率的回报。但在眼下全球大市都开始走低的情况下,公积金要继续保持优于一般的利率将更具挑战性,因此更需要确保最大获益者不是制度里最富有的一群。/这个涵盖全民的制度,最大的吊诡就在于最懂得从中获益的群体,其实是最不需要帮忙的人,而急于把钱提出的一群,则偏偏最不适宜这么做,且他们并非少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6, 2019 at 1:1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