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公积金

民主党提替代方案 吁公共住宅政策非营利

with 2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民主党提替代方案 吁公共住宅政策非营利

“李总理国庆群众大会的宣布,远离有根据和仔细的研究考量,让人想起他曾告诉选民公共组屋会增值的假说。这种虚假和不负责任地主张,使新加坡陷入当前庞大的住房和财务问题。”

针对李显龙在本周日提到的数项房屋政策,新加坡民主党于今日撰文抨击,与其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人民行动党还在天花乱坠想尽办法争取选票,罔顾国家未来前景堪虑。

文告质疑,如果房子在3、40年后价值归零,住户是否愿意掏钱来翻新即将会贬值的房子?

对于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该党认为,假设组屋在进行第二次翻新之后10年,就让住户投票决定是否提早出售给政府,似乎不符逻辑,也浪费公共资源。

“出售组屋给政府重建的住户,政府又能赔偿多少?赔偿的款项又从何而来呢?”

文告也提醒,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诱使卖主想从赔偿中获利,同样地,VERS是否也促使人们透过售卖旧组屋套利?

高赔额推高房价

“为安抚住户对99年屋契到期屋价归零的不满,政府在该政策必然提供富吸引力的赔额,然而高赔偿额也将推高转售组屋的价格。”

结果,更多买家掏空他们的公积金来偿还组屋。更何况退休长者,会因为用公积金偿还组屋贷款,影响退休积蓄。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4, 2018 at 9:34 下午

旧楼有价?99年屋契如“计时炸弹” 买房养老还行得通吗?

leave a comment »

公民在线/北雁   2018-6-1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6/旧楼有价?99年屋契如“计时炸弹”买房养老还行得通吗?/

旧楼有价?99年屋契如“计时炸弹” 买房养老还行得通吗?

过去,我们的长辈汲汲营营,将血汗钱一点一滴存入公积金和银行,刻苦耐劳只为实现有个家的梦。房子,就是一生打拼下来最大的资产,也是家庭积蓄最佳的增值投资。

政府在建国初期即推行政府组屋计划,实现全民“居者有其屋”,我国房屋政策也成为他国模范。房子具有增值效果,为了补偿公积金的低派息利率,计划好近退休时脱售手上组屋,再购置另一规模较小组屋,实现体面退休生活。

不久前,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就表明,组屋的屋契是99年,已考量可共两代人居住。新国土地有限,没有更多土地可再循环使用,政府也得为下一代着想,申请转换永久地契并不可行。

针对买家高价购买屋契寿命较短的组屋,满怀希望有朝一日换选重建,黄部长今年三月在该部博客提醒,屋契到期的政府组屋价值归零,必须归还政府。自1995年至今,只有4%能获选加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SERS)。

此言一出,房产市场立时安静许多。部长的言论也点醒许多梦中人:他们集一生资产买下的组屋,很难再继承给第二代以后,越临近屋契到期,房屋贬值越大,最终需归还给建屋发展局,作其他的发展用途。虽说“居者有其屋”,但是土地还是国家的,房子不可能一代传一代。

“买房不仅要乘早,卖房也要乘早”。这些现实,都与政府一直鼓吹房屋会增值的说法,大相径庭。

然而,黄部长在5月17日的国会辩论中,仍坚称旧楼有价:“在过去12个月,位于成熟地段的旧式4房组屋、少过60年屋契,以30万新元出售。这价格相信以足以购买一间小型退休房楼和一些退休金。”

他补充,也有卖主以25万卖出67年屋龄、位于马西岭的三房组屋,再买下价值10万元的30年屋契工作室公寓,还有余钱存于退休年金。

建屋局局长蔡君铉博士

另一方面,建屋局局长蔡君铉博士,也坚持99年屋契足以应付两代人要求,屋契到期即归还政府,才能根据未来的需求重新规划土地。她说,政府相对提供国人多个屋契套现措施,套现渠道包括出租房间、加入建屋局屋契回购计划,以及“大屋换小屋”,购买屋契较短的小型单位,利用剩余售屋所得加入终身入息计划,获取终身养老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6, 2018 at 4:17 下午

敦马让狮城寝食难安

with 2 comments

陈俊安    2018-5-11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511/敦马让狮城寝食难安/

敦马在位时,经典名言是:“必要时,剥猫皮的方法有很多种!”尽管93岁高龄的他可能只是说说,但一想到这种强悍、枭雄式、威权式的政治人物,狮城是要做恶梦的!

果然不出评论者所料,希盟总主席马哈迪终于对狮城呛声了。

他在接受狮城报章专访时,完全不避讳说:“如果在马来西亚本届大选取得胜利,再次入主首相府,我将坚守之前对狮城抱持的外交立场,同时全面检讨协议与合作计划,当中包括隆新高铁!”

这个坦率的发言,并不让大家感到意外。但对于狮城政治领导人而言,肯定有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因为敦马哈迪的强硬作风,即使是在强人李光耀时代,的确常常使得两国关系剑拔弩张,陷入僵局。

其一是水供合约,敦马仍然认为1962年签署的每1000加仑3分钱令吉价格是荒谬而且不合理的!但他指出这个问题(他曾经提出修订价格至1000加仑8令吉),“狮城是一丁点儿都不肯让步!”

重启美景弯桥?

其二是在狮城工作的大马公民的公积金不能提取,即使他们已经不再回狮城工作,也必须55岁之后才能领取。这个问题“马劳”是老神在在,因为看到马币不断下跌,公积金放在狮城还有利息可拿,不断增值,急着提取干嘛?倒是敦马急,“马劳”不急。而其三是丹戎巴葛火车站的土地权问题。纳吉一掌权,早已快手快脚成立控股公司,与狮城淡马锡达成联营协议,开发成商业城了。老马想反悔,恐怕也来不及了。

还有一项,就是“美景弯桥”,敦马梦萦魂牵就是要拆除半条柔佛长堤,然后建造一道“美景弯桥”,狮城不答应,继位的阿都拉与纳吉更是提也不提,无限期搁置计划,当“美景弯桥”是敦马的梦中幻景。

呃,重启弯桥计划,那么,新、柔的快铁计划,难道要再被检讨不成?

敦马在位时,经典名言是:“必要时,剥猫皮的方法有很多种!”尽管93岁高龄的他可能只是说说,但一想到这种强悍、枭雄式、威权式的政治人物,狮城是要做恶梦的!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8 at 12:54 下午

社运人士被迫逃到台湾生活,究竟新加坡能接纳多元声音的空间多大?

leave a comment »

关链评论/周慧仪    2018-3-15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1588

或许很多台湾人不知道鄞义林是谁。自2014年在部落格上发表文章后,他就被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以毁谤罪名提控,并且需要偿还余台币约360万的赔偿金。被解雇、背负巨大负债,鄞义林被迫在2016年逃到台湾。

Photo Credit:Reuters/达志影像

在台湾,或许没有很多人知道他是谁。

身为一名部落客兼社运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过去时常在自己的部落格《The Heart Truths》里,讨论有关新加坡社会、政治和经济的看法。

自2014年,他将目光移到新加坡公积金政策(CPF)上,多次撰写文章批评这个“强制退休基金”衍生出来的管理问题;后来一篇名为〈你的公积金去了哪儿?城市丰收教会审讯的启示〉的文章让鄞义林身陷官司,因为他被指控涉嫌影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主席挪用公基金款项。

而这名主席正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总理李显龙后来透过发出律师信要求他撤下文章,并要求做出道歉和赔偿。因应总理的要求,鄞义林删除了有关贴文,引述的新加坡政府网路资料也被删除;除了发表道歉声明,他也愿意支付5千新币作为赔偿。不过,李显龙的律师以“诚意不足”驳回鄞义林的道歉,认为他提出的赔偿金额具“嘲弄意味”,而决定控告他毁谤。

同年6月,鄞义林和其他维权人士发起“把公积金还给我们”的集会,在新加坡唯一准许集会的芳林公园抗议,批评政府使用高压手段恐吓人民。他们也提出其他诉求,包括呼吁政府提高存款利息、提高公基金的使用透明度和弹性空间。出乎他们预料,这场集会吸引了约6千人前来。

集会结束后,鄞义林就被公司以“玩忽职守”为由解雇了。而随后,鄞义林毁谤李显龙罪名成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19, 2018 at 1:26 下午

公积金的血统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7-5-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x3y7.html

关于公积金的话题我已经写过几篇杂文,但每每听人提及总还是觉得有话要说。

这个起初被形容的美轮美奂的制度,怎么在刚刚结束第一轮的周期后就如此集中的产生了这么多麻烦呢?显然这是一个值得反复思索的问题,要找到其问题的根源还要从当初的设计思想谈起。

所谓的公积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CPF (Central Provident Fund)中文的说法叫“公积金”,设计这项制度的目的,是为提供新加坡公民以及永久居民的社会保障而建立的储蓄计划。而这是谁的储蓄?是政府的储蓄然后为人民提供保障,还是人民自己的储蓄为自己提供保障?或者是政府与人民的共同储蓄为人民提供保障?

这些问题如果在“提供保障”可以得到真正实施后怎样回答都不重要。因为三个问题都有一个实质性的指向就是为人民“提供保障”。

然而,这份保障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你的笑容这样可爱,我一时想不起…….不能养懒人、老人会乱花退休金,等等理由让政府拒绝提供包括医疗在内一切方面的完整保障。于是问题就来了,这个曾经被人民深切期盼的公积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公积金还是不是属于人民的?不能提供完善社会保障的公积金到底想干什么?特别是在政府决定取消公积金会员在退休后可以提取全部公积金政策后,这个一直以来被人们认为至少还是个零存整取的老来乐也破灭后,这些问题就真的被置于放大镜之下了。

1)资本的本性

我们知道公积金存款实质上并非百分之百的来自公积金会员,这是由政府的部分补贴与公积金会员上交的公积金合二为一的款项。正因为有了政府的强大血统在其中,政府对公积金便自以为有了无可辩驳的话语权。而政府的运作模式是商业化的,所以公积金部分的政府血统同样是以投资模式为根本而渗入的,投资就是为了牟利。就是说,事实上公积金就是披惠民的外衣却揣着资本的雄心而诞生的。这就注定了,人们对公积金的期待和其实际意义将是相差甚远的。

有人说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其实是资本有资本的难处,这就是公积金身份认定的问题,是研究公积金问题的根本所在。而很显然的是,公积金的血统又是被特定的政治制度打种而出世的。

在资本主导的政体制度下,以公积金的身份必然会被带上资本运作的轨道。无论当初设计公积金时的社会主义概念多么的美好,也最终会在环境和基因的操控下表现出资本性自私和冷酷的一面。事实上建立在资本运作模式之上的公积金渐渐远离本来设计目的,作为政府本身也是无能为力的。

我们只要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说明问题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6, 2017 at 12:51 下午

【余澎杉2.0】新加坡重手打压最后异见者 韩慧慧寻政治庇护

leave a comment »

苹果日报/赵雅婷     2017-4-2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29/56627280

不凡的人,心愿只是活得平凡。整个东南亚、亚洲,社运战场近年烽火连天,看不见希望的孩子不再盲目去等,纷纷连结行动;只是独裁政权容不下异见,把挺直脊梁打至屈膝雕零,当中新加坡仅余的民运人士韩慧慧榜上有名。这位年轻女子因公开批评政府,面临最高18年入狱重罪,最终不单要公开道歉,更要寻求外国政治庇护。历史重演悲剧,最愿意为家园挺身的人,下场竟是成为永远的游子,终身无法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根。

现年25岁的韩慧慧2008年开始写博客,2010年半工读大学,拥有了第一个公积金户口,惊觉新加坡政策疏漏处处,遂于博客撰文,分析政策利弊。2013年,她因在博客批评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被当局以诽谤罪名起诉,最终庭外和解,谈到首次与政府交手的经历,她坦言当时“还很小,很害怕”。

自此,韩慧慧每个月都会到新加坡唯一合法公开集会的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参与不同主题的集会,由教育丶房屋丶医疗,到一向被政府推崇的中央公积金制度;韩慧慧批评政府以国民公积金投资,却无把利润回馈人民,因此在2014年9月27日组织“还我公积金”集会,多达6千人参与。

韩慧慧因此被控公开召集民众参与非法集会丶发表反对政府政策言论而构成公众滋扰罪,去年6月被判罪成。今年2月,她到高等法院申请上诉被拒,被要求即时缴交罚款坡币3,100元,又因未能即时缴交,被还柙8个小时。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9, 2017 at 4:31 下午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