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公积金

公积金的血统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7-5-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3f9e960102x3y7.html

关于公积金的话题我已经写过几篇杂文,但每每听人提及总还是觉得有话要说。

这个起初被形容的美轮美奂的制度,怎么在刚刚结束第一轮的周期后就如此集中的产生了这么多麻烦呢?显然这是一个值得反复思索的问题,要找到其问题的根源还要从当初的设计思想谈起。

所谓的公积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CPF (Central Provident Fund)中文的说法叫“公积金”,设计这项制度的目的,是为提供新加坡公民以及永久居民的社会保障而建立的储蓄计划。而这是谁的储蓄?是政府的储蓄然后为人民提供保障,还是人民自己的储蓄为自己提供保障?或者是政府与人民的共同储蓄为人民提供保障?

这些问题如果在“提供保障”可以得到真正实施后怎样回答都不重要。因为三个问题都有一个实质性的指向就是为人民“提供保障”。

然而,这份保障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你的笑容这样可爱,我一时想不起…….不能养懒人、老人会乱花退休金,等等理由让政府拒绝提供包括医疗在内一切方面的完整保障。于是问题就来了,这个曾经被人民深切期盼的公积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公积金还是不是属于人民的?不能提供完善社会保障的公积金到底想干什么?特别是在政府决定取消公积金会员在退休后可以提取全部公积金政策后,这个一直以来被人们认为至少还是个零存整取的老来乐也破灭后,这些问题就真的被置于放大镜之下了。

1)资本的本性

我们知道公积金存款实质上并非百分之百的来自公积金会员,这是由政府的部分补贴与公积金会员上交的公积金合二为一的款项。正因为有了政府的强大血统在其中,政府对公积金便自以为有了无可辩驳的话语权。而政府的运作模式是商业化的,所以公积金部分的政府血统同样是以投资模式为根本而渗入的,投资就是为了牟利。就是说,事实上公积金就是披惠民的外衣却揣着资本的雄心而诞生的。这就注定了,人们对公积金的期待和其实际意义将是相差甚远的。

有人说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其实是资本有资本的难处,这就是公积金身份认定的问题,是研究公积金问题的根本所在。而很显然的是,公积金的血统又是被特定的政治制度打种而出世的。

在资本主导的政体制度下,以公积金的身份必然会被带上资本运作的轨道。无论当初设计公积金时的社会主义概念多么的美好,也最终会在环境和基因的操控下表现出资本性自私和冷酷的一面。事实上建立在资本运作模式之上的公积金渐渐远离本来设计目的,作为政府本身也是无能为力的。

我们只要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说明问题了。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6, 2017 at 12:51 下午

【余澎杉2.0】新加坡重手打压最后异见者 韩慧慧寻政治庇护

leave a comment »

苹果日报/赵雅婷     2017-4-2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429/56627280

不凡的人,心愿只是活得平凡。整个东南亚、亚洲,社运战场近年烽火连天,看不见希望的孩子不再盲目去等,纷纷连结行动;只是独裁政权容不下异见,把挺直脊梁打至屈膝雕零,当中新加坡仅余的民运人士韩慧慧榜上有名。这位年轻女子因公开批评政府,面临最高18年入狱重罪,最终不单要公开道歉,更要寻求外国政治庇护。历史重演悲剧,最愿意为家园挺身的人,下场竟是成为永远的游子,终身无法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根。

现年25岁的韩慧慧2008年开始写博客,2010年半工读大学,拥有了第一个公积金户口,惊觉新加坡政策疏漏处处,遂于博客撰文,分析政策利弊。2013年,她因在博客批评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被当局以诽谤罪名起诉,最终庭外和解,谈到首次与政府交手的经历,她坦言当时“还很小,很害怕”。

自此,韩慧慧每个月都会到新加坡唯一合法公开集会的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参与不同主题的集会,由教育丶房屋丶医疗,到一向被政府推崇的中央公积金制度;韩慧慧批评政府以国民公积金投资,却无把利润回馈人民,因此在2014年9月27日组织“还我公积金”集会,多达6千人参与。

韩慧慧因此被控公开召集民众参与非法集会丶发表反对政府政策言论而构成公众滋扰罪,去年6月被判罪成。今年2月,她到高等法院申请上诉被拒,被要求即时缴交罚款坡币3,100元,又因未能即时缴交,被还柙8个小时。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9, 2017 at 4:31 下午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的“居者有其屋”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12-11

保障人民住房应该是政府首要的政策目标之一。建造面积、布局、房价、租金适合广大人民需要的住房,也应该是政府制定房地产政策的着眼点。房地产业是属于国家社会福利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门,并不是政府的施舍,是人民用自己的血汗钱购买的,过高地强调李光耀的功绩,只是在李光耀身上插漂亮羽毛罢了。

李光耀津津乐道的“居者有其屋”的政绩,其动机来源于“1965年独立后,我对新加坡的选民几乎都住在市区心感不安。我注意到各国首都的选民总是倾向于投票反对政府,因此决心让新加坡的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否则政治就不会稳定。”

李光耀常常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以为所有人都只是关心一己私利。他说:“另一个重要的目的,是让那些儿子必须履行国民服役义务的父母觉得新加坡有他们的份,值得他们的孩子去捍卫。如果国民服役人员的家庭没有自己的住房的话,那么,他们迟早会得出结论:他们所捍卫的是有钱人的财产。我深信拥有的感觉至为重要,因为我们的新社会并没有奠定深厚和共同的历史基础。”

这只能说明李光耀的胸襟和视野是很狭小的。哲学家冯友兰在《新原人》中说,人生境界划分为四个等级。从最低的说起是: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李光耀的境界充其量也就是“功利境界”。小小的“住房”就“值得他们的孩子去捍卫”?国家呢?民族呢?“我们的新社会并没有奠定深厚和共同的历史基础”吗?从1791年马来人发动第一次抗英战争开始,一直到抗日战争和反英国殖民统治直至1957年马来亚取得独立,共166年不就是已经“奠定深厚和共同的历史基础”了吗?抗日反英英雄们其中的大部分都是“上午片瓦遮身体,下无寸土里足地”的无产阶级呢!英雄们的义无反顾舍生忘死的行为难道就是为了“拥有的感觉”所使然?

李光耀的“功利”促使李光耀下定决心推行其“居者有其屋”的计划。这也是李光耀常常炫耀的政绩。

不过,以李光耀的文化背景,是不可能把他的建屋政策浓缩为“居者有其屋”的口号的。其实“居者有其屋”脱胎于中国国民党孙中山提出的“耕者有其田”的主张,并不是李光耀的创造。李光耀的智囊中有几个像李微尘、傅无闷三几个曾是中国国民党人和无政府主义者,熟知“耕者有其田”的政治效应,是这些人为李光耀设计出来的口号。但其性质与孙中山的“耕者有其田”的“平均地权”相差十万八千里。“耕者有其田”是无偿永久性分土地给农民,每年缴交农业税;“居者有其屋”是分期付款购买,每年还要缴交房产税、杂税,房屋使用权仅99年。不可否认,新加坡“居者有其屋”的解决办法是公私相济的性质,要比那些全由私人负担买房的做法好。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with one comment

李佳佳(电视节目主持人、制片人,专栏作者)    2016-10-2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872#ccode=iosaction

虽然中国与新加坡关系降温,但集西方制衡制度和东方威权于一体的“新加坡模式”,对中国远未过时。

http-_i-ftimg-net_picture_4_000060264_piclink

自邓小平时代以来,新加坡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得到中国四代领导人首肯、表态需要学习的国家。其经济高度发达、政府清廉高效、环境葱郁整洁、民众温良礼让的治理奇迹几乎满足了中国朝野对于美好社会的全部想象。

然而最近一个月,由于南海问题导致的后续争议,中国与新加坡的双边关系降至二十多年少见的冰点。在民族主义情绪下,对于新加坡的指责乃至辱骂不断见诸官媒和网络,“弹丸小国”、“美帝走狗”等字眼频频出现,曾经备受热捧的“新加坡模式”似乎已经时移世易。

那么,“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新加坡模式的前世今生

1978年11月,邓小平第一次访问新加坡,看到曾经认为是“南蛮”的地方发展得如此现代化而震撼不已。李光耀回忆,当时他曾对邓小平说:“我们大多数是中国南方没有土地的农民的后代,你们完全可以发展得更好。”在四天的访问结束后回国的第二个月,邓小平便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改革开放。

尽管彼时便初初开启学习之门,但“新加坡模式”真正开始被中国朝野上下津津乐道却是1990年两国正式建交之后的事情。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将对于新加坡的称赞具体化:“经济秩序好、管得严,我们要借鉴他们的做法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由此开始,全国掀起了学习新加坡的热潮。1997年起,中国市长协会开始组织一些市长赴新加坡参加“中国市长高级研修班”。1998年,南洋理工大学开始专门设立以中文授课、招收中国学员为主的管理经济学硕士学位班,并在后来成为了度身定制课程培训中国官员的基地,逐渐有了“海外党校”之称。从2001年起,中组部和教育部也先后开始向新加坡选送学员。

被中国官方选定为学习对象长达二十余年热情不减,“新加坡模式”的核心被认为在于其治理模式证明了威权政治并不必然导致腐败,相反其严格和高效对于发展中国家可能还是一件好事。简而言之,在中国官方眼中,学习新加坡模式即为学习“现代化威权 (authoritarian modernity)”。其中最令他们感兴趣的三个基本元素在于:惩治腐败、增加政府专业性以及更好地回应民意。

为何中国政府将新加坡视为可学习的模板?

首先,新加坡所代表的“亚洲威权”统治所取得的成功展示了经济现代化和长期一党执政可以同时并存、相得益彰,并对于以政党竞争轮替为标志的西方自由民主的普世性提出了挑战。

其次,为了巩固其官方话语体系,新加坡政府和中国政府都严格控制着对于影响民众意识形态至关重要的机构:包括博物馆、教育体制,以及最为重要的——新闻媒体。 阅读更多 »

当国家求生“恐惧”不再,何为新加坡威权政治的核心支柱?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6-9-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49978

近年的转变,反映执政党的认受公式效用已不如以往,社会中各种共有“恐惧”正在淡化、国家中央集权的必要性开始受到质疑。
民众或则认为国家经年未来发展,像共产主义思想盛行、种族冲突的威胁已今非昔比,对社会的控制可以松绑;或则认同国家生存基础薄弱、恐怖袭击的威胁仍然存在,但慢慢地多了人认为威权政治不是唯一出路。

位于新加坡的莱佛士像。Photo Credit: corbisimages/达志影像

自1966年起,每年新加坡总理都会在8月国庆期间发表政治演说,述说国家未来发展要点,这已成为新加坡的政治传统。在1990年退任新加坡总理之位前,李光耀历年的演说都有几个共通点:

第一,提及各种经济发展策略,包括如何吸引外国人才、重整国家经济结构、提高国家生产力、参考其他国家例子增加国家优势(例如1982年提到,工业学习日本,国防学习瑞士)、管理新加坡工资水平、新加坡值得发展的行业(如造船业)等,这都旨在提升新加坡在世界中的位置与价值。

第二,不断提醒国民世界没有免费午餐,不能松懈与任意冒险、要律己奋斗与具适应力、降低生活期望,否则新加坡难以生存;分析国际形势对新加坡的意义,例如1990年演说,用上大篇幅分析波斯湾危机对世界局势与新加坡的意义。

第三,解释为何政府需要有发展主导角色,例如1974年与1985年的演说分别解释,为何政府提高公积金缴交率,原因是如果新加坡人自愿储蓄、而不是透过公积金制度被强制储蓄,他们就会如香港工人一样,“手头上有很多现款可花,这造成长期的消费。他们租赁狭小的房子,要给房东缴付高昂的租金。他们拼命购买大量衣物、鞋子、家具、电视机……他们没有重要的或永久性的资产可以展示”。公积金既方便新加坡人成为屋主,政府亦可利用公积金投资,增加国家财富,减轻外围经济波动带来的影响。

李光耀亦不时提及香港,以对照新加坡的发展状况。例如早在1967年,李光耀便提到“香港的人口密度虽然比我们多……可是生活水准比我们低了一半”;1988年李光耀解释政府语言政策时,指新加坡的危险,在于“有太多以西方的英文为第一语言的东西……但若是个伪西方社会,那就如同一个假货,那就是一场灾难了”。香港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原因是“在香港,英国的西方影响只在表面。香港上层人士懂英文说英语,但是香港仍是一个说中文与说广东话的中国价值观的社会……他们不必担心被西方文化淹没,也不必担心原本的文化会被取代。”

这些演说,反映李光耀信奉的是实用主义;1965年,在宣布星马分家、新加坡独立的记者会中,李光耀如此解说实用主义:“‘那么,不管新加坡政府是社会主义政府或其他,是非共或反共政府,它必须与魔鬼贸易为其人民谋生计以求生存’。为了生存,甚而与魔鬼贸易也在所不计。这就是现实,这是我的见解”。

Commuters pass by a signboard displaying a tribute to the late first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in a train station at the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in Singapore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公民集会不满退休政策 3人被判罪

leave a comment »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海蓝      2016-6-28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ingapore-verdict-06282016072907.html/?encoding=simplified

新加坡90后博客韩慧慧,与两名参与“还我公积金”集会的公民,被指控公共滋扰罪等,在未有律师愿意接案件的情况下,3人周一(27日)被法院判罪成,韩慧慧被罚款逾3千元,将没法参加下届国会选举,她与另一人提出上诉。

新加坡90后博客韩慧慧,与两名参与”还我公积金”集会的公民,被指控公共滋扰罪等,在未有律师愿意接案件的情况下,3人周一(27日)被法院判罪成。(韩慧慧Facebook/拍摄日期不详)

新加坡初级法院周一向24岁的韩慧慧作出宣判,她被指2014年9月27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还我们公积金”集会滋扰基督教青年会活动,并且非法集会罪成,被罚款3100元坡币,不用履行坐牢5星期。另两名参加者56岁的刘慧洙及61岁的高友榜,被控滋扰罪成,同被罚款450坡币。

韩慧慧向本台表示,她是第一次因为集会被控告及判罚款,按照新加坡法例,罚款超过2千元,将没法参加国会大选,因此她要提出上诉,希望罚款少于2千元,不想被剥夺参政权利。她被控两项罪名,因为当局视她为主办人,指参加者看了她的脸书及博客才出席,集会期间,她是主要的演讲者。她又指,7天的庭审都没有律师,因为代表律师被取消执照,没有律师敢接此案,上诉将不会聘请律师。

韩慧慧说:“现在我们想上诉,我刚刚今天申请了上诉,至少罚款不可以超过两千。可以这样说,因为我有说过要参加大选,所以他们罚款超过两千,就是因为我是主办人,所以我的罪名更重。”

她指出,2013年新加坡政府控告她诽谤,因为她质疑教育政策,自始之后,她发现政府政策有问题,每月在芳林公园举办集会讨论各项议题。2014年9月27日当天讨论退休政策﹐集会约6千人,期间一基督教团体在公园进行活动,并邀请劳动部长出席,韩慧慧认为,可能因为集会讨论退休政策,触怒官员,其后约30人被警方问话,6人被告上法庭。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