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内政部

新加坡突驱逐华裔专家向北京释放了什么信号

leave a comment »

多维新闻/编译:东坡        2017-8-13
http://news.dwnews.com/global/news/2017-08-13/60006577.html

新加坡8月4日认定华裔教授黄靖试图为外国政府影响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宣布将其驱逐。新加坡突然驱逐一名华裔中国通背后有何玄机呢?

香港《南华早报》8月12日发表题为《驱逐中国通黄靖,新加坡想表达什么》的文章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到亚洲之外的地方旅行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关于他们的国家的地理位置上的无知问题。“你来自新加坡?那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作为大中华区外唯一的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同时新加坡还没有一个城市大,一些关于新加坡地位的疑惑是可以理解的。52年后,新加坡发现,它仍然需要教育教育这个世界,那就是它是一个主权共和国。

文章称,一个星期前,新加坡又给世界上了一课。8月4日,新加坡宣布以对方试图为匿名的外国政府影响这个城市国家的外交政策为由,驱逐一名华裔美籍教授。黄靖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中美关系专家,被指控向新加坡高级官员提供“机密信息”,以影响他们的决定。

新加坡的突然举动是否会影响中新关系呢(图源:新华社)

新加坡的声明说:“他(黄靖)同外国情报机构合作做这些事情。这相当于颠覆和外国干预新加坡的内部政治。”

文章称,新加坡虽然没有透露黄靖是为哪个国家效力,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那是中国,他出生的国家。这起事件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和猜测。因为这样的驱逐行为总是具有象征意义的,那么问题是新加坡想要传达什么呢。

文章说,要把这次举动放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来解读。许多专家称,新加坡有许多行为让北京不快。黄靖也列举了一些他认为是战略错误的行为。虽然新加坡敢于面对问题,但是有很多清晰的迹象表明,新加坡对于一些言论极为敏感,那就是它在处理对华关系上或许犯了一些错误。在这个背景下,黄靖的被驱逐可以被视为政府的一个毫不含糊的警告,它不会让人多误事的现象出现在新中关系上。另外一个针对的关键目标就是那些来自中国大陆、在新加坡机构的潜在舆论制造者。 阅读更多 »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式抗争 不让外国人参与Pink Dot负隅顽抗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新加坡式抗争 不让外国人参与Pink Dot负隅顽抗

7月1日,香港有数以万计市民上街游行,原来在新加坡,当天也有上万人集会。在香港,发起七一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呼吁港人穿黑衣上街,向访港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抗议;在新加坡,集会主办方号召公众身穿粉红色上衣,支持“有爱无类”,出席他们一年一度举办的“Pink Dot”集会。集会一如以往在芳林公园举行,洋溢欢腾气氛。不同的是,由于新加坡政府的各种举措,今年的公园外围架设了严密的围栏,Pink Dot不但禁止外国人参与,也禁止外国公司赞助。

今年7月1日,数千新加坡民众参加同性恋权利游行,支持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平等权益。(VCG)

不少港人也听过Pink Dot,这个源于新加坡的活动经本港学者John Erni(陈锦荣)引入香港并于2014年首次在港举办,主张性别多元共融。不过,今年的新加坡Pink Dot与过去有些不同,一道围栏沿着集会场地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外围架起,围栏之间设有7个安全检查站,由多达60名保安及警察驻守,并逐一检查进场人士的袋及身份证。只有新加坡人可以参与集会,警方一律禁止外国人进场。

今年Pink Dot集会的演讲嘉宾之一韩俐颖,她本身是一名自由新闻工作者,也积极参与社运。(受访者提供)

Pink Dot并非摆明车马的“抗议”

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Kirsten Han)是今年Pink Dot集会的演讲嘉宾之一,她接受《香港01》访问,分享她对Pink Dot的想法。她指出,在新加坡,大型公众集会及示威都是非常罕见,而Pink Dot是新加坡人拥有的每年最大型的一次集会。香港人可能会视之为新加坡人温柔的抗争,然而到目前为止,主办方都不会人说Pink Dot是一种“抗议”或“示威”,而是“庆祝”、“野餐”,为了“爱的自由”(freedom to love)聚集起来的活动。韩俐颖认为这对新加坡人更易“入口”,因有些人很可能因为太过“政治化”或太像抗议而不参与一些活动。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很好骗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4-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72.html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近来急着要修订这么多有关“言论”的法律呢?主要就是内安法、煽动法已经越来越不好用了,随着互联网的崛起,要对付异议者,法律惟有越来越精致化,不让它有机会成为国际笑话。

在文章开头,让我们重温一段李语录:

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可是,内阁的鹞鹰——尚穆根却处处显露出PAP knows best的智慧。因为他一眼就知道什么是假新闻和知道什么时候警方被诬告,现在只欠一个法,让他在心证成立时立即捉人严惩。

同一天,《联合早报》也有一则《英研究对策制止假新闻继续泛滥》的新闻:“法新社报道,英国国会认为这种(假新闻)现象‘对民主构成威胁’,因此成立委员会研究对策,包括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此外,英国的新闻学院已开始调整它们的教材;英国广播公司则制作了特别节目,向孩童讲解什么是假新闻以及辨别新闻的真伪。”——人家是选择从教育方面着手(新加坡国会则是塞给内长一支匕首),并且从长计议“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因为人家担心会否遏制言论自由,造成冤狱和法令被有心人所利用。

从黄伟曼的国会观察《反恐打假的成本承担》的一段话,莫愁只能用家乡话说她是“头壳袋屎”。她说:“在政府检讨如何对付假新闻传播者后,要向这类网站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要如何确保这不会为其他负责任的网站带来不必要的限制?”——好像是探讨问题的两面,其实都是代表甲方的利益。换成白话就是说:“要向异议者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同时要确保官媒不必蹚浑水。”

早报匿名社论《多管齐下制止假新闻蔓延》以为把坏事说尽,就可以顺理成章支持这种恶法的成立:“假新闻的误导性固然令人担忧,但假新闻背后的商业利益侵入了政治领域,更让许多国家感受到安全威胁。互联网时代孕育了不少新闻网站以及公民记者,它们大部分是通过点击率及广告牟利。为了盈利,有些新闻网站不惜编造虚假新闻以吸引眼球。去年,在澳大利亚运作的‘真实新加坡网站’,便因煽动罪而遭关闭。这家网站的广告收入超过50万元。”——既然他们自己都说了,有煽动法可用,何必又叠床架屋乃至于黄袍加身呢? 阅读更多 »

余澎杉的政治庇护——内政部歪曲美国法庭的判决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7-3-31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945418392261226&set=a.187144434755296.44973.100003792230386&type=3&theater

新加坡企图摆脱美国法庭给予余澎杉政治庇护的尴尬局面,把判决说成是认可“憎恨性言论”。内政部宣称“收留从事散播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的特权”,更进一步的警告说“许多这类蓄意散播憎恨言论的人”将会向美国申请庇护。

那篇短短372个字的声明读来幼稚到令人惊讶。在内政部笔下,“憎恨言论”这个词汇每隔一句就出现,一共重复了七次。它根本没有设法从法理或智理上去反驳判决。这是糟透的亡羊补牢招数,以煽动憎恨那个少年来掩盖政治庇护背后丑陋的真象。声明中几乎有一半的篇幅用于重复余澎杉那令人不敢苟同对基督教徒和回教徒的叫嚷,而把美国法庭的判决当成是有关表达憎恨言论的自由。

内政部对美国法庭判决的歪曲程度的确令人吃惊。以新加坡自己的法律尺度来衡量,这等于诋毁美国法庭。这又是另一个新加坡政府如何使用见不得光的诡辩技俩,以障眼法来扭转这个判决对新加坡整个司法体系信誉不利冲击的例子。

恰恰和内政部的诠释相反,这项庇护判决并不是纵容“憎恨言论”。余澎杉表达的任何“憎恨言论”在美国标准下应否被接受与余澎杉寻求庇护是无关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 2017 at 1:42 下午

司法欺凌折射恶劣司法素质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2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42

一个理直气壮以司法诉讼威胁来规范社会行为的国家,是那一个什么世纪的国家?是什么国情的国家?更有谁会想到,如今的新加坡竟然会沦落到如此卑鄙境地?

坊间有不少相关新加坡司法的书籍与文献,其中Michael Gaas 编著的 The Singapore Puzzle (1999) 是一本最起码的必读文本。根据李光耀教条:没有做好功课就没有发言权的指导下,两岸三地,包括在本地的外籍中国人,尤其是那些以为李光耀回忆录就是新加坡真实历史的教授学者,在惯性的盲目吹捧李光耀与新加坡模式是依法执法典范之前,为了对学术研究的最基本尊重,确实是很有必要先行清楚明确的知道,新加坡司法制度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公正的说,新加坡司法体制对于不涉及当权者个人利益,与执政党利益的所有不具政治意识的司法审讯,确实是能够秉公处理。因此,问题只是局限于新加坡政府,如何处理具有社会与政治意识的司法案件?

为此,不妨从近日的一个个案,贴切实在的体会一下,新加坡司法现实究竟是什么一种情况?

8频道于3月14日发表早晚各一份共两篇网上新闻稿,很简单的三言两语讲述内政部强烈驳斥韩慧慧。另外,自由亚洲电台于2月24日《新加坡年轻女孩领军反政府被检控》,3月14日《新加坡博客反驳政府指控》,3月20日《政府不断升级博客道歉条件》,对韩慧慧事件给予较多的叙述与评论。不过,网上搜索并没有发现《联合早报》的任何有关新闻,不知何以如此?不知实体报章是否如实报道?或许,无意之中倒也反映了华文官媒,是如何的处理此类社会新闻的政治考量。

各篇报道支离破碎语焉不详。综合来看,韩慧慧事件的起源是:2016年6月,新加坡初级法院向25岁的韩慧慧作出宣判,指她于2014年9月27日在芳林公园举行”还我们公积金”集会,滋扰基督教青年会活动,非法集会罪成,被罚款3100元坡币。韩慧慧表示有意上诉。

根据《联合早报》2016年6月27日《韩慧慧罚款3100元》的极度夸张描述:“他们和至少20个人在芳林公园游行、高声喊叫、大喊标语、举标语牌、大声吹哨子和打鼓,以及挥舞旗帜,干扰基督教青年会举行的户外活动,导致当时在台上表演的特殊需要孩子受到惊吓。”阅读全文»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
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