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刘浩典

官话四则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5239&mesgdir=messages&year=2017&month=05

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先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可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礼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尚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模式面临考验

leave a comment »

英国《金融时报》/ 杰里米•格兰特    译者:梁艳裳    2014-12-16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9662

Lee Kuan Yew在位于新加坡东海岸的榜鹅,疲惫的通勤者正从地铁车厢中鱼贯而出,退休工程师Michael Ng和妻子正在这个以海鲜知名的地方寻觅一家餐厅。

新加坡1963年从英国独立,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后由一个落后的东南亚“城邦之国”,变身为全球最成功的经济体之一,创造了经济奇迹。这场经济奇迹改变了新加坡的许多地方,其中也包括榜鹅。

榜鹅最后一个大型养猪场已于1990年关闭,该地区的村落让位给了密集的政府组屋开发,这些项目为数千名新加坡公民以及越来越多的来自中国的移民工人提供了住所。中国移民工人占新加坡130万外籍人口的很大一部分。新加坡总人口为530万,与挪威大致相同。

但67岁的Ng表示,最近生活“压力更大”了。他说道:“我的孩子们不得不工作很长时间。人们不得不努力工作来保持自己的生活方式,最近两年,交通成本已经上涨,房价也上涨很多。”

现在的新加坡与后殖民地时期已有显着不同,当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只有550美元。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在20世纪最受尊敬的亚洲政治家之一李光耀(Lee Kuan Yew)的铁腕领导下,新加坡的建国事业取得了伟大成就,新加坡现在的人均GDP高达5.5万美元,高于爱尔兰的4.7万美元,后者的常住人口与新加坡相当。

新加坡的陆地面积大体相当于一个中等大小的加勒比岛国。几十年来,这个轻量级的“小个子”城邦之国一直活跃在重量级的竞技场上。

过去10年里的大部分时间里,新加坡经济一直保持着平均5%至7%的增长率,这帮助它将自己打造为了一个熠熠生辉的金融中心,正在追赶瑞士、试图成为全球第一大财富管理中心。新加坡是亚洲最大的外汇和大宗商品交易中心。

较低的公司税率(平均17%)吸引着外国投资,令其成为东南亚各个增长迅速的经济体无可辩驳的商业中心。从花旗银行(Citibank)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办事处的顶层可以看到,一条狭窄的海峡将新加坡与印尼分开,海峡里停泊的船只数量证明了新加坡全球最大燃料补给港的地位。在这里,腐败几乎闻所未闻,犯罪率极低,以至于人们很少在街上看到穿制服的警察。

然而,明年即将迎来独立50周年的新加坡,眼下弥漫着一种不安感。新加坡建设国家的模式基于三点:吸引外资、通过人口稳步增长推动经济扩张、以及家长制控制。这一模式无法确保经济奇迹继续下去。“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转折点,要换挡、要变速,”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表示,“(我们)现在是成功的、繁荣的,(但)并非没有问题,这些问题是我们不得不解决的。”

这些问题呈不断增加的趋势,这与新加坡人口数量的变化趋势恰好相反。由于出生率不断下滑,新加坡不得不依赖外国移民来让经济保持正轨,例如在新加坡驾驶公交车或在建筑工地工作的中国内地人。这给交通基础设施带来压力,并引起新加坡一些普通民众的不满。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