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刘程强

刘程强:防网络假信息法旨在阻吓批评、垄断权力

with one comment

刘程强(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    2019-5-7
http://www.wp.sg/protection-from-online-falsehoods-and-manipulation-bill-speech-by-low-thia-khiang/

工人党虽然意识到我们需要有新的策略应对社交媒体在信息传播的真实性方面所带来的种种挑战,但政府却企图利用这个时机,以部长为单一审判者,不需要先经过法庭审讯,部长就可以做决定的立法,来对付现代科技所赋予市井小民的言论空间和话语,所以我们反对这个法案。

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刘程强在国会二读辩论《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时的发言全文:

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刘程强

副议长先生,律政部长刚才在演讲时说这个法案赋予政府的权力比其他有关的现行法案狭窄。事实是,这个法案通过后,政府仍然同样拥有原本的权力,其他法案里所赋予政府的权力并没有因为这个法案而废除。重要的是,其他法案中政府所拥有的权力基本上是针对网站或者公司,但这个法案针对个人在社交媒体的言论。

部长也说,这个法案是以校准的立法应对网络假信息的问题。副议长先生,这个校准的立法,枪口对准个人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是关键所在,也最令人担忧。

工人党反对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虽然我们同意有必要立法对付利用网络制造假信息,破坏我国现有的政治体系和多元种族社会的人,制止外国人通过网络影响选举结果,也应该强制网络科技公司撤下可造成社会分裂的言论。但是,政府提呈国会的这个法案令我们感到非常失望和惊讶。

法案目的在于阻吓批评者

在工人党看来,政府提出这个法案,不单单只是为了应付以上的挑战,其背后的动机,是为了对社交媒体的批评者起阻吓的作用。

这个法案一提呈国会,主流媒体就已经先声夺人,法案的严刑重罚是报道的重点之一。政府往后只要选择性的惩罚一些触犯者,就可以达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令人不寒而栗,自我审查言论。这就是政府要通过这个法案,达到保护执政党,进行政治垄断的真正目标!

现今各种各样虚假不实的信息充斥网络,的确对政治制度和社会管理带来新的挑战。我们固然需要有应对的策略;但是别忘了,网络和社交媒体也赋予了一般市井小民论政和要政府负责任的权力,这是科技进步带来民主的正面发展。人们现在讨论政治已经不局限于在咖啡店里,或者三杯下肚后才滔滔不绝于口;对政府或政治人物有所质疑,也不局限于只敢在街头巷尾窃窃私语。这标志着新加坡人已经走出了过去政府利用内部安全法令,不必经过法庭审讯,由部长决定就可以长期关押人民的白色恐怖的阴影。这是新加坡迈向开放与民主的一大步。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反对“打假”法案!刘程强轰政府不择手段,称推法案是为保护执政党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9-5-7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90507-2747

虽然政府说法庭才是最后的裁定者,但这恐怕只是理论而已。在资源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小市民要和政府打官司无异于以卵击石。因此,设计这样的法案,不是一个声称为了保护民主,捍卫公众利益的政府所应有的表现,而更像是一个不择手段,想要掌握绝对权力的独裁政府的所作所为。

——刘程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左)今天在国会上讲了两个小时,说明政府为何要推新法案打击假信息,工人党大佬刘程强(右)则炮轰法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郭跃男制图)

国会复会第二天终于闻到一些火药味。“波马”和“波哈”是今天辩论的重点,反对党工人党针对“波马”向行动党接连发炮。

什么是“波马”和“波哈”?

新加坡人如果还不知道“波马”和“波哈”就out了。两个都是法案的名字,“波马”(POFMA,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的中文全名是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波哈”(POHA, Protection From Harassment Act)的中文全名是防止骚扰(修正)法案。国会今天辩论这打假的“双波”二读法案。

20190507 social-media-2.jpg

我国政府有意立法应对网络假信息,舆论担心将抑制言论自由。(互联网)

自新法案上月在国会提出一读以来,有不少人担心部长的权力过大,将抑制言论自由,同时引发噤声的“寒蝉效应”。也有舆论担心法案会被滥用,被政府用来打击政敌。

谁应该当假新闻的第一裁定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在国会上讲了两个多小时,除了阐述政府立场及回应舆论关切,也透露了立法之后的上诉程序。这些细节,我们稍后再说,先看看国会上的小战火。

20190507 PS screenshot.PNG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表明,工人党反对“打假”法案。(视频截图)

尚穆根讲完之后,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先起身表明工人党的立场:反对!

别搞错,工人党不是反对立法对付利用网络假信息,而是反对政府由内阁部长做为假信息的第一裁定人。也就是说,工人党和行动党之间最大分歧是,谁应该当假新闻的第一裁定人?

工人党反对由内阁部长充当假信息第一裁定人

根据行动党政府推出的法案,内阁部长是第一裁定人,个人或组织如有不满,可以向法庭上诉。工人党则认为,部长/行政权不应该是假信息的第一裁定人,不应该把关系到人民论政自由的基本权利交给部长作判断,同时决定如何施行惩罚。应该先由部长向法庭作出投诉,然后由法官作出判断什么是假新闻,背后又是否存在不良动机。

毕丹星:悬在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毕丹星发言时开宗明义说:

在假信息问题上,工人党不同意行政权作为第一个裁定人。第二、部长单凭个人的主观意见断定什么是对民众有害的假信息,并决定要颁布更正或撤销令等,而行政机构就按照部长的判断去执行,我们不支持。

虽然政府必须有合法权力去阻断恶意散播假信息的行为,但在执行之前应先获得法庭授权。事实上,‘打假’委员会指出,行政机构本身散播假信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全体新加坡人应该想一想,这个以行政机构作为裁决人的法案,对新加坡到底好不好。

我认为,对那些不支持政府论述或政府立场的人,“波马”很容易成为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90507 LTK2 screenshot.PNG

工人党大佬、前秘书长刘程强:工人党对法案感到非常失望和惊讶。(视频截图)

工人党大佬、前秘书长刘程强用华语发言时,炮轰政府提呈的法案,他火力全开用词强烈。

刘程强说,工人党同意有必要立法对付利用网络制造假信息,破坏我国现有的政治体系和多元种族社会的人,制止外国人通过网络影响选举结果,也应该强制网络科技公司撤下可造成社会分裂的言论。

刘程强:立法真正目标是保护执政党并进行政治垄断

不过,对于政府提呈国会的法案,工人党“感到非常失望和惊讶”。

刘程强说:

在工人党看来,政府提出这个法案,不单单只是为了应付以上的挑战,其背后的动机,是为了对社交媒体的批评者起阻吓的作用。

这个法案一提呈国会,主流媒体就已经先声夺人,法案的严刑重罚是报道的重点之一。政府往后只要选择性的惩罚一些触犯者,就可以达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令人不寒而栗,自我审查言论。这就是政府要通过这个法案,达到保护执政党,进行政治垄断的真正目标!

阅读全文»

陈清木似无意领导联盟 反对党开展备选计划

leave a comment »

8视界新闻     2019-4-9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opposition-parties-alliance-791036

陈清木(左)与徐顺全(右)。

陈清木(左)与徐顺全(右)。图:新加坡民主党网站

受马来西亚希望联盟赢得大选的启发,本地反对党阵营也表达了联盟的意愿,由前总统选举候选人之一陈清木来领导。但是,组成反对党联盟的计划一直停滞不前,而且陈清木也忙于他所创建的新加坡前进党的事务。因此,几个反对党似乎已转向了备选计划,为下届大选做准备。

去年7月,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曾邀请七个反对党参加工作午餐会,讨论组成联盟并由陈清木领导的可能性。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人民力量党(People’s Power Party)、民主进步党(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国人为先党(Singaporeans First Party)、国民团结党(National Solidarity Party)、革新党(Reform Party)和人民之声(Peoples Voice)等七个政党的代表,出席了工作午餐会。

但是,八个月过去了,七个政党组成联盟的计划似乎停滞不前,其中几个政党似乎失去了信心并转向了备选计划。

据《今日报》报道,人民之声党领袖54岁的林鼎表示:“几个月来,我曾对联盟抱有希望,但组成联盟这件事一直没有明确的方案。我认为,我们各自发展自己的政党,做我们认为最符合新加坡人民利益的事情,才是最好的选择。”

林鼎也说:“如果八个月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我很难想象它会发生。”

而被反对党领袖视为能激励大家的78岁陈清木医生,现在似乎在忙于处理比领导反对党联盟更紧急的事情。

2018年7月,新加坡七个反对党的成员探讨成立反对党联盟。

2018年7月,新加坡七个反对党的成员探讨成立反对党联盟。图:新加坡民主党网站

我国最迟必须在2021年初举行下一届大选,而反对党势力依旧是四分五裂,而且因政党数量增加而变得比更加分散。

专家表示,当下的情势不利于反对党参加下一届大选。甚至在反对党阵营内部,也有一些人有同感。

前人民之声党成员52岁的毕博渊(Brad Bowyer)觉得进展太缓慢而已在上个月退党。他认为,反对党的力量太分散,不足以在国家层面有所影响。他表示:“现在是较小的政党需要认真思考,与哪一个理念较近的较大政党,而且可以帮助他们变得更有效的政党联合。” 阅读更多 »

毕丹星订工人党中期目标:角逐并拿下三分之一国会议席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9-1-14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90114-2304

毕丹星强调,工人党或任何政党只是一个促进政治改变的工具。说到底,还是要由手握选票的选民决定。选民要不要一个“具代表性、势力平衡”的国会,避免出现国会出现“自己监督自己”的局面?

毕丹星昨天首次以党魁身份在工人党的常年党员论坛上发言,为工人党订下了“三分之一”的目标。“作为中期目标,工人党应该要角逐并赢得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工人党面簿)

三分之一,记住这个占比。这是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为工人党设定的中期奋斗目标。

新加坡来届大选随时可能在今年举行,毕丹星昨天在常年党员论坛上的发言也备受瞩目。这位工人党新星去年4月8日当选工人党秘书长,直到昨天才首次以党魁身份在常年党员论坛上讲话。

毕丹星首先表明,他将依循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建立的“理性且负责任”的政治路线,因为这对反对党的发展最有利,也最能够让工人党继续在新加坡政坛上发挥一定的作用。

工人党接下来怎么走?

工人党由担任新加坡首任首席部长的大卫•马绍尔(David Marshall)在1957年创办,是走过一甲子的老牌政党了。

虽然创办至今已有62年,但毕丹星指出,工人党直到八年前才第一次拿下一个集选区,到了2015年大选,只能以微差的优势保住阿裕尼集选区。工人党在2011年以54.7%攻下阿裕尼集选区,2015年选举的支持率跌至50.95%。

工人党在未来的选举中还能不能保住阿裕尼集选区一直是外界所关注的。

工人党新任秘书长毕丹星去年与前任党魁刘程强(左)合照。(海峡时报)

身为阿裕尼集选区议员的毕丹星认为,工人党全军覆没的几率是存在的。

工人党输光光,国会里完全没有工人党议员的风险是真是存在的。

至于工人党接下来该怎么走,毕丹星勾勒出一个“多元国会”的图像。

他说,参政约十年来,愈发认为新加坡要发展成为一个“真正多元”的国会,不管是哪一党执政或反对党有哪些,国会至少三分之一的议席应由反对党囊下。

为此,他为工人党订下了“三分之一”的目标。“作为中期目标,工人党应该要角逐并赢得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席。”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4, 2019 at 6:44 下午

市镇会案:工人党三巨头未免破产开始募款 前官委议员批主流媒体报道不客观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10-25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1025-2070

这个方法能筹得多少款项,能争取到多少民意支持和同情,媒体和网民一定紧密追踪。有意思的是,昨晚很快就有网民留言说,“我很快会把(政府给的)共享增长花红(SG Bonus)捐出去”,似乎有意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市镇会官司缠身的工人党三巨头刘程强、毕丹星、林瑞莲通过专设博客募款,以应付可能破产的局面。(In Good Faith博客)

(更新:根据“In Good Faith”博客,截止今晚(25日)10点,捐款总额达:47万7653元。捐款者有2832人。也就说,每个人平均捐了168元。这是阿莲阿强阿星发动募款行动约24小时候后的反响。)

两个市镇理事会分别起诉工人党三巨头林瑞莲、毕丹星与刘程强等人的诉讼案开打进入第14天,阿莲阿强阿星三人开始向公众募款,以应付讼费以及可能破产的情况。

据慈母舰(Mothership)引述工人党媒体小组主席吴佩松说,截止昨天午夜已筹得10万元。工人党三巨头在短短六小时内就筹到这笔数额。根据“In Good Faith”博客,截至昨晚10点筹得6万5196元。

吴佩松:与工人党无关众筹是合法的

吴佩松也告诉亚洲新闻台,这个募款行动是合法的,因为“In Good Faith”博客网站是属于刘程强、毕丹星和林瑞莲三位答辩人,和工人党无关。

本地媒体曾报道称,这次市镇会追讨的款项高达3370万元。10万元距离3370万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刘程强等人最终败诉,他们可能因无法偿还市镇会而宣告破产,并且失去下届角逐大选的资格。这对工人党来说,将是沉重的打击。

前管委议员:筹3000万不是不可能

不过,前官委议员郑恩里(Calvin Cheng)认为要筹得3000万元不是不可能。他按选票计算法,勾勒出一个可能的情景:

上一届大选有75万选民(30%)投票给反对党,其中25%是反对党死忠支持者,这大概是62万5000人。如果每个人都捐个50大元,那就能筹得3000万。

阿莲阿强阿星三人是在昨晚开始,陆续通过In Good Faith博客中发出英语、华语和马来语三种语言的博文,呼吁公众捐款。

文中讲述,如果打输官司,又无法赔偿巨额损失,他们将面临破产的后果。他们也称,至今没有动用到工人党的钱打官司,而是动用自己的储蓄和朋友的资助来支付律师费。单是法庭开庭前的准备工作,就已经花了60万元的律师费,并称“几乎已经掏空了我们个人的经济资源”。

文末,三人还表示,公众捐款之后,如果方便可以留下电子邮件地址,以便答谢。

能争取多少民意支持有待观察

这个方法能筹得多少款项,能争取到多少民意支持和同情,媒体和网民一定紧密追踪。有意思的是,昨晚很快就有网民留言说,“我很快会把(政府给的)共享增长花红(SG Bonus)捐出去”,似乎有意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简称AHTC)与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简称PRPTC)分别起诉林瑞莲(工人党主席)、毕丹星(工人党秘书长)与刘程强(工人党前秘书长)以及另外两名市镇会理事失责造成损失,要他们赔偿这两个市镇理事会。阅读全文»

不平等的讨论与精英二字

with one comment

黄伟曼     2018-9-6
怡和世纪季刊 第36期 2018年7月

如今看第四代领导更多讲“集体领导”与“合作理念”,更多主张与体制外的精英对话,避免集体盲思,也许也可解读为一种将“精英治国”理念扩展至政治阶层以外的尝试。

“精英”二字近成热点议题应对社会不平等现象,最近被定调为国家“眼下刻不容缓的重点工作”。不过,尽管大家开始放宽来谈贫富差距与社会分层僵化的问题,许多讨论却似乎始终离不开“精英”这两个字。

若追踪报章与网络舆论,也不难发现一般百姓对精英阶层的负面情绪与根本上的反感正在发酵。原来是“房间里的大象”,如今却越来越多人谈,当然是好事,但我们却也得有所警惕,不应让这个舆论导向模糊了整个不平等对话的焦点,忽视真正问题所在。

值得玩味的是,此次把这只“大象”放出来的,其实也是李显龙总理本人。他不久前在国会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谈及名校生源单一化,就讲述了教育部长王乙康向他反映的情况:本地最受欢迎的学校之一莱佛士书院生源的多元化有下降趋势,尽管有53%的学生住在政府组屋里,但一些家长抱着先入为主的想法,因担心孩子不能融入富裕学生的圈子,而不让他们报读该所学校。

于是莱佛士书院再次成为了这次围绕精英主义讨论中,大家尝试深入剖析与解构的名校“样本”。《海峡时报星期刊》以一名父亲是私召车司机的成绩优异生为例,尝试凸显在莱佛士书院就读的学生,不一定来自经济状况优越的家庭,但由于仅这一例子无法完整体现名校实况,报道立即遭来网民抨击;莱佛士书院校长则采取了防守姿态,强调学校目前非常重视社会对它的观感,它将极力“去精英化”,也希望人们改变莱佛士书院是精英学校的想法。

他说:“你一用精英这个词,你是在分化,你是在区别,你是在隔离。我觉得这毫无助益。”

其实,客观来说,莱佛士书院这几年来都没有回避精英学校的问题。2015年,前校长曾宝明就在校庆演讲中,主动提出莱佛士书院不能越来越封闭,并且也承认学校开始出现学生来源固化的问题。因此,更值得探讨的是,国家领导人这次在讲话中将莱佛士书院放置到讨论的中心,是否预示着政府更多是要解决国人在看待精英主义时的观念问题?透过此次有关社会不平等的全国对话,它会宰杀哪些“圣牛”,或是要达到什么成效?

另外,对于新加坡人来说,莱佛士书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象征?对于这类“精英名校”的负面观感,是否会最终延伸为大家对国家政治精英阶层的敌视,也许正是领导人如今所关心的重点问题之一。 阅读更多 »

毕丹星当选工人党秘书长 下届大选能否守住集选区是一大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任千里     2018-4-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409-1363

毕丹星从政好几年,相信有不少政治体会,但上任之初,最应该明白的一点是:行动党半个世纪的执政还没有严重的车毁人亡现象发生,一些领域甚至还是不错的。工人党如果仅仅继续守着“叫醒瞌睡的司机”这个工作清单,很快会被电子闹钟淘汰的。到那时候,行动党在国际上被诟病的人权、民主、自由等问题,还是没有人来督促啊。

毕丹星(右二)如预期当选接任刘程强(左一)出任工人党秘书长,林瑞莲(右一)也连任工人党主席一职。(海峡时报)

毕丹星一如预期当选工人党秘书长,被一些人视为重大的政治事件。

咳咳,在眼前来说当然是重要的,不过这件事在新加坡历史上的重要程度,取决于工人党在他领导下能不能突破很多困境,最近的一个挑战就是在两三年后的大选中保住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区议席,如果选战结果是失去集选区,那不仅代表他个人的失败,连带工人党的前途也将非常不乐观。

想当年,刘程强领军打下阿裕尼集选区,当然是一个历史分水岭,然而七年过去,工人党不仅在理念和号召力方面完全失去2011年之后几场补选过关斩将的气势,反倒陷入市镇会财务风波的被动中。这几年,执政党连连出招,步步进逼,反对党的空间越来越小,作为战斗经验最充足、资源最丰富的反对党,工人党在选民支持度方面,似乎不进反退,为什么?

“刘程强路线”太保守?

刘程强(左)拿着写满工人党员祝语的感谢卡,与新任秘书长毕丹星合照。(海峡时报)

一些人士认为,长期以来,刘程强对内对外的保守路线在近些年越来越面对新进干部和支持者的质疑,在人才选用上越来越重视高学历与专业,这点甚至在2015年大选引发部分选民质问是与行动党看齐。内部也有消息指出,工人党中央过去限制党员,至少是议员,对外发言的自由,引起某种不满,甚至有人认为这是某种程度的一言堂。此外,刘程强领导下的工人党对于攸关反对党政治兴衰的课题和事件,例如言论自由、网络空间、司法独立之类,似乎关注不大,反应不多。

三年前的大选前夕,刘程强提出“掌握民权,把握未来”的口号,然而民权这样的概念,如果不是长期的谈论,叫新加坡选民如何能够明白它比面包更值得珍惜?工人党长期以来失去诸多对选民的机会教育,令人不敢置信它对这些理念有真诚的信仰。

如果工人党不相信这些理念价值,并且准备付出代价加以捍卫,那么人民选择工人党的理由是什么?它的管理能力超强?它比行动党更清廉?或者就只是“赌烂”行动党?是这样吗?这是刘程强时代的工人党令笔者感到不安的地方。

毕丹星无挑战下当选可喜还是可悲?

新领袖上台本来是值得庆贺的事,然而毕丹星在没有挑战甚至陈硕茂也说让贤的情况下“当选”,难免是一件有瑕疵的事。就在去年,当包括反对党在内的很多人对哈莉玛在保留名额的情况下出任总统,表示不满意。此番毕丹星没有对手,当然很可能说明他在工人党内众望所归。令人担心的是,如果这番局面是源于对该党内同志“不分种族宗教团结一致”的信念有所怀疑,因而刻意安排,就不免可悲了。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无法团结的反对党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9, 2018 at 2:45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