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包容社会

如果无现金等于无良心,我不要成为什么“第一世界”“智慧国”

leave a comment »

两只脚走的猫     2017-8-12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7/08/blog-post_12.html

说好的是包容社会,别以求进步之名欺骗我,好不好?如果无现金社会=无良心社会, 我。不。要。

图片取自网络

我不看报但一定听电台广播的新闻报导。那天和家人早吃饭时听到公共交通三年内全面实现无现金交易(包括为车资卡储值)的新闻,即刻的反应是喷饭!用我在台湾惯用的一句话:什么和什么嘛?而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疑问是决策人究竟有没有考虑到这样的政策会为哪些社群带来怎样的影响啊?

我怀疑象牙塔里的爷们欠缺具有同理心的思考面向。不是不知道有会在此计划中被伤害的人,而是未曾把他们的福利列入最基本的考量。

首先谈谈老人。不说远,我妈妈就是有提款卡但不爱用(说实话,不太会用)的银发族,你要她不用现金为易通卡加值,她就只有面对地铁站的机器发呆的份儿了。那我就不出门啦,妈妈打着哈哈说道。但这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呀,还有那么多的乐龄人士,他们或许还需要工作,还想外出和亲人或朋友保持联系,在政策上予以他们这番不便究竟是想怎样?除了可能不识字、不懂得操作储值机,好一些老人家是低收入人士,没有银行户口,要如何进行无现金交易?有人说得好听,可以分阶段为老人家开设银行户头,那是否也包括馈赠他们一笔存款呢?如果老人家无法维持最低存款金额,导致每月被扣钱(一个月两元),那岂不是雪上加霜?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陆路交通管理局:公共交通系统2020年 将全面无现金付费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2, 2017 at 2:37 下午

霸位总统宝座是霸道政治典范

with 4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22

为了保住卸任后的政治权力,李光耀还设计了民选总统制以防万一。确保在必要时可以另起炉灶,通过民选总统平台夺回所有政治权力。显然的,民选总统制之所以存在,就是在霸位政治心态下产生。当然,这也是霸道政治的另一方面。

官办党报对具有新加坡社会文化特色之霸位行为给予解读与评述。

删除多余文字,《霸位不能演变成霸道》大意为:霸位之新加坡式英文为chopeing,含义比别人抢先一步把位子占下。做法非常新加坡式,以某种物件往桌上一摆,那座位别人不可染指;这桌子是我们的。一旦有人动了,或不理会,就会被当成是违反了潜规则。霸位行为具负面性并非好事,有明显弊端,难免引起误会和不快。新加坡人把霸位当作约定俗成,蔚然成风。

公共场所是否应该允许霸位?多年前,有小贩用类似方法,不让不光顾他们的顾客使用,引起公众不满。小贩局张贴公告,杜绝小贩霸位行为。但环境局表示没有限制食客霸位。照理说,公共场所不应有霸位这回事。

我们必须集体反思。新加坡人必须有意识地提升社会文明,改变一些不良积习,注重礼仪,发挥礼让,其次,小贩中心座位是共用的,有空座位的桌子,就得让人共用,不管是生人还是熟人。对属于弱势群体者,大家更应该表现爱心和包容心。大巴窑个案显示,部分国人的优雅与包容心仍然欠缺,形成错误的意识,使霸位进一步演变成霸道,这是很要不得的。

我们谈建设优雅社会已经很久,但进展并不深入人心。建设包容社会,始于李显龙总理,则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个案提醒我们提升社会文明度,仍是不能忽略的社会议程。

简言之,官媒要求社会大众反思霸位的不当行为,认为如果不加以阻止,霸位会恶化成霸道,不利新加坡成为优雅与包容社会。因此,提升社会文明度是不能忽略的社会议程。

这一种认知与判断是头疼看头的庸医问诊。霸道和霸位是一个恶性循环成就彼此的共生史实。此外,新加坡始终成就不了优雅与包容社会,正是李光耀政治遗产的结果。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9, 2017 at 12:11 下午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敌视LGBT对新加坡商业有害无利

with one comment

人权观察/Kyle Knight      2016-11-5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6/11/05/296591

新加坡的公共秩序法令原本就因限制重重而恶名昭彰,政府最近再度修法缩窄言论自由也不令人意外。但该国内政部此次表现出的针对性和顽固性──先是在6月份对一项同性恋活动的赞助商发出警告,又自11月起实施新的行政规章以限制厂商赞助活动──实在与自诩国际商业天堂的城市国家形象格格不入。

新的法令限制以非“新加坡实体”──即不在新加坡成立且新加坡公民未占董事会多数的公司──为对象,显然冲着粉红点大会 (Pink Dot) 的赞助商而来。一年一度的粉红点大会始于2009年,号召新加坡公民与永久居民共同表达对女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 (LGBT) 人群的支持。该活动发起人从一开始就认真申请注册,并确保该活动所有声明与规则均符合新加坡公共集会法规。

新加坡年度粉红点活动人潮,2014年6月28日。

新加坡年度粉红点活动人潮,2014年6月28日。 © 2014 路透社

2011年,新加坡谷歌分公司成为第一家赞助该活动的国际企业──其理由是该活动符合谷歌鼓励多元与包容的企业价值观。今年度粉红点大会共有18家赞助商,全都是在新加坡合法注册的厂商,包括巴克莱银行、推特、摩根大通、通用电器和英国石油公司。

根据新加坡2009年《公共秩序法令》,凡是在公共场所举行或开放公众参加,而与宣传理念有关的集会,都必须申请政府准许证。由于可驳回申请的理由很宽泛,警察机关拥有广阔裁量空间。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社会中,消失主体的身障者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6-7-13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1826575

政治学者Terence Lee观察,李显龙当年上任面对种种危机,为了做出自身与过去领导人的区别,他选择不冒险拥抱民主体制,开放真正的政治竞逐,因为这可能使得独大的人民行动党瓦解;因此,李显龙选择透过姿态政治 (gestural politics),操弄着“开放”与“包容”这样的修辞,让“感觉良好”的氛围得以维系——这种表面上“自由的姿态”却矛盾地持续再制出“不自由的政体”。

身障者在新加坡脉络中,到底处于怎样的社会位置? 图/路透社


如果他(清洁工)是聋子,叫他不要工作,回家睡觉……就叫政府养他就好,去当个乞丐!我不在乎,总之他拿走了我的食物!

这样骇人听闻的发言发生在6月3日新加坡裕廊东附近商场的美食广场,脸书用户Euphemia Lee将这一切录下来后贴到网上,引发新加坡甚至邻国马来西亚网友的暴怒。

影片中,一位用餐妇人对着店经理咆哮。她暴怒的原因是因为一位方姓聋人清洁员误解了她的意思,将餐盘收走,而根据事后的采访,当时妇人正打算为碗里的异物拍照,但方先生误以为她已经用餐完毕。愤怒的妇人因此找来店经理狂骂,并声称聋人应该待在家里当乞丐。

事件曝光后,妇人道歉了,方先生也接受了,但还是辞掉了清洁工作。方先生的决定让社会各界感到“心疼”,各地的工作邀请也随之而来,但之后方先生一直维持低调,婉拒各界的善意。

而这名妇人也被网友肉搜,进而被发现她活跃于人民行动党地方党部的活动,使得人民行动党公开澄清她并非党员。妇人在接受专访时,解释自己不是个坏人,当时她破口大骂是因为“我没办法分辨他是不是身障者,因为他没有戴上标签”;面对网友肉搜跟威胁讯息,她对记者说:

我不担心人们怎么看我。在新加坡,法律优先。

是的,法律优先。尽管新加坡有立法禁止种族与宗教歧视,但却没有身障歧视的相关规范,再生气也拿她没辙。

事件发生后新加坡聋人协会发函给《海峡时报》,希望报社在报导中不要使用过时且带有歧视意味的“deaf-mute”(聋哑人士)一词,因为听不见不代表不会说话,况且这也忽略了聋人可以使用手语交谈的事实。不料,《海峡时报》的编辑回函指出,他们确认过了,该男子的确不会说话,所以称他为“deaf-mute”没有问题,谢谢指教。

整个事件里,身障者好像完全没有“发言权”,任凭法律、媒体与歧视者说三道四、品头论足。我们要怎么理解身障者在新加坡脉络中的社会位置呢?

新加坡将身障者病理化,一定程度强化了身障者是无能力,永远需要倚赖他人特别照顾的刻板印象;好像不管遇到全球化与社会转变,他们都是有困难的人。 图/路透社


阅读更多 »

错过

with 4 comments

联合早报/吴新慧(中国新闻主任)
联合早报

我们的社会被语言政治捆绑已久,是时候放行了,别再因为我们的语言霸权和所谓的政治正确,让许多有英语障碍的长者在生活上还要继续受囚。环球都会要有环球都会的信心和大度,多元种族社会更要有包容多语言和使用多语言的宽度。

釜山地铁口等一些地方的交通导示标识也都有中文标注,地铁车厢内的报站主要站点也都有中文报站

釜山地铁口等一些地方的交通导示标识都有中文标注,地铁车厢内的报站主要站点也都有中文报站

24601,1330。

这个岁末,让我记下和深省的这两组数字,都跟如何对人有关。

24601,雨果著名小说《悲惨世界》里的贫民主角人物,冉•再让(Jean Valjean)的囚号。对他穷追不舍的警官,始终只肯叫他24601,有如判他终身囚禁。

1330,在韩国旅游时,可随时致电询问的24小时旅游热线,日语、英语、华语都行。就是要让你出行方便——虽然韩国是个不折不扣的单语民族国家。

24601代表了法律的至高不可侵犯,1330代表了语言的功能,两者都因人而生,但只要应用不得法,使用不得心,法律和语言都可以成为霸权,并使许多人无端端在生活上在精神上受囚一生。

圣诞节前一周到韩国一趟,电影版《悲惨世界》的预告打得正猛。在釜山的釜山国际电影节中心参观时,正逢其经典电影展,兴致勃勃地想看部法国电影,失望地得知所有外语片只有韩文字幕。这是第一个错过。

在首尔、釜山或济州等地参观历史博物馆或有趣的主题馆时,基本上也都是韩文,偶有英文或中文。这是不知道第几个错过。

在首尔的最后几天,正是总统选举前夕。街上虽然不见热闹的竞选活动,电视上的政论节目、总统候选人访问节目等,因为都是韩语,再怎么有兴趣看也没能看懂。就在朴槿惠当选为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的隔天,一家韩国电视台播放了她之前接受娱乐节目主持人及偶像剧女艺人的访问,画面上的气氛很温馨,宾主不时笑成一团,只可惜,我只能像看默片般观赏。

韩国的远古历史和现代性绝对都精彩,但即使身入其境,因为不懂它的语言,在这个单语国度里,好些事我都只能一一错过,好些人文精彩也只能远距离看着,的的确确只能是个过客。

单语民族单语世界无可厚非,但也因为这次单语世界的体会,让自己对语言隔阂和语障者所处的世界,有更切身的了解。新加坡不是单语民族,但建国以来,整个社会在生活上行政上,无不是如最近《星期日时报》社论所题“单单英语就行”的境界。身在韩国,不得不感慨自己的国家社会怎么让许多有英语障碍的长者和市民在生活和出行上受囚,也错过了参与和感受他们国家的一切。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30, 2012 at 1:53 下午

总理的面簿能打开新加坡民主自由之门吗?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2-4-28
http://pijitailai.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28.html

总理推出自己的面簿,表现出亲民的作风,但是,我们却丝毫没有看出一点自由之风。原本,总理可以借着这个面簿,展现民主自由之风,看来,那只不过是做给国人看,说给国人听。在外国人眼中,在坚信民主自由的国人眼中,根本是一成不变,换了一个脸,面子还是一样,没有勇气,面对改变,面对现实,面对政治新常态的胡姬花之风。

破产人士是否没有出国的自由,还是这个人的自由,会伤害到新加坡的利益,尤其是行动党的利益。在新的政治常态下,行动党政府有必要面对人民要求更多自由的呼声,而行动党更要面对人民的自由之声,正视人民的民主要求,而不是处处像过去一样为难人民,害怕人民发声,害怕不同的声音。

徐顺全真的那么可怕吗?徐顺全真的是洪水猛兽吗?经过20年的抹黑(?),怎么还是有人相信徐顺全的一些做法,最近民主党提出的医疗政改方案,虽然不能说是十全十美,但是,这也是一个替代的方法,如果,大多数人民支持,这个不行的政策,也会成为可行的方案。新加坡就是太缺少替代的声音,所以,一旦有些替代方案出来,一言堂的主流媒体,就会跑出来大声的指责,好像这些言论违背了建国之道,这些人成了汉奸似的。最近,提出的大幅度提升低薪工友的工资,老年保险计划,也好像是洪水猛兽一样,不受欢迎。

一个成熟的新加坡,应该可以接受更大的民主自由空间,一个政治新常态,应该不害怕让人民指指点点,如果连这个最基本的接受挑战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政府的政策,措施,怎么能够包容更多的意见,更能为人民的利益为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28, 2012 at 8:3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