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华人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参赛者必须中文流利?新马“好声音”惹争议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7-5-13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908931

“The Voice 决战好声”由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制作。

风靡全球的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即将推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本,但参赛者必须会唱中文歌,还要讲流利的中文普通话。这一要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本月初,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宣布,“The Voice”节目的新马版(中文名为“决战好声”)即将开始海选。

主办方在节目网站上说:“我们欢迎任何十六岁以上,通晓中文并能演唱中文歌曲的选手一起前来发掘自己无限的潜能。”

尽管主办方说非华裔也可以参加,但必须“能以流利的中文交谈并演绎中文歌曲”。

许多当地人认为,“决战好声”的中文要求实际上对非华裔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构成了歧视,也与这两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特性不符。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口构成相当多元,除了华人以外,还有马来人、印度人等等。

尽管新加坡的华裔人口占多数,但该国最通用的语言是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的泰米尔语也被列为官方语言。

在马来西亚,最普遍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马来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3 下午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马来亚的国家想象:新加坡人民的马来亚梦

with 4 comments

林恩河   2017-5-2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在当年属于多元社会的新马,华人和印度人还在效忠中国/印度或者马来亚之间犹豫、马来人只坚持马来民族主义的时候,马来亚民主同盟鲜明提出马来亚人(包括新加坡)这个概念,作为团结各个民族、建立马来亚国族意识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新、马两地的反殖民地主义和争取独立的运动是和“马来亚”国家意识的建构紧密相连的,这种观念不但对二战后的新加坡政治产生重大的影响,还一直延续到新加坡独立之后,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才逐渐淡化。认识这段“马来亚”情意结的产生和影响,才能对新加坡独立前后所发生许许多多重大历史事件,包括人民行动党的成立和分裂、新加坡的自治、合并和反合并、马来西亚的诞生和新加坡的出走等等得到一个背景式的思考。

说起来有点偶然,我对“马来亚”的认识是从一首小时候学唱的歌曲《我爱我的马来亚》开始的,这是我的政治启蒙,一种“马来亚意识”的启蒙。进入中学之后,有机会读到《我的家乡是座万宝山》这首诗歌以及当时许许多多的作品,原本模模糊糊的“马来亚”的概念逐渐清晰起来,马来亚是包括我所居住的新加坡和以长堤连接起来的马来亚半岛一片宽阔的土地,胶林、锡山、家园、祖国等意象成为我当年的马来亚的国家想象,可以这么说这种“国家想象”是靠文字阅读来构建的。我想这不会是我个人极个别的经验,而是五、六十年代成长起来的许许多多华校生的共同历史记忆。

马来亚意识是新马两地反殖及争取独立主要的动力,吊诡的是“马来亚”这个政治符号的问世却是英国殖民者的杰作。“马来亚”作为一个想象的共同体是建筑在西方殖民者对其统治的政治疆界的界定,它不是基于同样的民族历史、相同的宗教信仰、共同的文化背景下自然形成的信念,如果要说它的共同点,就只有一个共同的各族移民的历史和被殖民统治的经验。 阅读更多 »

狮城的昭南情结 二战展馆命名风波

with one comment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7年4月22日 第31卷1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2064891884&docissue=2017-16

昭南展览馆命名风波背后,反映新加坡社会对二战日据历史的复杂情怀,折射内部认同的张力。华人当年积极抗日,但反欧美殖民者和受英政府歧视的马来、印度裔社群对日本有正面回忆;新一代对日本的态度也宽容得多。

新加坡昭南展览馆:已改名为“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展览馆”

一九四二年二月十五日,驻守新加坡的英军向日本帝国军队正式投降,当天英日双方就新加坡管治权进行交接的地点,就在新加坡福特车厂。二零零六年,新加坡政府将车厂定为国家历史文物,命名为“旧福特车厂资鉴馆”,厂中设有历史展馆,展示新加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的第一手资料。去年新加坡政府对展馆封闭修缮,以待今年周年纪念时重新开幕,展馆重开时被改名,新名称是“昭南展览馆”——“昭南”,正是日据时期对新加坡的命名,正如当时日本称中国“支那”,菲律宾“比岛”,库尔岛“桦太”等。“昭南”这名字迅速引发新加坡强烈争议,特别是上一代华人反应最大,指名字代表痛苦的历史记忆,会伤害新加坡人民感情。数日后,新加坡政府将展馆名称再改,成为“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展馆。

新加坡精英对使用“昭南”不太敏感,可能只是在英语世界对名字有不同观感,但也反映新加坡对政治不正确并未有如中国般敏感:假如有“支那二战博物馆”在中国出现,乃不可想象。这方面的落差、展馆改名风波的背后,也反映新加坡社会对自身国家历史、尤其是二战日据历史的复杂情怀。

根据新加坡官方主流视角,日据时期是新加坡社会最艰苦、黑暗的岁月,新加坡历史博物馆的日据展区充份反映了当时的恐怖一面。总理李显龙二月十五日于Facebook专页发文称,这一展馆“记录了日据时期的恐怖和残暴历史,以及先辈在那段日子经历的苦难,和展现的勇气”,明显不是要对日据历史有浪漫化描述。 阅读更多 »

讲真,我一直觉得“融入”是个伪命题

with 12 comments

柳三姐    2017-3-8
http://mp.weixin.qq.com/s/qLmS1_cmTkk3FGXUHPnBcQ

所以,我劝大家别老惦记着要融入,你的出生和前十几二十年所受的教育是无法改变的,别人的接受你也是无法改变的。还是谈谈我们该怎么做,才配得上一个“侨居海外的中国人”的名号。

1

“融入”这个话题并不新鲜,却时时刻刻在诸多场合看到与听到。甚至很多国内的朋友,关系不错的那种,也会问起,你在那边算是融入主流社会了吗? 每每此刻,我都有些难以作答。什么算是主流社会?什么是非主流社会?我回到北京,或者回到我出生的城市,算是主流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认识些本地人?能顺利的用Singlish点菜唠家常?……如果以上算是,那也许我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对政策制定有发言权?与权贵们关系不错?……那么别说回北京了,就算回我的出生地,我也不算。

对我而言,“融入”这个概念,如果非要加在我们的身上,那么也是两个层面的:

1)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是否认可;以及
2)你自己是否打心底里认可自己的重新归化。

别人的想法不能控制,我们对自己还是能高标准严要求的嘛。于是,我们看到不少新移民同胞都以“尽快融入”来要求自己,这一系列的标准通常包括但不仅限于:语言、饮食习惯、习俗、本地朋友和社交圈。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个人觉得入乡随俗,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体验,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然而,别说刚刚来到这片土地的朋友,就算在这里住了十几二十年的老移民,只要是第一代,只要是1949年以后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因为各种不可描述的原因,无论你的Singlish说的多流利,多么爱吃laksa和mee goreng,有多少本地朋友,你都不可能让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认可,你,也是新加坡人。 阅读更多 »

从质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种族融合与多元文化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24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524

图片

由于历史的关系(新加坡建国起于华人与马来人的政治歧见),新加坡对于团结国内几个主要种族可说是不遗余力。待过新加坡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标语时时可见,含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大忌。

在2015年新加坡欢庆建国50周年的大会上,“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是主题曲之一,同时播出了一段影片,片中的受访者都是在双文化家庭下长大的人(例如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他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对不同文化的包容。

种族多元是新加坡与生俱来的特色。图/Tang Yan Song@Shutterstock

当我还住在新加坡时,常觉得这只是政府的宣传手法,占70%以上的华人仍是主导的族群,和乐融融的表象下藏着感受得到,却听不到的歧视。

直到我搬到美国。

美国在意各种族间的平等,但较少见到像新加坡政府大力宣传“One people, one nation”这样的状况。事实上,美国虽号称“大熔炉”,每个种族实则如“沙拉碗”各自过活。美国的文化、习惯与日常生活中,看不太出来是种族融合下的产物。

不少台湾朋友提过在美国的生活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平常上班在“美国(白人)”的世界,下班后则和同乡的朋友讲中文,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以前在台湾会做的事,仿佛并非身在异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7 at 7:1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