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华人

新加坡人想象中的“印度人”:梁智强新电影爆出的种族争议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6-21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37706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或许《新兵正传4》的试镜风波,仅只是这个政策溃败的冰山一角而已。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以《小孩不笨》闻名台湾的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其最新作品《新兵正传4》日前被爆出,在遴选演员时出现“种族歧视”。在当事人于脸书上贴出亲身经历后,数日间引爆新加坡社会舆论。

5月27日,根据新加坡籍的印度裔演员巴尔加瓦(Shrey Bhargava)的指控,他试镜的角色,是一个使用“Singlish口语、有着新加坡腔的军人”,但却被试镜导演要求要表现得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a full blown Indian man)。巴尔加瓦不满地对试镜导演说“不是所有在新加坡的印度人都说得一口浓厚的印度腔”。他的不满却换来如此的回应:

但那就是我们想要的,而且要做得好笑一点。

巴尔加瓦在脸书上表示,过程中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种族被简化成口音,并且只因为那样“比较好笑”。

电影中“象征少数”:当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

根据《新4》张贴于5月20日的试镜公告,制作单位希望征选五个角色:两位一男一女的军官,皆要华人;三个阿兵哥,其中两个是华人(一个要求是帅哥),另一个印度人或马来人皆可。

电影公司的征选要求不难理解,新加坡的主流电影(基本上就是指梁智强的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token minorities)的问题。“象征少数”指的是电影中“刻意”呈现出来的“少数族群”,如少数种族、少数语言、性少数等等。这种刻意的呈现,能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也能达成几个目的,例如:让制片方免于被少数族群批评(不会被批评都用主流群体)、让电影能不带羞耻地去开少数族群的玩笑(因为是透过少数族群自己的嘴巴)。

《新4》试镜公告的要求,再次凸显了“象征少数”带来的问题:制片单位要的只是一个少数族群,至于是马来人或印度人,都不是重点;而且既然已经砸了钱聘请少数种族当演员,那么,要让这笔钱砸得更值得的话——这个人要好笑。

在《少数族群在新加坡电影中形象》一文中,作者Kenneth Tan 观察到,马来人在电影中常以“滑稽”、“前现代”(原始)、“超自然”(迷信)的形象出现,而印度人是“不可理喻”、“可怕的”,或者用来展现“漫画式的喜剧效果”。在梁智强执导的《钱不够用》中,家属冲到加护病房中找病危的华人老太太,掀开棉被,却出现一个满脸胡须的印度男子遗体。Kenneth批评,找错病床的举动对于电影叙事本身,没有明确的意义,印度胡渣男大体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荒谬的笑料。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阅读更多 »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with 2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29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29/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这两天,新加坡的社交媒体上,有个关于 “口音” 而延伸出来的话题,我追踪读了几篇,有些看法,想与大家分享。

事件背景大致如下:有位新加坡的印度裔演员(名 Shrey Bhargava),去参加了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 的试镜。回来后,他在一篇短文里,发出了心声。

他写得很冷静,陈述了试镜时的一些要求(要求他使用更夸张、更具印度风味的口音,虽然戏里的角色是一位说本地话的新加坡军人),后来,他经过反省后,心有不安,觉得受到了委屈,于是写出了身为一名新加坡少数民族的演员的内心话。

他认为,在演戏里,加强对其他种族(如印度人)的刻板形象,来迎合某种族群的要求,这样的“幽默” 和 “笑料” 是有问题的,是应该检讨的。

搞笑,是谁在笑谁?也许,你会说,这不过是部喜剧,干嘛那么认真嘛?说这样的话的,大部分是华人。 Shrey 是印度裔,他的人生轨迹和我们不一样,他来自一个少数族群的文化,属于弱势文化,身处在其他的强势文化下,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一定经历过许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也承受过各种歧视(例如,语言歧视)。

因此,他的心声,代表他个人的深刻感受,值得我们外人去感受和理解。

可是,网路上有许多人(尤其是华人),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否定他的感受,认为他在做假宣传借以提高知名度。也有很多人认为,笑笑无妨,看戏干嘛那么认真呢?你干嘛那么轻易受伤呢?你不会演戏,你的演艺事业完蛋了种种。可是,我觉得,Shrey Bhargava 的文字,反映的是一个更深刻、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多元社会里的种族歧视问题。

种族歧视(在个人、文化、社会结构各层面上)是个很复杂的问题。Shrey Bhargava 提出了一个现象,一个存在已久的现象,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位演员,他提出的问题也许会令一些人感到不舒服(“你竟敢说我们歧视你?” “你干嘛那么敏感?” “我们各种族和谐相处,你竟然挑拨种族情绪?”……),但是,这些问题刺激思考。如果你是一位成熟的读者,可以尝试从他的角度看问题,去理解他的出发点,去体会在强势文化下的少数民族的处境。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所为何事?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6-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657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虚有其表,和华人民族文化没有实质性的关系,纯粹是一个政治符号。

2016年10月21日,许通美针对日益恶化的新中关系,撰文《中国对新加坡的四项误解》指出:新加坡不是华人国家。意思是,双方关系恶化是因为中国误解新加坡是华人国家;也就是说,新加坡没有错,犯错的是中国。

如果许通美的观点正确无误,那么,2015年6月7日,王赓武发表的《中国的崛起与新加坡华人困境》,肯定是一道伪命题,因为不是华人国家的新加坡,何来会有新加坡华人?没有华人的新加坡,又何来会有华人困境之政治现实?看来,王赓武又是在胡说八道。

因此,基于新加坡不是华人国家,也完全没有新加坡华人困境的社会现实,那么,官方为何要大肆张扬的耗资1亿元打造一个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

其实,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是新加坡政治现实里头的,一个意图迷惑全球华人社会的假象。

一,李光耀对华人社会的核心政策思维,是造就华人去华人意识的社会现实。李光耀的政治手段是在教育源头上,连根拔起新加坡华人在中华民族语言文化上的族群意识。历史上,李光耀先是绝对管控华人报业传媒,在确保没有华社反对声音的情况下,彻底消灭百年老号的传统华人教育体系,关闭华人最高学府的南洋大学,兼且禁止华人方言的使用。

二,李光耀将之美其名为华英双语的教育政策,是一个温水煮熟青蛙伎俩,让华人语言文化在感觉良好之无自我意识环境下,慢慢退化,悄悄死亡。终于,成就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新加坡华人社会之文化浮萍现象。

三,政治上,李光耀坚持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政治。但是,文化上,李光耀不仅仅摧毁占人口多数的华人语言文化应有的社会地位,并且保证华人无法靠华文生存。在此,如果政府确实相信华人文化不符多元种族社会精神,那么,政府是很有必要解散华社自助理事会,华人宗乡会馆等等的以民族为单位的社会文化组织。依据种族平等思维,新加坡应该打造一个多元的新加坡文化中心,而不是一个单元的华族文化中心。阅读全文»

再释“新中关系的三个误解”

leave a comment »

蔡永兴    2017-5-28
mp.weixin.qq.com/s?__biz=MzAxNzY2NDg0OQ%3D%3D&mid=2708559874&idx=1&sn=1fc9c3bef9caf340b96b13753672bdc3&chksm=bf67e63c88106f2a865fc36a0b03d75428b90baeea3e37dbc0db939676e20db9bc51cdd8392c

针对李显龙总理缺席一带一路峰会和是否受到邀请的问题,《海峡时报》编辑蔡梅芬5月21日发表《新中关系的三个迷思》引发网民争论。本文作者是前政府官员,他说,特意将“迷思”译为“误解”,以表达这些是“仍可纠正的立场”。

近期,由于一系列事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碰上冷流。而刚在北京结束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由于我国总理没有出席峰会,更引起众说纷纭,揣测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是否雪上加霜,甚至已被中国排除参与“一带一路”的未来发展。

《海峡时报》评论编辑蔡梅芬也在5月21日撰稿《新中关系的三个(迷思)误解》(3 Myths About Singapore-China Ties)。

我没有足够智慧评价中新两国的关系,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对蔡编辑所提出的3个误解提出我的个人看法:

误解1:新加坡改变对中国的立场,倾向于亲美

中国对新加坡的不友善,蔡编辑认为,这是由于中国以为新加坡已改变立场趋向亲美。她表示,其实新加坡立场一致没变,那是中国单方面的误解。

中国对新加坡的冷淡,起源于新加坡在南海纠纷上的参与。作为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我们必须要有坚定立场,捍卫关系到新加坡生死存亡的国际航海自由。

但是,南海纠纷所牵涉到的不只是航海自由,更多的是关于常设仲裁法院(PCA)对中菲南海仲裁结果的合法性和争端国之间博弈的复杂问题。新加坡对仲裁结果积极表态支持(讽刺的是争端国临时倒戈),可能使到中国对新加坡意图的产生误解。

在过去,我们小心翼翼周旋于各个大国,特别是在中美之间,舞步一直是49%-51%和 51%-49%互相探戈。由于新加坡在南海争端的立场,给他国一个假象,以为新加坡已经偏袒一方。尽管如此,随着世界局势的不断改变,我希望我们仍然坚持不偏不倚的外交政策。 阅读更多 »

文化中心

leave a comment »

從夜暮到黎明     2017-5-2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5/cultural-centre.html

20世纪末以后的移民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要融入不同的社会同样面对着各种挑战。“中国新加坡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如何发挥19世纪的“中国驻新领事馆”和“华民护卫司”的功能,两者之间的具体发展,今后可以继续观察。

冈州文化中心三楼

2017年5月19日,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开幕。在八天的节目里,我主讲了“广东妈姐读书分享会”,也于较早前在孙爱玲和邓宝翠的邀请下,参与了短片《柳影袈裟》的拍摄工作,担任妈姐与相关文化的顾问。

设立文化中心显然是大势所趋,当本地正在酝酿“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的当儿,在宗乡总会服务的李国基近水楼台,亲自领军,将冈州会馆转型为冈州文化中心,开启自我更新的旅程。推算起来,那已是2013年的事了。

壬辰年(1952年)广惠肇碧山亭万缘胜会,星洲华人机器商行乐队表演。在那个年代,许多社团组织都有自己的文娱活动,文化艺术非常蓬勃。

不过将会馆打造成文化中心的做法未必获得众人的认同,有些会馆和社会人士认为新加坡有许多类似“文化中心”的组织,如人民协会的民众俱乐部和各艺术团体等。他们认为会馆跟文化中心的最大不同点在于由心出发的互助乡情,文化中心的性质不同,将会淡化传统会馆的精髓。

冈州文化中心源自冈州会馆,将已经营运多年的狮团、武术、粤剧等转型开放,顺应当代思潮,通过文化艺术的窗口来吸引民众认识传统文化。回溯过去的年代,许多会馆社团都设立了文娱组,让会员有个联谊的机会,投入健康正当娱乐的活动之所。譬如鹤山会馆除了狮团武术之外,也有活跃的音乐组;华人机器商行在碧山亭的万缘胜会表演等。当时伴奏的乐队除了常见的西洋鼓、萨克风外,还有小提琴。

中国软实力

鸦片战争电影海报

2015年11月揭幕的“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规模当然比会馆大得多。近十年来,世界各地的中国文化中心发展迅速,亚洲、非洲、欧洲、美洲与大洋洲已经设立了二十八个文化中心。中国正在通过文化中心的硬件来输出软实力,团结当地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新加坡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比例众多,文化中心可能会带来一些社会冲击。

上世纪70与80年代,虽然中国还没在国外建设硬件实力,但已经逐步恢复改革开放的元气,通过电影来输出文化软实力。刚投入市场的美芝路(Beach Road)黄金戏院中侨院线便是专门播映中国电影的温床,牛车水的长江戏院亦分一杯羹。纪录片《万紫千红》和《春满羊城》,剧情片如《小花》、《巴山夜雨》、《天云山传奇》、《人到中年》、《鸦片战争》、《甲午风云》等都吸引了不少本地文艺界人士。《庐山恋》出现了中国电影第一吻,女主角张瑜成为许多男士的梦中情人。三十年后,张瑜回忆起那段吻戏,形容“我在拍第一吻的时候,只是嘴巴轻轻一碰,我的感觉就是浑身发抖。”阅读全文»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参赛者必须中文流利?新马“好声音”惹争议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7-5-13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908931

“The Voice 决战好声”由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制作。

风靡全球的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即将推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本,但参赛者必须会唱中文歌,还要讲流利的中文普通话。这一要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本月初,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宣布,“The Voice”节目的新马版(中文名为“决战好声”)即将开始海选。

主办方在节目网站上说:“我们欢迎任何十六岁以上,通晓中文并能演唱中文歌曲的选手一起前来发掘自己无限的潜能。”

尽管主办方说非华裔也可以参加,但必须“能以流利的中文交谈并演绎中文歌曲”。

许多当地人认为,“决战好声”的中文要求实际上对非华裔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构成了歧视,也与这两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特性不符。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口构成相当多元,除了华人以外,还有马来人、印度人等等。

尽管新加坡的华裔人口占多数,但该国最通用的语言是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的泰米尔语也被列为官方语言。

在马来西亚,最普遍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马来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