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华人

周崇庆是否应该道歉?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9-8-18

这个问题贫尼想了一个礼拜。作为一名艺人(演员?),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演出,他配合剧本的需要来发挥,然后领取一份酬劳,有什么好道歉的?我想即使好莱坞也无法做到让原本的族裔来扮演剧本里的所有角色。

周崇庆之所以道歉,完全是为了政治正确,这使我想起许多大陆的大腕儿和一大批香港过气艺人,在大事件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赶紧站好队,积极表态,期盼不要秋后算账,说不定还有后谢哩。

政治正确在上世纪被提出的时候,多少是带有嘲讽的贬义词。然而,在中国大陆“和平崛起”之后,几乎是小人物求生的唯一出路。你看看近年来所谓“辱华”事件此起彼落,几乎所有的时尚名牌都得罪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腕们代言品牌,眼看着白花花的铜钿入袋,又得眼巴巴“政治正确”地解约、退还“赃款”,否则会被主流凌迟致死。这主要是中国一路来有一套“汉奸”的概念,而别的国家倒不常见。如今新加坡也要来这一套吗?

莫愁倒想起鲁迅先生写的《阿Q正传》:

阿Q“先前阔”,见识高,而且“真能做”,本来几乎是一个“完人”了,但可惜他体质上还有一些缺点。最恼人的是在他头皮上,颇有几处不知于何时的癞疮疤。这虽然也在他身上,而看阿Q的意思,倒也似乎以为不足贵的,因为他讳说“癞”以及一切近于“赖”的音,后来推而广之,“光”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一犯讳,不问有心与无心,阿Q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估量了对手,口讷的他便骂,气力小的他便打。

那天在《新国志》看到Ruby Thiagarajan(下文简称“鲁比”)的《“乌噜噜”和新加坡的种族主义》,也让贫尼思考了好半天。大家别误会,我绝对支持他和奈尔兄妹有发表异议的权力。其实挺好的,把自己的意见写出来跟大家交流,彼此文章见高下,才能让读者们来检讨:谁不对谁不错。

老实说,鲁比相当诚实记述了事情的经过:

朋友Faris Joraimi把截图发在Instagram,我因此才晓得有这么一个广告。我将他的截图转发在“推特”(Twitter)上,没想一下疯传。截至今日,已经有接近3,000个人转发了我的推文。这个广告伤人的力道,于此足见。/下来三天,我一直通过推特的通知功能留意后续情况。获得的是截然两样的反应:多数人对周“乌噜噜”的扮相表示愤怒,也有少数人留下“谁在乎这个”和“当下有人太敏感了”之类意见。……过去几天来,我持续被匿名的评论者称为“玻璃心”,说我应该克服觉得自己被伤害的感受。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细说从头南大文凭政治背景(四)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9-7-2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4492

1953年1月30日,《海峡时报》读者 RADIO SCIENTIST Singapore 〈大学一位科学家的观点〉:可能成立华人大学的议论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星期五晚将会有陈祯禄与悉尼副校长的电台辩论。从过去数天的新闻报导来看,新大学的教学科目,办学目的,师资如何等等问题的争论是不会停止的。我想陈祯禄应该会回应这些质疑。一个肯定的事实是,之所以要办新大学是因为华校生和英校生不同在马大入学要求上会面对困难。这个问题必须由教育部与华人社会在中学体制上解决。华人社会的资金可以用来培训华校教师以英文教学。让数百名教师到英国接受训练。这可以使到华校生适应马大的入学考试。目前已经毕业的华校生可以再接受一年的免费英文训练。大学也可以暂时放宽华校生的入学要求。

眼前的许多教育问题是体系上的问题,解决的关键是中学体系,而不是放低高等教育。后者的解决方法会带来更多弊病。先认识华人大学是什么大学?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学习华人文化?我认为应该是没有。如果这就是我们所要的,那么,最好是在马大开设一个中文或者东方文化部门。这和伦敦大学的东方文化部一样。但是,我想陈祯禄与其他华人领袖一样是要成立一所使用华文媒介语的大学,教学除中文之外也有其他的科目。换言之,重复一所以华文教学的马来亚大学。我认为这是非常的荒诞。马来亚的华人主要是福建人也有广东人,海南人和潮州人,他们使用一个合成的语言——普通话,那就像是英语一样都是外来语文。我们会在新大学使用这种语文?我希望不会是如此,肯定的,完全没有这一种先例。在威而斯与苏格兰的大学都是使用英文教学而不是在地的语言。据我所知,英联邦内的所有大学都是英文教学,没有例外。改变这个惯例是一种倒退的过程。有明显的理据。即使是印度已经独立三年,大学还在使用英文。印尼的教育也要把本地语文改为使用英文。大学传授文化与教育。威而斯的讲师期待会在剑桥,必斯垛或者马来亚成为教授。而马来亚的教授会期待更上一层楼的成为加拿大,美国,或者大不列颠的高级教授。脑智力的交流必然受到影响,如果讲师的语文只是威而斯,淡米尔,或者印度方言。要在马来亚创办使用普通话(不是本地人的家乡话)教学的大学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幻想。这犹如创办第二所使用世界语教学的伦敦大学,一种不属于任何人种的教学语文。

我显然不比别人更有资格谈论大学教育,但是我十分关心大学的科学教育。我希望这一课题能够引起新大学创办人的注意。第一,没有任何科学文献是以普通话或者福建话来发表。几乎所有的标准与高等教科书,化学概论,研究文献与期刊都是以英文或者德文发表。完全没有中文译文。即便只是翻译几本主要的化学研究文献就需要花费过千万元。第二,我怀疑中文是适当的文字可以用来进行科学知识的交流与沟通。在古老中国可以慢慢的通过穷年累月学习9000个字与22000个概念。但是,中文无法适应急速变更的科学知识。化学有已知的五十万个元素组件,得先懂了这些基本才读懂化学。我想学英文与德文会更容易。几千年前,中国人的山字与石字可以满足当时的需要,如今,地理上有两千种不同矿物质。一个字已经不行了,我们必须为两千种矿物质的每一个物质命名。第三,这是十分重要的,我们要如何看待华人大学的理科毕业生?我们可以吸收一些好的会英文的医学毕业生,化学师,工程师,他们可以到政府化验室,工厂,私人公司。他们也可以到其他英联邦地方工作。但是,一个即便十分杰出的化学师,如果只会中文,他的出路是有限的。中国的出路已经封闭,将会是长期的如此。中文的理科毕业生在世界上完全没有出路,除非他使用流利的西方语文。

末了,有关师资的问题。如果我们只局限在华文教学。我们去那里找到高资历的好教授与讲师,聘请那些具有国际地位的学者能够提升一所大学的声望。我不呼吁华人社会放弃对新大学的支持。我希望他们能够继续支持现有的大学。我鼓励对中国文化的学习,但是,不会从族群的意识鼓励华人,他们应该知道族群意识的危险何在。我诚恳的呼吁华人领袖不要过激的要尽快成立一所只使用中文教学的大学。虽然可以解决目前短暂的中学生升学问题,但是,从长远来看,创造了一所被孤立的大学,毕业生无所适从,没有就业的出路。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细说从头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一)

细说从头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二)

细说从头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三)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7, 2019 at 3:06 下午

新马华社的褒马贬李

with 2 comments

游黎     2019-4-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6852&mesgdir=messages&year=2019&month=04

华社褒马贬李,很大程度源自华社对马哈迪李光耀跟中国的关系。大马的种族结构,使马哈迪有足够的政治资本灵活变通对中国的态度,政策,审时度势,可善可恶,有时亲近,有时疏远。李光耀在华人占绝对多数的新加坡,就没有如此的伸缩空间。新加坡的邻居都是猜疑妒忌,有排华历史的非华族主配的国家。因此顾虑,李光耀治国一生,极力与共产中国保持距离,拘谨得体。不少受华文教育的新加坡华人,把这看成文化上的数典忘祖,政政治上的亲西反华。

李光耀在新马仍是一家时的20世纪50年代已开始活跃于新加坡政坛,比马哈迪早十多年冒出头。要简单的说出他们一生的政治生涯共同点,那便是:两者都是利用种族情绪为政治资本的马基雅维利权术高手。

李,马针锋相对的开始,当推大马成立后。李光耀通过马来西亚计划后门,走进吉隆坡国会,希望取代陈修信马华公会的华族代表地位,躲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面纱后,挑战中央政府的马来中心主义。马哈迪正是此时崛起的马来土族特权的少壮派代表人物。

李光耀无法取代马华,退其次保住统治占人口~70%的新加坡李氏王国这条生存底线。吊诡的是,吉隆坡东姑政权在李光耀击败岛内反对派势力,取得新加坡政治权这桩事业上,帮了不小的忙。从假借恐共反共,华人沙文主义等等污篾抹黑,到引用内安法打压逮捕反对党,都得到中央的默许支持。从马哈迪角度看,李光耀不仅忘恩负义,东姑也对李过于手软。可以想象,如果当时马哈迪是中央首相,他会叫李跳进柔佛海峡,那会有个新加坡李氏王国管治那么春风得意。

如果李光耀没有~70%华人当筹码,东姑不会轻易放弃马来亚最大贸易大城新加坡。所以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其实是李光耀征用华人憎厌马来土族特权的情绪,用来表达“我们华人也要一份蛋糕”的代号,只是李光耀没说的那么,粗俗,露骨。

如果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李63-65的代表作,那与其相庭抗礼的则是马哈迪的“马来人的困境”。马哈迪前任当相期间的种种土特政策的根据,便是出自于马来人困境的理论根据和心态。可怕可憎的是,GE14重任首相的马哈迪,一丝没改他的种族主义思维,情绪。 阅读更多 »

细说从头 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二)

with 3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9-7-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4385

殖民时代的《海峡时报》有新加坡版与吉隆坡版。两个版本不尽相同,报导内容为了针对地区读者的偏好而有所增加与删减。因此,一则新闻与时评可以有两个版本。《海峡时报》的读者来信,一些词不达意,一些逻辑不通,虽然如此也只能如是传译。对词不达意的译文,一个可行的方法是将华文文字英化,还原其英文原文词汇与语法以明白原文的文字意思。

这类时评信函反映出撰文者的文化水平有问题,无法客观理解社会问题,但是,往往就是这类信函传递了对华人大学的敌视意见与对华人社会的厌恶与偏见。

1950年1月2日,《海峡时报》读者 NAM ANICH Singapore〈大学的中文部〉:对要设立的中文部。华人与非华人有着两个极端的看法。华人捐款者没有要求他们的捐款只能用在中文部。但是,华人社会如今要求尽快设立中文部。他们的理由是,1、中文部对招收每一年的大批华校生极为重要。2、有鉴于庞大的华人人口,是有必要给予华文与英文同等的行政语文地位。3、有必要尽量保留华人自己的语言文化。非华人虽然明白这三个理由,但是却带着怀疑与不赞许的心态。他们问道:a,现有的华人教育体制所培养的学生是否能够通过大学教育而得到益处?b,有鉴于书写华文的困难,华人社会是否已经解决了大批文盲的问题,使得政府行政也能受益?c,如果他们的文字无法被国际社会所了解,保留华人文化有什么好处?。英国人的看法是对的。在马来亚要达到教育的目的就必须使用英文,不使用英文的话政府如何执行法律与治理?没有英文法庭如何进行审批?没有英文大学如何教导科学科目?没有英文马来亚将无法与外面的世界沟通。华人文化的支持者都明白没有华文政府的运作不受影响,但是,没有英文则整个政府就无法运行。我们的大学是马来亚的大学,那是根据西方人的大学模式,教学媒介语是英文而不是华文。大学的中文部只能够等同一个希腊部或者拉丁部。中文部不是为了招收华校生,而是招收少数的成熟人士,他们学习华文会有助于政府行政,外交,研究有关的中国问题,和向外国介绍本地华人的生活状况。成熟的学生已经掌握了英文,所以可以随时再学习另一个新语文,并且可以达到他设定的水准。中文部提供的设备是要满足这一个基本目的,让这类学生根据各自的设想进行学习。他们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拿到一张大学文凭。而华校生而言,他们当中的很小一部分已经有足够的英文程度可以报读中文部。其他的华校生如果英文很好也可以报读其他学科。中文部并非一所只懂得中文之华校生的收容所。但是,只因为要招收学生的人数极少就没有必要设立中文部的观点,则是误读了建立中文部的目的。期待中文部和医学部与英文部一样的挤满学生是不了解大学的功能。既然中文部的学生很少何不把资金用在工程部的说法,是不了解中文部与工程科在财务架构上的不同。期待在马来亚的医疗,科学,法律使用中文是荒谬的,浪费金钱与精力去复制功能是十分愚蠢的想法。美国与欧洲的大学都有中文部,为何不在马来亚?不论规模如何,让我们根据英国人的模式建立中文部,好处是有助了解中华文化,让非华人学习中国古典医现代华人,可以增加族群的交往。这将把华文学习的教学过程科学化。如果华人要按自己的意思办学,可以在自己的大学进行,而不是在国家大学。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细说从头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一)

细说从头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三)

细说从头 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一)

with 3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9-7-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24332

历史会诉说自己的故事。官方版本的南洋大学历史是一部被严重扭曲的新加坡华人历史。李光耀终其一生都在诽谤南洋大学和大学的创办人与师生。李光耀的南大历史是一部歧视与指控华人文化的历史。李光耀的南大历史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要了解这一个英国殖民政府时代的社会背景,可以从尘封的英文报新闻与时事评论的报导,部分还原当年的历史场景。英文报舆论反对华人文化,是华人社会的控诉者。对此,华文报则扮演了华人社会与文化的辩护者。然而,对比之下,华文报的反击能力不足,以致南洋大学历史要背负注定失败与次等生等等的莫须有罪名。

要求官方平反南大是与虎谋皮的不切实际。唯有厘清南洋大学的真实历史场景,水落石出自然就会真相大白。

为此,可以回顾当年的英文报报导,让历史诉说自己的故事。

1949年1月21日,《海峡时报》〈大学将于10月设立中文教席〉马大副校长说大学将于10月设立中文教席,之所以受到延迟不是因为大学不愿意或者缺乏愿望。副校长是回应陈六使与陈祯禄有计划成立一所大学招收华校学生的事宜。他说了解与同情华人要为华校生提供一所高等教育学府。但是,马大在为计划中的中文部招聘最适当与最好的教师以维持高素质教学时面对困难。大学收到50份来自世界各地的教职申请,从中筛选了几个来自美国,欧洲,香港的候选人。大学要最好的教师为马来亚保留中国文化。他重申反对另外设立一所大学认为这会破坏国家的团结。在马来亚的大学要照顾到各个族群的不同文化,就得设立一个共通的教育体系而不是个别单独的大学。他不认为华人大学能够为所要提供的教学科目找到适当的师资,因为这类教师十分匮乏。华人大学会在中国语文与中国文学比中文部强,但是,在科学与其他科目上,要面对很难找到能够以华文教学的好教师。

1949年8月29日,《海峡时报》〈低英文水平阻碍华校生报考大学〉:大部分的华校生无法报读马大因为他们的英文水平不达标。教育局长认为需要三几年时间来提高他们足以报读大学的英文水平。只有极少数的华校生能够达到九号文凭的水平。根据殖民地教育署的调查,华校高中生的英文程度是英校四号年级程度。华校的英文程度低是因为英文教师不够资格。政府计划在1950年成立的师资训练学院培训四十名教师。华校的英文教师只有九号文凭资格。华校生考取九号文凭的结果令人失望。

1949年9月26日,《海峡时报》〈华校的担忧〉:华校担心华校生的低英文水准无法报读马来亚大学。报读马大的最低资格的九号文凭,而根据教育部华校生的英文水准只有四号年级水平。华校认为问题是英文教师的低水准,因为英文教师薪酬不足以吸引好教师。另一个不足是英文教师需要以华文补助教学。

1949年10月1日,《海峡时报》读者,C. M. A〈华文与大学〉:这是有关华校生进入马来亚大学。华校担心只有英校四号英文程度的华校生无法报读只收九号文凭资格的马大。我认为华校不必焦虑英文是第二语文的问题。如果华校以为可以在十二年的教育同时完成高中与九号文凭资格,那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如果华校高中毕业生想进入马大,他可以先到英校读几年以考取九号文凭。华校想一石二鸟是不可能的。

1950年1月28日,《海峡时报》〈大学招收华校生计划〉:教育部有计划让华校生报读大学,方案正有待批准。教育部与大学官员会共同监考有意报读大学之华校生的年终考试。及格的学生可以取得九号文凭资格以参加大学的入学考试。他们必须提高英文程度考取入学资格。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细说从头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二)

细说从头南大文凭政治背景(三)

新加坡军队进化史:“小国国防”的夹缝求生战略

leave a comment »

徐子轩     2019-6-20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863382

新加坡的“小国国防”战略,是怎么让它在强敌环伺下夹缝求生?图为2007年新加坡国...

新加坡的“小国国防”战略,是怎么让它在强敌环伺下夹缝求生?图为2007年新加坡国庆日的军演。图/路透社

50多年前,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联邦,正式建国。独立之初,这个城邦国家面临着内忧外患,对其不甚友善的马来西亚掌握着资源供应、印尼游击队入侵的威胁仍在,以及肆虐东南亚的共产红潮。

半个世纪过去了,新加坡依旧屹立不摇,且伴随着其经济的傲人成长,星国培训出了一支堪称精锐的军队。虽然受限于人口规模与领土幅员,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

像是空军军力,最新研究显示星国的战机能力名列全球第23;陆军军力的武装坦克能力第20,远胜于潜在对手的马、印。又如军费,去年星国估计花了100亿美元(约新台币3,139亿),相当于马、印两国之合。再加上战略位置险要,星国遂成为东南亚区域不可小觑的力量。

不过,星国的建军过程绝不轻松,可谓筚路蓝缕。其国防战略惯以“生物型态”比拟,迄今历经了三次演变,正代表国家实力的成长,以及国际环境的递嬗,非常值得一探究竟。

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像是陆军军力的武...

星国整体军力的国际排行并非特别突出,但在个别部门却有着极佳表现。像是陆军军力的武装坦克能力第20,远胜于潜在对手的马、印。图为2000年星国国庆阅兵。图/法新社

毒虾战略:小虾也要能毒死你

首先从建国谈起,以李光耀为首的第一代领导团队,初期采用的是众所皆知的“毒虾战略”(poisonous shrimp)。简言之,李氏政权认为在这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的世界里,新加坡必须成为有毒的虾。如此,纵使他国有能力吃掉新加坡,也会受到重伤,属于一种玉石俱焚的概念。

之所以会有这么强烈而悲壮的思维,是因为新加坡独立之初举国无援。原本依靠的英国军队,因战略考量在1960年代末期逐步撤军,造成了深刻的国防打击,让新加坡感觉遭受遗弃。为求自立,李氏政权决定向同样为强敌环伺且军事实力较成熟的以色列求助,打造足以吓阻对手的力量。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英国培训)与半正规的海军。这当然是因为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多是向以色列购买,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础。

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星国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

独立之初国库有限,无法大量采购先进军备,星国仅能依靠人力部队,以普遍征兵为军力基础。图为1967年,新加坡第一批国军报到。图/新加坡国家档案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

由以色列协助建立的第一代星国军队,本质上以防御性的步兵为主,搭配小规模的空军(由英国培训)与半正规的海军。图/新加坡国家档案

透过以色列的指导,新加坡建立了义务兵役(原则为2年)和职业军队,还采用以色列国防军的后备模式。也就是说,每个完成正规兵役的国民都有义务再服务13年(近年缩短为10年),一般士兵动员年限为40岁、军官则为50岁。

有趣的是,在尚未完成强制征兵制度时,新加坡军队靠的是招募,且来应征的多是马来西亚人,形同佣兵。那时只要能证明有正职工作,就可免除兵役,所以反而许多新加坡人都不愿当兵,只有失业者被迫入伍,军队的来源良莠不齐。

以色列教官觉得不妥,向李光耀商谈解决之道。据说李光耀认为无妨,并以二战时日本为例,指出日军多是教育程度低下者,可拼死执行命令;反观英军的教育程度较高,但越聪明的人越会逃避,并非好士兵。

这种逻辑让以色列教官大感讶异,与李光耀解释军队的战力和士气不只是教育问题,更是动机与目标。日军不怕牺牲是为天皇与故土而战,可说是一种宗教情怀,但在亚洲的英军,离家数千公里,亚洲战场的成败不会影响其家乡与亲人,根本不具战斗的动力。 阅读更多 »

柯文哲认为中英文一样强、一样被重视的新加坡,是“不存在的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9-6-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120244

语言学者认为,新加坡人民对如此双语政策在身体力行上的匮乏,反映出新加坡的双语政策其实是不切实际的期待,在一个英语主导的国度里,政府到底从人民身上期待发展出什么样的双语能力?

台北市长柯文哲日前宣布台湾成为双语国家的愿景将从首都开始,超过三分之一科目以英语授课的学校将被列入“双语学校”,在他的公开演说中,不意外地,新加坡的双语国家模式再度成为样板,柯文哲指出,新加坡成为国际化城市的一个关键原因便是“实施双语教育”,他并指出,新加坡花了28年的时间才成功实施的双语教育体制,若实行在台北市,将不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台湾很常将新加坡的双语教育拿来“借镜”,而在这套想象中的投射对象便是“新加坡华人”。


根据2015年新加坡官方的统计资料,华人在家最常使用的语言中,以华语为最多(台湾称“国语”),占了46.1%的华人人口,而英语次之,占了37.4%。虽然这份统计无从得知双语人口占比为多少,但如果把年龄层的因素考量进去,我们便会发现,55岁以上在家最常使用华语的人有38.5%,这个年龄层的华人出生于新加坡独立之前,本来说的是福建话、广东话、潮州话等语言,而非华语使用者,所以仍有37.2%在家说其他汉语语言。

在家使用华语的数字到了青壮年人口逐渐增加,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英语、华语、马来语、泰米尔语均成为官方语言,隔年,李光耀便实行他所谓的“通晓英语的双语政策”(English-knowing bilingual policy),要求所有新加坡人将英语当成第一语言来学习,另外将官方指定的母语(族群语言)以第二语言的形式在学校修习。

语言学者已经指出这个政策只对马来人有实际效益,因为新加坡官方指定给华人与印度人的母语(华语和泰米尔语),实际上对当时的很多人来说都是外语,只有马来人是真的本来就在说马来语,加上马来文也是以罗马文字写成,因此,从2015年的识读率来看,高达86.2%的马来人能够同时识读马来文和英文,相较之下,只有62.6%的华人和45.7%的印度人能同时识读英语和他们被官方指定的“母语”。换言之,当时李光耀的“通晓英语的双语政策”,对于原本不受英语教育的华人而言,是让你同时多学两种新语言的双语政策。

25到54岁的华人中,有超过半数的华人在家最常使用华语,但是年龄再往下降,比例却跟着降低:15到24岁在家使用华语的华人年轻人跌破五成,剩下47.6%,比上个年龄层的56.2%跌了将近10%,而小孩(5到14岁)则更只有37.4%,再跌10%,这统计资料说明的是:在新加坡,年轻人用华语用得比他们的阿公阿嬷还要少。相较之下,有61.3%的华人小孩在家最常说英语,这个数字比2010年的数据(51.9%)多了将近足足10%——1990年代之后出生的华人,开始出现不再将华语作为母语的趋势。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