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华人

新加坡眼睛看大马变天

leave a comment »

凌志渊     亚洲周刊 2018年5月27日第32卷20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26527577937&docissue=2018-20

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种族平等精神,为何大马不可以?大马和平变天,也予新加坡启示,如何透过选举的力量,制衡傲慢的权力。

连接新加坡与大马的长堤:两国关系密切

新加坡怎么看大马变天?香港《信报》五月十五日的林行止专栏赫然出现“星马合并时机再现”的文章,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建立一种如“一国两制”的合并,绝非妙想天开。但熟悉两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星马两国也没人谈论。新加坡只有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提过两国可商议再合并,但现任总理李显龙在任十四年间从未提过,而重掌大马首相职的马哈迪当年也与新加坡关系不佳。

更重要的是,马新两国立国理念南辕北辙,新加坡重视不分种族的平等,大马则是马来人优先,写在宪法上。加上两国经济水平差距太大,合并是天方夜谭。

但这样的言论,对大马的民主发展是一大启示,也就是新加坡的强大,就是靠它的内部种族平等精神,没有法律的歧视,不会在“土著优先”的名义下,将赤裸裸的种族偏见“合法化”,让大马很多的华人都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浩叹。事实上,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估计至少有几十万,他们这次大部分都有请假回大马投票,参与变天,自然也会在胜利喜悦之后,反思为何新加坡可以种族平等,而大马不可以?

不容否认,对马国变天忧虑最深莫过于新加坡。下台的大马首相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关系良好,连带马新两国发展也一帆风顺,未来则需要新加坡更多经营。然而对李显龙的执政党来说,最大隐忧是变天背后对新加坡人的启示。新加坡长期一党独大,异议人士近年遭受打压时有所闻,人民多不愿触碰敏感政治课题,反对党平时也温顺。然而马国“造反”成功,若施政能出现清新局面,包括马国移民在内的许多新加坡人就难免更大胆,发出更多对执政人民行动党的挑战。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马来西亚选战——不问贪廉只求安稳,狮城挺国阵

with 3 comments

亚洲周刊/韩千依     2018-5-6
https://www.facebook.com/yzzkgroup/photos/a.165406990337191.1073741827.165391420338748/900127173531832/?type=3

新加坡政府倾向支持国阵,尤其自从马哈迪2003年下台,阿都拉出任马国首相后,一改对新加坡的态度,变得友好与愿意合作;其继任者纳吉更是与李显龙相处融洽,纳吉主政至今,马新关系进展神速,不仅新加坡与吉隆坡的高铁规划成型,新加坡与新山的地铁建设也在今年初签署了协议,双方关系空前和谐。因此毋庸置疑,新加坡当局不会乐见马国变天,哪怕仅仅是一衣带水的柔佛州政权易手,新加坡也不乐见。

本届马来西亚大选在邻国新加坡也成为受关注的课题,其中最大焦点是前首相马哈迪以九十三岁高龄重出江湖领导在野希望联盟,令不少新加坡人对他的能耐叹为观止,至于他与希望联盟各政党之间的关系深浅,很多新加坡人其实看不太懂。

马哈迪与已故新加坡强人李光耀是同辈人,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两人即在政见和作风上相左,在掌权期间更几乎王不见王。因此,在马哈迪掌权期间,新加坡媒体难以出现马哈迪的照片,新闻更是以负面为主,以致马哈迪的思想内涵对新加坡人相对陌生,也就没有好感。安华鸡奸事件更成为新加坡人猎奇的长命剧。

不过新加坡人也不是对马国政治完全陌生,很多新加坡人都有马国亲友,甚至本身就是马国来的移民,他们固然关心马国新闻,然而观点与马来西亚最新民意终究有落差。

很多新加坡人知道巫统和国阵政府长期贪污腐败,然而并没有深切的反对情绪,有些人甚至相信,正是因为马国执政者贪腐,政府效率不彰,马来族群为主的人民比华人懒散,国家经济落后,才使得新加坡相对有更多发展机会,也能够从马国取得源源不绝的劳动力。 阅读更多 »

电影《疯狂亚洲富豪》展现的是真实新加坡吗?

leave a comment »

关键评论/吴象元 2018-4-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4474

有报导称这部电影为“给新加坡的一封情书”,毕竟它包括东南亚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如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饭店、滨海湾花园和鱼尾狮。

改编自关凯文(Kevin Kwan)畅销小说的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预告片最近发布,剧情描述新加坡富豪之子尼克,带着美国华裔女友瑞秋(由吴恬敏饰演)回乡参加好友婚礼所引发的一连串故事,而片中画面也引起“是否为真实的新加坡”的讨论。


《疯狂亚洲富豪》预告片

关凯文为出生新加坡的美国作者,他于星国接受教育直到11岁移民美国,其作品背景大多设定在亚洲,而《疯狂亚洲富豪》是其成名作,和《中国富女友》(China Rich Girlfriend)、《富人问题一箩筐》(Rich People Problems: A Novel)为三部曲。

报导称这部电影为“给新加坡的一封情书”,毕竟它包括东南亚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如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饭店、滨海湾花园和鱼尾狮,然而评论者表示,片中从男主角朋友到酒会客人,都是华人面孔,但事实上新加坡是亚洲最多民族的国家之一,拥有四种官方语言和大量移民:华人占其人口的74%,其次为马来人(13%)和印度人(9%),而预告片中唯一出现的非华人面孔,是替主角开门的两位泊车小弟。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 2018 at 2:51 下午

从商鞅变法说起

leave a comment »

莊永康    2018-1-27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回头细想,哈维尔游圣淘沙,当晚所见的倒有几分真实:那些披上锦袍蟒靠、串珠罗衣的蜡像,塑有头脸却无法思想,开出口舌却不能说话,然而,最后倒是风风光光地,老老实实地完成吸引游客赚取外汇的光荣任务——你说,这是不是新加坡人,尤其是华人的一个形象写照?

前不久,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一名特聘讲座教授,被当局指为“试图影响本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与他国勾连损害新加坡利益,取消了他与太太的永久居留权。据此,外交部长维文发表严厉声明,强调新加坡不能对其他国家言听计从。

网上看,只知这位从中国到美国深造的国际学者,曾在深圳卫视上批评过李显龙总理。但驱逐他的政府文告,并未说明他所“代理”是哪一国。中国、美国,还是其他?扑朔迷离。

本文无意“炒作”这段新闻,毕竟,有资格请人到李光耀政策学院讲学的,也只有政府,老百姓毋庸置喙。只不过,据闻新加坡华人人口占大多数,被视为一种“原罪”。近代历史上的本地华人群体,也确曾因中国的“革命输出”而受牵连。

更在今天,在政府高调支持中国“一带一路”政策,中国央视海外台CCTV4成为新加坡家家户户付费电视的一种选择,而连卫生保健刊物也在此发表评论说“钓鱼岛属于中国”时,我们新加坡华人该怎么自处,才能避免受到“agent of influence”的影响,不损害新加坡利益?

本地华人应知己知彼依

我看,捆索虽多,解套只有:第一、庄敬自强;第二、提升独立思考能力;第三、知己知彼。

先说“知己”。新加坡华人应该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属于“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的一个国家,享有本地公民的一切权利,包括每五年一次国会选举的投票权。新加坡政制来自英国巴力门(parliament),与中国制度不同,尽管一党专政,国会中的反对党议员并不等同于中国的政协委员。

此外,华文华语是四种官方语文(语+文)之一,政府有责任确保其法律地位与有效传习。学好中文,则是知己知彼的要素之一。

“知彼”,是指须关心国际大事,了解别国的人文历史,意识形态,甚至哲学思想。本文范畴内,主要指须了解中国——不止舌尖上的,而且是脑袋里的中国。且看,如今南洋大学、东亚哲学研究所这些机构都不复存在;芸芸大众最着紧的,是手机上追看小贩中心辱骂老汉那对男女下场如何,碰面就问你装了WhatsApp 吗,或许干脆一句jiak bah buey(吃饱没)。

如今已如水过无痕的一条消息,是今年7月13日,中国作家兼人权运动家、《〇八宪章》主要起草人之一、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拘留中罹癌,保外不久逝世。香港作家陶杰曾在《苹果日报》专栏写下一篇《普刘米修士之死》,分析说,〇八宪章以悲剧告终,是因为中国人不受这一套,自古以来他们都是受商鞅、秦始皇的严刑峻法统治的,小农思想,人人只顾自保。中国不会出现马丁路德和文艺复兴,习惯长期的黑暗,对于一人之后的集体传灯,完全没有兴趣。

大家看原文,就会晓得陶杰的论点。这里我想指出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不是也有很多读书人吗?为什么刘晓波这类宪政、人权、民主、自由的观点,会被视为异类;而一提起商鞅这种以苛政来“强国”的古代人物,就歌功颂德起来,并让民众觉得这是普世的真理?

购自牛车水的一套绝版丛书,让我瞄出了一点门道。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有什么文化传统?——从拟签非遗公约谈起

with 9 comments

黄子明(新加坡自由撰稿人)     2017-11-28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403562

要是以新加坡一般华人现代的文化认同为取向,推崇地方戏曲,或许还不如在学校里教唱“新谣”和华语音乐剧来得踏实?通俗的文化是不断糅合而演变的,近来象野米剧团的剧作家Alfian Sa’at将《西游记》、《白蛇传》之类的民间故事题材改编成英语喜剧或音乐剧上演,都深受观众欢迎。

什么是新加坡文化?若要用打趣的口吻来说,有些人会回答:怕输、怕死。

什么意思呢?读书的,怕成绩不好以后找不到工作。工作的,怕网上随便发表意见,可能职位都不保。有家庭的,怕职位不保就供不了房子,又怕孩子小学毕业 PSLE分数不够高,上不了名校读书。生命就是这么战战兢兢地周而复始。其余什么知书达理,陶冶性情之类的话,恐怕就比较不合时宜了。

现今的社会,所谓“文化”,往往不再是价值观的问题,而是一种产业的概念。就此而言,新加坡是科技发达、瞬息万变的大都会,剧院、博物馆等文化设施比很多地方都来得好,政府给予艺术团体的资助也不少。

但一个国家在政治与经济方面经过半个世纪的独立发展,是否自然而然就能形成独特的“文化品牌”呢?这种品牌又应该以东方传统,还是以西方现代的标准来衡量呢?

非遗可分五大范畴

新加坡文化部长傅海燕最近宣布,政府正考虑签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目前仍处于研究的阶段,拟和社群、专家等合作,设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库”,范围包括祭奠仪式、习俗、歌曲、食物等。这是否将是一般民众采取积极行动,维护传统母语文化的大好机会呢?

根据2003年制定的公约,能够实行保护措施的非遗可属五大范畴,即(1)口头传统与相关表现方式及语言;(2)表演艺术;(3)社会实践、仪式、节庆活动;(4)有关自然界及宇宙的知识和实践;(5)传统手工艺。

就中国的情况,最早列入代表名录的有古琴和昆曲等传统艺术,后来也包括了书法、篆刻、剪纸,还有针灸、珠算、帆船制造的技术、妈祖的信仰习俗、二十四节气等等。印度方面,有梵文的诵经和戏剧,还有各种民间舞蹈,印尼则有Batik蜡染艺术、Keris短剑等。

列入非遗,并不等于其属于国家所有,只是显示国家重视文化保护,同时也向外界展示自身文化的一些符号,借此促进文化交流。目前马来西亚比较尴尬的情况是,Mak Yong一早就被列入名录,但这种马来戏曲在其发源地吉兰丹却至今仍被禁。 阅读更多 »

质疑王赓武南洋大学历史叙述(四)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11-2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9823

历史会叙述自己的故事。扭曲和杜撰历史必然是徒劳无功。新加坡主流历史论述中的华文教育历史,尤其是南洋大学历史,是一部被严重误导的,充满半真半假,以假乱真的鱼目混珠历史。

要甄别历史的真实虚伪,并非难事。其实,只要足够的细心聆听,历史是会从被编制的谎言之中,脱颖而出,还原自己的本来真面目。

李淑飞(2017:P 194):“王赓武教授在笔者的访谈中称,以自己的理解,当时新加坡独立后,华社中有一部分人,包括华文报社的,南大的人,支持南大的人和华文学校的教师,他们心里面可能认为在华人占75%的新加坡,华校和华人势力增强了,有成为华文为主国家的可能。王教授认为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想法,但问题是李光耀认为在当时的政治局势下是不可能做到的。王教授认为李星可等人可能是害怕李光耀走英化的道路,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社论出来,但他称自己当时明白很多人都没有看报告书的内容,包括南大的一些学生领袖,王教授后来和有些人熟悉后问他们有没有看报告书,他们也承认当时主要看的是华文报纸的社论,而根本没有看自己的报告书。”

李淑飞(2017:P 195):“……但王教授回忆称自己当时在吉隆坡看了后,明白是政治化问题,是在政治斗争的扭曲之中,牵扯到行动党夺权问题,和行动党之前的恩怨有关系。王教授称自己不属于政治团体,和政治也没有任何关系,当时是比较天真的,只是作为一个学者和教育家来对南大进行建议,因此当时只是在吉隆坡说自己的报告书不适用于新加坡独立后的南大,但却并未参与到这些论争中去。”

在此,王赓武描绘的历史场景是:1965年独立后,新加坡华社基于是人口75%的族群,诉求华人语文成为新加坡的主流文化;即华语文取代原有英语文。但问题是李光耀认为在当时的政治局势下,华人族群的意愿是不可能做到的。而由于华人的政治期待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华人报章和南大生在根本没有看过王赓武报告书的情况下,就盲目的批评和抗议。

还有,就有关李光耀面对的政治局势。王赓武说,施行报告书是由于政治化问题,是在政治斗争的扭曲之中,牵扯到行动党夺权问题,和行动党之前的恩怨有关系。

对比历史事实,王赓武的如此说法是一派胡言。历史真相并非如此。王赓武颠倒是非因果,把政治受害者,塑造为政治事件的麻烦制造者。而作为问题的始作俑者李光耀,却连影子都缺席了历史的审判。阅读全文»

星国近40年的“讲华语运动”,不但让当地方言消退,连邻近马国新山都遭殃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7-11-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2980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1979年开始实施的“讲华语运动”,虽然现在回头看是赋予了该国人民口说中文的能力,但却也造成了华人文化中的福建话、潮州话与广东话使用比例大幅降低,连邻近的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山当地华人也受到影响。

(Photo Credit: 新加坡讲华语运动2009年宣传影片)

在一堂“语音学与声韵学”的课堂上,来自上海、入籍新加坡的老师,发现我名字的拼写方式后(不是汉语拼音),请我示范“惊输”的Tai-gi / Taiwanese(他用的词)发音,他要同学注意的是“惊”(kiann)这个发音中的鼻音,而不是新加坡年轻人看着本地英语单字 kiasu(怕输)所发出的没有鼻音的 kia。老师随后请我示范更多的台语词汇发音,我却开始显得捉襟见肘,让他发现我根本不会说台语,在我表明我事实上来自客家文化后,他再试图请我示范客家话发音,没想到我的客家话比闽南语更烂。

他看着我,然后说:“这是非常令人难过的,我到现在都仍坚持跟我的小孩说上海话,不管是发生在台湾还是新加坡的事情,都是很遗憾的。”

是什么原因,让“惊输”这样一个新加坡语汇,竟然没有一个新加坡同学能够念出其福建话发音?

袭卷狮城的华语

1979年,中国即将改革开放,配合本地的教育改革,新加坡政府嗅到了庞大的经济动能,遂而启动“讲华语运动”(Speaking Mandarin Campaign)。

这个运动在初期将华语和其他中国语言塑造成对立面,比如宣传片中,就刻意使用菜市场作为背景,然后一群讲着各种方言的菜篮族七嘴八舌讲着同一种菜,老板却无法理解,随后,华语的引进让广告中的菜市场变成一片和谐。

这种丑化方言的推广华语方式,据信是受到了台湾国民党“国语运动”的启发,实际上是要强化新加坡接轨中国市场的潜力,或者团结华人社群的好处,这让李光耀碰到正在一反过去“国语运动”而改推动本土化运动的李登辉时,感到不能理解也不能认同。

国民党在台湾强推国语运动,是因为这个政权是由外来者所构成,而台湾本地使用的各种语言,听在他们耳里,完全是无法理解人民到底在说什么的“土语”,为了符合反共的政治需求,达成对台湾的全面控制,“国语运动”应然而生。

而新加坡,却完全有着相反的历史背景。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