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华文华语

掩耳盗铃的双语家庭比率增加

leave a comment »

隋紫艾    2018-7-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702-1635

教育部必须认真思考,除了华文一科,其他的人文科目,如中国文学或新华文学、历史、地理等人文科目,应该也用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唯有这样,才可能扩大学生的华文词汇、使用机会,进而提高他们的程度。舍此不为,而去做什么双语家庭比率增加的调查,只能让有识之士看笑话。这件皇帝的新衣披太久了,还是裸身面对现实吧。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联合早报)

朋友圈中有一些所谓特选中学或语特毕业生,其中更有结为夫妇的,两公婆的母语虽然不同,但是在职场以外的社交场合,都还是习惯在用华语交谈。

当中的好几对在为人父母后,却没有延续这个习惯,而是把孩子当洋人一般对他们说英语。这大概也不是什么再值得大惊小怪或嗤之以鼻的事情了,毕竟谁不望子成龙呢?他们的孩子在进入教育系统后,也就顺理成章使用这个“母语”和老师同学互动,在跟我们这些叔叔阿姨长辈被迫讲华语时就结结巴巴,词不达意。

看到5月28日《联合早报》的新闻报道说,教育部对小一新生入学时进行的调查显示,同时使用英语和母语作为沟通语的家庭,从1997年的83%,提升至去年的90%。报道于是得出结论说:“过去20年来,使用双语的本地家庭有增加趋势。”

我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影像就是这些不跟孩子讲华语的朋友。他们必然也属于调查所以为的那90%双语家庭吧。

这个由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教育部长王乙康透露的调查报告,延续了建国以来对于华文教育的态度。当年本地华教同左派学生运动、马来亚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千丝万缕的纠葛,使得华文教育成为了高度政治化的敏感课题,政府和社会从来都没有机会,好好地、理性地、专业地辩论它。尽管当事人陆续作古,课题的敏感性余威仍在。但是,再不走出这个阴影,结束毫无作为的现状,代价是会越来越高而且难以承受的。

20180702 learn mandarin 2.jpg

2017年8月19日在新达城举行的母语学习论坛上,学前刊物《小小拇指》和香港设计及文化研究工作室合作举办了两场“个个都好有趣”亲子工作坊,跟小朋友介绍竹子的妙用与趣事,通过游戏互动的方式让孩童学习中华文化。(联合早报)

我这里无意自己去戴上“华文沙文主义”的高帽,只是想请问教育部,关于双语教育的种种政策假设,是否立足于严谨的科学研究?教育部对于当前的华文华语教育成果(考试拿A但是生活里无法表达自如)满意吗?那种误以为人脑犹如电脑,装了华文就没位子装英文的无知,是否还继续主导我们的政策讨论?学术界最新的关于幼儿语言学习的研究发现,有多少被拿来作为决策根据?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8 at 10:49 下午

特选学校与启蒙班的存在意义

with 8 comments

庄永康    2018-3-5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特选学校是洪水猛兽吗?君不见,在新加坡整个政制建构中,比如青年节,比如国民服役,集选区制度,政府组屋的种族人口比例,宗教理事会等等,都围绕着种族和谐而建树良多。试问,要是这么多的国家建构都无法带来种族间的同心同德,那么主要以英语教学而只是多读点华文的特选学校,何故成为破坏团结的代罪羊?

华语里面并没有“吃饱没”这样的表达,但针对一部方言掺杂的本土电视剧,读者却在报上创意地表示,这是个 “吃饱没事干”的制作,低估了观众的智商。另一读者反映,电视剧还一再重播,浪费公众资源。

读者没提,这部被观众视为无厘头的电视剧,还参与红星大奖的角逐!

吊诡吗?不。深看一层,这其实牵涉了新加坡语言与政治的博弈和拉锯,是个很严肃的课题。处理不好,会影响我们华文华语的传习,以及它本应享有的官方语文地位。

护苗保根曾是重要考量

新加坡语言与教育政策的订定,自然要追溯到建国之初的李光耀时代。引进新科技与工业化的同时,也要保留各种族文化的根。同时也因为华人子弟分别来自英文源流与华文源流(后来还多了新移民子女的学生群),华文课程须特别设计。

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加坡教育的成效曾提呈给美国研究机构作专业检讨,得出的结论是,双语教育要是两头不到岸,后果是灾难性的——尤其是无法掌握通往理工与科技的英文。这促使了1987年新加坡全国学校统一以英文作为教学语文政策的出台。

尽管现在看来很仓促,但统一以英语教学的政策,是有段筹备期的。早在1979年,政府便在“华校被淘汰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的理由下,成立了九所特选学校。进入廿一世纪,南华与南侨也加入行列,特选学校数目达到11所。

特选学校,全称是“特别辅助计划学校”,英文简称为SAP,有“幼苗”、“胚芽”的意思。值得指出:护苗保根的构想,源自华社与华文教育界。同步推出的,是在这些传统华校中设立启蒙班学前教育。

“启蒙班”于1992年停办。而目前,虽然特选学校都成名校,但“特选”计划是否过期作废的辩论,正在全国上下,从国会到互联网,激烈展开。 阅读更多 »

来不及聪明就变笨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8-2-15

这些所谓的“双语精英”久而久之也着了自己的道儿,以为寡人真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真有点“高处不胜寒”了。既然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所想出来的“创意”,当然不介意和全世界交流了嘛。

戊戌狗年把新加坡华文华语拉出来溜一圈,看看这头土狗身上长了多少癞痢?去年讲华语运动口号果然一语成谶,多“渎”就可以,正所谓:笑话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新加坡的华文笑话,深究其因,程度低劣也是其一,难怪有人感叹其为“不可收拾”(Top up unavailable here),还有“小的更改也无法在这里”(Small change unavailable here)。然而,即使不识字的白丁也懂得“献丑不如藏拙”的粗浅道理,那么大剌剌地野人献曝,还真是前不见古人。素素认为真正的原因是没有“敬畏之心”,古人之所以敬天地畏鬼神,乃是在大自然和未知面前,知道自己的渺小,如荀子《劝学篇》:“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闻先王之遗言,不知学问之大也。”——好比新加坡有一位多元艺术家,根本不通古琴,竟也能“设计”古琴,道理是一样滴。原来笨者和勇者有一物相似:大家都无惧。

说起来,是行动党政府多年的言行身教,把这种“谵妄”的认知障碍植入新加坡人的DNA。行动党自1959年上台以来,就借助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框架,不断地制造新加坡神话。他们虽然自谦是东南亚的小红点,实则自恃是“马来海洋里的善泳者”。那些“猪哥、掘土”要超赶新加坡的成就,至少得耗上百年的光景。然而,环视我们的邻国,近几年来,在经济、民主方面的改革都和这里并驾齐驱,甚至在吸引中资方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李光耀认为中国需要新加坡“双语优势”的扶持才能与国际接轨。虽然低调说是赶搭顺风车,心里却认为只有他才有资格下指导棋,因为新加坡是资本主义的识途老马,兼手中掌握最尖端的科技管理理论云云,今日回首一看,才知是笑话一则。中国现阶段都要淘汰ATM,过渡到无现金社会,而新加坡的ATM到紧要关头还吐不出钞票,NETS听起来更像笑话……

说回华文华语,这里把那些略懂华文、英文的人称作双语精英,实则人家的文史哲丁点儿没去涉略。韩山元曾一度把“精英”和“精华”稍作曲解:精通英文叫做“精英”;精通华文叫做“精华”,乃是他读书太少的缘故(谷歌一下“含英嘴华”这一条)。因为他的曲解,不过是把人家的谎言/神话坐实:肯定了新加坡有语文精英这回事。而这些所谓的“双语精英”久而久之也着了自己的道儿,以为寡人真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真有点“高处不胜寒”了。既然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所想出来的“创意”,当然不介意和全世界交流了嘛。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5, 2018 at 11:36 上午

开花结狗,十犬十美

leave a comment »

陈定远      2018-2-11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27499/开花结狗,十犬十美

是的,华文“在这里(新加坡)不可收拾”,华文水平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在新加坡,精通华文确实是“没有增加钱”的机会,只有精英(精通英文的人)才有增加钱的机会。呜呼哀哉!

开花结狗,十犬十美,团圆有余,吠吠扬扬迎新春,这些所谓的吉祥语或祝词,是最近在网上疯传的笑话。新加坡为迎接即将到来的戊戌年(狗年),有人别出心裁,以为很有创意,于是商场挂出“开花结狗”和“十犬十美”,让人看了十分碍眼,感觉似乎有些不伦不类,有点“狗”屁不通。

而在新加坡的所谓“唐人街”,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华人聚居的牛车水,也到处竖立了有关戊戌年生肖狗的平面的或立体的词语图像:立体的狗,凶煞人也;平面的贺岁语,很多却变成了口号标语,例如保家卫国、尊老爱幼和居安思危等,而不是充满节日气氛的祝贺词语。这些不合时宜不合场面的词语图像,也遭到许多人的非议和批评。

而在马来西亚,也有人拿了某一国际知名品牌的购物袋,上面印了一个大大的狗字,招摇过市。这狗字代表的是什么?代表走狗?狗日的?还是狗娘养的?名牌购物袋上印有大大的一个狗字,是不是过于突兀?显示出他的无知?

生肖虽然是一种民俗文化符号,但是了解中文含义的人会知道,含狗字的词汇很少有褒义词,用到狗字的词汇绝大部份是贬义的,例如走狗、狗腿子、狗养的、狗日的、狗头军师、狗皮膏药、狗改不了吃屎。日本人也有姓犬养的,感觉听起来并不怎么好听。带狗字的成语也太多了,例如:狗仗人势、狗屁不通、打落水狗、斗鸡走狗、狗血喷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挂羊头卖狗肉、狐朋狗友、狼心狗肺等等,举也举不完。我在网上查了,带狗字的贬义词至少有一百多个,所以,切莫随意把一个大大的狗字印在购物袋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2, 2018 at 11:01 上午

狮城的华文轶事

with one comment

冯焕好(资深教育工作者)      2017-12-15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华文大势已去,英文日益壮大。强欺弱、大欺小,是社会常态。许多不近人情,不合理和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了,有些不为人知,有些知情者置若罔闻。……当时,学校的公民课已改用英文,每个班主任都要教这科,华文老师也不例外。可怜的华文老师,拿着英文课本,用蹩脚英语结结巴巴地讲课,看到学生暗地里交换脸色和窃笑,心里淌泪。但为了五斗米养家活儿,他们只好忍气吞声,忍辱偷生。

6月22日《联合早报》爆出南洋理工大学不允许校园食阁摊贩在招牌和菜单上使用华文的消息;还说在北区大楼经营的百美超市不能在店内展示印有华文的促销宣传牌,不能播放华文歌曲。新闻一出,舆论哗然。

南大当局给了不同的解释,先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拥有来自超过100个国家的人士,而英语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因此要求食阁营运者使用英语提供产品和服务信息,以便每个人都能理解。国际化、行政语言……这真是堂哉皇哉的理由,言之有理吧?

但紧接着,南大又再澄清,说食阁的招牌和餐牌可以用中文,但是同样的信息必须也以英文展示。更说那是一场误会,校方要进行调查。谁会相信这种模棱两可、自圆其说的论调?

我想,如果摊主不告知传媒,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在续约前乖乖换上纯英文的招牌,今南大人就圆了南大国际化的大梦,以后在大学排名更上几级了。

看到这则滑天下之大稽的新闻,我只感到气愤,不感到惊讶,可能是见怪不怪吧!自己受华文教育和毕生从事华文教学工作,与华文有深深的、不可切割的情意结。许多年来,目睹华文在狮城的悲惨身世,饱受风风雨雨;见华文几经艰辛留住了根,而后又差点被连根拔起的过程;也听过不少关于华文的传奇故事,我想应该把它们记录下来,当作狮城轶事。

华文和英文都是外来语文

在狮城,华文和英文都是外来语文。英文是因为英国政府在这里殖民,把语言文化带入而生根,得到很好的培植与成长。华文是随着我们华人先辈的移入而撒下的种子,不容易破土而出,更难茁壮长大。

犹记19世纪,中国国势衰败,西方列强伺机蹂躏,炮火齐击,以致战祸频仍。国土被占,民不聊生,老百姓泪别家乡,走出国门求生。狮城的华族先辈大都是在这时南来拓荒。在筚路蓝缕,胼手胝足谋生之余,先辈不忘兴办教育,传承华族文化。 阅读更多 »

“东……其实我们叫‘亚细安’啦”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9-21
https://www.facebook.com/wanahboytw/photos/a.468062560021517.1073741828.468057076688732/793375737490196/?type=3

如果李显龙作为一国领导人,在这个访谈中,没有那个语塞不到一秒的自我意识,而真的依了中国记者用了“东盟”这个词,那么讲华语运动就可以真的废了,直接把这个业务外包给中国的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就可以了。

李显龙应李克强邀请访问中国,新加坡网友纷纷嘲讽李显龙,只能获得中国第二重要的人(second man)来迎接他,新加坡与中国间的关系本来就很诡异,我没有要谈论李显龙此行的地缘政治意义,引起我注意的是他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的措辞。

新华社记者提到新加坡将是明年度“东盟”(ASEAN,台湾叫“东协”)的轮值主席国,将可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衔接中国与东南亚区域之上?

新加坡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作为一个官方语言包含华语的国家,李显龙在面对他国记者的提问时,守住了新加坡作为华语使用国家的尊严。

他差一点就同中国记者用了“东盟”这个词,他在前面两句话刻意避开,只说“我们作为协调国、我们作为主席国”,后来下一句话,真的需要把这个词说出来时,李显龙首先发出了“东”的音,然后顿了一下,说“其实我们叫‘亚细安’”,接着的所有的谈话,他都使用“亚细安”一词,而换成新华社记者再也没有提到ASEAN这个词。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1, 2017 at 1:11 下午

南大的交代

leave a comment »

大腹豪    2017-8-10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3516

南大校方记得你们第一次回应媒体时是怎么说的吗?你们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又是英语,所以要求食阁经营者只使用英文是合理的。后来大概你们发现事情大条了,才又二改声明,也因此惹来嘘声不断;那证明了你们校方高层其实也完全不了解自己所谓的语言政策嘛,或当时根本就只是为了应急而丢出的敷衍说法,那诚意何在呢?

(网络图)

绝对不是我事后孔明大放马后炮,但自从南大校方就食阁禁中文事件表示会成立5 人委员会彻查,要给关心事件的公众一个交代后,我就预料到这交代就只是“交代交代”而已。

我所预料的“交代”会是:1. 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内部的某负责人,与校方无关;2. 负责人的错误决策全是因为误会;3. 校方将内部处分该负责人;4. 保证以后绝不再犯。结果,事件的澄清居然也照着我虚构的剧本走。

日前调查报告终于出炉,我说“终于”,因我实在不明白6月时事件已发生,为何耗时甚久至8月才有调查结果。照逻辑程序来说,不过就是把下达指令的当事人找出来,然后问他到底在搞甚么冬冬,就此而已,一个星期都办不了吗?

好吧,毕竟调查工作的而确地是进行了一个月以上,所以我想象南大校方应该是有很详尽的资料需时整理,以给公众一个全面解惑的报告,或者慎密地编筹一个天衣无缝的说法来圆场。结果校方不过只给了一个如我之前所料1.2.3.4.式的“交代”,所以实在令人失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5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