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华裔

参赛者必须中文流利?新马“好声音”惹争议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7-5-13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908931

“The Voice 决战好声”由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制作。

风靡全球的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即将推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本,但参赛者必须会唱中文歌,还要讲流利的中文普通话。这一要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本月初,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宣布,“The Voice”节目的新马版(中文名为“决战好声”)即将开始海选。

主办方在节目网站上说:“我们欢迎任何十六岁以上,通晓中文并能演唱中文歌曲的选手一起前来发掘自己无限的潜能。”

尽管主办方说非华裔也可以参加,但必须“能以流利的中文交谈并演绎中文歌曲”。

许多当地人认为,“决战好声”的中文要求实际上对非华裔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构成了歧视,也与这两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特性不符。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口构成相当多元,除了华人以外,还有马来人、印度人等等。

尽管新加坡的华裔人口占多数,但该国最通用的语言是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的泰米尔语也被列为官方语言。

在马来西亚,最普遍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马来语。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3 下午

美国转向”与新加坡的困局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黄思为(香港政策研究所国际关系中心)     2017-2-17
http://www.takungpao.com.hk/finance/text/2017/0217/60595.html

中国与新加坡在建交前,双边关系发展就已有良好势头,然而去年围绕南中国海主权争议、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等区域关键议题,中国与新加坡各自立场显现分歧,双方外交摩擦也较以往频繁。原本计划在2016年底召开的两国最高级别合作机制会议“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被推迟至本月召开,这被外界视为中新关系步入低谷的反映;适逢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履职,其尚不明朗的亚太政策也为地区局势平添了更多变数。本次访谈邀请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庄嘉颖博士(Dr. Chong Ja Ian),庄博士对东亚比较政治、亚太地区国际关系、中星(新)双边外交等领域有深入研究,在访谈中他就新加坡对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预期,及中星(新)双边关系发展等问题分享了独到见解。

对于特朗普政府主导的美国外交,新加坡方面有何种期待和担忧?未来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会朝怎样的方向发展?

庄嘉颖:新加坡期待与美国继续保持稳固、友好的双边交流与合作,但对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依然抱有担忧。其一是美国可能朝经济保护主义转向、拖累全球经济。目前,无论中国、欧洲国家或俄罗斯政府如何表态,美国在全球市场中的地位仍旧是无可替代的。尤其在中国、印度等国成功向“消费型经济”转型之前,美国消费市场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朝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转向的美国将伤害国际经贸和投资。此外,如果此时美国放弃其对全球经济治理的责任,新加坡也会深感忧虑。

安全领域,美国可能会在亚太地区呈现过于激进的战略姿态,引发来自中国、朝鲜等国的强烈反应,而任何潜在的反制措施都可能让区域局势陷于动荡不安。这些冲突不仅会对域内各方传统意义上的安全造成威胁,同时也会对区域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这自然对新加坡不利。因此,新加坡希望亚太区域内各种合作机制能够继续发挥作用,以应对上述种种担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0, 2017 at 12:17 下午

中国和新加坡:回顾过去了解未来

leave a comment »

作者:王赓武    译者:张从兴,叶琦保     2016-10-26
http://beltandroad.zaobao.com/beltandroad/analysis/story20161026-682461

新中关系的最新发展让人们不禁要问:中国如何看待新加坡?新加坡又怎样看待中国?

在中国与美国竞争加剧以及新加坡这个新兴小国仍处在分裂的区域背景下,导致上述问题的出现。在根本上,这涉及对中国是什么和新加坡人是什么的复杂、多重理解。

尽管这两者长期以来有不同的边界,中国有数千年历史,而新加坡却只是一个独立51年的主权国家。

诚然,新加坡华裔在近200年来对中国充满了敬意,而大多数中国人是在最近几十年才注意到新加坡华人所取得的成就。

中国是什么?

在最近几次访问中国期间,我发现有很多人对中国是什么这个问题,有浓郁的兴趣。

大家感兴趣的背景是,中国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而现在正走向复兴,再现辉煌。在这一次的美国总统选举竞选活动期间,时不时都能听到让美国再强大的呼声。正在崛起的中国也有再度强大的想法,自然不足为奇。这两种呼声似乎都反映了担心他人看不到它们的伟大的焦虑。

中国的表态显示了一种矛盾。一方面,这个国家继承了一个伟大的文明国家,而其人民也必须团结一致来确保其延续性。另一方面,中国人民也很清楚改变是必然的,必须为此做好准备。当今世界瞬息万变,中国必须适应其所面对的种种变化,才能因应当前和未来的种种挑战。

怎么样让一个恒常的中国和蓄势待发的改变势力相互融合,是一项让中国领导人困惑的工作。当中国充满自信时,其人民就会认为国家是强大的,自然会期望其他强国待之以敬意。

当中国面对民族国家体系和把势力从欧洲延伸到世界各地的帝国时,它必须放弃控制其他国家统治者的传统朝贡体系。

今天,它正在和一些竭尽全力免受大国支配的小国打交道。这些小国只能依赖由主权国家制定的国际规则来保护自己。

中国支持这个制度,但也知道大国和小国的行为是不一样的。它不认为这个制度是理想的,并且深信还有改进的空间。

此外,在这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世界,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华裔散居在各个国家里。他们的祖先是在几百年前离开中国的。中国社会的一部分人——甚至还包括许多海外华裔本身——认为海外华裔在效忠各自国家的同时,也应该认同祖先的价值观。

他们尊敬的中国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中国的最后一个王朝的统治者,接受了承认它是19世纪的其中一个帝国的“国际法”。1912年建立的中华民国宣称自己是一个多元民族国家。它反对帝国制度,但是继承了其疆域。

在南京国民政府迁往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统一大陆的时候,有人质疑这到底是一个民族国家,还是一个尚未完全去殖民化的帝国。

在中国看来,这些形容是不适当的,因为它其实是一个多元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并正通过经济增长和社会主义重新分配来积极地自我更新。

与此同时,在中国境外居住的华裔人口越来越多。其中绝大多数居住在台湾、香港和澳门等地区,人口在过去30年里剧增。

中国期望那些仍然还有文化根源意识的华裔,能够回返“祖国”,帮助把国家建设得更好。不然的话,他们也可以留在当地,帮忙中国和他们的国家搭桥铺路。

正因如此,华裔占人口大多数的新加坡,才会受到格外重视。阅读全文»

新加坡大使笔战《环球时报》,与新国精英的态度

with 2 comments

沈旭晖(香港国际关系学者)     2016-10-18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18-opinion-simonshen-singapore/

新加坡媒体朋友私下说,收到不少“热心华人读者”大骂新加坡立场的短讯、投稿,这在新加坡立国以来,几乎前所未见。

沈旭晖:新加坡精英最担心的反而是一个潜在问题:中国移民新加坡的人口越来越多,他们会不会有天公然和政府唱对台?摄:EPA via Imagine China

不久前,新加坡和中国在半官方渠道,爆发了一场笔战,参与者是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以及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 (Stanley Loh)。二人通过纸媒、官方声明、互联网微博等隔空笔战四回合,激烈程度近年罕有。

虽然中国官方立场一直是“《环球时报》不代表我”,但也一直依靠《环球时报》测试风向,和满足国内民粹要求。加上好些细节要是没有官方披露,“报人”不可能获取,所以新加坡朋友普遍认定,中国在背后发功无疑。

中新地缘利益的矛盾

这场笔战的爆发,突显了两国在今日地缘政治的重重矛盾。新加坡一直被视作东盟大脑,尽管自身不涉及南海领土争端,但四个与中国存在纠纷的当事国都是东盟成员,新加坡作为东盟核心,自不能置身事外。加上南海是连接亚太的重要海上枢纽,新加坡以外贸立国,海上运输线即是其生命线,一旦南海被中国一国主宰,也不符合新加坡利益。

早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时,高调呼吁美国投入更多资源,以实践“重返亚太”承诺,这和李光耀晚年对美国的循循告诫,乃一脉相承。但南海偏偏是习近平政府的“重中之重”,不仅是民族主义政策的实验室,更是对外经贸扩张、反制美国围堵的主战场。习近平强化南海优势的决心,亦非前朝可比。新加坡要求美国长存东南亚,中国官媒就表示“希望新加坡尊重中国利益”,字里行间,不满已现。 阅读更多 »

政治上的华族、经济上的华侨?文化上的“华”(洋)芋?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6-14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4/blog-post.html新加坡是一个华人人口占大多数的独立国家。根据总理公署、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在国会的发言,新加坡华人一个自认华族,或者华裔,而不是华侨。

从政治上来看,的确如此。新加坡公民只能有一本新加坡护照,不能同时拥有其他国家的公民权。因此,我们不能同时拥有新加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中华民国的护照。每当领取新护照的时候,我们都要再一次的签署,我们只有一本新加坡护照。

总理公署、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外交部开支预算时指出,华族新加坡人虽与中国人在语言和文化习俗等方面相近,以至被误认为是侨居海外的中国公民,但实际上,华族新加坡人是华裔,而非华侨,是“拥有独立国籍、效忠及身份的华族”。

杨莉明说,新加坡华人不是“侨居海外的中国公民”。那么,根据这个解释,旅居这里的中国公民,可以说是“华侨”了?还是居住在欧美、澳纽、东南亚的华人叫华侨,新加坡除外?

这很可能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新加坡政府的立场是,我们是华裔、华族,不是华侨。

从经济的角度看,华裔、华族、华侨有什么分别吗?以“商人重利轻别离”出发,哪一个身份比较有利,哪一个身份做生意比较方便,我们很可能会以’模棱两可‘的态度来面对这个问题。或许,只有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政联公司,因为官方色彩,就比较介意,特意要以新加坡华族身份出现。和这样的公司做生意,就和老外公司做生意一样,没有了“华侨”的关系。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7, 2016 at 2:51 下午

没有过去的记忆就没有未来——杨荣文访谈录

leave a comment »

李慧玲(《联合晚报》总编辑)     2016-4-6
怡和世纪 2016年3月–5月号 总第28期

引言:

14545589274502-p6-000

曾担任新加坡新闻及艺术部长、卫生部长、贸工部长及外交部长等职的杨荣文,去年出版了中英文的言论集《榕树下的沉思》,收录他在剑桥大学留学时期对1970年代新加坡时政的笔记,跟随父母第一次回去潮州的日记,在军中写过的文章,以及从政23年的多篇演讲。杨荣文成长于榕树下的新加坡,但是却不受限于庞大、枝叶繁密的榕树,他身在体制之内,用历史观照今日,在世界不同的空间里寻思。初任部长之际,还发出修剪榕树的呼声。

2011年的全国大选,他在阿裕尼集选区一役面对工人党最强队伍的挑战。换个角度看,那一役也是人民行动党担受当时民怨的最前线。杨荣文作为领军部长,在浩浩大势之中失守阿裕尼集选区。那次大选日后在新加坡政治史上将占怎样的位置,有待时间检验论证。但是杨荣文从此抽身,离开政坛,人生掀开新的一页却明显可见。他离家去国,到香港加入郭鹤年的集团,担任香港嘉里物流联网主席。虽然杨荣文在多个场合,仍以他一贯的哲学和历史思维,发表对区域对商业发展的看法,但人在体制之外,较少公开论及新加坡现状。

2015年年杪,《榕树下的沉思》主编、《联合晚报》总编辑李慧玲在他的新加坡办公室与他进行访问。过去在政府部门办公室里沙发上听他从主管部门事务出发,畅谈古今,改换成小圆桌前的对谈,从SG50谈起,从现状谈新加坡对历史的处理方式,谈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逝世,谈新加坡的文化状貌,谈历史洪流。

以下访问中“李”即李慧玲,“杨”即杨荣文。

历史给人们力量、安慰和保障

李:现在你经常离开和回来新加坡,也不参与SG50的策划组织工作,或许所处的是个不错的位置,适合跟我们聊聊你对这整个庆祝活动的看法。

杨:有时候我们不能领会新加坡有多特别,尤其是在外人眼里,对于新加坡整个体制为什么可以这么好地运作,行政管理上怎么做到高效,以及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和城市也能跟新加坡一样的渴望。我跑遍世界,听到来自各方面的看法,不单是中国,不单是印尼,大家都是这个观点,甚至对于包括我们在区域里所扮演的角色也很看重。几个月前我到泰国去,一位企业界德高望重的人说,新加坡在提出亚细安的概念方面扮演举足轻重,并且把人们聚合在一起。

新加坡不是通过直接领导,而是通过呈现我方立场的方式。因此无论用什么标准来评断,我们在50年内从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境况,来到今天所取得的成绩,都是非常可圈可点的。

李:SG50,我们看到很多书本的出版,各个部门各个机构都在整理出版跟自己过去相关的书。你认为这很重要吗?

杨:我认为记录自己的历史,让自己不会遗忘是重要的,并且把这些历史材料组织起来,也能够让学者更便利地使用它们。这些资料也可以作教育用途,这都很重要。我记得当世界科技出版社在筹备一本关于华族社群方面的书时,我跟潘国驹建议,他们也应该做欧亚裔、马来族、印度族的。他立即跟进,跟我要了一些名字,我也给了他。来到一个里程碑时,很重要的是我们点算过去,进行反思,好好地检讨,收集所有材料。至少日后,当我们回望时,我们知道那些该有的资料都在,不论是经过包装或者包装了一半。这很有用。这当中自然有自我祝贺的成分,但这是个旅程。每个阶段都带来新的挑战。因此,知道我们是怎样来到这里很重要。

我们关注的是如何再往前走下去。不过,每一代人都要有自己的梦想,自己的奋斗过程。

李:书是出版了,但是对新加坡的年轻人——其实还不只一般的年轻人,也包括内阁里的年轻部长,了解历史有什么重要的吗?

杨:历史是很奇怪的。在一个部落里,从基因上来说,总有一些人是喜欢收藏的,一些人专门做记录,一些人对历史发生兴趣,其他人毫无兴趣,但是历史却给了他们力量、安慰和保障。总有些人做这些事。这就像跟犹太人谈话一样,他们可能不虔诚,但是他们希望知道犹太教堂在那里,牧师,以及那些与感兴趣者交谈的语言。他们自己不会直接参与。因此,新加坡人也一样,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历史遗产被保留下来是重要的,至于他们是否会参与其中,或者是否有任何兴奋感,那是另一回事。

但这是集体生存的一部分,在社群当中总要有人积累知识,让热情继续燃烧下去。因此我对于许多人不对历史感到振奋并不奇怪。如果整个部落对过去太执着,那也没有未来。然而如果它完全不知道过去,那同样也没有未来。因此两者之间,一定要对记忆有平衡和新颖鲜活的处理方式。

不推崇“成王败寇”历史观

李:怎么说没有过去的记忆,就没有未来?

杨:那是很奇怪的,我称之为深层的程式,给予人们身份,也给予他们能够克服一切的信念。当我们面对挑战,我们要嘛挣扎奋斗着克服,要嘛逃之夭夭。同样的信息可以让人逃之夭夭,也可以致使人决定战斗下去,当中的区别来自于自己的信念,而自己的信念有一部分是来自祖宗的声音。为什么当时他们能够战胜,现在我就无法克服。这是无形却有力的。这些故事代代相传。的确,有些成了神话,但这是迷思强而有力之处,也能起决定性的效果。冰岛的社群不大,我阅读过,冰岛人平均能够追溯六代祖先。这很难得,他们是小社群,他们用古诺尔斯语写下长篇传奇故事,而这让他们不可被征服,因为你可以把他们击成碎片,但DNA的力量还潜伏着,不会被摧毁。这是在记忆当中的。这就是为什么文化遗产很重要,为什么历史感重要。我们尊崇英雄,我们也尊崇那些陨落者,这不是为了尊崇他们而这么做而已。我们是要告诉那些还没有陨落者,或者还没有成为英雄的人,倘若有一天他们陨落或者成为英雄,他们将被后世铭记。而这本身给予他们斗争下去的理由与信念。这是心理上的,但非常重要。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华裔,你是中国人还是华人?

with one comment

作者:欧大旭    译者:王湛,土土    2015-2-13
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50213/c13aw/

在新加坡的市中心,建于19世纪的天福宫门口挂起了红红的灯笼和吉祥的标语,看起来比往常更加华丽。这座寺院正准备迎接一年中最繁忙的时段:未来几个星期,将有成千上万的进香者前来捐款,并为农历新年祈福。在这个时候,即使是像我这样最不经常去庙里烧香拜佛的人,也会尽量保持这样一个与自己的祖上有关的习俗。

在这样一个典型的中国文化场景下质疑一个人的传统似乎很不合时宜,但如今,在新加坡生活就意味着要挑战关于华人特性的传统观念。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它正在向外输出中国的文化和民族理念,这在海外的华人社区制造了新的紧张气氛。在新加坡,华裔过去被称做中国人或是华人,这两种说法经常相互替代使用:它们的小小区别被认为意义不大,前者关联的是拥有中国国籍或在中国出生的人;后者是任何在种族和文化上与中国存在关联的人。但这种微妙的区分已经成了在这里作为一名中国人的内涵中的关键部分。

四分之三的新加坡人是华人,他们大多是讲闽南语的中国南方福建省移民的后代。这些移民是19世纪上半叶来到这座岛屿的,这里当时是英国的殖民地。马来人和印度裔长期以来在这里形成了重要的社区,他们中既包括本土人,也包括19世纪抵达马来西亚的移民。但华人在数量上的优势则首先对新加坡的建立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65年,新加坡脱离了刚刚独立的马来西亚,直接原因是在这个新成立的由马来人主导的国家里,华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权利保护所引发的分歧。(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最初都属于一个松散的联盟。)如今,新加坡这个由华人占多数的小国的人均GDP,是面积更大、资源更丰富的邻国马来西亚的五倍左右。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